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打過胎”我擡起頭望着那個萬曉芳說道。

“是的”萬曉芳紅着臉對我說道。

“打過幾次”我繼續我問道。

“跟我的前男友打過兩次”

“跟我說說吧,越詳細越好”

“這個……”萬曉芳臉瞬間漲紅,她覺得這個問題有些難以啓齒。

“你要是不跟我說清楚,我也沒有辦法幫你”我直勾勾的望着這個大肚子的女人說道。

“我跟我前男友在一起同居兩年了,一共懷孕兩次,第一次是孩子兩個月的時候做了人流,第二次懷孕的時候我就不想再流掉,我想留住那個孩子,我前男友的意思也想讓我把那個孩子留住,由於我前男友家庭條件不好拿不出錢給我們買房子還有結婚,所以我的家人說什麼也不同意我們倆在一起,當孩子在我肚子七個月大的時候,我媽帶着我去醫院做了引流,後來我也跟我前男友分手了”萬曉芳說這話的時候眼圈含着眼淚。

“跟我前男友分手後,我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公,我們倆認識半年後就結婚了,現在我肚子裏懷的孩子也已經有七個月了,你說我夢中的那個死嬰是不是向我來討債的”萬曉芳緊張的向我問道。

“當胎兒成形他就是一個生命體,尤其胎兒在成長到五個月的時候他會有自己的靈智,他也是非常渴望自己出生的。你把一個成形7個月的胎兒打掉這就是在作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這個胎兒的陰靈一直在你的體內,它會影響你現在懷的胎兒”我嚴肅的對這個萬曉芳說道。

“大師,那我該怎麼幫,求求你幫幫我吧”萬曉芳嚇的眼淚都掉出來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你”我搖着頭爲難的說道。

“那它會不會傷害我的孩子”萬曉芳一邊哭着一邊向我問道。

“其實他們都是你的孩子,只不過一個變成了陰靈,他應該會纏着你現在懷的孩子”我認真的對那個萬曉芳說道。

萬曉芳聽到我這麼說兩眼一閉直接暈了過去,就在她的身子剛要從椅子上倒下去的時候,站在一旁的二柱子跑了過去一把扶住了萬曉芳,我和二柱子把這個萬曉芳擡到了沙發上。

“真是自找的,林哥這件事你還是不要管了”王鶴瞳看着那個萬曉芳對我說道。

“我倒是想管了,現在我也無能爲力,如果我幫他的話可能會傷及她肚子裏的那個胎兒”我搖着頭無奈的說道。

“咱們應該幫幫她,她挺可憐的”柏皓騰同情的看着那個萬曉芳。

“柏師兄,你還是少管閒事吧,一旦你把人家肚子的胎兒傷到的話,那你就等着吃官司吧,這年頭好人難當啊”王鶴瞳也看出了這件事很難辦。聽了鶴瞳說的話我也覺得沒錯,這年頭鬼不可怕,可怕的還是人,俗話說人心險惡,這世道的人爲了錢什麼事都能幹出來,年過半百的人到路邊碰瓷訛錢是大有人在。

“那我還是不管了”柏皓騰也覺得王鶴瞳說的對。

過了半個時辰那個萬曉芳甦醒了過來“噗通”一聲,萬曉芳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大師,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我的孩子,你要多錢我都給你,我不能再失去這個孩子裏”萬曉芳已經哭成了淚人。

“這位女士,我林哥幫不了你,你還是另找他人吧”王鶴瞳坐在一旁沒好氣的對萬曉芳說道。

“大師,你幫幫我吧”萬曉芳說完就對着我磕起了頭。

“你還是趕緊起來吧,你起來再說”我走到萬曉芳的身邊把她扶起來說道。

“是我自己做的孽,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萬曉芳大聲的哭道。

“簡直吵死了,我上樓了”王鶴瞳煩躁的說道,然後她就往樓上走去。

“這件事很複雜,我倒是願意出手幫你,但是我怕會傷及你肚子裏的胎兒,我覺得你應該先跟你老公說一下,如果他願意我幫你的話,咱們再商量這件事”我對萬曉芳勸說道。

“我怎麼說”萬曉芳抽泣的向我問道。

“你如實說唄”我應道。

“關於前男友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老公說,如果我如實說的話他肯定會生氣的”萬曉芳一臉爲難的說道。

