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沈靜初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她回到冷然的身邊,一切都變化得真大,就連冷然看她的眼神,都讓她覺得怪怪的。

果然,她一開口,冷然就答應了她的要求,並且幫她查清所有的事情。在她離開的一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很多人看她的感覺那是這麼奇怪呢?

冷然臨時有事需要去忙,冷漠負責把她送回上城市區,這一路上看到沈多行行色色的冷宮人員。

“冷漠,這一年是不是發生了很多事情?”她側過頭去,看着與自己一同走路的冷漠。

在這裏,冷漠的地位很高,所有的人看到冷漠的時候,態度都十分恭敬,但看到沈靜初的時候,卻只是微微一笑。在冷然還沒有公佈出她的身份的時候,這裏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公主,自然也不會對她行太大的禮節。

“淩氏差不多倒閉,沈氏超越了淩氏。 ”冷漠簡單的說着,沈靜初昨天也看了一下報紙還有股票的跌與漲,確實有些吃驚。

像沈氏這樣的小企業,怎麼可能會超越淩氏,而且,像淩氏這麼強大的企業,根本就不可能會跌得這麼厲害,除非有人在後面動了手腳,還是凌亂原本里面就有內奸?否則當年,也不會出這麼多的意外。

“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查一下臣高的下落?”一年了,她依然記得她要找到臣高,這個人好象從人間蒸發了,根本就找不着他。

一年了,他的傷應該早就好了,如果還活着,他一定會回來淩氏幫忙的。除非是他身不由已,所以,只能一再而三的消失不見。

“好。”冷漠對於這一切事情,其實還算是一個知情者,卻不方便對沈靜初說太多。

兩個人走了二十分鐘,還沒有走出冷然的宮殿,這裏確實是有點大,以前如果不是坐着冷漠的車進來,她還真有些走得氣喘,現在身體變好了,自然不擔心這些。

“可不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多一個人總是好的,至少不會太過於無聊,她想知道安城軒以前的地方是否還存在。

那一次,她和冷然來到那,就是發現臣高居然被安城軒軟禁在那裏。這一次她如果再能順利的進入,一定要把臣高救出來。

現在的她,對於安城軒爲什麼會有罌粟粉,當初爲什麼沈氏集團會被害,她的心裏也有一些明顯的解釋了。就憑着安城軒在韓國的那一片罌粟花基地而言,這些所謂的罌粟花工廠對安城軒而言,就是所有的罌粟粉中的十分之一不到。

“不知公主要去哪?”冷漠是一個十分細心的人,絕對在前任何地方之前,都要做好必要的準備。

現在很多事情都慢慢平靜了,可是,他知道事情還沒有結束,包括一年前的那幾起案子。

“別叫公主的,小心別人認爲你看穿越電視看多了,呵呵,還是叫我靜初好些。”這些年來,她還是習慣別人叫她沈靜初。

至少在三個名字中,只有這個名字跟隨着她時間最久,十多年了,還是聽這個比較順口。

“嗯。”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冷漠也不反駁,走時了車庫裏,他挑選了一輛黑色的奔馳,保鏢把車的鑰匙遞給了冷漠。

冷漠鑽進車內,沈靜初在外面等待着,看到他帥氣的鑽進車裏,動作熟悉的發動着車子,她轉過身子,也鑽進了車內,冷漠開車的技術很好,車速開得很快,不一會兒,就離開了冷然的宮殿。

一路上,花花草草確實沒有變過。她依然記得路線,冷漠聽着她的指示,開着車進入了上城那偏僻的郊外。

“好象就是這裏。”才二十分鐘,他們就到達了上次冷然帶她來的這個地方,可是,現在這裏很安靜,她根本就看不到上次那個地方,就連一點痕跡也找不着。

冷漠打量着這裏,應該是很久沒有人來過了,都陳舊成這樣了,而且,路都被堵了,根本就沒有她的什麼罌粟粉工廠。

“靜初,你是不是記錯了?”冷漠對這些地方比較熟練,他從小就是被訓練出來的,視覺比較敏銳,確實這裏早就沒有人來過了。

而且,四周所有的痕跡應該是在這些人離開之後,全部被毀了,以前的一草一木一屋,通通都不存在了。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像是一場夢,怎麼會全部不見了?安城軒難道知道她和冷然來過了,特別把地方轉移了?

