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麼歪果女人都是吃什麼長大的啊……

雖然費了一番手腳,但侯美伊還是成功的解開了嘉芙的項圈,她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

在她醒過來的同時,妝容和身上的衣服都變回了她的日常穿着打扮,看來她剛剛那身打扮其實是黑暗卡爾幻想出來的模樣……其實這傢伙的品味還不錯哈!

“又是你們!!”

代冰還沒來得及問嘉芙問題,便聽到了一聲熟悉的怒吼。

黑暗卡爾風一般的衝了進來! “又死了一個。”

黎曉曉看見了系統提示,有些好奇的和無面聊着,“你說他們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能一會兒工夫就作死了四個人啊!我們在這瞎轉悠半天好像也沒遇到什麼危險?”

無面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龍套命吧,活不過一集。”

倆人一面說一面繼續轉悠,穿過一扇門後,來到了一個很多水的房間……或者說整個房間就是個水池子,水池子上修建了一個個大大小小方形的臺子,從門這邊沿着臺子一路跳過去就能到達一個超大的紅色圓形臺子上。

紅色圓臺中央放置一個大水箱,裏面充滿了水,一個女孩正在狹窄的空間裏來回游泳。

水箱旁邊還有一個懸浮在空中不停旋轉的立方體,立方體的每一個面上都播放着水裏那個女孩的影像,看起來十分的黑科技。

“這地方有點眼熟。”黎曉曉一邊跳臺子一邊說,“好像電影裏出現過。”

“男主角救了女主角之後倆人一起逃到了這裏,或者說是被小卡爾引導來到了這裏。”無面摸了摸水箱上那個‘雕刻家’的標誌,“然後倆人就退出了卡爾的精神世界,男主去救朱莉,嘉芙則是逆轉了傳輸,讓卡爾進入了她的精神世界。”

“等等。”黎曉曉點着腦殼,“也就是說,小卡爾會來這裏?”

無麪點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

大哥你說話能不能別那麼婉轉啊!

黎曉曉汗了一下,瞅瞅四周,除了他們進來的入口之外並沒有其他出口,當然,他們進來的那扇門也關上了,按照這個世界的尿性,打開是不可能打開的,無論你多強也不可能打爛這裏的一扇破門的。

黎曉曉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咱們在這等唄,省的到處找了。”

“好。”

很顯然無面也沒興趣到處用緣分找人法找小卡爾,在這等多省事啊!

從某些方面來說,這倆人還真是像,真不愧是一家人……

這廂,黎曉曉和無面優哉遊哉。

那廂,代冰祭出了十字劍,準備剁了黑暗卡爾。

反正剁一次也是剁,剁兩次也是剁,雖然剁不死,但能解氣啊!

可是有人卻比代冰更快!

彪悍的女主角嘉芙回憶起了之前黑暗卡爾對她做的一切,頓時惱羞成怒,抄起一把剪刀就從黑暗卡爾的背後插進了他的脖子!

正對着代冰詭笑的黑暗卡爾臉上一僵,咯吱咯吱僵硬的扭動着脖子,側身看着後面的嘉芙,表情很受傷。

勞資原諒了你之前對勞資的欺騙,給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還爲你專門建造了這間宮殿,讓你成爲我王國裏的王后,你竟然還不滿足?你特麼的竟然反手就叉我一刀?!

太過分了啊!

黑暗卡爾發出一聲哀怒的吼叫,然後代冰等人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等他們清醒過來,便到了一個滿是水的房間。

一擡頭,正對上坐在水箱前的黎曉曉詫異的眼神,黎曉曉身邊,無面如鬼魅般靜靜站着,面具後的眼睛也在盯着他們,只是不知道他是什麼表情了。

“卡爾!”嘉芙第一眼就看到了躲在水箱邊上的小卡爾。

小卡爾的脖子上有一個血洞正在汩汩流血,他一手捂着脖子,發出痛苦的呻吟。

聖母心氾濫的嘉芙見到此景,立刻不管不顧的跑過去抱住了小卡爾安慰着他。

代冰站起身,剛想和無面打招呼,卻感覺到有什麼不對,於是疑惑的掃視了一下週圍,然後他發現哪裏不對勁了。

又少了一個人!狄信不見了!

“狄信呢?!”代冰黑着臉問旁邊的侯美伊和丁達二人。

倆人都是搖頭,“不知道啊!”

代冰深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再在這個副本呆下去就要被那個混蛋黑暗卡爾氣出心臟病了!本來也不是很難的一個副本,咋就被他玩的跟大逃殺似的呢?!

