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這樣,那死貓也看我不順眼?」

謝半晴咬著牙說。

一屋兩寶:蜜寵小嬌妻 「小姐,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或許這謝半雨就是格外好運?」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雙胞視為不祥,她格外好運,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我不祥咯?」

謝半晴的聲音很輕,卻讓女傭驚出一身冷汗。

「小姐,我絕對不是這樣的意思,我是站在您這邊的,謝半雨就算是好運,我們也可以將她變成不祥。」

「哦?什麼意思,你說來聽聽?」

「Queen如果丟了,只怕殺了謝半雨都沒法和段老夫人交代了。」

「茉莉,你好大的膽子,Queen可是段奶奶最喜歡的寵物。」

「小姐,我也是為了您考慮……」

「呵呵,我知道,所以我也很喜歡你這個計劃,這件事就交給你去做了,Queen最喜歡氣球,遇到氣球就會追出去,明白了嗎?」

「是,我立刻安排下去。」

另一邊,Queen不喜歡酒會嘈雜的氛圍,謝半雨索性披好一件大衣就帶著它去了花園。

「Queen,你的名字真好聽,是女王的意思呢。」

「不過你長得也挺奇怪,到底是什麼品種的貓呢?」 之前一直以爲這個將軍的本事不會很大,無非是虛張聲勢,現在看來,還真的是太小看這個將軍了!

現在還沒真的出手呢,僅僅只是一個大召喚術,讓這些厲鬼變成現在這樣,這要是真的再用一些辦法,那這些厲鬼,豈不是都要聽從他的命令了?

還有,這還僅僅只是控制厲鬼,要是他真的想操縱這些人……

張昊天不敢繼續往下想了,生怕自己的想法會變成現實一樣。

“那個,你們是在這裏,還是跟我過去?”張昊天心裏放不下週瑩瑩,擔心周瑩瑩那邊醒了,她的身體狀況再不是很好,沒人照顧她,到時候要是真的摔倒了或者是什麼的,不太好了。

“這邊暫時沒什麼事兒,你在這邊等一下,我跟你過去。”墨衣指了指那邊的房間,吩咐周偉光在這裏等一下。

整個房子現在已經改的差不多了,只要是不出現什麼狀況,這邊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反倒是周瑩瑩那邊,雖說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誰又敢保證呢?現在是沒什麼問題,接下來還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問題呢。

還有,周瑩瑩這邊的狀況現在也真的是很複雜,總是覺得她的魂魄出現了什麼狀況,但是到底是什麼狀況,目前還都不知道。

所以,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趕緊守着看看周瑩瑩較好,避免那邊真的出現什麼問題。

“放心好了,我在這邊守着,有什麼事兒咱們再溝通。”周偉光覺得這麼安排和合理,再說了,自己正好也能收拾一下這邊採購回來的東西。

眼看着張昊天和墨衣離開了周瑩瑩的家,周偉光轉身又朝着那個房間裏看了一眼,這一看,他發現那四隻鬼果然變得稍微正常了一些,這也讓周偉光心裏漸漸的放心了下來。

剛一出門,張昊天好的問了一句,“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呵呵,被你看出來了。”墨衣微微一笑。

“全都在你臉寫着呢。”

“我想說的是,周瑩瑩是被將軍抓的,這個是沒錯,但是真的執行的,是那個三叔。”

“三叔?”張昊天一驚,心說這事兒怎麼還有三叔的問題了。

“是的,是他了,但是他沒直接來抓週瑩瑩,而是找來一隻厲鬼,呵呵,他還真的當這個世界有不透風的圍牆。”

墨衣覺得好笑,這個三叔啊,真的是什麼都算計到了,沒算計到他最後會失敗。

“那隻鬼還說什麼了?”張昊天繼續往下問,既然這個墨衣都說到這個事情了,那肯定會有下了。

“其實也沒什麼了,他是知道這個命令是將軍下達的,還有,將軍似乎對周瑩瑩很有興趣。”

“興趣?”周偉光更加不理解了,這個周瑩瑩能在什麼地方吸引大將軍?

