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遠航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慢慢的轉過了頭來,嘴角現出一抹邪魅的笑。

賀母的壽宴安排在晚上,在自家別墅舉辦。蕭家的人,早早的出發了。

車上,莫雨晴看著窗外,緊張的手心裡都是汗。腦子裡不停的盤算著,等下救命小紙條要最先傳遞給誰?賀家肯定很大,後門也會有幾個的,不然製造混亂偷跑的話,會不會成功呢?如果,憑藉著自己的身份,趁蕭遠航不注意的時候跟傭人借下手機用的話,也可行的吧?

「姍姍,以前參加過這類宴會沒有?」雲清笑著問。

「沒有。」莫雨晴搖搖頭,說話的聲音好似都是緊的。

雲清看她很緊張的樣子,對她說:「不用緊張,等下你跟在遠航身邊,什麼都不用說,微笑就可以。」

「好,我知道了。」莫雨晴回到。

跟在他身邊?那自己還怎麼行動!等到了那裡,自然是離他越遠越好的了!

蕭遠航從鏡中看她,又笑了笑,沒說話。

莫雨晴正好捕捉到他的笑,眉頭不由的輕蹙了一下。他的笑……怎麼看著感覺這麼不舒服呢?她定定的看著鏡中的他,突然就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賀家大宅,豪華氣派。已經來了不少的客人了。

下了車,蕭遠航把胳膊彎曲,用眼睛示意莫雨晴。莫雨晴看看,沒說話,默默的伸出胳膊挽上了他的。

「記住,你現在就是蕭姍姍。」蕭遠航輕聲說道。

莫雨晴呼出一口氣來,「知道了。」

「乖乖的,別給我鬧出事來,如果你還想知道顧邵霆的事。」蕭遠航警告的說。

莫雨晴的手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袖,沉聲說:「不會鬧事的。」

一家人進了大宅。賀媛看見,忙迎了過來,熱情的說:「蕭伯母,蕭伯父,你們來了!」

雲清笑著問:「你母親呢?」

「在樓上,還沒下來呢。」賀媛笑著說,「伯父伯母,你們先上樓吧。」

「好,我去看看今天的壽星!」雲清邊說,邊挽過蕭錦榮的胳膊,朝樓上走去。

莫雨晴站在蕭遠航身邊,看著賀媛笑。

蕭遠航問:「還忙的過來吧?」

賀媛苦著臉說:「累死了!」

莫雨晴笑嘻嘻的說:「累了就先找個地方偷偷懶。」

賀媛噗嗤一聲笑,看著莫雨晴一襲黑色長裙,襯得她氣質高雅,不由的讚歎道:「我們姍姍今天可真漂亮!」

莫雨晴有點尷尬的笑笑,沒說話。

「蕭總!」有熟人端著酒杯過來打招呼。

賀媛微微點頭,先離開了。

「喲!」來人又看向莫雨晴,諂媚的笑著說:「這不是姍姍嗎?好長時間沒見了,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莫雨晴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眼裡帶著一絲厭惡的看了一眼那男人。

蕭遠航和那人聊天。莫雨晴則四處看來看去,企圖尋找一絲機會。

等了一會兒,也不見蕭遠航聊完,她有點不耐煩了,拽了拽他的袖子,小聲的說:「我去那邊吃點東西。」

「去吧。」蕭遠航不在乎的說。

莫雨晴有點出乎意料,心裡竊喜。可剛走兩步,嘴角的笑還未退下去,就感覺身後有異樣,她回頭看,兩名保鏢緊跟著她,寸步不離。

她看了,不由的冷哼,就知道蕭遠航沒這麼好心!

