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墨幽的話落下,別說是墨九狸了,就是墨辰落和四個墨家老祖也是一愣,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這隻紅息是墨家人留下的……

PS;角色伊墨幽有寶貝;書友79****53提供,謝謝寶貝,么么 他這次連看我一眼都懶得看,直接把我給無視了。

我嫌棄的撇撇嘴,心裏很不屑的冷哼,裝什麼裝,好像你就是神一樣,知道一切了似得!

可就是這嫌棄的一眼,我竟然瞥到櫥窗裏竟然有個女人在對我笑!

尼瑪,這是什麼東西!

嚇得我往後連退好幾步,我這一反應驚動了不少的人,他們紛紛不解的看向我,一臉嘲笑,眼神得意的以爲我是被這些場景嚇到。

只有艾良言察覺到了我的不對,起身快步走到我旁邊,表情嚴肅的問道:“怎麼啦?是不是看到了什麼?”

說完他轉頭也看向了我看的那面窗戶,先是一愣,但是隨即轉變成了興奮。

幾個健步就走到了那面窗戶上,一個飛身踢上去,就聽見玻璃碎裂的聲音!

“嘩啦啦”的那一正面大塊玻璃立刻破裂,我耳邊甚至聽到一聲刺耳尖銳的慘叫,但是聲音感覺離我很遠,根本不像是在食堂裏傳出來的。

我愣愣的看着艾良言穩穩落地,眼神裏露出一些不可思議,這…這人竟然真的能踢到鬼!

臥槽!好牛逼的高科技!

我的眼光不是落在艾良言帥氣的面孔和身姿上面,而是轉移到了他腳底穿着的皮鞋上面!

這鞋肯定是專門爲踢鬼設計的吧!

“喂,餘妖精,你剛纔看到什麼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尚卿卿已經走到我旁邊輕聲問道。

見我沒有回答她,一手拍在我的肩膀上,嚇得我咯噔一下。

“你這人是不是有戀足癖呀!人家身手那麼好,你盯着人家的腳看什麼!”

尚卿卿打趣道,我聽完回她了一個白眼,轉身就想往外走點,也不知道剛纔那鬼被踢了一腳現在在哪!

“喂。餘妖精,你幹嘛去!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剛纔你看到了什麼?”

說看到什麼的時候,尚卿卿的表情異常的緊張,估計她已經猜出了是鬼,只不過是想在我這裏證實一下!

我看她這麼想知道,就起了玩弄她的心思,一臉神祕的說道。

“我剛纔看到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可是沒有頭髮,沒有完整的五官,渾身只有黑如碳的骨頭架子,對着我笑!”

我神祕兮兮的這麼一說,就見她臉色一白,但是轉而即逝,明白是我在作弄她,一把掐在了我的腰間,疼的我猛吸了口冷氣!

尼瑪!這年頭開玩笑都可能有被掐死的機率!

“你掐我幹嘛!”我委屈的離她遠一點問道。

她白了我一眼,一副不想和我說話的表情!

可是我說的真的呀,我剛纔是真的看到一個除了頭部五官還算完好的對着我詭異的笑。

其它渾身都是如黑炭一般的骨架!

“發什麼愣,你能看到那東西,幫我看看她在哪裏?”

不知道什麼時候,艾良言已經走到我跟前說道。

這次語氣沒有之前的諷刺和冷硬。

這讓我先是驚訝,轉而變成了得意,這時候找我幫忙,才知道巴結,之前嘲笑我毫無用處的時候幹嘛呢!

我語氣得意的斜着頭問道:“你看不到?”

他回頭皺眉看着我得意欠揍的模樣,嘴裏吐出一句話。

“你要是不說也可以,反正這些鬼本來就是衝着你來的,我只要保護好我和其它人就好。”

說完轉身就要往那幾個領導的地方走去!

我聽完這句話本來還得意的表情瞬間變得蒼白,幾個快步就跑到了他的旁邊。

總裁的隱婚暖妻 顧不得其它,兩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後悔的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就是一個得意忘形的普通人,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把!”

我心裏懊惱,真是什麼都毀在了這逞強張嘴上,現在又得罪了人,而且還是能救我命的人。

我懊惱的對自己翻了個白眼,眼睛無意間飄向了櫥窗裏面,我眼睜睜的看見被艾良言踹死的那個阿姨,走進了後面的廚房裏。

進廚房之前,她還轉身笑着看了我一眼!

