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的力量足以媲美那些剛剛進入先天境沒有多久的先天武者,不過先天武者有先天之氣,先天之氣的作用很多,真正要是廝殺起來,我未必就是先天武者的對手。」

「王家現在唯一能夠威脅到我的也就是他們王家的那個王中平,他在先天武者當中都算是實力極為強大的那種,遇到他,我肯定不是對手。」

「不急~我還有十多顆紫血果,還可以在基地市當中慢慢的修鍊半個月的時間,到時候我力量再增加2萬多斤,我差不多就可以擁有9萬斤的力量,再加上無堅不摧境界的運用,王中平想殺我都沒有那麼容易。」

想到這裡,王影的臉色都露出了笑容,這20多天的時間,王家的賞金任務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壓在王影的身上。

雖然有武道社的禁令,可是王影依然非常的小心,畢竟總是有那麼一些不怕死的人,有那麼一些為了金錢而不擇手段的人。

害怕有人暗殺自己,王影這20多天的時間內,出門的次數都很少,而且每次出去王影都是走大道,走人多的地方,根本不敢去無人的小巷子之類的,睡覺的時候都始終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可謂是過的膽戰心驚,甚至有時候都會有點杯弓蛇影,有點風吹草動都會變的緊張起來。

「下雪了~」

王影拿起毛巾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汗水,透過窗戶的玻璃,天陰沉沉的,雪花不斷的飄落,很快,小區內的樹木上就變成了白皚皚的一片。

「又是一個漫長冬季的開始~」

王影長長的感嘆一聲,以前在棚戶區,一到冬天的時候,日子是最難過的,因為天氣實在是太冷了,而且一到冬季,食物就特別缺乏,很多老人、小孩都挨不過寒冷而漫長的冬季。

江南基地市地處長江以南,在以前,冬天最冷也不過零度左右,可是現在冬天最冷的時候能夠達到零下20多度,這對於江南地區的人來說,簡直就非常的致命,又是末世之中,冬天的寒冷格外難熬。

「哥哥,吃飯了~」

穿著一身牛兔皮毛大衣的郭媛媛走了進來,看到王影赤膊著上身,臉微微一紅。

「好,我這就來。」

......

距離基地市100多公里左右的一處荒野之中,天地昏昏沉沉,伴隨著越下越大的雪,綠油油的荒野大地也漸漸的被白色所籠罩。

一頭頭怪獸在荒野之中棲息,似乎對於雪有著格外的喜愛,在雪地之中不斷的翻滾、打鬧,對於怪獸而言,冬天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倒是多了白色的雪可以玩耍。

「嗷~」

遠處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虎嘯聲,這聲音宛如驚雷,剎那間就響徹雲霄,讓周圍一帶聽到這聲音的怪獸一個個嚇的四肢發抖,接著猶如無頭的蒼蠅一般四散躲藏起來。

接著天地之間似乎無聲無息之中捲起了一陣大風,彷彿有一台可怕的空氣壓縮機在抽離天地之間的空氣一般。

圍繞著一座小山,周圍雲氣竟然猶如颱風一樣聚集起來,在天空之中不斷的旋轉,越往上越大,猶如一個巨大的漏斗。

與此同時,可怕的威壓從小山上傳播下來,伴隨著巨大的虎嘯聲,樹木上的雪紛紛落下,一頭頭怪獸匍匐在地上,身體在不斷的顫抖。

在巨大漏斗的下方,小山的一處山坳之中,一頭體型龐大的劍齒虎此時正虎嘯山林,它看起來非常的凄慘,有一隻眼睛竟然瞎掉了,身上有幾道傷口深可見骨,甚至在脖子上面,它珍貴的皮毛似乎都被什麼給燒焦了一般,上面還有一道道傷痕。

儘管外表看起來很慘,可是此時,它的氣勢非常足,身上有青色的光芒不斷閃爍,它嘴巴對著天空呼嘯,虎嘯聲響徹雲霄。

巨大的嘴巴一吸氣,天空之中巨大的漏斗彷彿找到了宣洩的出口一般,無數的雲氣竟然源源不斷的湧入它的嘴巴之中。

這些雲氣不單單是雲氣這樣簡單,其中還蘊藏了海量的天地元氣,隨著天地元氣的不斷湧入,它身上的氣勢也在一步步的攀升,青色的光芒也越來越濃郁,漸漸的竟然猶如實質一般。

「嗷~」

又是一聲長長的虎嘯聲,它身上青色的光芒濃郁到了極點,接著所有的青色光芒瞬間全部湧入到它的體內,它身上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的癒合,被燒掉的毛髮也開始重新長出來。

