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們佛山市委王書記的女兒,現在應該叫王副省長了!我把同一首歌請到我們那裡,王省長帶著他的家人也來了,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歡上她了!這一次來到京城也是為了找她!」老廣激動的道。

「她漂亮嗎?」老謝問道。

「她身材好嗎?」小志道。

「她叫王瑩嗎?」金清石吃驚的道。

「啊?你認識她?別告訴我她也是你的菜!如果再是這樣,我就拿一塊豆腐把自已砸死在你的面前!」老廣瞪著眼睛道。

「那那個王瑩和我從小就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我對她那也是深情似海、一往情深!」金清石深情的道。

「你就是萬能膠!見誰粘誰!你就不能過期一回?」老廣瞪著眼睛道。

「她是我姐!雖然不是親的,但從小就一直很疼我!她媽媽就是我小學老師,她們家跟我自已家沒什麼區別!」金清石笑著道。

「靠!嚇死我了!石頭那你一定要幫我!這樣我就成了你的姐夫!親上加親啊!」老廣興奮的道。

「不過我聽說她有男朋友啊!好像是大學的同學!」

「這沒關係!就是結婚也沒關係!反正現在處女都和恐龍一樣絕種了!我不介意!」老廣用力點了點頭道。

「那我跟你說一下她家的情況吧!你好有個絕望的思想準備,他外公張長征,是以前的副總理政治局常委;她大舅是現在的副總理政治局常委;爺爺王洪光是現在的總參謀長!」

「靠!這還讓人活嗎?難到就不能平民一點嗎!」老廣絕望的道。

「那你還要追嗎?」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還追個屁!娶了你姐,我兩頭都抬不起來!太嚇人了!」老廣嘆了口氣道。

「老廣!你可以考慮上一下電視里的相親節目?哥幾個一定好好誇誇你!這叫海選!美女任你挑!」老謝笑著道。

「這個辦法好!回去我就報名!不過採訪的朋友名單里一定不會有你!而且一定要把你打入黑名單里!」老廣點了點頭道。

「要不這樣!我們五個一起去參加相親節目吧!這樣我們五個人輪著採訪、輪著上!呵!想不出名都難!」小志興奮的道。

「這麼吊?萬一你在台上牽手了一個黑人,你那省長老爹一定會氣得吐血!」金清石撇著嘴道。

「到時候你在身邊保護他!有你在我放心!」小志笑著道。

「別在那裡做夢了!國安性質是什麼?你還想當明星啊?二叔一腳把你踢回老家去!」老謝瞪著眼睛道。

「我這不是想安慰一下老廣受傷的小心臟嗎!我怕他想不開再得個憂鬱症!」小志笑著道。

「小娟!拿一塊豆腐給我!我要砸死一個人!」老廣向著廚房大喊道。

杜娟馬上拿著大勺從廚房裡跑了出來道:「沒有豆腐!大勺行不?」

「你怎麼不拿菜刀出來呢?」小志苦笑著道。

「我是想拿的,可是被媽媽給奪走了!」杜娟認真的道。

「妹紙可真幽默!有前途!」老謝舉起大拇指道。

「你說了不算!我的錢途掌握在老闆手裡!老闆你讓我拍誰?」杜娟舉起大勺道。

「去拍一盤黃瓜!」金清石笑著道。

「是!老闆!」杜娟乖巧的回答完,轉身又回到了廚房。

老廣羨慕的道:「石頭!快跟哥哥說一下!是不是給她下了什麼葯?這也太聽話了!」

「這個簡單啊!你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用你的愛心、恆心和決心來打動她!」

「你是威脅她吧?」老廣小聲的道。

「齷齪!兄弟我是常在花上走,花粉不粘身!」

「呸!你走的全是仙人掌!上面全是刺!有屁花粉!」老廣鄙視著道。

這個時候杜娟微笑著從廚房跑出來道:「老闆!現在可以吃飯了!」

老廣立即跑到餐桌上,一邊吃著菜一邊大聲的道:「好吃!真好吃!除了有點咸其它都挺好的!」

「啊?不會吧?」杜娟立即夾起菜放到嘴裡,一邊吃一邊道:「不是菜咸!是你好咸!鹹水佬!」

「鹹水佬?這是什麼意思?」小志向著金清石問道。

「廣東話里色狼的意思!」

「哦!老廣真的好咸!」小志笑著道。

幾個人一邊吃著菜一邊聊著天,杜娟坐在那安安靜靜的聽著,杜媽媽回到房間里休息去了,大家一直吃到十點半,杜娟開著車將幾個人送回到國安部附近的一個賓館里,然後又將金清石送回到了佳和苑。