明明是個比他弱很多的BOSS,偏偏搞的他們一行人如此狼狽。

這下好了,五個人都狗帶了,就剩下五個人,如果他們中間再被黑暗卡爾搞死一個,那大家也別玩了,趕緊放棄任務得了!

“您也被那麼生氣,說不定狄信是被傳送到了其他地方。”侯美伊安慰代冰。

可是她話音剛落,那邊的懸浮立方體上顯示的畫面忽然一變!

場景變成了那個金碧輝煌的宮殿,狄信被束縛帶固定在一個紅色的‘手術檯’上,他的肚皮上方,橫着一條長長的金色杆子,中央有幾個用來掛東西的尖刺。

黑暗卡爾手持一把金色的剪刀,一邊衝着“鏡頭”笑着,一邊哼着歌兒,在狄信驚恐的眼神中、將他的肚臍旁剪開一個口子、扯出他的腸子掛在杆子上。

狄信表情扭曲、痛苦的哀嚎着,就好像真的被扯出了腸子一樣。

聽到狄信的慘叫,黑暗卡爾笑的更歡了,他伸出兩根手指輕輕捏住杆子上的把手,一邊勻速的轉動着,一邊愉快的唱着歌兒。

在黑暗卡爾愉悅的歌聲中,狄信的腸子被一點點從肚子裏拽出來纏繞在杆子上,一圈又一圈……

大家很默契的扭過頭不去看。

實在是太特麼變態了!

但救吧又救不了,就當做什麼都沒看到吧……

“無面!”代冰走到了紅色圓臺上,看了一眼被嘉芙摟在懷裏的小卡爾,問無面,“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讓侯美伊用催眠的方法試試看能不能將卡爾的兩個人格徹底分離,你覺得如何?”

“哦,那你讓她試試吧!”無面說。

代冰笑了笑,剛想招呼侯美伊過來,無面卻又補充了一句,“別把她給弄死了就行,不然我們就不夠五個人了。”

代冰:……

看着代冰黑黑的臉色,黎曉曉心裏狂笑,真想給代冰遞個話筒問問“大佬!請問你是怎麼做到讓八個人短短時間內就變成了三個人的?你這坑隊友的水平很不一般啊!我很想學習學習啊!”

代冰很想說誰說我們只有五個人的?溫紹倫只是被切成了十瓣而已,系統還沒提示他死了呢!

當然代冰不會傻乎乎的說這個,他跟侯美伊交待了幾句,就讓她去催眠小卡爾了。 侯美伊想催眠小卡爾的時候遇到了點麻煩。

嘉芙擋在小卡爾身前,用看階級敵人的眼神瞅着黎曉曉等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你們進入卡爾的精神世界有什麼目的?!”

“跟你一樣,給他治病啊!”黎曉曉無語的看着嘉芙,“你不是出去了嗎?怎麼又跑回來了?”

“我……”

嘉芙跑回來的原因其實是因爲黎曉曉,只不過,在她見過了小卡爾的童年遭遇後,已經改變了初衷,想要幫助小卡爾。

“我來幫助這個孩子。”嘉芙理直氣壯的說道,“東方人,不要岔開話題,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聾啊!剛不是說了嗎?!我們是來給小卡爾治病的吖!

不過很顯然嘉芙是不相信黎曉曉的鬼話的,或許是女人的直覺,或是別的什麼,反正她覺得黎曉曉這幾個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黎曉曉感覺和這個女人是說不通的,扭頭看着無面,“把她幹掉應該不影響我們的任務吧!”

“不影響。”無面說。

雖然嘉芙聽不懂中文,但她本能覺得有危險,拉着小卡爾後退了一步。

不過後面就是牆壁,她也沒地方可退。

代冰聽到無面和黎曉曉的對話,暴躁的他二話不說一個箭步上前就抓住了嘉芙,還沒等嘉芙尖叫出聲,他便一巴掌把人給拍倒了。

小卡爾驚恐的看着代冰,身子不斷的往後縮。

“放心,我沒殺她,只是這女人太囉嗦了,先讓她睡一會兒。”代冰和顏悅色的對着小卡爾解釋了一下,將小卡爾拽到侯美伊麪前,“現在讓這個小姐姐幫你治病!”

