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明卻是眼神閃爍的看著舞台上,那個無比裝逼的享受著榮耀時刻的美男子,拳頭狠狠攥了起來,然後……狠狠砸在了桌子上!

手都被砸出血了!

為什麼會這樣?

事情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今天站在舞台上享受萬眾矚目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啊!

「鹿一凡,你個小雜種!你等著吧!你也就能得意一時罷了!下一場,你一定會被按在地上狠狠虐待!!!

我要讓你知道!

誰才是這個舞台真正的主人!!!」

……

……

鹿家別墅內。

鹿一凡一邊吃著葡萄,一邊看著牆壁上掛著的電視里正播放著一檔娛樂節目。

一位自以為長相帥氣,其實很娘炮的男主播,面帶微笑的說:「備受關注的華夏好聲音第一場導師抉擇賽已經落幕了,節目組已經開始忙碌的籌備第二場導師抉擇賽了。下個星期將要進行的比賽中,剩下的十八位學員里,只有一半的學員可以晉級……與上一期相比,由於出現了林天明和鹿一凡這樣的黑馬選手,好聲音不但收視率再創新高,更是再一次榮登選秀類節目收視冠軍的寶座……」

由於鹿一凡的《我的天坑》引發了幾億lol玩家的共鳴,導致這一期節目的收視率嗷嗷上漲,話題也是爆掉了微博的記錄。

和往期一樣,好聲音一如既往的話題多多。

特別是鹿一凡和林天明這兩位同樣天賦過人的選手,更是讓媒體們大肆的進行了比較。

有人曾經在微薄上爆料,其實林天明的背景遠不是其他選手可以相提並論的,不過這條爆料微薄在才剛出來沒多久,就被刪掉了。

要知道微薄可是個十分自由的地方,除非是達官顯貴,還得是有實權的達官顯貴,才能做得到,讓新浪刪微薄的事。

視頻一上傳的天庭也讓神仙們集體high爆了!

楊戩:「唱的太好了!《我的天坑》唱出了我的心聲!我再也不想要舅舅那樣的坑貨隊友了!」

月老:「可不是嘛!每次我用琴女輔助玉帝,他特么就死的比誰都快!」

孫悟空:「每次他還都用俺老孫去送死,你說這是安的什麼心?」

千里眼:「玉帝說他打野,一分鐘都沒打死一個紅……最後還被紅給乾死了!」

觀音菩薩:「可不是嘛!玉帝無論玩什麼都先憋一個無盡……你妹的,法師出個雞毛的無盡啊!」

……

視頻的留言評論區,似乎成了神仙們的吐槽玉帝大會!

玉帝看著留言那叫一個氣啊!

二話沒說,幻化出一尊分身,瞬移到鹿一凡家裡,指著正優哉游哉吃葡萄的鹿一凡,玉帝就一陣亂罵:「你還有臉吃葡萄?

給我們神仙做的遊戲呢?

什麼時候給?

是不是朕把你慣出毛病來了?

好!

既然這樣,我就再讓你變成三天鹿尼瑪!」 鹿一凡這葡萄還沒咽下肚,眼前突然出現一團五彩霞光,緊接著這玉帝劈頭蓋臉的指著他的鼻子就開始罵。

他都沒反應過來,剛開口說了一個:「我……」

「哦哦哦,你什麼你!居然還想犟嘴是吧?鹿尼瑪,走你!」

說完,玉帝手指一指鹿一凡,一團霞光將鹿一凡籠罩在其中。

隨著霞光的籠罩,鹿一凡整個身體都開始急速衰老,毛髮也開始由黑變白。

不到十秒鐘,拿著葡萄的鹿一凡,再次化身成為了那個年老體衰,卻依舊帥氣俊逸的時尚老頑童——鹿尼瑪。

「哼,朕走了,別忘了給朕遊戲!」

言罷,玉帝一揮手,身軀便消失在了原地。

整個過程持續了沒到一分鐘。

鹿一凡整個人都是懵逼狀態的。

等他清醒過來之後,鹿一凡那叫一個欲哭無淚啊!