金清石從車上下來向著杜娟小聲的道:「明天我們配合國安執行任務,可能要好幾天,你回去把家裡好好安排一下!」

「是做義工嗎?」

「應該是!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一定要保密!」

「嗯!明天我幾點來接你?」

「九點吧!有一些設備要裝上車!」

「好的!」杜娟說完開車離開了小區,金清石回到家裡就看到沈雅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著電視,沈雅看到走進家門的金清石吃驚的道:「我還以為你要後半夜才會回來呢!你不好好陪陪他們嗎?」

「他們明天有任務,我也要去幫他們!這兩天可能回不了家了!少吃零食,對身體不好!」金清石坐在沙發上抱著沈雅道。

「我只是無聊啦!是什麼任務啊?」

「間諜案!具體的情況明天才知道!」

「間諜案一般都會涉及到國處,你自已要小心點!」

「嗯!這頓飯吃得怎麼樣?有什麼收穫?」

「那個李祈富想知道我和那個地下錢莊案有沒有關係!我直接告訴他,我對他的人和事都不敢興趣!」沈雅笑了笑道「哦!這個李祈富看來就是那個地下錢莊的幕後老闆!他父母也好不到那裡去!」金清石冷笑著道。 「現在的領導幹部子弟,不是當官就是經商,腐敗已經像蝗蟲一樣了!國家如果再不狠狠打擊這股風氣,可就要出大事了!」沈雅點了點頭道。

「唉!老爸正為難呢!政治局常委會意見還沒統一呢!還要到政治局會議上討論!外人看起來主席就是皇帝、是大哥!其實所有的決策都不是一個人能決定的!」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如果連你這個太子就這樣悲觀,那我們這些官二代還活不活了!大家雖然有點私心,不過大方向是不會動搖的!」沈雅笑著道。

「不說了!我們快點去睡覺!你都好久沒有親親了!」金清石色迷迷的道。

「親!親!親你個頭!你明天還有任務,早點睡覺!」沈雅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聽話!給我加點油,明天就更有動力去工作了!」金清石一邊親著沈雅的耳垂一邊輕聲的道。

「癢!討厭啦!那隻親一下!最近總想吐!孩子開始發脾氣了!」沈雅柔聲的道。

「等孩子出來我好好收拾他!現在趕緊辦正事!」金清石將沈雅抱了起來向卧室走去。

「你敢!他是沈家的繼承人!你只是播了一個種子,以後除草、澆水、施肥都是我在忙!」沈雅瞪著眼睛道。

「如果不是我的種子,你想忙都忙不了!等這次莊稼收穫完了,我再播一個!這個工作不複雜!」金清石笑著道。

「你想得美!我還想保持身材呢!要種就去別人的地上種去!」

「地都承包到戶!不能亂種了!你的地就是包給了我!呵!呵!」金清石笑著道。

「還親不親?不親我就睡覺啦!」沈雅紅著臉道。

「那是必須地!」

沈雅紅著臉爬了下去………………………………!

第二天一清早,金清石練完功給沈雅做好了早餐,才把還在熟睡的沈雅叫醒,沈雅抱著金清石迷迷糊糊的道:「我還想睡!」

「乖!快起來吧!再堅持幾天就解放了!我一會也要出去了!」金清石心疼的道。

「哦!沈雅慢慢的爬了起來,小肚子已開始鼓起了一點點,她一邊摸著小肚子一邊輕聲的道:「孩子!長大了別理你爸爸!你爸爸就是一個大壞蛋!就知道欺負媽媽!」

「呵!呵!我又怎麼欺負你啦!不就是給你加了點營養液嗎?」金清石笑著道。

「呸!大色狼!」沈雅說完捂著嘴跑進了洗手間,洗手間里傳來了沈雅嘔吐的聲音,金清石連忙跑了進去,一邊有真氣調理著她的身體一邊輕聲的道:「這麼辛苦要不別生了!」

「閉嘴!你再敢說一次,我就把你趕出家門!」沈雅瞪著眼睛道。

「我錯了!我再也不說了!這不是看你辛苦我心疼嗎!」金清石小聲的道。

「再辛苦也值得!現在我都是高齡產婦了!再晚就沒機會了!」 子時 沈雅堅定的道。

「有我在呢!再高也不怕!」

「你到時候不知道會在那個女人懷裡呢!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雷鋒是好人吧?」

「所以他死得早!這叫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

金清石只苦笑著點了點頭,現在沈雅可不能生氣,一切事情都要順著她才行!

