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裏一驚,他確實是瘋子,這樣大張旗鼓地就敢威脅我。

“管志傑!”我怒吼,習慣性地想要站起來,卻差點倒在地上,重心不穩地扶着桌子,有些狼狽。管志傑不慌不忙地過來扶着我,笑着說道,“要我娶你這個瘸子,我還覺得自己虧了呢!”

我咬牙,死死地盯着桌子上的湯,一把推掉了那湯。

“這麼容易發脾氣,可要吃虧!我現在可以放着讓你去調查小李在哪裏,不過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那個小律師做事也太不小心了,難怪你一直都沒有看上他!”管志傑抓着我的手,笑着看着我。

才一天,這麼快就被管志傑發現了!

我雙手我成了拳頭,氣得是牙癢癢。

“我說寶貝,你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在我身邊呆了也不少的時間了,怎麼什麼都沒有學會!”管志傑順着我的手漸漸往上摸着我的臉,“看樣子,我要教你的東西還真不少!”

“結婚那天,放了小李,經過這次教訓,她大概也不會幫我了!”我鬆開了手,盯着地上撒的湯,那湯並沒有散出美味的味道,而是一股惡臭,像是管志傑身上的味道,讓我有些作嘔! 第3636章

墨九狸也沒勉強,就讓令狐雲跟著了,反正令狐雲本身就跟人族待著的時間久,性子很靈活,管理其餘的獸族也很順手!

風鶴軒等人要籌建九樓,令狐雲應該是個好幫手!

因此,亦翎等人才沒有拒絕!

墨九狸的記憶沒恢復,可是亦翎在化形后,卻是恢復了他們和墨九狸初遇時的記憶,也明白了墨九狸和帝溟寒的仇人是誰!

更是對神界的情況,比墨九狸知道的還多!

雖然他們這次回來已經是數十萬年之後了,但是他們的敵人,實力怕是更強了,現在的神界應該都是對方的天下了吧!

所以四個人默契的選擇先回神界,這一次他們一定要為主子提前做好準備,絕對不讓主子再被對方算計才行!

所以,他們現在要做的最重要的兩件事,恢復他們四個人的實力,暗中建立九樓以備日後不時之需!

風鶴軒的速度最快,並且感應最靈敏!

因此雪封跟著風鶴軒,很快來到了神界一座靠近武陵城的山脈中,風鶴軒看了眼四周道:「這裡如何?距離不遠處的城池很近,他們打探消息也方便!」

「這裡是墓地?」雪封視線看向山脈裡面皺眉問道。

「沒錯,這個山脈裡面應該是某個家族的墓地,我覺得這樣才更加安全,否則別的地方,難免有歷練者會經過……」風鶴軒說道。

他和雪封此刻站著的地方,剛好是一處墓地的入口處旁邊的位置!

「可以,不過萬一有人到墓地來呢?還是距離入口處稍微遠一點比較好!」雪封想了想說道。

風鶴軒覺得也有道理,於是兩人在周圍轉了一圈,最後選定了一個距離墓地的入口有一段距離,卻又視野非常好的位置的停了下來!

雪封把墨九狸給他們煉製的空間房屋拿出來一個,直接把裡面的令狐雲先放出來,讓令狐雲把房屋認主后,變大放在這個位置!

令狐雲等人一共五十多個人,三層小樓都能住兩百多人了,很寬敞,裡面房間多,空間大,靈力也濃郁,小樓還自帶一個小院,看著小,但是卻能容納幾百人修鍊都不成問題,這都是墨九狸專門給雪封等人煉製的!

令狐雲去附近砍了幾顆樹木,回來做了一個九樓的門牌,直接立在門口的位置!

風鶴軒和雪封拿出了幾個墨九狸繪製好的陣盤,在小樓的院子邊緣,直接把陣盤打開,輸入一絲靈力瞬間一道道陣法華光閃過!

防禦,幻陣,迷陣,隱藏陣法疊加,層層疊疊的把風鶴軒等人所在的小樓隱藏起來!

