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醫生走了。

司機看了眼唐南適和唐安說:「你在這看著你家先生吧,我車放外面不放心,我去車裡睡。」

司機也走了出去。

唐安看著空蕩蕩的病房,坐在了床邊,安靜的守著唐南適。

……

班戈。

早上七點鐘,清晨第一縷陽光散落下來,載著軍人的解放車浩浩蕩蕩的駛進班戈市。

閆溪山帶著班戈市警察局的眾人,整裝迎接前來的解放軍。

車隊從頭到尾,開了半個多小時,橫穿整個班戈市,最後向著班戈市的郊區駛去。這麼多的軍人,無法一時全部安置在市區內,會臨時駐紮在郊區,等待調遣。

閆溪山望眼欲穿。

終於在車隊離去,等到最後一輛解放車,停在了警察局前面。

駕駛室的車門打開,一位穿著軍裝,濃眉精壯的軍人從裡面跳出來,走到閆溪山跟前,道:「閆校尉。」

「唐中將!」

閆溪山啪的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唐南楊聲音爽朗說,「這裡不是部隊,用不著行這麼正式的禮。」看了一眼出來迎接的人,沒見到唐南適,他問:「南適沒來嗎?他昨天應該已經到拉薩了。」 拉薩離班戈挺近,行車快一些,不過五六個小時的車程。

我在漫威當龍帝 昨晚他接到唐安的電話,說是連夜出發來班戈了。

離電話過去已一整夜,怎麼著南適跟唐安都應該到拉薩這邊了。

「唐中將,令弟並沒有來這邊。」

閆溪山回答。

唐南楊臉上有一瞬的擔憂,但很快掩了過去:「罷了,他應該是被其他事情耽擱了。我們不等他了,先研究下怎麼對付那群暴亂分子。」

「是。」

閆溪山道。

一行人開始往警察局裡走,快進去的時候,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閆溪山回頭看過去,見到容子澈來了,跟唐南楊介紹道:「唐中將,這位是A市容老先生的獨孫……容子澈。」

唐南楊聞言,停下腳步,扭頭望向身後的方向。

見到容子澈的剎那,唐南楊濃眉微挑了下。

他一向不喜歡攙和家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所以整日里待在部隊里,對家人的事情了解不多。不過,上次回家的時候,還是聽老三透露了一些風聲,說是,南適在A市有了喜歡的女孩子,這女孩子還是別人的未婚妻。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

那個女孩子的未婚夫,是A市容家,容老爺子的孫子吧?

來拉薩之前,南適忽然給他打電話說,他來這裡是找人的。現在看到那個女孩子的未婚夫,莫不是兩人都是來找那個女孩子的?

有趣。

真是有趣……

唐南楊嘴角露出一絲惡趣的笑容,待容子澈走到跟前,伸出手,打招呼道:「容先生,我是唐南楊,唐南適的二哥。」

「唐中將好。」

容子澈假裝聽不出,唐南楊故意咬重的『唐南適』三個字,伸手同唐南楊握手。

兩隻手交握在一起,雙方都加重了力道,好一會兒才放開。

閆溪山察覺到氣氛的微妙,卻沒有開口。

他站在容子澈這邊,但唐家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所以還是閉嘴的好。

……

打過招呼,一行人繼續進警察局。

九界農場 阿克善代替閆溪山,又把情況詳細的跟唐南楊介紹了一遍。

唐南楊不是一個記仇的人,而且他覺得操老爺們追女孩子是自己的事情,讓家人幫忙就太窩囊了。

他對容子澈的那點好奇,也是因為唐南適從來沒有過喜歡的女孩子。

我以妖格擔保 乍見到自己兄弟的情敵,想在氣場上壓制對放一下。

是以,唐南楊很快把容子澈這一茬忘記,沉浸在研究怎麼對付阿格蘭山區的暴亂分子。

過了約摸一個小時。

唐南楊沉著道:「阿格蘭山裡除了雪,應該沒什麼吃的,他們能儲存一些食物,但這些食物總會消耗完。山的東南方向是喜馬拉雅活動帶,那裡到處都是斷崖,他們要從那邊跑出去,會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那邊不用管。剩下的西北方向,這幾十公里的地方,是他們最有可能出逃的地方。」

「而且根據他們開車這一點,又可以排除一些地形比較崎嶇的地方。其餘能作為出口的地方,不過二、三十多公里。我們在外面堵著,等他們把食物耗完,憋不住出來的時候,趁機一網打盡。」

