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落在秦穆然的眼中,他越發的欣賞。一個孝順的人,不是嘴上說說的,而是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夠體現,雖然白羽嘴上沒說什麼,但是他用他的實際行動表明了,他對於陪伴著自己長大的姑姑送給自己的東西很是珍愛,他很重視這份親情!

一個重視親情的,骨子裡就是一個好的人,更何況他天生冷漠,本就不容易表達情感,但是這卻是一顆濃濃的赤子之心!

「好了!開始吧!」

少見的,白羽臉上浮現了一抹微笑,只不過這個微笑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又是冷冰冰的面容。

「出手吧!」

秦穆然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頓時便是右腳稍微向後退了一小步。

「來了!」

白羽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身上的氣勢驟然爆發而出,整個人有如洪荒猛獸一般,一招,便是帶著雷霆萬鈞之勢。

在他的心中,秦穆然同樣也是個危險的人物,所以他不會手下留情。

「好樣的!」

秦穆然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同時他也動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秦穆然一步踏出,便是瞬間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虛影,同時連續數道虛影跟在他的身後,迎了上來。

「摧心掌!」

白羽大吼一聲,掌力更加的澎湃,而這個時候,秦穆然也是來到了近前,一掌沒有任何猶豫地對了上去。

「啪!」

空氣爆響傳來,強大的掌力,將兩個人都深深地震退了幾步,暫時分離,但是相衝擊的氣浪卻是一層一層地擴散出去,哪怕是保安部等人站在五米之外,依舊感受到了迎面而來的氣浪,雖然沒有威力了,但是風還是很大的!

白羽和秦穆然一擊對上,兩個人的眼中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白羽剛剛一掌已經是用盡全力了,但是他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能夠硬生生地接下自己的一掌,同時還能夠將自己給震退。

秦穆然則是沒有想到,白羽如此消瘦的身材之下,竟然蘊藏著如此巨大的力量,雖然剛剛他有所保留,可是一掌之中所攜帶的力道也是不小,一般的一流高手在那一掌之下,絕對會被震飛出去,可是白羽卻只是後退了幾步!

一瞬間,秦穆然覺得自己低估了白羽的真正實力,他的實力至少要在一流高手中等的位置,甚至還要高。

白羽一直沉寂的眼中,突然間,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多久了他沒有這麼有戰勝的慾望了,勝利多了他也就冷漠了,但是今天他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了,能跟他走上幾個回合的高手,只是眼前的秦穆然能夠撐住幾個回合就不得而知了,但願,他不要讓自己失望,一方面為了自己能夠戰勝他加入保安部,另一方面,他不想自己剛剛激起的戰鬥慾望就這麼快的結束! 這麼想着,我的情緒就有點失控了,自從在山上跟楚研打過照面以後,我就明白了,第一次住在楚珂別墅中,半夜看到的就是楚研,頻繁出現在我夢裏的人也是楚研,我魂魄被大仙勾走,幸災樂禍的人還是楚研!

而那次楚珂的震怒,也是因爲我拿了鄭恆的符紙,導致傷了楚研,所以才恨不得殺了我!

我本來就不喜歡楚研,現在故意不去提起她,不想跟他起衝突,也是爲了楚珂,對楚珂幾次險些喪病的搭救,我心裏除了歡喜以外,還是有點愧疚心疼的成分在的,所以不忍心讓他爲難。

但是楚研明顯是不會善感罷休的,現在這個樣子,居然像是不弄死我就誓不罷休的一樣!

一想到這兒,我就忍不住的驚恐起來,楚珂當初爲了楚研不顧一切的瞞着我,甚至還打了我一巴掌,但是楚研現在一心想要我的命,依着楚珂寵她的性子,肯定是不會責怪的,但只要我動了楚研,恐怕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忍不住自嘲一笑,楚珂縱然是喜歡我,但是在他心目中,我卻還是不及楚研十分之一的。

我垂下眸子,輕輕推開楚珂,然後仰着腦袋看着他,淡淡的問道,“這件事,是楚研做的?”

楚珂的臉上有一瞬間的驚慌,繼而鎮定下來,擡起手按了按眉心,有點疲憊的道,“小妍年齡小,任性了點兒,但也只是孩子心性,並沒有壞心的,你讓着她點兒。”

聽了楚珂的話,我只覺得一顆心漸漸變得冰涼,渾身也都冒着冷氣,忍不住後退兩步,就那麼直直的看着他的眼,楚珂今天28了,楚研也就比他小上4歲,也就是說,今天24,比我還大了一歲,年紀小? 都市之異種降臨 真是可笑!

