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陣很法陣類似,但是效果不同,幻陣能夠給人造成幻象,迷惑眾人!」陳天淡淡解釋了一句。

其實當初他在鑒定藥材的時候就碰到過一次幻陣,只不過那個幻陣非常的低級。 此時陳天面前的幻陣應該是一位合天境高人留下來的,所以按照陳天現在的境界,他也沒有辦法徹底解除幻陣,也沒辦法看清楚山壁後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陳天走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地方的不對勁,所以陳天覺得他們現在所看見的東西應該都是不真實的,他看似是讓那些保鏢將山壁炸穿,但是其實陳天就是想要將別人留下來的幻陣破壞掉。

「陳天,你怎麼知道這麼多東西啊?」

歐陽玖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不解的沖著陳天問道。

「這些東西也只不過是我當初在一本書上面看見的,我現在也不能確定前面是不是幻陣!」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哦哦!」

歐陽玖看著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保鏢們已經全部都準備好了。

「歐陽少爺,您確定真的要炸開嗎?」

保鏢隊長跑到了歐陽澤的面前,語氣緊張的沖著歐陽澤問道。

「別廢話了,快點動手!」

歐陽澤低聲回了一句。

保鏢隊長無奈嘆了口氣,高聲喊道:「大家都躲到一邊,小心被飛石砸到!」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連忙躲到了一旁。

保鏢隊長猶豫了一下,隨即一咬牙直接按下了遙控器。

「嘭!」

一聲巨響,響徹整個山谷。

眾人在聽到聲音以後,紛紛閉上了眼睛。

無數煙塵鋪天襲來。

歐陽澤呆愣楞的看著山壁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因為按理說如果是炸穿了山壁,應該會有很多的石頭飛出來才對啊!

但是就在剛才炸藥爆炸的那一瞬間,根本就沒有石頭飛出來,而且也沒有石頭炸裂的聲音,眾人是能夠聽到炸藥爆炸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啊?沒有炸開嗎?」

歐陽澤輕聲嘀咕了一句,然後伸手扇了扇自己面前的灰塵。

「歐陽公子,這個山壁實在是太堅硬了,咱們帶的設備好像炸不開啊!」保鏢隊長走到了歐陽澤的面前,表情十分無奈的說道。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

歐陽澤咬著牙低聲罵道。

「歐陽公子,您快看啊!」

就在這個時候老張突然大喊了一聲,臉上的表情異常激動。

眾人聽到老張的話以後紛紛抬頭看向了山壁的位置,然後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表情異常震驚。

煙塵緩緩散去。

重生之防基友崩壞手冊 原本橫在眾人面前的山壁竟然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個山洞的洞口。

陳天看見這個洞口以後淡淡一笑,看來他之前的猜測沒有錯,橫在眾人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山壁,而是一個幻陣。

幻陣迷惑了所有人的眼睛,讓他們看不見這個洞口。

剛才保鏢們用炸藥將幻陣破壞掉,所以此時眾人才可以看見這個洞口。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剛才這裡不是山壁嗎?怎麼現在還變成山洞了?」

歐陽澤瞪著眼珠子看著山洞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是啊,曹師傅這是怎麼回事啊?」

歐陽月也扭頭看向了曹嘯天的位置,語氣震驚。

「我也不是很清楚!」

曹天嘯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眼神複雜。

畢竟剛才說要將山壁炸開的人是陳天,所以曹天嘯隱隱約約感覺到陳天好像有點不簡單。

「陳天,你快看啊,前面竟然是一個山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歐陽玖拽著陳天驚呼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剛才這裡不還是山壁來的嗎?現在怎麼就變成山洞了啊?」

「我說了,這裡有一個幻陣,所以之前我們看到的東西都是幻象,根本就不是真實存在的東西!」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那你是怎麼發現的?你也太厲害了吧?」歐陽玖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暖婚蜜戀在八零 「我就是隨便猜的!」陳天笑呵呵的說道。

「那你猜的也太准了……」

歐陽玖忍不住輕聲嘀咕了一句,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歐陽玖本身不是傻子,在她跟陳天相處的這幾天時間內,她能夠感覺到陳天好像一直都對她隱瞞了什麼東西!

先是柳子曦對陳天的敬畏。

歐陽玖跟柳子曦認識很長時間,她從來都沒有見過柳子曦可以對那個男生如此敬畏,是發至內心的敬畏。

然後便是在黑拳場裡面,陳天一眼便能夠看出來王猛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孫振豪知道歐陽玖的身份以後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但是在知道陳天的身份以後,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還有就是他們幾個人在山谷裡面碰到那條巨蟒的時候,所有人都嚇得不行,但是唯獨陳天一個人,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

歐陽玖當時就在陳天的後背上面,她能夠感覺到陳天當時可能連一絲的顫抖甚至是驚訝都沒有過。

再加上歐陽澤邀請陳天加入他們歐陽家的時候,陳天竟然他們歐陽家沒有資格!

