“你就不能輕柔一點嗎?你知道不知道這樣毫無防備的摔倒很痛啊?”

蘇紫陌踉踉蹌蹌的起來,這才發現自己連鞋子都沒有穿,這下心裏更是苦悶不已。

“你給老孃少羅嗦,你空間指環戒裏都有,別磨蹭浪費時間,洗漱好了以後,我們去採藥材,殺魔獸,今天的早飯還等着你現找呢?”

紅歡毫不客氣的用尾巴推了推蘇紫陌,蘇紫陌差點又被推倒。

蘇紫陌憤怒的扭頭,“你有完沒完?”

“完了,只要你快一點就行。”

紅歡一臉清高的說道。

蘇紫陌狠狠的白了它一眼,爲了不讓自己在吃苦,她快速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衣服和鞋子穿上。

“紅紅,你不要對陌陌太兇,會毀了你的形象的。”

黑鏡靠近紅歡,小聲的說道。

紅歡猛的扭頭看着黑鏡,冷冽地說:“是我的形象重要,還是那丫頭的命重要,想想我們,難道我們還要在分開一百年嗎?這次我幸運,能夠遇到南司前輩,要是在有下次,我能有這樣的好運氣嘛?有了前車之鑑,這一次,我們一定要策無遺漏的行事才行。”

“紅紅,我知道你心裏的苦,不過這次你放心,有南司前邊幫助我們,不會再發生那樣的事情了。”

黑鏡眼眸裏閃過一絲內疚,一百年前,紅紅要不是爲了救他,也不會傷到躲進這白虎山山頂來。

“黑鏡,你給我聽好了,誰幫助我們都沒有用?只有這個丫頭親自去揭開答案,當年主人爲什麼會不惜打散自己的精元,又爲什麼要讓這丫頭去尋找她的精元,這一切都是一個迷。”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紅紅,你說得有理。”

黑鏡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挽頭髮的蘇紫陌。

“所以說,當務之急就是讓這丫頭快速的提高修爲,讓她變成一個無堅不摧的人,造化弄人,這一次和之前主人面對的情況不一樣,之前主人是被那個賤女人設計害死的,這是這丫頭身邊現在有天賦異能的沐雲軒幫助,對我們而言,可是有很大的勝算呢?”

蘇紫陌洗漱好!回頭,看到黑鏡和紅歡交頭接耳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喂!現在要做什麼?”

轉火團長 蘇紫陌清脆的聲音響起,驚到了正在竊竊私語的兩條蛇。

“能幹什麼?採藥材,殺魔獸,這就是你今後一年之內要做的事情。”

紅歡大吼道。

蘇紫陌甩了甩手,一臉的不情願,她今天早上還沒有來得及看她的小馨兒一眼呢?要見到她家小馨兒她纔能有精神,才能充滿活力。

後天就是姐姐的大婚了,也不知道姐姐好一點了沒有,她都抽不出時間去看看姐姐。

蘇紫陌心裏賭着一口氣,在紅歡的指導下,開始收集藥材,認識藥材的功效,因爲感興趣,蘇紫陌做的極其的認真,雖然不是什麼天才級別的人,她也很快記住了藥材的名字和功效,紅歡和黑鏡在一邊看着,也非常的滿意。

皓月國,三王府中,和已往不一樣,現在的三王府讓人敬而遠之,原因是,君臨天的修爲一天比一天晉升的還要高。

“砰!”書房的門被君臨天一腳踢開。

一道強光襲來,多日沒有見到太陽的他,快速的用手袖擋住陽光一會,才緩緩的睜開眼眸。

林普達早已經恭候在門外。

在不遠處的幻婷巫師,看到君臨天出來,嘴裏開始唸唸有詞。

“恭喜王爺出關。”

林普達恭恭敬敬的說道,同時心裏大驚,這三王爺身上的氣息太不同尋常了,異常的強大,而且眉心之間,還有一個他叫不出圖案的紅色印記。

“把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像本王彙報一遍。”

君臨天俊逸的臉上一片陰沉,整個人身上散發着陰鬱恐怖的氣息。

“是,王爺。”

林普達跟着君臨天進了書房裏。

林普達和君臨天說了最近所有發生的事情。

而讓君臨天最感興趣的是,蘇紫雲居然成了黎夏國宗親王府的義女。

“蘇紫雲現在還在黎夏國嗎?”

