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的廝殺聲傳了下來,每一個角樓都在林天奇的掌控中,手中的衛星設備全程監控,稍有不對,天奇變會用無線耳麥通知樓上的兄弟。

龍錦的防範措施不會不堪一擊,只是龍錦所有設備被衛星控制。昔日的龍錦在杭城,沒有人敢動,可現在不一樣了,杭城第一大幫被奇門收服,最大商會被拉攏,那些能夠保護龍錦的人,已經不可能在出現了。

大廳中,林天奇靜靜的坐著!通過手中衛星設備望著樓上的廝殺,約莫二十分鐘的時間,他鬆了口氣,片刻之後,葬牧親率兄弟將龍錦核心人物押了下來。

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龍錦大勢已去!一干人被押到偏廳林天奇面前時,尤勇憤怒的吼著,可葬牧豈能給他機會,抬腳狠狠踢了出去。

「啊….」

好似殺豬般的叫聲在偏廳中響起,還有那骨頭的斷裂聲。龍錦核心人物緊了緊身子,尤勇的父親則是眯著眼睛,對一臉平靜的林天奇說:「這位想必就是奇門天尊了,沒想到這麼年輕!」

林天奇抬眼,帶著淡淡的笑容望著對面的半百男人,沒說話。

「龍泉和龍祺針對我龍錦,而今天尊更是打到龍錦來,不知我龍錦何處得罪了天尊?」

「尤董,這個時候了你還能這麼鎮定,林天奇很佩服。請坐!」

精銳兄弟拿開架在尤董脖子上的鋼刀,尤董坐了下來,望著林天奇開口。「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吶,天尊如今年紀就身居高位,佩服…佩服!只是,我龍錦並沒得罪天尊,天尊為何這樣?」

「尤董真的不知道嗎?」

「還請天尊明示!」

「好,尤董既然要裝,那我林天奇就不浪費時間了!莊語詩和乜沛是我的人,龍錦和龍瑞聯姻之後對龍泉和龍祺都不利,尤董,我不會給敵人任何的機會,現在龍錦只有一條路。」

一聽,尤董長長嘆了口氣。道:「以天尊的作風,尤家一個都不活了!」

「不僅是尤家,龍錦的高層都必須死!」

「你…」

望著尤家家主獰然面色,林天奇冷笑一聲。起身扭頭對龍錦的高層大聲道:「尤家註定只有一個下場,但你們有活命的機會,想活命就得為自己爭取機會,你們都是龍錦的高層,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聲落,天奇視龍錦高層所有人的神色不顧,舉步走到面色蒼白,躺在地上的尤勇身前,輕笑道:「尤大少,我們用這種方式見面,想必不在你的預料之中吧!」

「林…林天奇,你狠!」

「不是我狠,而是你一直都不把我這種小人物放在心上,尤大少,其實活著比死去更難,你是夏妍的學長,我就成全你吧!」

話畢,天奇轉身走開!親兵兄弟上前,手起刀落,一聲慘叫之後,昔日高高在上的龍錦大少,繼承人選的尤勇變告別了這個美麗的世界。

一地鮮血,都是告訴龍錦高層,奇門天尊沒有和他們開玩笑,這個惡魔,隨時都會要他們的命,想活下來,都必須說出有用的信息。

可惜,林天奇不會在這裡多呆!他的目的就是滅掉尤家,尤家被拿下,無人*控龍錦,這對莊語詩她們來說,是一個最好的機會,所以天奇就是在給莊語詩爭取時間。

不過,這也給天奇提了個醒。財團的核心人物一旦出事,後果不堪設想,這件事一定要早點告訴莊語詩。

站在龍錦大廈的大門前,聽著大廳中的尤家直系的咆哮聲,天奇沒有理會,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時,凱瑞商會的張南風率人前來!看見天奇在精銳兄弟的保護下站在大門前,神情頗有些低落,鄭南風回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大步上前,笑道:「老林你怎麼不在裡面審審?」

淡淡一笑,天奇走下台階,道:「剩下的事我不專業,老鄭,等一下乜沛會過來與你交接!」

「老林你放心!」

天奇點點頭,轉身仰頭看了一眼龍錦大廈,頗有深意的對老鄭和凱瑞的幾位核心人物說:「龍錦的總部看起來要比你們凱瑞商會總部還要好,龍泉和龍祺都看中這裡,但話語權在我手中,老鄭不是外人!」

