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王道。

“老祖,東陽不才,願將功贖罪。”燕東陽側着臉,拱手請道。

“東陽,天界宗門林立,咱們又一無所知,很可能有去無回,當着廣王的面,不可胡亂請令。”

燕老祖皺眉道。

“老祖,東陽有一個優勢,我父親燕九天曾經是凡間第一人,其實他是天界太古宗衍道在凡間的使者,這才能修習九陽神通,得到乾陽珠。”

“我身上有父親的血脈,若是進入天界,衍道看在我父親的面子上,一定會收留我。縱觀整個地獄,只怕沒有人比我更適合進入天界了。”

燕東陽直白道。

廣王看了他一眼,默運神通,大概看了個七七八八,知道燕東陽沒有說謊,當即爽聲笑道:“燕老魔,我說你怎麼這麼寶貴這小子,原來有這層關係,我看他說的沒錯,這是一個打入天界的好苗子,燕家就派他去吧。”

燕老魔看了一下燕東陽,思考了片刻後,點頭道:“那好吧,老祖能教你的終歸是有限,你要是能進入天界,不枉是一條晉升之道。”

“但是你時刻都必須記住,你永遠都是地獄燕家的人,你的主子永遠都只能是廣王,明白嗎?”

燕老魔凜然道。

“東陽謹記老祖囑託。”

燕東陽大喜。

他是真沒臉在地獄呆下去了。

在凡間被秦羿打出了陰影,來到地獄又是如此,天界是他唯一一個逃避這種恥辱的避風港。

他就不信了,他先行去天界發展,日後再殺回來,還對付不了一個凡間的修真者。

“廣王,你派誰去呢?”燕老魔問道。

廣王神祕笑道:“我派去的人,自然也是了不得之人,我只能告訴你,她是個女的,至於是誰,這個暫且保密,將來你自然就知道了。”

燕老魔暗罵了一句老賊,嘴上客氣了兩句,領着燕東陽去了。

待他們一走,廣王拍了拍手,一個絕美的少女從暗處走了出來,她的年歲約莫在十七八歲之間,只是面容肅殺冷如冰,見了廣王無比恭敬的拜道:“義祖!”

“可兒,燕老魔的話你也聽到了,秦侯已經脫離了義祖的掌控,我沒辦法替你復仇了,這個仇只能你自己來報了。”

“前不久,我剛剛得到消息,婁文采在二獄大肆血洗龍神一族,你的兄長、堂族等悉數被滅,整個龍族無一個活口。所以,你是龍神一脈,唯一的正統後人了,所有的大業都必須你來扛,你明白嗎?”

秦廣王倒了一杯茶,飲了一口,淡淡道。

敖可兒渾身瑟瑟發抖,她沒想到婁文采會如此狠毒,殺盡她龍族後人,虧得她當初還幫着秦羿護他。

現在她最後悔的就是,當初沒聽父王的話,非要選擇秦侯,引狼入室,害了整個龍神一族。

從逃離二獄的那一天起,她心裏便只剩下仇恨的種子。

原本以爲秦羿被廣王廢了,這輩子復仇無趣了,沒想到這該死的負心人又復出了,婁文采更是如此無情。

敖可兒眼下只想殺人,只想復仇。

“義祖,可兒何去何從,但願聽從義祖吩咐。”敖可兒決絕道。

她已經沒有了家,沒有了愛,沒有了一切,只要能復仇,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 廣王看着這個龍神血脈的少女,微微嘆了口氣。

他固然不會對任何人有一絲絲的真情,但對敖家,他的感情是複雜的。

沒有人知道在先天期,他跟四海龍王曾私下結爲異性兄弟,敖家是他的義族,只是隨着四海龍王在先天期毀滅,廣王把這層關係淡忘了。

畢竟他是唯一的神,敖家再也不能給他帶來任何的一絲絲好處,既然如此,爲何要認可這些關係。

當然,出於照顧,即便是敖家後人,所謂的二獄龍王如何折騰,廣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活了這麼多年,什麼沒見過,反正這些人再怎麼折騰終歸也要化爲煙雲,也就不在乎了。

