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得與這些小蝦米聒噪,萬東直接往演武場而去。

將宋修暴揍了一頓,萬東在林家外門算是出了名,幾乎可以說是無人不識。原本熱鬧非凡的演武場,因為萬東的出現,而在一瞬間便徹底安靜了下來。一個個的就好像是中了定身咒似的,木頭樁子似的站在那裡,眼巴巴的望著萬東,個別膽子小的,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都是些軟蛋,只一次便怕成了這個樣子,實在是沒什麼血性!同樣都是年輕人,這些林家外門的弟子,比起羅霄,王陽德他們,差的不是一般的遠。

想起羅霄,王陽德,萬東的心中不免有些惆悵。一眨眼的工夫,來到道門,也將近兩個月了,卻遲遲都沒能和羅霄他們重聚,說起來,也算是造化弄人。

「徐公子!」萬東正出神,一道清脆悅耳的嗓音,將他喚醒了過來。

萬東循聲望去,只見小丹如百靈鳥兒似的飛跑了過來,在她的身後還跟著幾個妙齡丫頭,看胸前徽章,都是雪菲盟的人。

其實小丹是個很不錯的姑娘,冰清玉潔,玲瓏剔透,很招人疼愛。想到之前自己對她凶相畢露,將她嚇得不輕,萬東的心中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小丹姑娘,你們也在啊。」

萬東笑著招呼道。

萬東如果發怒的時候是風雷雨電,平和的時候,卻是春風暮雨,簡直判若兩人。

小丹神情帶著幾分羞赧的在萬東面前幾步遠的地方站定,嬌笑著點了點頭。

萬東看到她手中提著的劍,含笑問道「怎麼,是在練劍?」

「對對對!」小丹忙不迭的連連點頭,隨後又帶著幾分小心希冀的道:「徐公子,您的修為那麼高,三兩下便將不可一世的宋修打的倒地不起,一定對劍道也極為精通吧?」

小丫頭的心思如何能瞞過萬東的眼睛?正好之前萬東對小丹心存幾分歉意,眼下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輕輕一笑,道「精通不敢當,也就是粗知一二吧!」

「徐公子真是謙虛!姐妹們,我們一起請徐公子指點指點我們如何?」

小丹轉頭沖身後的幾個姐妹脆聲問道。

幾個丫頭巴不得如此,哪兒有不配合的道理?一時間,萬東周圍滿是嘰嘰喳喳,透著綿軟的懇求聲。面對這樣的攻勢,恐怕再是鐵石心腸的漢子,也得當場化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交流一下。小丹,你將你之前舞的劍法,再舞一遍。」

小丹本來還有些緊張,怕萬東不肯答應,不料萬東竟是答應的如此爽快,心中頓時大喜,更不肯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當下毫不推辭,俏臉上的笑容驀然一斂,沖萬東一抱拳,一派認真嚴肅的道了一句「請賜教!」

小丹的容貌或許只能算是清秀,可此時認真起來,眉宇間倒是多了一股子難得的英氣,令其整個人的氣質頓時發生了變化,比起那些個貌美如花的女孩兒,反倒是多了一種獨到的味道。猶如清茶,去細細的品,才能體會其香味之醇正。而且是,越品越香! 相比較起小丹的韻味,她所施展的劍法,卻是索然無味。只是一個起手式,便已讓萬東失了興趣。

但凡上乘些的劍法,無不是招未動,意先發,看似迂腐無意義的起手式,往往充斥著一種,令對手心顫膽寒的氣勢,先在心理上便給對手造成了如泰山崩於前的重壓,隨後招式施展,才會如殺豬屠狗般,一擊千里!

可是小丹的起手式,全無一絲氣韻,更給對方帶來不了任何心理上的壓力,完完全全的花架子,華而不實。

而當小丹將後面的招式施展開來時,萬東心中更是頻頻搖頭,小丹所施展的這套劍法,當真不是一般的下乘,恐怕連三品劍法,都未必能夠評上。

當然,因為修鍊了玄天悟神訣的緣故,又曾經參悟了聖劍道,萬東的眼光難免要比常人更加挑剔一些。

如果是換做一個不相干的人在萬東的面前施展出這樣的劍法,或許萬東早已笑了出來。可對於小丹,萬東卻是一點兒也笑不出來。劍法雖然拙劣,可卻更襯托出了小丹的那種認真與執著。

看著小丹,一招一式,極力的將這一套不入品的劍法,施展到絲毫不差的極致,萬東非但笑不出來,心情反倒是有些沉重。看小丹的神情,她給萬東展示的哪裡是一套劍法,分明是她在這個殘酷世界中的努力與抗爭!