侯美伊適時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伸出手,“你好,小弟弟,我叫侯美伊,你可以叫我姐姐。”

可能小孩子天生會比較信賴女人,警惕男人,小卡爾沒有逃走,怯生生的伸出手和侯美伊握了一下。

代冰幾人站的遠遠的,看着侯美伊和小卡爾輕聲說了幾句,拉着他面對面坐在地上,然後取下脖子上的掛墜開始催眠小卡爾。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侯美伊的催眠術還是挺厲害的,十幾秒的工夫,小卡爾便進入了被深度催眠的狀態。

侯美伊開始利用催眠術篡改小卡爾的記憶、逼迫他徹底忘記那個黑暗卡爾的存在。

“你媽媽在你很小的時候就死了……你的父親很愛你……你喜歡洋娃娃,父親就給你買了許多洋娃娃……父親又娶了一位妻子,她是個善良美好的女人,對待你就像親生兒子一樣……學校裏的同學都很喜歡你,你有很多很多朋友……你長大了……一位金髮的姑娘喜歡上你……你們成了情侶……”

小卡爾臉上緊張不安的情緒逐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快樂純真的笑容,隨着侯美伊的講述,他掉進了一個美好的夢境裏面……

周圍的景象也在慢慢變化,黑暗壓抑的房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陽光明媚的金色沙灘。

侯美伊和小卡爾面對面坐在沙灘上,周圍有很多穿着泳裝的人們,老人在遮陽傘下閒聊、孩子們在海邊堆砌着沙堡、玩耍嬉戲,男人拎着啤酒走在柔軟的沙灘上,留下一串串腳印,穿着比基尼的火辣美女在淺海里戲水、打排球。

到處都是一片歡聲笑語。

黎曉曉盯着那幾個打沙灘排球的美女,看了一會兒球之後對無面說,“沒想到這個小姑娘竟然會催眠術,看來還挺有效果的?”

“她不是個小姑娘。”無面回。

黎曉曉一臉莫名其妙:“啊?”

無面用手指點了點侯美伊的方向,“我說她不是個小姑娘,很資深的玩家了,年紀估計比你大六七歲。”

“啊?!!”黎曉曉張大嘴,滿臉的不可思議。

再看看侯美伊那張蘿莉臉,黎曉曉感覺這世界處處充滿了欺騙……

就在大家都以爲侯美伊的催眠術起到了奇效的時候,天忽然暗下來了!

衆人擡頭,只見一片漆黑的烏雲迅速佔領了原本湛藍無雲的天空、遮擋了明媚的陽光,讓整個海灘陷入了陰沉的昏暗。

隨後,海灘上掛起了大風,遮陽傘、躺椅、野餐布……統統被吹的四處翻滾。

原本平靜的海面也變得不安起來,大片大片的海浪拍擊着海岸,沖垮了孩子們堆砌好的沙堡。

人們尖叫着,離開海灘朝遠處跑去,眨眼間,整個場景中又只剩下了玩家和小卡爾,哦,還有暈倒在一旁的女主角嘉芙。

“怎麼回事?”黎曉曉有些摸不着頭腦,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看來催眠術行不通。”無面看向侯美伊。

侯美伊原本的表情很祥和輕鬆,但此時卻面色蒼白、額頭冷汗滾滾,長睫毛劇烈的抖動着,似乎正在經歷什麼痛苦的煎熬。

代冰已經站在了侯美伊和小卡爾的身邊,祭出了十字劍,仰頭看着正前方——一道滔天巨浪正鋪天蓋地的朝着岸邊襲來!

如果是普通人被這巨浪一拍,根本沒人可以生還。

好在大家也都不是普通人,這巨浪雖然可怕,但還在衆人能接受的範圍之內。

“我水性不好。”黎曉曉一把拽住了無面的袖子。

無面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沒說什麼。而一直沒說話的丁達也默默的站在了小卡爾身邊,隨時準備救援他。

巨浪轟然而至!

轟隆的聲響讓所有人都暫時失聰,耳裏只有巨浪的咆哮聲,其他什麼聲音都聽不到。而視野裏,也只有鋪天蓋地的海水!

啪!!

巨浪拍下!

黎曉曉感覺自己像是一隻停在海灘上的蒼蠅,然後被一個蒼蠅拍子大力拍下……那酸爽,如果不是他級別夠高,只怕渾身的骨頭都要折了!

咕嘟嘟喝了幾口鹹澀的海水,黎曉曉就被無面給拽着浮上了水面。

水面上漂着個大胸女人,正是昏迷的可憐女主角嘉芙,可其他三個玩家卻不見蹤影,小卡爾也沒看到。

“呸呸!”黎曉曉吐了幾口水,“人呢?”