如今敖家被滅,只剩下這一條根,廣王還是有些唏噓的。

所以當敖可兒根據宮殿禁典,知道先祖龍神跟廣王有結拜關係,上門來投時,廣王第一時間認下了這個女孩,做了她的義祖。

除了教她真的龍神之法,更私下煉製各種提升修爲的丹藥。

之所以如此關照敖可兒,還有一個意思,因爲上一次的七彩女琴婉,差點把長生大帝打崩潰,廣王不介意再炮製一出敖家龍神對秦侯,讓這對真正的夫妻鬥個你死我活,再看一出好戲。

“可兒呀,你滿腔仇恨,修煉正道無益,義祖的意思,讓你置死地而後生,墮落成魔,與正道爲敵,以獲取天地煞氣,縱橫天下如何?”廣王傲然問道。

敖可兒微微有些驚訝,看着這位義祖。

他可是天下之主,三界之神啊,應該是最忌魔,反魔的,爲何會讓她選擇這麼一條不歸路?

她並不知道,廣王的如意算盤是,如果敖可兒真的成爲一代魔神,一統邪魔之道,那整個天下正邪就徹底歸於他手了。

“義祖讓我去哪,我就去哪。”敖可兒並沒有提出反對。

是神,是魔,對她來說,真的關係不大了。

“很好,天界有四大正宗,分別是太古、上清、青雲三大道宗,金剛宗佛門,還有一個就是與四宗爲敵的通天宗,此宗據說是截教傳人所創,其實就是魔宗,你此行去就是加入通天宗。”

“密道我已經打開,義祖只能把你送到通天宗一百里外的山中,至於如何加入,能走多遠,就看你的本事和造化了。”

“不過義祖相信,以你的天賦和血脈、仇恨,定然是他們樂於吸收的人才,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

“只盤你日後,有了大出息,別忘了我纔是。”

廣王道。

“可兒不管天涯海角,不管地位尊卑,此生當永尊義祖,若有違誓,天誅地滅。”

敖可兒跪地向天發誓。

“好了,義祖跟你開玩笑的。今晚我就送你離開,盼你早日修成歸來,誅殺秦賊,以報敖氏血仇。”

廣王連忙扶起她,寬慰道。

“謹遵義祖法旨。”

敖可兒拜謝道。

待可兒去後,廣王凝望天際,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長生大帝,這盤棋纔剛剛開始,咱們慢慢玩,看誰纔是笑到最後的那個人。”

……

秦羿收好了神石,踏上了茫茫西去之路。

他雖然有九幽黃泉圖以及神月給的地獄圖,但地獄如同凡間一樣,千萬年來早已有了大變化,原本的高山,或許就是大海,大海又或許成了高原。

西去之路,茫茫無盡,何其艱難。

這一路一走就是整整三個月,這些天,他已經能開始像人一樣正常吃喝,這樣的好處是腦子從新變的清醒、精明,恢復了洞察力,缺點是對於傷害的抵抗力下降了。

以前斷手斷腳,雖然疼,但早就麻木了。

現在不行,哪怕是石頭烙腳都覺的火辣辣的疼,風雪、暴雨無不是令他難受。

一路上的艱辛、痛苦自然是不用提了,不過這也讓秦羿有一種苦行修持的滿足感,魂魄的力量竟是比以前還要精進了,元神變的越來越強。

有了元神的庇佑,雖然本體無法使出氣力、武法以及打鬥,但元神的殺傷力足夠庇佑他了。

三個月後,秦羿終於踏入了中西方地獄的邊境。

這個地方名叫創初之境!

意味西行是創世之地,東邊則是太初之土,都是來自最早神明創法之意。

創初之境,是一片黑白的光境,有點類似輪迴隧道,裏邊颳着黑白兩種颶風,黑風來自西方,白風來自東風,如兩把剮刀交錯,沒有絲毫的死角。

正是因爲有這道颶風在,裏邊根本無須任何的護衛,無論神魔,一旦被捲入其中,將會被剿成了碎片。

秦羿站在風口,都能感受到火辣辣的疼痛。

但他沒有絲毫的猶豫。

往前一步,也許是粉身碎骨,但不踏入這一步,他則永遠停滯不前,只能成爲活在仇恨中的笑柄。

沒有得選擇,秦羿閉上眼,緩步踏入了遊離的創初之境。

然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些颶風一碰到他,就自覺的繞道而行,一路西行,秦羿竟然是毫髮無損。