“那這件事我真的沒法幫你了”我搖着頭說道,畢竟我不想給自己招惹麻煩。

“這件事還是讓我回去再考慮考慮吧”那個萬曉芳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我跟柏皓騰望着可憐的女人互相苦笑了一下。

“二柱子,將來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話千萬不要讓她亂墮胎,如果那樣的話你跟你的女朋友都要揹負因果報應的,嚴重的會被打入地獄,輕一點的死後會託生爲畜生”柏皓騰閒着無聊打趣着二柱子,當然柏皓騰也不是瞎說。

“真的假的”二柱子瞪着眼睛望着柏皓騰說道,在二柱子眼裏,他覺得現在這女孩子墮胎是很普遍的事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問你師傅就知道了”柏皓騰指着我說道,二柱子則是一臉疑惑的向我看了過來。

“你柏師叔說的沒錯,打胎是要揹負因果的,所以做一個男人必須要負責,做一個女人必須要自重”我認真的對二柱子說道。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那我以後要注意點”二柱子的頭上瞬間驚出冷汗。

“你注意個屁,你有女朋友嗎?”柏皓騰哈哈大笑道。

“你不說這個我還忘記了,我還真沒女朋友”二柱子也傻傻的笑了起來,對柏皓騰和二柱子我也是無語了。

“時間不早了,咱們趕緊去吃飯吧”望着牆上的掛鐘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

“好的,你們先等一會,我上去叫鶴瞳和大師姐”柏皓騰起身就往二樓走。

“師傅,明天那個娘炮再來的話,你讓我把他趕出去吧,我特不愛聽他說話,簡直太難聽了”二柱子一想起張海波心裏就生氣。

“好歹他也是你鶴瞳師姑還有暮師姑的大師兄,咱們能忍就忍吧,做人就是這樣的,不要太介意別人怎麼做,咱們做好自己就行了”我對二柱子教育道。

“知道了”二柱子沉聲說道,雖然他嘴上這麼說,但是他心裏特別生張海波的氣,而我此時已經不生氣了,雖然我們同是道家人但我們不是一路人,所以跟這樣人生氣不值得,也許我們這輩子就打這一次交道。

當暮婉卿得知她張師兄離開了她才樓上走下來,中午我們五個人到附近的一家火鍋店隨便吃了點飯,這頓飯本來是我要付錢的,可最後被暮婉卿搶着付了。

“暮道友,我有件事想要請教你”飯後我們坐在茅山堂的時候我對暮婉卿說道。

“什麼事你說吧”暮婉卿喝了一杯茶淡淡的說道。

“中午的時候茅山堂來了一個懷孕的女人…….怎麼能不傷及她腹中的胎兒將那個陰靈驅趕走”我向暮婉卿請教道。

“很難,原本還有兩個月就可以出生了,結果被引流,這個小陰靈的身上含有極大的怨氣,所以他死後的陰靈之軀一直附在那個女人的身上,估計就是等着這個女人再懷孕後佔據她體內的孩子軀體,將來這個女人生下來的孩子便會變成鬼嬰”暮婉卿搖着頭對我說道。

“鬼子是兩個夜叉鬼皇的產物,那鬼嬰是個什麼東西”王鶴瞳說道。

“如果那個女人體內的陰靈佔據了那個胎兒的身體便會成爲鬼嬰,鬼嬰生出來以後跟正常孩子是一樣的,只不過從鬼嬰出生的那天就會給他的家庭帶來黴運,而且鬼嬰克父克母,輕的可以讓他的父母久病纏身,重的直接讓他的父母暴斃身亡,這不算什麼稀奇的事,這種類似鬼嬰的存在是很多的”暮婉卿對我們解釋道。

“那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這個問題呢”我繼續向暮婉卿問道。

“兩個辦法,第一個辦法就是跟那個陰靈談一下,第二個辦法有些殘忍那就是讓那個女的打掉她身上的孩子然後你再用你的辦法對付那個陰靈”暮婉卿繼續說道。

“再沒有別的辦法嗎?”我個人覺得這兩個辦法都挺難的。

“沒有了”暮婉卿搖着頭說道,此時我坐在沙發上發着呆,我在想這件事到底要不要幫那個女陰靈,第一個辦法比第二個辦法難,我自認爲我是沒有那個實力勸說那個陰靈,而第二個辦法還有些太殘忍了。

