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澌鈞出去,許衛跟了幾步,在門口被紀澌鈞的眼神打斷出口的話,「照顧好他,不用跟我們回去了。」

他不是費亦行,不是那個有膽量在紀總面前討價還價的人,紀總都連吩咐兩遍了,他也只能暫時接下這個任務找機會再跟姜哥解釋,「是。」

轉身的許衛對上喬隱的眼神,房間里的氣氛又一次變得緊張。

聽小寶說,許衛是姜軼洋帶出來的手下,跟姜軼洋是同聲同氣,姜軼洋不喜歡他,許衛必然也不喜歡他,為何紀澌鈞又讓許衛來照顧他,難道……

悟出紀澌鈞用心良苦之處,喬隱心裡很感動。

「喬總,我出去送人。」打電話,不合適,他只能借著送人的機會,讓姜哥知道這件事,看看能否有轉機。

「嗯。」

許衛出去后,喬隱聽見門外沒了腳步聲,這才將被子下藏住的紙鶴拿出。

往後靠在枕頭的喬隱,舉起手上的紙鶴,「我終於能接受成為他弟弟的事情了,如果你能看見,一定會替我開心是不是。」

想起小寶昨晚對自己說的話,喬隱嘴角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那雙原是帶著幸福笑意的眼神多了幾分無奈和傷感,「再好的,也不是你,有你,我就足夠了。」

愛情,婚姻,伴侶,這些,此生,跟他已經無緣了。 雙石村,林楠大大鬆了一口氣,耗費了十天的時間,總算是將渾身的氣息收斂,皇道之氣消失了。

整個人站在別人面前,彷彿不存在一般,再也不受別人頂禮膜拜之感了,周穎她們難受,林楠也覺得不舒坦。

當然,哪怕是此刻林楠渾身氣息完全收斂,但一個人的氣質是無法改變的。

此刻的林楠,本就是因為修鍊而身上不由自主的帶著一股韻味,眼下有著皇道之氣的加持,注視之下,估計普通人依舊難以忘卻,會被他的身影氣質所牽動。

對於這點,林楠則是無奈了。

這十天為了解決身上的皇道之氣,林楠閉門不出,完全將自己關在家中,而外界這十天卻很熱鬧。

全世界各地,因為華夏大軍出征的原因,起到了一個極好的帶頭之效。

全世界各地的修鍊者都在崛起,都在奮起反抗,華夏高手所到之地,一位位強者冒出,跟隨華夏高手而戰,收穫極大。

短短十天範圍,兩位尊者境高手從全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的妖獸屍體過百萬頭,各種天材地寶不計其數,林楠拿出來的價值上百億點的各種靈丹妙藥也基本上分完。

國外各地,對靈丹妙藥的需求量超級大,甚至兩大神庭也源源不斷的主動運送大量妖獸屍體,大量天材地寶找來。

無奈,饒是兩大神庭,兩大神族也出產不了林楠手中的靈丹妙藥,想要快速提升實力,只能從林楠這裡兌換。

如此,需要的靈丹妙藥量就更大了。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物資幾乎每日都在朝著雙石村引來。