一聽,鄭南風和身後的人稍愣幾秒,面面相覷之後,鄭南風激動起來。「老林你這樣怕是不好吧!」

「莊語詩和乜沛應該不會阻攔!但是你們還得靠自己的能力。」

有些話,不必說得明朗,鄭南風這些人都不是傻子,林天奇的意思他們當然明白。

PS:謝謝孫羽菲打賞100逐浪幣。 ……

……

清晨,武城的郊區是靜謐的。

當第一縷晨光射穿薄霧,郊區的小街便迎來了一個溫馨的晨。此時,小街的一切都籠罩在柔和的晨光中,道旁的柳樹低垂著頭,柔順的接受著晨光地淋浴。

連續七天的大戰,奇門二路大軍已三面包圍武城,東部已經被趕到的劍庄六千精銳截住!

郊區,空氣雖清新,但連續幾天的大戰,還是遭遇了不少的破壞,奇門彙集在這裡的兄弟,已經高達了三萬,也就是這三萬精銳兄弟,在褶子山這個神算的指揮下,都沒能拿下武城。

武城,中原第一重鎮,要是輕易的拿下,褶子山、秦無敵這些高層肯定不會放心!

急功近利,不是褶子山的個性和行事作風。已經十天了,武城久攻不下,這不是奇門兄弟弱,而是武城易攻難守,重要的一點,武城中不下一千名勢力強大的高手,這才是致命的地方。

大軍暫時休整,下一輪的攻擊已經定在明日凌晨!

午後,褶子山坐在大營中心地帶,手中搖晃著從不離身的摺扇,迎著晚夏的微風,凝望白雲飄過的藍天,靜觀天色變化,密濃的眉頭時松時緊。

前晚接到江南的情報信息,褶子山知道江南已經穩定,尤家被滅,凱瑞商會入住龍錦原來的總部大廈,兩天的時間,龍祺與龍泉聯手把龍錦*到了真正的絕路,龍瑞那邊除了楊夢影掌控的三千億資金完好無損外,楊家的人全部被抓,秘密關押。

這兩天的時間,褶子山一直擔心著林天奇,不是他不相信林天奇的能力,而是他發現夜晚的星斗變化得快,天朝最閃爍的星星有移動的跡象,而在天朝,最閃耀的星星就只有中長家。

也就是說,中長家可能要出現!只是褶子山現在還不知道是林天奇父親還是他二伯中長風的人在動。

褶子山是神算,這不錯,可中長家有兩大勢力!中長風掌控中長家,天奇的父親中長白雖下落不明,可他才是真正的族長繼承人,當年十萬虎狼之師的消失,前兩天似乎有跡象了,可仔細觀察星象,又沒信息。

水,更加的渾濁!或者說,是漸漸的清晰起來。

沉思著,褶子山也在努力的分析事情的發展。不知多時,身後響起兩道輕微的腳步聲,二路大軍核心人物秦無敵和羅北走了過來。

兩人見褶子山面色變幻不斷,相視一眼之後,秦無敵開口道:「神算在擔心什麼?氣色看起來不怎麼好!」

「這場戰爭,意味著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淡淡回了一句,褶子山問:「你們怎麼過來了?」

羅北一攤雙手,不解的道:「神算,三萬兄弟駐紮在這裡,其中有兩萬精銳和冥王衛的高手,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不讓冥王衛和精銳高手的兄弟攻城,而是派其他兄弟上?」

「是啊,神算!奇少把冥王衛三千精銳給我們,武城久攻不下我們難以向奇少交代。」

望著秦無敵和羅北疑惑的神色,褶子山搖頭說:「半個鄂州都是江景雲的勢力,我們這一路打來,幾乎沒有遇到強大的人,就算遇到了,都是投降;無敵羅北,你們都跟投降的那些人交過手,他們的勢力你們心裡清楚,你們想想,他們為什麼要投降?」