「我就去吃點東西,還要跟著嗎?」莫雨晴轉身問倆人。

「小姐。」保鏢恭敬的說:「不管你去哪,我們都要跟著。這是少爺吩咐的。」

莫雨晴不高興的說:「誒,你們倆看看,這滿場這麼多人,你們看誰身後跟著保鏢?丟不丟人啊?」

保鏢說:「小姐,我們也是聽從少爺的。」

莫雨晴狠狠地瞪了蕭遠航一眼,沒好氣的說:「你們倆願意跟著那就跟著吧!」說罷,轉身朝餐桌走去。

大廳一處,顧邵霆手裡端著酒杯在和明總聊天。

「邵副總,真沒想到,你居然和賀家也認識。」明總哈哈大笑的說:「早知道,咱們就一起過來了。」

顧邵霆的酒杯和他輕輕地一碰,笑著說:「明總,這樣的相遇,不是更驚喜?」

「哈哈哈哈!說的是,說的是!」明總仰頭喝了杯里的酒。

顧邵霆輕輕的抿了一口,看明總高興的樣子,覺得和他的合作,應該是有譜了,嘴角也不由的浮出一抹笑來。

偌大的客廳,站滿了人,彼此都不認識,又都認識,喝著酒,聊著天,等著主角下來。

莫雨晴端著小盤子慢慢的吃蛋糕,腦子裡慢慢的思索:有保鏢跟著,做什麼都不方便了。以這種情形來看,想要製造混亂,除非現在來一波恐怖分子,不然憑自己沒什麼能耐,真是掀不起什麼大浪來!

她咬著叉子,眼神直愣愣的看著某個地方,腦中不停的想:現在能拼一把的,唯有遞小紙條了。可怎麼遞,這是個難題,怎麼才能甩了保鏢呢?

「小姐?」保鏢看莫雨晴好半天沒有動,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莫雨晴回過神來,把手裡的盤子放他手上,說:「我要去洗手間。」

另一個保鏢說:「小姐,我帶你去。」

「你知道?」莫雨晴好奇的問。

「是。」保鏢回道。

莫雨晴想,該不會是怕我逃跑,特意研究過的吧?

莫雨晴正往前走,突然有人站到了自己身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蕭姍姍!」前面的人是個女孩子,個頭比她高,居高臨下的對她說話。

莫雨晴驚愣的看著她,沒說話。不知道這人是誰。

「就知道你會來,找你好半天了呢。」女孩子手裡端著酒杯,輕蔑的看著她笑說:「好長時間沒見,都想你了呢。衣品見長啊,不裝小白蓮啦?」

得!不用說,一看這麼說話,不是仇人,就是情敵。莫雨晴冷冷的看著她,後者身份可能性更大。因為,從她眼中,她看到了蘇韻看自己的眼神。

「讓一下,我要去洗手間!」莫雨晴說著,伸手就要扒拉開她。

女孩子驚訝的看著她,「蕭姍姍!長能耐了哦?敢推我?」

保鏢此時上前一步,恭敬的對女孩說:「於小姐。我們小姐並不是推您,您誤會了!」

莫雨晴心裡略微驚訝,看來這個於小姐大有來頭啊,就連蕭遠航的保鏢都對她畢恭畢敬的,看來是個有背景的人。

「誤會?」於朵兒嗤笑的說:「你們家小姐真是派頭大啊,來參加壽宴都有保鏢保護,生怕被人欺負了。遠航哥哥什麼時候這麼疼你了?我看,是你仗勢欺人,來欺負我的吧?還說我誤會!」

莫雨晴看她一副挑釁的嘴臉,不自覺的就想到了蘇韻,想到了雪表姐,想到了格格。自己這是什麼體質?怎麼到哪都會招惹這些傲嬌跋扈的千金大小姐?

「那你什麼意思?」莫雨晴抱著胳膊,也跟她杠上了。

於朵兒臉上閃過一絲訝異,嘲諷的笑著說:「呀!今天小白蓮要改套路啦?不裝柔弱啦?那我可要會兩招了!不過醜話說到前頭,等會可別趴在遠航哥哥的肩膀上哭哭啼啼的就好!」

莫雨晴冷眼看她的臉上帶著鬥志,她也譏諷一笑:「遠航哥哥讓我趴在他肩膀上哭,也是心疼我的。可不像某人,想趴還趴不上呢!」

這是她心裡的猜測,賭她是喜歡蕭遠航,愛而不得,就好像蘇韻喜歡顧邵霆那樣。

果真,讓她賭著了,只見於朵兒臉色沉下來,生氣的說:「你少在我面前得意,遠航哥哥對你什麼樣,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心疼你?你可真敢厚著臉皮說!」 莫雨晴聽了也不生氣,嘴角掛著笑的看著她,說:「我有什麼不敢說的?遠航哥哥對我好不好,你一個外人又知道多少?你覺得,如果對我不好的話,他會帶我來壽宴嗎?會給我買漂亮的裙子嗎?還有……」她說著用兩個手指拈起項鏈給她看說:「全球限量版,不是誰都有的哦。」