為了方便,在雙石村數公里之外,早就專門修建了一個貨運站,而且可以供運輸機停靠。

林楠不出門,那就索性把所有的東西都送來。

一支支滅魔槍,一顆顆滅魔彈,大量的一級二級靈藥,甚至還有量產化的飛舟,飛車,戰機等,也在不斷的朝林楠這裡運輸而來。

這十天雖然在解決皇道之氣,但這些東西林楠也沒有停止供應,否則小飛仙那邊早就叫起來了。

飛仙集團,現在的業務版圖擴展的極大。

估計是電視看多了,小飛仙現在的商業天賦盡顯無疑。

號稱要做到有修士的地方,就要做到有飛仙集團銷售人員,一時間將整個銷售網路鋪設到整個天國大地,到處都有飛仙集團的人。

而且,實力還都不低的那種。

想要加入飛仙集團,門檻是宗師境,甚至有些地方是尊者境,至於下面的分銷人員,那就隨意了,但一般而言,也都不弱。

甚至,不乏一些天國一些大勢力的少主,小姐之類的加入,成日開著飛車,飛船各地賣貨。

一時間,飛仙集團竟然有著一種席捲整個天國的趨勢,讓無數人感嘆,哪怕是天緣商行這種巨無霸商行都不得不佩服。

不過他們也還算是放心,飛仙集團這種模式雖然席捲速度超快,但產品過於單一,對於它們這種真正的巨無霸商行影響有限。

再者說,飛仙集團的產品他們各大商行也有著一些。

雖然不多,但撐個門面也足夠,也能賺不少。

為此幾大商行也都默許了。

連神秘的通天店鋪都在暗暗支持,他們又能如何。

頓時,飛仙集團愈演愈烈,若非小飛仙限制了發展,設置了高門檻到最後,只怕人人都願意做飛仙集團的銷售人員。

自然,這麼龐大的銷售網路,也帶來了一大弊端。

貨源不足!

飛仙靈藥哪怕是到現在,依舊不夠賣,產量嚴重不足,這是飛仙集團的招牌!

飛仙小葯哪怕是在地球量產化,每日產出十萬餘套,不夠!

滅魔槍,滅魔彈,這段時間為了武裝世界各地,消耗量驚人,自然而然的發到天國的就少了,更是不足。

這兩者,從最開始的大修士,普通修士的必備之物,發展到一些宗師境,甚至尊者境也頗為好奇,買上一支把玩。

甚至,滅魔彈一口氣買很多,哪怕是尊者境也能炸死。

這些,量都極大,哪怕是早已開足了馬力,也不夠,每日也給林楠帶來海量的靈氣值收入。

而最後,便是飛仙集團推出的重量級產品了。

飛車,已經在天國到處飛了,之前交付了數十輛。

飛船,更是讓一些尊者境乃至化靈境高手都大為滿意,速度快,主要是享受,舒坦之極,在天國飆升。

最後,則是戰機。

速度之快,讓無數人咋舌。

三大產品的出世,刷新了無數天國修鍊者的視覺神經,都是真正的好東西,訂單那是絡繹不絕,甚至按照目前的產量來說,可以排隊到明後年了。

就是這麼火爆!

小飛仙那邊不斷給林楠彙報,大量的靈氣值轉入到林楠賬上,此刻的小飛仙據說在天國租賃了一座仙窟享受著,小日子過的非常的滋潤,完全是躺著賺錢現在。

時不時的,對林楠發出邀請,沒事到天國走上一遭,感受下天國各地的情況。

對此,林楠只能謝絕了,眼下地球這般情況,實在走不開。

這段時間雖然他沒怎麼離開過,但各種消息傳了過來。

有人不安好心了,有人悄然傳訊而至,讓林楠小心。

而林楠也明白,無外乎古皇朝九黎族等,哪怕是斬殺不少化靈境強者,甚至皇者和首領都殺了,但還不知悔改,再度將主意打到自己頭上。

「是該好好清理一番了。」林楠一邊在地里閑逛著,一邊自語說道。

這幾大秘境小世界確實是一個隱患,大仇已然結下,林楠沒功夫一直提心弔膽的防備著,不如一次性解決來的徹底。

還有西南異境,林楠也在考慮之中。

以眼下的力量,滅掉西南異境也不難,是該提上日程了。

哪怕是不攻破異境,也要對其中的異獸採取斬首行動,只要擊殺一眾五階異獸王者,林楠才能安心,大量的華夏高手才能肆無忌憚的進入異境內修鍊。 他陽光開朗,雖然心思縝密,卻絕對是個善良之人。

在他身上,秦未央看到了殺手不該有的東西。

可是,他身上也有冷酷和絕情,這樣的特質,卻跟他的善良,並不矛盾。

想到要用卑鄙的方式,去獲取這樣一個人的信任,秦未央的心,就變得很沉很沉。

看完季修的信,秦未央找了一個打火機,將信燒了。

她做完這一切,這才打電話給季修:"喂,季修,你用別的方式傳遞消息,不行嗎?而且,你現在就算是給我打電話,路彥昭也總不至於監聽我的電話把,你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嗎?"

季修低聲在電話里笑道:"現在,他當然是不可能懷疑你的,但是,等你幫我們傳遞幾次消息之後,他能不懷疑你嗎?所以,我這是為了讓你提前適應!"

面對季修這樣的話,秦未央無言以對。

她想了半天,這才憋出一句:"季修,如果我頻繁的給你傳遞消息,路彥昭他不是傻子,況且,他現在根本沒有你說的那麼信任我,而且,我現在也沒有進入暗夜組織,你現在就這樣說,是不是有點為時過早了啊?"

