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宿務差不多都是天主教的勢力範圍。

土生土長的華裔,也多數都信奉天主教。

很少會是沒有信仰。

也只有老一輩的C國移民,才會信奉佛教。

這宿務唯一的異教道場,就是一個道觀。

肯定是本地的華裔捐資建成的。

明明那就是一個道觀。

但本地人卻是偏偏要稱之為廟宇,把兩者混為一談。

或者是籠統地稱為「TaoistTemple」。

不就成了道廟了嗎?

不過,好像那也說得過去。

因為裡面既是供奉著道教的神仙,主要就是傳說中的八仙啦。

同時,也還有著佛教的法器和殿堂。

比如什麼定光寶殿之類的。

不少地方和元素,都是佛道二者結合起來。

Frank其實之前也是想到過,有朝一日和Anna這樣喜歡C國文化的女孩子,一同去那道觀遊玩。

那裡離宿務市區並不太遠。

打計程車也就三四十分鐘。

他也是一早就知道,那裡算是宿務全城的制高點。

在上面可以俯瞰整個宿務的風景。

而且,道觀周圍算是宿務的高尚住宅區。

依山傍水,綠樹成蔭,風水極好。

遍布著各式各樣的獨棟別墅。

那裡也是宿務另外一個華裔集居的區域。

當然了,和卡本大市場那邊比起來,就是當之無愧的富人區。

聽說,不少有權有勢的F國人,度假別墅什麼的,也都是分佈在那一片。

比如說他們現在這個看守內閣的總統和閣員們。

只是,現在Anna自己都已經去過了,而且估計以前也沒有少去。

人家想要的感覺,恐怕是已經得到了。

有沒有他在場,他有沒有參與過,其實也都無所謂了。 所以,看起來他也就真沒有什麼好感到遺憾的了。

也真是不用有什麼愧疚感覺。

可能就像是現在這樣,漫不經心地再翻看一下Anna的Facebook,就算是達成了那樣的心愿。

雖然打定主意不再和Anna多說什麼話。

但是,看一看她Facebook上面的圖片,也還是可以的嘛。

而且,其實這樣都還是更好的做法。

根本就不用自己在Anna面前偽裝出來什麼好心情,又或者一副樂意之至的模樣。

那個道觀,雖然不太大。

但卻是本地人眼中一個極好的景點。

也還是他們心目中,典型的C國風情建築。

像是Anna這樣想要去C國留學的人,可以一窺C國風貌的樣板。

當然那是說道觀周圍的別墅建築群。

單單是道觀本身神神道道的古式建築,像是Ann’t上來的這些圖片,那一片片紅牆綠瓦,還有各式各樣獨特的圖騰。

可能也就是看一次就膩煩了。

也只有那些代表著主人身份非富即貴的別墅,才能夠給她們以長久的震撼。

甚至是些許憧憬嚮往。

盼望著有朝一日也能夠搬進那樣的建築之中。

不用懷疑這種想法的真實性。

在本地人心目中,這宿務的華裔絕對就是有權有勢,經濟地位相當高的那一小撮。

而前來F國旅遊玩耍的C國人,相應的個個也都是財大氣粗的主兒。

這種心態,的確是有失偏頗。

但卻不算是過於奇怪和離譜。

就類似於一種大多數米國人,都把C國人想象成為那種個個都有功夫在身。

或者是家家都乘坐大熊貓出門交通的神秘人物。

而她們要把道觀還有別墅建築群這樣的地方,當做一個反應C國真實風貌的地點,甚至是代表性的景點。

Frank其實也還是有一點點抗拒心理。

他都覺得,可能這樣一些場所,也不太適合兩個談戀愛的男女用作約會見面地點的吧?

想象一下兩個人置身其中的場景,心裏面難免就會有一些磣人的感覺。

只是這也情有可原。

畢竟這宿務城裡面,類似的公共場所,還有大片綠地和新鮮空氣的,實在就是太少了啊。

道觀這一片區域,真的就算是個中翹楚的所在了。

唉,想來本地人也確實有點可憐。

除了這樣的地方,還有就是Ayala門口那一小塊的綠地。

在城市裡面,真是缺乏讓人稍微感到心曠神怡一點的去處呢。

那還如何能夠輕鬆愉快地談戀愛啊?