下午的時候暮婉卿跟王鶴瞳出去逛街了,畢竟她們倆要在我這常住,對於兩個女人來說有些生活用品是不可缺少的,還有衣服,王鶴瞳這幾天就吵着要買衣服。

“鶴瞳師姑一天一套衣服,爲什麼她還說她自己沒衣服穿”二柱子摸着腦袋問道。

“因爲女人的衣櫃永遠少一件衣服”柏皓騰笑道。

“這是什麼意思”二柱子還是有些不明白。

“等你有女朋友就知道了”

“我什麼時候能有女朋友呢”二柱子發着呆嚮往的說道。

留給未來的自己 待到下午兩點左右的時候,那個萬曉芳帶着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來到了茅山堂,那個男子的臉色有些難看,而王曉芳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她兩個眼睛紅腫,很明顯是剛哭過。

“大師,這個是我老公”萬曉芳指着她身邊的男人介紹道,這個男的身高跟我差不多大約有一米七二,膚色有些黝黑,這個男人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非常的穩重。

“你好”我伸出手對那個男人打着招呼。

“你好大師”那個男子很有禮貌的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雖然他在笑,但是他笑的很勉強。

“事情我都聽曉芳說了,大師你說這件事咱們該怎麼處理”那個男子冷靜的向我問道。

“你信這個世界有鬼嗎?”我望着那個男人的眼睛問道

“我信”那個男子點了點頭誠懇的答道。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一下了”我指着沙發對那個男子說道,如果這個男人說他不信的話,我覺得這件事我們就沒有必要談下去,我會毫不留情的趕他們倆出去。

“謝謝”那個男子點點頭坐在了我的對面,柏皓騰則是坐在我旁邊無聊的擺弄着茶几上的茶具。

“你老婆現在的事我再跟你說一遍,最後的選擇權還在你的手裏”我認真的看着萬曉芳的老公說道。

“你說吧大師,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那個男子點着頭說道。

“恩,你老婆的身體上寄宿了一個陰靈,這個陰靈也就是咱們老百姓常說的鬼,現在這個陰靈已經影響到你老婆腹中的胎兒了,一旦讓這個陰靈附在胎兒的身上,那這個孩子生下來以後將會給你們兩口子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我慎重的對那兩口子說道。

“大師,那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化解”那個男人聽我這麼說急的都有點坐不住了,畢竟肚子裏的孩子是他的。

“目前只有兩個辦法,這第一個辦法就是跟這個陰靈商議一下,讓它放過你肚子的孩子。這第二個辦法……”當提及第二個辦法的時候我有點難以開口。

“大師你快說這第二個辦法是什麼”那個男子人從沙發上站起來焦急的問道。

“這第二個辦法就是如果第一個辦法不行的話,那就得讓你老婆把現在肚子裏的孩子拿掉,然後我想辦法把他身上的那個陰靈驅趕出她的身體”當我說完這個辦法的時候,那個男人身體一軟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而那個女子則是坐在那個男人的身邊痛哭起來。

“對不起老公,是我對不起你”萬曉芳抱着那個男人的手臂哭泣道,而那個男人則是將手臂從她老婆的手裏抽了出來,他雙手捂着臉不知道該怎麼答覆我,我能看出這個男人現在很痛苦。

多了十分鐘那個男子開口說話了“大師,如果讓這個孩子生下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這個孩子一旦生下來就會向你們倆討債,輕點的會導致你們兩個久病纏身,重則會讓你們倆暴斃身亡,所以你們要考慮清楚”我將事情的嚴重性跟這個男人如實說了一遍,原本我是不想說的,但是我覺得他們倆有權利知道這件事。

“還是讓我再想想吧”此時這個男人陷入了危難之中。

“大師,這個孩子我不要了”萬曉芳哭泣的說道。

“你能不能閉嘴讓我冷靜一下”此時萬曉芳的老公對萬曉芳大聲喝道,萬曉芳將頭低下輕聲的抽泣着,萬曉芳猶如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

