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是另一位小姐到了。」管家回答。

另一位小姐?難道是雪薇說的驚喜嗎?封景心中生出了這樣的猜測,但很快排除了這個想法。因為他記起了,雪薇整容的事情。說不定是容貌改變了,管家認不出來了呢?

封景沒有告訴管家,雪薇整容的事情,邁開步子,進入了客廳。

一眼看到一道窈窕的身影,站在客廳里,封景冷笑著問:「雪薇,你給我準備的驚喜呢?」

話音落,那人緩緩地扭過頭。

封景看清楚她的面容,渾身剎那間僵硬成了石頭,「清歡?」

「封先生,你好啊。」

那人開口,嗓音卻不是安清歡的,而是雪薇的!

封景頓時拉回了理智,安清歡怎麼可能出現在自己的別苑呢?她明明那麼討厭他……仔細的看看,眼前的人不過是低配版的安清歡,眉眼有五分相似,可氣質大大的不同……只能在乍看之下,唬唬人罷了。

「你是雪薇?你怎麼整容成了,這個鬼樣子?」

「難道封先生不喜歡嗎?」雪薇身姿款款的走到封景眼前,伸出兩條纖細的胳膊,摟住了他的脖子,然後微啟唇瓣,朝他輕輕地吐了口氣,「封先生不喜歡的話,那剛才看到我,為什麼眼睛都直了?」

封景的確喜歡安清歡,即便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安清歡,但看著跟她有幾分相似的容顏,還是不能狠下心腸,將她推開。

雪薇見封景沒拒絕,得寸進尺的踮起腳尖,親吻了他的嘴巴。

封景渾身的血脈頓時噴張。

要不了安清歡,還不能要個跟她長得相似的人嗎?

封景從來不是守節操的男人,否則,也不會換女友像換衣服一樣了。心裡生出了谷欠火,立馬按著雪薇的腦袋,瘋狂的吻了回去。

雪薇唇角韋德勾起,露出得意的笑容。

她跟男人打交道慣了,理解他們的心思。越是得不到,偏偏越惦記。

封景已經渴望安清歡大半年時間了,卻連她的手沒牽到。只怕,這會兒,他心裡已經有千萬隻手在撓痒痒了。

自己整容后的模樣,沒別的好處,就是跟安清歡相似。

他根本沒辦法拒絕自己。

封景吻著吻著,撕咬起了雪薇的唇瓣,嘴裡惡狠狠地說:「小賤人,敢跟小爺耍高貴?給臉不要臉!爺拍買你的東西,那是抬舉你!竟然讓爺丟臉!看爺不弄死你!」

雪薇從他的隻言片語里,了解了大概的情況。封景上趕著買安清歡的東西,卻被拒絕了。像他這麼大男子主義的人,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失敗呢?當然是惱怒異常了。

雪薇順著他的話說,「封爺,對不起,是我不識抬舉,願意接受你的任何懲罰。」

封景聽言,只覺得腎上腺激素,迅猛的飆升,心頭的那些怒氣,也消減了不少。

再看著雪薇整容后,跟安清歡相似的臉……彷彿安清歡真的低三下四,在懇求他的原諒一樣,越發的暢快。

「看我怎麼收拾你!」

封景又是污言穢語了一番,將雪薇推倒在了沙發上,撕扯她的衣服。

……

雲雨過後,封景懶洋洋的捏著雪薇的臉,說:「我送你去棒國,花了那麼多錢,看來沒有白費。」

話里不無譏諷的意思。

雪薇只當沒聽到,媚笑著說:「那是,封爺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雪薇自然要把錢,用在刀刃上了。」

手指在封景的胸膛劃了兩圈,雪薇離開了封景,緩緩地起身,撿起地上被撕扯的凌亂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封景看著她衣服上的破洞,想起自己剛才孟浪的行為,道:「你有什麼打算?為什麼要整容成,安清歡的模樣?」

「封爺。」雪薇聲音嬌媚的喚了他一聲,指著自己的臉頰說,「你喜歡安清歡,看著我這張臉,忍得住想跟我發生關係的衝動嗎?」

這不是廢話嗎?

怎麼可能忍得住?

