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話我們幾個人都開始吃飯了,吃完飯以後,柳青兒並沒有換衣服,因爲他始終是個姑娘,換不換都一樣,而我和師傅以及柳三爺,還有黃傑在內,我們幾個人都換上了民工的衣服,這樣的話,會顯得更加逼真一點。

換好衣服的時候就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我師傅看着我們幾個人開口說道:“今天晚上都要小心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今天晚上惡鬼會出現。”我師傅的這句話說完以後他看了一眼黃傑繼續說道:“倒是你,你什麼都不會,我和你老柳給你的東西你都還在身上吧?”

“都在呢。”黃傑點點頭說道。

跟着我們幾個人商量好了以後,我們便走出了村子裏,隨後黃傑給我們安排了麪包車,車裏面還有一些刷漆刷牆壁的工具,看來黃傑這次倒是做的準備挺充分的。

跟着車子很快就行駛到了樓下, 那司機回過頭看了一眼黃傑說道:“黃總,我就在外面等你們吧?”

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了一眼黃傑說道:“黃傑,你也在車裏吧,我們幾個人去就行了,你畢竟什麼都不會。”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跟着點點頭沒做任何猶豫的說道:“那行,你們注意安全。”

隨後,我師傅點點頭以後,一下子就拉開了車門,一陣陣的冷風就鑽了進來,我們幾個人跟着就下了車,柳青兒跟在柳三爺的身後,而我是則是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我們幾個人都是蓬頭垢面的樣子,手裏還拿着一些水桶,刷漆的工具什麼的,看起來還真像是那麼回事。

而此時周圍的天色已經是一片漆黑了,還不時的颳着冷風,我跟着我師傅走到了這大樓門口的時候,我師傅當即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看着柳三爺說道:“陰氣很重。”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語氣有些誇張的說道:“何止是陰氣重呢,你看看玻璃。”

我跟着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只見此時那玻璃上都已經起霧了,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跟着“咯噔”了一下子緊跟着嘴裏驚呼道:“這,這是怨氣化型!”

我師傅和柳三爺對視了一眼,衝着我點點頭說道:“不錯,正是怨氣化型。”

桃運神醫在都市 我只見過一次怨氣化型,那就是紅衣女鬼的時候,蔣小紅的死,當時蔣小紅也是滔天的怨氣,而且當時那個公司裏都已經開始死人了,而且也是怨氣化型,化成霧氣,而這次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又讓我碰到了怨氣化型。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驚訝,上一次霧氣化形如果不是我師傅來的早,蔣小紅不知道要殺死多少人呢,而這一次已經死過人了。

越想我此時的內心越是害怕,怨氣達到這種程度的就已經不是小鬼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深呼了口氣。

柳青兒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問道:“這霧氣就是你說的怨氣化型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怨氣化型以後說明,這厲鬼已經很強大了,可以輕鬆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怨氣來害人了,你想想強大不?”

柳青兒聽完以後跟着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這裏會有多少厲鬼呢?”

我跟着聳了聳肩說道:“我也不知道,再說你和我也沒有親眼看見過,誰知道呢。”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接過我的話以後淡笑着說道:“只會多不會少。”說完以後我師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鬍子。

而這個時候我們一行人已經走進了這大樓裏面,此時大樓裏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不過好在我們來的時候拿着手電呢,我師傅跟着打開了手電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三樓有個電閘,你去打開電閘去,這樣用手電照着始終不方便,如果待會出現厲鬼了,咱們拿着手電也不方便。” 306 戴口罩的中年人

我師傅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心裏有些不情願的啊了一句,畢竟三樓是死過人的,我雖然不害怕,但是心裏多少有些牴觸了,而且今天對方十有八九會施法讓這些惡鬼來害我們的。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要不咱們就別開了吧?”

我師傅有些嫌棄的看了我一眼,跟着沒好氣的衝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腳“你這臭小子,怎麼做個事情磨磨唧唧的?趕緊去!”