沈雅經過直氣的梳理后,身體舒服了許多,她看著金清石緊張的樣子,笑了笑道:「你還是當壞人好!這樣至少能活久點!」

「我要求不高!你活多久我就活多久!」金清石抱著沈雅輕輕的道。

「瞎說!你比年輕!當然要好好的活下去!還要看著我們的孩子當爸爸、當爺爺、當太爺!」

「我暈!我是屬豬!不屬龜!」金清石鬱悶的道。

「你註定不是一個平凡的人!會成為一個傳奇的存在!」沈雅認真的道。

「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快去刷牙洗臉!」金清石拍一下沈雅的小屁股道。

沈雅哼了聲扭著小屁股向著洗手間走去,金清石嘆了口氣,自已如果突破到先天一下延長了幾百歲,沈雅可怎麼辦啊!自已真的能眼睜睜的看著她一點一點的老去,最後消失在自已天空里嗎?

沈雅坐在餐桌前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看著心事重重的金清石,早上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晴轉多雲了呢?

沈雅抓住金清石的手柔聲的道:「老公!有心事嗎?能跟我說說嗎」

「師傅曾經跟我說過,突破到了先天,至少可以增加二百多歲,如果我突破了那你怎麼辦?我捨不得你!」金清石深情道。

「這是好事啊!你快點到先天!然後再幫我突破就可以啦!我的功夫也不太差啊!」沈雅笑著道。

「如果先天那麼好突破,那我就不愁了!我卡在這裡都好幾年了,就差那麼一點點!現在也不知道是感悟不夠,還是功力不夠!唉!」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一切都是一個緣字!也許機緣沒到吧!你這麼年輕急什麼啊!再說師傅他老人家也許已經練成了靈丹呢!」沈雅笑了笑道。

「等忙完國安的案子,我就去神農架尋找師傅,順便采一些藥材!把你的身體再調理一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這麼想就對了!我把家好好裝修一下!等你回來就可以住新家了!那裡我準備了八間客房,到時候你那些兄弟都可以住那裡了!」

「好老婆!你想得真周到!快讓我親一口好好獎勵一下!」金清石笑著道。

「美得你!我去上班了!每天晚上必須給我打個電話!也不允許把種子播到那個女賊的土地上!那塊地等到我檢查合格了才能種!」

「我已經農轉非了!沒想過再種地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切!」

沈雅穿上制服開車回局裡了,金清石把攝像機和照相機從空間里拿出來,檢查了一遍后也來到了樓下,杜娟九點準時把車開了過來,金清石一上車她就小聲的道:「老闆!我剛才過來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警監,從樓里出來一直往車裡看,嚇得我馬上把車開了出去!她不是要抓我吧?」

「呵!呵!這就叫做賊心虛!那是我姐!海淀分局的局長!你的駕駛證和這個車的車牌都是她辦的!她能不盯著看嗎!」金清石笑著道。

「啊!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犯案了呢!你姐可真漂亮!」杜娟拍著胸口道。 「我姐是外冷內熱!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她也想見見你呢!」金清石笑著道。

「她知道我曾經是賊嗎?」杜娟小聲的問道。

「知道啊!這有什麼關係?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她不會介意你以前的事情的!」

「我現在是瞎子過索道—提心弔膽啊!她不會和我聊著聊著突然拿出手銬,然後咔嚓一下把我銬起來吧?」杜娟想了想道。

「呵!呵!你現在是我的人!她不會這麼做的!她現在只擔心種地的事情!」金清石笑著道。

「你姐要去種地嗎?要不要我幫忙啊?我能吃苦、也有力氣!」

「算了吧!她可不想別人幫著種!」

「哦!老闆!我們先去那裡?」

「去國安!」

杜娟剛剛將車停到國安部的大門口,就看到小志拿著一個箱子站在那裡,小志看到別克車停了下來,立即拉開車門跳到車上,交手中的箱子往金清石身上一放然後小聲的道:「這裡面都是那咱設備!資料我已經發到你郵箱里了,你只要按著上面的編號放好就行了!我們還在開會,晚點再聯繫!」小志說完快速跳下車跑了回去。

金清石打開箱子看到里放著已經編好號的幾十個竊聽器,這個竊聽器只有紐扣的一半大小,看來這就是最新一代的產品了!