如果說凡俗小世界的殘酷,在於生存環境的惡劣,那麼道門大世界的殘酷,則是極度的不公平!

章雪菲和章雪茹的年紀,只比小丹大了一兩歲,可兩人的修為卻足足比小丹高出了一大截兒,或許小丹窮其一生,也無法彌補與她們之間的差距。

這差距的存在,難道是因為小丹的資質不如章家姐妹嗎?絕對不是!在萬東看來,小丹的資質就算不是最好的,也絕對是上乘的,絲毫也不遜色於章家姐妹。唯一造成這種差距存在的原因,便是命運的不公!

誰讓章家姐妹命好,出生在一個三品家族裡呢?仗著家族的勢力,章家姐妹從一出生,便擁有小丹想都不敢想的豐厚資源。正是藉助家族中的資源,章家姐妹才能在小丹面前確立如此之大的優勢。

可再一比較起出身自二品家族的李薇倩,那章家姐妹又能算到了什麼呢?李薇倩的年紀與小丹相仿,同樣比章家姐妹小,可她如今已是地輪境的強者,而這成就,或許章家姐妹,還得再付出十年的苦修,方才能夠達到。

想到李薇倩,萬東不禁又想到了皇甫晴!這無疑是個更逆天的丫頭,小小年紀,修為竟已臻天格境。其與小丹相比,甚至都已經不再是雲泥之別所能形容的了的了。

一滴晶瑩剔透的汗珠,順著小丹的臉頰,徐徐滑落,在陽光及劍芒的掩映下,熠熠生輝,好似水晶,散發著刺眼的光芒。萬東心中不禁發出了一聲輕嘆,這一滴汗珠,何止是刺眼,更是刺心吶!

同樣的汗水,卻換不回同樣的收穫,這種來自命運上的不公,無疑讓人最是無奈。而正是這種無奈,才更加襯托出這種不公的殘酷!

然而處於這樣的無奈中,小丹卻並沒有放棄,她還在執著的努力著,抗爭著,或許就連她自己都明白,這種努力和抗爭,十有八九隻是徒勞的無用功。

這在有些人的眼裡,是可笑,可在萬東的眼裡,卻是可敬。這個叫小丹的柔弱丫頭,在萬東心目中的形象,似乎一下子就高大了起來。

萬東不知道,如果將自己換做小丹,會不會有她這樣的勇氣和執著。萬東雖然沒有家族的優勢,可他卻額外的受到了上天的眷顧,天下又有幾個像他這樣的幸運兒呢?

說起來,或許他萬東,才是那個最不該質疑命運不公的人!

「徐公子,你看我這套劍法施展的如何?」

就在萬東心中思緒紛繁,心神不定之時,小丹溫柔中又透著幾分緊張的嗓音,驀然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萬東微微一愣,這才意識到,小丹的這一套劍法,竟然已經不知不覺的施展完了。萬東心中不禁升騰起幾分愧疚,小丹是如此的認真,他竟然分了神。

「徐公子,您怎麼不說話,是不是我這套劍法施展的太差勁了?」

萬東的沉默,讓小丹的一張俏臉上,明顯又多了幾分緊張,以及幾分失望。

萬東心中不禁一痛,忙笑著搖頭道「當然不是!其實,這套劍法,你已經施展的相當完美了,可以說是毫無瑕疵,我是實在想不出,需要指點的地方。」

萬東此話半真半假,完全是對小丹的好言安慰。她的這套劍法,拋開優劣不說,單論一招一式,小丹施展的都十分到位,確實是毫無瑕疵。不過卻不是沒有需要指點的地方,而是根本就沒有指點的必要。一條小烏篷,再怎麼裝點改進,也是不可能變成大游輪的!