轉眼之間,除了那一顆眼睛之外,它身上所有的傷都已經痊癒,沒有一絲的痕迹,全身的皮毛散發著青色的光澤。

接著它竟然猶如輕盈無比的羽毛,竟然慢慢的往天空之中懸浮起來,越升越高,很快,它的高度就超過了小山,彷彿腳踏風雲的神獸一般,站在高空之中,俯瞰著蒼茫大地。

「嗷~」

它發出一聲長嘯,可怕的呼嘯衝上天空,竟然形成了一道衝天的疾風,將昏昏沉沉的天空衝出一道巨大的口子,金色的陽光從缺口處照射下來,照射到它的身上。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各種求! 江南基地市,隨著寒冬的來臨,大雪紛飛,整個基地市彷彿披上了一件白色的大衣。

江南武道社,天氣越來越冷,外出狩獵的武者卻是減少了很多,畢竟武者多少都是有些積分在手,沒有必要天天都外出狩獵,在這個寒冷的冬季里,舒舒服服的待在基地市當中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閑來無事,眾多的武者都會到武道社這裡來,一起喝喝酒、吹吹牛,以至於武道社這裡,幾乎天天都人滿為患,一個個平時很難見到的高手也都頻頻出現。

王影身穿作戰服、手持點光長槍,大步流星的走進武道社,他現在也算是個名人,幾乎整個基地市的武者都知道有王影這號人,畢竟王影直到現在都還高居賞金榜第一,無數人看到王影的時候,眼睛都在發亮、變紅。

「王哥~」

武道社茶廳的一個圓桌上,猴子劉洋揮舞著自己手,旁邊幾個都是王影的老熟人,以前大學時候的同學,張可、李華坤、鄭哲靈,幾人通過王影知道了武者的世界,這幾個月以來也是在努力的朝著這個方向努力,也是在最近力量達到千斤的標準,成為了武道社的一名武者。

「今天大家都沒有出去荒野狩獵?」

王影笑著坐下來,一直潛修的王影很少出門,頂多也就是和以前熟悉的朋友,還有鐵牛小隊的人聚一聚。

「我們也想去荒野狩獵,冬天到了,想要弄幾件牛兔皮毛大衣,只是,這今天天氣實在是太冷了一些,再加上又是下雪天,所以乾脆在家吃老本。」

劉洋無奈的笑著搖搖頭,剛剛成為武者沒有幾天,他們幾個現在對於積分可是非常急需,恨不得天天出去狩獵多弄點積分,有太多、太多的東西都需要積分去換取,只是這下雪的天,被窩的封印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

「在家休息、休息也好,可以多鞏固一下基礎的東西,對以後會有很大的幫助。」

「王哥,我們今天把你找來,就是想要問問我們接下來修鍊的事情,我們現在根本就是什麼都不懂,對於武道修鍊,完全是小白,這武道社的積分商城有很多修鍊功法,我們不知道該如何去選擇。」

李華坤一向都是花花公子的樣子,以前有點肉都要去紅姐瀟洒的人,現在對於實力卻是最渴望的一個,深知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在這個末世之中過得更好。

「我對武道修鍊也不是很懂,不過也算是過來人,我覺得在剛剛成為武者的階段,最好還是去將基礎類的東西修鍊好,像扎馬步、修鍊樁功、還有就是練習基礎的劍法、刀法、槍法之類的,將基礎打牢固了,以後自然會有很多的好處。」

「這扎馬步是鍛煉身體的基礎,正所謂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說的就是扎馬步;樁功則是關係到身法、速度,反應速度,速度快,進可攻退可守,面對敵人的時候就遊刃有餘。」

「至於基礎刀法、槍法、劍法之類的則是關係到冷兵器的使用,選擇自己喜歡類型的兵器,將基礎類的東西打牢固。」

「武道社這邊之力廣播武道,所以這些基礎類的東西想要的積分都很低,基本上100積分就可以換取一種,大家應該都能夠換的起。」

王影聽完,沉吟一番,想了想將自己的意見說了出來,這幾個人都和自己差不多,完全是小白開始練武,根本就沒有什麼基礎,這一塊的短板早點補齊是最好的選擇。

「扎馬步、樁功、基礎兵器?」

幾人一聽,一個個默默的牢記下來。

「嗡~嗡~嗡~」

就在幾人互相之間聊個不停的時候,一陣陣刺耳的警報聲在基地市當中回蕩,基地市的防空警報拉響了。

茶廳內,所有聽到這個刺耳警報聲的武者,一個個都不明所以,紛紛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防空警報為什麼突然之間會響起。