「這…這個我們想不明白!」

「好,那我告訴你們!這都是天奇的因素,投降而又消失的那些高手,都跟天奇有關係。」

「與奇少有關係?」秦無敵皺起了眉頭,卻見褶子山盯著他問:「無敵那你不會不清楚吧!難道你不懷疑天奇的身份,又或者你在隱瞞,你應該清楚我能算到。」

這麼一問,秦無敵遲疑之後,嘆了口氣,如實答道:「神算不愧是神算,實不相瞞,我父親曾經天宮的一名護衛。」

「天宮?」羅北一驚,道:「哪個天宮?」

「中長!」

羅北愣住了,因為他想到了什麼!面色大變。褶子山繼續說:「投降的那些人,絕大部分都跟天宮有關係。而江景雲身為中原最強勢力的老大,他能讓我們到達武城郊外,一定有原因。」

「什麼原因?」

「暫時不知道,這兩天的攻擊看似很猛,可雙方都沒儘力將高手拿出來!按道理說,江景雲應該會出動所有高手把我們滅在這裡,可他沒有,他應該是在試探著什麼。」

「試探?神算你指的是什麼?」

褶子山搖頭說:「不清楚,但我相信武城很快就是我們的,而且不費一兵一卒!」

「這怎麼可能!」羅北很難相信武城這個中原第一勢力會投降,那可是高達八萬人的力量,勢力不在奇門之下。

——

武城城內,長江岸旁有名的景雲山莊內,空氣流暢,景色優美。

金碧輝煌的主樓小閣樓台,此時正有幾道身影立在木柱旁,望著江水渾濁、巨輪駛過的長江湖面。

站在中間的老者,一身青衣長袍,頭髮花白,鬚眉頗長,面膛有著流動的光澤。他一鋝鬍鬚,對身旁的好友說:「老谷、老尹,你們的到來我江景雲驚訝!看來你們是知道了什麼?」

谷戎苦笑一聲,嗓音乾澀而出。「本來還擔心你會不惜一切代價滅掉奇門駐紮在城外的三萬人,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江景雲眯起下凹的深褐色瞳子,轉而望著尹東博,頗有深意的說:「之前我還不明白千羽那丫頭為什麼會將千羽社拱手讓出;在我看來,奇門是強,但他的根基很淺,加上你尹東博不是個善類,更不會將千羽社和秦州讓出來,十天前我才明白這裡面的原因。」

「老江你見過他們了?」

「十八年了!隱姓埋名了十八年,躲在武城就是為了等主上出現,沒想到主上沒等到卻等到了少主的出現。不是我說你老尹,你早就知道天尊是少主,你在秦州怎麼跟他交手還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來。」

提到這事,尹東博是一臉的苦笑。「那是意外,我沒想到少主會跟我拼玄氣,好在天蠍他們及時出現,不然我尹東博縱然死一萬次,也難以恕罪。」

「天蠍他們沒懲罰你是考慮到你還有用,這樣的錯誤再犯,老尹你就要以死謝罪了!」

「我明白這一點,所以我聽到少主的人打到武城,我就趕緊過來通知你,沒想到你已經得到了消息。」

江景雲蠕動布滿皺紋的臉龐,語氣凌厲的說:「期限差不多了,也是時候恢復老夫的身份了,隊長說的對,一味的忍不是辦法,現在主要的是要找到主上。」

「那…主上有消息了嗎?」

「還在查!」

尹東博點點頭,谷戎沉吟著問:「老江你既然知道天尊的身份,為什麼還要把他的人攔在武城這邊呢?」

「這是大隊長的意思,江南沒穩定之前,不能讓奇門的人過去;如今藍家集中兵力準備南下,已經跟奇門一路戰線上的人交手,我的力量可以殲滅藍家五萬前鋒和中鋒!」

江景雲扭頭看了尹東博和谷戎一眼,又說:「褶子山那小子繼承天神的衣缽,有點兒能耐,竟然發現武城的異狀,沒盡出精銳,不然,奇門的損失會更大;神算這小子,是個可造之才。」