就聽見艾良言大聲說道:“小樑,趕快帶着其他人離開,這裏危險!”

我直愣愣的看着那鬼進去,手快速的拍打着艾良言的胳膊。

嘴結巴的說道:“鬼,鬼,鬼,去了廚,廚房!”

我這句話雖然結巴,但是因爲害怕,聲音也不小,本來這句話可能會被其他人笑的直不起腰,罵我神經病,可是在添上艾良言前面這句話,不少的人都有些恐慌。

就連幾個領帶聽見我這句話都有些吃不消,本來只是腿肚打顫,有些發抖,艾良言和我這句話一出,幾個領導實在堅持不住,坐在地上哭爹喊媽的喊道:“媽呀,有鬼呀!有鬼!”

艾良言只是厭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幾個人,門口的不少人已經跑了,只剩下少數的人還是不死的想要看笑話。

“你是在這裏待着,還是進去幫我的忙?”

他轉頭問臉色蒼白的我。

我搖了搖頭,他也沒有勉強,把胳膊從我手中抽出,幾個快步就已經從剛纔他踢碎的玻璃窗口跳了進去。

幾個健步就已經消失在了廚房裏,我的手一下子被人抓住,轉身一看,是同樣被嚇得臉色蒼白的尚卿卿,此時的她已經眼眶擠滿了眼淚,眼淚紅彤彤的,看來也是嚇得不輕。

我看她這個樣子,深深吐了口氣,故作輕鬆的把她抱住,輕聲安慰道:“沒事,沒事,看你那熊樣,怎麼能這麼沒出息!”

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自己剛纔還不是被嚇得說話都結巴了。

擡頭看了看櫥窗裏,廚房的門在艾良言進去的時候就關上了。

現在也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情況?

“安之小姐,你明明可以看見鬼,爲什麼不能幫幫我們隊長呢?他雖然能打鬼,但是他看不到的!”

那個警察驅散了所有人,還把食堂的大門從裏面反鎖住了,走過來對我說道。

意思裏有請求我幫忙的意思。

我嚥了咽口水,彷彿聽不懂他的意思一樣,乾乾的笑着:“呵呵,是嗎?你們隊長好厲害!竟然看不見鬼就能踢得那麼準,實在是太厲害!”

他聽完先是一愣,彷彿我說的這話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好半天張了張嘴都沒有說出半個字,轉身走到了櫥窗邊上站着,應該是在等着艾良言出來。

我收回僵硬的乾笑,表情有一絲愧疚。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我能看見鬼,想要我進去幫他當眼睛看着,可是我真的只是一個21歲的女孩子,膽子小的不行,就算是我想幫他,都不知道怎麼做。

進去之後我看見那東西,別說給他指揮了,說不一定嚇得不光說不出來話,還直接癱軟在地,這樣不光幫不了他忙,反而給他添麻煩!

我們在外面等了很久,我旁邊的尚卿卿已經被這裏壓抑的情緒逼的有些崩潰,眼淚一直往下流就算了,還有點搖搖晃晃想要昏倒的趨勢。

“卿卿,你怎麼樣?要不你先出去吧,我在這等等。”我嚥了口口水笑着說道:“說不一定艾良言那傢伙一會就出來了!”

站在櫥窗前一直沒動過一下的警察也轉過頭來,看見尚卿卿蒼白的沒有血絲的臉,不由的皺眉,走到我面前扶過尚卿卿說道。

“她心裏快要承受不住了,我送她出去,你…要不要一塊出去?”他這樣問着,中間還停頓了一下,意思很明顯,還是想要我去幫忙。

我看了一眼靜悄悄的四周,再次嚥了口口水,壯着膽子道:“你等會還回來嗎?”

我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真是沒出息,現在說個話竟然都帶着顫音!

他也看出我的恐懼,輕輕嘆了口氣說道:“走吧,我帶你們兩個人出去!”

虎婿 他扶着尚卿卿走在前面,我不好意思的低着頭跟在後面。

挺了幾停,終於在離食堂門幾步遠的距離停下。

“要不…要不,我留下來等着你吧!”

聲音雖然還是在顫,聲音也不大,但這足夠讓前面的人一愣,不可思議的轉過頭瞪大眼睛看着我。

“你,真的打算留下來?”他的語氣有些不可思議。

我點了點頭,畢竟在裏面的那個人今天還救了我,要不是他,我現在早就是一句屍體了,我雖然膽小怕事,但是還不想沒有良心,要是他真的死了,我不得愧疚一輩子呀!