封景沒回答。雪薇自顧自的說下去,道:「喬崢也愛安清歡愛到了骨子裡。可惜,安清歡懷著身孕,為人又比較保守,短期內肯定不會讓喬崢碰她。若是……他碰上了一個,跟安清歡長得相似,又主動投懷送抱的人,你

覺得他能忍得住嗎?」

封景聽言,忍不住哈哈大笑,拍著手說:「妙,妙,妙!果然是好計謀。」

雪薇跟著他一起笑。

她當然不止勾引喬崢一條計劃,還有別的,只是,她不會跟封景說。

封景笑完了,起身走到她跟前,捏著她的臉頰,細細的端詳。

真是一張美麗的臉龐。

哪怕只是照著安清歡的模子整,也足以令人神魂顛倒。

若是,正主來了。

豈不是讓人飄飄欲仙嗎?

雪薇抬起纖纖素手,輕輕地握住了封景的手,貼在了自己的臉頰上,「封爺,以後,只要你想,我隨時可以奉陪。」

「你可真賤。」

封景嘴巴惡毒的說。

「我不賤,怎麼讓封爺對我刮目相看呢?」雪薇把他的羞辱,當成了讚賞聽。封景扯起唇角,笑著將她抱起來,說:「沒錯。我就喜歡你犯賤的樣子。今晚,再陪著爺樂呵幾次……」 折騰了一宿,第二天雪薇從床上爬起來,腰酸腿痛的不行。看著縱慾過度,躺在床上睡死的封景,眼裡露出了鄙夷。

封景看不上她,她就看得上封景了嗎?

笑話!

這種情場浪子,給她都不要!

不過,眼下自己需要接著他的錢權,只能暫時討好他罷了。

走到衛生間,簡單的收拾了一番,雪薇披著浴袍,找管家要了套女士的服裝,穿戴整齊后,走出了封景的別苑。

這次回來,她是為了報復慕家。

只憑著封景一人,自然不可能達成目的,所以她還要去見喬太太。

……

喬母接到了雪薇的電話,馬不停蹄的從帝都,坐飛機回到了A市。到了約定的咖啡館,喬母看了一圈,沒找到雪薇,反倒看到了『安清歡』,正想走上前,跟『安清歡』好好地談談,希望她能離開自己的兒子。

可沒想到,『安清歡』主動開口,說:「喬太太,您坐。」

嗯?

這『安清歡』怎麼怪怪的?

好像跟一樣長得不一樣了,滿臉打了玻尿酸,有點腫呀。

而且,似乎變醜了一些……

喬母沒有坐下,而是不停地打量『安清歡』。

雪薇吊足了胃口,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不用看了,喬太太,我不是安清歡,是雪薇。」

「你是雪薇?怎麼可能?安清歡,你別想耍我。趕緊離開我兒子……」喬母有些生氣的說。

雪薇拿出手機,調出了一張照片,放在自己的臉旁,問:「喬太太,你仔細地看,我是不是安清歡。」

喬母看了眼手機的照片。

的確是安清歡的模樣,而眼前的人……咦,真的不是安清歡……

乍看之下,似乎挺像,但細節之處,很多都不同。

眼前的這個,整容痕迹太明顯了。

尤其是跟安清歡的照片做對比,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來。

「您現在相信我了吧?」雪薇吧手機收起來,笑著說。

喬母拉開椅子,坐在了雪薇的前面,神色嚴肅道:「你弄成這樣幹嘛?」整容成什麼樣不好,非得整容成她最討厭的安清歡!

「喬太太,我這不是想幫你嗎?你想自己的兒子,跟安清歡分開,我別的本事沒有,但拆散他們,還是有十足的把握。」雪薇指著自己的臉說,「憑著這張臉,我能讓他們兩個人,相看兩相厭。」

「你之前也這麼說,結果呢?」

喬母不想提起當初的事情,可她不敢相信雪薇的話了。

「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條件不同,豈可相提並論?」

「那你想怎麼做?」

「計劃,我暫時沒辦法告訴你。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一年之內,我定會讓喬崢跟安清歡分手。」

雪薇沒有像對封景那樣,坦誠自己的計劃。

因為她還沒對喬崢死心,倘若讓喬母知道,自己頂著這張臉,到處去勾搭男人,別說自己想踏進喬家的大門了,就是自己去睡喬崢,她都未必會同意。

「一年?這麼久……」喬母嫌時間長,「你這次又要我幫你做什麼?當初幫你妹妹進入哈大,已經花了我不少錢了,可她什麼都沒做……」

「喬太太,這次我不需要你的錢,也不用你幫我做什麼。您只要等著就行了。」

喬母聽言,有些愕然的盯著雪薇。

不要錢嗎?那她一個孤身的女生,哪來的錢養活自己,還去拆散阿崢跟安清歡?

