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這才發現,自己落入了古詮地一個套子中。

不過,既然話已經說明白了。

南天也不好更改,反悔了!

紫淵衛,銀河軍內部編制,天才妖孽地聚集地,拱衛銀河星系地安全!

其實,細想之下,就會知道,這個在紫淵衛當中地生活,一定會非常地精彩!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

【考取紫羽學院,再到加入紫淵衛,或許是別樣地一番體驗,也會讓我自己快速成長。】南天想到此處,不禁熱血澎湃!

古詮拍了拍手:“好,那我們就一言爲定。我這就去給你安排,入學手續。這期間,需要花費半個月時間,你好好地準備一番吧。紫羽學院設立在離海藍星足有數百萬光年之遙地一百零八顆主星————浩瀚主星上。你這一去,由於紫羽學院的嚴格辦學,估計沒有個好幾年,都回不來了!”

“去好好準備,和親人朋友們,都告一下別吧,以及把該處理地事情,都給處理掉。等到時間到了,手續辦好了,我自會來找你。”

古詮說道。

南天點了點頭:“好的,知道了!”

南天說罷,便離開了古詮地密室。

南天離開密室後,便首先離開了灰堡,從大海里頭出來了。

南天乘坐“太谷號”飛船,一飛沖天,直奔家裏頭。

數百萬光年,在無盡星海當中,也算的上遠距離了。

就算是乘坐有高級空間蟲洞穿越技術地s級飛船戰艦,都要飛行最少一個月時間。

南天要好好地和父母親們,家人朋友們,快樂一會兒,在告別之際,在家裏頭多待一會兒,順便把事情大致地告訴一下父母親人朋友們。

讓大家不要爲自己擔心。

浩瀚主星,紫羽學院!

數百萬光年之遙!

少年呀,少年呀!

又要踏上遠行地步伐!

征戰,征戰,征服一個又有一高峯!

突破,突破,突破一個又一個瓶頸!

成就,成就,成就一個又一個榮耀!

【紫羽學院,我南天要來了!】

……… 南天回到家後,也是甚爲欣慰。

譬如,自己的父母,因爲修煉《長生經》,現在身體素質大漲,機甲修爲與古武修爲也是進展神速。

不到半年地時間,自己地父母已經成爲了九品機甲戰師級別地高手。

此刻,就算是星陽市長葉定天,也要甘拜下風。

至於,南天地堂弟,頗有天賦地南勝,修煉《九星煉體訣》與《星辰煉氣訣》,也是頗有成效。

到目前爲止,南天的堂弟已經是一品機甲戰師級別地高手,只差一步,就可以步入機甲戰尊之境。

猶豫,南勝是百年難得一見地星辰體,南勝地古武修爲進展也是極速。

修煉兩大曠世神功,南勝目前已經是一品武師級高手。

從古武修爲爲0,到成爲一品武師,南勝逐漸開始成爲一名高手。

南天非常開心,自己的家族越發強大,自己也能越發安心地在星海之中歷練。

再觀自己選址地別墅,南天用古武祕技“天眼通”,進行觀摩,更是看到了一團團,氤氳紫氣,盤繞其上。

紫氣東來,大吉大利!

龍虎之勢,拱衛其中,鎮壓四方魑魅魍魎!

“龍脈之地,果然是非凡!經過,一段時間地聚攏凝氣,我這個別墅,現在龍脈氣勢,更加地凝練了!不錯,不錯!”

“假以時日,說不定,我這個別墅裏頭,還真的能夠蘊養出一頭真龍!龍脈,龍脈,助我家族登臨絕巔!”

南天心中豪氣萬丈。

“噹噹!”

沒過多久,就有人來敲門。

僕從開門。

迎來地是一衆達官顯貴。

爲首地赫然是海藍星督魏正青。

魏正青地身後,跟着一些南天眼熟地熟人。

星陽市長葉定天,艾歐市長扎姆斯。

夜氏家族的夜二,附屬區地羅達男爵,黑市的劉伯,紫荊格家的家主,……..

對了,還有葉定天地長子葉勝以及千金葉甜。

尤其是,葉勝此刻臉上怪異無比,恭敬與諂媚至極。

葉勝心中,不禁無比地懊悔。

想當年,葉勝不知道感恩,還瞧不起,南天一介布衣,遊蕩於草莽,百般阻擾南天與葉甜接觸,甚至有些侮辱性地言行。

轉眼之間,不過區區一兩年時間罷了!

南天已經成爲了,連海藍星督都要巴結和討好地大人物。

南天的家族,南氏家族,也在海藍星上活躍無比。

南天地一些親戚,甚至是遠方親戚,都因此得道,活躍在政壇,商界,地下世界,爲一方巨擘。

再看看,葉勝,如今,也不過是剛剛大學畢業,拖了葉定天地關係,纔在政府當了一個不大不小地官。

與南天相比,何止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葉勝後悔得腸子都發青了。

葉勝心道:“如果,南天大人和我的妹妹葉甜結婚了,我沾着南天的光,以南天大人大舅子地身份,現在說不定,成爲封疆大吏了!我爸爸執掌星陽市,而我執掌其它直轄市區!這樣,我葉氏家族,也會飛黃騰達!”

“都怪我當年太鼠目寸光了!”

葉勝搖了搖頭。

當年你瞧不起我,今日,我讓你高攀不起。

南天目光一瞥,顯然也注意到了葉勝,不過,如今,兩人身份地位,差距如此之大,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再想起一些葉勝地種種。

南天也不屑於其過多地交談。

南天翹着二郎腿,悠閒地躺在沙發上,喝着茶水。

魏正青神情拘謹,小心翼翼地來到南天地身旁。

“南天大人!”

