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此時的小鬼哪有之前那種人畜無害可愛的樣子,完全就大變樣,看上去十分的猙獰可怕。

他的出現,更是讓整個往生路的四周都變得冰冷了起來,似是怨氣一下子重了。

“你們騙我,我要殺了你們!”小鬼看着我們,臉上滿是憤怒。

我嘴角微微抽搐着,大爺的,又不是我騙你。

不過我也知道這時候並不是廢話的時候,思思既然讓我把這小鬼帶下來,不出意外,便是要利用我把這小鬼送走。

“張凡,接下來要怎麼做,不用我多說了吧。”思思看了我一眼,臉色蒼白得可怕。

我點了點頭,直接走向往生橋,將左手放在往生橋之上。

往生橋顫動了起來,小鬼的身體在瞬間便被吸向了往生橋下的小船上。

“媽媽,我要媽媽!我要殺了你們!”小鬼不斷掙扎着,就連小船也都有點不穩了。

我的臉色有點難看,我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壓力,似乎送這小鬼去轉生,要比一般鬼物難上無數倍。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

“砰!”一聲,小船突然承受不住小鬼的掙扎直接炸開,我臉色一變,只覺得腦袋就好像被重重的擊打了一下。

難不成,失敗了?

我愣愣的看着破碎了的小船,還有那掙扎着的小鬼,看情況,很快,小鬼便能夠掙脫了。

然而就在我的心慢慢的沉下來的時候,往生橋突然一陣顫動,緊接着,我便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出現,在一瞬間,直接將我吸到了橋上,隨後我又看到那個小鬼被吸到了橋下!

“轟!”一聲,我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按到橋上面,小鬼發出一聲聲淒厲的聲音,竟然直接沉到了河底。

我愣愣的看着這一幕,剛纔做的那一切,根本不是我心中所想,完全就是不由自主的就做到的。

在小鬼消失的那一刻,那股吸力一下子變成了彈力,把我直接從橋上彈了下來。

我直接摔倒了地上,腦袋還在嗡嗡作響。

“搞定了?”我有點疑惑,小鬼並沒有進入輪迴,而是被鎮壓了。

只不過看思思的樣子,似乎一開始就知道了,並沒有什麼驚訝。

我有點摸不着頭腦,但我還沒來得及細想,我就感覺腦袋轟的一下,整個人都懵了。

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整個人直接倒下,我昏迷前的那一刻,我只看到了思思的臉色,多了一抹笑容。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老宅的房間裏面了,我的第一反應便是頭特別疼,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張大喜不在這裏,思思也不在,房間裏就剩下了我一個人。

我艱難的從牀上爬了起來。揉了揉腦袋,確定自己還能夠受得了之後,這才走出房間。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讓我意外的是,那口棺材竟然已經不見了,不僅如此。整個老宅,也給了我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發生了什麼變化一樣。

“小劉。”我喊了一聲,然而並沒有人回答我,我又喊道:“小張,大喜。”

依然沒有人回答我,就好像沒有人在一樣,我有點納悶了。這是什麼情況?人都哪去了?

我走到小劉他們的房間,一樣沒有看到一個人影,倒是他們的行李還在,這讓我微微鬆了口氣,人應該還在這關頭村,只不過看樣子,應該是都出去了吧。

“你醒了?”當我轉過身時,迎面走來一個人,是二胖。

他看着我,有點猶豫,但還是問道。

“嗯。醒了,你好點了沒?”我微微一笑,點頭問道。

二胖也笑了起來,說道:“好很多了。”

“那就好!”我說道:“對了,你爺爺的棺材呢?”

“早上遷走了,這不,人都出去了。”二胖說道。

我恍然,難怪人都不見了,感情是因爲遷墳的事,都出去了。

“那你怎麼回來了?”我又問道,人都走了,二胖怎麼還在?

光頭武僧在都市 “我回來去點東西,你要不要等我一下。我帶你一起去?現在這裏也沒人了,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用。”二胖說道。

“好,我等你。”我點頭說道。

二胖這才走進了旁邊一間房間,我記得那是一間倉庫。池邊司技。

沒過多久二胖便出來了,手中拿着鐵鍬和鋤頭,看來確實是回來拿這些東西。

我接過了幾件,便和二胖一同出去了。

一路上我們兩個都沉默,沒有誰主動說話。

我心中有點無奈,或者說,更多的是有點心酸吧。

和二胖,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好兄弟,但是就因爲他爸的事情。變味了。

我現在還記得我被吊在木樁上要被火燒死的時候,二胖眼中的冷漠,那個時候,我知道,他也認爲他爸是被我害死的,那種感覺,就好像一柄利劍,刺進了我的心裏,別提有多難受了。

而現在,雖然我很不想想起那個情形,但我依然知道,我忘不了,而二胖也忘不了。

那是多年兄弟情分被撕裂的時候,對我來說,只有心痛。

沒過多久,我和二胖便來到了離關頭村不遠的一處空地,我看了一下,這裏似乎是一處墳地,一眼望去,有不少墳墓存在。

而在中間,有不少村民聚集在那,看樣子,二胖他爺爺的墳就是遷到了那裏。

我看到了小劉他們,也看到了張大喜。

讓我覺得有點好笑的是,張大喜竟然還是那一身道袍,正在要給二胖他爺爺的位置上作着法。

看來昨夜二胖的形象,已經在這關頭村的村民心中根深蒂固了。

我也看到了思思,思思看上去很平靜,似乎什麼事情都和她沒有關係,對於這,我已經習慣了,畢竟思思一般時候,都是這樣。

只是讓我奇怪的是,這時候,我竟然能夠看到思思養的那個小鬼。

在以前如果沒有清明符的話,那個小鬼我是看不到的纔對,但是現在我卻看到了。

這是什麼情況?

