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潯頭也不回道,「沒時間,我要去社區做志願者服務。」

傅靖安看向文閔。

文閔撓了撓自己的鼻頭,說:「抱歉,我也沒什麼時間,我約了女朋友,一起出去玩。」

接連被拒絕了,傅靖安也不惱怒,笑呵呵的說:「也不用這幾天嘛,等什麼時候你們有空了,咱們在一起吃飯。」

說著話,他拿出了一袋東西,遞給了文閔:「這是我爸親自曬的魚乾,很好吃的,給你們嘗一下。」

「哦,謝謝。」

文閔接下了禮物。

傅靖安說,「我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了,拜拜。」

「再見。」

……

關上門,文閔把魚乾放在了書桌上,抽出一條小魚乾,嘗了下,味道還不錯。抓了一把,放在了顧南潯的桌子上,問:「要吃嗎?」

顧南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說,「別人給什麼東西,你都吃,也不怕被別人下毒嗎?」

文閔被嚇得噎住了。

頓了幾秒,說:「不至於下毒吧,都是同學呢。再說了,我跟他無仇無怨的,他何必下毒針對我呢?」

顧南潯放下了手裡的課本,認真的盯著文閔。

文閔:「……」看著他幹嘛?

這種眼神,讓人心裡毛毛的。

「我真懷疑,以你的智商,是怎麼考進哈大的。」

「我純屬運氣好唄。」文閔傻樂呵。顧南潯徹底放棄了,跟他打彎彎的計劃,直截了當的說:「你沒聽過一句話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跟喬崢的關係不好,卻故意來討好我們,這不是沒安好心嗎?再說了,正常人被人拒絕了,都會識

趣的離開。可他怎麼做的?笑臉貼我們的冷屁股,邀請我們下次聚餐。文閔,我勸你以後,還是離這個傅靖安遠點。不然,被他算計了,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萬一,他真的是想跟我們交朋友呢?畢竟,我們院系,只要我們四個中國人。」

「除了固定的上課時間,大家都在搞社團活動。哈大可不止我們一個信院,其他學院多的是中國人。他非得眼巴巴的跟我們交好?這理由未免太牽強了。」

顧南潯犀利的指出了,文閔話里的漏洞。

文閔覺得咋了咂嘴,覺得後背有些發涼。

看來自己還是太單純了,以後多跟顧南潯學習一下。

上前一步,摟住了顧南潯的脖子,文閔討好的說:「顧哥,我以後就由你照著了,你可千萬別嫌棄小弟,來香一個~」

他硬要往顧南潯的臉上親。

顧南潯厭惡的皺眉說,「滾蛋!我不搞基!」

文閔心裡起了惡作劇,捏著嗓子,學習古代里的那些賣笑女,說:「顧爺,別這樣嘛,奴家的一顆心,可都向著你呢。」

話音落,聽到身後傳來噗通一聲。

文閔和顧南潯同時扭過頭,看到之前來的女孩,震驚的盯著他們,唇瓣哆嗦了好幾下,像是要說什麼話,但最終什麼也沒說,捂著臉,哭著跑了。

文閔:「她好像誤會什麼了。」

顧南潯毫不猶豫的把坐在自己腿上作妖的人,扔在了地上。

文閔:「……」

……

於是,第二天,喬崢上課的時候,聽到同學都在傳,他寢室里的文閔和顧南潯是一對,在床上親熱的時候,剛好被人撞了個正著。

最離譜的版本是,當時文閔和顧南潯正在啪啪,文閔浪叫的整棟樓都聽到了。

喬崢眉眼抽了抽。

他怎麼沒覺得文閔和顧南潯是基佬呢?

其他男同學,拉著喬崢,偷偷地問:「你跟另外一位同學,不經常住在寢室里,是不是因為這事啊?只不過礙於同學的面子,沒好把這事宣揚。」

「不是……」

「你不用著遮掩啦,反正我們大家都能接受。」

同學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懂的模樣。

喬崢無語望天。

懂什麼了?

自己都沒懂呢,外人懂個什麼勁?