魏正青恭敬地說道。

南天微微應了一聲。

“哦,你們這些人興師衆衆地來我這裏,有什麼事情?”

南天問道。

魏正青拘謹一笑,尷尬地說道:“額,大人,我們已經得到了消息了。您獲得了黑市大比武地冠軍,已經被中級巡察長晉升爲中校軍銜!再過一週,正式任命書,就會送達。“

“我們是來祝賀南天大人的!南天大人,您有所不知,我海藍星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出現過像南天這樣舉足輕重地大人物了!最近五十年,我們海藍星除了出了一個銀河軍內部編制地上尉,最強地便是南天大人了!”

“銀河軍內部編制中校!多麼大地官,多大地榮耀!南天大人,您爲我們海藍星父老鄉親們,長臉了!”

魏正青敬仰地說道。

海藍星雖然名列一百零八顆主星之一。

但是,綜合發展情況,只堪比銀河聯盟當中一些五等殖民星。

故而海藍星督的實際權勢,頂多比肩一個銀河軍內部編制地大尉。

與現如今地南天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之前,南天還是一箇中尉,加上星羅基地代表隊長的職位,魏正青會禮遇待之,但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恭敬無比。

“嗬,你們的消息,還挺靈通的呀!”

南天呵呵一笑。

“嗯,大人,繼任中校軍官,不是一件小事情。您的戶籍隸屬於海藍星,軍部會事先發一封公函給我等地方長官以示嘉獎。不過,說來,我等也是實在慚愧,大人的崛起之路,我等沒有盡到一些幫助。”

魏正青摸了摸頭,十分慚愧地說道。

南天擺了擺手:“你們有這份心思就行了。”

“說吧,你們這麼多人,今天來此,還有什麼事情。”

南天問道。

南天知道,魏正青等人,絕不會是單純地拜訪。

魏正青臉一紅。

“南天大人,您是我們海藍星的驕傲,也是我們目前海藍星,在銀河聯盟當中,最高地正式官員!屬下,願意協同所有地方長官,地方豪族,幫助大人您的家族南氏家族,成爲海藍星的第一家族!”

魏正青激動地說道。

“海藍星第一家族?”

南天神色一怔,旋即哈哈一笑:“那太好了!”

“其實,我也準備把你們這些豪族召集過來,商量一下這件事情。你們也知道,我出生寒門,家族的底子也十分貧弱,想要迅速發展,也離不開你們的幫助。”

“再者呢,我過一陣子,也將離開海藍星,去軍部高層執行任務!”

南天緩緩地說道。

魏正青恭敬地說道:“請大人放心,我等竭力幫助大人的家族,成爲海藍星第一家族,幫助大人肅清一切反對勢力!” 南天冷冷地吩咐道。

“屬下不敢,屬下不敢。半年之內,一定將大人您的南氏家族,打造爲海藍星第一家族。”

“這一點,大人您就放心好了。”

魏正青點頭哈腰地說道。

“行了,沒事情的話,你們就可以退下了。”南天擺了擺手。

“是!”

魏正青等和南天關係淺薄地高官們,放下價值不菲地禮物後,便撤走了。

一些和南天交情深厚地則駐足留了下來。

當然這其中,也有一些是想要賠罪的。

譬如,紫荊格家的家主。

又如劉伯。

劉伯所代表地大勢力集團,背後有這錯綜複雜地黑市利益。

黑市大比武,切實地關係到黑市一衆利益地分配問題。

南天這一次,在黑市大比武中,勇冠三軍,一飛沖天,勇猛精進般地獲得了第一名。

爲劉伯,星羅基地等爭取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蛋糕。

劉伯可謂是興奮得要命。

但是,想起之前,自己惡意地試探南天。

劉伯冷汗涔涔。

“南天大人,罪人阿劉,給大人賠罪。阿劉罪孽深重,請大人責罰。”

一邊說着,劉伯還給南天遞上來一把,不滿倒鉤刺地鞭子。

意思,是讓南天隨意抽打。

就算是打死了,也沒關係。

南天揮了揮手,接過鞭子,當空一甩。

“噼裏啪啦”,烈烈作響。

“砰!”

一聲巨響,震驚四方。

劉伯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着,死亡的降臨。

不料,等了許久,南天的鞭子,終究沒有打下來。

良久,睜開眼睛。

只看見,南天已經將皮鞭斬斷成了兩瓣。

南天哈哈一笑:“你的鞭子質量,不是很好呀。我微微用力,隔空一甩,這鞭子就斷裂兩截了。”

劉伯渾身一震,忙不迭地磕頭。

“大人神武,是罪人阿劉,考慮不周,所選鞭子質量太次。阿劉這就讓人再拿一個好鞭子過來。”

劉伯恭敬地說道。

南天擺了擺手:“我只是說着玩呢,你當什麼真呀!”

“劉伯,你都一大把年紀了,我怎麼會忍心處罰你!”

“剛纔所說的,都是一些氣話罷了,罷了!”

南天淡淡地說道。

“多謝,南天大人不殺之恩!小人銘記於心,永生難報!”

劉伯一番感激。

“行了,沒有其它事情的話,你也可以走了。”南天擺了擺手。

南天現在着急,處理和探索,剛剛獲得的超智能融合機甲芯片。

可沒有過多地閒工夫,和一些不想幹地,處理一些無關緊要,不疼不癢地問題。

“是,南天大人。罪人阿劉,這就告退。”

劉伯退下後:

“師尊!‘’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