萬東這一說,小丹的一張俏面,就如同盛開了的蓮花,綻放出一片片燦爛的笑容。

「這套劍法,我已經足足練了十八年了,自己也不知道練的好不好,對不對,聽徐公子您這樣說,我終於可以放心了。」

「十八年?」萬東聞言愕然。

就這樣一套平平無奇的拙劣劍法,小丹竟然在上面足足耗了十八年,而且還是人生中最珍貴,最美好的十八年,這讓萬東的心,就如同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似的痛。

「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萬東心中不禁發出了一聲低吼。哪怕他心中沒有之前對小丹的愧疚,他也絕不能讓小丹再這樣下去了。

定了定神,萬東道「小丹,雖然我沒有什麼可指點你的,可我這裡有一套劍法想要傳授給你,你願意學嗎?」

「願意!當然願意!」

萬東的話音還未飄散,小丹便已如中了獎似的,高興的直跳了起來。

萬東點了點頭,伸出手道「那請將劍借我一用。」

聽萬東要借劍,小丹的神情突然變得有些扭捏「徐公子,我這劍普通的很,我怕您使不慣……」

小丹的出身一定很平凡,恐怕家人能將她送到林家外門來修鍊,便已經使出了所有的力氣,當然不可能為她置辦什麼寶劍。

萬東笑了笑,道「無妨!你能用的劍,我就能用!」

小丹的表情這才釋然,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是我多慮了,真正的高手,哪怕草木,也可以拿來做劍,想必徐公子就是這樣的高手。」

小丹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的劍遞給了萬東。

萬東抬目望去,那還真是一把極為普通的劍,想必就是在林陽城街道旁的兵器鋪里買回來的,而且多半還是最便宜的。可當這樣的一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劍,與小丹那一張,對磨難不妥協,對未來不放棄的臉龐合在一起的時候,萬東的腦袋裡,就如同黑夜中劃過了一道刺眼的閃電,陡然一亮,而一絲明悟,在這一亮中,豁然降臨!

萬東猛然一呆,伸出一半的手,就好像被人點了穴似的,僵立在了那裡。天地間的萬物,周圍的一切,如潮水般迅速退卻,只有『劍仙之訣』里所畫的那柄劍,在他的面前,不停閃現。

太像了!『劍仙之訣』里的劍,與小丹的這柄劍,簡直就是一模一樣,毫無二致。

萬東下意識的將小丹的劍,細細掃查了三遍,結果發現,小丹的這柄劍,就是普普通通的凡鐵,毫無靈性可言。

「難道……『劍仙之訣』所記載的根本就是不劍訣,而是一種劍意,與風之真諦,雲之真諦相同的法則之道——劍之真諦?……那麼到底什麼才是劍之真諦呢?普普通通的劍……平平凡凡的人……普通……平凡……嘶!難道劍之真諦會是『平凡』?……可是說不通啊,劍怎麼會是平凡的?從劍橫空出世的那一瞬間,它便是不平凡的,而且自古至今,但凡是在劍道上有所成就的大能,哪個不是震古爍今的存在?哪裡能與平凡二字扯得上關係?再者,都說劍是兵中之王!既然是王者,又何談平凡?」

這一刻,萬東的腦袋裡,就如同正刮著一場暴風雨似的,片刻也平靜不下來。萬東隱隱約約的,他已經觸摸到了『劍仙之訣』的真正奧義,可就是還差那麼一點兒,不能將其完全掌控。

「徐公子,您怎麼了,沒事吧?」

耳邊又傳來小丹柔柔的嗓音,萬東下意識的抬頭向小丹看了過去,沒有看清楚小丹的五官,倒先看到了她那一雙閃閃發亮,好似星辰般的璀璨的眸子。到底是怎樣的精氣神兒,才能讓小丹的眼睛,像這般明亮?

「等等!」萬東心神陡然一振,直忍不住脫口發出了一聲大喝。

一旁正看著萬東發獃疑惑的小丹等人,無不被萬東的這一聲大喝喝的心神搖曳,面露驚容。

萬東顧不得那許多,此時在他的腦海里,暴風雨瞬間演變成了一場駭人的雷暴,成千上萬道閃電,同一瞬間亮起,幾乎將黑暗徹底的湮滅掃除,而在這驚人的雷暴之下,一個瘦弱的身影,分明正在一點點的高大起來,而那面容也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是小丹!?」終於,萬東看清了那身影的面容,心中直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

只見小丹,在肆虐的雷暴之下,奮力的挺直腰身,站的越來越穩,一張臉龐上寫滿了堅毅與不屈。這是一種抗爭,一種與雷暴,與天與地,永不妥協,永不屈服的抗爭。

哪怕小丹的身形再瘦弱,哪怕這雷暴來的再惡劣,只要小丹不放棄這種抗爭,那麼她就一定能繼續成長,越來越高大,直到頂天立地,連那雷暴也一併掃蕩!