「出去看看如何了?」雪封對著令狐雲道。

令狐雲飛身來到外面,什麼都看不清楚,如果不是自己留了氣息,怕是自己都早不到門在那裡!

「完全看不到,只是這樣每次大家出去回來會不會麻煩?」令狐雲問道。

「你們身上應該都有主子給的令牌吧?外出的時候回來的時候,只要用心念驅動令牌,直接就能進來了!」雪封拿出一枚令牌說道。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管志傑勾着嘴角笑着說道。

我一把抓住他遊走在我臉上的手,死死地盯着他,“管志傑,你別太過分,我告訴你,如果你現在不答應我的話,我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有,我好好在我洛家待着,你也跟我沒任何關係!別以爲我的善良會讓我去救小李,你說得沒錯,我不是我父親,我沒有他那麼冷血,但至少我也是我父親的女兒,多少也帶着一點的他的作風!”

管志傑怔怔地盯着我,良久之後收回了手,背對着我,“好,就按你說的辦,小李會每隔一段時間給她老公打個電話報平安,我們結婚當天,小李就自由了!”

有了管志傑這句話,我也放心了不少。

“砰砰砰”一陣敲門聲,是阿姨回來了。

管志傑看着一地的湯皺了皺眉頭,阿姨見自己精心準備的湯灑了一地,驚呼,“這是怎麼了?!”

管志傑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緒,上來扶着我的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地盯着阿姨,“阿姨,不好意思,是我!是我一不小心浪費了你和暘暘的好意!”

阿姨見我臉色不太好,有些尷尬地一笑,“你也別給小姐打掩護了!好了,我來收拾就好了!”

見阿姨要出門拿清潔用具,管志傑馬上去攔着阿姨,笑着說公司裏有保潔的!然後就拉着我跟阿姨出去吃飯,說是爲了道歉,實質上還是因爲想要收買我阿姨!

管志傑推着我剛剛走出公司,我便遇到了漆警官,他與我太久沒見了,我竟發現他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又說不上來哪裏變了!

漆警官見我們三人在一起,有些驚訝,當看到我的腿的時候,更是皺起了眉頭,“你的腿怎麼了!?”

我扯着嘴,怎麼都笑不出來,擡眼間,漆警官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你……….你的臉!”

我慌忙抓着頭髮捂着自己的臉,自己這個樣子一定把他給嚇壞了!

管志傑推着我,盯着漆警官冷冷地說道,“請你不要擋着我們的路,暘暘怎麼了是我應該關心的,和你沒關係!”

漆警官詫異地看着我,絲毫沒被管志傑的話所左右!

“謝謝你的關心,我還有事,麻煩你r讓開!”我不再敢看漆警官的眼神,只是低着頭,摸着自己臉上的傷疤!

漆警官還是沒有讓開,對着管志傑亮出了自己的證件,說道,“你是管志傑先生吧!?你們公司的會計小李失蹤了,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我猛地擡頭,心裏疑惑,難不成小李老公還是報警了!

管志傑面不改色,只是做着驚訝的表情,“失蹤了?我以爲她只是不想做這份工作了,我還準備去法院起訴她 ,這種簽了合同就直接走了的員工,我以後還是避開一點比較好!”

管志傑的模樣簡直做到了天衣無縫,就好像當時我第一次見他時,他對着我睜眼說瞎話的樣子。

“請你配合我們調查,跟我回警局一趟!”漆警官給管志傑讓出了一條道。

管志傑只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扣好了釦子之後,走到我跟前蹲下,小聲說道,“別擔心沒事的,小李失蹤了,你該作爲老闆娘好好去慰問一下小李老公。”

他說完便是轉身跟漆警官走了,漆警官臨走前還衝我點了點頭,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什麼! 第3637章

令狐雲這才想起來,之前主人確實無端給了他們每個人一枚認主的令牌來著,裡面也有儲物空間,他們以為就是儲物令牌來著,認主后就收起來了!

沒想到令牌是這個作用,令狐雲好奇的再次出去,也沒留下自己的氣息,然後心念一動想找到自己契約的令牌,隨即眼前的陣法中隱藏的小樓就出現在令狐雲眼前了!

