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現在是真的愣住了,一臉的不敢相信。

「我可能是表達有誤啊,也沒有那麼誇張。我的意思是它有了正常成年人一般的邏輯思維能力,以及自主判斷能力,感情思維,情緒什麼的還是沒有的。」

楊欽神色有點尷尬,整理了下言語說道。

姜辰聞言輕舒一口氣,差點以為自己公司就研發出了電影里的那種BUG智能。

「它現在還是按照要求來做事,你說什麼就做什麼。智能程度有點靠近鋼鐵俠里的賈維斯,但是又差點。說是差一點,但是感覺又差的遠。」

楊欽皺著眉想了想,拿出了電影裡面的超級智能做對比,神色頗有些糾結。

「也已經很不錯了,這種智能能大量開發嗎?」

姜辰想了想后,問了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

「額,不能,這次的成功頗有些巧合,我還得仔細研究才行。」

楊欽搖了搖頭,倒是頗為直接的說出了自己不行。

「這樣的話,就由這個智能來當公司的主AI吧。當初的那個AI就安到手機里去。」

姜辰沉思片刻,緩緩說道。

「手機?」這時黎胖子驚奇的問道。

「對,我打算來做手機,現在國產手機更新換代太快,還大有市場,這智能AI就是我們的賣點。」

姜辰沉聲說道,本來當初是打算製作機器人來搭載這AI的,但是由於製作機器人需要涉及的方面太過繁雜,姜辰便放棄了這個打算,轉而製作手機。

「這主意倒也行,現在公司各個多餘的項目全都精簡了,全力向AI這方面靠近,但是又沒什麼新的進展,大家現在都閑著呢。」

高娃撇了撇嘴說道,自從把壓在手上的新能源產品全都賣出去以後,他便一直閑著。

「你們去著手準備吧,找些這方面的人才。」姜辰對黎胖子二人說道。

「對了,這智能AI能不能用到遊戲方面去?」

姜辰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一個點子。

「遊戲?應該能吧,以它的運算能力,倒是能防止遊戲開發外掛的找到漏洞,遊戲本身的BUG,它也應該能找到並修復。」

楊欽皺著眉說道,對遊戲這方面他也不是太過了解,倒也不敢保證。

「管他那麼多,直接試試,不行就算了,要是能行的話就賺大了。」

姜辰直接大手一揮,對楊欽說道。

「那好吧,我會跟遊戲開發行業的對接的。」

楊欽點了點頭,最開始他也負責遊戲開發的,但是現在公司擴大以後,他就轉向了智能開發。遊戲開發則是另外的人在負責。

「現在遊戲這方面做得怎麼樣了?」姜辰看向黎胖子。

這遊戲行業也算得上是公司的一個重要項目,最初的立足之本。而且在擁有了前一款遊戲的口碑以後,卻是不能放棄的。

「還不錯吧,開發了幾款小型的遊戲,反響還是不錯。《使命2》還在開發中,要等完全做出來,估計還得一兩年。」

黎胖子沉吟了下回答道。這方面確實是急不得的,開發過程本就艱難。

「這樣的話也行,一切慢慢來吧。手機這東西可以先用不著弄什麼高配置,就低配置低價格,然後拿超級智能做噱頭就行了。」

姜辰想了想后說道。

「手機這玩意兒更新換代太快,用戶在意的都是實用性。你沒紅藍廠就靠著拍照就大賣了嗎。不過宣傳這個東西還是要搞到位,有宣傳跟沒宣傳完全是兩個樣子。」

說起生意來,姜辰居然是一副侃侃而談的樣子,看的黎胖子等人暗暗點頭。

「辰娃子現在是徹底成長起來了啊。」

黎胖子在心裡暗道。

「就這樣吧,我去辦公室躺著,我這身體還沒好利索呢。」

見該吩咐的都吩咐完了,姜辰便打算直接去休息一下,順便整理一下腦袋裡那龐雜的醫術信息。

「好,你去休息吧。等到晚上下班了,我再開車送你回去。」

黎胖子點點頭說道。

「誒,等等,我說你是不是該準備考下駕照了,你現在也十八歲了,以後開個車也方便點啊。」

姜辰正打算離開,黎胖子突然想起了這茬,連忙喊住姜辰。

「考駕照。」姜辰眉頭一皺。「等一陣子吧,傷筋動骨一百天,等我養好我的肋骨再說。」

姜辰邊說便往門外走去,對於開車這事,姜辰莫名的有些心理陰影了。於是他便打算等過一陣子,傷好了后再說。

「這混球兒。」

看著姜辰離去的背影,黎胖子不由得一陣無語。 姜辰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閉著眼睛靜靜的回想著竹隱傳過來的醫術典籍。