金清石拿出手提電腦立即打開自已的加密郵箱,二十二個人的資料全部出現在金清石的眼前。

二十二人當中有,十七個男、五個女,這些人大部份住在軍工科研院附近的幾個小區里,阜成路8號就是工科研院的地址,它背靠著玉淵潭公園,對面就是京城工商大學和首都師範大學東校區。

周邊有中海麗園、國興家園、中塔園小區。院長袁志博、副院長湯濤、李兆基三個人住在中海麗園;總設計師陳平川和院士張華住在國興家園,其它一些教授專家住在中塔園小區。

金清石看完資料向著杜娟笑了笑道:「這回又要撬門放東西了!」

「小事情!這是我的專長!我全包了!」杜娟自信的道。

「我們先去看看環境!如果沒什麼人就開始幹活!不過我們要先準備一下!」

「還要準備什麼?」

「化妝啊!送水的、送外賣的、送牛奶的!這些衣服要準備啊!我們不可能直接開門進去吧?」

「哦!我一般都是戴上眼鏡,扮成市場調查員!」

「是調查人家有沒有人吧!呵!」

「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

金清石先去勞保用品商店買了兩套工作服,然後來到了中海麗園附近將車停好后,杜娟戴著眼鏡,手裡拿著調查問卷和一些小禮物從車上走了下來,而金清石穿著一身工作服,拎著一桶礦泉水從車上也跳了下來。

兩個人混進了小區,金清石直接來到了院長袁志博住的A棟1206的房門口,天眼看到裡面沒人後,按了一下門鈴,二分鐘后沒有見到人出來,金清石馬上拿出銀針快速將房門打開,將竊聽器分別放在了三個房間和客廳里后,立即轉身離開了這裡。

杜娟這個時候也來到了B棟1508房,副院長湯濤的家門口,當她剛剛按響門鈴門就打開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探出頭來,當看到門前站著一個極品美女后,原來黑著的臉立即陽光起來,他微笑著道:「你好!請問你找誰?」

「我是京城麗都健康諮詢公司的調查員吳影!我正在做一個關於人們喝什麼品牌的牛奶、喜歡什麼口味的市場調查!能耽誤你幾分鐘嗎?」杜娟甜甜的道。

「好!好!我最喜歡喝牛奶了!你算是找對人了!快請進!快請進!」那個年輕一邊說著一邊將防盜門打開。

杜娟一邊往房子里走,一邊觀察著房間的里情況,這個三房一廳的房間,就要放四個竊聽器,真是坑爹啊!客廳里的還好說,卧室里怎麼放啊!

這個時候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吳小姐你請坐!我叫湯震!家裡就我和爺爺奶奶住在這裡,奶奶去買菜去了!吳小姐是本地人吧?」

「湯先生您好!我就是本地人!湯先生還是學生嗎?」

「剛大學畢業!現在和幾個同學正準備開一個公司!」

「這麼好啊!唉!我只是高中畢業,現在只干這種苦力活!」

「等我們公司搞好了,你來我的公司上班啊!工資每月5000元怎麼樣?」湯震微笑著道。

「啊?不會是真的吧?我可是什麼都不會啊?」

「沒關係!你只負責打打字字,整理一下資料就行!」

「公司是做什麼的啊?」

「開發遊戲的!你可別小看它,這可是中外合資的公司!」年輕人自豪的道。

「中外資?是那個外啊?」

「日本!」

「日本啊!我喜歡!我喜歡看那裡的動畫片、動漫刊物!」

「我也是啊!你等一下!我那裡有好多動漫的書,我拿一些出來,你喜歡那本就拿走!」湯震說完向著房間里跑去。

杜娟馬上從包里拿出一個竊聽器放在了沙發底下,湯震很快拿出厚厚一摞書放在了杜娟的面前,杜娟看著這些書的封面臉馬上紅上了起來,杜娟心中大罵道:「奶奶的!一進門就看你色迷迷的不像好人!」

「喜歡看嗎?」湯震靠在杜娟身邊笑著道。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