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上車!”汽車漂亮的一個甩尾,然後打開了右邊的車門,讓另外一個歹徒上車後,就揚長而去了。

柯南也趁機把發信器粘到了汽車的後備箱上,“蒼大哥,你們到這裏等警察過來,我去追他們!”

說着,柯南就拼命的往銀行裏跑去,他的那個太陽能滑板就放在銀行裏。

“可惡!”毛利小五郎也奔了出去,他在路上攔住了一輛出租車,指着歹徒的那輛車,要出租車司機跟上。

幾個銀行保安,也趕忙過來,檢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兩個運鈔車司機的脈搏,發現還有氣,立馬攙着他們就離開了,結果停車場裏眨眼之間,就剩下了端木軒一人。

端木軒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看着柯南也拿着滑板衝了出去後,才走向了銀行停車場的後門。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什麼時候和琴酒他們交易?”他對着貌似緊閉着的銀行後門,淡然的說道。

“吱呀!”半響,銀行後門被輕輕的推開了,宮野明美從裏面走了出來。

“明天下午5點,和琴酒他們在東京港交易。”宮野明美一臉的平靜,眼中透着股堅決,她沒有問端木軒怎麼在這裏,而是沒有任何遲疑的就把時間告訴了端木軒。

“知道了!明天我會幫你搞定的。”端木軒淡然的點了點頭。

“端木先生,謝謝你上次對志保的幫助!”宮野明美認真的看着端木軒。

“你還能聯繫到志保?”這下端木軒倒是有些吃驚了。

“還能,不過有幾分麻煩。”宮野明美點了點頭,然後微微遲疑了一下,瞄了眼端木軒的左手,“端木先生,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志保了,所以並不清楚志保的情況。”

“哈!”端木軒微微有些愣神,不明白宮野明美是什麼意思,不過看到宮野明美看向他左手的目光,立馬明白了她的意思。

端木軒少有的覺的臉上一燙,他有些尷尬的說道,“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尷尬的同時,他心裏也暗暗有些欣喜,這種感覺,讓他有些苦笑的搖了搖頭,自己好像還真的喜歡上了她來着。

“端木先生!”突然,停車場走進來了一個人,她有些遲疑的衝着端木軒喊道。

是小蘭!

端木軒回頭看去,發現是小蘭正往這邊走來。

“小蘭,好久不見了!”端木軒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衝着小蘭微微點了點頭。

小蘭沒有回答端木軒的話,而是認真的盯着端木軒的臉!

端木軒臉上沒有任何的異樣,他平靜的看着小蘭,臉上依然是掛着淡然的微笑。

“你是他嗎?”小蘭有些遲疑的問道。

“不是!”端木軒沒有任何遲疑的搖了搖頭,不管小蘭他們心裏怎麼懷疑,他都不會在表明上承認。

“哦。”小蘭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她疑惑的看着一旁的宮野明美,“明美小姐,你怎麼在這裏?銀行經理正在找你呢。”

宮野明美奇怪的看了眼端木軒,然後臉上一臉的笑容的回道,“我剛剛本來是想去下洗手間的,結果聽到這裏好像有什麼動靜,就過來看看了,沒想到這裏發生了這樣的事。”

“嗦嘎。”小蘭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也沒有多想。

“恩,那小蘭小姐,端木先生,我就先離開了。”宮野明美衝着端木軒和小蘭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嗚嗚——”外面響起一陣警笛聲,目暮警官也帶着人姍姍來遲。

其實他們效率也算是高的了,從案發到現在,也纔不過是十分鐘不到罷了。

“小蘭,我們去向目暮警官說明下情況吧。”端木軒微笑着看着小蘭。

“好的,說起來,也有段時間沒看見端木先生了呢,端木先生這段時間到哪裏去了。”小蘭也是一臉的微笑,臉上沒有任何的異樣。

“哦!我回國了,畢竟我負責的是家族在國內的生意。”端木軒臉上依然是淡然的微笑着。

“誒,端木先生,你怎麼在這裏?”目暮警官一下車,就看到了正在閒聊着的端木軒和小蘭。

“目暮警官,好久不見了。”端木軒笑着向目暮警官打了個招呼,“我剛好從這裏路過,就碰上這樣的事了。”

