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兒……。”

清蓮跺了跺腳,“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

“清蓮姨,你不用擔心齊兒,你修書一封,讓默奶奶早一點回來,太子可能已經落入君臨天的手中。”

蘇齊精緻的小臉上滿是堅定,他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和君臨天還有那個女人周旋到底,只要能拖住君臨天的行動,等到三個月爹爹出關,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齊兒,以夜叔叔看,還是去不得,眼下的情形不能和以往相比了,先不說君臨天和庚桑瑤,現在又多了一個天女和屍蠱,還有在邊境作亂的龍靈宮,四國之間又如一盤散沙,不是靠我們幾個就能打出來的,我父親的預言是,先統一後潰敗,這就是說爲什麼有些事情是必須要發生的,君臨天體內有魔靈重生,可以說他會不戰而奪得整個天下。”

“輕寒,不戰不是更好嗎?自古天下君王都是通過萬衆流血的戰爭來奪取的。”

赫雲霆反到覺得不戰而勝反而會讓很多人免於一死。

“雲霆,你想得太簡單了,現在不戰不等於以後不戰,而且在木塔族裏有一個祕密,這個祕密是什麼?誰都不知道?但是從庚樂羽想打開木塔族封印這一點來看,她想知道木塔族裏的祕密。”

“祕密,又是祕密,這天下到底有多少祕密。”赫雲霆想不通,這麼多的祕密怎麼都圍着陌陌轉呢?

“是啊?這天下到底有多祕密我們誰都不知道,我們能從中得到啓發,那就不用這麼苦惱了。”

夜輕寒有些涼薄的說道,他也想知道是什麼祕密啊?這樣他就不用這樣煩惱了。

“那還不簡單。”蘇齊大眼狡猾的轉了轉。

蘇櫟一看弟弟的表情,眯了眯眼眸。

“你給我老實呆着。”

蘇櫟只要看弟弟一翹屁股就知道他想做什麼? 一品狂妃 他絕對不允許齊兒去冒險。

“哥,你先聽齊兒把話說完嘛,這次進宮,就是他們把齊兒抓住,但是他們也不會殺齊兒的,他們會等到孃親出現,用齊兒來威脅孃親,所以在那之前,齊兒都是安全的,現在的情形就像這個三腳香爐。”蘇齊拿起桌子上的三腳香爐,裏邊還散發着陣陣幽香。

“不管是君臨天,天女,還是那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庚樂羽,不管他們各自有多大的領地,他們都是一體的,不管它有多少之腳,目的都是爲了撐起這個爐身,這個爐身,就是我們頭頂腳踏的天地,以及天地之間的所有生靈。”

夜輕寒和赫雲霆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齊兒,你把話說得更明白一點。”夜輕寒突然覺得齊兒有更好的辦法,雖然他還沒有說出來,但是他已經一臉的期待了。

“清蓮姨,你先出去穩住劉公公,就說齊兒還要準備一下。”

蘇齊看着清蓮說道。

清蓮無奈的點了點頭,最後還是快步走了出去。

“夜叔叔,如果庚樂羽想依靠殺戮和戰爭區統一天下,那麼她早就出現了,而且只要她一出手,都會傷及到這香爐的大腿,夜叔叔,赫叔叔,哥,你們想一想,這香爐要是少了一條腿或是兩條腿,它還能立得穩嗎?”

“哈哈……。”夜輕寒突然大笑起來。

赫雲霆脣角也斂起了笑意。

蘇櫟臉上的情緒似乎也緩和了很多。

蘇齊也笑了笑,又開口說道:“既然他們是連爲一體的,庚樂羽需要魔靈,魔靈想得到天下,當

但如果在這三個月內,我們能裏應外合的把這香爐的退消掉一隻或是兩隻,那可是勝過數萬士兵,不是嗎?”

“齊兒,此計可行,可是你爹爹出關以後會一掌把我殺掉的。”夜輕寒突然笑了笑,裏應外合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需要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他怎麼可以讓一個不睡的孩子去冒這個險?

“夜叔叔,錯過這一次機會,以後就沒有再機會了,這一次他們以爲我們沒有防備,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可是以後他們就會對我們有防備了。”

蘇齊鄭重其事的說道,他們爲什麼老把它當做一個五歲的孩子,他的心可不止五歲,他當然知道這件事情的危險性,可是不管有多危險,他都想去試一試,大難臨頭,更應該互相幫襯才行。

“你要去也可以,先和哥哥去不歸山契約幻寂。”蘇櫟突然出聲,到是讓蘇齊微微驚訝!哥哥居然同意了。

“櫟兒。”

“櫟兒。”夜輕寒和赫雲霆不贊同的看着蘇櫟。

“謝謝哥哥!”蘇齊一臉激動的看着哥哥,原本以爲他會非常的反對他的做法。 “赫叔叔,勞煩赫叔叔先去和劉公公說一聲,煉製國師的解藥還需要一味藥材,齊兒需要進山採藥材,會在傍晚準時進宮。”

“好!這點事情赫叔叔還是能搞定的。”赫雲霆起身,他知道自己也勸不住他們兄弟兩人決定的事情。

夜輕寒努了努脣,希望齊兒此行一切順利。

“走吧!我們從明月山莊的地道出去,不會有人發現我們的。”

蘇櫟起身,帶着蘇齊往明月軒的方向走去。

夜輕寒卻直了直身子。

“這明月山莊裏還有其他的的地道?”