那麼臣高怎麼辦?他是不是有危險了?她不能確定他是否有危險的時候,心不斷的擔心着。她一定要找到臣高,從他的嘴裏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包括凌宅那些人到底去哪了。

“冷漠,一定要幫我找到臣高,一定要幫我。”她有些激動,冷漠點了點頭,兩個人鑽進車子裏,車子再一次揚長而去。

沈靜初沒有發現冷漠的臉上表情不太自然,雖然只是一瞬間的時候,他的手握着方向盤,往回開的時候,卻選擇了不是來時的方向。

“喂,陳絲絲嗎?我是凌冰。”她這時,心情平靜了一些,她按着那個冷然給予她的號碼,這個是陳絲絲的新號碼。

在她離開之後不久,聽說陳絲絲了失蹤了,後來被警察找到的時候,如果再遲些送去醫院,陳絲絲的性命也不保。她從來沒有認爲陳絲絲居然爲了凌墨的事業,能到性命都不要的地步,這讓她不得不佩服。

“你回來了?”後來從其他人的嘴裏知道她去了美國,具體去美國幹嘛,她並沒有興趣,現在她回來了。

那時,她答應過凌冰,股份轉給她一年。她雖然說不太喜歡凌冰,但是,對於凌墨的企業,她一向是特別的忠誠,對於自己說過的話,她也一定會辦到。

“找時間,聊聊。”兩個人客套了幾句後,沈靜初掛了電話,把窗子打開,讓秋風不斷的吹進車子內,她能聞到新鮮的野花香味。

冷漠放了cd,車內播放着一些輕柔的歌曲,最後一轉,居然成了她喜歡的古風歌,她瞪大眼睛看了冷漠一眼。

“你喜歡他的歌?”有些不可思議,原來時間並沒有把她改變,她依然喜歡這樣的歌曲,這樣的音樂,能將她帶到她想要的境界。

“是王子爲公主準備的。”冷漠自然不喜歡這樣的音樂,他是在國外長大的,特別喜歡聽一些拉風的音樂。

又是冷然?他爲什麼要對她這麼好?都失蹤了十多年,爲什麼還要苦苦的尋找她?對於冷然,是一個她永遠都讀不懂的男人。

下午三點正,安城軒正在公司處理着一些事情。這時,兩位警察走了進來,而莫助理還沒有來得及通知安城軒的時候,他們就推門而進了。

“安總裁,他們硬要進來。”莫助理表示自己真的很抱歉,她真的擋不住這兩位警察叔叔。

不知安城軒犯了什麼事情,居然會驚動着警察來到了安氏集團,這事情可大可小。大家都在猜着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安氏集團的員工都有些不安,在等待着結果,大家自然是沒有心思再繼續工作了。

“沒事,你先下去。”安城軒看到警察來,示意莫助理先下去,這裏沒有她的事情。莫助理下去之後,關上門。

兩位警察面面相覷,走到安城軒的面前,示出了自己的警察證件:“安城軒先生,現在我們以懷疑你涉嫌幾家公司機密,另外有人呈上有力的證據指證你,關於一年前的幾宗命案,警方懷疑事情與安城軒有着密切的關係,還請你和我們回去協助調查。”警察說着,不讓安城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直接“請”了安城軒出去。

“哦。”安城軒哦了一聲,沒有太多解釋,跟着警察走了出去。

莫助理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大被帶走,她的心也亂了安氏集團所有的員工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老闆出事了,公司還能保得住嗎? search;

一樓下,早就圍了幾百個記者在這,好象特意在這裏等待着這一幕的出現。鏡頭都對準了安城軒和警察不斷的拍着,這麼好的題材,他們自然是不會放過,這是上城難得的頭條新聞。

“安先生,我們想問一下,你犯的是什麼罪,爲什麼警察要捉捕你?”這位記者不知死活的上前問着,卻被警察推開他,人倒在地上。

其他記者涌上來,將他踩在腳下,他臉都黑了。看着安城軒上了警車,聽車揚長而去的時候,記者們都散了。

“這是怎麼回事,安氏集團好象出事了。”

“我們要不要提前離職?不會連工資也發不出來了吧?”

