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雖然沒有多說,但臉色可以看的清楚。

不多時,一輛黑色轎車帶著一輛警車開了過來,為首者不是別人,正是關悅,身邊還跟著王德成這位派出所所長!

一大早的,她剛剛起床,還沒有來得及洗漱,王德成的電話便打了過來,彙報了這件事,一聽之下就知道不對勁,當即帶著人趕了過來,果酒廠那邊也有民警趕往。

「關鄉長,王所長,你們看看吧,這種事若是抓到,該怎麼判?」林楠寒著個臉開口說道,換做誰這個時候也沒有好臉色,關悅和王德成也是一樣。

林楠都能想明白,他們更是知道這其中是什麼人搗鬼,昨天一大早剛剛放出來,沒想到這才一天,就開始報復了。

「膽大妄為!」王德成也忍不住怒斥了一聲,雖然之前他不能算是嚴格執法,但也還算是勉強合格,而這段時間以來跟隨關悅這個鄉長,他才真正嚴格執法,慢慢的也形成了這種為民做主的思想,已然成為關悅的得力助手,眼前這件事,不僅僅是對林楠的報復,也是對他們這種執法者的赤裸裸的挑釁!

關悅寒著臉,哪怕是林楠的不滿語氣她也不在意,可恨的是眼前的這一幕,強忍著熏天的氣味,關悅凝視,終於最後開口。

「這件事,無論是誰敢阻攔我,都不行!」關悅好似下了極大的決定,隨即轉身看下王德成。

「王所長,這件事我必須要在兩天內抓到行兇者以及幕後主使者,任何人敢阻攔,一律抓起來,天大的事情,我頂著!」這一刻,關悅儼然一副要徹查到底的模樣,身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霸道之氣。

王德成也知道這位頂頭上司是徹底動怒了,雖然上面有壓力,但真若是關悅動怒,區區縣城的領導又算的了什麼,自然他也很積極。

「是,必將嚴懲不貸!」王德成沉聲應了一聲。

當即,他也顧不得什麼臟,直接帶著幾名民警開始對大仙農公司的保安人員進行詢問,然後也調取了監控,與此同時整個派出所的民警也接到了王德成的強令,限時兩天內必須將這件案子破掉,一名名民警一大早的就出動,開始調查這件事。

辦公室內,林楠依舊滿臉的寒霜,儘管關悅給林楠道歉,也責令必須破案,但依舊難平怨氣,公司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肯定是史家的人,昨天回到村裡就看到一些小混混在村裡轉悠,還有個別的哭喊聲,不過也沒有在意,看起來就是那些人動的手,在報復。」楊老二沉聲說道。

「一大早我也看到村裡有人鼻青臉腫的去衛生院檢查,估計是遭人毒手了。」楊瑾補充道,細思極恐,這群人簡直是赤裸裸的干盡壞事! 易陽的情況過了半個月,終於有所好轉,整個人靈動了一些,也會開開玩笑,大家這才放心,醫生建議他們不要去說這個事情,所以大家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四月份,帝都天氣已經轉暖了,易陽拿了一壺酒,去了李傑的墓前,不知道為什麼,他看到李傑和家人朋友告別的時候,就想到了自己。

過了年,他五十一歲了,李傑不過六十剛過,人就這樣去了,他真的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也像李傑一樣,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老李,你說你這輩子,什麼都享受了,兒女雙全,咱們兩個差不多,你這一走,差點兒把我帶走,不過你放心,你家人我肯定給你照顧好……」

易陽一個人絮絮叨叨的,在那說了很久,到後來直接醉到在墓碑前,醒來的時候天都黑了。

「老李,看來你是留我睡了一覺,這回我走了,咱們回見吧。」

月色正濃,星光正好,易陽一步步的走出陵園,身後只剩下蟲鳴。

「爸,我愛死你了爸。」

易小芊終於如願以償的拿到了爸爸寫的劇本,她都沒看,就激動的不行,因為她知道,爸爸出手,必須是精品。

「就你能做好人,看她以後給你找麻煩怎麼辦。」

周子怡要不是看在易陽狀態不好的份上,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寫這個劇本。

「這就當咱們家的一次聚會吧,咱們都演,賣不賣得出去再說,反正一家人,開開心心的最好,大千那邊通知一下,有兩個月就拍完了,讓他把實驗放一放,萬一哪天我走了,這也是咱們家的回憶。」