“是的,王爺。”

林普達心裏有些疑惑,沒想到君臨天還會對蘇紫雲感興趣,幾個月前的那些傳言可是還沒有散去呢?

不僅是林普達疑惑,君臨天心裏也很疑惑,他怎麼又突然對蘇紫雲感興趣了呢。

很顯然,幻婷巫師讓君臨天忘記了很多事情。

君臨天支着下巴,蹙眉凝思着,蘇紫陌也在黎夏國,這下好了,他剛好要去白虎山裏有點事情要辦。

“普達,你派人去尋找慕容澤禹,本王有事要去黎夏國一趟,你下去準備一下,本王要立刻出發。”

林普達一聽,蹙了蹙眉,但還是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準備。

君臨天擡眸,看了一眼暗處,諷刺的笑了笑,事情變得越來越好玩了,不是嗎?

而暗處的幻婷巫師一聽,得意的笑了笑,天下的人,沒有一個能逃過她們巫族的異術,而她不知道的是,君臨天看的,剛好是她的方向。

君臨天身上有靈瑕和乾坤魔天戒,對族長可是有很大幫助的,只要把君臨天緊緊的綁在族長的身邊,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成的。

這邊,君臨天剛走,林普達就把消息傳達了出去,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赫雲霆。

而幻婷巫師也一路跟着君臨天他們,前往黎夏國。

白虎山山頂,忙碌了快兩個時辰的蘇紫陌額頭上滲出了汗珠。

可是紅歡一直不允許她停下了,連水都沒能讓她喝上一口。

“吼……!”蘇紫陌正在整理藥材。

突然聽到魔獸的叫聲。

紅歡一聽,喜上眉梢,“丫頭,來了,是神獸期的惡魔獸出來覓食了,殺了這隻惡魔獸,你今天可以增一階。”

穿越后我被和尚搶了親 “呼!”蘇紫陌快速的把藥材放進空間指環戒裏。

“好!來吧!不會浪費一分一秒的。”

蘇紫陌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地動山搖之間,一直長着鱷魚尾巴,身上滿身是刺的惡魔獸在樹倒下之間出現在蘇紫陌面前,一身黑刺在刺眼的陽光下發出陰森的光芒。

“啊!”蘇紫陌大叫一聲,發泄自己心裏的不滿,她一看到滿身是刺的惡魔魔獸就想跑,這是什麼世道,她不就是想歷練晉升嗎?怎麼連魔獸都跟她作對,居然是鉀刺火焱惡魔獸,這種魔獸可是最難對付的,滿身是刺,刀槍不入,唯一的機會就是她的頭部,可是攻擊它的頭部也好付出代價的,它身上的刺是倒着長的,稍不注意,刺就會刺進皮膚,而且那刺裏含有劇毒。

“臭丫頭,你愣着幹什麼?想死嗎?”

黑蛇和紅歡都隱藏了自己超神獸期魔獸的修爲。

爲的就是不讓惡魔獸感應到危險,讓魔獸故意接近蘇紫陌。

被紅歡一叫,蘇紫陌回過神來。

蘇紫陌快速的躍起身,看準機會,一腳狠狠的踹向鉀刺火焱魔獸的頭部,因爲除了頭部,這鉀刺火焱惡魔獸的身上根本無從下腳,而這一腳,蘇紫陌必須要保證自己一招制勝。

“砰!”的一聲,魔獸痛呼倒地,在次看向蘇紫陌,雙眼爆紅。

“該死的人類,找死!”鉀刺火焱魔獸嘶吼一聲,聲音嘶啞又難聽,血盆大口的嘴巴留着泛着白沫的粘液,非常的噁心。

蘇紫陌已然快速的在次一腳踢過去。

此刻哪裏還有時間去和惡魔獸拌嘴,在惡魔獸半起身的時候,蘇紫陌手中的手中玄冰雪練直擊惡魔獸的頭部劃去。

蘇紫陌一個漂亮的踢橫踢,加上玄冰雪練的力量,蘇紫陌灌入全身修爲,用力一拉,惡魔獸的頭一個的掉在地上,所有的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