不過,雪薇不要錢,倒是讓她對她多了幾分的信任。

「你真的不需要一分錢?」

「對,不需要。」雪薇說,「我可以靠著自己的本事賺錢,阿姨,您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按我就再給你一年時間。」

「嗯。」

搞定了喬母,雪薇離開了咖啡廳。

……

另一邊。

喬崢一早起來,就翻箱倒櫃,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拿出來,翻了好幾遍,都沒法確定要穿哪一件,去見未來的岳母。

恰好妞妞發來了視頻邀請,喬崢趕忙讓她幫自己挑挑看。

妞妞說:「上次,你見我爸,穿的什麼衣服,這次也穿什麼衣服吧。」

「那怎麼行?萬一慕叔覺得,我只有這一套衣服,能拿得出手,豈不是敗壞了,我在他那裡的印象嗎?」

當岳父的都不怎麼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窮小子。

因為那意味著,他的女兒會受苦。

普通女孩家尚且如此,清歡是被錦衣玉食、享受著公主待遇長大的女孩子,作為她的未來老公更需要良好的條件。

妞妞沒辦法,只好給他挑了件藍黑色的襯衫,以及一條黑色的亞麻褲。

「這樣就ok啦。」

喬崢站在鏡子跟前,看著裡面的自己,覺得非常不錯,便沒有再繼續挑選下去。

「我出門了,那瑤瑤怎麼辦?」

「交給傭人照顧好了。」

「他們照顧不好……」

「那你留下來照顧瑤瑤,別來我家了。」

「……」

喬崢沉默了兩秒說,「算了,我還是去你家吧。」

這個欠收拾的笨蛋!

每次碰到關於慕家的事情,他的高智商就會瞬間跌為負數……

ε=(′ο`*)))唉,真拿他沒辦法。

妞妞暗暗地在心裡想。

……

喬崢拎著昨天買的禮品,跟寶寶親吻了幾下,離開了酒店的客房。走到外面,打了一輛車,朝著慕家行駛過去。

到了慕家的門口,喬崢深吸了好幾口氣,非但沒平靜下來,反倒愈發的緊張了。

抬腿朝著慕家走,也變成了同手同腳。

妞妞聽到管家說,喬崢上門拜訪了,想出去接喬崢,但沒慕洛琛一記眼神,給喝止了。

妞妞委屈的坐回了沙發上。

葉簡汐責怪慕洛琛道,「你這人,孩子來家裡了,難道不該出門迎接嗎?走,咱們全家都過去接人家。」

葉簡汐拉著妞妞,往門口走。

慕家其他人也都跟上。

喬崢在傭人的引領下,快走到客廳時,看到整個慕家的人都出來迎接自己,頓時感覺到亞歷山大。

「慕叔,葉阿姨。」喬崢禮貌的打招呼。

「哎,你是阿崢吧?清歡跟我們提過你很多次了,說你這孩子懂事、有禮貌,照顧了她很多地方。我們家清歡被嬌養慣了,會耍小性子,肯定沒少給你添麻煩。」

「沒有的事……」

喬崢說。

「媽,你看你,剛見到喬崢就揭我的底。」妞妞不滿的說了聲。慕洛琛道,「好了,都進去再說吧。」 慕洛琛領著眾人進了客廳。

待喬崢坐下后,葉簡汐忙不迭的讓傭人端上來新鮮沏好的茶。

「這些點心都是我們慕家的廚師,精心研製出來的,味道挺好的,你嘗一下。」

「謝謝阿姨。」

「這是我們慕家莊園裡,種出來的新鮮水果,你吃。」

「謝謝。」

葉簡汐對待喬崢,格外的熱情。

喬崢又吃又喝,不亦樂乎。

妞妞滿意的翹起了唇角,這麼一來,喬崢應該不擔心,怎麼跟她父母相處了吧?

這個大笨蛋,都跟他說了。

爸媽都很好相處的。

偏不信她的話,白緊張一場了吧?

喬崢在慕家夫妻倆的熱情款待下,也漸漸地放下了心頭的負擔,不過,還是注意著自己的言行,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葉簡汐對喬崢挺滿意的,這孩子模樣長得周正,性格沉穩,應該是一個好孩子。若是家裡的人也贊成他們倆交往,那真的沒什麼大問題了。

葉簡汐甚至考慮到了,這倆個孩子的感情,如果能一直維持下去。將來能結婚,也是不錯的選擇。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