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清雅雖然出身富貴,但平常生活卻是很接地氣。

她不喜歡去那些昂貴的西餐廳,反而鐘意一些街道小店。

甲殼蟲在一家章魚丸子的小吃店停了下來。

安清雅熄火下車,然後就抱住了陳墨的手,臉紅紅道:「陳哥,咱們進去吧!」

「嗯。」陳墨淡然的點點頭。

經過跟明雨卿的兩晚深入切磋,陳墨現在可不是那種被拉拉手就會不好意思的小夥子,他可是正式上路的小司機了。

兩人進了小吃店,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便開始點單。

「陳哥,你看看,這下我可沒有什麼忌口的吧?」安清雅將菜單推給陳墨。

「倒沒什麼忌口的,就是這些煎炸的東西吃多了容易上火。」陳墨笑了笑,又道:「不過不礙事,吃完咱們買涼茶喝。」

「好啊!」安清雅就重新拿過陳墨手裡的菜單,開始點菜了。

這家店鋪不大,但上菜的速度倒是挺快。

很快,一碟碟小吃就上來了。

安清雅吃了顆章魚丸子,又喝了兩口奶茶,然後忽然壓低聲音道:「陳哥,我有個事想問你,可是這個問題有點隱私,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回答……」

陳墨哭笑不得,「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問唄!」 「你跟那個衛安靜,發展到哪個階段了?」安清雅問這話的時候,心裡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生怕聽到那個她難以接受的答案。

「這個……」陳墨有些尷尬。

這個問題確實比較隱私,而且他跟衛安靜雖然發展地挺快的,可還沒有走到最後一步呢!

就算正走到最後一步,陳墨也不好意思就這樣說出來啊!

安清雅見到陳墨這幅扭扭捏捏的模樣,心裡一下就很難受,連最愛喝的奶茶吸到嘴裡,都變得有些索然無味。

不過,她定了定心神,還是忍不住道:「那我換個方式來問,yes你就沉默,no你就搖頭。陳哥,你跟她接過吻嗎?」

陳墨就沉默了下來,不說話。

這個安清雅早有所料,所以也並不覺得意外,繼續問道:「那你們一起看過電影逛過街吃過飯嗎?」

陳墨又不說話了。

嗯,這些都做過。

安清雅忽然覺得自己就是個傻子。

兩個人在一起,不一起吃飯看電影逛街算什麼呢!

問這些答案明擺著的問題,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么!

安清雅咬著嘴唇,眼眶逐漸濕潤,可就是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陳墨就坐在她對面,哪能看不到。

只是他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是在心裡嘆氣。

然後他又想到了明雨卿,又想到了簡詩琳,還想到了簡詩琳肚裡的孩子,他就又嘆了好幾口氣。

好一會兒,安清雅才緩過來,然後繼續道:「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睡了嗎?」

陳墨本來是想默認的,可又想到了安清雅話語里的另一層意思。

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陳墨弱弱地問道:「你說的睡,是哪個睡?」

安清雅羞紅了臉,但還是咬著銀牙道:「進去沒有?」

這次陳墨聽懂了。

只是有些訝然,安清雅這妮子未免也太大膽了吧!

不過,本著實事求是有一說一的原則,陳墨還是搖了搖頭。

他確實沒進去,就連蹭蹭都沒有。

不是衛安靜不夠迷人,實在是當時陳墨因為簡詩琳懷孕的事,有些心煩意亂,完全沒心情想太多。

聽到這麼個回答,安清雅有些意外,同時也重重的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陳哥還沒失身。

要是她知道簡詩琳和明雨卿的事,不知道作何感想。

「陳哥,吃飯吧!」安清雅不再問了,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陳墨在心裡嘆了口氣,也不再多說。

吃完了飯,安清雅說要去看電影。陳墨當然也陪著她。

看完了電影,陳墨又被她拉著去逛街。

等到吃喝玩樂的事情都幹完,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陳墨看了看手機,說道。

「我不回去。」安清雅搖搖頭。

「可是我明天還要上班,沒法陪你玩太晚。」陳墨有些為難。

「我的意思是,咱們在這邊住一晚上。」安清雅指了指前方的七天連鎖酒店。

陳墨汗了一下,連忙搖頭,「住什麼酒店,回家睡去。」

安清雅竟然很大膽的道:「那咱們一起回翡翠苑。」

陳墨道:「你回翡翠苑,我回老闆那邊。」

「那咱們一起住酒店。等明天再各回各家。」安清雅撅著嘴提議道。

「現在就各回各家。」陳墨直接道:「你要是不願意的話,就自個兒住酒店好了,我可不管你。」

安清雅的臉色有些幽怨,她定定地看了陳墨兩眼,然後才幽幽道:「陳哥,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哪有。」陳墨輕輕地把她攬在懷裡,有些無力的道:「我就是怕辜負你。前幾天我上網衝浪,網上說我這種人,就是妥妥的渣男。所以,你還是再考慮考慮……」