我跟着尷尬的一摸自己的腦袋便轉身往前走了,每走一步我都特別的小心,因爲此時我不確定這周圍會不會有什麼髒東西,所以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的好,跟着我走到了樓上的時候,感覺樓上的陰氣比樓下還要重傷許多。

跟着我剛剛走到了三樓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鼻子上好像滴落了什麼東西一樣,跟着我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發現一股溼乎乎的感覺,我拿着手電照了一下,發現是水,沒有想到這裏的陰氣已經重到了如此的程度,到底是什麼人在施法。

爲什麼會施法的如此自如,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了一眼這黑漆漆的周圍,此時樓道一片黑,什麼都看不見,我跟着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幾步,還是可以聽到滴答滴答的聲音,也就是水的聲音,我走到了電閘箱的時候,跟着拿着手電照着電閘箱,跟着打開了電閘箱,找到了上面的開棺,輕輕的往上推了一下子,很快,樓道里所有的燈都亮了起來。

看到這周圍亮起來以後,我心裏多了一些安全感,隨後亮起來以後我便把手裏的手電關掉了,我看了一眼這四周以後並沒有看見任何的異樣,於是我便衝着樓道的盡頭走去了,因爲樓梯在那邊。

我一邊往前走一邊打量着這四周,走到了樓梯口的時候,我便下了樓,到了樓下以後,我師傅他們幾個人看見我過來了以後,跟着開口問道:“樓上可有什麼發現嗎?”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但是樓上的陰氣好像比樓下還要重一些。”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說道:“應該的,想來有人在這裏佈置了什麼東西。”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柳三爺問道:“你現在能看出來點什麼嗎?”

“目前看不出來,咱們繼續往前走走吧。”柳三爺開口說道。

說着話我們幾個人便繼續往前走了,走到了樓道口的時候,我師傅看着這周圍的燈光正準備上樓的時候,只聽見滋滋的聲音,突然一下子,整個樓道的燈全部在這個時候統一熄滅了。

周圍一下就徹底的黑了下來,我甚至能感覺到此時周圍的溫度都已經下降了好幾度,我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已經把手電打開了,他回過頭看着我們幾個人嚴肅的說道:“怕是有髒東西要來了。”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以後,率先從自己的口袋裏將符紙摸索了出來,我師傅也把自己的剪紙拿了出來,我看着我師傅他們的動作,當即準備拿出來自己口袋裏的剪紙的時候,我師傅突然看着我說道:“你們不用動手了,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壓低了聲音對着我說道:“這裏會有人在,如果想要操控這些惡鬼不能走的太遠,所以這附近一定有人,你和柳青兒只需要盯着就行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明白了,師傅。”

柳青兒也衝着我師傅點頭說道:“好的,邱爺。”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了,從樓道的另一側出現了許許多多的黑影,這些黑影非常的多,密密麻麻的樣子,雖然離得很遠,但是我能感覺出來,他們在衝着我們這邊靠近,嘴裏不時發出低沉的嘶吼聲。

想來這些都是惡鬼,只是從哪裏來的這麼多的惡鬼,這些惡鬼到底是從何而來,爲什麼會全部聚集在這裏,是誰人在操控呢?

我心裏此時充滿了疑慮,但是此時也不是說話的時候,果然,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那些惡鬼衝着我們靠近的時候,看了我一眼,命令道:“你和青兒從另一頭走,去門口,守着,待會一定會有人出來的。”

我聽到這以後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師傅,我明白了!”

隨後我師傅他們衝着那羣惡鬼就走了過去,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咱們去門口守着吧!” 錦姝緣 307 得罪了什麼人

那符紙如同有了靈性一般,全部飄蕩在了他的眼前,一共五張符紙,這五張符紙閃爍着黃色的光芒,但是看着這閃爍的光芒,我感覺這個符紙怕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甚至這符紙現在都透着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

就在這個時候那帶着口罩的人看着我笑了一下“這就送你去死吧!”嘴裏異常惡毒的說道。

這句剛剛說完,那幾張符紙,紛紛衝着我飛了過來,等我反應過來想要躲避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晚了,那符紙的速度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到了我的身邊,速度可謂是非常的快。