看得令狐雲驚奇不已!

「把人都帶出來吧,我有事跟你們說!」風鶴軒看著令狐雲說道。

令狐雲走到小樓中,把在二樓閉關的眾人全部喚醒,眾人全部來到院內,看到雪封和風鶴軒時還微微一愣,仔細一想就明白他們應該是到神界了!

風鶴軒看了眼眾人直接說道:「我就不說廢話了,這裡是神界,我們先來這裡為主子打好基礎,你們可能不清楚,主人在神界的敵人很強大,因為對方是這整個神界的主子,整個神界對方只要願意,揮揮手指就能把不能弄得魂飛魄散,渣也不剩!」

聞言,令狐雲等人臉色都紛紛一變,沒想到主人的敵人這麼強悍!

「正是因為對方如此強悍,又陰險狡詐,當初主子才會被對方害的隕落了,所以這一次我們提前回來,要讓整個九樓成為主子的後盾,首要條件就是要低調,且不能被對方發現,明白了嗎?」風鶴軒看著眾人問道。

「明白,放心吧,我們會小心的!」令狐雲開口說道。

「恩,這裡作為基地,附近就有一座城池,暫時不需要招兵買馬,你們的任務就是暗中打探神界慕容家族的消息便可,每次幾個人一起出去,小心行事不要暴露了,等到熟悉附近城池了,再想辦法……」風鶴軒詳細的交代著。

雖然這些事情他不說令狐雲等人也都擅長,但是他還是重點提醒令狐雲等人注意隱藏行蹤,別被人發現這裡的基地才是!

交代好之後,風鶴軒和雪封才跟令狐雲等人告辭離開!

令狐雲辦事墨九狸很放心,風鶴軒等人自然也放心!

總之他們回到神界的第一步,算是成功開始了!

風鶴軒和雪封直接回到了忘川河邊,跟亦翎和夜昊匯合,現在他們的實力,從神界回到忘川河,只是一個來回,都覺得有些消耗巨大,看起來他們要儘快恢復實力才行啊!

「怎麼樣?都安排好了嗎?」亦翎看著風鶴軒兩人回來后問道。

「恩,安排好了,在從這裡出去最近的一座人族城池武陵城附近……」風鶴軒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還好,那我們走吧,先回墨寒宮去!」亦翎說道。

風鶴軒幾人點點頭,四個人直接換上了黑色的衣服,吃了易容丹,順著忘川河而下……

四個人的心情此刻其實都是很沉重的,墨寒宮,在他們幾個人認主墨九狸之後,跟隨墨九狸住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地方,在那裡有無數他們九個人和墨九狸之間的回憶!

如今,時過境遷, 管志傑臨走前說的話,讓我立馬想起了小李老公,他是在警告我,是在讓我去告訴小李老公!

我回頭盯着阿姨,“阿姨,你先回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等會我讓管志傑送我回去就好!”

阿姨還是放心不下我,雖然我的腿能下地走,但還是不順暢,所以一般出門我還是坐着輪椅出門的。

“小姐,你到底跟管志傑關先生怎麼了?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昨天你那樣問我,我還以爲你都打算要嫁給他了!今天又是發什麼脾氣?” 阿姨十分關心我。

你抓着阿姨的手,微微一笑,“都是小誤會,你知道我從小脾氣就不好!”

阿姨見我這樣說了,也不好再問下去,只得答應我,自己先回去。

等着阿姨一走,我立馬是將輪椅行到了路邊,給小李老公打了電話。

“你報警了!?”我開門見山。

小李老公一頭霧水,“什麼報警?小李現在的情況我敢報警嗎?!”

我詫異,不是他報警的?!

“是不是警察知道了?!小李現在是不是很危險?!”小李老公追問道。

“你先彆着急,我現在還沒搞清楚狀況,如果不是你報警的話,那還有誰?難道是小李自己報警的?!”我抓着輪椅把手,管志傑會給小李有報警的機會嗎?!

“不會的,小李有時間報警,也一定會給我打電話報平安的!”小李老公立馬是否定了我。

我咬牙,看來這個事情只能是問問漆警官了!