這醫術典籍里十分的龐雜,除去九宮索命針法和治病經驗之外,其他的都是各種藥方。

「咦,這是什麼?」

姜辰的意識突然定格在一個藥方上面。

「陰陽五行散,服之以順體內陰陽,調節五行。假以時日,氣感自生,力達百擔,身輕如燕。」

姜辰輕聲呢喃道,臉色越發古怪。

「氣感?難不成是內功?不會吧。」姜辰仔細思量,頗有些驚疑不定。

「但是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已經算是比較玄幻的了。這個東西,說不定是真的呢?」

沉吟一陣后,姜辰對這個特殊藥方的興趣越發濃厚。連忙找到紙筆,把藥方給詳細的寫下來。

「但是這上面的藥材,也太難找了吧。」

仔細查看著藥方上需要的各種藥材,姜辰的臉色微微犯難。

現在姜辰也算得上是神醫了,對於各種藥材什麼的還是比較了解。像這種普通的藥材還是比較好找的,但是這千年人蔘和千年何首烏什麼的,也太過難找了吧。

「關鍵是這說的還挺有道理,這倆都是大補之物,要想獲得氣感,還是必不可少的玩意兒。還有這個幽若草是什麼東西?我怎麼聽都沒聽過。」

姜辰越看越覺得泄氣,果然這看著就厲害的藥方,藥材也都不是那麼好弄的。

「得,我這還是隨緣吧。」

姜辰有點無奈,為了這個真實性不確定的藥方,然後去四處奔走尋找,那他可是做不到的。

「對了,差點忘了還有一件事等著我去做呢。」

姜辰突然翻身坐起,嘴角掛上一抹冷笑。

「我倒要看看,是誰開車撞我。」

當初那車子可是直直的奔著自己來的,要說是意外,騙鬼去吧。

不再多想,姜辰直接起身,叫上在休息室玩電腦的楚雪,便直接往人民醫院趕去。

在姜辰趕往醫院的時候,遠在蓉城的姜鶴卻遇到了一點小麻煩。

「家主!」

姜鶴正在辦公室里處理著公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走進來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伙。

「怎麼了?」

姜鶴頭也不抬的問道。

「大少爺和二少爺他們要分宗。」

年輕男子低著頭,語氣凝重的說道。

「什麼?」

姜鶴陡然停下手上的動作,往年輕男子看去,臉色則是刷的陰沉了下來。

「大少爺他倆說,讓你趕快回去,主持他們的分宗儀式。」

男子低垂著頭,戰戰兢兢的說著話,只覺得頭皮發硬。

「反了!反了他們!」

再次聽到男子的話后,姜鶴頓時憤而起身,怒聲喝道。

姜鶴陰沉著臉不停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彙報消息的男子也不敢出聲打擾,只得靜靜的等著。