就當我以爲我自己要完蛋的時候,突然一股力量抓住了我的衣服,猛地將我拽到了後面,而就在這個時候發出“砰砰砰”的幾聲巨響,眼前頓時一片白霧。

我這個時候回過頭一看,居然是我師傅,好在我師傅來的早,將我拉到了後面,不然那些符紙炸在我的身上,怕是不死也得重傷了,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感激的看了我師傅一眼。

柳三爺跟着開口說道:“好在我和你師傅配合的比較默契,不然我剛剛符紙晚扔那麼一秒,你和你師傅這次就都得重傷了。”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原來剛剛柳三爺用自己的符紙阻止了他的符紙碰撞過來,而我師傅當時卻顧不得扔剪紙了,只能先將我的小命給救下,而這個時候那白霧已經散去了。

當我回過神看去的時候,卻發現剛剛那個戴口罩的人在就已經消失不見了,怕是早就已經跑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嘆了口氣說道:“師傅,還是讓他跑了。”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笑了一下,摸着自己的鬍子淡淡的說道:“這不怪你,看剛剛那人扔出來五張符紙的手法,就足以說明他的道法在你和青兒之上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咱們回去吧!”

我聽到這的時候當即愣了一下,我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問道:“師傅,三爺,難道不去追他了嗎?”

“追?你怎麼追?只怕那人早就已經跑沒影了。”我師傅說道。

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那咱們就這麼回去了?”

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既然知道是人爲的,想要抓出來就容易多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擡手點了一支菸深深的吸了口煙。

我師傅跟着也點了一支菸,看着我們說道:“現在的任務就是去看看你黃叔叔那邊是個什麼情況了。”

我跟着在心裏嘆了口氣,眼前也只能如此了,但是讓剛剛那傢伙跑了,我心裏屬實是有些不甘心,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說道:“還不走,打算在這過夜呢?”

我跟着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

邊上的柳青兒跟着“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很快,我們幾個人就往回走了,一邊走我一邊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問道:“師傅,那大樓裏的惡鬼你們解決了嗎?”

異能者收集手冊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那些惡鬼已經解決了,但是說來也很好奇,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惡鬼,而且這些惡鬼明顯生前都是惡人。”

柳三爺也在一旁點點頭說道:“所以死了以後纔會更加的兇惡,看來這人不簡單,明顯是故意找的惡鬼,也不知道這人和黃傑到底有着什麼深仇大恨。”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摸着自己的鬍子一邊思索着一邊說道:“總之這人必須找出來,而且他身後有這麼一個邪道士,始終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師傅在一邊跟着點點頭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現在如果想找出來這個人也好辦,那就從司機小王那裏下手應該沒問題,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就是司機小王高密的,不然那個邪道士今天晚上不會如此的措手不及的。”

我不得不說,我師傅的這個辦法確實不錯,這樣一下子就引出來了背後之人,還可以確定了內鬼是誰,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佩服的看了一眼我師傅。

跟着我們走到了麪包車旁的時候,黃傑和司機都已經坐在車裏面睡着了,我跟着走上前去敲了敲車窗以後,很快,車門就被拉開了。

異界最強神棍 黃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我們說道:“先上來吧,外面冷。”

我們幾個人跟着點點頭以後就坐進了麪包車裏,黃傑看着我師傅他們的狼狽樣子以後跟着開口問道:“看來你們是真的碰到什麼髒東西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看了一眼坐在他旁邊的司機以後跟着開口說道:“現在先別說這些了,至於今天的事情,回到了家裏再說吧。”

黃傑自然也明白我師傅的用意,畢竟這些事情還是知道的人少一點爲好的,於是黃傑看着司機開口說道:“開車吧,送我們回家。”

那司機跟着點點頭以後,說道:“好的,黃總。”

說罷,司機腳下一踩油門,車子很快就行駛了出去,大概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們到了家裏,我此時都已經有些犯困了。

到了地方以後,我們都下了車,黃傑此時看着比我們有精神多了,走進客廳以後,黃傑隨手打開了客廳的照明燈,頓時整個客廳都亮堂了,黃傑坐在沙發上看着我們幾個人問道:“晚上是怎麼回事?”