按說這個周瑩瑩在一隻鬼的眼睛裏,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價值了,唯一的價值,似乎是拿來威脅自己了。

“我懷疑將軍對周瑩瑩下手了。”墨衣嚴肅了起來。

“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下手了?”張昊天緊張了起來。

如果說大將軍真的對周瑩瑩下手了,那他到底對周瑩瑩做了什麼?會不會傷害了周瑩瑩?

這些問題,一個接着一個的出現在張昊天的腦海裏,恨不得現在立刻得到答案。

“這個我也說不太清楚,我總覺得周瑩瑩的魂魄出現了問題。”

“魂魄能出現什麼問題?”張昊天不明白,但是也最擔心這個問題。

倘若身體出現問題,那可以去醫院,但是要是魂魄出現問題,這個要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是周瑩瑩的頭痛,會一直持續了。”

“爲什麼啊?”張昊天瞪大了眼睛,要是可以的話,真的想讓周瑩瑩不疼,畢竟頭疼這個事兒,不是一般的事兒,難受起來真的是太難受了。

“要是我猜測的沒錯的話,周瑩瑩的頭疼不是一般的頭疼,是因爲魂魄的問題出現的頭疼,所以,現在要是不能解決了魂魄的問題,她的頭疼肯定還會繼續的。”

這也是墨衣現在最爲擔心的問題了。

剛纔一個召喚術,讓那四隻還算是很厲害的厲鬼變成那個樣子,這要是真的對周瑩瑩下手了,還不知道周瑩瑩要變成什麼樣子呢!

還有,看剛纔那四隻鬼能知道了,那個被召喚的過程是相當的痛苦的,要是周瑩瑩也被召喚了,那豈不是要這個還痛苦?

墨衣開始擔心周瑩瑩了,那樣一個小姑娘家的,真的能承受的了這樣的煎熬嗎?

還有,這個煎熬並不是身體的,而是魂魄裏面的,算是死了,也不能擺脫,除非她魂飛魄散了。

墨衣心裏忐忑,但是並不敢真的吧這些話全都說出來,這要是真的說出來了,張昊天會怎麼想?

爲了不讓張昊天過於擔心,墨衣只能把這些話默默的藏在心裏,一聲不吭,想着回頭再看看周瑩瑩的情況,真的很希望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然而,當他們進門的時候,雖然周瑩瑩還是睡着的,但是細心的張昊天還是發現了問題了。

自己之前出門的時候,放門口的地是有一些水漬的,這些水漬是之前給周瑩瑩倒水,走的較着急,所以弄到地了。

後來又因爲時間較着急,所以沒擦拭,想着回來之後再收拾也來得及。

可這會兒,地的那些水漬還在,只是,又分到了其他的地方。

看着這個樣子,很明顯了,是有人從房間裏面出來,然後踩到了這些水漬面,腳又帶着這些水漬到處走了一圈。

這相當的不正常了!

周瑩瑩的腳底下要是有水漬,她還能不知道嗎?算是出門的時候不知道,那踩着的時候,肯定會知道了啊!

既然都知道腳底下有東西了,那爲什麼不趕緊擦拭,或者是找拖鞋,或者是去洗手間呢?

這根本不像是周瑩瑩的做法了,她一般都會把地面處理的很乾淨,算是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最起碼的也會繞開,怎麼也不會讓這些水漬弄得到處都是的。

也是這一點,讓張昊天整個人瞬間不好了,周瑩瑩真的是出現問題了,真的是!

只是,這個真的能作爲判斷的依據嗎?

張昊天不是很敢確定,爲了能更加確定一些,張昊天直接走到了周瑩瑩的身邊,想要跟周瑩瑩說幾句話。

只是可惜,不管張昊天說什麼,周瑩瑩這邊是沒有半點反應。

“行了,她還要多休息休息,你先出來,別打擾了。”墨衣勸說着張昊天,順手還把張昊天朝着外面拽。

張昊天稍微掙扎了一下,他並不想從房間裏出來。

但是墨衣手稍稍用了一些力氣,這明顯是在告訴張昊天,你出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剛一出門,墨衣多了個心眼兒,用最快的速度繞到了窗戶外面,朝着房間裏面看了一眼。

這一看,果然發現周瑩瑩僵硬的從牀坐起來,瞪大了呆滯的雙眼看着前方,耳朵還一晃一晃的,像是在探聽什麼消息一樣。

墨衣心裏咯噔了一聲,真的是越害怕什麼,也越來什麼啊!