我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心中不由得有點納悶,難不成,昨天的事情,讓我的能力都升級了?

沒有人回答我心中的疑問,我搖了搖頭,沒有再去多想,不管是不是因爲往生路發生的事情才讓我現在能夠看到那個小鬼的,對我來說都是好事,至少以後我可以靠自己,便能夠看到更多東西。

當然,這前提是,這小鬼不是主動讓我看到的,如果是這小鬼主動讓我看到的,那之前的一切想法都白搭。

我和二胖拿着工具走上前去,二胖他爺爺的棺材已經入土,但是我還看到了一口棺材,我這纔想起來,這應該是二胖他爸的。

我微微嘆了口氣,本來僅僅是一次遷墳,但是最後卻出現這樣的情況,就連二胖他爸也死了。

不過讓我奇怪的是,我竟然沒有看到二胖他爸的亡魂,按理說,現在二胖他爸的亡魂應該還在纔對,但我竟然看不到。

還有,王錫山一家似乎也還沒有入土,那又是怎麼回事?

“老大!”就在我思索的時候,小劉跑了過來喊了一聲。

我回過神來,笑着道:“怎麼了?”

“我先去忙了,你們聊。”二胖看了我和小劉一眼,微笑着說道,接過我手上的工具,直接離開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只覺得有點難過。

“僞君子!”小劉看着二胖離去,冷冷的說道。

“小劉!”我瞪了小劉一眼,“不要亂說。”

“我們差點被殺死,他都無動於衷,虧我們更他還那麼多年的情分了。”小劉說道。“二胖也有他的難言之隱,別再說這些事情了,二胖肯定也不想這樣的。”我說道。

“明明就是不分青紅皁白,哪裏會有什麼難言之隱。”小劉一臉不屑的說道。

“好了,不要再說了。”我瞪了小劉一眼,“現在事情已經結束了,不要再提這些事情,二胖還是我們的好兄弟,明白不?”

“知道了。”小劉見我真的生氣了,這才耷拉下腦袋,點頭應了一聲。

我沒再多言,直接朝一邊的思思走去,小劉跟在我後面。

“好點了?”思思看了我一眼問道。

“能告訴我什麼情況不?”我問道。

“不要再問了,事情就到這裏吧,我是爲你好,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就這麼送死。”思思說道。

“好吧!”我點了點頭,我看到了思思眼中帶着幾分哀求,我知道,思思是真的不想我再攙和進這些事情了。

現在我也想明白了,多管閒事確實是在作死,與其作死讓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險,還不如就這樣,聽思思的一句勸告。

思思見我答應了,臉上這才露出了笑容,不知因爲放心了還是怎麼的,總之,看到思思的笑容,我心中也微微一暖。

至少就目前來看,思思是真心對我的,爲了我,不惜生命安全,險些喪命,我還有什麼可以說的?

“對了,那兩個厲鬼呢?”我又問道。

那個小鬼被我送走了,但是那兩個厲鬼卻沒有,那也是個隱患。

“走了。”思思淡淡的說道。

“去哪了?”我問道。

思思看了我一眼,沒有回答我。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又多事了。

丫的,剛答應了思思不多管閒事了,現在嘴上又好奇起來了。

我訕訕笑了一下,沒再說什麼,而是將目光看向張大喜那邊。

遷墳之事如果就這樣結束了,那麼也是時候回去了,至於其他的,就由不得我去管了。

人羣散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大家心情都很不錯,關頭村的村民各個更是眉開眼笑,顯然,罪魁禍首找到了,而且事情也算是解決了,他們也就都能夠心安了。

我也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雖然似乎還有很多麻煩沒有解決。

獨寵萌妻:老公別惹火 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思思,我就要履行承諾,不再去多管閒事,不然的話,又要惹得思思不高興了。

當然,更主要的是我不想在平白無故攤上一些麻煩了,自己作死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也是我命大,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過一劫,不然的話,若是換做其他人,沒準直接掛了。

所以雖然知道關頭村的事情肯定不會那麼簡單,我也決定暫時放下了,就算以後要再管,也要等到自己的本事大了再說,不然的話,又是連累了他人。

我看下四周,微微嘆了口氣,最後目光又落到了二胖的身上,心中或多或少有點無奈,也不知道今後,二胖會怎樣,能不能走出來。 遷墳下葬的事情結束之後,我們便回到了老宅中。

小劉他們已經有了要離開的意思,而我也不打算再多留了,直至晚上,我看到二胖的時候。我便去找了他。

“二胖!”我喊了一聲。池妖農亡。

二胖看了我一眼,笑着問道:“什麼事?”