這特么叫什麼事?

老子在家裡吃著葡萄,看著電視。

神仙突然從天而降,劈頭蓋臉的罵了自己一頓,也不告訴自己為什麼,然後就把自己變成了一個老頭……

這叫什麼?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而且是真正的天上!

鬱悶的鹿一凡只能趕緊放下葡萄,趕緊想如何應付玉帝這一茬。

「給玉帝做個什麼遊戲好呢?市面上有的遊戲我是肯定不能拿來給他的,被發現了就是死路一條!

那有沒有什麼因為蒼天願望符而消失的非常經典的遊戲呢?」

仙劍奇俠傳?

玉帝可不喜歡玩這種劇情單機類的遊戲!

軒轅劍?

和仙劍類型差不多啊!

大話西遊、夢幻西遊?

電影都沒拍出來呢,先做遊戲怎麼能行,而且玉帝也不行回合制遊戲啊!

苦苦思索再三,鹿一凡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遊戲好做,端起手機,鹿一凡決定擼一把,玩一局緊張刺激的王者榮耀。

但是當他在appstore里一搜索……

沒有!

《王者榮耀》居然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鹿一凡心中先是一驚。

然後一下子便想明白了。

李白、花木蘭、貂蟬等這些人物都沒出現過,《王者榮耀》又怎麼可能會出現?

裡面很多詩句這個世界現在還沒有啊!!

「我勒個去,大發了大發了!王者榮耀居然還沒被研發出來!

哇咔咔,這是天賜發財機會啊!!!」

鹿一凡喜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為什麼?

這款遊戲在蒼天願望符未改變世界之前,可是一款全世界手游收入排名前十,曾經位列第一的爆款遊戲!

當初趙雲的一款寶馬皮膚都三天就賣了十個億!

一年的總收入有600多億人民幣!!

現在鹿一凡能挪用的流動資產也不過一兩千億!

而這遊戲一年的總收入就能跟得上他這麼久的流動資產的一小半了!

有這麼大一塊肥肉擺在面前,鹿一凡豈有不吃之理?

「嘎嘎,傳說中的1V9手游,宮本消消樂,我鹿尼瑪馬上就把你做出來坑小學生的錢!!」鹿一凡美滋滋的想道。

說干就干!

鹿一凡馬上在微信上聯繫白嵐。

鹿一凡:「嵐姐,下午我爺爺鹿尼瑪會去咱公司視察。到時候他老人家提出無論多麼過分的要求,你都一定要滿足!

他要揮霍多少錢,你都要答應好嗎?」

白嵐:「放心吧,一凡,咱爺爺我能不孝順嗎?我還指望以後他給我做主,讓我當鹿家的大少奶奶呢!」

鹿一凡:「只要把我爺爺伺候好了,嵐姐,你就是鹿家的大少奶奶!誰都搶不走!」

白嵐:「(三個勝利的表情)太棒了老公,我肯定把爺爺伺候好,放心吧!么么噠!」

下午。

天泉集團。

一個時尚的老頭兒趾高氣揚的來到前台,牛逼轟轟的敲了敲桌子,對前台小姐道:「咳咳,那什麼,我是來找咱們白嵐白董事長的。」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頭髮花白的鹿一凡,有點兒不敢相信的問道:「請問您是?」

「鹿尼瑪。」

「你這大爺怎麼罵人呢?這裡可不是你搗亂的地方!」

前台小姐不快的說道。

「我沒罵人,我和你們白董事長約好的。快讓她下來接我!」鹿一凡道。

前台小姐更加確定鹿一凡是來搗亂的了。

哪怕是白老爺子來了,也沒見過白董事長親自下來迎接過!

你個普通的小老頭牛逼轟轟什麼?

居然敢讓董事長親自來迎接!

而且……

名字居然叫尼瑪!

這一聽就是來搗亂的啊!