無面沒吭聲,只是注視着前方的海面。

忽然,一道憤怒粗獷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騙子!你們這羣惡劣的騙子!”

黎曉曉捂額,他就知道要糟,卡爾可是最害怕淹水的…… 一道海浪,讓侯美伊的努力前功盡棄。

或許也不是海浪的鍋,畢竟是卡爾失控在前,天地變色之後纔有了海浪,所以這也可以說是必然的結果,沒什麼好失望的。

“咱們按原計劃?”黎曉曉看着無面說。

無麪點了點頭,若不是代冰提出讓侯美伊用催眠試試,無面和黎曉曉早就開始他們的計劃了,不過想着試試又不會少塊肉,失敗了也只是侯美伊倒黴,萬一成功了他們也能省卻很多麻煩事。

但現在看來想省事是不可能了,所以誰都靠不住,還是自己來最靠譜!

“我要全力維持幻境,幫不了你太多,剩下的全要靠你自己了。”無面說道。

黎曉曉信心滿滿,“沒問題,哥們辦事一向靠譜!”

周圍的場景忽然變幻!

這是一座風格古怪的教堂,門前開滿了鮮花,明媚的陽光照射在大片的草地上,映出一片嬌嫩欲滴的顏色。

鮮花草地的環繞中,是一片彩色瓷磚鋪成的小廣場,廣場中央一座漂亮的白色噴泉矗立在那兒。

噴泉中央是一座等人身的天使雕像,慈悲的目光注視着下方的花兒草兒,隱隱中,似乎還有神音在迴盪、一切都美好而和諧。

黎曉曉低頭看看自己的打扮,發現自己穿着一身累贅的長袍,袍子拖到地面,把鞋子都蓋住了。

爲了防止自己被衣服絆倒,黎曉曉小心翼翼的走到噴泉邊上,探頭在水面照了照自己的樣子。

水面上映出的,是一個聖母形象,只不過這個聖母的臉有那麼一點兒不和諧……

黎曉曉無語的仰頭望天,“無面大佬!請問有我這種長相的聖母麼?!我怕不僅起不到安慰小卡爾的作用,還會把他給嚇跑了!”

沒人應他,不過黎曉曉身上的衣服倒是瞬間換了,換成了一身潔白鑲金邊的古怪神父服裝。

黎曉曉對於自己的新形象很滿意,在水池裏照了幾下,便沿着花草間的彩色瓷磚小路往遠處走去——有一個小男孩正站在遠處。

“你好,小卡爾。”黎曉曉走到卡爾身邊蹲下來,笑眯眯的看着他,“歡迎來到天國,我可以實現你一個願望,說出你的願望吧孩子。”

小卡爾好奇的看看四周,不復之前的緊張惶恐,神情間十分放鬆,很顯然這個環境讓他很有安全感。

他喜歡這兒。

“我想永遠留在這兒。”小卡爾說出了自己的願望。

黎曉曉可沒有像嘉芙一樣直接說“這可不行”,他噗哧一下笑出聲,“孩子,人死了之後才能永遠留在天國,你的人生還長着呢,等你走到生命的盡頭,就可以來天國長住了。”

小卡爾沉默不語。

他寧願死,也不願回到那個黑暗壓抑的地方,這裏多美好啊……

“你還有別的願望嗎?孩子?”黎曉曉微笑着,引導他,“其實有些事逃避是沒有用的,積極的面對或許更有用,你可以說出你想要的,任何事,我會幫你完成願望的。”

小卡爾猶豫了一下。

他之所以下意識的提出想要永遠留在這兒的願望,不過是心裏對於黑暗卡爾的恐懼和抗拒在促使他產生這種想法。

追其根源,卡爾本身也不喜歡自己的黑暗人格,他一方面想要逃避他甩掉他,另一方面,卻又依賴着他信任着他。

這樣的矛盾,造成了兩個人格糾纏在一起無法分離的奇特情況。

而現在,黎曉曉是在逼迫小卡爾做出選擇。

你又想家裏有個廁所方便拉屎、又想家裏乾乾淨淨永遠沒有屎味,哪有這麼好的事情?總得做出一個選擇纔是。

小卡爾抿了抿嘴,平靜的說,“我想要他消失。”

前面也說了,卡爾絕不是個懦弱的膽小鬼,只是有些優柔寡斷而已,如果有人逼迫他,他自然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黎曉曉笑了,“很好。”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