“聽說還跟命案有關哦。”

“我們總裁是混****的,噓,不要說了,小心惹事上身。”大家都在八卦着,哪有心思再繼續上班?

安城軒坐在車裏,直到到了警察局後,他一句話也沒有說。這幾天發生的一連串事情都在證明,所有的事情都會在最近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會越來越多。警察看安城軒受傷在身,也沒有太爲難他,只是讓他坐在單獨的房間內錄口供。

“安先生,有證據證明你當年在國外殺害了前任陳氏集團的總裁陳安,在一年前又安排了人手,殺害了淩氏集團的總裁凌墨,請問這事情是否屬實?”一位女警察坐在安城軒的面前,看了他一眼,這麼帥氣又有財氣的帥哥,怎麼現在成了殺人犯了?

不過不用想也知道,像他們在外面混的,而且還能將一個企業做得這麼強大,一定與黑兩道都有些關係的,說不好就直接是黑社會老大。

“證據?不清楚。”安城軒頭也不擡,微微的眯起了眼眸休息。

最終有一天,他安城軒也會覺得突然自己很累,累得氣都喘不上,卻又覺得解脫了,放鬆了。是她嗎?想到這裏,安城軒嘴角露出滿意的微笑。

她最終在他的帶領教導下,長大成人了,這不是他想要的嗎?如今,事情都讓他滿意了,他能有什麼不甘心的?

“那我讓你聽一下錄音帶。”女警察脾氣挺好,也並沒有因爲安城軒的不承認而強逼。

她按了一下錄音機,上面的人的對話,真的是安城軒的聲音,他在與另外一個男人的對話。安城軒聽着,眼睛都不睜,神情卻有些諷刺。

原來關於一年前安氏集團的的商業機密被人竊取轉賣,是安城軒一個人自導自演的,完全是與其他人無關。如今,不單是這件事情,就連兩任總裁被殺的事情,所有證據都指向安城軒。

“就這些?”安城軒終於睜開眼睛了,他清清淡淡的問着,好象事情與他無關似的。

這些是小孩子們的玩意,剪錄音的,誰不像?專業的人士在娛樂圈隨便一抓都能抓到一大羣。

“安先生,我希望你能跟我合作,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你,就算你要狡辯是沒有用的,而且不光是有物證,資料,錄音帶,還有人證。”女警察看在安城軒這麼帥氣的份上,用心的勸說。

“借個電話。”安城軒終於提出要求,他的手機放在辦公室沒有帶過來。

“不可以。”女警察沒有答應安城軒的要求,上面命令,關於安城軒所有的事情,不管是他想見任何人,還是想聯繫外界,都必須斷掉他所有的聯繫方式,也就是直接將安城軒軟禁了。

“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安先生你是不可以與外界有着任何的聯繫,包括見任何一個人。”女警察再一次用心的對安城軒說着。

安城軒沒有再說話,他看着桌子上的那臺燈,燈光線很強,很剌眼。 重生娘子在種田 他安城軒完全是可以憑着自己的力量走出去的,可是,這一刻他並不想走。

“最後控告你的一事,希望安先生有心裏準備,關於沈氏集團的總裁沈宏,還有沈氏集團的夫人陳曉,現在我方都懷疑與安城軒先生有關,還有以前在沈氏集團內發現的罌粟粉,現在正在展開調查。”

“不是我。”安城軒直接的否認了,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苗頭都指向他了。

事情正好巧合到在李澤剛休假的第三天發生,事情正巧合到沈靜初回上城之後,事情更巧合的是他昨天才處理好全部的事情,將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整理好,還沒有交到沈靜初的面前,他還沒有向她解釋。