項鏈是蕭遠航今早給她的,什麼都沒說。全球限量版這個消息還是從明月口中得知的。當時也不以為意,沒想到在這派上了用場。

於朵兒看她氣人的笑,咬牙切齒,白了一眼那項鏈,滿不在乎,口無遮攔的說:「這又能代表什麼呢?你是蕭家的養女,穿戴不好,笑話的可是遠航哥哥還有伯父伯母。你還真天真的以為,這就是遠航哥哥對你好呢?」

莫雨晴眼神平淡無波的看著她,心裡笑她說這話可真是蠢到家了!

她轉頭看了看身邊的兩個保鏢,對他們說:「你們都聽到了,於小姐的言外之意可是在說遠航哥哥他們對我不好呢!」

「你少胡說八道,搬弄是非!」於朵兒生氣的說:「我的意思是,你要有自知之明,別纏著遠航哥哥不放!」

莫雨晴微抬起下巴,趾高氣昂的對她說:「那我告訴你,可不是我纏著蕭遠航,是蕭遠航纏著我不放!」說完,抿嘴笑了笑,「不信,你可以去問他!」

「你少騙人了!」於朵兒輕皺了一下眉頭,突然覺得這個蕭姍姍今天看著怎麼這麼奇怪?與往常不同,像是換了一個人似得。

莫雨晴歪著頭看她,一臉的嘚瑟,「我為什麼要騙你?你自己去問好了。不過,我看你還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免得臉上掛不住,沒了面子,那就不好看了。」

說完,她又嘖嘖了兩聲,把她從上到下打量一遍,譏笑的說:「都說聰明的女人對付男人,蠢笨的女人對付女人。於小姐可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機靈,心思有點愚笨啊!」

「你說誰愚呢?說誰笨呢?」於朵兒火冒三丈,指著莫雨晴大喊道:「你再給我說一遍!」

莫雨晴捂嘴嬌笑,「吼吼吼,真是好笑了,這人都喜歡被誇,喜歡聽好聽的,怎麼於小姐反行其道,專門想聽不好的呢?是不是另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癖好呢?」

「你個死丫頭!拐著彎的罵我!」於朵兒真是氣極了,聲音又拔高了幾度,不管不顧的揚起了手,邊說就要扇下來,「我今天不給你個教訓看看,真不知道我是誰呢!」

好!打下來!莫雨晴在心裡尖叫!

保鏢在旁邊卻眼疾手快的一把握住了於朵兒的胳膊,聲音低沉,卻又帶著警告的對她說:「於小姐息怒。蕭總等下就過來了。」

於朵兒聽到蕭遠航,神情一滯,片刻后,用力的甩開了保鏢的手。

身邊有人看過來,於朵兒也不想惹是生非,又往前小邁了一步,惡狠狠的在她耳邊小聲的說:「蕭姍姍,沒想到你現在氣人本事沒少長啊,這次我記住了,你給我等著!」

「還等什麼呢?」莫雨晴挑釁的看著她,笑著說:「想怎麼報復我,有本事現在來,等到以後,我真怕是你的借口,不敢對我怎麼樣!放心,遠航哥哥那裡,我會替你擺平,不會讓他為了我去找你麻煩的。」

輕飄飄的幾句話,讓於朵兒變了臉色,她疑惑不解的看著莫雨晴,愣愣的問:「你到底是誰?你不是蕭姍姍,她不可能這麼跟我說話的!」

莫雨晴笑笑,誇讚道:「於小姐好眼力!你來摸一摸我的項鏈,我就告訴你我是誰!」

於朵兒像是被蠱惑了一樣,手竟不由自主的朝著莫雨晴的項鏈摸去,手指尖剛一觸碰到,就被莫雨晴突如其來的一聲驚叫嚇到,隨即看到她身子往後躺了下去。

「小姐!」兩名保鏢也被弄的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就要扶莫雨晴起來。

莫雨晴去暗中使勁的推開了保鏢,半躺在地上,手捂著胸口,眼裡帶著憤恨的看著於朵兒,使足了勁大聲的喊:「於小姐!你為什麼要這麼狠毒?我蕭姍姍也不是好欺負的!」

於朵兒驚訝的看著她,不解的問:「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了——」話音還為落下,就見莫雨晴如一隻發了怒的小豹子,快速的爬起來,張牙舞爪的朝著她就撲了上來!

