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又是一道亮光,夾雜着一聲巨響,深谷震動,兩邊峭壁上的碎石紛紛滾落。

“糟了,一定又是前面的人,觸動了禁制,引發了天雷!”葉知秋說道。

鬼童子不等吩咐,先行一步,向東去查看。

葉知秋等人等待轟鳴聲過後,這才繼續前進。

沒多久,鬼童子回頭彙報:“老大,前面的全真派弟子出事了,被懸崖上的落石砸死砸傷很多,就在前面一里多路。”

“是他們觸動禁制的嗎?”葉知秋急忙問道。

“他們所在的位置,還不到禁制區域……”

“明白了,我先過去看看。”葉知秋點點頭,帶着柳雪風馳而去。

一里路外的谷底,姜銘濤和張大仙等人,正帶着十幾個弟子,手忙腳亂。

在場的弟子之中,有一大半都掛了彩,頭破血流,還有幾個弟子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死去。

葉知秋匆匆趕到,急忙問道:“兩位道長,這是怎麼回事?”

“天雷降臨,引發山崩,弟子們被落石所傷……”張大仙一邊幫徒弟們處理傷口,一邊說道。

姜銘濤則滿臉怒氣,說道:“是孫靈聰在前面,利用茅山五行法旗,強行衝擊禁制區域,才引起的天雷!”

“道長怎麼知道是孫靈聰所爲?”葉知秋問道。

“我有鬼童子在前面探路,親眼所見,難道有假?”姜銘濤怒氣未消。

手機站: 許兆麟說道:“山谷有人氣,但是考慮到都是術派人,所以我們不敢接近,也沒發現孫靈聰的行蹤。!”

“好,你們去把蘇珍和幼藍叫來,我們商量一下。”葉知秋說道。

鬼童子領命,前去通知幼藍和蘇珍。

午八點,蘇珍幼藍一起趕到,大家會合。

昨晚的破軍異動,蘇珍和幼藍都看見了。這兩人作爲‘精’怪,看見天威顯現,更是嚇了一跳。因爲‘精’怪的修行,達到一定的年限和層次以後,會有天劫。以狐族爲例,基本百年一小劫,五百年一大劫。而天劫降臨,往往都是天雷轟頂。

看見破軍星天雷滾落,幼藍和蘇珍自然心驚。

“天雷不是針對你們的,別怕。”葉知秋安慰着蘇珍和幼藍,說道:“斷魂谷有禁制,天雷降臨,應該是守護禁制的。是說,昨晚有人觸動了禁制,才招來破軍異動,天雷降臨。”

蘇珍皺眉:“難道山谷裏埋有寶物,所以纔會有這麼高級的設置?”

“全真派的老道士們說,下面是王重陽鎮妖的地方,沒聽說有寶物。”柳雪說道。

“牛鼻子們瞎扯淡,王重陽我也知道,雖然有些法力,但是當世哪有什麼妖怪,需要他來鎮壓?”蘇珍嗤之以鼻,說道:“以破軍天雷守護禁制,非常高明,絕對不是王重陽搞出來的,他沒有本事調動星力。”

王重陽是北宋末年的人,他十幾歲的時候,北宋滅亡,進入南宋。而白素貞第一次修煉‘成’人,是在南宋期間。二者生活年代,相差只有百年,所以蘇珍纔敢這麼說。

“以你的看法,這裏的禁制,是很久以前設置的,目的是爲了保護什麼寶貝?”柳雪問道。

“通常來說,是這樣的。” 從港島電影開始 蘇珍說道。

葉知秋站在懸崖,下視深谷,說道:“具體情況,下去看看再說吧。”

鬼童子領命,再去探路,尋找適合下谷的地方。

從谷口自然可以進去,但是葉知秋嫌麻煩,希望另尋蹊徑。

小太歲閒的蛋疼,從身邊拾起石頭,不住地丟下深谷,聽那轟鳴震‘蕩’之聲遙遙傳來,覺得好玩。

柳雪急忙阻止小太歲:“別‘亂’扔石頭,假如山谷裏有人,會被砸死的。”