顧南潯臉色黑漆漆的坐在了喬崢的旁邊,文閔像個小媳婦似的,湊到他身邊。立刻被顧南潯給轟走了,「別坐我身邊,我性取向正常著呢,可不想讓別人再誤會了。」

文閔愣了幾秒,梗著脖子說:「我的性取向也很正常啊!」

「是嗎?」

顧南潯涼涼的問。

文閔:「……」

好吧,是自己闖出來的禍,被冷嘲熱諷,自己忍了。

文閔委屈的走到教室的後面,一個人單獨坐著。

喬崢說,「你不用理會那些流言蜚語,其實,沒什麼大事。過一段時間,自然就消停了。」「嗯,我知道。只是文閔這傢伙太不靠譜了,我想藉機磨磨他的性子。」顧南潯性情冷,自從來了米國之後,跟文閔相處的時間最長,怎麼可能因為一點小事,就鬧翻臉了呢?但他也不想讓文閔覺得,自己

可以肆無忌憚的行事,所以剛才故意把他趕走了,「對了,忘記提醒你一件事了,傅靖安來寢室跟我們套近乎了。我覺得,他對你未婚妻,賊心不死啊。」

喬崢聽言,眼裡閃過一絲的冷厲,道:「嗯,多謝。」剛好老師走了進來,喬崢和顧南潯停下了說話,認真的聽老師講課。 結束了一整天的課程,喬崢從教室里出來,打算去附近的專業按摩館,學習一下怎麼給人按摩。妞妞懷孕的月份大了,經常會手腳浮腫,無論是躺著還是坐著,都非常的難受。偏偏她又不想出門,因此一

直忍耐著。

他想,自己學習會了按摩,每天多給她按摩幾次,免得她難受。

正出校門口呢,結果碰到了迎面走來的雪莉。

「嗨,喬崢。」

雪莉自然的跟他打招呼。

最近一段時間,她都不用想姐姐吩咐的事情,沒去圍著喬崢轉,生活果然很舒心。

再看喬崢,也沒之前那麼惹人厭惡了。

更何況,自己剛好有一件事,想讓他幫忙呢。

於是,雪莉笑的越發的和善。

喬崢的神色冷漠,「有事?」

這不善的語氣,聽起來很欠扁,雪莉暗暗地在心裡揍了喬崢一頓,面上卻笑著說:「有東西給你。」

說著話,她掏出一封信,遞給了喬崢。

喬崢的臉刷的陰沉了下來,這個女孩怎麼那麼陰魂不散,一而再的不搭理她,卻依然能笑呵呵的對著自己,難道不知道矜持二字嗎?

喬崢沒接,邁開步子就要離開。

雪莉一頭霧水,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這喬崢可能誤會自己了。趕緊追上他的腳步,解釋道,「信不是給你的,是給顧南潯的。你不是跟他一個寢室嗎?幫我轉交給他。」

「我為什麼要幫你?」喬崢冷聲問。

「咱們都是同學,互相幫助,不是應該的嘛?你別那麼小氣,行不行?」雪莉真是對喬崢越來越討厭了,這人就像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真是不知道,姐姐為什麼喜歡他。

「抱歉,我不能幫你。」

話說完,喬崢加快了腳步,小跑了起來。

雪莉極力追趕,但哪裡能跟的上他的腳步呢?很快便被甩了下來。

氣喘吁吁地站在原地,她精緻的小臉都氣綠了。混蛋喬崢,這麼小的忙都不幫她,實在是太過分了!

雪莉把信收起來,打算自己去找顧南潯。

跟她認識的一個好姐妹,喜歡顧南潯。可顧南潯根本不喜歡她,連情書都不收。她拜託了好多人,給顧南潯遞情書。一封情書,算五百美金。五百美金,可夠她開銷一周了。

到了顧南潯的寢室,雪莉抬起手,正要敲門,旁邊響起了一道清潤的嗓音。

「你找他們寢室的人嗎?」

「是啊。」

雪莉扭過頭,看到了一個清瘦的男生,雖然長得沒那麼帥,但給人的感覺不錯。

她勾了勾唇角,露出最完美的笑容,「你是誰?」

「你好,傅靖安。」

「你好。」

雪莉伸手,握住了傅靖安的手。

「他們都去打籃球了,估計要晚上回來呢。」傅靖安嗓音平靜道。

「哦,沒關係,反正找顧南潯只是一點小事。」雪莉眼珠子提溜一轉,道:「你是新賺來的嗎?以前怎麼從沒見過你?」

「嗯,剛轉來沒幾天。」

「中國人?」

「我看著像其他國家的人嗎?」

「不……只是確定一下,既然是老鄉,那以後請多多照顧。」

「好。」

兩人四目相對,都感覺到了微妙的氣氛。

雪莉摳了下傅靖安的掌心,這才悠悠的放開,撩了下自己的饅頭秀髮,說:「我等下還有事情,就不跟你多聊了,先走了,拜拜。」

「再見。」

傅靖安目送雪莉離開,垂眸看了下自己的手心。

他不喜歡雪莉,沒女孩子的矜持。但在異國他鄉,自己必須汲取身邊一切可利用的力量,來對付喬崢。

所以,不得不奉承雪莉。

而雪莉覺得,自己的魅力終於回來了,像傅靖安這種,看到自己眼睛直勾勾的模樣,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