萬東突然明白了,劍之真諦當然不是平凡,而是平凡,逆境中的抗爭!是一種不屈的意志,一種與天地斗的豪情!

不逆天焉能成聖?不抗爭又焉能成就劍仙?

當這一切在萬東心中豁然貫通之時,他元府中的道氣,竟然自發的以一種萬東從來也不曾體會過的玄妙軌跡,自行運轉起來。不像風之真諦那般狂暴急掠,不像雲之真諦那般大氣磅礴,絲絲縷縷,綿綿柔柔,與無聲中透出一種堅韌不拔的抗爭,以弱者之姿凌於強者之上,實在是玄奧到了極點。

這絲絲縷縷的道氣,在萬東的經脈中遊走,似弱卻強,竟是如滴水穿石般,輕而易舉的便衝破了瓶頸,在一瞬間便將萬東送入了地輪中階。

這一次的突破,來的如此的突然,又是如此的溫和,如果不是元府中的道氣,突然以幾何倍數的暴漲,萬東幾乎察覺不到,他已經突破至地輪中階。

就連萬東自己都輕易察覺不到,作為旁人的小丹等人,就更是渾然不知了。只不過,小丹手中的那柄普普通通的長劍,卻不知為何,突然急劇的顫抖起來,並且不斷的發出陣陣嘶鳴,就好像要活過來了似的。

小丹從來也不曾遇到過這樣的怪事,直被嚇了一跳,本能的便鬆了手。

那柄普通長劍,立時向地上墜落,而就在那劍要落在地上的一瞬間,萬東的右手五指驀然一張,那長劍竟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裹住了一般,倏的飛到了萬東的手中。

「哈哈哈……小丹,你可得看仔細了!」

一道直衝雲霄的嘹亮笑聲,從萬東的嘴中響起,緊接著一道璀璨的讓人覺得刺目的劍芒,便在天地間升騰開來。

萬東萬沒有想到,之前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劍仙之訣』,竟然會因為自己同情感慨小丹對不公命運的抗爭,而豁然領會貫通。萬東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小丹的機緣,還是他的機緣了。

萬東的揣測並沒有錯,『劍仙之訣』並不是一門具體的劍法要訣,它是皇甫老祖對劍意,以及劍之真諦的感悟。

當然,劍之真諦與風之真諦,雲之真諦也並不完全相同。風,雲乃是自然存在,法則唯一,亘古不變。而這劍卻是有人所創,而人的思維有千形萬態,絕不唯一,那自然的,關於劍之真諦,也並不唯一。所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劍之真諦尤是如此!

不過,『劍仙之訣』上所記載的劍之真諦,卻是唯一的,那就是『平凡中的抗爭』,或者可以說就是『逆天』!是一種出身平凡,卻不甘平凡的『逆』!

萬東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當初皇甫老祖要將『劍仙之訣』交給他領悟,然後再讓他傳授給皇甫家的人了。萬東起初以為,那是皇甫老祖讚賞他的悟性,現在看來,這完全是他自作多情了。

平凡中的抗爭……沒有經歷過平凡,又何談平凡中的抗爭呢?

皇甫家族乃是道門大世界三大一品家族之人,是這個世界,毋庸置疑的真正主宰。皇甫家族的弟子,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不平凡。讓他們這些從出生就不平凡的人來領悟『平凡中的抗爭』,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實際上,萬東的出身也並不平凡,至少在凡俗小世界是如此!天都國大元帥的獨子,青雲帝國定山王的獨孫,這哪個身份,在凡俗小世界都是響噹噹沉甸甸的。如果不是面對小丹,不是感受到了她這十八年來的抗爭,只怕萬東悟性再高,也無法將『劍仙之訣』悟透。說起來,萬東真是要好好的感謝小丹才行。

如果說風之真諦,凌厲鋒銳,讓萬東的道氣,得以爆發出更強的攻擊力,雲之真諦,氣勢雄渾,讓萬東可以以弱凌強,那『劍之仙訣』所記載的劍之真諦,便是對萬東意志的強化,讓他可以在逆境艱險中堅守,最終反敗為勝。

每一種真諦,都有不一樣的妙用,都是萬東最為難得的財富!