現在都這樣了,還叫我讓着她,是不是要叫我的讓楚研給弄死了以後,還要讓着她,僅僅因爲一個任性,就可以隨便置人於死地了!?

趙雅芝是被她害死的,是不是我以後,也要被她害死!

我瞪着雙眼緊緊的盯着楚珂,只覺得他就好像是變得我都不認識了一樣。

楚珂臉色沉了沉,想拉我的手,卻被我使勁打開,忍不住又往後退了兩步,尖叫道,“你別碰我!”

“冉茴,你冷靜點兒。小妍她知道錯了,我以後會看住她,絕對不會讓她再傷害你半分的。”楚珂目光沉沉的落在我的臉上,像是解釋,又像是在壓抑着什麼。

不知道爲什麼,我腦袋裏面突然就浮現出趙雅芝蠶絲的樣子,眼淚驀的一下就涌了出來,崩潰的衝着楚珂大吼,“知道錯了?趙雅芝死的事情她知道錯了嗎?沒有!趙雅芝死了以後,她還想要我的命,如果不是鄭恆,現在死的不光是趙雅芝,就連我也喪病在你這個任性的妹妹手中了!”自打我一進別墅,楚研就已經記恨上了我,現在恐怕更是恨不得立刻就殺了我了。

看着楚珂緊抿着脣不悅的樣子,我冷冷一笑,“如果早知道是現在這個樣兒,我那天就應該讓鄭恆早點兒了結了她,也算是給趙雅芝報仇了!”憑什麼她楚研死了以後還活的這麼痛快,想殺誰,就殺誰,而雅芝卻死的那麼慘!?

楚珂聽了我的話,臉色頓時陰沉如水,狹長的眸子陡然一眯,揚起胳膊厲喝道,“你說什麼?”

我看着他的架勢,就像是跟那天在山上打我的場景一模一樣,我不過是說了兩句,就已經氣成這個樣子,但是楚研現在已經是時時刻刻都想要我的命了,也沒見他多麼緊張,還勸我原諒他,我一顆心就像是在冷水裏面泡着一樣,冷的發疼。

“打啊,你他媽的倒是打啊!”我湊到楚珂面前,衝着他厲聲道,“左右已經打過一次了,還怕有第二次嗎?”看着楚珂震怒的臉,我真恨不得從來就沒有認識過他,突然就想起孟宣臨走之前說的話,心裏升起一股嘲諷,我本來就應該是孤家寡人,本來就不應該牽掛別人,更不能讓別人牽掛的,現在卻還是癡心妄想。

爸媽,孟宣,還有趙雅芝,全都是因爲我而死的,他們說的沒錯,我就是個掃把星!

楚珂狠狠的閉了閉雙眼,用力垂下雙手,看起來竟像是十分疲憊的樣子,半晌後才失望的道,“你累了,先去休息吧。”

我譏諷的看着他,“楚珂,我想了想,咱們確實不適合在一塊兒,我他媽的是個人,我累了,不愛陪你玩兒了!”我欠了楚珂的命,大不了以後等他有危險的時候,再還回來就好了。

以身相許這種蠢得沒邊兒的事兒,有一次就行了,何必把整顆心搭進去,難受的也是自個。如果跟他在一起,還要顧及到他那個有神經病的妹妹,老孃還不如換個人呢!

楚珂聽了我的話,臉色頓時一變,憤怒的盯着我說,“你再說一遍!”

錯了錯了 我冷眼看了他一眼,他雙眼發紅,薄脣緊抿,這是盛怒的前兆,以前見了他這樣兒,我還挺膽小的,但是這時候也不怕了,大不了他再給我一巴掌,我記着他的情不還手,以後一拍兩散就是了。

冷笑一聲,“耳朵聾了?”也不去管他氣的發青的臉,我側過身子越過他,心裏想着反正好多東西還在咖啡廳呢,也用不着搬來搬去的麻煩。

楚珂見我真的要走,三兩步衝上來使勁甩上門,響聲震天,好像整棟別墅都顫了一顫似的,可見他到底用了多大力氣。

垂眼看了下他垂在兩側,緊握成拳的手,因爲用力太大,手背上的青筋都好像快要迸出來一樣,乍一看竟是有點可怖。

我扯了扯嘴角,知道他今天是不想讓我走了,索性看着他的臉,一字一頓的說,“你不想讓我走?”見他目光陰鬱,看着我並不吭聲,就繼續道,“反正我現在什麼都不怕了,橫豎一個親人都沒了,孤家寡人一個,我也受不了氣,既然楚研她想殺我,那我也肯定饒不了她。”