夜輕寒有些不可置信,他觀察過這明月山莊的附近,可以說是銅牆鐵壁,機關是一個接着一個,可以說是佈置得巧妙得讓人看不出來。

皇宮裏,一夜之間的變故,讓宮女和太監們戰戰兢兢的,都小心翼翼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敢又半點馬虎,就連太子都被軟禁起來了,他們更不敢大意。

君臨天已經搬到了皇宮裏,庚桑瑤,雅芙,顏昭雪,還有三王府中的一些有地位的人也一同住進了皇宮裏的永泰宮裏。

一夜之間,君臨天更加的寵愛庚桑瑤,派了很多宮女去伺候庚桑瑤,衣食住行,樣樣都是最好的。

雅芙看着,敢怒而不敢言,只能眼紅的在一邊嫉妒。

顏昭雪卻安靜了很多,做爲皇室的公主,就是不用去打聽,看到宮裏的形勢,她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她只能想辦法先見到太子在說,顏昭雪一直在找機會,可是君臨天派人看守她,他根本沒有機會出永泰宮。

庚桑瑤也樂於享受,躺在軟榻上,讓宮女給她捶背。

她脣角的笑意一直沒有停過。

逐夢跪在一邊,時不時的給她喂點心。

偶爾和庚桑瑤開幾句玩笑話。

“小姐,可還想吃什麼?逐夢讓御膳房的人去做給小姐吃。”

“逐夢,這皇宮裏的饕餮盛宴,我還真沒有吃過。”

“那本王今晚就讓御膳房給雲兒準備一次饕餮盛宴吧!”

君臨天爽朗的聲音傳來。

庚桑瑤給逐夢使了一個眼神。

逐夢會意,帶着所有的宮女和太監退下。

庚桑瑤慢里斯條的從軟榻上起來,嬌媚的笑了笑。

“如此就多謝王爺了。”

君臨天大氣凜然的坐到庚桑瑤的身邊,擁着她纖細的腰。

“雲兒,等本王登基以後,就定下良辰吉日,封雲兒爲後。”

“雲兒謝過王爺,不過在王爺封雲兒爲皇后時,雲兒想做回自己,畢竟蘇紫雲只是一個幌子而已,等王爺登基之後,我們巫族的身份也不怕暴露出來。”

庚桑瑤的手指不安分的在君臨天的胸口處畫圈圈。

君臨天被她逗弄得全身酥酥麻麻的。

“雲兒,看來昨天晚上本王還沒有餵飽你。”

君臨天抓住他不安分的小手,別有深意的說。

剎那間,庚桑瑤臉上泛起了紅暈。

“王爺,你好壞啊!”嬌滴滴的聲音極其的魅惑人心。

“真是一隻迷人的小妖精。”君臨天在她的紅脣在輕輕琢了一口,目光灼灼其華的。

庚桑瑤愛極了這樣的寵溺。

“對了,雲兒,接下來我們要對付那一個國家。”

說道了正事,庚桑瑤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王爺,我們先攻打紫桑國。”

一想到紫桑國,庚桑瑤就想到了顏昭雪,要是知道君臨天吞了他們紫桑國,不知道顏昭雪臉上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雲兒,紫桑國就算不去,他們也會幫助我們的,畢竟顏昭雪會成爲本王的側妃……。”

“王爺。”庚桑瑤突然打斷君臨天的話。

“王爺,當斷不斷,會錯失統一天下的良機,紫桑國會爲了一個公主而將整個國家拱手送給王爺嗎?只怕顏平安第一個就不答應。”

庚桑瑤突然起身,背對着君臨天,讓君臨天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王爺現在就是不用倚仗千軍萬馬,一樣的能一統天下,只要王爺按照雲兒說的去做就好!”

君臨天一聽,眼眸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庚桑瑤的背影,笑着起身走到庚桑瑤的身邊。

“雲兒,本王就是一直按照雲兒說的去做的。”

君臨天語氣中帶着幾分討好,能夠在一夜之間得到皓月國,他相信庚桑瑤一定也能在短時間內得到其它三國。

“王爺,蘇小姐。”齊磊大步走了進來。

君臨天面上一喜,問道:“蘇齊到皇宮了。”

庚桑瑤一聽,雙手下意識的握緊。

“回王爺,劉公公回來稟報,說給國師煉製解藥還需要意味藥材,對皓月皇的疾病也缺少幾味藥材,他進山採藥材去了,說傍晚的時候一定會趕回皇宮給皓月皇治病。”