“是這樣的,你這邊的事情也都解決了,我們再留下來也沒什麼用了,我們打算明天一早就走。也來了幾天了。再不回去,店估計就真的要關門了。”我說道。

二胖一聽,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又點頭說道:“那好吧,你們就先回去。不過我可能沒那麼早,還要過兩天。”

“好! 總裁的契約妻子 要回來的時候說一聲,現在老闆不在,店裏也就我們幾個了。而且老闆也交代了我一些事情,等你回來之後我就要去辦。”我說道。

老闆交代的事情,自然就是台山長青觀了。

要不是因爲二胖的事情,我可能已經去那裏了,雖然不知道那裏有什麼東西,但是老闆既然吩咐了,而且還是在那種危機的情況下說的,那就說明了重要性。

所以我決定等二胖也回到店裏之後,便去找一找那臺山長青觀。

“好!”二胖點頭應道。

我微微一笑,沒再說什麼,跟二胖說了聲便回房間去了。

思思依然呆在我的房間。這讓我有點苦惱,雖然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我也算是有點習慣了。

但是讓我比較無奈的是,以前都看不到那個思思養的小鬼,而這一次,我卻能夠看到了。

思思抱着那小鬼躺在我牀上,看上去頗爲親密無間,直接把我的牀佔去了一大半,這還不是什麼問題,最主要的是,我他丫的今晚就要跟着小鬼睡一起。

雖然之前幾次已經睡過了,但是這次明顯不一樣,畢竟以前都看不到那小鬼。可以當作什麼也不知道,而現在能夠看到,自然就不同了,至少心裏上的感覺不同了。

“那個,思思,能不能跟你商量點事?”我看着思思問道。

“什麼?”思思看向我。

“你今晚就回你房間睡吧,可以麼?”我說道。

“不可以!”思思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思思,你要知道,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你還小,整天跟我睡一起。以後該怎麼辦?”我板着臉說道。

丫的,這事必須要讓思思改正,不然的話以後還了得,一想到如果思思以後都要跟我睡一起,我就直哆嗦。

我現在沒女朋友還好說,能忍,要是有女朋友了,那不得被當成負心漢,先來幾耳光?

“哦,沒關係啊,以後也跟你一起睡就好了。”思思看着我,一臉的不以爲意。

我勒個去!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起來,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我就怕思思會這麼想,這尼瑪還真的是這麼想,這是要玩死我啊!

“那個思思,你要知道,你這要是不好的,女孩子呢要潔身自好,怎麼能夠隨便跟男人睡!啊呸!怎麼能夠隨便跟我睡在一起,要是以後嫁不出去了,該怎麼辦?”我說道。

“沒得商量!”思思堅決的說道。

“確定?”我問道。

“確定!”思思點頭說道。

“行,那你睡吧,我去找大喜去!”我有點無奈了,丫的,惹不起我還躲得起!

“那我也找大喜去。”思思又說道。

我一聽,差點一個趔趄直接栽倒,我算是服了思思了,沒想到這招都不頂用。

“行!思思你贏了。”我是徹底認輸了,不過好像我在思思身上就從來沒贏過。

這貨就好像是我的剋星一樣,把我克得死死的,更主要的是,我還拿她沒有絲毫辦法。

就這樣,最終還是老樣子,思思直接睡在了我旁邊,當然了,在我們中間還隔着那個小鬼。

這讓我十分的無語,一晚上都難以入眠。

雖然我並不怕那小鬼,但這種和鬼睡在一起的感覺任誰都難以接受。

一夜都在半睡半醒之間,早上很早我就起來了,倒是思思一直都睡得很香,也不怕我對她做什麼,讓我有點無奈,對我還真是放心。

收拾好東西之後,我們一行人便開車離開了關頭村,走得挺急的,因爲除了我之外,小劉他們的一致想法就是不想再在關頭村待下去了。

畢竟關頭村給他們留下的可不是什麼好印象。

離開關頭村的時候,我有種整個人都鬆下來的感覺,就好像,原本在自己肩上的壓力,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我坐在車內,透過窗戶看向身後漸漸縮小的關頭村,心中帶着幾分思緒。

關頭村,到底還隱藏着什麼?還有那幾間我沒有去看的廢棄的屋子裏,裏面是否也有別的什麼東西的存在?

疑問依然存在,不過我已經不想再去攙和了。

回到百宴飯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大家都鬆了口氣。

“大家就都先回去休息吧,這幾天辛苦大家了,晚上就不用來上班了,明天中午來就可以了。”我喊了一聲說道。

王爺,王妃又去打劫啦 他們應了一聲,便各自離開了,只有張大喜和思思留了下來。

“大喜,你不回去?”我看着張大喜問道。

思思留下來是正常的,這貨不跟小劉他們一起回去,留在這裏做什麼?

Views:
8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