萬東本想將『聖劍道』傳授給小丹,可當他將劍握在手中的那一刻起,卻是福至心靈,不容他多想,劍鋒便以另外一種玄奧的軌跡,幻化了開來。

這是一門萬東之前從來也不曾掌握的劍法,完全來自萬東的下意識。這一刻,萬東好像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似的,帶動他的全是那一柄普普通通的長劍。

頓悟后的萬東,內心一片空靈,天塌不驚,地陷不慌,好像他整個人已然超脫了天地的束縛,自由自在,無所顧忌。眼前的一切,都已被徹底淡化消失,只剩下了小丹那瘦弱的身影,在雷暴之下,艱難抗爭求存。

萬東完全不知道,此時此刻的他,在周圍的眾人,帶來了怎樣的震撼!

如流水一般從萬東手中淌出的劍勢,看上去如春風徐徐,卻讓人的內心熱血沸騰,不禁盪起陣陣豪情,就好像哪怕是天塌地陷,也已沒什麼大不了。

一切畏懼,一切怯懦,全都土崩瓦解,隱隱間,自己好像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掌控一切,不在話下!

還從來沒有一套劍法,在強化戰鬥力的同時,竟然還能如此的強化人的內心,何止是玄妙,簡直是奪天地之造化!

或許這一套劍法與小丹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小丹此時的感受,遠要比眾人更加個強烈!

從萬東的一招一式中,小丹好像重歷了一遍自己的人生,不知不覺間已是淚流滿面。

小丹苦修的十八年,被萬東濃縮成了十八招劍法,施展完畢,就連萬東自己都覺得酣暢淋漓,感慨連連。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萬東轉頭看向了小丹,見其滿面淚痕,不禁莞爾道「怎麼,我這套劍法竟讓你如此失望?」

「什……什麼?」小丹微微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萬東指了指她紅彤彤的雙眸,小丹這才反應過來,忙不迭的將淚痕擦去,道「不,不是的,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就哭了。徐公子,這……這是我見到過的最厲害最高明的劍法!」

萬東輕點了點頭,他不覺得小丹這是在恭維。領悟了『劍仙之訣』后,萬東對劍道的見識,自然是更深了。在這樣領悟和見識之下所創出的這套劍法,萬東相信,絕不會比聖劍道差。

「那你還算是滿意?」萬東笑笑問道。

小丹趕忙說道「何止是滿意,簡直是……不過徐公子,您真的肯將這套了不起的劍法,傳授給我嗎?」

看小丹一臉的緊張,萬東直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道「當然!難道我徐耀庭長的像個騙子?來,我這就細細傳授給你!」

「啊?在這裡?」 重生之無限網遊 小丹吃了一驚,回頭掃了一眼,已經有些熙熙攘攘的人群。

聽說萬東要指點小丹的劍法,這便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再看到萬東施展出了這樣一套精妙絕倫的上乘劍法,眾人就更是不肯離去了,誰不想沾沾小丹的光,也能學上個一招半式。個別自詡資質不錯的,更是卯足了勁兒,只希望藉助這套劍法,徹底改變人生。

萬東回頭掃了一眼四周,以他如今的閱歷,這些沒見過什麼世面的林家外門弟子,和赤身裸體的站在他面前,也沒什麼區別,內心中一切想法,都休想能瞞得住他的眼睛。

冷笑了一聲,揚聲道:「嗯,就在這裡!」

萬東這一套劍法,脫胎於『劍仙之訣』以及小丹的人生,就憑這些林家外門弟子,想要輕易學會,簡直是痴人說夢。只要他們能學個形似,那就已經算的上是天縱奇才了。

可小丹卻不同,她的經歷,便已經讓她掌握了這套劍法的大部分神髓,要不然,她也斷不會從萬東的劍招中重歷自己的人生,而被感動的淚流滿面。學起來,自然是事半功倍!