我頓了頓,說,“你也別這麼看着我,我自己是沒什麼本事,傷不了她,更動不了你,可你別忘了,我還有個師父呢,可比我能耐多了,他既然能逮着楚研一次,就能抓住她第二次,你要是非讓我在這兒住着,準保你出去一次,回來就看見楚研沒命了。”

這些話說出來,就好像心底的一個大石頭突然被挪開了一樣,痛快的不得了!說的也是,我又怕楚研什麼?反正就一條爛命,想拿去就拿去,大不了拽着她一起死了算了,也給趙雅芝報了仇,出一口惡氣!

至於楚珂,我冷笑一聲,根本就值不當的讓我爲了他看別人的臉色。

楚珂氣的瞳孔瞪大,指着我憤怒的吼,“滾,你給我滾!”說着就用大力打開了門,我連猶豫都沒猶豫,直接就出了門。

我知道楚研在他心裏是最重的,所以只要我拿楚研說事兒,他不可能會不讓我走,雖然賭對了,但是心裏卻更加悲涼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看,發現楚珂正倚在門口,也沒有看到,反而是垂着腦袋看着地板,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雖然低着頭,但還是能看到,他的臉白的嚇人。

看着他落寞的樣子,我忍不住心臟狠狠疼了一下,然後忍不住在心裏對自己嘲諷道,真沒出息!現在還在瞎惦記什麼呢?

關上門,纔敢仰起腦袋,把快要流出來的眼淚逼了進去,接着就聽見裏面傳來砰砰乓乓的巨響聲,像是楚珂盛怒之下,踹倒了什麼,又像是推翻了什麼東西。

擦了擦眼,我也不再想他。看着外面的馬路,我一時之間就上了愁,該去哪裏呢?鄭恆那邊兒,眼下最好還是別去了,省的尷尬。

鞏辰?他跟楚珂是一夥兒的,張口表哥閉口表哥的,去了也是心煩。

想了一整圈,才發現自己臉色落腳的地兒都沒有,心裏就有點荒涼了,還真是孤家寡人了。

正上愁呢,就發現來電話了,我心裏想着如果是楚珂打過來的,我寧願把扔了也不接,單低頭一看才知道是自作多情了,這會兒給我打電話的人,居然是凌歡。

忍不住笑了笑,凌歡這個電話來的還真是時候,正愁沒人呢,趕緊接了電話,聽凌歡說要找我,索性看了看四周,也沒有能打的車,就讓凌歡來這兒了。

我也不願意在楚珂門口待着,就一路往前走着,等着跟凌歡碰頭,凌歡剛剛去咖啡廳找我,撲了個空纔給我打電話,這會兒來的倒是也快,停到我身側,有點遲疑的問道,“你怎麼臉色不太對勁?”

我拉開副駕駛上了車,倚在座椅上,閉了閉眼,也不答話,只說讓凌歡快點開車,誰知道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楚珂就已經追了上來,在旁邊狂拍車門。 秦穆然和白羽兩個人站在擂台上面,目光彼此注視著,兩人在剛剛一擊后,都沒有再次主動發起進攻,似乎在蓄勢待發。

「沒想到你竟然是個高手!」

白羽臉上浮現出一抹慎重,看著秦穆然說道。

「彼此彼此!」

秦穆然微微一笑道。

「那下面就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厲害了!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白羽話音剛落,雙瞳便是猛然一緊,雖然一步踏出,這一步看起來很是輕,但是速度卻是快到了極致。

「翩若驚鴻掌!」

白羽整個人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就在保安部的眾人看不清楚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秦穆然的近前,這一刻,他決定主動出擊,擊敗秦穆然。

「招式不錯,就是速度還是太慢了!」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同時一拳猛然朝著一處空白處打了過去,所有人都不解為什麼秦穆然要朝著空白的地方打的時候,白羽的臉色卻是一變,因為他的下一步便是會出現在了那裡,只是他不知道,秦穆然竟然厲害到能夠看穿自己的下一步!

