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客氣啦,說起來還是我的錯呢,前幾天我沒跟妞妞捉迷藏就不會出事了。」

唐瀟瀟抱歉的說。

葉簡汐搖了搖頭,「不是你的錯,跟你沒關係,是我跟她之間有過節。」

重生娛樂圈:女王歸來 葉簡汐說著,往電梯里走了兩步說,「好了,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電梯門快要關上的時候,唐瀟瀟忽然響起一件事情,拍了拍腦袋,按下了下降的按鈕阻止電梯關門,「哎,對了,簡汐姐,你等一下,我剛才路過前台的時候,你們公司有位員工,要我把這份東西交給你。」

唐瀟瀟手忙腳亂把一份文件,從包里拿出來給她。

葉簡汐接過文件,眉頭微擰。

一般她要的文件,都是周文達或者黎曼給她的,沒有其他員工,可以隨隨便便的給她這些東西。

心裡覺得有異樣,但葉簡汐沒當著唐瀟瀟的面說出來。

把文件隨手放進自己的包里,就跟唐瀟瀟道別了。

電梯緩緩地下降,葉簡汐拆開文件,裡面的東西啪的一聲掉了出來。

葉簡汐看著腳邊,紅艷艷的請帖,彎腰撿起來。

打開請帖,逐字逐句看完,目光落在最後的署名上——柏原崇、安亦舒。

葉簡汐握著請帖的手,一點點的攥緊。

這兩個人終於要有動靜了嗎?

訂婚……

原來之前安亦舒跟柏原崇說的是真的,他們真的打算訂婚。

這次不知道葫蘆里又賣的什麼葯,訂婚邀請她過去,也不怕她把他們的訂婚典禮鬧得雞飛狗跳。

葉簡汐想到這,把結婚請帖又放進了包里。

或許,真的有用到的時候……

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

一夜成歡:邪惡總裁壞壞愛 葉簡汐單手拿著甜點,急匆匆的往醫院的住院區走,今天洛琛要檢查,所以白天一整天都要待在醫院。

她跟他約好了,今天中午一起吃飯的。

葉簡汐心裡記掛著慕洛琛,腳下的步子越發的快。

連身後有人叫她,她都沒怎麼聽到。

「葉簡汐!」

身後那人連叫了幾聲,見她都置若罔聞,忍不住提高聲音大喊了一聲。

葉簡汐頓住腳步,回首望過去,看到身後站著的凌南晟,她愣了兩秒,而後猛地轉身,往相反的方向跑。

可沒跑多遠,就被追了上來。

凌南晟堵住她的去路,把她往死角里逼。

葉簡汐想要溜開,可幾次都失敗了。

葉簡汐緊緊地握住拳頭,低聲吼道:「凌南晟,你再靠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聽到她威脅性的話,凌南晟桃花眼裡露出譏諷,「你想怎麼不客氣?上一次差點要了我的命,這次還想再要我的命一次?」

「那是你逼我們的!凌南晟,我說過,我不想再跟你糾纏,可你一次又一次的,侵犯我的生活!你想殺了洛琛,你聯合安墨卿,做出那種事,你還想讓我怎麼做?」

葉簡汐忍不住拔高了音量。

「可我都是為了你好……」

「那我求求你,別再為我好了!或者,你想為我好,就放過我,別再打擾我了!」

葉簡汐話音落,拿起包朝著凌南晟用力的甩過去。

凌南晟下意識的伸手擋住,葉簡汐抬腳就朝著他的小腿上踹過去,這幾下根本沒留情,又快又准。

她只想脫身,不想跟他再糾纏。

凌南晟被打了幾下,抬手硬生生的迎向她的包,抓住她的手腕,用力的鉗住,然後將她拖到自己跟前,咬著牙嘶吼:「我放過你,誰放過我?簡汐,我也想過忘記你,可哪怕在我快死的那一刻,我想起的人依舊是你!你告訴我,怎麼忘記一個人?你說!」

凌南晟望著葉簡汐的桃花眼裡撐著徹骨的寒,肌膚漸漸的轉為透明的蒼白。 第694章用心臟來交換

葉簡汐定在了原地,太多的話涌到嘴邊,可最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不明白,為什麼凌南晟,會那麼執著。

