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看到安亦舒,從口袋裡拿出槍,朝著她所在的方向,嘭嘭!

連著發射了兩槍。

抓著她的男人應聲倒在了地上。

安亦舒身體一軟,整個癱軟了下來。

其他人聽到聲音,匆匆忙忙的趕過來支援,但已經遲了。

那些人跑到安亦舒跟前,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起來說,「安小姐,別怕,我們是來救你的。」

安亦舒聽到他們的話,不敢置信的抬起眼睛看著那些人,「你們是來救我的?」

「對。」

那些人邊說,邊把安亦舒帶到了賓士車前。

安亦舒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進了車子。

車門嘩啦一聲關上,快速的向前行駛,安亦舒看著車窗外緊追著自己的那些人,漸漸的被甩在了後面,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安小姐,很高興見到你。」

車廂里乍響起陌生男人的聲音,安亦舒驚悚的看向那人。

只見坐在車子的後面,坐著一個男人,男人的面色淡漠的像是凝結了一層冰,而他那雙藍眸里氤氳著無形的威壓,讓與之對視的人,情不自禁的感覺到畏懼。

安亦舒盯著他看了兩秒,才問:「你是誰? 名門寵媳 我們認識嗎?」

「之前不認識,不過現在認識了,安小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柏原崇,是我派人給你送去的消息。」

柏原崇聲音清冷的說。

「柏原崇……」安亦舒低聲呢喃了這個名字,在腦海里翻找相關的信息,過了一會兒,她忽然瞪圓了眼睛,「你是瑞典的親王,OstenCharles?」

她見過!

前不久的外交新聞里,有這麼一個人!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很榮幸,像安小姐這麼漂亮的人能記得我。」

柏原崇笑了笑,那笑容里沒有一絲的笑意,反而讓人覺得冷。

安亦舒看著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柏先生,你為什麼要救我?」

「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安小姐,你恨葉簡汐,我同樣也恨她,我救你是為了和你合作,一起對付她。」

聽到葉簡汐的名字,安亦舒眼裡露出恨意,但她很快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眼神又變得暗淡。

「我能幫你什麼?」

現在安家已經容不下她,她還有可以幫到他的地方嗎?

「這個到時候,我會跟安小姐說,現在安小姐只要跟著我走就可以了。」

柏原崇淡聲說道。 連著兩天慕洛琛和安家幾乎把帝都翻了個遍,依舊沒能找到安亦舒的下落。他們得到的消息只有在人民公園一處監控上留下來的,監控顯示安亦舒進了公園,但在她進去之後,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找不到半點蹤跡。

公園裡有幾處監控視頻都被破壞,來往進出的車輛,也沒有一個是和安亦舒相關的……

安亦舒就這麼沒了。

慕洛琛懷疑是有人把她帶走了,但誰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就把人帶走?

想來想去,可以猜測到的人就那麼幾個。

慕洛琛下令收回了搜索的人員,命令他們針對柏原崇,還有其他幾個和安亦舒相聯繫的人,仔細的排查。

一旦發現安亦舒的蹤跡,立刻找把安亦舒帶回來。

做完了這一切,慕洛琛把安亦舒的消息報告給了安老。

安老爺子聽他仔細的說完,放下手裡的文件,深深的嘆息了一聲,說:「你做的對,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辦吧,阿琛,我老頭子相信你。」

以往亦舒無論犯什麼錯,他都會原諒她,但這次她錯的太離譜了,他再也無法包庇她了。而且,這件事交給洛琛去辦,總比交到墨卿身上要好,最起碼洛琛不會置亦舒於死地。

「是,安爺爺。」

慕洛琛頷首道。

安老爺子抬眸看了慕洛琛一眼,猶豫了下,又問:「阿琛,其實我交給你的事情,你不用那麼著急,慢慢來,你的身體……還是小心一些的好,醫生說要你多休息的。前幾天醫院那邊打過來電話,說是要你過去複查,你有時間還是去檢查下……對了,你還是儘早跟葉小姐說明一下情況吧,讓她有個心理準備……」