陳墨的話還沒有說完,安清雅就踮起腳尖,吻住了他的嘴。

同時,一陣拍照的咔嚓聲響起,竟是安清雅一手還握著手機,把剛剛的接吻給拍下來了。

「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如果你要拋棄我,那別怪我把這張照片發出去。」安清雅抹了抹嘴,瞪著眼睛道。

「你……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精明了。」陳墨汗了一下,心裡卻在回味剛剛接吻的滋味。

「愛情讓我不得不精明。」安清雅哼哼道:「陳哥,我才不管你是不是渣男,反正我喜歡的男人就兩個,一個我爸,另一個就是你。你要是不從了我,那我就把照片發給二丫,發給你那個女友,再發到學校論壇,讓學校的學弟學妹學姐學長好好評評理。」

陳墨不太相信安清雅會做出這種讓他身敗名裂的事情。

不過真要逼急了,這妮子肯定會把照片發給二丫。

到那個時候,怕是二丫會很傷心吧!

「小雅,你這是自己往火坑裡跳。」陳墨警告道。

「我樂意!千金難買我樂意!」安清雅直接抱著陳墨的胳膊,拉著他進了七天連鎖酒店。

陳墨索性也由著她了。

丫的,人家女孩子都這麼主動了,他慫成這樣幹嘛!

安清雅用自己的身份證開了房間,然後拉著陳墨坐電梯上樓。

到了樓層,電梯門打開的時候,陳墨卻是在走廊碰到了兩個熟人,兩個大熟人。

「採薇,詩琳,你們怎麼會在一起?」陳墨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誰能想到,他們竟然會碰到項採薇和簡詩琳。

話說這兩人很熟嗎?

怎麼會同時出現在這裡?

等等,簡詩琳可是一個拉拉。這深更半夜的,她竟然和項採薇一起出現在酒店,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簡詩琳要對項採薇圖謀不軌,甚至很有可能已經把項採薇給辦了。

想到這裡,陳墨就怒火中燒。

這火氣全是從簡詩琳那邊來的。不過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生氣簡詩琳「出軌」,還是生氣簡詩琳染指了項採薇。

或許兩者都有,但管不了那麼多,反正他就是很生氣!

不等簡詩琳和項採薇說話,陳墨就收斂了臉上僵硬的笑容,語氣也從之前的尷尬,變得夾帶怒氣,他凝著眼眸,沉聲道:「你們來這邊幹什麼?」

項採薇還沒說完,簡詩琳卻是冷聲介面道:「我們來幹嘛關你什麼事!」 「你……」陳墨被簡詩琳的話給氣著了。

「我什麼我,我跟你不熟,來酒店幹嘛用得著跟你報備?」簡詩琳咄咄逼人,一副氣沖沖的樣子。

「懶得跟你說。」陳墨直接選擇無視她,不跟她吵下去。

要是她氣著肚裡的孩子咋辦。

「採薇,你來酒店幹嘛,怎麼會跟詩琳在一起?」陳墨轉向項採薇。

面對項採薇的時候,他可就沒什麼怒氣了。

畢竟,「出軌」的是簡詩琳,「泡妞」的也是簡詩琳,項採薇是無辜的啊!

「我是來談生意的。」項採薇解釋道:「我看中了一個店鋪,老闆說他行程比較繁忙,讓我來酒店談事。」

「來酒店談事情?」陳墨皺了皺眉,「那你們談了沒有?」

「我跟詩琳正要過去。」項採薇看了陳墨一眼,又道:「我一個人過來沒什麼安全感,恰好詩琳說自己最近上火想帶點涼茶,所以我就和她一起過來了。」

其實還有一句話項採薇沒有說。

她本來是想要打電話給陳墨,讓他陪著一起去的。

不過因為簡詩琳剛好過來,她也就不打攪陳墨了。

當然,這話項採薇沒有當著陳墨的面說出來。畢竟,安清雅還在旁邊呢!