他意識到這或許是不死法印帶來的好處。

東西方地獄肯定是有聯繫的,但很可能只僅限於最高層,如撒旦跟廣王。

兩者之間有來往,這道門便卡不住兩位尊者,而不死印法正是廣王最獨特的標誌,秦羿這一賭,竟然賭對了。

度過了創初之境。

秦羿終於踏入了西方地獄。

眼前的一幕,真是讓他大開眼界。

西方單從凡間來看,其實比起東方無論地理位置,還是風景,都是要佔有優勢的。

但單論地獄,西方的地獄簡直只能用災難來形容。

使出是亂飛的岩漿、火石,黑煙繚繞,斷壁殘垣中,一個個在地上爬行的怪獸、厲鬼,無比的猙獰、淒厲,簡直就像是剛剛被戰火摧殘過一般,慘不忍睹。

秦羿一踏入西方地獄,並沒有亂走,此時地獄圖,完全呈現出了整個地獄的形勢。

不同於東方地獄,是立體縱向的十八層,西方是一塊巨大的整理大陸,分爲了三大塊,由撒旦及其子嗣統管,每一塊疆域都無比的遼闊,總體面積甚至還在東方地獄之上。

秦羿拿出神月的召喚水晶,如果他沒記錯,當初神月說過,只要到了西方地獄,第一時間聯繫她。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有了元神、神識,很多事情便可以解決了。

秦羿第一時間召喚出了三界石,久違的三界石爆發出一陣白光,嗚鳴不止,像是對主人長時間的切割聯繫表示不爽。

“老夥計,我回來了,以後你我又可以並肩作戰了。”

秦羿握着石頭,淡淡一笑,取出了召喚水晶。

隨着一陣法咒念動,一股強烈的意念自水晶中緩緩而現,透過召喚水晶,神月那張美到令人窒息,天下無二的面孔豁然而現。

冷少來勢兇猛 “秦先生,許久不見,我終於等到你了。”神月的面孔虛無晃盪,像是隨時會消失,想來,這種召喚需要強大的能量支撐。

“長話短說,我剛出創初之境,接下來就看神女你的指示了。”秦羿笑道。

“創初之境,那可是尼羅的地盤,尼羅是撒旦魔王的第七子,其人兇殘無比,你不要亂走,我會以最快的速度去找你。”

神月焦急道。

“嗯,我等你。”

秦羿收回了神石。

看着茫茫的西方地獄,秦羿有些頭疼了,他對於西方地獄基本上屬於一無所知,不過創初之境設在尼羅的地盤,這說明了尼羅與廣王之間的關係應該是很好的。

他是應該往前走,還是停留下來,苦等呢?

秦羿並不知道,此刻的神月完全慌神了。

……

西方光明公會,教堂內,神月與法皇匆忙走到神壁前,祈求上天神靈的指示。

待神光完全褪散,神月迫不及待的問道:“爺爺,如何了?”

“情況不太妙,米迦勒天使長說,即便是他本人,也不敢隨意在尼羅的地盤穿行,尤其是尼羅現在重用路西法的使徒雷登,對咱們神系極其的不友好。”

法皇有些爲難道。

“這可怎麼辦?我原本以爲他會踏入中立區,又或者是親神系的伽羅,這下好了,人來了,咱們卻無能爲力。”

“爺爺,不能讓他在那呆着,太危險了。”

神月憂慮道。

“小月,這個秦侯不是常人,上一次唐德亂我工會,便是他力挽狂瀾。而且你知道創初之境是什麼嗎?那是撒旦與秦廣王之間的祕密通道,東西方地獄有三條來往通道,秦侯偏偏選擇了這一條,而且毫髮無損的通過了,這說明什麼?”