季修聽到秦未央的話,笑聲慢慢的變大:"未央啊,你很聰明,所以,我在一開始,也沒打算讓你給我傳遞消息,加入暗夜組織的第一年,我只打算讓你全身心的獲得路彥昭的信任,這是持久戰,我們要做好準備啊,所以,你現在也不用想那麼多,你只要想想,做些什麼,能讓路彥昭徹底信任你,這就夠了!"

秦未央沒想到,季修居然這麼耐得住性子,讓她第一年,什麼都不用做。

她沉著臉,開口道:"季修,你真的覺得,你這個計劃能成嗎?"

季修的聲音冷了下來:"未央,你是在質疑我嗎?我這麼信任你,我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你用一年的時間,如果都得不到路彥昭的信任的話,我想,我安排去照顧秦未銘的人,他們肯定會更加好好的照顧秦未銘呢!"

季修話里威脅意味甚重,秦未央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起來:"季修,我沒有說過,不按照你說的去做,我只是隨口一說,我希望你不要亂來,更不要對未銘做什麼!"

季修嗤笑了一聲:"只要你願意聽我的,我能對他做什麼呢?"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季修,其實我之前的話,也並不是質疑你,我只是覺得,我可以幫你去殺人,你這麼清楚路彥昭的各種消息,幹嘛不設伏,去殺了路彥昭呢,現在這樣,豈不是太麻煩了?"

季修一副認真的口氣:"未央,你還是太年輕了,殺了路彥昭,暗夜組織就沒有別人了嗎?暗夜組織可不是你想的那樣,猶如一盤散沙,殺了一個路彥昭,還會有別人上位,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得到路彥昭的信任,我要從他那裡得知更多,關於暗夜組織的消息,這樣從內部擊破,一點一點的將暗夜組織吞入腹中,你懂嗎?"

聽著季修這樣慢悠悠的說話,秦未央莫名的瘮得慌。

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要是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掛了!"

秦未央說完,便直接掛了電話。

她現在一句話都不想跟季修說了,因為她發現,自己就算是說再多的話,季修也不會聽的。

季修此人,自以為是,太自負了。

他這樣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根本不會聽她的話。

她無奈的嘆口氣,揉了揉額頭,轉身回房間休息。

她覺得,這段時間,這些事情真的是太讓她累了。

要應付季修,還要注意路彥昭的態度,這樣的日子,她還要過三年嗎?

秦未央突然覺得,未來有點太漫長,不知道該怎麼度過。

話說,秦未央離開之後,路彥昭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暗夜組織總部。

路彥昭到了暗夜組織,就召開了暗夜組織內部的高層會議。

各個分部的高層都到了。

路彥昭直接開門見山:"今天喊大家過來,是想讓一個人加入暗夜組織,因為現在呢,不是暗夜組織招人時候,所以,我想特批她加入暗夜組織,以後呢,她就是除了林彬之外,我在暗夜組織的另一個生活助理,她之前是一個自由殺手,不屬於任何組織,她的資料背景,我已經讓林彬調查過了,大家若是有疑問,可以儘管去調查她的背景,若是質疑她的能力,我也會讓她進行各項能力測試,如果大家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就直接帶她來暗夜總部了!"

路彥昭的話說完,眾人愣了愣。

平時幾個對路彥昭言聽計從的高層,立馬點頭:"老大若是覺得此人不錯,背景清楚的話,特批她加入暗夜組織,也不是不可以,我們是沒有什麼意見的!"

有人開口之後,其他人全都跟著點頭,零零散散的,基本全都同意了。

結果,就在這時,許沫兒突然站起來,看著路彥昭:"對方是男是女?老大,我可以問一下嗎?"

路彥昭沉沉的看了一眼許沫兒,所有的人,都盯著他們倆。

畢竟,許沫兒在暗夜組織內,喜歡路彥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除了暗夜組織八大分部的各高層,就屬許沫兒和林彬在暗夜組織的地位高了。

許沫兒基本掌握著整個暗夜組織的女殺手,別看她看起來柔柔弱弱,本事可大著呢。

她以前都很自傲,覺得除了她,沒有人能配得上路彥昭。

現在,如果來個女的,估計她的地位夠嗆。

大家都一副看八卦的神態。

路彥昭的臉色沉了下來:"是男是女,這重要嗎?我覺得,對方的身份背景清白,只要眾人同意,我便可以特批,怎麼了?許沫兒,你是有什麼問題嗎?"

