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低聲罵了一句,不過倒沒有急著出手,她畢竟是成名多年的超級強者,她的戰鬥經驗,跟眼力勁兒都不是其他人鞥能個相比的。

沒有人看好林逸能夠擋住這麼恐怖的一擊。

可她卻對林逸有些好奇,因為林逸的目光一直非常的平靜,平靜的簡直有些不像話,那感覺就像是看到了一個跳樑小丑在他的面前蹦躂一樣。 也就是這一刻。

林逸動了,軒轅劍猛的舉起同樣力劈而下,朝著那讓無數人心驚膽顫的血飲刀斬了過去。

「咻!!!」

空氣撕裂的可怕聲音驟然響起。

五十龍之力,在這一刻,加上心劍,血脈之力,化成滔天偉力轟然注入軒轅劍之中。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眾人失聰了,站的比較近的人,只感覺自己就像是狂風之中的一片落葉一般,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一團刺目的光芒,在無數人的目中之驟然炸開。

血光卻宛如玻璃碎片緩緩消失在了天地間,原本風起雲湧,烏雲蓋頂的蒼穹,在這一刻,都被撕裂,一下子變得天青地明。

足足過了數個呼吸之後,那些倒飛出去的強者,才有了知覺、

痛!

痛不欲生!

每個人都像是被大鐵鎚狠狠的在胸口上砸了一下一樣。

當場,鮮血就像是噴泉一般,不斷的從眾人的口中噴出。

赤紅的大地,此時也像是酒紅色的巧克力一般,在這恐怖的高溫之下泯滅,一個足足有幾十米大小的深坑,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同時,一股股恐怖的力量也不斷的在萬獸甲內奔騰,林逸的實力在這一刻,竟然得到了瘋狂的提升。

三個呼吸后。

林逸手握軒轅劍站在原地,一臉的震驚獃滯之色,六十龍之力,就剛剛這麼一擊,他竟然得到了十龍之力。

「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冤魂,是被血飲刀斬殺的冤魂!」

林逸心裡激動萬分的尖叫了起來,他的萬獸甲本來就擅長吸納亡魂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這些血飲刀又斬殺了無數的怨靈,久而久之便有怨靈的氣息依附在這血飲刀上。

這也是為什麼血飲刀會有如此恐怖氣息的原因。

放在平時,這血飲刀絕對是一大殺器,讓人聞風喪膽,可今天遇上了林逸的軒轅劍,跟萬獸甲,這血飲刀算是倒了霉了。

所向披靡的血氣,攜帶著那讓人心驚膽顫的亡魂,只能成為萬獸甲的養料。

而此時皇埔揚手中的上品仙器血飲刀,竟……竟……竟像是一下子被抽取了所有的血光一般,原本赤紅如血的刀身,此時竟然幾乎要變成了銀白色,甚至連跳動的仙焰在這一刻都弱了許多。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驟然響起。

皇埔揚臉色蒼白,驚駭欲絕,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他這可是上品仙器啊!更是當年血刀老祖的成名仙器,殺過無數強者。

一直讓他引以為傲。

可現在,竟然變成了凡胎!

那林逸手中的軒轅劍該有多恐怖啊!

「咔咔!!!」

一道道細微的炸裂聲驟然響起。

腹黑總裁:霸寵小逃妻 隨後。

黑色的裂紋,就像是病毒一般在快速的裂變,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血飲刀上竟然就密密麻麻的出現了成千上萬道裂痕。

這一幕,清晰無比的落在了周圍每一個人的眼眸之內。

一時間,天地俱靜。

眾人都甚至忘記了身上的傷痛,全部都是眼神獃滯,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悚十萬分的盯著血飲刀。

怎麼會這樣?

沒有人能夠相信。

那可是血飲刀啊!

那可是上品仙器啊!

「砰!」

一聲悶響。

威震整個仙域的血飲刀在這一刻,直接炸成了無數的齏粉,只剩下一把金燦燦的刀柄還握在皇埔揚的手中。

這一聲悶響,直接把周圍眾人都嚇的身體一抖。

上品仙器,這幾乎已經是白雲城內最頂尖的仙器之一了。

可現在都擋不住林逸的一擊。

試問。

這天下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擋住林逸手中的軒轅劍?

「噗嗤!」

一股血箭驟然從皇埔揚的口中噴出,他原本得意洋洋的眸子,此時卻充滿了憤怒,怨恨,驚恐,死死的盯著林逸。

他可是指望著這上品仙器翻盤,成為皇埔家最至高無上的存在的,可現在,竟然被林逸給廢了。

這可是上品仙器啊!