“他很可能已經成爲新任的東方地獄之主,如今咱們天界的一位聖主正被尼羅羈押,神把這個任務交給咱們已經足足三年了,也許秦羿能再一次創造奇蹟,也猶未可知。”

法皇老謀深算的搖了搖頭道。

“可是尼羅殘暴不仁,連他父親撒旦都不放在眼裏,秦羿一個東方來客,就算他是東方地獄之主,也不見得就能說服尼羅,這樣太冒險了,我,我不想……”

神月爲難道。

西方地獄的情況遠遠比東方要複雜,而且地獄魔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哪怕是撒旦與他的這些兒子之間,除了父子關係外,其他大部分時候都是處於對立的。

根本不存在歸屬關係,尤其是尼羅,是地獄三大疆域中,勢力最大的,更是目中無人。

任何事情,只要扯上他,就麻煩了。

神月不想讓秦羿冒這個險!

“小月,聖主身上有重要的祕密,落在尼羅手中一天,就會多一分風險,甚至關係到天界諸神安危,秦侯是上天賜予我的救世主,爺爺知道你對他有些私情,但爲了光明大業,你必須相信這個人。”

法皇道。

他其實有一句話沒有告訴神月,天界的天使傳音是,不惜一切代價救回聖主,而法皇從上一次起,就認定這個叫秦羿的青年絕不簡單。

他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的。

小月沉默了片刻,毅然道:“既然爺爺一定要秦羿出面,那孫女有個要求,讓我親自下地獄去會他。”

說到這,她又道:“你也知道,秦羿的性格桀驁不遜,他肯到這來,有一大部分原因是看在孫女的情分上,我若不去,他是不會答應爺爺的條件,甚至很可能打道回府。”

法皇猶豫了,神月是天選之子,去沒有任何安全保障的尼羅地盤,無疑是冒險。

但若是不冒這個險,這事確實難成。

在光明大業面前,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犧牲的,想到這,法皇凝重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地獄吧,不過這次沒有任何保護你,我會動用中立區的關係,把你送到距離創初邊境最近的地方,至於能不能見到秦羿,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爺爺,孫女如今也是八翼聖徒了,縱觀世界已經少有敵手,是時候去地獄闖蕩了。”

“你放心,小月一定會回來的。”

神月緊抿着嘴脣,倔強道。

“我的孫女終究是長大了,去吧,爺爺會爲你和秦羿祈福的。”

法皇慈愛的撫摸孫女的秀髮,無比疼愛道。

……

神月在得到法皇的允許,當天就藉着神明之力,踏入了神魔交接的中立區。

無論是地獄還是天界,都有一塊中立區,這裏是神魔使節居住之地,自創世以來,無論兩方關係如何的緊張,中立區都很少受到衝擊。

也正是因爲中立區的存在,神與魔之間,哪怕是發生大戰,最後也都能和平偃旗息鼓,不會存在一方被徹底毀滅的可能。

中立區的駐紮天使叫加百列,是一位慈祥的老天使,也算是主神身邊最早的侍從了,中立區的教堂光芒萬丈,自成結界,可抵擋一切惡魔的衝擊。裏邊的每一位戰鬥天使,都是無比的英俊、漂亮,英姿颯爽,負甲而待,隨時準備戰鬥。

加百列見到神月,無比的高興,這位來自凡間的大小姐,與天界淵源極深,未來升入天界是遲早的事。

這同樣也是神月第一次面對面的見到天使,而不是通過靈璧等,看到天使光潔、慈愛的光芒,亦是無比的欣喜。

“神月小姐,主神已經傳達過法旨,讓我等配合你全力尋找來自東方的朋友。”

“讓我來給你引薦下,這位是索頓,他是我的親傳使徒,也是中立區的光明衛長,這一次就由他陪你同行,穿越尼羅境地,去迎接我們的客人如何?”

加百列拍了拍旁邊一位英俊高大的青年,笑問道。 “索頓衛長,你好。”神月很有禮貌的微微欠身行禮。

論地位,她雖然是個凡人,但由於是主神欽點的凡間代言人,其實地位是遠遠比起一般的天使要高的。

索頓眼一直,一時間竟不知如何迴應了。

他見過諸多天使美女,然而在見到神月的那一刻,還是被她絕美傾城的容顏給驚道了。簡直不敢相信,這世上還能有如此漂亮的女孩。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