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平常裳於悅做的事情過分多了,周詩韻只是打她兩巴掌可算輕的。

周詩韻打夠了,讓她們放開裳於悅。

裳於悅滿心的怨毒,恨不得划花周詩韻的臉,可再怎麼想報復周詩韻,她也明白整個寢室里的人都幫著周詩韻,她討不到半點好處。

裳於悅走到床鋪前,抓起自己的錢包,恨恨地盯著周詩韻:「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今天這麼對我!」

周詩韻哈哈大笑:「好,我等著你!等著你像你姐姐一樣,睡個有權有勢的老男人,回來報復我!」

裳於悅摔門而出。

從學校里出來,裳於悅氣到了極點。她從小在姐姐的保護下,備受寵愛,何曾受到過這麼多的委屈?

如今所有人都敢欺負她,連寢室里那三個賤人,也想騎到她頭上!

她真是要被氣的吐血了!

打電話給平日里交好的幾個朋友,約在了「皇城」家酒吧。

裳於悅跟幾個狐朋狗友,哭訴自己的慘狀。

幾個朋友面面相覷,卻沒有一個肯伸出援手接濟裳於悅的。其實說白了,他們願意跟裳於悅交朋友,甚至捧著她,那都是看在裳於雲是王家太太的面子上。

現在沒了裳於雲,裳於悅算什麼?

根本連和他們做朋友的資格都沒有,他們之所以來這一趟,也不過是想探探口風,看看裳於雲去之後,王毅山對裳於悅的態度。

若是王毅山依舊肯對裳於悅好,那他們跟她繼續交朋友,也不是沒可能。

相反的,他們根本不會再搭理裳於悅。

裳於悅哭著,不停地喝酒,沒注意到其他人的臉色。

而沒過多久,包廂里的幾個人紛紛找借口開溜。

最後只剩下一個男人陪著裳於悅,這人是梁家的公子哥……梁城維。梁家在帝都那是破落戶,梁城維又長得普普通通,所以平日里裳於悅根本連看他都不會看一眼。可梁城維卻是對裳於悅情有獨鍾,每次聚會,明知道裳於悅對他不假辭色,他也會想辦法混到資格參加。

這次裳於雲的事情鬧大很大,梁城維也是知道的,他一直很擔心裳於悅的情況。

得知裳於悅叫朋友開party,他立刻趕了過來。

而此時此刻,他看著哭的慘兮兮的裳於悅,心裡又憐惜她,又礙著心裡的自卑,不敢接近她。

猶豫了好一會兒,梁城維看著喝的眼睛有些迷離的裳於悅,壯起膽子說:「阿悅,你別喝了,再喝你就醉了。」

裳於悅一把推開他,大聲罵:「要你管!你算哪根蔥,來管我的事情!」

梁城維碰了一鼻子灰,那點膽子也隨之失去!

他畏縮的坐在沙發里,沉默的看著裳於悅繼續喝酒。

裳於悅喝的越來越醉,最後感覺到腦袋暈暈的,她扶著疼痛的腦袋,想站起來。

可剛站起來,身體驀地趔趄了下。

梁城維看到裳於悅歪倒,連忙伸出手去扶她,不讓她倒在地上。可他沒能扶住,反而被裳於悅帶的躺在了沙發上。

梁城維感受到女人的柔軟,立刻心跳如鼓,臉頰紅的像猴屁股似的。

裳於悅的身上,有一股好聞的味道,那種不同於男生的臭味,香香的,甜甜的,熏得他整個人都飄飄然了。

「阿……悅!」

梁城維結結巴巴的叫著她的名字,想要推開她。

誰知,裳於悅醉的不省人事,嘟著小嘴趴在他身上,無意識的蹭了蹭他的胸口。

轟……

梁城維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炸了,彷彿全身都燒著火一般的熱。這是他愛了三年的女人,此時此刻就躺在他的懷裡,如果錯過了這輩子,他可能再也觸碰不到她半分!

梁城維清楚這一點。

心裡惡魔與天使鬥爭,最後惡魔漸漸的佔了上風,他顫巍巍的伸出手,捧住裳於悅的臉,啵的在她臉頰上親了下。

裳於悅絲毫沒有反應,只是咂了咂嘴。

梁城維的心立刻激情澎湃!