「哎,既然他們心意已決,那就隨他們的便吧,這個宗族早就被他倆給搞散了。」

姜鶴停下腳步,看著窗外低聲呢喃道,語氣中儘是凄然之意。

「不過還好我還有一個小兒子。」

姜鶴心裡暗暗想到,心裡也湧上一絲慰藉。

「你回去告訴他們,隨便他倆怎麼折騰,但是我絕對不會回去給他們主持什麼狗屁儀式!」

姜鶴的聲音透著一股子冷意,對於這兩個兒子。自從他倆把姜鶴給打傷送進監獄以後,姜鶴便對這兩個孽障徹底死了心了。

「是。」

青年男子低聲應了一聲,便慢慢告退。

超品獵魂師 「呵,策兒、豪兒,希望你們不會為今天所做的決定後悔。」

姜鶴低沉著語氣說道,臉上的神色一陣變幻莫測。

「只是現在再對付曾家的話就難了,那辰兒他的仇該怎麼辦。」

姜鶴的眉頭緊皺,心裡頗為糾結。

現在家族的勢力被分割,要是再想動用家族的力量來幫姜辰報仇,可就沒有以前難么得心應手了。

「哎,我還是把曾家先給牽制住,到時候再讓辰兒自己報仇吧,相信他肯定是希望能自己報仇的。」

思考了良久,姜鶴不由得輕嘆一口氣,臉色一片黯然。

蓉城姜家,一個傳承幾百年的古老世家,此刻卻面領著分宗的危機。

姜家別院里,姜辰的二伯姜山,正在跟他的兒子姜恩傑輕聲談論著,姜鶴的兩個兒子欲要分宗的事情。

「你覺得姜鶴他會是什麼反應?」

姜山的臉色平靜如水,似乎這件事情跟他毫無關係一般。

「我覺得大伯他還是會同意的吧,畢竟他這兩個兒子,如今可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姜恩傑的臉上掛著一絲輕笑,毫無顧忌的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這姜天策這小子夠果斷的,直接就提出分宗了,看來是看出他老爸暗中發展勢力了。」

姜山的嘴角一咧,露出一絲冷笑。

「要是這都看不出來,那他也就不配叫算無遺策了。」

姜恩傑不屑的輕聲一笑,姜鶴這暗中發展勢力的動作,本就沒太過掩飾,要是這都發現不了的話,那麼也未免太過蠢笨。

「那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站在哪一邊?」

姜山看向自己的兒子,對於自己這個兒子,他還是比較滿意的,不光機智有餘,而且沒什麼野心,幫著他做了不少的事情。

「要我看,我們就哪邊都不佔,就看著他們折騰。」

姜恩傑輕笑一聲,隨意的說道。這件事對他來說還真沒什麼影響。

「哼哼,怕就怕我們就算是像置身度外都不行啊。」

姜山的臉上冷笑更勝,眼睛里儘是變換莫測的神色。

「你是說,他們會逼我們表態?」

姜恩傑的眉頭一皺,一下子變猜到了姜山話里的深意。

「你就看著吧,終有人耐不住的。」姜山的眼神越發深沉。「對了,你讓你妹妹多跟曾家大少爺接觸接觸,我看老二他也耐不住了,估計也得讓自己的女兒出來跟這些大家族的繼承人接觸。」

「二伯就那麼一個寶貝女兒,他應該不會把自己的女兒當做籌碼吧?」

姜恩傑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哼哼,老二你可別把他想的太簡單了,我跟他從小一起長大,他什麼性子我清楚的很。」

姜山冷哼一聲,神色間頗為不屑。 「那好吧,我會給妹妹說的。」姜恩傑聞言點了點頭。「只是小妹她那個性子,估計也不會怎麼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姜恩傑突然無奈的笑了笑,神色間頗為無奈。

「事到如今可由不得她了,她要是不願意,你就讓他回來跟我說。」

姜山的臉色一板,語氣冷冽的說道。

「好吧。」姜恩傑無奈的應道。

「還有你。」

姜山看向姜恩傑,神色間頗為不愉。

「我?我怎麼了?」姜恩傑一愣。

「我讓你跟蘇家的大小姐蘇安嵐打好關係,你去做了嗎?怎麼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

姜山緊緊的盯著姜恩傑,眉頭深深皺起。

「那我也沒辦法啊,蘇安嵐她人不在蓉城,好像是在華陽市讀書,逢年過節才回來一次呢。」

聽到姜山的話后,姜恩傑頓時一陣苦笑。

「華陽?怎麼在那種窮鄉僻壤的地方讀書?」

姜山聞言眉頭皺的更緊。由於沒有細細調查,所以他對蘇家發生的事情知之甚少。

「我也不知道,只是幾乎碰不到就是了。」

姜恩傑輕輕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很懵逼。

「那就先這樣吧,等她回來了,你的動作就給我抓緊了,別讓姜鶴的那兩個狗崽子搶去了。」

姜山見狀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如此說道。

「我知道了。」

姜恩傑淡淡的點了點頭。

姜家的另一處別院,此處便是姜辰的二伯姜恪以及他女兒姜嫣的住所。

姜恪此時正穿著一身灰色唐裝,悠閑的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曬著太陽,左手拿著一個小茶壺,是不是的對著壺嘴喝上一口,看起來好不快活。

「老爸!」

院門外一聲如黃鸝輕啼的女聲響起,緊接著一個身穿黃裙的俏麗女子蹦了進來。

「喲,嫣兒回來了啊,怎麼放假啦?」

姜恪一臉怪異的看著姜嫣,姜嫣如今剛好在蓉城讀大二,雖然大學日子過得比較逍遙,但是也不是能夠隨時都能跑回來的。

「沒有,我請假了。」

姜嫣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句。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