“呼!”當蘇紫陌呼出一口氣時。

鉀刺火焱身體直直的往地上倒去,旁邊的樹又倒了幾顆,枯枝敗葉滿天飛舞。

蘇紫陌涼涼的看了一眼,那一雙慵懶清冷的眸底深處竟是衍生出一種煞氣,帶着深黑的幽光。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旁邊,兩雙幽深的黑眸帶着詭異的光芒看着她。

當看到蘇紫陌那一雙閃着黑光的寒眸時。

紅歡幽幽的低低和黑鏡說道:這丫頭可真狠,下手這麼毒,還是一個天生美人胚子,簡直是太狠了,這一兩下就把一頭神獸期的惡魔獸給殺了,怪狠的!”

紅歡低低的聲音恍若來自遠古,又恍若無聲而出,四周根本什麼都聽不到!但蘇紫陌卻能聽到他們的聲音。

她也不在意,快速的走過去,刨出魔獸裏的晶石,飛快的把晶石裏的修爲吸入體內,整個過程都帶着一股狠勁。

“結束了!回去。”

蘇紫陌低喝一聲,紫色的身影快速閃過,騎在了紅歡的身上。

“好!好!今天表現不錯,回去就開始學習煉丹吧!”

“不用你提醒,我會去做的。”

蘇紫陌憋着氣說道。

紅歡想起蘇紫陌那股狠勁,只感覺到有一股驚人的涼意遍佈周身。

宗親王府,箐華宮裏。

嬌蕪來到庚桑瑤修煉的房間門外。

“族長,皓月國傳信過來,君臨天已經在來黎夏國的路上了。”

*榻上的庚桑瑤猛地睜開眼眸,那個男子來了嗎?也好!這樣更好!

“下去準備,一但君臨天到黎夏國,立刻讓他來見本族長。”

“是,族長。”

嬌蕪恭恭敬敬的回答,眼眸閃了閃,又在次說道:“族長,蘇紫陌的身邊又出現了一個神祕的女子,修爲很高,好像是超神期的魔獸化形的魔獸。”

“什麼?”庚桑瑤快的的下了*榻,心裏一股躁動越加的漫開,似乎突然間失去了所有的冷靜,略帶憤怒的低吼。

“蘇紫陌,你倒是越老越厲害了。”

庚桑瑤微微揮手,門猛的被打開。

一臉陰沉的她瞬間移動到了門口。

“還是一樣的身份不詳嗎?”

“是的,族長。”

嬌蕪老實的回答,“巫族裏傳來了消息,在山濤宮裏居住的老者是穆欣妍的師傅,南司樂,此人不僅是聖級九品煉丹師,更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而且能夜觀天象,預測未來,有他在蘇紫陌的身邊,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強大的敵人。”

一聽,庚桑瑤的臉色瞬間變了幾遍,臉頰上滿是狠毒,眼眸裏閃着前所未有的冷冽。

“該死的蘇紫陌,運氣倒是很好!每次的刺殺,她都能絕地逢生,明明修爲比誰都差,卻比誰都活得長久。”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族長,殺蘇紫陌的任務,老族長已經交由嬌蕪去做,族長的任務是解決邊境龍靈宮收服的人們,壯大巫族的實力,這是老族長的手喻。”

嬌蕪恭恭敬敬的呈上一個黑色的錦盒。

庚桑瑤冷眼看了嬌蕪一眼,才幽幽的接過錦盒。

接過錦盒,庚桑瑤臉上噬着一抹若有若無的冷笑,讓嬌蕪去殺蘇紫陌嗎?好啊!這嬌蕪可是比她更加的心狠手辣的,由她去殺蘇紫陌,會比她派人去殺蘇紫陌的效果還要更好!而她也省心省力,只要能殺了蘇紫陌,誰去殺都一樣。

“也好!這樣也省去了本族長的操心,你下去吧!”