我師傅看了一眼柳三爺以後說道:“你說,我還是我說?”

柳三爺聳了聳肩說道:“還是你說吧。”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一臉正色的看着黃傑說道:“老黃,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那人不想讓你做這個工程,這是現在可以確定的事情,而且晚上的時候小貴在外面守着的時候也確實碰到了一個邪道士,那邪道士帶着口罩,具體樣子沒有認出來,但是現在還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你那個司機小王是內鬼,而且那邪道士在你這裏放置的全是惡鬼,說白了,就是非常兇悍的惡鬼,專門要人命的惡鬼,不過我和老柳已經解決的七七八八了,但是想完全解決這個事情還要把那個邪道士找出來,只有找出來那個邪道士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不置可否的說道:“你們說的是真的假的?我這些年做生意一直都小心謹慎,很少得罪人的,雖然做生意會得罪人,但是我黃傑做人卻從來都是做人留一線,不會把人逼的太死的。”

我師傅和柳三爺對視了一眼,跟着兩個人琢磨了一陣以後看着我們說道:“小貴,你和青兒有沒有什麼意見?”

柳青兒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什麼意見,但是我覺得咱們可以先把司機小王抓出來,逼迫他說出來他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我跟着在一旁苦笑了一下“那個邪道士既然已經跑了,就怕司機小王此時也已經準備跑路了。”

我的這句話說完以後,黃傑彷彿想起來了什麼一樣,他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看着我們說道:“我這纔想起來,小王跑不了,我今天早上的時候就已經找人開始盯着他了,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會立刻通知我的。”黃傑這句話說完以後跟着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看着我們說道:“可是,這到底是誰在害我呢?”

“誰最不想讓你的工程完工,或者你的競爭對手到底是誰,你自己仔細想想吧。”我師傅淡淡的說完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着我們說道:“行了,今天就先到這吧,折騰了一晚上,現在時間也不早了,都早點去休息吧。”

黃傑坐在那裏眉頭緊鎖的樣子,彷彿在思索着什麼一樣,其實壓力最大的應該就是黃傑,工程不能如期動工,對於他而言都是損失,而眼前看來,這損失不單單是普通的損失,而是有人在故意給自己使壞,所以黃傑此時心裏肯定也特別鬱悶了。

而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黃傑突然開口說道:“黃叔叔,你也早點休息吧,別在想了,明天把司機小王找來就可以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黃傑跟着嘆了口氣,看着我們苦笑了一下“實不相瞞,我身邊沒有出現過這種人呢,這算背叛嗎?”

我跟着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了,畢竟司機小王這麼做怕是有自己的原因,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黃傑安慰道:“黃叔叔,別想太多了,早點休息吧。”

“行,你們先去睡覺吧,我自己在這鬱悶會就好了,你們不用管我的。”黃傑說道。

跟着柳青兒點點頭以後,一把就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拽走了,我這個時候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嘴裏忍不住嘟囔了幾句“你到底是不是個女的啊,這麼大的力氣。”

柳青兒白了我一眼之後沒好氣的說道:“你怎麼一點眼力勁都沒有呢?你沒看到黃叔叔現在挺鬱悶的嗎?”

我跟着白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就你有眼力勁。”說着話我便扶着樓梯的欄杆上了樓,隨後,到了樓上以後我便進到了樓上的房間裏面。 308 師傅的責罵

柳青兒這個時候也跟着走了進來,打着哈欠看着我說道:“我要看會電視劇在睡覺。”

我想了一下,她願意看就看唄,於是我看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你看是可以的,但是你要小點聲音,我要睡覺。”

“行了,知道了,就你廢話多。”柳青兒白了我一眼坐在了沙發上。

我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的無奈以後,我便去洗漱去了,洗完臉以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進了房間以後,我先打坐了半個多小時以後,感覺有些睏意了便躺在了牀上。

誰知道我剛剛躺下腦子裏就想到了今天白天的事情,那個照片裏的女人,爲什麼我會感覺那麼熟悉呢,而且我隱隱之中感覺我跟那個小慧是不是在什麼地方見過呢?

