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唐宋暗暗慶幸,要不是一直在加速,估計剛才就已經被炸車了。這種槍的威力他清楚得很,一旦朝著油箱開一槍,必炸!

兩人看了一會,似乎沒發現什麼異常,這才轉身上車離開。唐宋始終沒有出去,畢竟懷裡還有個陳英,免得出意外。

等到兩輛車遠去,唐宋才吐了口氣。低頭看了一眼陳英,發覺自己已經快要突破極限,趕緊翻身穿褲子。

然而,穿好之後他又後悔。反正她也想要,幹嘛不趁機再來一發?

想法是美好的,可惜很快唐宋又聽到了發動機的聲音。顧不得多想,趕緊將陳英抱起來,飛奔過江邊公園。

不出所料,那兩人應該是會想到不對勁,又折返回來了……

飛奔了約莫五分鐘,總算看到江邊一個小區。唐宋喜上眉梢,抱著陳英快步走過去。不出所料,小區旁邊有個警務亭,兩個巡警正在值班。

唐宋抱著陳英進去,兩個巡警先是嚇了一跳。等他把證件拿出來,兩人又慌了起來。

讓他們不動聲色的把陳英帶走,隨後唐宋不動聲色的又潛伏回江邊公園。

兩輛車還停在公園裡,兩人下車搜尋。看了一會,唐宋雙眸寒光閃爍,悄無聲息的靠近兩人。

隔著約莫十米,正在搜尋的女人忽然停下來,皺眉的四處張望。這反應,讓唐宋頗為吃驚。

他已經非常謹慎,怎麼對方還能有警覺?難道是自己退步了?

「怎麼了?」男子低聲問道。

女人沒有回答,警惕的繼續張望,好一會才呢喃:「總覺得味道不太對,好像是女人的氣味,又有點……奇怪的腥味。」

聲音很細微,可唐宋聽得清楚,相當尷尬的撅了一下屁股。指不定氣味,就是從褲子里發出來了!

沒等多想,女人忽然把槍對準這邊,唐宋趕緊順著草叢快速翻滾…… 啪啪!

刺耳的槍聲響徹夜空,樹上的鳥兒都給驚醒飛撲到空中。

唐宋順著草叢如同獵豹一般快速飛掠,那女人警惕性非常強,可惜這種槍一般只能連開兩槍,之後就要裝彈了。

「果然還活著!」女人一邊快速裝彈一邊冷哼。

男子也是警惕的把槍對準草叢,只是已經看不到唐宋的身影,周遭安靜無比。

兩人背靠背,保持著警惕。看得出來,戰鬥經驗很豐富,而且是多年的搭檔……

呼!

一陣寒風吹過,隨後男子便見跟前有一道殘影飛掠,嚇得他驚慌開槍。

啪啪!

又是兩聲槍聲,可惜依舊沒有命中。反而是在槍聲落下的瞬間,一道寒光閃過,手術刀精準的插入男子的額頭。

女人轉過身來看到夥伴被擊中,剛想反擊,不曾想脖子忽然發涼,後邊傳來森冷的聲音:「需要我讓你們團聚嗎?」

如同鬼魅一般,讓女人不得不停下所有動作,背後冷汗莫名翻滾。

太快了,黑夜裡他真的像是鬼一樣……

約莫五秒,女人放下槍,冷聲道:「不愧是鬼,果然打不死。」

唐宋微微聳肩:「你錯了,我再怎麼樣也是人。不過,你們是不是人,估計很難說了。」

知道他身份的,肯定不是正常人,很大程度上已經算不上是人了……

女人並沒有畏懼,反倒笑起來:「你真的很可怕,本來我們是打算今天跟你同歸於盡,沒想到……遲早有一天,你也會死!」

語氣極為陰狠,唐宋知道她的想法,反倒鬆開她的脖子往後退:「滿足你的願望,可惜你看不到!」

轉過頭來,女人憎恨的看了他一眼,二話沒說直接抬起槍對準自己的下巴。

啪!

唐宋沒有絲毫阻攔,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腦漿飛散到天空,然後女人慢慢倒下……

這種人就算阻攔下來也沒用,對方鐵了心要死,不可能給出任何有用信息。相反,很有可能會給一些干擾情報。

嗷嗚,嗷嗚……

遠處傳來警車的聲音,唐宋才收回思緒,轉身離開。

陰狠的殺手,抱著同歸於盡的決心。請得動這種人的,不是之前那個殺手組織,就是有很大能量的人!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黑暗的世界正在因為他的到來而揭開面紗……

臨近十一點,唐宋已經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行頭,出現在方家別墅大門口。

沒辦法,被陳英那麼一折騰,身上全都是她的味道,他有點心虛。好在,方怡是直接回家,要不然更加尷尬。

剛走到門口,保安快步走過來低聲道:「唐先生,又有麻煩了。」

「哦?」唐宋頗為吃驚,這麼晚了還有人找上門?