這周瑩瑩,明顯是被控制了啊!

再一轉身,墨衣急匆匆的又回到了張昊天的跟前,把剛纔的事情,小聲的告訴給了張昊天。

“真的?”張昊天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怎麼可能啊!之前周瑩瑩不是還好好的嗎,爲什麼好端端的,會變成那個樣子?

“有什麼不可能的,現在這個周瑩瑩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了,我要是沒猜錯的話,她現在應該是將軍的傀儡了。”

“什麼意思?”

“是她一切都會聽從那個將軍的,但凡是有什麼事兒,也都是那個將軍指揮她去做。”

張昊天心裏難過到不行,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大將軍的臉。

周瑩瑩多麼好的一個姑娘家啊,爲什麼要被變成現在這樣?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這個事兒?”張昊天心裏不舒服,但是不舒服是一回事兒,找到救周瑩瑩的辦法,那是另外一個事兒。

只有找到了最關鍵的問題,才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這個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周瑩瑩魂魄應該是被將軍控制住了,但是具體是怎麼控制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許,咱們可以探查一下,更或者,咱們可以利用這一點。”

雖然這麼做不是太合適,但是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那爲什麼不將計計?

“你想做什麼?”張昊天十分忌憚,畢竟那是周瑩瑩,自己是真的不想傷害到她一分一毫。

“她都已經被將軍控制了,還被送回來了,這說明,將軍是希望吧她安插在咱們間,這樣一來,咱們這邊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他那邊也都能知道了,說的簡單一點,現在的周瑩瑩,是大將軍的眼線。”

“你想怎麼做?”張昊天心裏更提來了,生怕墨衣說出一些不利於周瑩瑩的話來。

“我是想,既然將軍都走了這一步了,那咱們直接配合他一下算了,他不是要信息嗎?咱們安排給他一些,不好了?”

墨衣衝着張昊天眨眼睛,這讓張昊天瞬間明白了。

按照墨衣的這個說法,是要反過來誤導大將軍了,回頭將軍會按照自己這邊錯誤的指令前行。

等到真的要做什麼的時候,將軍完全不知道這些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弄得將軍十分混亂,那完美了。

“這個辦法是可行,但是這個將軍會不會傷害到周瑩瑩?”張昊天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他把周瑩瑩放回到這裏的目的是探查消息,要是周瑩瑩一直沒能探查到更多的消息,還總從自己這邊獲取一些虛假的信息,到時候再一生氣,毀滅了周瑩瑩,那可怎麼辦?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不管怎麼說,咱們還是要儘快找到解決辦法,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墨衣也有些發愁。

總不能一直這麼利用周瑩瑩,終究是要找到解救周瑩瑩的辦法的,雖然現在是真的沒什麼太好的辦法了,但是以後,肯定會有的。

“那,咱們現在要幹什麼?” 斗破蒼穹 張昊天忽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纔好了。

“什麼都不做,跟平常一樣,當你完全不知道這件事,還有,說話做事儘量小心一些,你也最好不要單獨出門。”墨衣十分擔心。

將軍的目的,終究還是張昊天,所以算是他控制了周瑩瑩,最後的目標,也還是要探查張昊天的一切行蹤。

所以了,要是張昊天真的落單了,回頭肯定是個很麻煩的事兒了。

“放心好了,我會看着事情辦的。”張昊天會心一笑。

這個事情子還是知道的,那個將軍啊,從一開始的目的是自己了,這要是不打到他的目標,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所以,在這個事情面,自己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眼看着那邊的周瑩瑩還在沉睡,張昊天默默的坐在客廳的沙發,想着這個事兒,應該怎麼利用纔算是好的。

雖然利用周瑩瑩真的不太合適,但是現在這種時候,也真的是沒什麼別的辦法了。

還有,一定要在大將軍意識到問題之前,儘快的找到解決的辦法,讓周瑩瑩不至於很危險。

另外一邊,周偉光正在房間裏整理東西。

原本採購的那些東西現在全都堆積在周瑩瑩家客廳的茶几面。

一樣一樣仔細的檢查過後,周偉光把那些東西分門別類,準備需要的時候可以直接拿走了。

但是這邊整理着,那邊聽到房間裏啪嗒了一聲。

周偉光以爲自己聽錯了,放下了手的東西,又朝着那個方便的方向伸了伸耳朵,想要聽的更清楚一些。

然而,當週偉光真的朝着那個方向聽的時候,那邊反倒是安靜到異常了。

這是什麼情況?真的是自己聽錯了嗎?幻聽?