許沫兒固執的看著路彥昭:"老大,你這是在逃避我的問題,你說了半天,不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嗎?我的問題,有這麼難回答嗎?"

路彥昭在暗夜組織,向來是說一不二的。

雖然他有時候會主動提出一些問題,讓大家來做決斷。

但是,大部分時間,大家還是以他的決定馬首是瞻的。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頂撞路彥昭,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為難他。

路彥昭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這個問題,並沒有什麼難回答,她是個女的,可是,她的背景沒問題,同時也很優秀,怎麼?我特批一個人加入暗夜組織,現在也需要你過問嗎?許沫兒,雖然你掌管暗夜組織的女殺手團,可是,對方就算是加入暗夜組織,也不屬於你的管轄範圍,她是我的生活助理,只有我能管她,你懂了嗎?"

許沫兒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老大,我明白了,對方是晚宴上那個女人,對不對?"

路彥昭的臉色變了變,他知道許沫兒對他的心意。

可是,他已經明確的拒絕過了,他討厭別人死纏爛打,他更討厭別人這樣咄咄逼人的質問他。

他捫心自問,自己並不欠許沫兒什麼。

許沫兒在暗夜組織,的確是優秀,所以,她現在的地位也不低。

可是,她卻仗著自己的身份,給自己難堪,這是路彥昭不允許的。

他是暗夜組織的老大,他才是那個有絕對權的人。

他的臉色徹底沉下來:"許沫兒,注意的身份,注意你的言辭,你是誰,你只不過是我的下屬,你這樣質問我?是幾個意思?是想鬧笑話,讓所有人來看嗎?如果你不想在暗夜組織呆,你可以走,我隨時可以放你走!"

許沫兒沒想到,路彥昭能說出這樣的話,她的臉色瞬間慘白:"老大,你什麼意思?你是為了那個女人,要趕我走嗎?你才認識那個女人多久,你現在這樣做,不怕寒了大家的心嗎?"

看著許沫兒這樣難過,聲音都有點嘶啞了。

林彬的臉色變了變,他趕緊開口:"沫兒,你少說兩句,老大說的人,我已經調查過了,這些不歸你管!"

林彬說完,使勁兒的給許沫兒使眼色,希望她別再說話,不要再觸怒路彥昭了。

路彥昭的性子,是那種看起來挺好說話的,但是,如果你真的惹到他了,那他可以立地成魔的那種,說起來,還是很可怕的。

林彬心裡一直愛慕許沫兒,在暗夜組織,對她照顧頗多。

可是,許沫兒卻喜歡路彥昭,所以,林彬一直以來,什麼都不說。

可今天這情況,明顯是許沫兒再說下去,路彥昭就要發怒了。

不管路彥昭的話是對是錯,他在暗夜組織,必須要有絕對的權威,這是不能讓別人去挑戰的。

許沫兒現在明顯是在挑戰路彥昭的權威。

許沫兒被林彬一提醒,瞬間看向路彥昭難看陰沉的臉色,她的心裡,猛地一驚。

她真的是被感情沖昏了頭,她居然忘記路彥昭是什麼樣的人了。

這個男人確實很優秀,可是,自己卻忘記了,他也是個上位者。

自己這樣不知死活的,在這麼多人面前為難他,他肯定會生氣。

她這樣的性子,他不喜歡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 想到這些,許沫兒緊緊的咬著唇,最終低著頭,紅著眼睛跟路彥昭認錯:"老大,我剛才錯了,不管這件事情我有什麼問題想問,也不應該用這樣的態度,在這樣的場合,對你這樣說話!"

路彥昭本來挺生氣的,可是,看到林彬站出來為許沫兒說話,他氣消了一點。

林彬對他來說,像是下屬,助理,也像是兄弟。

林彬在他身邊的時間,比路彥琛在他身邊都要久。

他知道林彬對許沫兒有意思,看在今天林彬站出來的份上,他就饒許沫兒這一次!

他看了一眼許沫兒,沉聲道:"以後注意點,這件事就這樣吧,明天,我會帶著她過來!"

路彥昭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許沫兒紅著眼睛,難過的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所有的人都走完了,許沫兒還在那裡。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