明明他做的事情那麼不道德,可他總是那麼理直氣壯。

凌南晟身體緊繃到了極點,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兩人像是被冰凍在了原地,僵持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人開口。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過了一會兒,凌南晟眼前忽然一黑,身體劇烈的晃動了一下。

葉簡汐這才反應過來,毫不猶豫的揮開他的手,「凌南晟,無論怎樣,我們都沒可能。」

葉簡汐大步的向前跑,凌南晟搖晃著身體,三兩步的追上去。

鬥羅之新神庭 「我們有沒有可能,不是你說的算。簡汐,早晚有一天你會求到我,慕洛琛的身體已經不行了,他需要一顆完整的心臟,到現在他還沒找到那顆合適的心臟,你們再找不到,他就必死無疑!你要是想留住他,就過來找我,我的條件是,陪著我三個月,否則,他永遠別想得到那顆心臟……」

葉簡汐乍聽到他提起洛琛生病的事情,頓了下腳步。

但後面越走越快。

她不相信凌南晟的話,一個字也不相信。

洛琛告訴她,合適的心臟已經找到了,只等著做手術,凌南晟那些話不過是威脅她的!

凌南晟逐漸追不上她的腳步,停在了原地。

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身體每一處都疼痛的顫慄了起來,他扶住牆,想要穩住身體。

但沒能穩住,噗通一聲跪在了地板上。

冷汗不停地從身體里冒出來,凌南晟看著地板上倒影的自己的身影,手漸漸攥成了拳頭……

他不能就這麼死了,他要娶簡汐。

一定要……

心裡這麼想著,意識卻越來越模糊……

穿過兩條走廊,凌南晟的聲音已經徹底的聽不到。

葉簡汐放慢了腳步,臉上的余怒未消。

深呼吸了幾次,慢慢的把心情緩和下來,她往病房那邊走過去。

到了病房前,葉簡汐推開門,恰好醫生給洛琛檢查完。

視線落在醫生的身上,不由自主的想起剛才凌南晟說的話,也不知道是自己多心了,還是別的,總覺得醫生的反應有些怪。

葉簡汐忍著胸口悶悶的感覺,走到醫生跟前說:「醫生,洛琛的病情,怎麼樣了?可以做心臟移植手術了嗎?」

「慕太太不用擔心,慕先生的身體恢復的很好。」

醫生語氣平和。

「那能具體的安排治療的時間嗎?我想儘快做手術,好讓洛琛早點恢復。」

「這……」

醫生有些為難的看向慕洛琛。

葉簡汐心頭突突的跳,不安的感覺越發的濃重。

「簡汐,手術的事情急不來,不是越早做安全性越高,要看身體的健康程度。」慕洛琛淡淡地說著,吩咐醫生道:「你們先下去吧,我跟簡汐說就可以了。」

醫生如釋重負的帶著護士離開。

葉簡汐看著醫生和護士離開,剛靜下來的心,又亂的像是一團找不到頭的麻線一樣。

走到床邊坐下,葉簡汐直勾勾的看著慕洛琛。

「簡汐,你是不是碰到什麼事了?」

慕洛琛察覺到她的異樣抬眸問。

「阿琛……」葉簡汐猶豫了下,咬著下唇瓣,把接下來的話問出來,「剛才我碰到凌南晟了。」

慕洛琛的臉色瞬間變冷,眸底的殺意盡顯,「他又找你麻煩了?」

葉簡汐搖了搖頭,扯出勉強的笑容。

「沒有,你知道的,他不會傷害我。剛才他說,他知道了你的病情,說是有合適的心臟。阿琛,醫院這邊,有適合你的心臟對不對?」

葉簡汐話到最後,越發的小心翼翼的觀察慕洛琛的表情。

慕洛琛神色淡然,和之前沒什麼兩樣。

「當然有,凌南晟說這些都是唬你的,簡汐,別相信他的話。凌南晟這個人生性狡猾,之前他騙了你那麼多次,這次別再上當。」

聽到他親口說的,葉簡汐稍稍鬆了口氣。

是的,阿琛不會騙他。

反倒是凌南晟,鬼話連篇,怎麼能相信他的話?說不定,他巴不得洛琛病不好。

葉簡汐自己安慰自己。

「嗯,我相信,我不會再上當的。」

把凌南晟連篇的鬼話拋之腦後,葉簡汐又跟慕洛琛說了柏原崇和安可盈訂婚的事情。