這些發生在陳天身上的事情,都讓歐陽玖覺得陳天也許並不是自己想象那麼簡單的!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

歐陽玖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陳公子確實是神人啊,今天若不是因為陳公子在場,我們就算是知道葯神谷在這裡,可能都沒有辦法進去!」李一葉看著自己面前的山洞,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的激動,心中對於陳天的敬佩之情自然也是更勝幾分。

歐陽澤等人此時自然沒有心情去詢問陳天到底是怎麼發現這個山壁不對勁的,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山洞的位置走去。

但是在歐陽澤走到山洞前面的時候,突然發現山洞右側寫著四個大字。

「擅闖者死!」

歐陽澤猶豫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自己身邊的保鏢說道:「那個什麼,你們幾個人進去看看什麼情況!」

保鏢們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猶豫了兩秒鐘,最後還是拿著手電筒奔著山洞裡面走去。

「嗖嗖嗖……」

就在這個幾個保鏢剛剛進入山洞的時候,無數根毒箭奔著保鏢的位置飛了過來。

「啊!」

四個保鏢瞬間全部倒地。

眾人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住了。

「還……還好我剛才沒有進去……」

歐陽澤看見那四個保鏢倒地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的神色,伸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珠。

而歐陽玖看見這一幕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目光獃滯,結結巴巴的喊道:「小豪!小雨!」

說著話歐陽玖直接快步跑到了那幾個保鏢的身邊,然後高聲呼喊道:「小豪小雨,你們兩個怎麼了啊?你們兩個醒一醒啊!」

因為陰山這條路線本身就都是歐陽玖自己負責的,所以此時跟著進山的保鏢有一部分是花重金請來的特種兵,還有一部分則是歐陽玖身邊的保鏢,這些保鏢跟在歐陽玖身邊已經很多年,本身還是有感情的。

此時歐陽玖看著這些跟在自己身邊多年的保鏢就這樣死在自己面前以後,心裏面肯定非常的悲傷。

「為什麼會這樣,你們兩個怎麼不說話了啊?你們醒一醒啊!」

歐陽玖抱著保鏢的屍體,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小九,你快點起來,別在這裡耽誤時間!」

歐陽澤表情十分不耐煩的沖著歐陽玖喊了一聲。

「……」

歐陽玖聽到這話以後本能的愣了一下,隨即連忙起身走到了歐陽澤的面前,咬著銀牙低聲喊道:「歐陽澤,你還是人嗎?」

「你快點起來,我現在沒有心情搭理你!」歐陽澤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你還是人嗎你告訴我?你還有沒有一點人性,剛剛你明明知道這裡有危險,為什麼還要讓那些保鏢進去?這些保鏢也是人,他們也是有家人有生命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這些人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他們救了我多少次你知道還不知道?你現在竟然這麼對他們?」歐陽玖伸手指著保鏢屍體的位置,情緒異常激動的喊道。

「他們乾的就是這份工作,拿的就是這份錢,我不讓他們進去難道還讓你進去啊?」歐陽澤理直氣壯的回了一句,然後扭頭沖著剩下的幾個保鏢喊道:「來,你們給我進去!」

「誰都不許再進去了!」歐陽玖高聲喊道。

「小九,你能不能別鬧了,咱們是來找葯神谷的,現在就算是死幾個人又能怎麼樣?大不了等找到葯神谷以後,我多給他們一點錢就好了!」歐陽澤十分不耐煩的喊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保鏢喊道:「你們都快點進去,站在那裡幹什麼呢?

保鏢們聽到這話以後,臉色猶豫,但是卻沒有人敢走進山洞。

「你們都站在那裡幹什麼呢?我讓你們進去你們都聾了是不是?」歐陽澤看見那些保鏢站在原地不動以後,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歐陽澤,這裡面有危險,你為什麼還要讓他們進去啊!」歐陽玖情緒激動的喊道。

「他們要是不進去,怎麼找葯神谷你告訴我?」歐陽澤低聲回了一句。 第九十八幕,外景

時間:午夜

地點:雲家後花園

人物:雲輕、月漣、術士若干

【幕起。雲家知道了月漣的存在,請來了術士要殺了月漣。 都市仙尊歸來 月漣重傷之際,知道自己難以逃脫,傾盡全力送走了雲輕。幕落】

這是向坤給尹的紙上的全部內容,風玫掃了一眼后嘴角一抽。

聽聞向坤選角素來刁鑽,但也沒想到是這麼個刁鑽法。這幕戲主要內容在於雲輕與月漣的言語以及動作的交流,她劇本上也寫得十分的詳細。

可是現在,向坤把後面內容都去掉了,只留下這麼沒頭沒尾的一段,尹楽甚至連這個劇本的類型都不知道,完全就是自由發揮了。

五分鐘的時間,通過這麼一點內容要聯想到一個大概的故事,想象出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對話,場景,反應……

風玫瞥了向坤一眼,看來他是對尹楽很不滿意啊,這難度設的,分明想逼退尹楽。

但是,這一次大名鼎鼎的嚮導怕是要看走眼了。

向坤注意到風玫唇角的笑容,微微挑眉:就這麼相信他?