“什麼?去採藥材去了?”庚桑瑤想不到蘇齊會現去採藥材。

“怎麼了,雲兒?可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蘇齊狡猾如狐狸,他真的是去採藥材嗎?”庚桑瑤有些不相信,天女奉命尋找八大玄器的下落,而八大玄器唯一的用途就是打開木塔族的封印,老族長又爲什麼要打開木塔族的封印呢?庚桑瑤神色動了動,眼眸裏閃過一絲驚訝!蘇齊會不會以採藥材爲藉口,去契約八大玄器中的幻寂去了。

“可有看到蘇齊是從什麼地方去了?”庚桑瑤急急的問道。

“回蘇小姐,沒有看到,只是保證在傍晚的時候一定會入宮爲吾皇治病。”

“好!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齊磊轉身離開。

庚桑瑤臉色突然凝重起來,沐雲軒從來沒有讓她有過滅頂之災的感覺,但是蘇齊和蘇櫟卻無時無刻的在給她這樣的感覺。

“雲兒,可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君臨天看着她臉色凝重,似乎有什麼事情瞞住他一樣。

“王爺,這個蘇齊,總讓我感覺到有些不安。”

庚桑瑤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想趕走心裏慌亂的感覺。 “雲兒,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雲兒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王爺,雲兒可不想把蘇齊當作是一個小孩子看待。”庚桑瑤猛的轉身,冷冷的看着君臨天,自己多次被他耍的團團轉,讓她根本不敢把他當孩子看。

“王爺,在您登基之前,我們還是先讓巫祝用龜佔大法佔卜一下吧!”

“龜佔大法?”君臨天有些奇怪,傳說中的占卜大法真的存在嗎?

“此等大事,一定要用四龜占卜大法。”

庚桑瑤一臉嚴肅的說道。

“逐夢。”

很快,逐夢走了進來。

“小姐。”逐夢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

“去請四位巫祝進宮來占卜,要快。”

逐夢看了一眼庚桑瑤,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哥,到不歸山了。”

蘇齊和蘇櫟騎着火銀,已經到了不歸山的上空。

“你能感應到幻寂嗎?”蘇櫟問道,如果齊兒能感應到幻寂,他們就不用花太多的時間。

“哥,離得太遠了,感應不到。”蘇齊四處看了看,下面一陣白茫茫的大霧,什麼都看不清楚。

“那我們先下去看看,記住了,爲了不和魔獸戰鬥耽擱時間,我們下去以後,一定要收斂自己的氣息。”

蘇櫟提醒道。

“哥哥,齊兒知道了,要是傍晚到不了皇宮,以那女人多疑的性子,一定會懷疑的。”

蘇齊自然知道事情的後果有多嚴重。

兄弟兩人很快落入了不歸山的山林裏,快速的隱去身上的修爲,兄弟兩人小心的在林間行走。

猛地,蘇齊看到眼前有一隻和他差不多大的利爪,尖銳的利爪黑得發亮。

蘇齊猛得停下腳步,驚出了一聲冷汗。

1胎2寶:總裁爹地超能寵! 蘇櫟拉着蘇齊退往一邊。

聽到呼嚕聲,兄弟兩人擡眸看了看,是一種巨嘴紅鷹魔獸。

站起身來足足有五丈高。

要是驚醒了這瘟神可不得了。

“齊兒,只要不驚醒它就會沒事了。”蘇櫟拉着蘇齊往一邊退去。

“咔嚓……。”蘇齊踩到了一根幹樹枝,咔嚓的聲音雖然不大,可還是讓巨嘴紅鷹微微動了一下。

蘇齊喉嚨滾動了一下,緊緊的拉住哥哥的手。

突然,蘇齊感應到了幻寂。

他猛地嚥了一口口水,不會芝麻掉到針眼裏,這麼巧吧!

“哥,幻寂就在這裏。”

蘇齊一臉哭喪的說道。

今天不想和魔獸戰鬥都難了。

“你確定嗎?”蘇櫟眉頭皺得深深的。

“哥,齊兒已經感應到了,就在那巨嘴紅鷹的利爪之下。”

“這麼巧。”蘇櫟也覺得太巧了。

“看來今天只有和魔獸戰鬥了,是神獸期的惡魔獸,殺了也是一件好事。”

蘇櫟深邃的眼眸裏已經起了殺意。

“哥,和神獸期的魔獸戰鬥很累的。”

蘇齊想想就覺得苦。

“不戰鬥你能拿得到幻寂嗎?”蘇櫟冷冷地道。

“要是有這個可能,當然想不戰而勝了。”蘇齊幽幽的說道。

“哥,要不然賞它一顆霹靂彈吧!這樣就能更省事了。”

“我也是這樣想的。”

蘇櫟冷冷一笑,手中已經出現了兩枚霹靂彈。

“就讓它在睡夢中死去也不錯,它尖利的利爪還可以做漂亮的裝飾呢。”蘇齊摩拳擦掌,又變回了笑米米的樣子,只要不打就成。

“一顆估計死不了,要兩個霹靂彈,齊兒,你到後面去,小心一點,別吵醒它。”

蘇櫟小聲的說道。

Views:
7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