“不要緊,只要我們不說,他們被砸死了,也不知道是我們乾的。”小太歲說道。

柳雪苦笑,急忙拉着小太歲的手向前走,另找話題,引開他的注意力。

鬼童子探路回來,說道:“只有東西入口可以進谷,其他兩側,都是懸崖峭壁,沒法下去。”

“峽谷二十里,沿途沒有平緩一點的地方?”葉知秋皺眉。

“向前三四里,有個地方稍微平緩,但是也很危險……”譚思梅說道。

“無妨,我個蘇珍姐姐可以下去的,然後在下面接應你們。”幼藍說道。

她本是狐狸成‘精’,翻山越嶺的,自然不在話下。

葉知秋點頭,帶着大家一起向前走。

來到譚思梅說的這個地方,往下看,果然不是那麼陡峭,但是坡度也不小,而且光禿禿的,沒有什麼植被可供攀援。

柳雪探頭看了看,說道:“如果下面的禁制,和我們不起衝突,那麼使用‘門’遁形之術,可以下去的,如履平地。”

“再向前三四里,纔會有禁制。”許兆麟說道。

“那不行了,大家一起下去吧。”葉知秋說道。

幼藍和蘇珍點頭,各自拉着小太歲的一隻手,從崖頂飛馳而下。

葉知秋也和柳雪拉着手,一起跟。

鬼童子擔心有失,緊緊護衛在葉知秋和柳雪的身邊。

耳邊風聲呼嘯,過了七八分鐘,衆人方纔下到谷地。

擡頭看,因爲兩側石壁的遮擋,竟然不見天日。

峽谷裏也一片幽暗,有風吹來,‘陰’涼徹骨。

雖然這時候真是午,但是在谷地看來,卻是黃昏的景象。

谷底都是嶙峋‘亂’石,面遍佈青苔,一走一滑。

大家向東走去,一邊注意觀察。

幼藍說道:“這裏腳步紛‘亂’,還較新鮮,應該有大隊人馬,纔過去不久。”

“想必是全真派的人了,他們明知道這裏危險,還是按耐不住好心,走了進來。”柳雪說道。

“彼此彼此,我們也是。”葉知秋笑道。

話音未落,忽然間頭頂有亮光一閃,將谷地照得一片通明!

衆人還沒反應過來,聽見前方峽谷裏,傳來轟隆隆的巨響,震人耳膜!

“大家注意安全,靠着一邊行走,別走山谷間!”葉知秋急忙帶着柳雪,貼在了陡壁之下。

柳雪擡頭看天,視線卻被山壁阻斷,皺眉道:“難道這又是破軍異動,落下的天雷?”

轟……

又是一道亮光,夾雜着一聲巨響,深谷震動,兩邊峭壁的碎石紛紛滾落。

“糟了,一定又是前面的人,觸動了禁制,引發了天雷!” 尋芳記:少爺哪裏逃 葉知秋說道。

鬼童子不等吩咐,先行一步,向東去查看。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葉知秋等人等待轟鳴聲過後,這才繼續前進。

沒多久,鬼童子回頭彙報:“老大,前面的全真派弟子出事了,被懸崖的落石砸死砸傷很多,在前面一里多路。”

“是他們觸動禁制的嗎?”葉知秋急忙問道。

“他們所在的位置,還不到禁制區域……”

“明白了,我先過去看看。”葉知秋點點頭,帶着柳雪風馳而去。

一里路外的谷底,姜銘濤和張大仙等人,正帶着十幾個弟子,手忙腳‘亂’。

在場的弟子之,有一大半都掛了彩,頭破血流,還有幾個弟子躺在地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死去。

葉知秋匆匆趕到,急忙問道:“兩位道長,這是怎麼回事?”