“誒,那還真的巧呢。”目暮警官驚異的說道,然後有些頭痛的揉揉眉頭,“真是讓人頭痛啊,這次被搶的金額有十億,很少有這種大案了,東京警視廳都被驚動了。”

“十億!”小蘭一聲驚呼,她才知道這次被搶的金額。

“恩,是啊!報警電話裏說,是總行分發給各行的資金,結果纔到米花町,就全被搶走了。”

“目暮警官,你們總算來了,總行下發給我們的錢全部被搶走了。”銀行裏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一臉愁容的走了過來,他是這家支行的經理,在他這裏出了這種事,他少不了要被免職了。

“田中先生,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歹徒,追回被搶的錢的。”目暮警官一臉正色的看着那個禿頂中年男人。

“希望如此吧。”中年禿頂男人苦着臉說道。

---------

ps:晚會還有一章。 ?“沒追上他們,他們闖欄杆逃掉了。”銀行經理正向目暮警部彙報着情況,毛利小五郎就垂頭喪氣的走了進來。

“他們是往哪邊逃的,我叫交警他們封鎖路段。”聽了毛利小五郎的話,目暮警部臉色一沉。

“在米花中央醫院那裏的平交道跟丟的。”毛利小五郎想了想道。

“米花平交道?”目暮警部沉吟一聲,立馬向一旁的高木涉吩咐道,“高木老弟,你趕緊去給廳了打個電話,請求下交通課的支援。”

“嗨!”一旁的高木涉凝重的點點頭,出去聯繫警視廳了。

“端木先生,好久不見了。”交待完他知道的情況,毛利小五郎一臉笑容的看着端木軒。

“毛利先生,好久不見了,不知道最近小軒有沒有給你們添麻煩。”端木軒淡笑着看着毛利小五郎,不過他的心思卻放在了一旁的小蘭身上,小蘭一直在偷偷的觀察着他,雖然他看向小蘭的時候,小蘭立馬就會移開目光,但對眼神很敏感的他,還是能清晰的感受小蘭若有所思的目光。

“沒有,小軒很乖,幫了我很大的忙,前幾天還幫我找回了黑暗之星。”毛利小五郎開心的咧着嘴,他越看端木軒,心裏就越滿意,小軒一家真是我的貴人啊,他哥哥上次給了我那麼多錢,他自己也幫我找到了那顆黑暗之星,不但得到了一大筆酬勞,還大大的露了次臉。

“沒有就好。”

“叮叮叮——”端木軒和毛利小五郎正聊着,毛利小五郎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毛利小五郎歉意的向端木軒點頭致意了一下,就跑一旁接電話去了,不過一接通電話,他就是一聲驚呼。

“什麼!你現在正在歹徒的車子旁邊!”

他這聲音吸引了銀行裏所有人的注意。

“是柯南,他跟上了歹徒的車子。”毛利小五郎一臉的欣喜。

“快問問他現在的位置。”目暮警部也有些激動。

“小鬼,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裏,我們馬上趕過去,喂!喂!小鬼,說話,聽到了嗎!喂。”毛利小五郎欣喜的對着電話問道,不過馬上,他的心就沉了下來,他發現柯南那邊沒有聲音了,一看手機,電話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掛斷了。

“怎麼了?”一旁欣喜的目暮警部和小蘭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毛利小五郎沒有回話,而是拿起手機,馬上回撥了過去,但電話裏傳來的聲音卻讓他心裏更是一沉。

“關機了!”

毛利小五郎陰沉着臉,不敢確定的仔細覈對了好幾遍號碼回撥過去,但電話裏的聲音卻讓他的心一下下的沉到了谷底。

所有人心裏都是咯噔一下,關機了?出事了!

