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村民們頓時又是搖頭又是嘆息,小八則在偷偷地笑着。

暮然這時,人羣中傳出了一個聲音,高喊道:“我看你們挺般配的啊!你們自己是不是也有意思啊?”

“啊對啊!這麼般配!還擔任護花使者,給不遠幾百裏送回來。這不在一起可惜了呀~”

“要不,你們就嘗試的處一下唄~”

“對!這麼優秀的小夥子,咱家夢妍這麼漂亮,你們嘗試處一下唄~”



村民們紛紛起鬨。

此時蘇夢妍的臉已經徹底紅透了,宛如一顆熟透了的西紅柿,不僅紅而起還泛着害羞的光澤。

“不理你們了!”

蘇夢妍長喊一聲,轉身就衝開人羣衝了出去。

“哈哈,這孩子~”

“女大不中留咯~”

“哈哈哈,想當年我….”

衆人紛紛議論。

“哎?夢妍!”

小八看着蘇夢妍跑遠的背影,怕他出事,連忙追了上去。

蘇夢妍羞紅着臉一路狂奔,小八追着她足足跑了幾百米才追上。這時候兩人早已經跑出村了。

“哎呀,夢妍你跑什麼呢?萬一那小色鬼再來找你怎麼辦?”

小八故意笑着責備的說着。

這時蘇夢妍小嘴一撅,頓時怒了,瞪着眼看着小八,說道:“你還說!不都說因爲你和他們起鬨?!”

說着,蘇夢妍一下子調轉過了頭。

小八見狀,嘿嘿一笑,繞道蘇夢妍面前,看着她說道:“嘿嘿,你別生氣。我也就是和他們鬧着玩玩嘛,不當事,不當事兒,嘿嘿…”

暮然這時,小八笑着的神情突然之間定住了。

因爲在他的不遠方,小八發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小八一時沒有回去去確認,反而閉上了眼,仔細揣摩起了那人的陰陽二氣,辨認起來。

那是一個男人,陽氣偏少,陰氣不多。陰陽失調,靈氣缺損。

“是他!”

小八想着,喃喃的呼出了口。

“什麼?”蘇夢妍疑惑的看着小八。

這時,小八沒有去接蘇夢妍的話茬,猛地擺頭往回看去,將目光緊緊地定格在他身後不遠處的丘陵邊。

他蹲在地上,小八他們遙遙相隔卻居高臨下,隱隱能看見他的頭髮。

小八見狀輕輕一笑,一把抓住了蘇夢妍的手,說道:“嘿嘿,抓好了哈!”

說完,原地一個閃滅就消失在了原地…. 第490章南初,我們會好好的

管家大叔作為當事人都不在意,姜南初也不多管閑事。

拿好曲奇餅乾進入大廳,姜南初沒有將一切放在心上。

大廳內,江安嘗了嘗姜南初做的曲奇餅乾,又是連連叫好,對於這位乾女兒越來越滿意。

如果不是姜南初早早被陸司寒看中,她還真希望南初能夠做她的兒媳婦。

「說起來,你們的婚期訂在二月份,時間有些緊迫。」

「婚紗,婚宴地點,婚戒這些都準備好了嗎?」

「這些都是司寒在做,我並不是很清楚。」

姜南初抓了抓頭髮無奈的說。

其實她提出過一起參與婚禮策劃,但被陸司寒拒絕。

他說,他要給她一場驚喜,給她最轟動的婚禮。

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時間總是過得格外快。

眨眼間,時鐘指向下午四點,姜南初和江安告別後離開。

祝林在門口等待,這時候一輛轎車駛在祝林面前。

從白色轎車上下來一雙黑色高跟鞋。

祝林立刻站在姜南初面前,防備的看著松本葉子。

「姜南初,你的膽子就這麼小,連和我說幾句話都不敢嗎?」

「小姐,千萬不要被她的激將法給騙了。」

「這女人時好時壞,我擔心之前視頻的事情,是她故意泄露,為了博取大家的同情。」

祝林輕聲的說,畢竟在他看來松本葉子的段位遠遠高於姜桐兒與陸薰茵,絕對不好惹。

「祝林,我相信她,我願意和她談談。」

「小姐——」

「讓開。」

祝林只能退到一邊,他覺得南初太善良,心中有些憋屈。

烏雅的遠古時代 「松本葉子,我說過你想通了,我會幫你。」

「想通?」

超品大亨 「姜南初,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我為什麼要想通?」

「你知道議長秘書長,這個位置我花了多少時間和精力,才可以爬上去嗎?」

「這次過來,我是教訓你的!」

松本葉子話音落,猛地一把推向姜南初。

姜南初眸中閃過震驚,險些摔倒在地。

「我和陸司寒青梅竹馬,要不是你,他也不至於不要我!」

「明明議長閣下喜歡的是我,結果你卻認明肅做乾爸,向議長閣下施壓,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就知道搶別人東西吶!」

松本葉子幾乎是破口大罵,將所有不好的辭彙通通往外冒。

「松本葉子,你發什麼瘋,這是明家門口,我不動手打女人,但你要是敢再放肆,信不信我喊人將你打出去!」

「算了,祝林,她瘋瘋癲癲的,我們不要和她計較,趕緊走吧。」

姜南初深深的看了松本葉子一眼,隨後轉身進入車廂內。

「南初小姐,我就說您太善良了,這件事情該告訴先生,讓他好好教訓那個瘋女人。」

汽車平緩的行駛在馬路上,祝林仍舊有些意未平的說。

「松本葉子,沒有我們想的這麼壞,以後別這麼說她。」

姜南初勸說道,她的手緊緊攥著一張紙條。

是松本葉子趁推她的時候,塞過來的。

松本葉子究竟想要和她說什麼呢?