“天雷降臨,引發山崩,弟子們被落石所傷……”張大仙一邊幫徒弟們處理傷口,一邊說道。

姜銘濤則滿臉怒氣,說道:“是孫靈聰在前面,利用茅山五行法旗,強行衝擊禁制區域,才引起的天雷!”

“道長怎麼知道是孫靈聰所爲?”葉知秋問道。

“我有鬼童子在前面探路,親眼所見,難道有假?”姜銘濤怒氣未消。 娛樂富三代 弟子門人死的死傷的傷,姜銘濤難免怒氣沖天。手機端

他以爲這都是孫靈聰所引起的,又因爲孫靈聰是茅山派的人,所以還有些遷怒於葉知秋。

葉知秋自然理解姜銘濤的心情,說道:“道長節哀順變……山谷有禁制,動不動觸發天雷,其實……不宜太多的人進來。修爲不夠,在這裏很危險。”

姜銘濤一聽這話,更是惱羞成怒,瞪眼道:“葉道友這意思,只有你們茅山派的修爲,纔可以來到這裏,我們全真派的來了,是送死?”

“道長息怒,我沒有輕視誰的意思,只是覺得,太多的人進來,只會增加傷亡的概率。”葉知秋說道。

其實葉知秋這意思,修爲不夠,別來危險的地方。好次太湖降妖,如果不是蘭國雄夫婦後來趕到主持大局,按照白楓老道的作法,不知道還要死多少人。

明知修爲不夠,何必白白送死?

眼前這些全真弟子,還沒進入禁制區域,被落石砸死,冤不冤枉?

葉知秋也知道這話說出來,姜銘濤一定不高興,但是葉知秋一定要說。

如果不說,等會兒葉知秋衝擊禁制,再次引發天雷,全真派又要遷怒於他人了。

姜銘濤哼了一聲,黑着臉不說話。

張大仙倒是識大體,對姜銘濤說道:“姜師兄,葉知秋道友說的有道理,斷魂谷險惡,既然進來了,生死禍福,只能看造化,誰也不能怨誰。我看,我們全真派還是先撤回吧,然後,你我二人,各帶一二弟子進來即可。”

姜銘濤沉吟不語。

異界之武力傳說 葉知秋稽首:“晚輩告辭,前去捉拿孫靈聰,兩位道長請便。”

說罷,葉知秋帶着柳雪,順着谷底向東而去。

幼藍和蘇珍,還在後面。

葉知秋和柳雪離開全真派等人,走了幾十米之後,停了下來,等待幼藍等人。

柳雪前後看着,有時候擡頭看天,掐指推算。

葉知秋怪,問道:“雪兒你在算什麼?”

“門遁甲,趨吉避凶啊。”柳雪笑了笑,說道:“我在推算吉位,然後,大家順着吉位而走,不會被落石砸了。”

“這也能算出來?像剛纔的全真派,走着地方,恰好遇天雷引發山崩,到處都是兇位,怎麼躲避?”葉知秋問道。

“當然能算出來,我們可以等待山崩過去啊。山崩的時候是兇,我們可以搶在前面經過這一段谷底,也可以稍後通過,不避開了?”柳雪說道。

說話間,幼藍蘇珍帶着小太歲趕到。

柳雪已經算出了方位,在前面帶路,又說道:“大家跟緊我,不可太慢。”

衆人點頭,跟隨着柳雪依次前進,魚貫而行。

只有小太歲有肉而無骨,不怕什麼落石,蹦蹦跳跳地亂跑。

前行不遠,又有兩三人迎面而來,其一人正是嶗山派的張水生。

張水生額前受傷,裹着紗布,間沁出一片血跡來,像額頭貼了一片姨媽巾。

另有一人更慘,右臂血淋淋的,骨斷筋連。

一見到葉知秋,張水生立刻求救:“葉道友,我們受傷了,流了很多血,求你行行好,先把我們送回去吧!”