“大師,咱們先採取第一個辦法吧,如果第一個辦法不可行的話,我也想把這個孩子留下來,既然他是來討債的,那我們就該償還所欠下的債”那個男人慎重的對我說道,聽到了這個男人的話,我這心裏是由衷的佩服他,不僅僅是我,就連柏皓騰也是一臉敬佩的看向那個男人。

“這不是你欠下的債,你不應該償還”萬曉芳哭訴道。

“既然我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女人,你的債就是我的債,我們倆一起還”那個男人緊着她老婆的手深情的說道。

“那好吧,這件事我盡我最大的能力去幫你們倆的,你們倆也別抱有太大的希望”我對他們兩口子說道。

“大師,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萬曉芳的老公沉聲問道。

“你們倆先回去,等晚上七點的時候你們倆過來一趟,我自有安排”我對萬曉芳的老公吩咐道。

“謝謝大師了,那我們倆先回去了,等晚上七點的時候再過來”萬曉芳的老公從沙發上站起來客氣的對我說道。

“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我望着萬曉芳向她的老公說道。

“大師你請說”

“人沒有十全十美的,是人都會犯錯,以前的事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計較那麼多了,最主要就是過好以後的日子”我微笑的拍着萬曉芳老公的肩膀說道。

“我知道了林大師,雖然我很生氣,但是我不會計較的,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我只想過好現在”萬曉芳的老公點着頭對我說道。

“好了,你們回去吧”我笑着說道。

“恩”於是那個男人緊緊的牽着萬曉芳的手走出茅山堂。

這世間的人的確沒有十全十美的,就拿王思琪來說,她這個人就很完美,各個方面也都很優秀,只可惜上天給了她一副陰陽臉。毛主席這輩子戎馬一生,爲新中國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可以說他是每個老百姓心目中的神,然而他這輩子最大的過錯就是十年文革導致中國落後那些發達國家幾十年。很多知識分子受到迫害,學校停課,文化園地荒蕪,許多科研機構被撤銷,在一個時期內造成了“文化斷層”、“科技斷層”、“人才斷層”。據1982年的人口普查統計,全國文盲和半文盲達二億三千多萬,佔全國總人口數的近四分之一,嚴重影響到全民族文化素質的提高和現代化事業的發展。

“二柱子,你現在去紙紮店買一堆童男童女過來,還有白燭一對,快去快回”我對二柱子吩咐道。

“是,我現在就去”二柱子說完就往外跑。

“你沒拿錢”我衝二柱子喊道。

“我兜裏有,你給我的那一千塊錢我還沒花呢”二柱子說完這話人就消失不見了。

“林兄弟,你做事未免有些太魯莽了”柏皓騰說這話的意思是不想讓我幫那兩口子,他怕我會惹上麻煩。

“我懂你說的意思,我師傅曾經對我說過,人活這一輩子不長,做人就要問心無愧。這件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我知道我就要幫他們一把”我苦笑道。

“你也別忘記了,正是因爲你這種心態,上次你救了一個不該救的女陰靈,她不但害了沈騰也差點要了你的命”柏皓騰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這次我會慎重的”

“你這個人就太倔強了,隨便你吧”柏皓騰是拿我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二柱子右手抱着一個童女,左手抱着一個童男走了進來。

“蠟燭買了嗎?”我向二柱子問道。

“我忘記了,我現在就去買”二柱子放下那對紙紮的童男童女就向外走去。

“在買點小孩子玩的玩具回來,多買點”我對二柱子叮囑道。

“我知道了師傅”二柱子再一次消失在我的面前。

“你還別說,你開這個茅山堂還真需要這麼一個傻小子給你跑腿”柏皓騰衝着笑道。

“柏兄弟,你別看這個小子一天二呵呵的,他心裏可有自己的小九九,他可一點都不傻”我也衝着柏皓騰笑道。

“確實是這樣的,這小子開始的時候我不是太喜歡,但相處一段時間後我覺得這小子還真不錯,我挺喜歡”柏皓騰發自內心的說道。

“想不想聽聽我是怎麼認識這個二柱子的”