聽到易陽說這話,周子怡趕緊呸了一下。

「什麼都說,你這身體素質,活到九十都沒問題。」

「為什麼不是一百?」

「因為我怕我活不到一百。」

易小芊莫名其妙的就吃了爸媽的狗糧,什麼叫秀恩愛,這就是赤裸裸的秀恩愛。

「大千,成了明星別忘了給我簽名啊,就我手機里那張穿內褲那個,估計能賣個幾千塊。」

「滾,小心我把你的事情都告訴那誰。」

「得,我錯了,您慢走。」

易大千不知道爸媽怎麼突然之間想起來一家人拍電影了,他能做的就是遵從。

「師兄,那我有時間可以去探班嗎?」

看著手機上的消息,易大千嘴角微微上揚,快速的回復了三個字。

「不可以。」

女生宿舍,看到師兄這果不其然的回答,她早有預料,只不過還是有一些失望,她喜歡師兄,但是師兄那麼優秀,肯定不喜歡他,師兄總罵她笨,說明師兄肯定只喜歡聰明的女孩。

易大千回到家,就看妹妹在那嘟嘴,滿臉都寫著不開心。

「這是誰敢給我妹妹受氣啊?」

易小芊撇了他一下,沒說話,得,易大千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和自己有關係。

「我剛到家就得罪你了?」

「錯,你沒到家的時候已經得罪我了。」

「理由。」

「這部戲里你竟然是男主角,我的白馬王子都沒了。」

易小芊把劇本扔了過來,易大千看著上面明晃晃的題目。

「快把我哥帶走。」

看著題目就是兄妹題材,易大千坐下來仔細看了一下劇本,然後放下。

「爸這是打算暴露我們的家庭生活啊,易小芊,說實話,是不是你內心一直有這個想法?」

劇本的內容每一句易大千都覺得說的是他和妹妹的故事,絕對量身訂造。

「別冤枉我,要是我讓爸寫,肯定是寫論獨生子女的重要性,不是把你帶走,最好是沒生出來。」

說完,氣鼓鼓的上樓了,易大千又拿起來劇本,仔細的重新閱讀。

老郭又進醫院了,就在易陽拍攝之前,本來都準備好出發了,因為這件事又停了下來。

「師兄,你這是看上哪個護士了,說來就來。」

易陽一邊剝橘子,一邊和老郭開玩笑。

「沒個正經,我這身體啊,怕是撐不住了。」

聽了這話,易陽手停了一下,然後又繼續。

「我記得你年輕的時候可說過,一百四十歲還想上台呢,這還差著一半兒呢,你不得完成自己這個夢想啊。」

說著,把橘子遞過去,老郭接過來,吃了一口,酸的臉上皺紋多了一半。

「你就壞吧,這父多酸啊,快放那吧,一會兒於老師准來,他來了給他吃。」

兩個人誰也別說誰,都一個樣。

不出老郭所料,於老師不一會兒就到了,看得出來很著急,不算熱的天氣腦門兒都看見汗了。

「你怎麼回事兒,又住進來了呢?之前不是說了嗎,遇到事情別生氣,別著急,有我們呢,合著都忘了是吧……」

於老師上來就是批評,說的嘴巴都冒沫了。

「快給於老師弄個橘子吃,潤潤嗓子。」

易陽把桌子上橘子遞了過去,說了半天,於老師也有點兒渴,接過來塞到嘴裡好幾半兒,結果也是一樣,皺紋明顯增多。

「我就說你們兩個憋著壞呢,這誰買的,也太酸了。」

老郭和易陽看著熱鬧,發出了得意的笑聲。

於老師來了,易陽說去洗手間,直接去了醫生辦公室,醫生認識他,直接說了老郭的情況。

「本來可能三年左右,現在也就是一年左右,如果還有下次,那可能就搶救不回來了。」

謝過醫生,易陽出了門,一點兒精氣神都沒有,他真的怕了,怕熟悉的人慢慢離開自己,大師兄,二師兄幾個師兄都離開了,現在就剩老郭還在,他不想再面對這種事情。

回到病房易陽什麼都沒表現出來,但是他總覺得老郭其實什麼都知道。

一個星期,老郭出院,易陽也和家人踏上了他們的電影拍攝之旅,導演是個青年導演,叫張宇,其實他很苦惱,一方面為老闆選了自己開心,一方面又擔心,不知道拍攝的時候萬一有問題,自己該怎麼辦。