汽車抵達別墅,姜南初回到書房才將紙條拿出來。

【近期注意安全,松本青山似乎盯上你和司寒,具體計劃,我不清楚。】

姜南初看著紙條上面清秀的字跡,心中閃過感動,同時又帶上不安。

松本青山不好對付!

上一回瑞豪酒店的事情,全部出自他的手筆,如果不是松本葉子臨時倒戈,姜南初與陸司寒根本無法反擊。

偏偏這張紙完全沒有依據,只是猜測,根本不能作為呈堂證供將松本青山抓起來。

正想著,陸司寒從門外進來。

他第一時間把姜南初從大班椅拉起來,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檢查一遍。

「我聽祝林說,今天松本葉子找你的麻煩,險些將你推倒,是不是真的?」

「沒有他說的這麼誇張。」

「以後不准你和松本葉子見面,或許她只是不敢對我怎麼樣。」

「對你仍然抱有惡意。」

都市鬼谷醫仙 陸司寒嚴肅的說,他感謝松本葉子出手相救,但如果因此想要欺負他的女人,他絕對不同意!

「從一進來,就一直都是你再說,能不能給我個機會,讓我將事情所有經過慢慢說。」

「事情已經擺在眼前,還有什麼隱情嗎?」

「當然有。」

姜南初將松本葉子塞到她手中的那張紙條,放在陸司寒眼前。

「松本葉子根本不是來找我麻煩的,而是想要傳遞這個訊息。」

「我懷疑她身邊的司機是松本青山派來監視她的。」

「所以松本葉子不敢找你,不敢將事情正大光明的告訴你。」

「她將主意打到我這邊,借著沖我撒潑,暗中遞出紙條。」

陸司寒被突如其來的反擊震驚住。

他接過紙條細看起來,眉頭越皺越深。

「松本青山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也不清楚,絲毫沒有頭緒。」

「這段時間,少出門,我會密切派人盯著他。」

陸司寒眸光幽深道,松本青山留在錦都始終是個隱患。

但偏偏他做事太乾淨,陸司寒暫時還抓不住他的把柄。

「南初,我們會好好的。」

「我們會順利結婚的。」

陸司寒擁住姜南初,在她的耳邊承諾道。

「我一直都相信這個結果,倒是有些擔心松本葉子。」

「也不知道她為什麼一定要留在松本青山身邊,難道是為了養育之恩?」

姜南初心中十分不解,她總感覺松本葉子身上還有秘密,她一定遺漏某個重要的小細節。

時間過的飛快,距離松本葉子傳遞紙條的時間又過去三天。

姜南初這段時間盡量不往外逛,而陸司寒身邊保鏢無數,沈承貼身保護,連蒼蠅都飛不進去。

看似銅牆鐵壁的環境下,姜南初在中午接到一通電話。

「南初小姐,我是魏管家。」

「魏管家?」

「沒錯,明家的管家。」

「哦~管家大叔,你打我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

姜南初不解的詢問道。

「南初小姐,夫人看你三天沒來,很想你,所以吩咐我打電話問問。」

「原來是乾媽想我了,告訴她,我下午就過來,還會帶上她最愛的蛋撻!」

「好,南初小姐稍後見。」 “咻~”

兩人穩穩地落在了那人的背後。

那人鬼鬼祟祟一直在時不時地擡頭偷瞄着小八和蘇夢妍的方向,現在還沒有發現兩人已經消失了。

蘇夢妍看着那人的背影,眉頭緊皺,驚愕的看向小八。

小八見狀嘿嘿一笑,手輕輕地探向了那人的肩膀。

“嗚哇~!”

那人大叫一聲,一個彈跳站了起來,猛地回身。

迷糊公主VS冷傲王子 “你你你你!”

那人驚愕的瞪大着雙眼,臉上每一寸皮膚都在不住地打顫。那人正是連城。

“連城,你在這幹什麼呢?”

蘇夢妍驚愕的問。

“我…我…”

連城背對着土齡連連後退,一下子坐倒在了那上面,驚恐的看着兩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小八嘿嘿一笑,走上前壞笑着抓起了連城的衣領,緊緊地盯着他的眼睛,道:“帥哥,你還真是不死心。本以爲會找不到你了,沒想到你還敢來自投羅網哈~”小八笑着說着。

連城鬢角一粒豆大的汗珠慢慢的流落了下來。

“你,你在說什麼啊?”

連城神色慌張的問。

“呵呵,問什麼?”小八冷哼的笑着,一把將他推了開,罵道:“你特碼敢做不敢承認啊?!”

女神總裁是我老婆 連城噗通一聲躺在了那黃土地上,背後沾染上了一層溼土,然後一點一點的爬了起來。

小八和蘇夢妍兩人肅穆的注視着他,眉頭緊皺,怒氣壓心。

“我….”

連城看着蘇夢妍,話在嘴邊卻說不出口,神色逐漸低迷。

蘇夢妍也在靜靜的看着他,這時她默默地出口了。

“連城,我問你,你有沒有找過什麼巫婆之類的人?”

“啊?!我….”

連城聽到這話,先是一驚然後默默地低下了頭。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