這根本不可能!這種技術,除了武道宗師,根本不會具備,而秦穆然,根本不可能是武道宗師,他太年輕了!武道宗師非一朝一夕能夠成為的,當今的武道宗師也是屈指可數,無一不是白髮蒼蒼的老頭。

只是,白羽失算了,秦穆然就是他最不能夠相信的武道宗師境界,而且還是巔峰的存在,在白羽的腦海之中的那幾個老頭,根本就不是秦穆然的一招之敵!

「嘭!」

白羽迅速收掌,雙臂交叉,格擋於胸前,想藉此來抵擋住秦穆然的一拳。只是,他太小看秦穆然了!

緋聞天后:王牌總裁慢慢來 秦穆然不僅速度快,同時他的力量也可以用變態來形容。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力降十會」等在秦穆然的身上都體現的淋漓盡致。

秦穆然的一拳,轟擊在了白羽的雙臂上面,頓時,強大的拳勁便是將其給擊飛了出去。

白羽一腳向後踏出,落在擂台的鋼板上面,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鞋子在鋼板上面蹭了大概有幾步,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但是他的雙臂,卻是傳來隱隱的疼痛。

白羽看著秦穆然,眼中露出了驚駭,自己的身體能夠承受的力道有多重,他心裡還是有數的,但是秦穆然剛剛的一拳,卻是直接讓他的雙臂險些斷裂,這種力量,匪夷所思。

「你是一流高手巔峰!」

白羽盯著他,震驚地問道。

「呵呵…」

秦穆然微微一笑不多言語,今天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將白羽收入麾下,要是有了這麼一個一流高手的存在震懾,康參集團保安部的實力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陸傾城在公司的安全幾乎就不用自己操心了!

「結束了吧?現在該我了!」

秦穆然一笑,便是主動進攻了起來,處於對白羽的尊重,秦穆然也是一上來便是用了自己所擅長的武功。

「八極,貼山靠!」

秦穆然來到白羽的近前,瞬間整個人便是爆發出強大的氣勢,驚的白羽心臟一跳,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縱身一躍,便是向著一側躲閃而去。

醫者爲王 秦穆然的反應很快,當白羽向一側躍去的時候,他便是穩住了身形,同時一腳橫掃而去,踢向白羽的腳。

「嘭!」

白羽心驚,一手撐地,同時雙腳有如兔子搏鷹一般,齊齊踢向了秦穆然的腳。

兩腳相碰,雙雙再次分開。

台上打的火熱,台下保安部的人也看得很是熱鬧。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看到這麼精彩的打鬥,若不是他們知道秦穆然和這個白羽是動真格的,恐怕其他的人一定會認為現在這裡在拍著一步武打戲呢!

「釘子,你說咱們部長能贏嗎?」

一個和丁自苦關係不錯的保安部保安拱了拱看的入迷的丁自苦,問道。

「那必須的,我然哥無敵!」

丁自苦極其崇拜秦穆然地說道。

「釘子,雖然我也想咱們部長贏,可是那傢伙好像也不是什麼善茬子,你剛剛是不在,這傢伙一腳下去,可是疼的感覺全身骨頭都碎了一樣。」

說到這裡,那名保安還不忘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很疼嗎?」

丁自苦看著那人,問道。

「要不你自己上去試試?」

那人白了丁自苦一眼,玩笑道。

一想到剛剛白羽與秦穆然兩人的交鋒,丁自苦就忍不住的全身打起了冷顫,秦穆然那麼恐怖才和白羽打了個平手,這要是自己,簡直就更甩著玩一樣的,還是算了吧。

「不了,就我這個身板,上去都不夠人玩的。」

丁自苦連連搖頭道。

「人家那身板好像和你差不多啊!」

那名保安開玩笑地說道。

「我說老萬,你是故意的吧,你是不是就想我跟你們都挨一下啊!我又不傻,我才不去呢!你看著吧,一會兒然哥就會打爆他的!」

「這個傢伙這麼無恥,竟然拿武器了!」

老萬說話間,眾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擂台之上。

此時,白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背在背後的那塊被灰色的布遮掩的東西拿了下來,當灰色的遮布拿開,竟然是一把古樸的長劍。

劍長三尺,上有劍鞘。

「原本我是不想出劍的,但是現在我不得不出了!」

白羽看著秦穆然,眼睛之中是濃濃的戰意!