「有怪獸攻城,請所有武者立刻前往城牆處支援!」

「有怪獸攻城,請所有武者立刻前往城牆處支援!」

「有怪獸攻城,請所有武者立刻前往城牆處支援!」

還沒有等眾人回過神來,武道社內部的廣播就開始響起,一遍接一遍,接著武道社各個大廳之中的電視或者顯示器等等的畫面都開始轉變。

在基地市高大的城牆上,有一個個攝像頭對準了荒野之中,天地一片蒼茫,似乎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

但是很快,在天空之中,一道身影正在慢慢的朝著基地市飛來,鏡頭慢慢的拉近,那是一頭體型龐大無比的劍齒虎,重力對於它彷彿沒有任何的影響,它腳踩虛空,身邊有青色的風繚繞。

雖然僅僅只是一頭怪獸,可是它的氣勢,彷彿千軍萬馬一般,高傲的頭顱高高的抬起,目光直視基地市的方向。

「王境怪獸~天啊!」

有人一下子驚呼起來,能夠直接懸浮在空中,這是王境怪獸、王境武者才特有的能力,這頭劍齒虎有閑庭信步一般在空中踏步,它王境的實力展露無疑。

「是它~」

王影一眼就從電視上面認出了這頭劍齒虎,赫然前幾個月遇到的那頭,當時雷正和趙鐵軍還搶走它的幼崽,它一直追到了基地市的城牆腳下。

沒想到這才過去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它竟然晉級到王境,而且看現在的樣子,它肯定是沖著基地市來的。

「走,去南門~」

王影將點光長槍拿好,和其他的一個個武者一樣,急速的朝樓下走去。

此時,在武道社大樓的下方,平時根本看不到的汽車、大巴等等早就已經在待命,一位位武者非常有秩序的排隊進入,一輛車裝滿,立刻就急匆匆的朝著南門方向急速的開去。

當然也有一些實力強大的武者,猶如一道疾風一般朝著南門方向激射過去,對於高級的武者而言,奔跑起來的速度比汽車的速度快多了。

王影手持點光長槍,雙腿猶如不知疲倦的馬達,迸發出強勁的力量朝著南門口跑去。

十幾分鐘之後,等王影來到南門口的時候,整個南門口都已經完全戒嚴,只有武者才能夠接近城門口,同時離城門口最近的棚戶區這裡,基地市官方的軍隊開始將棚戶區的居民往其它區域撤離。

平時大開的城門此時已經完全關閉,只留下了一道很小的通道,通道當中還有絡繹不絕的武者、獵人從中返回。

高達百米的城牆上,各種各樣的武器系統都已經啟動,激光武器、各種型號的大炮、機關槍、重型狙擊槍、甚至導彈等等,各種各樣人類的熱武器都已經啟動,只需要一聲令下,這些武器就足以將前方的一切給摧毀的乾乾淨淨。

可是縱使有強大的熱武器在手,但城牆上的人一個個都臉色異常的凝重,如臨大敵。

「上次沒有宰了它,沒想到它怎麼快就晉級到王境了。」

在城牆的最高處,劉遠山、雷正、高武、基地市官方軍部的陳司令、羅堯、王中平、謝晉等等,十多道身影,一個個全部都是先天武者,散發出強大的氣息,落下的大雪在落到這些人身上的時候都會被無形之中的力量給彈開。

眾人一個個臉色陰沉,目視前方,此時,那頭劍齒虎離基地市已經很近,僅僅只有十幾公里的距離,這點距離,別說王境的劍齒虎,即便是這些先天武者也可以很快就抵達。

可是這頭劍齒虎,它偏偏要一步步腳踏虛空的走來,速度並不快,可是氣勢十足,宛如一座大山正在慢慢的往眾人的頭頂壓下來一般,讓人感覺到如山的壓力,連呼吸都變的沉重起來。