他這一生恐怕都沒有辦法遇到第二件了。

而且。

沒有了血飲刀的加持,就算是再讓他遇見了第二件上品仙器,他又有什麼能力去拿下呢?

「林,逸,你,該,死!!!」

皇埔揚咬著槽牙,從自己的牙齒縫裡,一個字一個字的呵斥道。

林逸不但毀掉了他的血飲刀,還毀掉了他的人生,他的所有。

「呵呵,你若是有這個能力的話,我的人頭就在這裡,你大可以隨時來取!」

林逸盯著皇埔揚淡淡的冷笑道,他這心裡倒是有些感謝皇埔揚啊!如果不是他的話,想要增加十龍之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哼!血祭!」

皇埔揚怒吼,隨後猛的揚起手中那金燦燦的刀柄,而後,在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中,猛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臟。

「噗嗤!」

血箭飛出。

金色的刀柄瞬間就被鮮血覆蓋。

隨後,鮮血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竟然在金色的刀柄上蜿蜒扭曲的攀爬了起來。

「所有人後退一千米!」

林逸瞳孔微微一縮,沉聲呵斥道。

總裁的蜜制嬌妻 血祭之術邪惡異常,以自己的精血為引,雖然付出的代價非常恐怖,可威力也同樣非常的驚人。

剛剛,兩人戰鬥的餘波,就已經重傷了不少的強者,他倒是不想繼續傷及無辜。

畢竟無仇無怨的,平白無故的把人給弄死了,也不合適啊!

而且,這些人的實力都比較一般,也無法給萬獸甲增加太多的力量。

「嗖嗖!!!」

眾人一聽,頓時個個面色一變,急匆匆的朝著遠處飛去,那慌不擇路的樣子,生怕自己的動作慢了一般。

「血刀老祖,我是你的信徒皇埔揚,今天,有人斷了血刀,那便是斷了你我的路,懇請您能夠借我力量!」

胸口上插著刀柄的皇埔揚,揮舞著雙臂,揚天咆哮了起來。

「咕咕……」

一道道奇怪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金色刀柄上的鮮血竟然像是一條條紅色的蚯蚓一般,快速的朝著皇埔揚的身上纏繞而去,速度快的令人髮指,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

皇埔揚的身上竟然就被無數紅色蚯蚓狀的鮮血覆蓋。 「哈哈,這種強大的感覺,真的是讓人陶醉啊!」

一道快意的大笑,驟然從皇埔揚的口中傳出,只是這笑聲怎麼聽著都有種詭異,讓人頭皮發麻的不安之感。

繼而。

在無數人驚悚的目光中,詭異恐怖的鮮血扭曲,緩緩覆蓋皇埔揚塑造出了一張邪惡滄桑的老臉。

「這……這到底是什麼血祭?為何如此邪惡?」

「他現在到底是人還是鬼啊?」

道道驚呼聲,從周圍的強者口中傳出。

隱匿在人群中的龍婆一看,那蒼老犀利的眸子也是微微一瞪,下意識的說道:「血刀老祖,他竟然凝聚出來了血刀老祖的模樣?」

嬌蠻女鬥冷酷男 「什麼?這是血刀老祖?」

眾人一聽,全部都是神情一怔,瞪大了眼睛,血刀老祖,可是成名千年的強者了啊!

關於他的傳說只有恐怖,邪惡,凄慘,那幾乎是每個人都不願意輕易招惹的存在啊!

「林逸,你真的很不錯,竟然能夠把我逼到這種地步,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你的,因為你的存在,我才知道原來我可有這麼強……哈哈,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皇埔揚猩紅的眸子,宛如鬼魅妖邪一般,盯著林逸獰笑,隨後血氣在他鮮紅如血的手掌中劇烈翻滾,竟然再度出現了一把血飲刀,雖然造型一模一樣,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恐怖到了極點,給人一種心驚肉跳的可怕之感。

「給我死!」

繼而,皇埔揚體內所有的靈氣,在這一刻,就像是幾十萬匹野馬在草原上狂奔一般,徹底的沸騰了起來,瘋狂的朝著他手中的血飲刀上涌去。

「轟轟轟……」

血飲刀彷彿感受到了皇埔揚體內的怒火,竟然如同火山噴發一般氣勢瘋狂暴漲,感受著自己的強大,皇埔揚鮮血凝聚出來的臉頰也越發的猙獰可怕起來。

「刀霸天下,給老子斬了他!」

皇埔揚狂笑,手中的血飲刀猛的釋放出可怕的血光,瞬間,方圓百米之內的一切景物,竟然全部都被血光籠罩,而後血飲刀緩緩升空,竟然開始瘋狂的吸納周圍的靈氣。

而且隨著靈氣不斷的被吸入血飲刀之中,這血飲刀竟然以十分恐怖的速度成長起來,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血飲刀竟然就長到了十幾米大小,而且增長的速度還在繼續加快。

蒼穹深處,黑雲翻滾,電閃雷鳴,彷彿蒼天都感受到了這血飲刀的恐怖可怕,即將要降下雷劫一般,這一幕,簡直把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修行一生,何曾見過如此可怕詭異的一幕呢?