想到這裏,我也不在看他們兩個,也不理會尚卿卿顫着音叫我。

快速的跑進櫥窗裏面,手顫巍巍的握着門把手,就是沒有勇氣,使不上力氣打開。 「當年,你娘親在一次歷練的時候救了我……」伊墨幽緩緩說起自己和墨綵衣相遇的事情,微微一頓她繼續說道:「18年前,你娘親懷著快要出生的你回來墨家,便讓我守在了這裡……」

墨九狸等人聽完伊墨幽的話,這才知道,原來當年這隻紅息在魔獸森林,遇到一隻巔峰神獸,險些喪命時,被正在歷練的墨綵衣所救。

掌巫 可是,因為她受傷極重,即便被墨綵衣救了之後,她還是陷入了昏迷中!紅息一族向來是有恩必報的!而伊墨幽又是紅息一族的皇族,只不過因為紅息一族的天賦技能,經常會遭到人類的捕殺,數量急劇的減少。已經所剩不多……

而皇族只剩下她和自己失散的哥哥兩人了!因此,在墨綵衣說不需要她的報答,讓她離開時,她根本也不知道去哪裡……

便以著沒有報答墨綵衣的恩情為借口,一直留在了墨家!墨綵衣無奈也就由著她去了!直到18年前,墨綵衣回來之後,第一次主動喚了她出來……

讓她守在墨辰雲閉關的院子中,告訴她說:「如果你想還我的救命之恩,就幫我保護裡面的人!順便等我的女兒回來!」

伊墨幽沒有問為什麼,她只是點頭答應了!那時的她,已然將墨綵衣看成自己的朋友,所以從18年前開始,她就守在了這裡……

開始的時候她也一直在閉關修鍊,直到10年前她一次無意中,發現總有一道黑影企圖進來小院,破壞墨辰雲的修鍊……

而她的責任就是保護墨辰雲,怎麼可能讓黑影得逞,也就是那時候開始,她關注墨辰雲的時間多了,才會讓墨辰雲有所察覺……

只不過她太善於藏匿,墨辰雲根本察覺不出她的位置,今天是因為墨辰雲突破了紫玄,讓伊墨幽有些驚訝,一時不小心泄漏了位置,讓墨辰雲察覺到了。最後,被寶寶的毒藥給逼出來了……

想到寶寶的毒藥,伊墨幽看著寶寶的眼神,就多了幾分忌憚!這孩子看著辣么小,可毒藥卻是那麼毒啊……

寶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她也不知道裡面是個美鳥啊!不然,她會丟溫柔一些的藥粉的……

「那你可知道我娘親,為何要你保護三舅,還有娘親怎麼會知道我會回來的!」墨九狸有些好奇的問道。

總裁前夫,我懼婚 「我也不知道……」伊墨幽說著看了眼一邊的墨辰雲,她的主人應該知道一點吧!

墨九狸順著她的視線,看向自己的三舅問道:「三舅,你知道對嗎?」

「是的,我知道一些……」墨辰雲的眼神看向遠處,悠悠的說道:「你的父親,是個身份神秘的男子!綵衣很愛他,更愛他們的骨肉……也就是你,綵衣知道生下你的時候會天降異象,所以在你出生之前,綵衣找到我,讓我隱藏在暗處,觀察周圍的情況!

果然,在你出生后不久。一枚令牌飛到了將軍府的上空,緊接著是宮裡的暗衛趕來了!接著你就被太后賜婚給了太子為妃!

那個時候大家都非常的高興!只有綵衣悶悶不樂,我們都不知道原因!直到有一天夜裡,我剛好有修鍊上的事情要去問綵衣,卻看到她跟一個黑衣人在院子裡面打鬥,我本來想衝上去幫忙,卻忽然收到綵衣的傳音……

說我如果我為她好就不要動!我根本來不及拒絕,身體就被定在了原地,身上似乎被布下一種奇怪的禁制,讓那個跟綵衣打鬥的黑衣人,根本就發現不了我!

那一晚我親眼看著黑衣人,將綵衣打成重傷,卻無能為力,我親眼看著綵衣渾身是血的被黑衣人踩在腳下,卻什麼都做不了!