他翻身將裳於悅壓在沙發上,然後捧住裳於悅的臉,往下吻了下去……

他真的很想對她負責。

可他自知,自己的家世、樣貌都配不上裳於悅,根本不敢奢望這些。

梁城維痴痴地望著裳於悅,直到裳於悅露出快要蘇醒的模樣。

他這才偷偷摸摸的出了包廂。

凌晨三點多,天色是最黑的時刻。

裳於悅蘇醒了過來,感覺到身體的不對勁,借著包廂里昏暗的燈光,看到自己身上曖昧的痕迹,腦子一片空白。

過了片刻,她像是反應過來似的,發出一聲尖叫,然後拚命的抓起衣服迅速的穿在身上。

然而空氣中那股揮之不去的腥膻味,提醒著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裳於悅狠狠地攥著手掌心,臉色扭曲,恨得牙齒都要咬出血。

她的清白竟然就這麼丟了!

她甚至連那個男人都不記得!

胃裡一陣陣的翻滾。

裳於悅不舒服到了極點,可她還是忍著不適站起來,朝著酒吧外面走。

此間,她腦海里什麼瘋狂的念頭都有。

自然,都是負面的,自殺,報復……所有的念頭一閃而逝,最後都忍了下來。

她不能就這麼死了。

那些害她的人,她一定要把他們都毀了,讓他們和她一起不幸!

冬天的夜晚路上的車稀稀落落,裳於悅沿著街道走了很遠,都沒有見到任何計程車。

而就在拖延的時間裡,裳於悅想出了一個瘋狂的念頭……她不能讓自己的第一次就這麼白白丟了,王毅山那個蠢貨不是想要她嗎?

好,她成全他!

等她代替姐姐的位置,成為王家的女主人。

戰場合同工 她向所有得罪過她的人報復! 玉傾歡依然沒有回應。

這些任務沒有完成的懲罰她還沒有體驗過,要不就趁這個機會體驗體驗吧!

玉傾歡如是想。

然後玉傾歡捧著手機僵坐了一個小時。

期間她遊戲里的小人兒被人殺死了一次又一次。玉傾歡眼睜睜地看著,小心臟在滴血。

在遊戲里她從來沒有死的那麼慘過,真是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玉傾歡終於體會到了這項懲罰的嚴重性,被懲罰等於不能碰手機玩遊戲。

這絕對是人間一大酷刑,玉傾歡絕對不能忍。

所以她乖乖地去做任務了。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你要是早這麼做不就完了嗎?】

【玉傾歡:你閉嘴!】

玉傾歡惱羞成怒,都是這個垃圾東西,大千世界那麼多人,怎麼就偏偏自己跟它綁定了呢?

玉傾歡被它看的好想哭。

【玉傾歡:給我查查現在誰手裡的股份比較多?】

白毛糰子的效率很高,一會兒就把玉傾歡想要的結果查出來了。

【白毛糰子:現在晏氏集團股份最多的是氣運之子晏爍,他手裡有51%的股份,其次是……】

白毛糰子一會兒給她報了很多人名,以及他們手上的股份份額。

【玉傾歡:行了,現在給我計算一下,把他們手裡的股份拿到手,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白毛糰子:除了氣運之子手裡的那些股份,你需要大概幾個億的資金才能拿到那些散落的股份。】

【玉傾歡:事實證明,我沒有那麼多的資金啊!】

多麼強大的理由啊!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你說這話真的不心虛嗎?你手裡的那些資金我都經過手的,別說只是幾個億了,幾十個億你也拿的出手?。】

【玉傾歡:……】

突然無話可說。

看來以後她要做什麼事的時候還是要防著這個破系統,什麼事都知道,一點隱私都沒有。

玉傾歡開始了她漫長的談判之旅,她想要把那些股份從別人的手裡收購回來,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

玉傾歡一點都不差錢兒,但是她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能少出一點,還是要少出一點。

玉傾歡忙活了那麼久,才只收購了5%的股份,但是這5%的股份並沒有讓她完成任務。

【玉傾歡:不是說只要成為晏氏集團的股東就可以了嗎?為什麼我已經是他們的股東了,任務卻還沒有完成?】

【白毛糰子:那也可能任務要求是你成為晏氏集團的大股東才行吧?】

雖然任務是它頒布的沒錯,但是任務做到什麼程度才算完成,它自己也說不清楚。

玉傾歡沉默了一下。

薄少,戀愛請低調 【玉傾歡:要你有什麼用呢?】

白毛糰子揉起了眼睛,怪它咯?

【玉傾歡:我覺得我應該干一票大的。】

白毛糰子瞬間精神了起來,眼睛裡面全是防備。

【白毛糰子:干一票大的?宿主你想幹什麼?】

她該不會是想干殺人越貨的勾當吧?