所以的事情,好象又瞬時變成了定局。

“安先生,你先冷靜一下,有什麼事情想說了,叫我。”女警察說着,拿起筆記和記錄起身,拉開了鐵門走了出去。

這裏又恢復了以往的安靜,安城軒站了起來,他的腳有些不太方便,是昨天出車禍撞傷的,他的身上也多處是傷,但是,這些都完全沒有辦法去控制他的情緒,還有意志。

“暴風雨要來了。”安城軒看着小窗外面射下來的陽光…平靜的陽光背後,是一場暴風雨來臨的預兆。

對於沈靜初而言,今天是個很特別發日子,見過冷然後,她與冷漠出去一趟,最後卻被冷然一個電話,冷漠直接將車反倒回,趕到了淩氏集團的大門前,不知是冷然故意安排的,還是其他需要,今天居然來了一大羣記者站在外面。

“這是怎麼回事?”顯然是被嚇壞了,沈靜初以前雖然見過安城軒面對着那麼多的記者面不改然,最後拿她擋子彈的時候,她並沒有這麼驚訝。

但今天的記者多如排山倒海,讓她嚇着的是居然害她和冷漠擠了擠不出去,才擠進去,居然被反彈回來了。

“王子今天要當記者的面,公佈公主的身份。”冷漠給了她一個合理的解釋。

最後目光落在沈靜初的身上,快速的拉起沈靜初上車,車子飛快的往“迷你風彩”這開去!只爲了沈靜初的頭面,還有禮服,便弄了快樂三個小時。

“我想沒有這個必要。”沈靜初站了起來,她不想再這樣被折磨下去了。

髮型才弄了一半,她沒有時間再等了。拿起水晶髮夾往頭髮上一夾,穿上衣服後大步的離去,身上披了一件黑色的大衣。

“小姐,小姐,再等會。”髮型師被她一系列的動作嚇着了,明明一個很好的髮型,雖然還人等一個小時,但他是很用心的去做了,如果做得不好,對方會不付他的工錢,而且老闆還得扣他的工資的啊。

“這是你今天的費用。”沈靜初突然轉回頭,甩出了一疊錢。髮型師瞪大眼睛看着那一疊錢。

素莎莎現在越來越少到店裏面了,生意雖然很火。她除了每月發工資,還有偶爾巡邏一番之外,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天天呆在這裏與其他人一起接生意。

“感覺怎麼樣?”上了車之後,她感覺到冷漠的表情有些怪,她回過頭去,笑得很純真的看着冷漠。

只見冷漠臉一紅,別開頭去,沈久後才說出兩個字:“好看。”

二十多歲的冷漠,至今還沒有談過戀愛,跟在冷然的身邊,早就變得特別冷血,對於情感在他的心中是一片空白,天天接觸到的人大多爲男性,所在對感情這一方面特別遲鈍。

“我還是不要去了。”她困了,想睡覺,時差還沒有倒過來,每次在美國這個時間段,她都在睡眠狀態。

“王子會生氣的。”處處爲冷然着想的冷漠,一聽到沈靜初說不要去了,嚇了一跳,如果這個時候放王子的鴿子,到時不單是他小命不保,就連其他下人都連逃這一劫。

“嗯。”她不乖,只是,她現在需要冷然。她閉上眼睛休息半會,冷漠安靜的開着車,時不時的回過頭看着沈靜初一眼。

五分鐘不到,他們來到了淩氏集團的大門前,這時記者都被擠在了兩邊,而中間全部站齊了冷然身邊的保鏢,他們正在等待着心中公主沈靜初的到來。

今天的冷然,一身黑色的禮服不但沒有遮住他自身的光芒,反而襯托得他更有致命魅力,黑色的暗沉包不住他修長均勻的身材,完美的黃金比例,完美的肌肉線條,身上那自然而發流露出王者氣息,那隨意的勾起脣角更是邪俊的仿如天神。

“今天請大家來,主要是想公告一下,關於大家都熟悉的冷家皇族成員冷欣公主的身份,還有冷家皇族的財業將要分佈在臺灣各個地區的計劃。”冷然手插西裝口袋中,悠閒的說着,似乎在談着無關重要的事情。