「這一天還是來了~」

光頭的劉遠山目光依然平靜,似乎對此並不感到意外。

「王境怪獸~我們江南基地市完了!」

有人悲哀的發聲,眾人寧可面對大規模的怪獸攻城,也是絕對不願意麵對王境的怪獸,因為在王境怪獸的面前,其它的一切力量都會顯得很微不足道,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阻擋王境怪獸的腳步。

「哼~打都沒有打一場,怎麼知道就完了,不要亂動搖軍心。」

一身軍裝的陳司令,目光堅毅,身子站的筆直,猶如一桿長槍佇立在城牆之上,他用冷厲的目光掃了一眼剛剛發聲的人,頓時讓對方忍不住一陣寒顫。

陳司令,軍方強硬派的代表,實力又極為強大,在場除了武道社的劉遠山之外,他可是誰的面子都不給。

「遲早都是要面對的,沒有什麼好怕的!」

劉遠山聲音不大,卻是非常清晰的傳遞到在場這些先天武者的耳朵里,眾人紛紛的看過去,看著這位江南基地市武道修為第一的人,聯想到劉遠山強大的實力,眾人彷彿又有了一些信心。

只是再看看遠處天空之中的那頭劍齒虎,眾人的心情又再次變的陰沉下來。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南城門上,大雪越下越大,很快就變成了紛飛的鵝毛大雪,將大地鋪上一層厚厚的棉絮。

「高頻激光武器啟動~」

「充能完畢~」

「目標鎖定~」

「攻擊~」

高大的城牆上面,有一座座大型碉堡一樣的建築,在裡面一位位軍人正在忙碌不停,很快,伴隨著一道命令的下達,一道致命的激光就朝著十幾公里之外的劍齒虎激射過去。

劍齒虎懸浮在天空之中,行走的速度又很慢,攻擊它幾乎沒有任何的難度。

「咻~」

高度凝聚的能量,釋放出來的激光肉眼根本就看不見,只能聽到一道聲音在空氣之中傳遞,一條直線上,鵝毛大雪被可怕的高溫融化成為水滴落下來。

激光武器,具有高精準、高攻擊速度、高靈活性的特點,被成為外科手術刀,威力相當的強大,可怕的高溫足以融化一切。

然而強大的激光攻擊到劍齒虎身邊的時候,劍齒虎身邊有一道道青色的風圍繞,這青色的風是它外放的元力,非常輕鬆就將基地市這邊的激光武器攻擊給抵擋下來,甚至於連一點波瀾都沒有激蕩起。

「完全沒有任何的威脅,大雪天氣對激光武器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落到劍齒虎身上的時候,威力還不到十分之一。」

軍方的負責人看到眼前的一切,無奈的搖搖頭,激光武器雖然有很多的優點,可是也有很多致命的缺點,在大雨、大霧、大雪的天氣之中,激光武器基本上都可以宣布報廢,攻擊威力大大削弱、攻擊距離也會變的很短。

要不是劍齒虎離的很近,基地市這邊甚至都不會考慮動用激光武器來進行攻擊。

「穿甲彈~」

站立在城牆上的陳司令,面色沉重,彷彿凝重的可以滴出水來,激光武器算是現在對付怪獸最有效的武器,因為激光武器的速度足夠快,怪獸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超過光速,其它的武器想要鎖定怪獸都很難,更別說想要殺掉怪獸了。

「咚~咚~咚~」

一道道沉悶的聲音在城牆上響起,一顆顆炮彈從一個個巨大的炮管之中激射出去,在空中拋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直奔著劍齒虎衝擊過去。

穿甲彈專門用來對付堅硬固定目標的存在,即便是最堅硬、厚實的碉堡、工事等等在穿甲彈的面前都會如同豆腐渣一般被輕易轟的粉碎。

腳踏虛空前進的劍齒虎,它這一次並沒有選擇和穿甲彈硬杠,它的身影在空中閃動,非常輕鬆就躲避開一顆顆致命的穿甲彈,穿甲彈雖然威力足夠強,可是它的速度在王境怪獸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轟~」

這邊穿甲彈的攻擊才剛剛落下,一條條拖著長長熾熱尾炎的導彈就如同離弦之箭朝著劍齒虎飛去。

轟~

十幾里的距離,對於高速飛行的導彈而言,根本就用不了多久,很快,一道可怕的爆炸就在劍齒虎身邊爆炸開來。

巨大的能量朝著四面八方激蕩,形成了猶如蘑菇雲一般的可怕氣流對沖,周圍紛飛的大雪都被這可怕的能量瞬間融化,形成了雲氣朝天空飄起。

地面上一座大山原本已經被大雪蓋上了一層厚厚的棉絮,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可是,伴隨著爆炸產生的強大衝擊波,瞬間所有的雪都飛蒸發、掀飛,露出綠意盎然的大地。