風玫回視過去:他值得相信。

至少在演技這一點上她沒有絲毫的懷疑。除非是尹楽自己放棄。

未識胭脂紅 「時間到。」向坤看向尹楽,語氣中多了一抹興味,「開始吧。」

他不是沒看過尹楽參演的作品,都是賣顏值的,演技上並不覺得有什麼出色。他倒是想知道尹楽是哪裡突然值得風玫如此另眼相待了。

在看過紙張上的內容之後,尹楽就坐在了桌子邊,單手杵著下巴,發獃。小說娃小說網

現在聽到向坤的話,他眨了一下眼,接著起身。

起身間動作慵懶中帶著優雅,如剛剛睡醒的波斯貓,帶著睥睨天下的高貴,卻又有著蠱惑世人的妖魅。

他抬步走向風玫,宛若步步生蓮。

「小雲兒。」他單手攬住她的腰,將人按在懷中,下巴抵著她的肩膀,右手漫不經心地往身後一揮,擊退了那些攻擊他的人,微微偏頭,唇瓣緊貼著她白玉一般的耳垂,「你在擔心我呢。」

懷中的女子似乎說了什麼,惹得他一聲輕笑,眼角上挑,薄唇勾勒出三分妖嬈七分邪魅的弧度,但是在懷中女子看不到的地方,他好看的眉頭因為痛苦緊皺著,額上沁出細密的汗珠,妖魅的眸子被不舍與眷念填滿。

「小雲兒。」仿若一聲噫嘆,這時身後的攻擊再次來襲,他單手攬著她後退,置於她腰上的手用力收緊,另一隻手接連發出攻擊。

他唇角的弧度滿滿下壓,臉上漸顯疲態,絲絲縷縷的痛苦從眸子中溢出,流轉成刻骨的眷念。

一個踉蹌後退,他幾乎透支了力氣再一次暫時擊退了敵人,而後又帶著魅惑的笑容看向身邊的女子,語氣中有些無奈:「帶著你有些力不從心了……等我解決了他們再去找你。」

開口的同時將懷中的女子推了出去,他目光深深地看著女子離開的方向,仿若一眼萬年……

再轉身,眉眼皆沉戾,臉上的妖魅化作了森然駭人的陰鬱……

「哎呀,我編不下去了。」

尹楽臉上的表情瞬間一收,立即從邪魅娟狂變成了乾淨糯軟的小奶狗一枚。

風玫:「……」

向坤指尖有節奏的輕點桌面,看著尹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在風玫與尹楽都看過去時,他開口——

「差評!」 「就是為了一個葯神谷,你竟然讓這些人進去送死,剛才小豪小雨他們已經死了,你現在還嫌死的人不夠多是不是?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沒有人性了啊!」

歐陽玖攔在洞口前面,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歐陽澤喊道。

「歐陽玖,你給我滾開!」

歐陽澤瞪著眼珠子,表情瘋狂的喊道。

「我不讓開……」

「你不讓開是不是?」歐陽澤冷聲問道。

「……今天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看著這些人繼續進去送死的!」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站在洞穴門口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堅決。

「好,很好!」

歐陽澤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你捨不得這些人進去送死,那你進去送死吧,你給我進去……」

「……」

歐陽玖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道:「歐陽澤,你說什麼?你竟然讓我進去送死?」

「反正……」

「好啦,不要鬧了!」

歐陽澤的下句話還沒有說出口,曹天嘯便直接打斷了歐陽澤的話,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讓我走在最前面吧!」

「師傅,您可不能走在最前面啊,這裡面都是暗器,很危險的!」

歐陽澤扭頭看向了曹天嘯的位置,表情激動的喊道。

「這些暗器還傷不了我,你們這些人就跟在我後面就行了!」

曹天嘯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山洞裡面走去。

歐陽澤等人猶豫了一下,隨即連忙跟上了曹天嘯的步伐。

陳天邁著步子走到了歐陽玖的身邊,伸手輕輕的摸了摸歐陽玖的小腦袋,面無表情的說道:「小九,人死不能復生!」

「歐陽澤這個人實在是太殘忍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呢?他怎麼可以眼睜睜看著這些人進去送死呢?」

歐陽玖此時已經泣不成聲,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緩緩流下。

Views:
7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