他的目光落在停在不遠處的黑色奔馳上,他知道冷漠回來了,車內的那個女人現在居然還在睡覺,看到這一幕,冷然勾起嘴角隱隱約約露出一絲微笑,在場所有的人都被冷然這一笑愣住了,順着他的視線,大家看到了冷漠與沈靜初下車往冷然這個方向走過來。

“冷王子,請問這位就是傳聞中的公主嗎?”“王子,請問一下關於你和公主之間的婚約是否真的存在?”“請問冷家皇族的財業在臺灣的計劃將是什麼?” 親愛的首席大人 記者們七嘴八舌的問起這事情,冷然卻不答,只是度步上前去,牽起了沈靜初的小手。

瞬時間,沈靜初與冷然成爲了全場焦點,引起無數記者的尖叫歡呼,感覺這冷然王子與冷欣公主兩個人,就如從畫裏走出來的伉儷靜靜的走過場中。

“這位就是冷家皇族的公主,冷欣。”冷然面對着記者的鏡頭之時,深情的爲大家介紹着。

各個報社,電視臺記者全部都一一將這一唯美的畫面都記錄了下來。當然,對於冷家皇族的事情,大家都知曉,心裏更明白他們產業擴到臺灣,對每個人都十分有利。

“請問公主與王子之間的婚約是否真的存在?不知兩位打算什麼時候完婚?”這時,一位記者將麥可風交到沈靜初的面前

婚約?什麼婚約?她從來不曾知道自己與冷然之間會存在着婚約,還有關於婚禮,一系列的問題都問得她一愣一愣的。瞬時,她真分不清楚是做戲還是真實。她居然有種時間停止了的錯覺。

“暫時還不能回答大家這個問題。”沈靜初淡定的回答着,她低下頭,手掌心上傳來淡淡的暖意。

熱血兵王 是冷然的手緊緊的握着她的手,暖流從他的手尖上傳到她的掌心,再由掌心傳達到她的心臟。

“冷家皇族將在本月二十號在上城以冷欣公主的名議設立了基金會,對於貧困孤兒以及家庭進行着進一步的資金贊助。”冷然簡單的說了一下關於這個月的計劃,卻將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了。

聽說冷家皇族特別有錢,如今才知道,原來他們的錢就像紙張一樣,隨便甩上上千上萬張都表示沒壓力的。

“關於冷公主流落在上城的事情,王子有什麼要說的嗎?”

記者依然沒有放過他們,冷然感覺事情進行得差不多了,拉着冷欣的手進到淩氏集團,保鏢隨着他們的進來而擠上來,將記者都擋在了外面。

爲什麼會在淩氏集團大門前公佈呢?因爲冷然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淩氏集團…

也是他將要送給沈靜初的第一個很好的禮物。

關於安城軒的事情,大家都表示特別關心。

除了廣大羣衆的關心之外,還有其他娛樂媒體界不斷的跟緊。事情才發生了半個小時,整個上城都知道了這事,半個小時之後事情已傳到了全球,當然包括遠在韓國的李澤,馬上辦了回國的手續,卻被人擋在了韓國。

“您好,請問是李先生嗎?”這時,有人走上前來,在機場內直接將李澤擋住了。

李澤上下打量着這位女人,只見她長得很漂亮,卻有些眼熟,是素莎莎,她居然在這裏?

“素小姐?”難得在韓國遇到熟人,而且還是素莎莎,這讓李澤很吃驚。但是,他沒有時間與她糾纏下去,上城那邊還有沈多重要的事情等他回去。

如果他沒有趕回去,安城軒會不會有事?一起打拼了好幾年的哥們,現在只有他回去才能與其他人取得聯繫,也可以理清所有事情的關鍵。

_ TTKдN_ c o

“能不能吃我喝杯茶?”素莎莎友好的提出要求。

現在離登機的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李澤看了她一眼,兩個人走向了機場內設的茶館。

“來杯龍井茶。”

“紅茶。”兩個人都點了茶水之後,服務員離開了,素莎莎與李澤面對面的坐着,兩個人平時的接觸來到就少,李澤不知道素莎莎找他,能有什麼事情。小說最全,更新速度最快,請大家記得我們的網站:!如果忘記本站網址,可以百度一下:,即刻呈現!