好可怕!

怎麼感覺自家宿主在歪門邪道的路上越走越遠了呢?

這一定是它的錯覺! 【玉傾歡:那些人不是不肯把股份轉給我嗎?那我就打他們一頓好了,這樣他們是不是就願意把股份轉給我了呢?】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你這種想法很危險,你把他們打一頓,他們不但不會把股份轉給你,而且還會把你告到警察局,然後警察叔叔就會把你抓起來,然後你就再也不能玩手機遊戲了。】

完美,簡直沒毛病!

思維邏輯就是這麼強大!

【玉傾歡:只要不讓他們知道不是我打的不就行了嗎?】

【白毛糰子:股份都已經轉給你了,他們怎麼可能不不知道是你打的他們?】

重生七零嬌嬌媳 白毛糰子已經被自家宿主弄得無力吐槽了,為什麼自家宿主的想法都這麼危險呢?

現在是法制社會啊!

她心裡到底有沒有點B數啊?

玉傾歡慢慢悠悠地做任務,那些曾經被他找過的那些股東心裡急迫了起來。

他們本來也是想把手裡的股份脫手的,但是他們想拿手裡的股份多換一點錢,所以在玉傾歡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並沒有把手裡的股份轉給她。

現在玉傾歡不找他們了,他們心裡反而著急了。

在他們看來晏氏集團已經不是以前的晏氏集團了,它以後的命運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準,他們實在是不敢再拿著晏氏集團的股份了。

在這期間也不是沒人找過他們,但是那些人給的價錢都沒有玉傾歡給的價錢高,這時候他們終於知道玉傾歡的好了。

但是現在他們想約玉傾歡出來談條件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

玉傾歡哪是他們想見就能見的。

想見她的人多了。

時間越往後推,那些人就越著急。

玉傾歡終於給了他們一個準話,把他們手裡的股份全部都要了過來,並且比之前他們談的價格又低了一層。

那些人心裡雖然不大願意,但還是把股份轉給她了。

他們也是沒辦法,玉傾歡給他們的價格就算是低了一層,也比別人給他們的高。

玉傾歡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並沒有遮掩。

所以她收購晏氏集團股份的事,被很多人知道了。

松林向自家總裁彙報著近期的工作情況。

「總裁,你知道玉小姐現在正在收購集團股份嗎?這件事情我們到底要不要管?」

玉小姐收購的那些股份可不少呢。

晏爍瞥了他一眼:「管什麼?我們集團的股份,她想要多少就要多少,把我的送給她都行。」

松林臉上的表情變成了一言難盡,不停地感嘆色令智昏啊!

「我知道了,總裁。」

「還有,既然她想要我們集團的股份,回收集團股份的計劃就放棄吧。」

松林:「……」他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

實在沒想到戀愛中的總裁居然是這個樣子的。

他在心裡偷偷幻想著,如果有一個富家千金對自己也像總裁這樣對玉小姐那麼好,他一定毫不猶豫嫁給她。

這樣他就可以一夜成為億萬富翁了,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當然,這些他也只是偷偷地想一下,其實他還是個沒人愛的單身狗。

可悲,可嘆。 早上,安家。

葉簡汐用過早餐后,跟慕洛琛提了下回A市的事情。想回A市,並非一時興起,而是仔細考慮之後才這麼決定的。一來,他們到帝都這麼久了,都好久沒見過女兒了,她格外想回去看看她;二來蕭雁南說那個神秘人跟慕家有關係,回到慕家也能好好的調查下,那個神秘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或許能調查出來,把自己另一個孩子找回來。

而帝都這邊,伴隨著王子謙的死,整個王家陷入一片混亂中,一時間他們也抽不出空來對付慕家。

他們可以趁著這個喘息的時間回A市,哪怕不能完成調查神秘人的事情,只是陪著蓁蓁和慕老太太過完年,再回帝都這邊也行。

葉簡汐把自己的計劃說完,眼巴巴的望著慕洛琛。

慕洛琛其實也決定回A市,只是這話先被簡汐說出來罷了。而此刻,看著簡汐懇求的望著自己,他生了作弄的心思,故意做出思考的姿態,遲遲沒有答應她。

慕洛琛不開口。

葉簡汐心裡不由得生出失望,睫毛撲棱撲棱的閃動著,眼窩子直泛紅,明面上還故意裝作毫不在意的模樣,邊低頭邊說:「是不是不行啊?如果不行的話,那我們不回去了,留在這邊過年也好……」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