還沒等於朵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莫雨晴上去就是一巴掌,結結實實的給了她一個響亮的耳光!

這一下,徹底激怒了於朵兒,她捂著被打的臉頰,怒氣沖沖的問:「蕭姍姍!你敢打我?」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不是你把我推到在地,我又怎麼會去招惹你?一切都是因為你!」莫雨晴大聲的喊,企圖把人都引來。

於朵兒聽著她的胡言亂語,氣的發瘋,也不顧及其他,大罵道:「蕭姍姍!今天我非撕爛了你的嘴不可!」

見她衝上來,莫雨晴大叫一聲:「媽呀!殺人啦!」轉身就跑。

倆人的打鬧已經有人走過來看熱鬧了,現在一聽莫雨晴又喊這話,都紛紛走過來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莫雨晴提著裙子,在前面跑,於朵兒在後面追,兩個保鏢也緊隨其後,想要攔下於朵兒。一個追著一個,看的好不熱鬧。

莫雨晴邊跑邊躲,還把桌子上的東西撇向於朵兒,嘴裡發出驚恐的大叫聲:「快救命啊!來人啊!殺人了!於家小姐瘋了,要殺我啊!有沒有人管啊!」

整個宴會大廳都站滿了人,莫雨晴所到之處,皆人仰馬翻。頓時,大廳里一片混亂,尖叫聲,吵鬧聲,辱罵聲,杯碟落地聲混合在一起,變成了一曲交響樂。

蕭遠航這邊正跟人在攀談,就見那邊發生了狀況,此時保鏢的電話也過來了,彙報了一切。他匆匆交代幾句,便在人群中找尋莫雨晴。

莫雨晴趁著人亂,並沒有跑出去,而是藏進了長形桌子底下,被桌布蓋的嚴嚴實實。她蜷著腿坐在地上,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因為心裡緊張,不自覺的咬著手指頭。心裡默默的祈禱,千萬不要找到我!千萬不要! 外面人聲嘈雜,亂成一片,埋怨,咒罵聲不斷。

賀坤急忙叫人收拾好殘局,對來賓們表示了一下歉意。

賀媛看著不對,走到蕭遠航身邊問:「怎麼回事兒啊?」

蕭遠航臉色鐵青,眼神在大廳里來回的看,卻依舊沒有莫雨晴的身影。

賀媛驚問:「是姍姍惹的禍?」

「哼!」蕭遠航冷笑,「這怎麼是禍呢?可是演了一出好戲呢!」

正說著話,於朵兒怒不可遏的走過來,臉頰上的巴掌印還清晰可見。

「遠航哥哥!」於朵兒一看到蕭遠航,心裡的怒氣瞬間化為滿腔委屈,眼淚汪汪的看著他,泫然欲泣的說:「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賀媛看著於朵兒,明明是個千金大小姐,卻說出了丫鬟的台詞,嗤笑出聲。

蕭遠航叉腰站在那裡,沒空搭理他,對著電話里的人吩咐命令:一半出去找,一半留在宅子里找。

「遠航哥哥。」於朵兒看他不理自己,氣的跺了一下腳,「你看你看!蕭姍姍打了我,你都不管的嗎?」說著,把臉側給他看。

蕭遠航用眼睛瞥了一下,沒好氣的問:「你這次又對她說了什麼,把她惹急眼了吧?不然她怎麼會伸巴掌打你呢?」

「沒有!」於朵兒大呼冤枉,「是她,先自己倒地的,然後就說是我推了她,上來不由分手的就給我一耳光!」她氣憤的說:「遠航哥哥,從小到大,沒一個人動我一根手指頭,現在蕭姍姍打了我,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希望你不要阻止!」

「呵。」蕭遠航歪頭看了一眼她的巴掌印,說:「要不是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你的那另一邊臉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遠航哥哥!」於朵兒沒想到他對自己會是這個態度,不由大聲的喊道:「我是被陷害的那一個,你怎麼不相信我?」