老鐵!還在找";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有事嗎?”李澤一向不喜歡與女人打交道,其中就是因爲女人是最難纏的動物,麻煩得很。

對於素莎莎,與慕辰夜,何允兩個人的關係都很親密,這是李澤這個圈子內的人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沒有點破。

“你應該也聽說安總裁出事了吧?”開門見山,素莎莎做事也從來不喜歡拖曳,一語就說到了重點。

也是因爲這事情,她纔會來找李澤。

“一會我要回上城。”李澤知道安城軒與素莎莎的並不熟悉,現在顯然素莎莎太過於關心安城軒的事情,讓他倒有些意外。

茶館的人說怪不怪,喝茶的客人,還有服務員,有意無意的往這邊投來奇怪的目光,李澤總感覺身後有人盯着自己,回過頭的時候,大家都是在聊天喝茶,都是在等着一會登機的人。

“你回去,只能對你也不利,不如先回愛爾蘭。”素莎莎放低聲音的對李澤說道,現在李澤回上城,就意味着往警察的槍口上送。

誰不知道李澤是安城軒最得力的助手,如果有人對安城軒不利的話,還會讓李澤活着回去見到安城軒?然後,讓李澤順利的找到有力的證據來救安城軒嗎?

“素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情願愛不再 李澤的神情很凝重,他看了四周的人,這些人都很有可疑,原來自己早就被盯上了。

茶館內放着輕柔的音樂,還有人來來回回的走着拉小提琴,來到李澤的身邊的時候,故意停了下來。

“先生,請問人聽音樂嗎?”拉小提琴的人友好的問道,李澤擡起頭看了來人一眼,他忍不住皺眉。

“不用,謝謝。”不對勁,好象是被人監視了?李澤沒有想到自己這麼粗心大意,因爲一時心急着回上城找安城軒,而忘記了自己在韓國罌粟基地出來後,就一直在被盯上。

拉小提琴的男人走了之後,李澤轉回頭,素莎莎很淡定的在喝茶,她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扣在茶杯上,動作很優雅。

“安城軒在上城,被人軟禁了,與外界斷了聯繫。”素莎莎其他的也不想多說,她知道的也就只有這麼多而已。

李澤聽後不語,兩個人都不再說話。表示彼此都知道在場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是在監視着李澤的一舉一動的。

“你沒事吧?”素莎莎看着李澤捂着頭,一臉的痛苦。

果然,李澤的臉色不太對勁,他捂着頭額頭不斷的冒出冷汗,他拉着素莎莎的手大聲的說着:“我肚子痛,扶我去廁所。”

李澤說這句話的時候,用的是韓文。素莎莎拿出茶水錢放在桌子上,挽着包包扶着李澤往外走去,走了二分鐘後,才見到了廁所。

李澤的眼眸不斷的往後飄,果然在他出來之後,裏面五六個喝茶聊天的人也結賬出來,跟在身後不遠處,好象是在閒聊,但是腳步卻是跟關他與素莎莎的。

“謝謝。”李澤對素莎莎說着,兩個人走進了洗手間內,李澤走進了男廁所內,素莎莎站在門口等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澤還是沒有出來。在外面等待着的男人都有些緊張,時不時的往這邊看來,二十分鐘之後,他們覺得不太對勁,往男洗手間內跑去,卻發現裏面都是空的,有些來客進去,也不是他們想要找的人。

“呵呵。”素莎莎笑着,拿着小包包往外走去,她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陣的腳步聲,知道那些人追來了。

果然,幾秒之後,她被擋了下來。

“剛纔和你在一起的男人呢?”他們說着不太純正的中文,一看就知道應該是韓國的美男子,但是,素莎莎一向對美男子沒有什麼興趣,她現在有事情要去辦/

Views:
2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