葉知秋一眼掃過,笑道:“你們這點小傷,死不了的,全真派的道友們在前面,你們腳步快一點,還能趕,可以和他們一起出去。”

說罷,葉知秋招呼大家繼續前進。

我不是你的保鏢,也不是你的保姆,憑什麼送你出谷?

身後,傳來張水生的低低罵聲,小人嘴臉,暴露無遺。

葉知秋聽得清楚,也不計較。跟這種鳥人計較,毫無益處。

漸行漸遠,前方也開闊起來,谷底的寬度,達到了十餘丈。

擡頭向看,可以看到一個圓圓的洞天。

“老大,前方不遠,是禁制所在,我們是不敢前了。”許兆麟等鬼童子說道。

葉知秋點頭:“你們留在這裏好了,如果情況有變,你們去等着。”

許兆麟手指前方,說道:“我在面看過,再往前二里路,南側的山峯,有一道瀑布垂下來,落在山谷裏。全真派所說的飛瀑深潭,應該是禁制區域的心。但是我們不敢進去,沒看到深潭所在。”

“好,知道了。”葉知秋看看幼藍和蘇珍,說道:“你們也在這裏等待吧,我和雪兒進去看看。”

幼藍對於天雷非常畏懼,立刻點頭。

但是蘇珍卻笑道:“師父師公,帶我一起去吧。”

葉知秋沉吟,說道:“你先試探一下,看看是否會觸動天雷。”

蘇珍點點頭,仗着寶劍,向着前方走去。

葉知秋和柳雪不大放心,分左右,跟在蘇珍的側後。

向前走了五六丈遠,蘇珍忽然嬌軀一震,變色道:“不好,似乎有觸動……”

話音未落,空亮光一閃,同時一聲巨響:“咔嚓嚓——!”

“速退!”葉知秋和柳雪一聲大叫,各自扯着蘇珍的一隻手,飛速撤退。

轟地一聲響,一個斗大的火球落地,炸得地面石屑紛飛。

幼藍受驚,嗖地撲進了葉知秋的懷裏,瑟瑟發抖。

“別怕,沒事了!”葉知秋急忙掐了一個五蓮並頭訣,舉手向天,以避天雷。

五蓮並頭,象徵着蓮臺寶座,可避天雷。但是在這裏準不準,葉知秋也不知道。

好在剛纔的驚雷這麼一道,沒有後繼,片刻之後,山谷恢復了平靜。

幼藍這才立刻葉知秋的懷抱,紅着臉道謝:“天威當前,幼藍失禮了,還請師父師公恕罪。”

蘇珍叫師公,幼藍也跟着叫師公,不倫不類。

“你道行不夠,看見天雷自然驚懼。這樣吧,你們都去,我和雪兒繼續向前。”葉知秋說道。

柳雪卻擡頭看着天空,喃喃說道:“知秋,剛纔的驚雷,似乎不是從破軍星下來的……”

“不是破軍星,那是什麼?”葉知秋問道。

“我懷疑,這是殺破狼三星合一的佈局,剛纔這道驚雷,應該是從七殺星面落下的。”柳雪說道。

“殺破狼三星共照?這麼厲害?”葉知秋吃驚。

/html/book/45/45269/l 殺破狼三星合一,共同構成峽谷的禁制,這實在不可思議!

因爲這個組合太強大了,令人望而生畏。dt

蘇珍說這裏可能藏有寶物,所以纔會有這樣的佈局,強力守護。但是,如果真的是三星合一,恐怕遠遠不是藏有寶物這麼簡單。

什麼寶物這麼珍貴,需要動用三星合一來保護?

葉知秋隱隱覺得,這裏面可以含有天地玄機,不讓世人知曉,所以纔會有這個強大的禁制。

禁制的高明和霸道來看,當今天下道門,沒有一人可以做出來。

能佈下如此強大禁制的,恐怕需要張道陵、袁天罡或者葉法善這樣的修爲見識,纔可以做到。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