按說這是不可能的,自己是誰啊,平日裏根本沒有幻聽的可能性,除非是有什麼鬼,或者是誰,在自己附近做出一些不太尋常的事情。

周偉光心裏越發的好了,但是左等右等的,是沒再聽到那個聲音。

漸漸的,周偉光也開始認爲是自己幻聽了,肯定是!或者,有可能是鄰居家裏弄出來的聲音,這房子也不是那種新的房子了,不隔音也屬於正常的現象。

但是當週偉光低頭繼續忙着分類的時候,剛纔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

這一次,周偉光直接確定了,沒錯了,自己肯定沒聽錯,這是那邊房間裏的聲音!

周偉光趕緊放下了手的東西,急匆匆的起身去了那個房間的門口,透過門的玻璃窗,朝着裏面探看,想看看裏面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然而,真的看進去的時候,周偉光發現這房間裏真的是什麼都很正常,正常到沒辦法形容了。

正對着房間門的兩個角落,一邊坐着前世和那隻厲鬼,另外那邊,坐着的是那對雙胞胎姐妹。

這是什麼情況?這裏什麼事情的都沒有,爲什麼自己剛纔會聽到那樣怪的聲音?

周偉光不斷的朝着房間裏面張望,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還有,剛纔的聲音到底是什麼地方發出來的。

按照自己現在看到的,這四肢鬼分別坐在兩邊的牆角,全都沒有任何反應,甚至沒有半點移動的跡象,怎麼可能發出聲音?

又仔細的朝着房間裏面看了兩眼,這一次,周偉光發現不對勁兒了。

雖然房間裏面的是厲鬼,他們是不需要呼吸的,但是這一動不動的,真的正常嗎?

什麼情況下,這些厲鬼才會一動不動的?那肯定是假的啊!

一想到可能是假象,可能是弄出來糊弄自己的,周偉光很想進去看看,徹底弄明白兜底是什麼情況。

只是,真的要這麼直接衝進去嗎?這樣真的合適嗎?

雖然裏面那四隻厲鬼,好歹有一隻是張昊天的前世,自己多少也算是熟悉一些,可他畢竟也只是一隻鬼,真的可以信賴嗎?

周偉光心裏多少開始猶豫,一轉身,周偉光決定去那邊拿一些趁手的東西,左右自己會兒正在整理,別的不說,這些東西可是相當的齊備的。

順手抄起之前放在茶几的桃木劍,還有一些正經八百的古錢,周偉光覺得這些東西基本也夠用了。

於是,周偉光急匆匆的再次衝到那邊的房間門口,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那扇麼。

當那扇門剛剛打開一條縫隙的時候,一股冷空氣直接從房間裏衝了出來,四面八方的朝着周偉光的衣服裏面鑽。

這種冷並不像是天氣冷,而是那種刺骨的冷。

周偉光渾身打着哆嗦,但是還是朝着房間裏面看了一眼。

這一看,周偉光發現,剛纔還算是正常的四隻鬼,這會兒又開始各自變化了。

⊕ ttκǎ n⊕ C O

那對雙胞胎姐妹,之前看着還算是清秀可人,現在看來,已經是青面獠牙了。

至於前世還有另外那隻厲鬼,這會兒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他們這到底是怎麼了?

周偉光不理解了。

按說,這個地方墨衣也都檢查過的,說是沒什麼問題,只要他們四個躲在這個小房間裏不出去,不會受到將軍的蠱惑,那個什麼召喚術的,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這纔多長時間啊,竟然已經出現了現在的這種變化了?

Views:
7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