話音落,房間里響起另一道聲音:「如果他們儲存了一兩個月的食物呢?」

唐南楊訝異的看過去,見提出疑問的是容子澈,頓了幾秒,才回答道:「那就等一兩個月。」

「讓這麼龐大的軍隊,在這裡耗一兩個月,而沒有任何作為,你覺得外面的人,會怎麼看待你?」

容子澈詰問。

唐南楊擰了眉頭:「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只在乎我的手下的兵的安全,以及最後的結果。容先生,你提出這麼多的疑問,難不成你有更好的辦法?」

……困守,再剿滅。

既能保證最小的死傷率,又能最大限度的把那些暴亂分子圍剿。

唐南楊覺得,自己的辦法再妥當不過。

唐南楊並非聽不進去別人的建議,而是在他的認識里,容子澈一個連戰場都沒上過的人,懂什麼呢?

如果他無法提出更好的建議,那就要閉嘴。

容子澈察覺到唐南楊的看輕和不滿,卻沒有露出任何不滿,繼續引導自己的話題:「唐中將所做的決定,的確是個妥帖的好辦法。但唐中將想過嗎?那群人是亡命之徒,如果彈盡糧絕,他們會鋌而走險,從其他地方出去。」

「我可以派人,在其他地方也都圍堵上。」

唐南楊立刻回答道。

「西北那片喜馬拉雅活動帶,唐中將也準備派人去?」

容子澈反問。

霸主傳說 唐南楊語塞,喜馬拉雅活動帶,到處都是斷崖,派人去無疑在讓人送死。

可容子澈說的有一點關鍵……那群人是亡命之徒。

誰知道,他們會不會鋌而走險,從活動帶跑出去?

室內一時安靜。

容子澈向前踱了兩步,走到四維模擬的阿格蘭山區地圖跟前,指著山區的一塊較為隱秘的地方說:「我跟這裡的人打聽過,這裡是阿格蘭山區的一個入口。如果唐中將帶兵,以扇形的方式進行搜索,把那群暴亂分子,逼到這個出口。閆校尉帶人在入口出等著,雙方裡應外合,那些暴亂分子,插翅難飛。」

唐南楊有極高的對戰天賦,聽容子澈的講解,瞬間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而且找出了其中的難點。

「阿格蘭山區地形複雜,帶人進去趕人,說的容易,做起來難。」

一不留神,就會有大批的士兵死亡。

那是唐南楊最不想見到的。

容子澈早就等著唐南楊這句話,道:「唐中將,如果有當地的人,願意帶領你的人進去呢?」

唐南楊抬眸,正眼看著容子澈,說:「你有辦法,讓當地的人領著我們進去?」

「有。」

容子澈篤定的說了一個字,看向阿克善。

唐南楊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終於輪到自己說話,阿克善高興的說:「唐中將,昨晚容先生讓我出了公告,自費徵用我們這地方的人。現在我已經找了十幾個了,正在排查他們的背景,過會兒,想必更多人知道了,會有更多的人來應徵。」

容子澈接過他的話,又介紹了一些細節問題,末了問:「如此,唐中將覺得如何?」

唐南楊眼裡的輕視和不滿,早在阿克善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就已經消失殆盡。

他還真沒想到,容子澈會準備的這麼充分。

或許,在他來之前,容子澈就已經想到了辦法,只等著他帶充足的兵力過來,對阿格蘭山區進行搜索了。

這個人,如果進部隊,給他做參謀也不錯。

唐南楊向來不是一個記仇的人,被容子澈的計謀折服,當即笑了笑,說:「當然是好辦法。容先生,我看你頭腦挺聰明的,不知道在A市做的是什麼職位?」

「之前有職位,現在已經辭去了。」

容子澈不明白唐南楊忽然問這話是什麼意思,老實的回答。

唐南楊笑呵呵,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說:「你如果有興趣,我可以把你弄我那邊,做個參謀長什麼的……」

話還沒說完,門口傳來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二哥,容老先生就這一個獨孫,如果他知道,你把容先生弄到了你那個虎狼部隊,他只怕要找你拚命了。」