她的長髮,她的那雙大眼睛,總感覺是在哪裏見過,但是卻又想不起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想着想着又不禁想到了那個帶着口罩的男人,我總感覺這個男人不太簡單,雖然是個邪道士,但是他的道法絕對在我之上,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成長起來,雖然有人說我天賦高,但是我卻始終沒有感覺出來自己的天賦到底高在了哪裏。

或許現在的我還是太小了吧,想到這以後我跟着蓋上了自己的被子,閉上了眼睛。

到了早晨的時候,我醒過來的時候大概已經是八點多鐘了,我看了一眼房間的鐘表以後便起身了,穿上自己的衣服去洗漱了。

正在刷牙洗臉的時候,柳青兒也走了過來,一臉惺忪的睡意,看樣子也是剛睡醒,我看了她一眼說道:“你精神狀態怎麼這麼差勁呢?”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打開了水管看着我說道:“這幾天太過勞累了,昨天看電視劇看到了四點多我才睡覺,精神狀態能好起來纔怪呢。”說到最後的時候柳青兒衝着我翻了個白眼。

我跟着拿起來毛巾擦了擦臉,看着她說道:“估計今天沒什麼事情了,你多注意休息吧,晚上別在熬夜看電視劇了。”

“我知道了。”柳青兒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便回了房間裏,猶豫昨天晚上和那個邪道士的戰鬥,我身上的衣服也都髒了,我只好重新找了兩件乾淨的衣服換上了。

換好了衣服以後我就下了樓,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正在那裏坐着呢,我跟着走了過去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黃叔叔呢?”

“你黃叔叔今天一大早就出門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問道:“倒是你小子,這幾日我沒有叮囑你,你有沒有按時打坐?”

我師傅這麼一說,我在仔細一想,最近好像很少打坐了,一般都是什麼時候想起來什麼時候打坐,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撓了撓頭看着我師傅說道:“馬馬虎虎吧。”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嘴裏沒好氣的說道:“你最好是給我勤快點,如果你不勤快,我會想辦法讓你勤快點的。”

我一聽我師傅這個充滿威脅的口氣,趕忙開口說道:“別別別,師傅,我知道了,我這些日子肯定要勤快點。”

我師傅這個時候深呼了口氣,看得出來我師傅有些生氣了,他看着我繼續問道:“我給你的那本古籍,你有沒有看?”

我這個時候纔想起來,那古籍早就被我扔到了一旁了,這些日子好像連翻都沒有翻過,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忘了看了。”

我師傅當即就站了起來,嘴裏氣呼呼的對着我說道:“姜小貴,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是嗎?”說着話我師傅的聲音大了起來“我說讓你什麼時候看的?你這些日子都去做什麼去了啊?昂?”

我師傅不知道爲什麼,今天突然發了這麼大的脾氣,我心裏感覺有些怪怪的,但是嘴上卻又不好反駁什麼,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知道了,我會用心的。”

“用心,用心,用心,你什麼時候真正的用過心?”我師傅說完以後氣呼呼的看着我“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不用心了,學會開始敷衍我了。” 309 歹毒的趙有爲

緊跟着我師傅回過頭瞅着柳三爺嘴裏沒好氣的罵道:“我要是狗耳朵,那你就是狗鼻子。”

我聽到我師傅這句話的時候當即就想笑了,我師傅這不是變相承認了自己是狗嗎?

而柳三爺也不服輸的看着我師傅說道:“你是不是又想單挑了?”