「老江,如今江南幾乎穩定,你打算什麼時候向奇門投降?」

「哈哈哈….」江景雲大聲笑了起來。「向奇門投降?奇門還不夠格!」

「老江你瘋了,你想造反不成!」尹東博厲吼一聲,江景雲立即朝某個方位躬身,道:「奇門是少主的,這不錯,但我們這群老傢伙縱然粉身碎骨也要讓少主返回天宮,殺掉中長風那弒君的叛徒。奇門不過是都市中一個小小的勢力,與少主稱兄道弟,該殺!」 一聽,尹東博急道:「少主身份高貴,身體里流淌著無人能與之相比的血液。老江我知道你不允許有人跟少主稱兄道弟,但你還是要注意身份,我們的少主不是小孩子。」

「別說少主不是小孩子,就算是個嬰兒他還是少主,老夫見著他也得跪下行禮。但是都市中人,還不夠格!」

「他們再不夠格,始終是少主的人,你殺少主的人就是叛變。老江,叛變的罪名可不小!」

尹東博這一解釋,江景雲閉口不言,谷戎嘆了口氣。這時,一位中年男人快步走上樓台,立在三位老人身後,恭敬道:「父親,江南那邊的密談來消息了!」

江景雲轉身一鋝長袍。道:「說。」

「少主穩定了江南,吃掉龍錦財團之後,已經轉道大軍防線的指揮部!」

「少主去了指揮部?」

「是的父親,少主身邊據說只有天池所率的五十位高手,另外有一百二十名親兵!」

聞言,江景雲粗眉皺了起來。「少主何等身份,怎能御駕親征!」

「另外,天宮護衛小隊長阿羅傳來信息,讓父親你儘快讓奇門與劍庄的精銳匯合,務必將藍家攻打奇門一路戰線上的人消滅,親自去拜見少主!」

「按照上面的命令行事,但必須確認是護衛長的命令!」

「是,父親。」

江景雲凝望江面喃喃的說:「這麼大的動靜一定會引起中長風的注意,希望護衛長他們有準備,否則出了事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

皖州南部,位於蘇州西北,豫州東南方向,緊靠藍家地界,也是二十幾萬大軍的指揮部,這裡,彙集了林天奇統帥的十萬大軍。

由豫州南部到杭城,林天奇手下實力已於昨日全面拉開對藍家和赫連家聯軍的三道防線,軍隊這邊是紅色指揮部,奇門在豫州南部的指揮部是綠色。

紅色指揮部全面掌控軍隊的戰線和戰況;綠色指揮部則是控制奇門五萬兄弟;兩個指揮部互不干涉,也沒有權利去過問雙方的戰事,唯獨林天奇一個人可以。

紅色指揮部帥營中,尊皇衛高手和親兵兄弟與軍隊精英戰士聯合守在這裡,帥帳中,趙、錢、孫、李四位將軍正給林天奇彙報戰事,幾日前到達這裡的翀只是聽著,卻不開口說話。

翀是奇門兩大神衛之一首領,在奇門的身份很高,但這個聰明的女人很清楚軍隊的事不是她能夠插手的,她與林天奇也不一樣。

首位上的林天奇,聽完幾位將軍的彙報之後,沉吟道:「也就是說,現在物資緊缺!資金也不夠!除了這件事,還有什其他意見沒有?」

趙將軍說:「元帥,我們需要一場勝利來提高戰士必勝的信心!」

「元帥,資金不是小數目,物資緊缺,只要這兩樣解決了,我保證給你打一勝仗。」錢將軍朗聲道。

林天奇思索之後,抬眼道:「勝仗是必須要打,根據你們的估算,現在需要多少資金?」

「前期至少三百億。」

三百億?天奇想了一下,直接摸出錢夾,在幾位將軍的疑惑中,從錢夾中掏出一張金卡,扔給孫將軍。

「元帥,這….」

「我幫了龍泉乜沛的一個小忙,這是她給我的,現在大軍的資金不夠,我這個元帥總不能藏著吧!裡面有一千億,拿去。」

聞言,四位將軍站了起來!他們看天奇的眼神,充滿了感激,李將軍說:「元帥,這是你的私房錢,你這麼能夠這樣拿出來。」

「是啊,元帥!」

天奇淡淡一笑。道:「現在咋們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還分你我嗎!再說戰士們都是為了太平,我做的都是微不足道的,戰士們也都不容易。」