賀媛在旁邊說:「朵兒,你先別急。遠航這麼說,不也是之前你一直欺負姍姍嗎?任誰聽了你的話,我們都是不會相信的啊。你先去那邊歇著,我叫傭人給你拿個冰袋敷一敷,等下找到姍姍,我們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朵兒對賀媛的話置之不理,看著蕭遠航說:「遠航哥哥,我還有兩句話要和你說。」她頓了頓,「我覺得蕭姍姍變了,和以前不一樣了,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我看你還是小心為妙。畢竟,她是領養的,很難說和你們是一條心!」

「給我滾!」蕭遠航震怒,低沉的聲音對她說。

於朵兒詫異的看著他,「遠航哥哥,你罵我?為了那個小賤人,你居然罵我?」

「你說誰是小賤人?」蕭遠航往前邁了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於朵兒,「如果你不想在晉城在待下去了,你就再給我說一遍!」

於朵兒害怕的往後推了推,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囁嚅道:「我錯了,不該那麼說,對不起,遠航哥哥。」

賀媛過來給她台階下,對於朵兒說:「朵兒,我還是先帶你去冰敷一下臉,你看,都腫起來了。」

於朵兒眼神複雜的看了蕭遠航一眼,和賀媛走了。

蕭遠航心裡氣的大罵,莫雨晴,你最好祈禱不要讓我逮到你,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顧邵霆和明總還有幾個老總站在一起看著熱鬧。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知道嗎?」老總A八卦的問道。

老總B說:「聽說是蕭家的大小姐和於家的大小姐鬧了不愉快,動起手來了。」

「那喊殺人是怎麼回事?」明總好奇的問,「看樣子,打的還挺厲害的。」

「這誰知道了呢?都是千金大小姐,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一個比一個任性,這倆遇上了,還不是誰都不服誰啊!」老總C頭頭是道的說。

顧邵霆端著酒杯,淡淡的抿了一口酒,無心聽男人們八卦的事。眼神落在遠處的蕭遠航身上——自帶王者風範,不怒自威的站在那裡。

晉城的蕭家誰人不知?公司想要打開晉城市場,那必要和蕭家的蕭氏企業打好關係,而今天,和蕭遠航認識,也是他目的之一。只是現在,看他臉色不太好,還是先不要操之過急了。

「……是嗎?原來是養女啊,還真沒聽說過呢。」幾人低聲議論的聲音竄進顧邵霆的耳朵里,「說是養女,其實明眼人誰看不出來其實就是童養媳啊?那於家的大小姐也是愛慕蕭少的,這今天能打起來,還不是就因為這個男人!」

顧邵霆看了一眼他們,端著酒杯走到餐桌那邊——家佣的動作都很快,十分鐘的時間,收拾妥當一切,恢復原貌。

莫雨晴抱膝坐在桌子底下,腳麻了,都不敢動一下。心裡焦急又害怕,有點後悔藏到了這裡,萬一有人掀開桌布看,自己豈不是就暴露了?

突然,桌前站定了一雙腳,沒再走開。她屏息凝氣的盯著那雙腳看,大氣不敢出一聲,手心裡全是汗。

顧邵霆又端起一杯酒來慢慢的喝,腦子裡思索著事情。突然,電話響了,打斷了他的思路。他拿出來看,不出所料的是簡依然打來的電話。

「喂,依然。」顧邵霆輕笑出聲的問:「吃晚飯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叫桌子下面的莫雨晴如驚天霹靂般傻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這個聲音……邵霆?莫雨晴心跳加速,想要出去,卻又不敢。可不出去,她又想一探究竟。

雖然整個大廳被各種聲音所充斥,可那人就在自己的上方打電話,聲音也不小,她聽的很清楚,她不會聽錯的,她很肯定,那就是邵霆的聲音!並且,他還叫了「依然」,依然?簡依然?是邵霆對不對?莫雨晴想到這些,只覺呼吸加快,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就要衝出去,去印證自己的猜想!

「你說什麼?」顧邵霆聽完簡依然的話后,驚訝的問:「你也來了?公司給假了?你現在在哪?」

簡依然嬌笑連連,「當然是在賀家大門外了啊!我又沒有邀請函。」

顧邵霆一聽,拔腿就朝門口的方向走,對著電話里說:「好,我現在就出去找你,站在那別動!」 莫雨晴強忍著腳麻的不適感,費勁的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嘴上大叫著:「邵霆!」

可等她站起來后,看著滿眼的人,卻沒有她要找的那個。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