沒有多問,唐宋加快步伐走進去。不出所料,等他走到主樓大廳的時候,裡邊坐著幾個人,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方明國跟方怡也在,對面是兩個中年人和一個少年。那少年,竟然是朱正濤!

一見到唐宋進來,朱正濤豁然站起,指著他大聲怒喝:「就是他!」

旁邊兩個中年人面色陰沉,跟著站起來凝視著唐宋,隔著大老遠都能感受得到殺氣。

走到很面前,唐宋很奇怪的打量著朱正濤:「是在下,怎麼了?是不是覺得我太帥,愛上我了?」

這話說得朱正濤差點沒吐出來,臉色更是發黑,咬牙切齒的握緊拳頭。旁邊穿著西裝的中年人冷哼:「你既然是方家未來女婿,那請你給個解釋,你跟郁可詩到底什麼關係?」

方明國站起來苦笑:「朱兄,這其中相比有誤會……」

不等他說完,唐裝中年人忽然插過話:「不管什麼誤會,既然敢公然對我侄子動手,簡直太過分了!今日,要是不給個合理的解釋……」

「大爺,別裝逼!」唐宋冷不丁打斷他的話,翻著白眼強烈鄙視,「這種裝逼套路太老,換個新花樣吧。」

「你……」唐裝中年人的鬍子差點沒炸飛起來。

西裝中年人依舊綳著臉色:「我們不想挑事,只想要個合理的解釋,否則休怪我們不客氣!」

唐宋更是鄙夷,充滿嫌棄的樣子:「你算老幾,我為什麼要跟你解釋?」

「你放肆!」唐裝中年人拍案而起,怒火中燒指著唐宋,「不要以為當過兵就可以為所欲為,若非看在方家的面子上,今日定要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武術!」

睿智!

唐宋真是無言以對,武術的沒落,就是因為有這種睿智在練。啥也不說,直接抬起兩個手,然後兩根標準的中指毫不猶豫送過去。

老少皆宜的手勢,想看不懂都難。

唐裝中年人臉色黑得跟死豬一樣,想要過來動手,西裝中年人卻擋住他。綳著臉色,西裝中年人殺氣騰騰:「我們只是要解釋,你若在這樣,信不信你要付出代價?」

「不信!」唐宋肯定的搖頭,隨後還一臉奇怪的側頭看著一直火冒三丈的朱正濤,「你信嗎?反正我是不太信的,畢竟你們全家都這麼睿智,我怎麼可能需要付出代價。」

「你太放肆……」

唐裝中年人的怒吼還沒說完,唐宋忽然閃身往前,瞬間抵達西裝中年人跟前,拳頭強行轟出。正好從西裝男子的肩膀擦過,精準的擊中後邊唐裝中年人的鼻子。

忽如其來的涼意,讓唐裝中年人的聲音戛然而止,駭然的看著近在咫尺的拳頭,心臟忽然停了。

西裝中年人更是驚悚,他都不知道唐宋是怎麼過來的,一眨眼就有人站在前邊,這是何等卧槽!

「大爺,你再裝逼,會被打死的。」唐宋嫌棄的撇嘴,「不要以為穿一身不一樣的衣服就很吊,實際上也就是一拳的事情。」

說罷,唐宋將拳頭收回,往後退了兩步。目光再次落到朱正濤身上,蔑視斜眼:「本大神做事,向來不喜歡解釋。如果你真想知道原因,打死我,我一定會告訴你。不敢打,哥屋恩滾!」

朱正濤一直不說話,牙齒都快蹦碎了,額頭筋骨一直在暴起,眼神里儘是憤怒。

醫路風雲 他要的其實不是解釋,而是面子。本就以為依仗著家族的威壓,能讓這個人服軟。沒想到到頭來,解釋依然沒有,面子更加掃地…… 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小紅三人,以水泥塔的堅硬程度,如果直升機不是直接砸在上面,三人就不會受到傷害。

雖然頂層近乎一半的位置被直升機砸到傾斜,其餘位置還是較爲堅挺的,而樓頂出口位置也沒被砸爛,快速通過後只見樓頂一片火光沖天,一架大型軍用運輸機大半軀殼砸在樓體中央,飛機駕駛員被操縱桿穿透身體,副駕駛則被滑落的機艙玻璃攔腰切成兩半。

滿地散落的武器和屍體殘肢。

我最擔心事情還是發生了。

直升機並非被武器攻擊墜毀的,而是尾部機翼斷裂口有明顯拳印。

這架飛機是被人以元力震斷機翼墜毀的。

也就是說當我進入這片區域時其實早在人監控之下。

那麼小紅三人……

想到這兒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爬上水箱頂部,果不其然裏面除了一些食品,三個人蹤影全無。

但是在階梯處擺着部手機,手機下壓着紙條,上面寫着“手機裝身上,我會聯繫你。”

我怒不可遏,站起身大吼道:“老子操你東閣老祖八十代祖宗,有種你出來見我一面。”環顧四周,卻無一點聲息。

罵歸罵,我是真的沒有一點辦法,只能將手機揣在身上。

李佳霖問道:“大哥,咱們該怎麼辦?”