萬東真的是個很不錯的師父,不光深入淺出,更能因材施教,約莫一個時辰下來,這套劍法便被小丹施展的像模像樣,形神兼備。

可一旁的那些想要偷學的林家外門弟子,一個個卻是看貓畫虎反類犬,整個兒就是學了個四不像,著實可笑。

幾個雪菲盟的丫頭,不敢向萬東求教,只好去求小丹指點,可雖然小丹是盡心儘力,可幾個丫頭仍是毫無進境,直將小丹折磨的失去了耐性,不再理會。

這任何武技,看別人施展,與自己融會貫通,然後親身施展,感覺是肯定不一樣的。

沉浸在劍意之中,小丹才逐漸的意識到,這套劍法,根本就是萬東為他量身定做的,不光精妙異常,更與她百般契合。那種流暢的感覺,很是讓小丹有幾分欲罷不能…… 「對了徐公子,這套劍法叫什麼名字?」這樣一套精妙絕倫的劍法,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能上手,這顯然是讓小丹又驚又喜,也從心底深處,越發的喜愛這套劍法。一遍舞罷,小丹又有諸多明悟,心中喜不自勝,突然想及,笑容滿面的對萬東問道。

「名字?」萬東一愣,他還真是忽略了這個問題。如此精妙,又是自己首次創出的劍法,如果連名字都沒有,那未免大煞風景。

心中尋思片刻,萬東突然抬頭看向小丹,含笑問道「小丹,那你的名字又是什麼,總不至於姓小名丹吧?」

小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羞暈,低聲道:「當然不是,其實我姓丹,叫丹影。」

「丹影?哈哈哈……妙極!那依我看,這套劍法,就叫丹影劍法好了。」

「丹影劍法!?那……那怎麼行?我又不是什麼名人,我的名字哪裡配得上這套劍法?」

聽萬東這樣說,小丹又驚又喜,同時又感到十分惶恐心虛。只覺得自己的名字,好像埋沒了萬東這套劍法似的。

「你這是什麼話?既然這劍法是我所創,那我自然有命名的權力。就這樣吧,不必再說!」

萬東很是豪氣的一揮手,拍板兒道。

萬東這話,立時讓小丹吃了一驚,眼中直閃爍起一道難以置信的華彩,呆愣了半天,終於吶吶的問道「徐公子,您說這劍法是……是您創出來的?」

「怎麼,不信?」

小丹不是不信,她是不敢相信。這樣一套絕對能夠位列一品的劍法,竟然是萬東獨創,這實在是讓小丹有點兒不能接受。不光是他,在場的人,每一個都是如此!沒辦法,萬東的年紀實在是太輕了,像他這般年紀,哪怕是能修鍊一門一品武技,那都已經是天大的造化!

「信!我信!徐公子天縱奇才,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小丹很快就醒過神兒來,重重頓首道。

萬東揚聲一笑,促狹道「小丹,原來你還會拍馬屁啊?哈哈哈……」

萬東這一說,小丹的臉頰立時紅了個透,忙將螓首垂了下去,不敢再看萬東。

眼看丹影身後的那幾個雪菲盟丫頭,無不雙眼放光,就好像見了肉的餓狼,只恨不得萬東能為她們每個人都創一套一品武技,萬東打了個哆嗦,趕忙對丹影說道「小丹,日後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去小院找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不等小丹做答,萬東便一溜煙似的沒了蹤影,看的幾個雪菲盟的丫頭,又撅嘴,又跺腳,卻就是無可奈何。

「丹影劍法……丹影劍法……」小丹似乎渾然沒有發現萬東身影已杳,只是一個勁兒的不停低喃,看上去,就如同魔怔了一般。

離開演武場,萬東也沒了興緻,便轉回了小院兒。

一回到小院兒,萬東就看到陳吉平正將一套掌法,舞的是虎虎生風。修鍊了靈犀印,陳吉平玄痕中階的修為,明顯紮實了許多,也精進了不少,如果現在再與宋修對上,相信他絕不會再一招落敗。

陳吉平能有這樣的進境,多少有些出乎萬東的預料,看來這靈犀印他是傳對了。

「耀庭,你回來的正好,快看看,我這一套掌法如何?」陳吉平一見到萬東,臉上立時露出一片笑容,張口問道。

一套三品武技而已,除非是天格境以上的強者施展出來,否則如同清湯寡水般無味。

以陳吉平現在的修為,倒是最適合去試煉寶地試煉一番,在那裡既能提升他的武技,又能豐富他的實戰經驗。可惜到現在,萬東也沒能見到林峰,他自己身上又沒有傳送石,只能徒然興嘆。

Views:
6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