唐南楊聽到聲音,臉上露出些許的尷尬。

扭頭看向門口,見到唐南適,不悅的說:「我只是提議,容先生答不答應,還不一定呢。」

唐南適淡淡地看了一眼唐南楊,而後看向容子澈,「容先生,你把我二哥那番話,當耳旁風吧,他平日里就這樣,碰到合他脾氣的,他就想挖到自己的隊伍里。」

唐南楊在後面扯著嗓子嚎:「南適,話可不是你這麼說的……」

容子澈忽略了唐南楊的聲音,冷冷的盯著唐南適說:「唐中將脾氣率真,直爽,我覺得他挺不錯。」

唐南楊聞言,得意的說:「你看吧,容先生都覺得我不錯了。」

唐南適潑他冷水,「二哥,容先生是在說客氣話。你還真的當真了?」

唐南楊瞪了眼睛,扭頭看向容子澈。

容子澈沉默著不說話。

唐南楊當他默認了,氣的哼了一聲。

閆溪山看著眼前的一切,只覺得幻滅。虧得,他剛才還把唐南楊當成威嚴的上司,現在覺得不過是一個兵痞子,智商還不怎麼在線的那種。

暗暗在心裡咳嗽了兩聲,閆溪山自動忽略唐南楊。

唐南適走進房間里,說:「剛才容先生制定的方案,我已經聽過了,我覺得行得通。暴亂分子要及早解決,而且我們不知道他們手裡,有沒有人質。如果有,我們早一天圍剿,人質就多一分被解救的希望。」

唐南楊氣性過了,道:「我等下就安排相關的事宜,快的話,今天早上就能進山搜索。」

唐南適嗯了一聲,又指出一些人手分配的問題。

唐南楊聽他的話,很快理清了思路。

待最終的方案敲定下來。

唐南楊臉上露出笑容,看著唐南適,想跟他多說幾句話,卻注意到他臉色有些不對勁。

「你臉色怎麼這麼差?不是病了吧?」

唐南楊問了句,看向唐安。

唐安開口想說話,卻被唐南適瞥了一眼。

唐安沉默了下來。

唐南適回答道:「我有些不適應這邊的飲食,所以臉色有些差。」

唐南楊不疑有他,拍了拍唐南適的肩膀,大大咧咧道:「你好好休息下,等下情況還不好,就別跟我們一起參加搜索了。」

「二哥,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去布置人手吧。」

唐南楊聞言,離開。

而在他離開后,容子澈的臉色瞬間拉了下來,不想跟唐南適同處一室,他轉身準備離開。

可在邁出門口的那一刻,身後傳來唐南適的聲音。

「容先生,如意的事情,我代南楓跟你說一聲對不起。我沒想到,她會這麼做。」 容子澈頓了下腳步,聲音冷硬道:「對不起,能挽回如意嗎?唐南適,若是如意有什麼意外,我不會放過唐南楓。」

說話完,他大步的走出了房間。

唐南適掃了一眼,房間里的其他人,說:「你們先出去。」

閆溪山帶著阿克善等人,退出了房間。

空蕩蕩的房間里,瞬間只剩下了他和唐安。

唐南適單手扶著桌子,低聲咳嗽了起來。

唐安面癱的臉,露出擔憂:「先生,你現在的狀態,不能進山區搜索。你如果執意進去,我會把你的身體狀況,告訴二少爺。」

「唐安,你敢多嘴一句,我現在就把你送走。」

唐南適神色冰冷,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以往唐安會絕對會聽從他的話,可這次事關唐南適的性命安慰。

唐安不肯再盲目的聽從:「先生,你昨天晚上險些丟了性命,醫生說了,你不能再進行劇烈的活動。雪山的海拔比這裡高的多,氧氣又稀薄。你去,就是在送死。這次就算把我送走,我也要跟二少爺說!」

唐安把話說完,等著唐南適表態。

「你去,你現在就去!你去了,別再回來!」

唐南適大吼出聲。

唐安遲疑了幾秒,最終下定決心,轉身離開。

可就在他轉身的剎那,唐南適忽然出手,一個手刀狠狠地砍向了他的後頸。

唐安聽到風聲,做出防禦的姿態,已經遲了!

脖頸處傳出來劇烈的疼痛,唐安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唐南適看著昏倒在地的唐安,渾身的力氣在剎那被抽干抽盡,手扶著牆壁,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眼前一陣陣的漆黑,呼吸困難,他能感覺到肺腔里的空氣在一點點的被榨乾。

扶著牆壁,緩了好一會兒。

急促的氣息,慢慢的降低了下來,他臉上的冷汗已經密密麻麻一片。

抬手拂去冷汗,唐南適沉聲對著外面喊了一聲:「進來。」

守在外面的阿克善,早就聽到裡面有爭執聲和打鬥聲。

正不安呢。

聽到唐南適叫自己進去,連忙推開門。

看到唐安倒在地上,阿克善結結巴巴的問:「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唐南適道:「他昏迷過去了,請你幫我找一處房間安置他。」頓了下,補充道:「在中午之前,不要讓他出現。」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