“我們得出去,你一定跟緊我。”

“我知道。”每人抄了一把九五式,和若干彈夾,而我居然在機艙裏找到一柄帕蘭砍刀,這東西對於我的作用可比槍械大多了。

於是用皮帶捆在腰間,端着槍往樓下進發。

剛剛走回賓館樓梯,就聽一陣低沉的嗚咽聲傳來,點亮手電只見狹窄的樓梯擠滿了成爲行屍的活死人,見到我們張牙舞爪的衝上來。

李佳霖舉起槍就要射擊,我一把握住槍管道:“省點子彈吧,這麼多人根本打不完。”說罷我回到出口,一把扯下木門,橫過門板對準樓梯下如湯圓一般的行屍腦袋狠狠砸去。

噗的一聲悶響,門板下的活死人頓時腦漿迸裂而死,但後面的人隨即便涌了上來。

我這才取下槍對準他們的腦袋穩穩射擊,打完兩個彈夾,擁擠在樓梯上的行屍羣清理乾淨。

踏着死人的身體我們回到了客房部,兩人小心翼翼的背靠背行走在危機四伏的走廊中。

或許是因爲絕大部分行屍被吸引到了頂樓,被我們集中消滅,隨後這一路中只遇到零零散散的個體,都被我們輕易消滅,一路暢通無阻直到八樓。

這裏也是我殺死吳鐵男的樓層區域,剛剛轉出通道口就看見一個身着黑色特戰服的人雙腿叉開,站在走廊中央的位置。

他似乎有些緊張,渾身微微顫抖,李佳霖道:“老田,你怎麼會在這裏?”說罷就要上去,我一把攥住他的胳膊,搖了搖手。

這人似乎聽到了聲音,緩緩轉過身子,赫然只見他正面身體血肉完全消失,只剩下白森森的骨骼。

面部、胸口、雙腿森森白骨看的十分扎眼。

這簡直就是一具成精的骷髏,李佳霖嚇的大呼一聲“我的媽呀。”不顧我的喝止,嚇的轉身就往回跑。

我正要阻攔他,身後便傳來啪啪鞭響,轉身望去只見黑暗的走廊過道,四五具血屍晃動着嘴巴里的長舌頭分別從頂部和牆的兩面朝我逼近。

我舉起手中的槍對準它們一陣點射。

血屍與行屍不同,它們的腦袋並不不怕傷害,即便是中了子彈,也渾然不覺,毫無滯礙的一路飛奔而來,與此同時我見到身着白衣的身影出現在走廊另一頭。

由於距離太遠,光線太暗,我看不清他五官長相,但依稀能看清這是個男人,身形消瘦,而在他身後一顆碩大的血屍腦袋若隱若現。

我抽出身後的帕蘭砍刀,一招神弓滅日,聚起點點白煙,空中嗤嗤作響,當白煙貫穿血屍的身體,即便它體內構造在特殊也支持不住,接二連三的尖叫聲中血屍紛紛失去附着力,被慣性驅使從我頭頂、身邊衝過摔落在我身後的通道口。

轟轟!

只見隱藏在那人身後的血屍走了出來。

這個血屍似乎是用剝了皮的相撲做成的,身材又高又肥,血呼啦的大肚皮在黑暗中分外顯眼,半蹲蹲在地下就像是一個超大的蛤蟆成精。

只見它肥碩的腦袋一晃,似乎就要發動攻擊,身後白衣人卻用手裏握着的類似棍子的器械在他肩膀拍了一下,肥血屍頓時就安靜下來,它瞪着圓咕嚕的大眼珠子看了我一會兒便與白衣人扭頭走入黑暗中。

這個白衣人難道是東閣老祖的手下?