綵衣死都不願意回答黑衣人的問題,如果不是最後關頭,綵衣的契約獸燃燒了自己的生命,重傷了黑衣人,將黑衣人逼退了,我都不敢想象後果會是什麼……而我卻是那麼沒用,我是綵衣的哥哥,卻什麼都不能做,我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墨辰雲有些痛苦和自責的繼續說著。

「綵衣和黑衣人的打鬥,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主意。黑衣人似乎也很避諱,他們打鬥的時候,院子中也有奇怪的禁制!

黑衣人離開以後,綵衣說她要離開一陣子!而你是不能修鍊的,更讓我不要去管你,更不要讓別人主意到你。如果有一天你離開了,不管因為什麼,都不要去找你,因為,你早晚會回來的!等到你再一次回來后,讓我把這個交給你……」墨辰雲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從懷裡慢慢拿出一個錦盒,遞給了墨九狸說道。

他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拚命的修鍊,拚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那時他就知道如果當時自己出現,只會連累自己的妹妹……

也是那時他才發現,那個一直被他們捧在掌心的小妹,竟然實力那麼強大,強大到他這個做哥哥的,都沒有能力跟她的敵人抗衡……

從那時起,他才徹底變成了墨家的修鍊狂人……

墨九狸的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從墨辰雲說到墨綵衣被人打的渾身是血開始,她的心裡就無端湧起一股憤怒!憤怒的想要把當時那個欺負她娘親的黑衣人給碎屍萬段了……

有著同樣情緒的還有她身邊的墨寶寶,和墨辰落,墨辰落就是個典型的妹控,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負……

應該說墨家兄弟幾人都是妹控的,只是墨辰落嚴重一些罷了……

墨九狸沒有馬上打開錦盒,只是收了起來,繼續問道:「那之後呢?」

「之後沒多久,你娘親便失蹤了!她走的時候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你外公和舅舅他們派了很多人,都沒有找到她!她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墨辰雲嘆息道。

「那我爹爹呢?你們見過嗎?」墨九狸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有,你娘親是在你快要出生的時候,悄然回來的!儘管如此還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你娘親未婚先孕的事情!你的父親,我們不但沒有見過,連名字都不知道!因為,你娘親從來沒有過多的提過!只是說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而她很愛他……」墨辰落接過話說道。 沒有再打聽到娘親和父親的消息,墨九狸便也沒有再多問。墨彩雲母女有林月盯著,墨九狸還是有些放心的……

就在墨辰雲的小院中,她和兩個舅舅還有怎麼趕都趕不走的四個墨家老祖,又簡單的說了一些關於她的的事情,直到深夜,墨九狸才帶著寶寶,拒絕了墨辰落和墨辰雲的挽留,悄然離開了將軍府……

「娘親,我們還去客棧嗎?」墨寶寶賴在自家娘的懷裡說道。

「不去客棧,我們回空間!」墨九狸說著帶著寶寶在將軍府外晃了一圈,又回到了將軍府附近,帶著寶寶心念一動就回到了空間中。第一她擔心林月,再一個就是她想進去看看雪封怎麼樣了。

小書看到墨九狸帶著寶寶回來,滋溜一下跳進了寶寶的懷裡問道:「寶寶,你怎麼樣?沒事了吧?」

「小書,我沒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那裡會有事啊!」墨寶寶抱著小書,小手揉了揉它軟軟的身子說道,對於小書的關心,寶寶心裡還是非常感動的。

「小書,雪封怎麼樣了?」墨九狸無視一人一器靈的秀關心問道。

「他應該沒事,好像是陷入沉睡了!」小書懶懶的回道。

它覺得主人現在都不寵它了!以前只有自己一隻契約器靈的時候,主人最關心的就是它了好么……

自從有了越來越多跟主人契約的人和獸以後,主人就不愛它了!小書覺得自己快要失寵了啊啊啊啊……

墨九狸聞言直接來到了雪封休息的地方,見他安靜的躺在床上,臉色微微有些蒼白,氣息還算平穩,墨九狸才微微放心……

不過,為了雪封能夠快點恢復,她剛準備走到床邊,再放一些血液給雪封服下,卻被一道結界給擋住了……

墨九狸瞪著結界半天,終於無奈的撇了撇嘴,轉身退了出去……

她知道雪封的結界是專門為了阻擋自己的!大概是擔心自己再放血給他喝吧!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嫌棄血液的吸血鬼啊……