聽到項採薇的解釋,陳墨心裡的火氣登時就消了。

看來簡詩琳沒「出軌」,也沒有對項採薇圖謀不軌啊!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陳墨主動道。

「方便嗎?」項採薇小心翼翼的問。

「當然方便。」陳墨連忙回答。簡詩琳在這裡呢,他可不敢公然跟安清雅回房間。

萬一把這姑奶奶給刺激到了,她又要去醫院打孩子怎麼辦?

「小雅,你去房間待著。」陳墨轉頭對安清雅說道。

他原本還想著讓簡詩琳也跟安清雅一起去房間的,但一想到她的性取向,陳墨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讓安清雅跟簡詩琳在同一個房間,就好比是讓自己的女友跟自己的哥們獨處一室。

雖說簡詩琳不至於那麼「饑渴」,但陳墨覺得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

更主要的是,簡詩琳懷孕了。

萬一要是她跟安清雅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那陳墨可就全完了。

安清雅乖順的點了點頭,回自己房間去了。

陳墨則是跟項採薇和簡詩琳,一起敲響了那個店鋪老闆的門。

很快,門就被打開了。

一個光著膀子,圍著浴巾的男人出現在眾人面前。

陳墨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

項採薇嘴巴微張,有些意外。

只有簡詩琳很是淡定,面無表情。

「我記得,你叫郭衍是吧?」

陳墨淡淡的開口,只是臉上有點殺氣,「採薇看上的店鋪是你的?」

郭衍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嘴上卻硬氣道:「沒錯,那店鋪確實是我的。不過我只約了採薇單獨談,你們來幹什麼?」

項採薇卻是直接道:「郭先生,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

這個郭衍,赫然就是郭氏集團的二少爺。

之前這貨瘋狂追求項採薇,甚至還故意叫了一群混子過去打砸本草堂,想要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爭取奪得項採薇的芳心。

不過那群混子全被陳墨給打出去了,直接導致郭衍的計劃流產。

之後郭衍就消失了一段時間,陳墨也就沒放在心上。

沒想到,這貨竟然又出現了。

「陳墨,我們走吧!早知道那店鋪老闆是他,我就不過來了。」項採薇對陳墨說道。

「來都來了,怎麼能白跑一趟。」陳墨搖了搖頭,對項採薇和簡詩琳道:「你們兩個在外頭等著,我跟他單獨聊聊店鋪的事。」

郭衍竟然也笑了起來,甚至還做了個邀請的手勢,「那就進來吧!」

陳墨大步進去,然後還順帶關上了門,把項採薇和簡詩琳留在外面。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竟敢屢次三番的壞我好事!」郭衍面色兇狠的道。

「你是郭氏集團的二少爺,我還知道是你有個弟弟叫郭凜呢!」

陳墨淡淡的笑了笑,又接著道:「不過看來你們兄弟兩個平常沒什麼來往啊!否則你要知道你弟弟被我收拾過,就不會這麼囂張了!」

「你跟我弟弟有恩怨?」郭衍確實跟弟弟郭凜沒什麼來往,都是各玩各的,只有家庭聚會的時候才會湊到一起,不過也並沒有深聊過多。

大家都有各自的圈子,跟兄弟也不好聊那些太露骨的事情。

「是有點恩怨,不過已經解決好久了。」陳墨笑呵呵的說道:「他給我賠錢又給我道歉,最後我原諒了他,皆大歡喜。」

「賠錢道歉?你未免太狂妄了!」郭衍臉色陰沉的說道。

「做錯了就要道歉,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怎麼能說是我狂妄呢!」陳墨擺擺手,直接道:「別廢話了,讓你的人都出來吧!」

郭衍猙獰一笑,然後打了個響指。頓時,房間里就走出好幾個穿著黑衣,身材高大,一個個肌肉虯結的大漢。

這些大漢人數不多,總共就五個,但身上氣勢很足,不是金老三孫柄那些小流氓可以比擬的。

陳墨在進門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他們的氣息。

為什麼能感覺到他們的氣息呢?

因為這五個人,竟然都是練出了內氣的武者。

陳墨不怕這五個武者,卻是有些后怕,幸虧讓他碰到了項採薇和簡詩琳,不然她們今晚可就都要栽在郭衍的手裡了。

「這五個是我爸給我請的保鏢,一個個都是頂尖的武者,可不是外頭那些阿貓阿狗可以比擬的。」郭衍囂張至極的道:「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跪下來給我道歉,然後再把項採薇給我送進來,興許我還能留你一口氣。對了,那個戴黑框眼鏡的女人,我也一併要了。」

陳墨沉著臉,一言不發,只是拳頭捏得咔咔響,渾身真力鼓盪,氣勢逼人。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