打到一半突然關機,柯南肯定是碰上什麼事了。他身邊就是那些歹徒,他是被那些歹徒發現了?

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冒出了這個念頭。

端木軒也是皺了皺眉頭。

“目暮警官,我們快去找柯南,他肯定是出事了!”小蘭小臉上一臉的急切。

“我們不知道他的位置,不知道去哪裏找他!”目暮警部也有些着急,對柯南這個能經常不經意提醒他破案線索的小孩子,他也是非常的喜歡。

“怎麼會這樣!沒有別的辦法嗎!”小蘭小臉已經被嚇得一片慘白。

“軒,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她突然轉頭,一臉期冀的看着端木軒。

軒?不是蒼嗎?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部心裏都感覺有些奇怪,不過也沒多想,只當是小蘭情急之下叫錯了名字。

面對小蘭期翼的目光,端木軒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

聽了端木軒的話,小蘭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來,眼眶中忍不住蒙上了一層水霧。

“我立馬去聯繫警視廳,盡全力去找柯南。”目暮警部沉着臉說道,親自出去聯繫警視廳了。

“當時我不該讓這個小鬼追上去的,明明知道他不過是小孩子罷了!”毛利小五郎一臉的自責,前面本來他是有機會阻止柯南的,但柯南這麼久以來的表現,讓他差點忘記了,這不過是個七歲的小孩子罷了。

端木軒沉默的掃了眼小蘭和毛利小五郎他們,悄悄的退了出去。

走到外面,他從口袋裏掏出了手機,點開了手機左側一個不起眼的按鈕,對於柯南的安危,他可是很上心的,畢竟,柯南可是主角來着,他要是掛了,那他還不得哭暈在廁所。

所以自從知道自己的存在會引起一些蝴蝶效應,他特意找博士改裝了一下自己的手機,讓他的手機能定位柯南那副眼睛的位置。

不過因爲和小蘭他們解釋不清,所以他剛剛就沒有說出來。

“我怎麼說,你怎麼走。”端木軒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沒有廢話,直接一沓鈔票甩了過去。

“是!”出租車司機愣了愣,馬上反應了過來,欣喜的接過了端木軒手上的鈔票。

……

端木軒拿着手機,皺着眉頭看着眼前的這棟廢棄建築,他手機上顯示,柯南就在這裏面,剛剛在路上,他也看到了那兩個歹徒遺棄的車子。

想了想,他偷偷的翻進了眼前的這棟廢棄建築。

“砰!”他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輕微的悶響,這讓他臉上一下子沉了下來,槍聲!

端木軒一下子就急了,柯南不會真的被幹掉了吧!

“大哥,我這邊已經搞定了,人已經被我殺了,沒留下什麼痕跡。”一進去,端木軒就聽到了一個粗狂的男聲。

伏特加!端木軒臉色又是一沉,他聽出來了,那正是伏特加的聲音。

不過等他走進去,裏面的情形讓他心裏一鬆,伏特加此時正一手拿着手槍,一手拿着電話,向電話裏彙報着這邊的情況,離他不遠的地方,一道身影倒在了血泊中,不過並不是柯南的身影。

“你是誰?”正在通話的伏特加愕然的看着端木軒的身影,因爲以蒼鷹的身份出現的時候,臉上都帶着京劇面具,所以他並沒有認出端木軒。

端木軒沒有說話,他也不能說話,他一說話,伏特加肯定就能認出他了。

他仔細的打量着房間裏的一切,他手機上明明顯示柯南的眼鏡就在這間房間裏面,但卻沒有看見柯南的身影!