然而出乎意料,易大千和易小芊的拍攝除了有時候不會找位置以外,其他的特別好,如果非要形容的話,那就是自然,非常的自然,好像他們的關係本來就應該這樣。 小樓辦公室內,幾人交談著,楊老二與楊瑾二人都發現了他們村裡的一些情況,而今聯想起來,問題就出來了,也很明顯,他們的報復來了,史磊就是在他們庄出事的,報復也是第一個找上門去。

「很好,我倒要看看他們想如何!」林楠寒聲,在農村這種地方,被人潑糞,那是極其不好的事情,就好比他們的這件事,估計一個上午就能傳來來,會引的無數人的嗤笑,這件事林楠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

關悅和派出所等人解決不了,他決定親自動手,不然的話還不知道他們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林楠,咱別亂來,那群人太黑了,真的是什麼事都敢幹,現在鄉長和派出所都在嚴查,肯定會給咱一個交代的。」楊老二聽林楠這麼說,當即明白了林楠可能要幹什麼,接觸林楠這麼久,也早就了解林楠的脾氣,這次是真的惹他生氣了,連忙勸阻,生怕他會幹出點什麼,

「放心楊叔,他們奈何不了我,真若是想收拾他們,一句話的事情,只不過不想動用那些人情而已。」林楠對楊老二說道,他很自信,不僅僅是自己的國安局的特殊身份,估計自己一句話徐家、夏家都很樂意幫自己出頭,畢竟出了這件事,自己完全有理由動手,兩家也不會多說什麼。

正如林楠所言,不想欠那個人情而已,能自己動手解決的,他不想打擾其他人。

聽林楠這麼說,楊老二也就稍稍放心了一些,隨即便去忙了,此刻大門前的臭味還在,不少人都還在忙碌著沖洗,他也要去幫忙,因為這件事,今天的出貨都慢了一個小時左右,影響不小。

與此同時,派出所內,關悅也不去自己的辦公室,就坐在王德成的辦公室內,完全是督戰的架勢,臉色一直都不好看,王德成也不敢馬虎,一方面出動民警出去查找相關線索,一邊在派出所請專業的技術人員翻看大仙農公司的監控視頻記錄,連帶著還有果酒廠那邊的監控記錄。

儘管這些人動手時天色還未大亮,但也有些光亮了,估計也沒有太在意所謂的監控,就這般直接動手,果不其然的讓他們查出點什麼,在大仙農公司大門口潑糞的與果酒廠大門口潑糞的各有三人,都是年輕男子。

不過礙於天色的原因,看不清具體的容貌,只有大致的體型。

不過,就算是如此,也讓王德成等人有了方向,畢竟對於鄉鎮中的一些流氓混混等,他們本就有些備案,更何況很顯然的這些人都是跟隨史家的,自然而然排查起來也簡單的多。

「能查到他們具體身份嗎?」關悅就坐在王德成身邊,沉聲說道。

王德成微微點頭,給與確認。

「差不多可以,不過還需要其他的證據,否則這些小混混根本不會承認!」王德成沉聲,隨即幾個電話,調取了鄉鎮長的其他幾處監控錄像,距離果酒廠和大仙農公司都有一段距離,但卻也是去那裡的必經之路。

同時,他也安排了人調取了鄉鎮中學、小學等一些公共廁所附近的監控,要查找這些糞便的來歷,畢竟一次性拉那麼多糞便,也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擁有的。

不得不說,王德成的手段還是有的,而且也夠仔細,辦案民警當即遵循著幾個方向探查,還真有了頭緒。

就在王德成關悅這裡探查之際,林楠也出動了,這口惡氣還真特么的咽不下去,敢去潑糞,接下來還不知道要幹什麼,林楠直接騎著車子趕到大史庄,直奔其中一棟最大的小洋樓趕了過去,離得老遠就能看到,極為顯眼,佔地估計有兩三畝地,甚至連花園、泳池都有,極為氣派。

這就是史家,在這方圓十幾里內,算是最有實力的一家農民了,幾乎壟斷了這一帶的水果生意,仗著有人撐腰,簡直是為所欲為,剛一到小洋樓門口,林楠就能看到有幾名小混混從其中出來,甚至還有些眼熟,前幾日被林楠收拾過的兩人也正在其中。

自然,在林楠看到他們的同時,這些小混混也認出了林楠,那可謂是冤家路窄了,一來是挨過林楠的打,二來是得知是林楠報的警,害的他們被關了幾天,自然而然的新仇舊怨都一起算好了。

「特么的,還敢來這裡,不知死活的東西,今天沒帶派出所的人來嗎?」一名小混混開口,正是上次挨打的那人。

有著他這句話,當即四五名小混混將林楠團團圍住,帶著冷笑之意,這自己送上門來的,不教訓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次機會?