接著一顆顆高大的樹木被炸的粉碎、連根拔起,茂密的草林被完全掀起,泥土紛飛,轉眼間一座大山就徹底的消失不見,被夷為平地。

「嗷~」

劍齒虎的身影一下子淹沒在可怕的爆炸之中,然而還沒有等眾人露出笑容,一道虎嘯聲就從爆炸的中心闖蕩出來。

這虎嘯聲,聲若洪鐘,響徹雲霄,形成了巨大的氣流,向著四面八方衝擊,瞬間就將周圍的雲氣、炸飛的泥土、粉塵等等給吹開,露出了劍齒虎的身影。

它的身上閃爍著一道道青色的光芒,它依然閑庭信步,腳踩虛空,慢慢的朝著基地市方向飛來。

「王境怪獸的先天之氣已經凝聚猶如實質,防禦力果然名不虛傳~」

劉元山雙目閃爍著光芒,武道修鍊,從一流武者到先天武者,這是一次生命的躍遷,從一流武者到王境武者,同樣也是一次生命的躍遷,對於荒野之中的怪獸也同樣如此。

不管是人類還是怪獸,修鍊到王境就經歷了兩次生命的躍遷,每一次生命的躍遷都會賦予極其強大而不可思議的能力。

眾人的臉色更加的難看,縱然事先都已經猜到了這些武器對王境的威脅很小,可是真正目睹這一切之後,眾人才更加明白王境的強大和可怕。

剛剛那枚導彈攜帶的炸彈,絕對是除了核彈之外,人類最強大的炸彈,雲爆彈,足以輕鬆將一座大山給夷為平地的可怕炸彈,竟然對王境怪獸沒有絲毫的作用。

「咻~」

突然,一道青色的風刃從遠處的空中激射過來,這風刃彷彿是這世間最鋒利的存在,在空中將一枚導彈給切成兩半之後,竟然沒有絲毫衰減的趨勢,轉眼間就激射到了城牆這裡。

「噗~」

彷彿是利刃切入到肌肉之中,青色的風刃瞬間在高大的城牆上切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長足足有十多米,深也有四五米。

缺口處剛剛好有些軍方的建築,建築內,一片狼藉,幾門重炮被切成兩截,有幾個不幸的軍人甚至連一點反應都沒有直接被切死。

「呼~」

城牆之上,十多位先天武者,一個個眉毛都深深的皺起,隔著十幾公里的劇烈,王境怪獸非常隨意釋放出來的一道風刃,竟然還能夠有如此可怕的威力,這要是讓它靠近城牆,這看似高大、堅固無比的城牆可能和豆腐渣沒有太大的區別。

「嗷~」

劍齒虎又是一聲虎嘯,眾人從中聽到了暢快、聽到的得意,它在示威。

接著它的速度一下子飆升起來,猶如一道疾風在空中飛馳,很快就來到了離城牆僅僅只有幾公里的地方。

它得意在空中走動,彷彿貓戲老鼠一般的看著城牆上的眾人,長長的尾巴輕輕的擺動,身上閃爍著青色的光芒。

「咚~咚~咚~」

一道道沉悶的聲音響起,一發發穿甲彈依然不死心的朝著劍齒虎攻擊過去,如此近的距離,穿甲彈的速度足夠快,幾乎是一閃便攻擊到劍齒虎所在的地方。

「嗷~」

劍齒虎身形未動,它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頓時一道道青色的光芒閃動,一下子,從它的嘴巴之中,密集的風刃猶如狂風暴雨一般朝著前方的虛空籠罩過去。

「噗~」

一顆顆穿甲彈被這密集的風刃一下子切的七零八落,穿甲彈最堅硬的彈頭猶如豆腐一般脆弱,這些風刃竟然如此的鋒利、可怕。

所有攻擊向劍齒虎的炮彈都在空中被青色的利刃給切碎,然而這一道道風刃迎風而漲,切割完炮彈,沒有絲毫遲滯的朝著高大的城牆衝擊過來。

「噗~噗~」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