我師傅跟着就開始擼起來自己的衣袖瞅着柳三爺說道:“咋的,真當我怕你了是不?”說着話我師傅衝着柳三爺就走了過去。

我一看這架勢,趕忙攔住了我師傅,笑着說道:“那啥,師傅趕緊吃飯吧,這都快九點了,再不吃飯咱們就該吃午飯了。”

而柳青兒也攔住了柳三爺,跟着在一旁說道:“師傅,趕緊吃飯吧,別在掐了。”

這個時候我師傅看了一眼柳三爺,沒好氣的甩了甩衣袖,跟着走進了用餐廳,而我師傅走進去以後柳三爺也跟着走了進去,這個時候大家纔算平靜了。

但是我心裏還是有些鬱悶的,畢竟這大早上的就被我師傅罵了一通,心裏能舒服纔怪呢,不過我想想,按照我對我師傅的瞭解,他平時不會發這麼大的脾氣的,也不知道最近這是怎麼了,我總感覺我師傅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我呢。

隨後我們正在吃早飯的時候,黃傑就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到了用餐廳以後,他看了一眼劉阿姨說道:“劉媽,給我來碗粥,餓死我了,這一大早的折騰了一早上。”

而黃傑走進來以後,身後還跟着兩個大漢,這兩個大漢前面還站着一個人,正是司機小王,我師傅看了一眼黃傑問道:“你這一大早匆匆忙忙的就出去了,是爲了抓人?”

黃傑跟着點點頭以後,點了一支菸,抽了口煙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是啊,早上接到電話說他要跑路了,我這才親自去了機場把他抓了回來。”

黃傑這句說完以後,劉阿姨端着粥放在了黃傑的面前,黃傑喝了口粥以後,從桌子上拿起來一個包子吃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司機小王, 此時小王一臉鬱悶的樣子,想來是他也知道自己暴露了,所以想跑卻沒有想到黃傑早就已經找人看着自己了。

我在心裏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如果不是因爲這個司機小王,也許王釗還不會死呢,對於小王這種人我心裏提不起來一點的憐憫之心。

而黃傑一邊吃着包子一邊看着那幾個大漢說道:“你們該幹啥幹啥去吧。”

“黃總,不用看着他了嗎?”其中一個大漢開口說道。

黃傑跟着點點頭,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我們這麼多人呢,院子裏還有人,不用擔心的,你們也忙活了一早上,去廚房弄點吃的去吧,我要問小王點事情。”

那幾個大漢當即就明白了黃傑的意思,也都是有眼力勁的人,他們聽到黃傑的話以後,點點頭便轉身往出走了。

此時這個用餐廳裏就剩下了我們幾個人還有那個司機小王,黃傑看了一眼站在身後的劉阿姨,跟着開口說道:“劉媽,給他也來碗粥,另外在拿幾個包子過來。”

劉媽跟着點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而這個時候黃傑看着那個司機小王開口說道:“小王,坐吧,一起吃點飯。”

誰知道黃傑的這句剛剛說完,那個司機小王一下子就慌了神,“噗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他一臉害怕的樣子看着黃傑嘴裏趕忙求饒道:“黃總,求求您別殺我啊,您放過我吧,我也是一時被錢迷了心的人,我不是故意的。”

黃傑跟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看着小王開口說道:“你見我殺過人嗎?”

司機小王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當即木訥的搖了搖頭說道:“沒。”

“那誰給你說我要殺你了?”黃傑吃着包子看着小王漫不經心的說道。

此時換到小王呆住了,他跟着有些害怕的看着黃傑弱弱的問道:“黃總,您不是爲了讓我吃完最後一頓飯之後就讓我上路的嗎?”

此時小王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們幾個人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看來這個小王實在是太害怕,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王哥,你不用害怕,我們不會殺你的。”

黃傑也跟着點點頭說道:“小貴說的不錯,我是個生意人,怎麼會殺你呢?”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這個社會是有法律的,殺了你我也要負法律責任的,所以你放心吧,我是不會殺你的。”

而這個時候小王還是有些不死心的看着黃傑問道:“黃總,那您爲什麼要讓我吃飯啊?”

黃傑跟着無奈的說道:“讓你吃飯,是因爲我覺得你這一大早晨的光忙着跑路了,肯定也沒吃飯呢,一起吃點飯,你放心,我的飯菜裏是沒有毒的。”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