「安爺爺,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慕洛琛冷聲打斷安老爺子的話。

雖然他沒有露出明顯的不悅,但安老能感覺出來,慕洛琛生氣了。

安老爺子無奈的搖了搖頭,每次都是這樣,只要提起葉簡汐,洛琛都會生氣。

他知道洛琛是害怕說出來,讓葉簡汐擔心。

但總瞞著也不是辦法,遲早會發現的……

「阿琛,我知道你不樂意我說你的事情,可我跟你認識了那麼久,在心底里還是把你當最親近的人看待,不希望你太過勞累。這次調查墨卿的事情,若是我能找到可以幫助我的人,我也不會麻煩你了。」

安老爺子起身,走到慕洛琛跟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頓了好久,才說。

「你放心不想讓葉小姐知道你的事情,我不會跟她說的。等這件事結束了,阿琛,你就跟葉小姐回A市,好好的過日子吧。」

慕洛琛垂著眼帘,說:「我知道該怎麼做,安爺爺不必費心,安爺爺如果沒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那你先去吧。」

安老爺子道。

慕洛琛轉身出了書房。

望著他的身影,安老爺子眼神莫名的滄桑……

葉簡汐躺在床上,眼睜睜的望著天花板。

慕洛琛很早就出去了,她醒過來好一會兒了,沒什麼事情做,就一直躺在床上發獃。

現在事情差不多結束了,安墨卿解開了心結,接下來想必他會處理好一切。

而她……

想回A市了。

帝都再怎麼好,也不如家裡好。

可她不知道該怎麼跟慕洛琛提起回家的事情。

葉簡汐想了好一會兒,都沒想到怎麼開口,懶懶的從床上坐起來。

洗漱好出門,發現溫如意已經醒了,帶著三個小蘿蔔頭在做躲貓貓的遊戲。

「如意,早上好。」

葉簡汐走到溫如意跟前說。

溫如意見到葉簡汐,忙停了下來,指了指餐桌:「早餐在桌子上給你留著呢,你先去吃飯,等下陪他們三個玩,這三個小傢伙可鬧騰了,我這把老骨頭都快被他們弄零散了。」

葉簡汐笑了笑,摸了三個孩子的腦袋,走到餐桌前去吃早餐。

妞妞、天佑、天寶圍著溫如意,繼續要她陪著他們做遊戲。

葉簡汐吃過早餐后,走到溫如意跟前,抱住妞妞,拿了一張紙巾,擦去她額頭上的汗水說,「你們都瘋了那麼久了,讓姨姨休息一下。」

妞妞眨了眨眼睛說,「可是我們還想玩。」

說著,她扭過頭看著天佑和天寶,「佑佑、寶寶,你們說想不想玩?」

「想!」

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

妞妞拉著葉簡汐的胳膊撒嬌,「姨姨,你陪著我們玩好不好?」

葉簡汐算是見識了妞妞的鬼精靈的一面,換做平日里,她還真就答應了,可今天要帶著她去見景颯颯,不能再耽擱了。

「妞妞,我們現在不玩了,等下姨姨帶你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葉簡汐商量道。

妞妞歪著腦袋,稚聲稚氣問:「去哪裡玩?」

「遊樂場。」

「好耶!去遊樂場!」

妞妞高興的跳起來。

葉簡汐抱著她,無奈的說:「別鬧了,乖乖的換身衣服,我們收拾下就要走了。」

「嗯!」

給出了汗的三個小傢伙換了新的衣服后,葉簡汐讓溫如意陪著自己一起去。

三個小蘿蔔頭實在太難照顧了。

溫如意點頭答應。

葉簡汐順帶叫上郭嫂,帶著三個孩子出發去遊樂園。

可剛出了酒店的門,就被人攔了下來。

安墨卿擋在幾個人的前面,不讓他們上車。

妞妞兩天沒見到安墨卿,高興的放開葉簡汐的手,抱住安墨卿,「爹地,你來跟我們一起玩嗎?」

安墨卿抱起她,說:「嗯,我跟你們一起去。」

說著,他抬眸看向葉簡汐道,「葉小姐,我要跟你們一起去見颯颯。」

葉簡汐擰了眉頭,自己跟景颯颯約定的,只有她們幾個人去,到時候景颯颯看到安墨卿,掉頭就走了怎麼辦?