林楠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這些小角色他沒有興趣。

「史大柱和史磊在嗎?我要見他們,帶我進去,在這外面人多眼雜的,談事情不方便。」林楠直接開口說道。

幾名小混混一聽,先是一愣,隨即嘴角都帶著笑意,更是一副不懷好意之色。

「嘿嘿,談事情確實還是找個人少的地方好,正好老闆和磊哥都在家呢,一起進去談談好了。」一名小混混讓開了身子,也將史家的大門打開,讓林楠進入,其他人見狀,一個個笑的更歡了。

對他們而言,林楠進入史家大院無疑是最適合他們動手,正如林楠所言的,外面人多眼雜,大院內動手多安全。

不理會幾人,林楠藝高人膽大,直接進入史家大門,幾名小混混也當即直接跟了進去,隨即大門直接關上,並且直接鎖死!

進入史家大院,林楠目光搜索了一番,當真是豪華,小洋樓就不說了,小院內設置的也極為漂亮,一個玻璃房搭建的游泳池,顯得異常的高大上,周圍花花草草的不少,範圍極大,周圍還安裝了四個監控器,兩個可以監控到小院外面的情況,兩個可以覆蓋到院子里。

雖然林楠不想被拍到,不過這也沒辦法,自己早已進入監控範圍,只能稍後再動動手麻煩一下將這些監控的存儲都隨手毀了算了! 史家大院內,林楠直接前行,身後跟著四五名不懷好意的小混混,與此同時進來之後也有著三四名小混混看了過來,臉上皆是露出意外之色,認出了林楠。

「嘿嘿,還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這小子還敢來這裡?」一名小混混笑道,帶著冷意。

林楠沒有理會這些人,直接來到小洋樓之下,然後開口怒斥一聲。

「姓史的滾出來!」

一聲怒斥,充斥著整個小洋樓,瞬間讓小樓內的史磊與史大柱臉色微變,二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突然間聽到這麼一道聲音,在罵姓史的,而且還是在自己家裡。

「特么的什麼玩意在這裡大呼小叫的,找死嗎?」史磊不滿,站在窗前怒罵了一聲,隨即正好看到林楠就站在樓下,一時間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才算是確定,這不是正是林楠是誰。

「哈哈,還真特么的找死的。」史磊大笑一聲,隨即直接下樓。

一樓一間辦公室內,史大柱也從房間內走出,眉頭緊皺著走了出來,在派出所被關了幾天,也堆積了不少事情需要他安排,而今這是被人打上門來的感覺,這自然讓史大柱不滿,在這周圍誰有這麼大膽子?

小洋樓之前,林楠就這麼站著,一旁八名小混混都圍了上來,沒想到林楠來到史家大院還敢這麼囂張,本就看林楠不順眼,而今更是不客氣了。

「你特么的是不是瘋了,找死嗎?」一人開口怒斥了一聲,不過卻也都沒有動手,等待著史磊和史大柱二人的到來。

很快,史大柱和史磊相繼出現在小洋樓門口,看到此刻的林楠,皆是帶著冷笑,在他們史家大院內,他們自然是有恃無恐,這麼多人圍著林楠,他們自然是新賬老賬一起算,即便是林楠找派出所他們也不怕,這是他們的地盤。

「嘿嘿,我當是誰呢,怎麼樣大糞的味道如何?」史磊毫不客氣的笑著說道,滿是壞意。

自然而然,一句話也直接暴露了他們的所作所為,證實了林楠的猜想,讓林楠心中更寒了。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沒有錯了!」林楠淡淡說道,但語氣很冷很冷。

史磊等一眾年輕人對林楠毫不在意,史大柱則是冷著臉帶著疑惑的看著林楠,剛剛從派出所出來,雖然背後有人,但也不願意再輕易招惹是非,畢竟這個年輕人現在在這周圍十里八鄉的名氣太大,和關悅也是熟識,真若是出事也麻煩。

「年輕人,不要以為有點小本事就自誤了,你做你的農產品,我收購我的瓜果,咱們各不相擾,互不干涉多好,否則真若是出了啥事,都不好看,只要你以後別干涉我水果生意,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也放你今天安然無恙的從我史家大院離去!」史大柱沉聲說道。

林楠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可以非常肯定的這人也不是什麼好鳥,看看養的這群流氓混混就知道了,實則就是他的打手而已,這種人豈能是善類,此刻即便是他想講和,林楠也不同意了。