究竟是追那個白衣人,還是去找李佳霖?仔細權衡一番還是活人要緊,於是我轉身返回樓道內,只見地下躺着的數具血屍屍體兀自在不停抽動。

如果皮膚是被人剝下來的,只能說剝皮人的“技術非常高超”,它們身體肌肉沒有絲毫損壞,包括血肉中的暗青色筋絡,血屍身上血液並非從自身流出,它身體的血肉組織已被特殊手段處理的緊緻光滑,看起來彷彿就像是又長了一層暗紅色的皮膚。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這些鮮紅色的液體更像是沾染在它們身體上的。

當我正打算從它們屍體上跨過,黑暗的空間響起一聲如泣如訴的嗚咽聲。

“媽的,這是要鬧鬼嗎?”我毫無心理防備,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咒罵道。

只聽喀喇一聲輕響,血屍胸口忽然冒出一對暗灰色的手臂,接着兩邊扒拉,將胸骨根根抵開。

只見血屍的胸膛裏有半截尚且爲消化完的行屍屍體,雖然強烈的腐蝕液體將他的肉體幾乎完全融化,但只要腦子沒有受到致命傷害,行屍就不會徹底死亡。

只見它渾身掛滿粘液,用手頂着僅剩的小半截身體從血屍胸膛裏直立起來,雖然渾身肌肉組織猶如融化的雪糕從身體紛紛掉落,但它依舊齜牙咧嘴朝我“走來。”

我擡槍對準它腦袋就是一下。

驀然伴隨着李佳霖的怒吼聲,爆豆般的機槍聲在靜謐的空間響起。 憋了大半天,朱正濤終於開口說話了:「我要跟你決鬥!」

這話說得唐宋頓時愣住了,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說啥,決鬥?」

「對,決鬥!」朱正濤咬牙切齒的點頭,面目尤為猙獰,「像男人一樣決鬥,打到死為止!」

卧槽,這小子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唐宋滿是怪異的上下打量著他,就像是在看神經病一樣。這都什麼年代,居然還玩這種決鬥?

唐裝中年人似乎想到什麼,雙眸閃爍精光的冷哼:「怎麼,不敢?身為習武之人,如果連決鬥的勇氣都沒有,再強大又能怎樣?呵,我這徒兒,比你強多了。」

回了神,唐宋不屑的翻白眼:「別扯這麼多幺蛾子,沒啥卵用。決鬥就不用了,免得到時候我一拳打死太尷尬。朱正濤你別誤會,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就算你全家一起上也是一拳打死!」

「你……」朱正濤的腮幫真要炸了,雙目血紅,拳頭都快崩了。

蔑視的昂著頭,唐宋一點面子都不給:「不要以為是京都朱家就多吊,在我面前你們還沒資格裝逼。哦對了,別用家族打壓,否則你會哭。」

「你、你、你太放肆了!」西裝中年人大聲嘶吼,頭髮炸直起來,「方明國,這就是你們方家的態度?」

啪!

話音剛落,西裝中年人就被抽得原地旋轉,牙齒蹦飛出來。

豎起中指,唐宋滿是鄙夷:「沒見過你這麼賤的人,看樣子你已經很多年沒哭過了。也行,滿足你!」

沒等說完,人已經再次衝過去,對著西裝中年人就是狂抽。左右巴掌輪流上,毫無情面可言。

啪,啪……

聲音相當有節湊感,西裝中年人被抽得一步步往後退。唐裝中年人就站在旁邊一愣一愣的看著,竟然都沒有上前阻止的意思。

很快西裝中年人撞到桌子,實在沒地方可以退,這才想起要反擊。與此同時,唐裝中年人也跨步衝過去:「住手,你……」

嘭!

聲音戛然而止,唐裝中年人本能往後退,心臟停頓了一下,背後冷汗直冒。

唐宋竟然用膝蓋狠狠衝擊西裝中年人的褲襠!

隱約之中,褲襠里好像發出了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不是很清脆,反倒有點低沉,像是荷包蛋忽然被戳破……

西裝中年人兩眼瞪大,兩邊臉頰火紅得跟紅燒一樣,面目尤為猙獰的捂住褲襠慢慢蹲下,疼得魂兒都冒出來了。

大廳里非常安靜,方明國跟方怡始終沒有插手的意思。雖然很殘暴,但他們都知道唐宋這混球什麼性子……

「哭了嗎?」唐宋俯視著西裝中年人,語氣尤為平靜,「你就說,哭沒哭。要是還沒哭,我繼續。」

西裝中年人哪裡有力氣回答,瑟瑟發抖的蹲在桌子旁,眼淚慢慢翻滾下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炸蛋?

果然很疼!

見他落淚,唐宋這才滿意的轉身。發現唐裝中年人跟朱正濤都有點驚悚的看著自己,他還略顯無辜的聳肩:「不能怪我,男子漢大丈夫說到做到。他用家族威脅我,我只能打到他哭。」

朱家算個鳥,不就是跟一些武術家族有點關係?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