「安先生,凡事不可操之過急,你這麼逼著安小姐,只會讓她逃離的更遠。我先帶著妞妞,讓她跟景小姐培養感情,等他們感情深厚了,你再出面也不遲。」

葉簡汐想了想說。

「葉小姐,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等不了了,今天你們若是不讓我去見她,那我會帶著妞妞離開。」

安墨卿聲平氣和,但話里隱藏的威脅,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的出來。

葉簡汐望著眼前的安墨卿,抿了唇角。

安墨卿抱著妞妞,不肯妥協半分。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葉簡汐說:「既然這樣,那就一起去吧,不過到時候出什麼亂子,我不會插手的。」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一行人陸續的坐上車,向著遊樂場的方向出發。

到遊樂園,已是早上十點多。

車子停下,葉簡汐帶著三個孩子下車,拿出手機準備給景颯颯打電話,可剛撥通,抬頭就看到景颯颯站在不遠處。

葉簡汐忙收了電話,往景颯颯跟前走。

「景小姐。」

葉簡汐叫了一聲。

景颯颯聽到聲音,扭過頭來,看到妞妞激動的想要上前,可步子邁出來又退了回去,因為在看到妞妞的下一秒,她看到了安墨卿。

景颯颯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葉簡汐吶吶的解釋,「景小姐,對不起……妞妞離不開安先生,所以我帶他一起來了。」

像是應和她的說法似的,妞妞胳膊緊緊地樓主了安墨卿。

景颯颯滿心的酸楚。

這是她懷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可到頭來跟安墨卿那麼親近。

氣氛有些僵硬,葉簡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安墨卿望著景颯颯好一會兒,踱步到她跟前說,把妞妞放下來,推到她身邊:「妞妞,我們跟媽咪一起進去好不好?」

妞妞嘴巴撅的老高,扒住他的褲腿,不肯往景颯颯身邊靠。

「……她不是我媽咪,我不想跟她一起進去,姨姨,就我們幾個不好嗎?」

「妞妞,我說過,她就是你媽咪。」

安墨卿冷聲道,面上帶了幾分責備。

妞妞見他生氣,咬住下唇瓣,不敢再說話。

景颯颯見不得他責備孩子,開口說,「不想叫我媽咪就別叫媽咪,妞妞,你叫我……阿姨吧。」

最後兩個字,景颯颯說的格外的艱難。

安墨卿抬眸看了她一眼,說:「不行,必須叫媽咪。」他伸手拉著妞妞的胳膊,說,「妞妞,你啞巴了嗎?連聲媽咪都不會叫了?我是怎麼教你的,你怎麼那麼不聽話?是不是,非要爹地揍你,你才肯聽話?」

安墨卿說著,揚手就要打妞妞。

妞妞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落淚在眼眶裡提溜了一圈就要落下。

葉簡汐和溫如意見狀,想要上前。

急品小師妹 可安墨卿一個冷眼掃過來,兩人齊齊的站定。

景颯颯心疼到了極點,一把抱住妞妞,氣惱的罵:「安墨卿,你有什麼氣沖著我來,你跟一個孩子撒什麼氣?」

妞妞被她抱住的剎那,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哇』的一聲哭出來。

「爹地壞,妞妞不喜歡爹地了……嗚嗚……」

景颯颯的心都要被她揪起來了,眼睛紅通通的,差點落淚。

她不停地哄著妞妞。

妞妞漸漸的在她懷裡安靜了下來。

安墨卿看著抱成一團的母女,眼裡的厲色散去了一些,可他說話的聲音依舊沒半分暖色,轉眸對葉簡汐和溫如意幾人說,「走吧。」

說罷,他帶頭走在了前面。

景颯颯抱著妞妞跟在他後面。

溫如意抱著天佑,小聲嘀咕:「簡汐,這安墨卿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這麼凶女兒?」

葉簡汐望著安墨卿的背影,搖了搖頭。

「不是……」

安墨卿剛才那麼做顯然是在給景颯颯製造機會,讓她跟妞妞在短時間內親近起來。

為了達到目的,他甚至不惜以毀壞自己在妞妞心裡的形象。

不得不承認,安墨卿的做法是最有效的,也只有他來做,這個方法才可行。 只不過,從這件事看來,安墨卿這個人心思真是太深沉了……

一個人連自己身邊的人都能算計得如此深,還能指望他在其他事情上會放你一馬?

Views:
8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