「轟!!!」

第一道驚雷落下,攜帶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打在了已經足足有五十米大小的血飲刀之上。

「砰!」

一聲巨響,血飲刀上瀰漫的紅光竟然僅僅只是晃動了一下,便完好無損。

這一幕,讓無數人震驚的狂吞口水,這可是天雷啊!

雷,作為天地間最強大純正的力量,它的威力簡直大的不可思議。

可現在,竟然無法破開這血光?

而且最讓圍觀眾人震驚的是,那可怕的雷光在血飲刀上噼里啪啦閃爍幾下之後,竟然被血飲刀給吞噬了。

雷霆之威,恐怖異常,便是現在的林逸也不敢輕易的吞噬啊!

一個弄不好,都可能會身受重傷的,可現在,這麼一把陰寒詭異的血飲刀竟然敢吞噬雷霆?

「後退,所有人都馬上後退!」

溫玉扯著嗓子驚悚的尖叫了起來,他的實力雖然一般,可是架不住他父親是溫王啊!

所以,在眼力上,見識上,他可是遠超一般人,同樣十分清楚,此時血飲刀的恐怖可怕。

龍婆聞言,站在原地眉頭皺了一下,還是決定繼續留在這裡,皇埔揚的表現實在太過恐怖了,弄的她都必須要慎重對待。

萬一,不小心把林逸弄死了,她的任務可就算是失敗了啊!

一個化神期的小子,不但能夠硬拼仙人後期的皇埔揚,更是一擊斬斷了對方手中的仙器,光是這份實力都足以讓她龍婆出手了。

圍觀眾人一聽,一個個瘋狂催動靈氣,宛如過境蝗蟲一般,以無比驚人的速度瘋狂的朝著四周逃竄,他們也不是傻子啊!這麼恐怖的手段,現在不跑,難道等死嗎?

繼而,血刀落下。

道界天下 瘋狂下落。

快如閃電。

勢如疾風。

「大師兄,不要硬抗啊!!!」

溫玉瞪著明眸,扯著嗓子,瘋狂的喊道。

「林少躲啊!!」

站在遠處的朱泰,火工頭陀也忍不住大聲的喊道。

可林逸在這一刻,卻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竟然宛如一根木頭一般無動於衷,彷彿已經被這恐怖到令人髮指的一幕驚呆了,嚇傻了一般。

千米之外的強者一看,個個都傻眼了,在這個時候發獃?這是活夠了?

「林逸,老子這次看你死不死?」

皇埔揚咬著槽牙嘶吼道,神情怨毒而又暢快。

眨眼間。

這恐怖到了極致的一刀就到了林逸的頭頂上方,可怕的腥風,吹的他頭髮都忍不住嘩嘩的擺動起來,地上的石頭,深坑的泥土,灰塵,在這一刻,簡直就像是沙塵暴一般,遮天蔽日。

「一力降十會!!!」

林逸嘴角上揚,噙著一抹不屑的冷笑,猛的揮出了軒轅劍,如果不是血飲刀帶給了他十龍之力,想要接下這一刀,他還真有些為難,可現在,憑空添加了十龍之力,實力暴漲百分之二十,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

這一劍,他出的非常簡單,簡單的就像是在打棒球一般,揮動,收起,就這麼輕鬆簡單。

整個過程,快到幾乎沒有人看得清。

只有一些修為深厚,實力恐怖的存在,才隱約能夠看的出來林逸好像是出手了。

只是這樣一來,眾人心底的好奇就越發的濃郁起來,現在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這可是在拚命,能如此兒戲嗎?

皇埔揚一看也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看來你已經放棄自己了啊!不錯,挺識時務的,這一擊的確不是你能夠接下的,安心的死去吧!你的家人,朋友,我很快就會把他們送下去的,哈哈!」 聽著皇埔揚那暢快得意的笑聲,眾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有些同情了,甚至有些替林逸憤憤不平了,實在是林逸的境界太低了,否則,今天一戰,鹿死誰手還真不得而知。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砰!!!」

Views:
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