墨九狸出來后,隨便找了個地方一坐,從戒指中拿出了墨辰雲給自己的錦盒。關於這個身體的雙親,她沒有一點的記憶……

而這個錦盒,是她娘親留下的東西,墨九狸此時竟然有一絲緊張,不知道這錦盒中究竟放著什麼東西……

錦盒並不大,做工卻非常的精緻,四周無縫,更沒有開啟的地方。墨九狸轉著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從那裡打開……

「奇怪,沒有開關怎麼打開呢?」墨九狸低聲呢喃道。

「主人,你滴血看看吧!」小書從寶寶懷裡跳了下來,鑽到墨九狸的懷裡說道。

墨九狸聞言覺得有點道理,於是咬破手指一滴血液落到了錦盒上。隨著她血液落入錦盒中,錦盒便散發出一陣刺目的白光……

使得墨九狸和寶寶不得不閉上眼睛,片刻后,母女兩人才睜開眼睛看向錦盒。只見剛才還小小的錦盒,此刻正在半空中緩緩的旋轉著,隨著旋轉的速度錦盒慢慢的變大……

墨九狸母女兩人還有器靈小書,三隻聚精會神的盯著不斷變大的錦盒,想看看究竟這裡面裝著的是什麼……

許久,原本巴掌大小的錦盒,變成了棺材大小!雖然墨九狸也不想這麼形容,可是真的變成了,能裝下一個人的大小,就跟棺材差不多的樣子!

不再變大的錦盒慢慢的落在地上,竟然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彷彿是一根羽毛落地般的輕盈……

隨著大錦盒落地,錦盒的蓋子也緩緩的打開了!墨九狸往裡面一看,差點下吧都掉了下來。因為錦盒裡面裝了滿滿一盒黑色的水!應該說是黑色的液體……

在黑色的液體上面,放著一封信,和一個跟大錦盒一模一樣的小錦盒!墨九狸伸手直接拿起那封信,拆開來看……

「我的女兒九狸: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知道你已經回來了!原諒娘親和爹爹有些事情,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那都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們知道你現在已經能夠修鍊了!沒有陪在你的身邊看著你長大,是我和你爹爹今生最大的遺憾!可是為了能夠讓你早日回來,我們不得不這麼做!

只要是為了你好,哪怕再來一次機會,我們還是會這樣選擇,希望你不要怪我們!九狸,答應娘親,在你的實力沒有達到巔峰的時候,千萬不要讓人發現你擁有黑暗屬性玄氣的事情,也千萬不可以在任何人面前,使用黑暗屬性的玄氣!

黑盒中的液體,是黑暗屬性的精華液,在你每次修鍊黑暗屬性玄氣的時候使用!切記一定要找沒人在的地方修鍊黑暗屬性!你的身體跟常人不同,必須偶爾修鍊黑暗屬性的玄氣,實力才會穩步提升,不然你的實力將會停滯不前!

我和你爹爹都在為了和你相見努力著!我的孩子,你一定要保護好你自己!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護好自己!還有,回到墨家之後,要遠離九琪母女,不要跟她們走的太近,特別是墨彩雲!

最後,這個錦盒中的地圖,是凌天大陸一處秘境的地圖。而開啟這個秘境的鑰匙,是太子身上的一枚令牌!我想你已經跟太子解除了婚約,那枚令牌你也已經見過了。真正的鑰匙就是你和太子解除婚約時的兩道光芒!應該用不了多久,秘境就會出現,到時候只要你和風雲國的太子,都到了秘境所在的地方,秘境入口就會自動開啟!

錦盒中還有一個碎片,是你爹爹留給你的!你爹爹說那是他家族的傳家至寶,卻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便留給你看看,是否能看出端倪!

九狸,切記娘親的話,千萬千萬保護好自己!娘親,墨綵衣,爹爹,墨夜留!」隨著墨九狸看完最後一個字,信紙也在她手中慢慢化為了虛無。

墨九狸伸手想要握住什麼,卻終究是什麼都沒有握住……

看著已經消失不見的信紙,墨九狸的心裡有些空,畢竟這是爹娘留給自己唯一的東西。雖然她知道信的消失,也是一種保護,可她還是有些不舍…… 快速的跑進櫥窗裏面,手顫巍巍的握着門把手,就是沒有勇氣,使不上力氣打開。

Views:
4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