拿出包里的請帖,遞給慕洛琛。

葉簡汐說:「喏,這就是他們送來的請帖。」

「他們發來請帖,無非是挑釁一下,不用理會。」

慕洛琛毫不在意的,把請帖撕碎,扔進了垃圾桶里。

葉簡汐看著那些碎片,什麼話也沒說。

事實上,她也不想去看柏原崇和安可盈那兩個人,不去參加也好。

另一邊,慕家老宅。

夜幕拉開,外面的天黑了下來。

章子芩晚上有一場慈善拍賣會要參加,所以精心裝扮了一番。

出門路過客廳的時候,看到坐在客廳里的馮梓雲,四目相對,章子芩微微的抬起下巴,用輕蔑而鄙夷的目光,瞥了一眼馮梓雲,抬步往前院走。

馮梓雲朝著她的背影說,「神氣什麼?連自己的孫子都下的去手,真是蛇蠍心腸。」

章子芩停下腳步,回頭惡狠狠地盯著馮梓雲,「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馮梓雲冷哼,她跟章子芩論出身,沒多大差別,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怕章子芩,那是因為章子芩出有老爺子、老太太、洛琛撐腰,現在老爺子跟老太太都不成氣候,章子芩跟洛琛又鬧翻了,她還怕什麼?

章子芩想在這個家裡,處處踩她一頭,沒門!

「馮梓雲,你給我閉嘴!我怎麼樣,由不得你來評價!」

章子芩厲聲道。

馮梓雲嗤的一聲,臉上掛滿了譏笑,「自己做得,由不得別人說。大嫂,你現在可真是越來越不可理喻了。」

馮梓雲說完,起身準備離開。

「不許走!」

章子芩要上前拉住她。

可馮梓雲已經預料到了似的,躲開了她伸過來的手。

章子芩抓了個空。

「大嫂,我說你,最近真是越來越潑辣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就動手。以前你那些賢良淑德,莫不都是裝的?」

馮梓雲捂著嘴,咯咯的笑。

章子芩雙目噴火,「馮梓雲,你再敢說,我就撕爛你的嘴。」

「哎呦,我好怕怕哦……」

馮梓雲拍了拍胸口,故作害怕的樣子。

章子芩氣的跳腳。

管家走進來,提醒章子芩,車已經準備好了。

章子芩看了看時間,眼看著快錯過拍賣會的時間了,咬著牙說:「我現在不跟你計較,等回來再跟你算賬。」

說罷,她轉身往外走。

馮梓雲看著她離開,輕慢的哼了一聲。

車子緩緩地出了慕家,章子芩坐在車椅上,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心頭的怒火燒的越發的旺盛。

現在整個慕家的人,眼裡都沒她的存在了,連馮梓雲都敢騎到她頭上撒野,真真是應了婉如的話,娶了老婆就忘了媽。

洛琛越來越不注意她這個親媽了。

那天晚上,洛琛為了維護葉簡汐,當著那麼多小輩的面,下她的面子,就是最好的證據!

章子芩想到這,淚差點就落下來。

當初她真的不應該,點頭答應,讓葉簡汐嫁進慕家!

這個看起來單純的人,可實際上心計比任何人都深!

她算計了洛琛還不滿足,還算計了整個慕家,現在得到了整個慕家,她做夢都能笑醒了!

章子芩咬牙飲恨。

而就在這時,車子猛地剎住了,她不受控制的往前傾。

腦袋撞在了椅子背上,章子芩忍痛捂著額頭,不耐煩的說:「怎麼開車的?這樣忽然停車不知道會撞到我嗎?」

「太太,車子的輪胎壞了,我下車去檢查下。」

司機好聲好氣的回答。

章子芩沉著一張臉說,「快點,我趕著去慈善拍賣。」

「太太稍等。」

司機打開車門檢查了下,發現是後車胎被扎破了,起身準備報告給章子芩時,身後的草叢裡,忽然跳出來兩個人影,掄起棍子,就朝著司機的后脖頸打了下去。

司機連沒掙扎都沒掙扎,咚的倒了下去。

章子芩透過車窗往外看時,剛好看到這一幕。

心頭咯噔跳了一下,伸手想要反鎖門阻止那兩個人靠近自己,但她碰到鎖門的按鈕前,兩個綁匪就拉開了車門。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