喬崢接連學習了一周的時間,按摩的手藝,總算成熟的能拿的出來了。

這天,剛巧休息。

他拉著妞妞,坐在了沙發上,說:「來,你坐下,我來幫你按摩。」

「你真的能幫我按摩?別捏到了什麼死穴了。」妞妞覺得喬崢在開玩笑,上次,他說她按摩的時候,亂摸一通,把她弄得全身痒痒的。現在回想起那天,她還覺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相信我嘛。」

喬崢按著她的肩膀,讓她不能動。

妞妞警惕道,「我就讓你試一下,如果實在不行了,那你可得停手,不然我就生氣了。」

「好。」

喬崢滿口答應。

妞妞緊繃著肩膀,等待預想中的痒痒感。可沒想到,喬崢開始按摩了,卻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她身體開始放鬆下來,奇怪的問:「你怎麼忽然按摩的那麼好了?」

「你猜。」

「嗯……你最近總是那麼么晚回來,是不是去偷偷學習按摩了呀?」妞妞認真的想了片刻說。

「是啊,為了幫你按摩,我還特地拜了一個師傅,在他身上實驗了好多次呢。」

喬崢有些得意的說。

妞妞的心頭不由得一暖,自己不過隨口抱怨了一句,自己因為懷孕,渾身變得酸痛。

結果,他就特地跑去按摩。

自己怎麼回報的起,他對她的這份恩情呢?

喬崢幫妞妞按摩完肩膀,又找了張小板凳,坐在她跟前,把她一條腿拉起來,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慢慢的揉捏她的腳心,然後是小腿……

妞妞頓時感覺輕鬆了不少。

她望著喬崢,眼眸里閃爍著感動的光芒。

喬崢翹起唇角說,「別這麼看著我,我會忍不住想親吻你。」

妞妞眨了眨眼睛,臉頰悄然染上了兩坨紅暈。

喬崢覺得她每個模樣,都符合自己最喜歡的模樣,伸手摸了摸妞妞的臉頰說,「清歡,你怎麼那麼可愛?你是吃可愛長大的嗎?」

妞妞盯著他的手看了一會兒,幽幽的問:「阿崢,你剛才摸完我的腳,都沒洗手呢,怎麼能摸我的臉?」

喬崢:「……」

妞妞:「……」

兩人相對無言了片刻,喬崢耍賴道,「我都沒嫌棄你呢,你也別嫌棄自己了,等會兒洗洗臉就好了。」

妞妞說,「好吧。」看在他那麼努力伺候自己的份兒上,就不跟他計較啦。 按摩完,妞妞覺得身體輕鬆了很多,再三向喬崢表達,自己的感謝。喬崢說,「真的感謝我的話,那你就幫我做一次晚餐吧。」

「啊?做飯?」

這可難倒妞妞了,從小到大,她還沒做過幾次飯呢。慕家家裡有頂級的大廚,平日里父母偶爾有興趣下廚,也用不著她幫忙。

是以,她對怎麼做飯,一竅不通。

「對,給我做飯。」喬崢上前一步,抱住了她說:「我指導你,怎麼做吧。」

喬崢也不是非要妞妞做家務,反正家裡有傭人,什麼都會做,何必非得自己做飯呢?他只想嘗試一下,心愛人做的飯菜,是什麼味道罷了。

妞妞猶豫了片刻說,「我可以做飯,不過,味道不好吃,可別怪我哦。」

「嗯,絕對不怪。」

喬崢分外高興地說。

頭一次做飯,太複雜的,她也做不了。

於是,跟喬崢協商,只做簡單的兩菜一湯,再煮點煲仔飯,兩個人吃就足夠了。

喬崢立刻答應。

妞妞走到廚房裡,按照喬崢教導的,開始有條不紊的進行準備工作。

喬崢在一旁指導。

切菜、洗菜、切肉……開始的時候,做的還行,可當把油倒進鍋里,聽到『滋啦』的響聲,以及油飛濺出來,嚇得她魂飛膽顫,拿著鍋鏟就要往外沖。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