庚桑瑤拿着錦盒轉身進了房間。

回到桌前,庚桑瑤冷笑着把錦盒往桌子上扔,一點打開看看的意思都沒有。

老族長的心思她且會不明顯,就算她是老族長的後人,得到了整個天下,能做這個位置的人,也未必是她,她庚桑瑤辛辛苦苦了十幾年,且又會把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一切拱手讓人。

而最讓她生氣的是,她那般癡迷於沐雲軒,只可惜,他的心不在她身上,不在她身上也就算了,他每次出手都狠心地想要她的性命。

一想到那個完美得幾乎讓所有女人尖叫的男子,庚桑瑤心裏就痛苦不堪,沒有蘇紫陌的出現,她和沐雲軒的好事早就成了。

一想到這些,庚桑瑤心裏就煩悶得透不過氣來。

穿越異世:農女的qq空間 不,她不能讓自己自亂陣腳,眼下事情發展得非常的順利,一切都還在她的掌握之中。

庚桑瑤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本書,這本修煉心法,是她孃親偷偷留給她的,想必當年孃親也是猜到了,老族長只是利用她,纔會給她留下後路的吧!

老族長,真的好可惜,我纔剛剛閉關修煉,你和嬌蕪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奪得一切嗎?那我庚桑瑤這些年的所作所爲算什麼?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眼眸深處劃過一抹不明所以的笑意。

庚桑瑤陰沉的看着手中的修煉祕訣,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庚桑瑤冷冷一笑,眼底有着異樣的光彩,到最後誰輸誰贏,還說不一定呢。

蘇紫陌剛剛回宮,沐雲軒也和蘇櫟兄妹三人玩了回來了。

沐雲軒剛剛一進子陽宮。

敬淮就出現,沐雲軒知道他有事要說,把馨兒交給蘇紫陌後,立刻去找敬淮。

“聖主,君臨天來黎夏國了,聽說是騎着神獸過來的,長公主成婚之日一定會到。”

“他之前不是一直按兵不動嗎?現在突然來黎夏國,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沐雲軒斂着眼眸,眼眸裏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軒兒。”

沐雲軒轉身,是秦滿天。

“師傅。”

“休息了一晚上,一身疲勞還是在,看來師傅真的是老了。”

秦滿天走近沐雲軒。

聞言,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錯愕。

“師傅一直在外遊歷,從來沒有說過一個累字,這次只怕是心累吧!”

沐雲軒明白自己師傅的心情。

“嗯!的確是。”

秦滿天點了點頭,心裏想到多年未見的孩子,他的心裏又渴望又激動。

“師傅,青楓很快就會把晉鵬帶回來的,今天一定會到,師傅不用太擔心了。”

“真是太好了。”

秦滿天擡起眸子,輕輕一笑,那笑容裏,有着激動,也有着幾很感動。

“真好!盼了這麼多年,終於盼回來了。”

秦滿天一聽說今晚就能見到,臉上也越發的激動,手也也發的握得緊。

“哦!對了,軒兒,師傅有事情要告訴你,師傅多方查探,魔靈就在君臨天的身上,前些天,爲師去了一趟三王府,發現那裏魔氣頗深,整個三王府變得陰暗陰森,見到君臨天,一定要小心,既然他身上有魔靈的氣息,那他手中一定有靈瑕和乾坤魔天戒,乾坤魔天戒裏的玄氣是無窮無盡的,君臨天的修爲一定會晉升得很快。”

“師傅不用擔心,軒兒會注意的。”

沐雲軒安慰着秦滿天。

秦滿天露出滿意的輕笑,軒兒一向讓他放心多了。

頓了頓,在次說道:“軒兒,爲師總有感覺,彷彿這天下要變天了似的,這心裏總是覺得不安,如今四國之間,邊境又發生了詭異的事情,更是讓爲師覺得心裏不安。”

一聽,沐雲軒有些意外的看着師傅,師傅不是一向不問世事的嗎?這次又怎麼會在意四國之間的變化。

“師傅,該來的總會來,想躲也躲不掉的。”

“說得也是,馨兒該去泡藥浴了,師傅一併帶回去吧!師傅過來的時候,你師叔已經在調藥浴了。”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