「要搗亂一邊呆著去!我們這可是國際大公司!要是你再在這鬧,我可叫保安了!」

前台小姐一邊說著,一邊對門口的保安使了個眼色。

保安立刻上前來,對著鹿一凡凶道:「死老頭子,你在哪兒搗亂不好!偏偏來我們天泉集團來搗亂!

是嫌命太長了吧!」

說著,這保安就狠狠的使勁拉扯鹿一凡的胳膊,想把他甩到一邊去。

鹿一凡堂堂天泉集團真正的主人,哪裡受得了這個氣?

他怒髮衝冠,直接吼道:「小兔崽子,別碰我!讓你們董事長下來接我,事情就能清楚了!」

這保安剛一碰到鹿一凡的身子,便一下子被甩出了三米遠!

臉都被甩腫了!

在一旁圍觀的保安中,不禁有人驚呼道:「沾衣十八跌?!」

「小劉,你認識這招式?」

「當然認識了!我見識過!這就是傳說中的沾衣十八跌!一旦沾身就會被甩出去,非高手練不成!」

周圍人不禁一陣點頭認可,甚至還有人誇讚起看小劉見多識廣。

鹿一凡那叫一個無語啊!

什麼沾衣十八跌?

老子只不過是力氣太大了,隨手一甩將他甩了出去而已!

你這牛逼吹的,怎麼比我還厲害?

說的都跟真的似的,我差點都信了!

那名被甩在地上的保安爬起來,惱羞成怒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有人來搗亂,還不給我抓起來,揍死丫的!」

保安一提醒,旁邊還在給小劉鼓掌的另外幾名保安立刻動了起來。

眾人手持電棍等武器,將鹿一凡團團圍住,那架勢,就好像在圍剿什麼武林高手一樣。 「這個死老頭子估計是來咱們天泉集團詐騙的。他謊稱自己認識白董,還讓白董事長親自下來迎接!

這特么不是天方夜譚嗎?

就是四大家族的族長都沒有資格讓我們白董事長親自下來迎接!」前台小姐指著鹿一凡狠狠道。

保安隊長當下對著手下保安大聲說道:「兄弟們,抓住他狠狠的打!打完再把他送進警察局!

嘿嘿,一個老頭子抓起來就能找上邊去邀功了!」

說罷,保安隊長大手一揮,帶著幾名保安猛然撲上。

鹿一凡心下一沉,心中怒意橫生!

這個前台小姐也好,保安也罷,根本不聽自己的解釋,也根本不打電話去詢問一下,反正就是認定自己是詐騙的了!

如此素養低下的員工在自己集團做事,鹿一凡豈能高興?

看到幾人兇惡的撲來,鹿一凡也不再留情,當下腿出如電,一個迴旋踢將這幾人橫掃踢飛。

砰砰砰!!!

幾名保安剛剛撲上便被踢飛,狠狠摔在地上,一個個痛苦駭然的看向鹿一凡,滿臉不可置信。

你妹的!

這是七老八十的老頭?

這身子骨強的比特么武術冠軍還牛逼啊!

這一腳踹他們心窩子上,差點沒把他們給踹嗝屁了!

「一個詐騙犯居然還敢還手!你們幾個看什麼看!還不給老子趕緊上!」保安隊長痛苦抱著自己被踢中的腦袋,憤怒的對著保安隊員嘶嚎著。

聽了自己隊長的話,幾十名武裝到牙齒的保安也不客氣了。

警棍上特有的電擊裝置啟動!

滋啦啦的電舌在空氣中閃爍著,甚是駭人!

周圍天泉集團的員工都嚇得退避三舍,不敢接近了。

「說!你來這到底是想詐騙什麼的?」保安隊長憤怒道。

鹿一凡是徹底火了。

這些保安簡直不要太霸道,隨便就給自己按上了一個詐騙犯的名頭,然後還要電自己!

要知道自己若真是一個年近八十的老頭,這一棍子下去還不給自己給電嗝屁了?

那時候媒體輿論會怎麼控訴自己集團?

Views:
6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