長劍出鞘,一道寒光剎那間爆發在擂台之上,一股冰涼的寒意從劍身傳來。

那把長劍,通體銀亮,寒光閃爍,在鋒利的刃鞘上面劃過,光是遠遠觀看,便是覺得這把劍極其的鋒利,哪怕是台下那群不懂寶劍的保安部眾人,都不由自主地讚歎這是一把好劍!

「你要不要選一個武器?」

白羽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可沒有劍。」秦穆然無奈地慫了慫肩,接著道:「不過,我還是找一個吧,免得誤傷到我!」

秦穆然說著,便是看向了一旁的丁自苦等人,喊道:「釘子,把你們的橡膠棒給我用用!」

「啊?橡膠棒?要不換個鐵棍吧?」

丁自苦看了看白羽手中的長劍,有些擔心地問道。

「不用,用鐵棍我怕誤傷。」

見秦穆然如此說道,丁自苦便是直接將腰間的橡膠棒給解了下來,扔給秦穆然。

秦穆然一手接過橡膠棒,在手中揮舞了幾番,試了試后,道:「用著還順手,開始吧!」 我轉過腦袋,怔怔的看着楚珂,他的臉雖然挺白的,但是眼神卻陰沉的嚇人,一雙漆黑的眸子裏面蘊藏着風暴,牢牢的鎖住我,手上更是用力的拍着車門,敲得十分響亮。

凌歡狐疑的看了我們兩眼,也不急着開車。

我狠狠的閉了閉雙眼,然後衝着凌歡淡聲說,“開車吧。”

車外的楚珂彷彿是聽見了我說的話一般,瞳孔頓時縮成鍼芒般大小,冷冷盯着我看,我自嘲一笑,索性用手蓋住雙眼,仰着腦袋躺在座椅上,不再看他一眼。

凌歡聽了我的話,也沒有猶豫,直接猛踩油門,衝了出去。

接着,就是楚珂狠狠踢了車後一腳的聲音,大的有點刺耳,凌歡心疼的嘟囔了一句,然後才衝着我說,“得了,都走遠了,睜開眼吧。”

聽了凌歡的話,我這纔將手拿開,偏過腦袋看着她,見她滿臉趣味的盯着我看,明顯好奇心十足,我也不說話,就轉過了腦袋。

凌歡笑了笑說,“瞅楚珂剛剛那架勢,是要殺人呢?你沒瞅見呢,我都把車開走了,他還在原處站着呢。”說完以後就撩起眼皮看了看後視鏡,才又道,“諾,你看看那個黑影,不就是他麼?還在那傻站着呢!”

我窩心的厲害,但也知道已經做了選擇,沒辦法回頭,也不想再回頭了,順勢看了眼身後,果然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因爲距離的太遠,也就只有巴掌那麼大的一點兒。

忍不住自嘲一笑,楚珂喜歡我,我當然知道,但再怎麼喜歡,也及不上她妹妹的十分之一,我也不是想要跟誰比,只不過不想讓自己活得那麼憋屈而已。

凌歡可能是看到了我落寞的神色,輕輕咳嗽一聲,才湊過來神祕兮兮的問我,“怎麼了,?你倆是鬧彆扭了?”

我還沒在心裏理清我跟楚珂的事情,也不想跟別人提起,只是垂下眼,低聲的說,“這件事以後再跟你說。”

凌歡摸了摸鼻子,知道我現在不想說,也就沒再勉強,開始專注的開車。

我深呼了幾口氣,勉強壓住了心底的難過,讓臉上沒有顯露出來,這才扭過腦袋衝着凌歡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兒?”當時打着電話,凌歡也沒有細說,只說是等見了面再聊,我就趁勢讓她過來了,現在回想起來,凌歡很少主動找我,而且還這麼一本正經的,估計是真的有重要的事兒。

凌歡看了看車外,“上次聽你跟鄭恆說起一個叫什麼大日部落的事兒,我這不有點了眉目,就想着支會你一聲。”凌歡外表雖然是個妖嬈的美人兒,但是性格卻大大咧咧的,而且極爲火爆,自從我們一起在廢棄工廠救了鞏辰以後,就對我比以前更加親近了點兒,興許是覺得,畢竟共患難過的,真的把我當成朋友了。

我聽了凌歡的話,心頭狠狠一震,也顧不上傷心了,連忙激動的抓住凌歡的手,“你說什麼!?”在廢棄工廠的時候,我跟鄭恆曾經談起過大日部落的事情,也沒有聊別的,只是想找到而已,就沒瞞着凌歡跟鞏辰,沒想她居然真的有了線索!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