“你先彆着急,情況越是讓人瘋狂,我們就要越穩得住!等一會我找警察問問怎麼回事,到時候我再給你打電話!”

跟小李老公掛了電話之後,我立馬給漆警官打了個電話,打通了很久,他纔是接了電話。

“怎麼了?這麼快就要讓我放了你未來老公?”漆警官說話有些陰陽怪氣。

“你審問他怎麼樣了?!問完之後,見面,我有事找你!”

“洛大小姐,您還真是嬌身冠養的,這說話的語氣就跟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不一樣!”

“漆冰源!”我有些不高興。

漆警官這纔是說了地址,讓我先過去等着他。

我馬不停蹄地趕了過去,只是沒想到我到的時候漆警官已經到了。

依舊是警局附近不遠的麪館,他依舊點了一碗麪狼吞虎嚥。

“誰跟你報警說的小李失蹤了!”我盯着他。

他沒有立即回答我,而是一口氣吃完了面纔是張嘴說道,“這還用人報警嗎?!要等到你們報警,大概小李都死了幾百遍了吧!”

“你自己查到的?!”我擰着眉頭,“那你查到小李在哪裏了嗎?!她是否安全,她還好嗎?!”

漆警官起身,幫我推着輪椅,離開了麪館,迎着烈日前進,從他不語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他只知道小李不見了,至於小李在哪裏,小李好不好,他都跟我一樣,並不知道!

“我現在才知道,你留在管志傑的身邊做了這麼多事!可你的代價太大了,爲什麼不讓我在你身邊好好保護你?!”漆警官問道。

我擡頭望着天上的烈日,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還是將我當做是朋友,他還是想要幫我!

“你知不知道,這段時間你一點消息也不給我,我怕萬一你是真的跟他來了感情,我連問候你都不敢!知道你車禍了,不知道原來你這麼嚴重!”

不知道爲什麼,漆警官的話讓我格外的感動,眼淚順着眼眶便是掉了下來,所有樹立起來的堅強的盾牌都被我自己撤下,我是該好好哭一場了! 第3638章

如今,時過境遷,他們不清楚墨寒宮他們四個人還能不能進去,也不知道封印著墨寒宮的地方,有沒有被毀掉!

特別是亦翎,就連風鶴軒,雪封,和夜昊三人都不知道,甚至是墨九狸這個主人也不知道,當初亦翎和如今已經不在的夢神幻心,兩個人之間有著一絲曖.昧不明的情意存在!

他們幾個人從小認主墨九狸,親如兄妹,因此彼此之間的男女之情很淡,亦翎和幻心也是在一次兩人外出時,經歷了一些共同經歷了一些事情,相互之間變得有些不同!

可惜,兩人間那份還沒來得及開始發酵的愛情,就因為接下來的變故,墨九狸隕落,他們幾個人也紛紛遇險失蹤!

再次回到主子身邊的時候,他們幾個人卻只剩下如今的五個人了,小金和徹底變成了天地神火!

亦翎也是這次化形記憶徹底恢復,才想了所有的事情,包括自己當初對幻心的好感!

亦翎心裡還是有些失落和刺痛的,畢竟那是自己第一個動心的人!

看著身邊的忘川河,亦翎收拾心情,不再去想別的事情,等到主子報仇了,自己也替幻心報仇后,或許就可以安心的去找幻心了,亦翎心中苦澀得想著……

——

雲中界,翡翠樓

墨九狸沒想到自己竟然泡澡也能睡著,直到水涼了,墨九狸才醒來,急忙換了件衣服后!

墨九狸起身從煉丹房出來,先去看了眼紫夜,情況雖然穩定,但是恢復的速度極慢,這還是在葯田邊,時間流速和自己閉關一樣的地方!

假如我輕若塵埃 墨九狸忍不住皺著眉頭,紫夜這一次傷的太重了,這還是墨九狸遇到紫夜后,第一次見到紫夜傷重到恢復這麼慢的時候呢!

「主人,你出關了,這次主人閉關好久啊!」小書來到墨九狸面前說道。

「恩?很久了嗎?」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她還真不知道外面過去多久的時間了!