--------

ps:哈哈,三更完成,表示手殘的好人碼字碼的要跪了,不過總算碼好了。

拜謝書友“我想做小哀的男朋友”“惡魔&哭泣”“永恆柯南”“藍色的布魯”“小進太累”“愛在唯一”“彼岸花、不知心累與心碎”的打賞! ?“小子,我問你是誰!”端木軒這副無視他的樣子,讓伏特加有些怒了。

“你那邊出什麼事了!”伏特加還沒掛斷的手機裏傳來琴酒的聲音。

總裁不好惹 “大哥,沒事,突然闖進來個人,我馬上就料理乾淨。”伏特加馬上對着手機解釋道。

“小子,你來的真不是時候,既然被你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那麼,你還是去陪着他一起吧。”伏特加掛斷了電話,獰笑着看着端木軒。

在那裏!端木軒沒有理伏特加,而是看着房間裏堆積的一堆雜料,柯南就躲在裏面,不過他有些疑惑了,伏特加在這裏,柯南是怎麼躲進去的?

“小子,你夠了!”看端木軒還是這副無視他的樣子,伏特加徹底怒了,他舉起手中的槍,朝着端木軒連續開了好幾槍。

這次端木軒沒有還擊,柯南在這裏,他心裏還是有幾分顧忌的,他往後一閃直接跑出了房間,子彈打在了牆面上。

躲過子彈後,他沒有停下來,而是直接往外面跑去,既然知道柯南沒事了,他也就不擔心了,他可不想留下來陪着伏特加敘敘舊,趁機殺了伏特加更是沒必要了,伏特加於他,不過是個小角色罷了,殺了還容易改變劇情,天曉得,要是伏特加死了,那個組織會派什麼人到琴酒身邊。

等伏特加追出來的時候,外面早已沒了端木軒的身影,他只得咒罵幾聲,然後打個電話,給琴酒彙報了一下,就朝着一個方向離開了。

此時的端木軒呢,正躲在離那棟廢棄建築不遠的地方,靜靜注視着那棟廢棄建築,沒有要出去的意思。

等了大概十幾分鍾,伏特加的身影又突然的出現了,他仔細的在周圍晃悠了好幾圈,沒有發現什麼痕跡,才又離開了。

果然,黑衣組織裏沒有頭腦簡單的人,端木軒淡然的一笑,這個地方很偏僻,一般根本就沒有人來,他突然的出現,肯定是讓伏特加懷疑這裏有什麼了,所以纔會特意裝作離開了的樣子,然後殺個回馬槍。

幸好柯南也夠聰明,沒有傻乎乎的直接跑出來。

端木軒依然是平靜的待在暗處,注視着不遠處的那棟廢棄建築。

總算,又過去了大半個小時,一個身影才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正是柯南,他看起來有幾分狼狽,髒兮兮的衣服上被劃破了好幾處,上面還微微滲着鮮血。

端木軒看着柯南的身影,有些猶豫,要不要出去見柯南,如果他出去,柯南肯定會起疑,他爲什麼會在這裏,但如果不出去,等下柯南還是能從小蘭嘴裏知道端木軒離開過,剛剛伏特加的話,柯南肯定也聽到了,這麼一聯想,他和容易就能猜出端木軒來過這裏。

“柯南!”略微思索了一下,端木軒還是走了出去,他一臉微笑的向柯南打了個招呼。

“蒼大哥!”見到端木軒,柯南明顯有些發愣,他滿臉疑惑的看着端木軒,“蒼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裏?”

“前面你電話突然就關機了,我有點不放心,所以就過來看看了。”端木軒依然是面帶微笑。

“是這樣啊!原來剛剛出現的人就是蒼大哥。”

“不過,蒼大哥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柯南仰着頭,注視着端木軒,由於他的眼鏡反光,所以端木軒看不清他的想法。

不過端木軒也沒有在意,他早就知道柯南會這麼問了,他淡笑着伸出手,在柯南衣領上摘下一個黑色的圓形物體。

“前面看你追出來,我就怕有什麼危險,所以特意放了個跟蹤器,沒想到你還真的出事了呢。”

“蒼大哥什麼時候在我身上放的跟蹤器,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柯南有些震驚的看着端木軒手上的黑色物體。