“林兄弟,你說來聽聽”柏皓騰饒有興趣的問道。

“我第一次遇見二柱子的時候這個道堂剛開業不久,有一天中午我正要睡覺,這個二柱子就走了進來…….”於是我將我認識二柱子的經過詳細的跟柏皓騰講了一遍。

“哈哈,這小子還挺有意思啊,就衝這個小子孝順的份子上,你就應該收了他”柏皓騰爽朗的笑道。

“是啊,我就是看中了這個小子對他媽孝順,而且還勤快的份子上我才收他的”我微笑的說道。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師傅,需要的東西我都買回來了”二柱子推開茅山堂的門大聲嚎氣的喊道。

“你小子說話小點聲,我又不聾”我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二柱子數落道,二柱子也沒在乎,他將手裏的白燭還有一些小玩具放在了桌子上。二柱子買的東西我還算滿意。

“林兄弟,晚上你打算怎麼跟那個陰靈談”柏皓騰一臉關心的向我問了過來。

“哄着來唄,畢竟那個小陰靈也是個孩子”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你覺得成功的可能性佔多少”

“這個我無法預計,我還是第一次做這事,我只知道希望不太大”我之所以這麼說有我的道理,這個小陰靈本身的怨氣很大,而且他現在懷有一顆報復的心,現在有一個好機會那就是它可以藉助這個新胎兒的肉體再次出生,他應該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這件事我是幫不上你了,還是你自己來吧”柏皓騰也嘆了一口氣說道。

王鶴瞳跟暮婉卿一直逛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纔回來,她們倆大包小包買了一大堆東西,有吃的,有用的,有穿的,還有鍋碗瓢盆亂七八糟的。

“你們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我看着堆了滿地的東西問道。

“大師姐說,反正樓上有廚房,以後咱們就不出去吃了,就在這茅山堂自己做着吃,省錢還乾淨,所以我們就買廚了房用的東西”王鶴瞳開心的說道。

“誰做,我是不會做”我擺着手尷尬的說道。

“也沒指望你做,當然是我大師姐做了,我大師姐的廚藝那絕對沒得說,你以後有口福了”王鶴瞳望着暮婉卿笑道。

“我大師姐做飯確實好吃,在北京的時候,我跟鶴瞳經常去她家蹭飯吃”柏皓騰也跟着附和道。

“別說沒用得了,你們三個趕緊幫忙把東西搬到樓上”暮婉卿指着我跟柏皓騰還有二柱子說道。

“恩”我們三個點點頭將堆在一樓滿地的東西往二樓搬去,高壓鍋,微波爐,刀具…..應有盡有。

“大師姐今天晚上我們就在家裏做着吃嗎?”王鶴瞳興奮的向暮婉卿問道。

“做飯的工具是都買了,但是做飯用的米,油,醬,醋…..都還沒買,今天就這樣了,等明天白天的時候你陪我再去一趟超市把該買東西都買了,明天晚上咱們就可以自己在家做飯了”暮婉卿對王鶴瞳說道。

“可是我現在就想吃你做的飯”王鶴瞳不開心的說道,我挺喜歡鶴瞳這個人的,她這個人開心就笑,不開心就拉着個小臉子,什麼事都表現在她的臉上,在熟悉人的面前王鶴瞳從來不去刻意的僞裝自己,總是把最真實的一面給我們。

“晚上咱們幾個還是出去擼串子吧”柏皓騰提議道。

“好,我贊成”王鶴瞳這個小吃貨第一個舉手贊成。

“晚上你們幾個去吃吧,我就不去了”我開口說道。

“林哥你不要這麼掃興好不好,我張師兄他晚上也不跟我們去吃,你爲什麼不去”王鶴瞳瞬間就不高興了。

“林兄弟他晚上有事,確實去不了”柏皓騰向王鶴瞳解釋道。

“林哥,難道你真的打算要幫助那個不負責的大肚子女人”王鶴瞳對那個女人的印象比是太好,她覺得那女人能有今天都是自找的。

“下午那個女的跟他的老公來了,就此事我們商量了一下,他老公的意思就是先讓我跟那個陰靈談一下,如果談不成功的話,他們決定這個孩子還是要生下來”我回答道。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