「是嗎?我今天還真想自誤試試看!」陳凡沉聲,並且緩步上前,朝史磊走了過去。

「爹,你給這貨廢什麼話,打個半死再說!」史磊對史大柱顯得有些不滿的說道,再看到林楠上前,哪裡還客氣,當即一揮手周圍小混混們紛紛上前,他自己也毫不客氣,直接也要上前打人。

「不知好歹的傢伙,別客氣了兄弟們!」史磊招呼著人,史大柱見狀眉頭微皺,但卻也沒有阻止,他倒要看看這個不知死活的年輕人想如何。

然而就在史大柱這個念頭剛剛閃現之際,場中已然動手了,再然後他傻眼了!

一瞬間的功夫,史磊等九人圍住林楠就直接動手,但最讓人亮瞎眼的卻還是那一道不怎麼強壯的身影,這一刻猶如一台人形機器一般,剎那間在人群中橫衝直撞起來。

「啊……」

一時間,一道道慘叫聲響起,再然後一道道摔倒的聲音,呻吟聲不絕。

總共九人,在史大柱看來,絕對不超過一分鐘的時間,包括史磊在內,九人全部瞬間被放倒,慘叫不已,能看的出來一個個受傷不輕,都在地上慘叫不休,讓他臉上格外的精彩。

「這?」史大柱想開口,但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怎麼都想不到林楠竟然這般強,瞬間秒倒了這麼一大群人,而今就站在自己不遠處,讓史大柱臉色也罕見的出現了懼意。

這麼一台人形兇器,如何不懼,看看史磊等人的慘狀,他就覺得一陣心悸。

「你想幹什麼?」史大柱開口,有些慌亂。

「打你!」林楠淡淡開口,隨即陡然間一巴掌直接上去,史大柱根本反抗不了,瞬間慘叫聲響起,摔倒在地,林楠的一巴掌,絕對不含糊,沒有半點留情,半邊臉瞬間腫脹起來,慘不忍睹的模樣。

史家小洋樓內,此刻還有史家的一些婦孺兒童,早就被這一幕嚇呆了,以前都是看到他們史家人欺負別人,何曾看到這麼一幕,一些人忍不住尖叫而出,更甚者還有人準備報警。

「你們最好不要亂來,否則我不保證還能幹出點什麼,今日就是給他們一點教訓!」林楠看著客廳內的正要打電話的一名中年女人寒聲說道,估計是史大柱的老婆,年歲不小,但依舊是一副濃妝艷抹之色。

聽到林楠的話,女人的手機當即放下,老實下來,不敢再繼續下去。

林楠滿意點點頭,隨即示意她們站到一邊,不想對他們動手,但也不能讓他們搗亂。

地上,一群人慘叫不已,不過史家大院夠大,而且慘叫也是經常性的,再加上史家的強勢,周圍百米以內都沒有其他人家,慘叫也沒有人理會。

「你們不是很有能耐嗎?敢潑糞?」林楠寒聲,抓起來對著史磊就是一巴掌,一顆大門牙都直接打了出來。

史磊這一刻慘叫不已,心中驚駭,做夢也想不到林楠會這麼厲害,否則打死他也不敢貿然動手了,這一刻更是後悔的要是死,估計小從到大都沒有這麼慘過。

「別打了,我錯了,再也不敢了!」史磊哭個不停,滿臉的血與淚。

中秋快樂! 把我哥帶走拍攝順利的超乎想象,原計劃兩個月,結果一個多月就拍攝完了,後面再補一下鏡頭就可以了,易小芊意猶未盡,易大千進組的第一天就想回家……

「光影留聲?這節目應該是邀請老年人參加吧?」

易陽沒想到自己復出後接到的第一個綜藝,竟然是訪談類的邀請,這個節目主要是邀請一些在熒屏上有代表作的演員,然後回憶一些拍戲的場景,易陽別看參與的戲多,但是真正出演的其實並沒走幾部,這節目他不敢上,心虛。

拒絕了邀請,易陽又登上了電腦,這些年他有一件事還堅持著,就是寫小說,沒事兒就寫一點,和他最早簽約的編輯現在都是公司大佬了,沒錯,就是當年的小王子。

小王子的堅持沒有白費,在第五百六十八天連續留言后,終於和易陽成功簽約,其實他當初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但是心裡有個信念,就是要堅持下去,沒想到還真就成功了。

這些年易陽的書寫一部火一部,但是筆名已經換了,他還有個稱號,太監預備役。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