剛剛啊!端木軒心中惡趣味的大笑着,那個跟蹤器是他早已握在手中的,然後趁着柯南視線的死角,裝作從他身上拿下來的樣子。

“前面你追出去的時候,你太注意那兩個劫匪了,所以纔沒注意吧。”心中得意的大笑着,端木軒表面上卻還是一副淡然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柯南恍然的點了點頭,認可了端木軒的說法,不過馬上,他的臉就沉了下來,“是那個組織!兩個歹徒其中的一個被伏特加殺了。”

“恩,確實,我看到了,不過,柯南,你是怎麼躲到裏面的?”端木軒有些好奇的看着柯南。

“我前面偷偷的跟在他們後面,一直跟到了弟憤河,他們把車子丟掉了在了河邊,我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這個被殺的劫匪,我就跟上來了,跟到這附近的時候,伏特加突然冒了出來,我就躲到了那棟房子裏,沒想到伏特加也把人帶到了那裏。”

“哦,是這樣啊。”端木軒有些恍然。

“恩,蒼大哥,我們快點報警吧,叫目暮警官他們過來。”柯南凝重的點了點頭。

……

“目暮警官,那個劫匪就死在裏面,身上中了兩槍,已經沒有呼吸了。”柯南凝重的向目暮警部彙報着他了解的情況,當然,關於他知道的關於黑衣組織的情報,他隻字未提。

前面他給目暮警部他們打來電話沒多久,目暮警部他們就馬上趕了過來,看見他沒事了,大家才放鬆了下來,小蘭更是喜極而泣的抱住了他。

端木軒則是一直在旁邊淡然的看着,目暮警部他們關心柯南去了,也沒怎麼注意到他。

倒是小蘭,偷偷的向端木軒道了聲謝。

“這麼看來,這個案子不是那麼的簡單了。”高興過後,目暮警部臉又沉了下來,聽完柯南的彙報,他的眉頭更是皺成了個川字。

而且端木軒還注意到,柯南提到黑衣人的時候,目暮警部的瞳孔微微縮了一下。

看來,目暮警部對黑衣組織也不是毫無所知啊,端木軒心中若有所思。

-------------

ps:拜謝書友“戀術”“藍色的布魯”“永恆柯南”“無良至尊狂魔”的打賞了! ?米花町,宮野明美家門口。

端木軒靜靜的倚着宮野明美家的大門,皺着眉頭,思考着等下的行動計劃,今天就是宮野明美和琴酒交易的日子,他一大早就來到了宮野明美家門口等着。

昨天參與搶劫案的幾個劫匪果然如動漫裏一樣,全部被琴酒和伏特加殺了,他們原來是想着,悄悄的殺掉一個劫匪,然後把這個劫匪栽贓成宮野明美。

他們特意在一個劫匪脫下來的面罩上面印上了宮野明美的口紅印,口紅也丟在了另一個劫匪的家裏,本來他們的計劃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宮野明美本來就是幕後黑手,壓根就禁不起推敲,即使她並沒有參與搶劫,但她策劃搶劫的事,仔細查查還是能查出來的。

不過琴酒和伏特的計劃被柯南給弄的流產了,柯南撞破了伏特加偷偷殺那個劫匪的事了,所以這事不但沒有把嫌疑引向宮野明美,反而幫着宮野明美洗脫了嫌疑,警察都是認爲,是有人想把事情栽贓給宮野明美,一門心思的去查柯南口中的黑衣人了。

“咔嚓!”端木軒身後的房門打開了,一臉嚴肅的宮野明美從房裏走了出來,她看見端木軒微微愣了愣,“端木先生,你來的這麼早,這麼不叫我?”

“沒事,我也沒來多久。”端木軒微微搖了搖頭,毫不在意的說道。

“哦,這樣啊。”

“恩,你先把這個穿上。”端木軒輕點了點頭道,說着,把手上的一個袋子遞給了宮野明美。

“這是什麼?”宮野明美有些疑惑的接過端木軒手中的袋子。

“防彈衣。”端木軒一臉的淡然。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