「恩,跟上次比,這次主人閉關已經一年多的時間了外面!」小書說道。

「竟然一年多了?沒想到這麼久了!」墨九狸聞言有些驚訝的說道。

看起來軒轅名說的沒錯,從仙到神確實不容易!

外面一年多的時間,自己應該修鍊了幾千年的時間了,竟然還只是從玄星境修鍊到天星境而已!

難怪雲中界的人都很難突破飛升啊!

「小書,外面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墨九狸看著小書問道。

「恩,主人這一年多還真的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小書把宮本千夏和文老,林薰兒還有馮香雪等人的事情,如實的,詳細的給墨九狸說了一遍。

別看小書每天在空間打理葯田,但是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小書可都是十分清楚的,就連馮香雪和馮香菱跟白一白三之間的事情,小書都知道的很清楚!

「沒想到我們小書還是一個八卦的器靈呢!」墨九狸看著小書笑著道。

她倒是沒想到馮香雪姐妹,竟然會和白一兄弟中的兩人看對眼,不過這樣也好! 漆警官見我落下了淚水,以爲是自己說錯了話,慌忙上來解釋,“我這個人比較笨,你也別介意我說了什麼,但是我一直把你當朋友,就是生氣,你不把我當朋友,遇到這麼大的事情還要一個人扛!難道你就不知道朋友是什麼,就是給你一個肩膀,給你一隻手力挺你到最後的那個人呀!”

漆警官的話讓我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記憶中的自己,朋友少得可憐,說實話,都沒有!父親總是說,讓我交友要慎重,每次有可以談心的朋友,總是被父親三言兩語就打發了,久而久之,我便是沒有了朋友!漆警官的一番話徹底顛覆我的世界裏對朋友的認知,朋友原來並非我想的那般只是交心談談而已,也並非父親所描述的那般是用來借力打力,用來利用的!

我盯着漆警官,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漆警官遲疑了一下,纔是從自己的包裏掏出一張紙,遞到我的面前,“擦擦吧,這大街上的,別人還以爲是我欺負了你呢!”

我接過衛生紙,不知道爲何,第一次覺得那紙巾的味道是那麼的好。我並沒有用那張紙巾,只是糊弄過去,然後塞進了自己的衣服兜裏,扶着輪椅把手,盯着漆警官半天才是問道,“小李的事情,你查得怎麼樣了?!”

“我猜是管志傑做的,但是也沒有證據,今天遇到你們,我就是不想看你們這樣,所以就順便把管志傑帶回去審審!”漆警官挑着眉頭,以爲自己是做了天大的好事!

我望着天,嘆了一口氣,“以後別這樣了,如果小李老公再來警局告訴小李回家了,你就只管相信就好了!”

漆警官緊鎖着眉頭,“難不成管志傑能自己把人放了不成?!”

我低下了頭,看着自己腳上的鞋,不再是與旗袍相配的高跟,而是一雙再簡單不過的棉鞋。

扯着嘴,怎麼都笑不出來,“如果他要有能力綁架了,這點罪過他都犯了,那麼殺人滅口呢?!”

漆警官挑眉,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你是說小李已經?!”

我搖頭,“可能還活着,我還不確定,但是我們不能讓管志傑有理由在這段時間裏殺人滅口。至少我們所有人現在都該期望她還活着,不是嗎?!”我擡眼,盯着漆警官的眼睛,那一刻竟是憑着自己的猜想來完成別人的利用。

“那管志傑的條件是什麼?!他要讓小李活着,必須要有人付出能讓小李活着的代價!如果小李真的有把握指控管志傑,那麼這個代價一定也不小!”漆警官搖着頭看着我,大概已經想到了代價是什麼。

我只是點了點頭,“我想作爲朋友,你該幫我,這個時候也該祝福我,不是嗎?!”我眼淚婆娑,說話哽咽了起來。

漆警官瞪大了眼睛,不住地搖頭,“不!你不過就是想要找到兇手,你沒必要……….你真的沒必要去做這些……..洛暘,你不能被他這樣利用!.” 第3639章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