四位將軍都是鐵骨錚錚的男兒,但在這時,他們眼眶有些發紅,齊齊向林天奇敬了個禮。

「物資的事你們不用擔心,最多兩天,江南的為大軍收集的第一批物資就會運過來。」

一聽,幾位將軍相視一眼,趙將軍問:「元帥的意思是,您早就把物資的事給解決了?」

「前些天我在杭城收拾龍錦的時候就跟凱瑞商會有合作,他們不但願意給我們收集物資,會長鄭南風還要給我們的總軍費提供一層。」

呼~~

四位將軍吸了口涼氣,他們已經知道這個青年的元帥很有能力,在軍事方面也很出色,但還是沒想到元帥已經把這些事給想在前面去了,不但如此,還提前安排了。

「元帥,老錢我…服了!你指哪兒老錢我打哪兒。」

「錢將軍言重了,我一個小子,很多的事還需要你們幾位幫忙。」

「萬死不辭。」

四人齊齊吼道,如果說林天奇擔任元帥他們服因為狄振華的囑咐,那麼現在,幾位將軍是真心服林天奇,也把這個比他們小二十歲的孩子當成大軍元帥。

天奇示意大家坐下之後,繼續說:「龍錦差不多覆滅了,他們百分之十八十的資金已被龍泉和龍祺拿下,以後我們的軍費,江南凱瑞商會提供一層,龍泉提供三層,龍祺提供六成,對於我們留守在江南的軍隊,我希望都不要去打擾凱瑞。」

「得令。」

「元帥,有件事不知當問不當問?」

「趙將軍請說。」

年過四十的找將軍思索片刻,字斟句酌的道:「不管是凱瑞、龍泉還是龍祺,他們三家給我們包下了我們所有軍費,一定有利益,這裡面的利益只要不危害華夏和百姓,我們都能答應。可龍祺給的資金佔了總經費的六成,這得需要多少資金?」

「元帥,老趙的意思,龍祺會不會有什麼企圖,畢竟龍祺是莊家的。」李將軍面色凝重的補充道。

林天奇將手搭在桌上,目光掃視四位將軍。「凱瑞的利益是我跟他們談的,不涉及軍隊;龍泉的三層是乜沛給的,這次龍錦的事我幫他們得到了不少錢,他們若不支持,我不介意綁乜沛過來。所以你們都不要擔心!」

「那…龍祺呢?」

「想必你們多少都聽到一點風聲,不錯,莊語詩是我老婆,龍祺不但全力支持軍隊,奇門那邊的經費半數都是龍祺在撐著,各位將軍,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麼,但是,你們要相信林天奇。」

聞言,幾位將軍釋然下來,對林天奇,他們有什麼不相信的,如果林天奇不值得信任,狄老不會將兵權交出來。

「孫將軍!」

「元帥。」孫將軍刷的一下站了起來,林天奇厲聲道:「江南收集的第一批物資很快就到,是由凱瑞商會會長鄭南風派人與我奇門搖光衛副將邱剛率人押運,你要派人與他們對接,大軍物資不容出錯。」

「得令!」

林天奇繼續說:「我軍在北方丟下的地界,藍家和赫連家至少還要十天才能完全掌控,物資方面他們的後盾沒我們強,在這十天內,首戰就有我解決!你們各就各位,為防止有人滲透我們內部系統假傳命令,所有軍令必須看見我的手令。」

「得令。」

三位將軍起身離開,趙將軍留了下來,對林天奇說:「元帥,有些事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十八年前莊家在華夏兵強馬壯,什麼原因讓他們放棄兵權以至於後來的消失老趙我不知道,但當年的莊家擁有一萬超強戰鬥力的戰士,這批戰士有四千在我軍中,另外六千在藍家。」

「藍家?」

「對,那六千戰士號稱中原虎狼之師,後來藍家移到豫州中部之後,虎師也跟了過去,我們面對藍家,一定會跟六千虎師相遇,虎師的戰鬥力,真的可怕!」

聞言,林天奇沉默下來。

趙將軍繼續說:「關於虎師,我知道的並不多,狄福一直跟在狄老身邊,這件事他應該清楚一點。」

「恩,等一下我會找福伯談。」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