所以,Frank儘管有點小小的抵觸,但也忍不住會想到。

既然不能夠和Anna去那裡同游已經是鐵定的事實了。

但是以後,如果遇到另外的女孩子,說不定也還是那樣一同前去遊覽一番的機會。

反正東西都固定在那裡,也不會長出翅膀或者腿腳來跑掉。

本地人的心態,一時半會也不會改變。

對於Anna的遺憾,在其他人的身上,可能就得到了彌補。

至少是不會再造成那樣的虧欠了吧?

懷著如此複雜的思緒,Frank就認認真真地偷看了Anna的Facebook好幾眼。

但很快他便覺得興趣索然起來。

他發現,原來Anna拍照片也還有一個特色。

就是從來喜歡把自己和妹妹Julia都當作照片的主人公。

而那些用來做為背景的,都是很簡單和模糊的風景。

或者是一些標誌性的建築物的輪廓。

真箇就只能是作為襯托的背景。

她是要讓自己成為構圖的中心。

讓人物成為唯一清晰的重點。

只是再怎麼地突出自己,那張有些顯大的臉龐,如今完全就招惹不到Frank的半點憐愛之情了。

相反地,同時也倒會讓Frank心生疑竇。

這樣子的照片,不可能是Anna簡單靠自拍就能夠搞定的吧?

那麼問題就來了。

是誰在替她們姐妹拍照呢?

難道是那個五大三粗的堂姐?

於是帶著一絲好奇,Frank就忍不住繼續多看了一眼。

決定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后,一定就此作罷。

答案其實也不會讓他過於吃驚。

居然就是那個Tony。

因為後面就大大方方地擺著幾張三個人的合影。

還是和以前同框時差不多的親密。

這一次居然還勾肩搭背。

同時和Anna姐妹。

像是一個左擁右抱的花花公子。

Frank並沒有什麼吃醋的感覺。

都已經和Anna分開了。

或者說是終止了深入發展的聯繫。

要怎麼做,都是人家的自由。

只是,讓Frank稍微覺得有些不愉快的地方,是Anna幾分鐘之前才告訴自己,有去道觀遊玩。

那是之前就發生了的事情。

嚴格說起來,不是現在兩個人把話都完全說清楚了之後。

這樣算是先斬後奏了吧?

而且,還是和另外一個男同事。

幾個人之間,還有很容易刺激到人的親密曖昧之舉。

但現在他也不能再就此追問Anna什麼。

好像剛才的話一出口,她也就再和他,沒有任何關係的了。

重新又回到了陌生人的級別。

只好是把那些不快都統統丟掉。

忍不住他還是在她們那三人得意的合影之下,準備去按一個贊。

也算是反諷的做法吧。

從他現在這樣的心意出發。

只是讓人更加驚愕的是,居然他是連那點贊的功能都不可以再使用了。

趕緊重新刷新頁面。

已經是看不到任何她的資料了。

這才明白過來,Anna已經是把他從Facebook的好友名單之中,給劃掉了。

難道Anna此刻也正好是在網上,好巧不巧地做著刪除好友,徹底和他分道揚鑣的工作?

一時之間,Frank幾乎要為之氣結。

但他卻不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沒有想到,Anna居然會馬上就還以顏色。

果斷地採取斷絕關係的行動。

事實也的確如此。

現在Anna就是呆在出租屋裡面。

滿面寒霜地把Frank拉進了黑名單。

剛才那樣大度的說法,其實只是她偽裝出來的。

都是些謊言。

她也有些憎恨Frank。

好像是故意在玩弄自己。

之前是那樣的信誓旦旦,說什麼喜歡她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等到她真的也動了那樣的心思之後,卻是來了這麼一出。

這究竟是誰不講誠信,不信守承諾啊?

另一方面,Anna也覺得這其實也還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就憑自己的條件,應該是早就註定了的,與那愛情無緣。

別的不說,看看這擁擠和破敗不堪的出租屋吧。

為了省錢,也還是圖方便。

她租住的屋子,就只是一個單獨的小房間。

裡面密密麻麻地擺著兩張床。

做飯和擺放雜物什麼的,就在門口處的一張陳舊的矮木桌上面。

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多餘的空間了。

獨立洗手間什麼的,是鐵定沒有的。

簡單的洗漱,得要跑到一百多米以外的公共衛生間。

一切都是亂糟糟,凌亂不堪。

當時Frank還說要送她回家。

這樣的地方,怎麼能夠見得了人?

還有,恐怕就是一進入這片黑燈瞎火的區域,就會把人家給嚇到的吧?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