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就好。你們跟在我身後,我們一起衝殺上去,這一次龍大哥也過來了,還有我的兩個兄弟,他們正在上面殺敵。」方逸天緩緩說道。

「龍大哥也來了?那真是太好了。」王風當即一臉激動興奮的說道。

「那當然。你們出事後還是龍大哥找到了我,我就跟他一起過來了。 毒醫大小姐:太子,用力寵 兄弟永遠是兄弟,兄弟有難我跟龍大哥豈能不管?更何況這裡面還有夢瑤。」方逸天說著便是看向了冷夢瑤。

冷夢瑤一雙明亮的美眸也是看著方逸天,朱唇輕啟,展顏微微一笑,輕輕地的顧盼間,眼中便是流露出了萬千的情意。

方逸天笑了笑,接著目光看向了後面那些其他的人質,開口說道:「你們聽好了,一會兒跟在我的身後,腳步放輕點,看我的手勢行動!」

方逸天說著便是揮了揮手,他一馬當先的在前面走著,直到確認前方是安全的后才讓後面的人質跟上。

這些人質完全是將方逸天當成了主心骨,他們對於方逸天的話自然是唯命是從。

這一次可以說是方逸天給了他們重獲自由的機會,給了他們新的生機,他們心中對方逸天自然是無比的感激。

顧念半生 他們心中感激方逸天之餘暗地裡也開始抱怨起美國政府來,他們出了這樣的事情,可是美國警方卻一直都沒有能夠將他們救出來,若非是方逸天宛如天神般的降臨,他們還不知道能否有見到外面陽光的那一天。

很快,方逸天便是將後面的這些人質帶到了地下室通往地面的暗門口處,方逸天先是讓這些人質在暗門處等候著,囑咐王風與張羽兩人守在兩邊,而後他便是朝著前面別墅的方向疾奔而去。

方逸天還不確定別墅內的戰鬥是否完畢,如果別墅內還有著MS-13組織的人,那麼貿然的將這麼多人質帶過來萬一被這些喪心病狂的分子持槍掃射,那麼那些基本上沒有什麼能力的人質將會死傷很多。

砰!砰!

方逸天趕到別墅之際,依稀聽到了幾聲槍聲,剛衝進別墅內,便看到了原本守護在別墅門外的小刀帶領著幽靈組織的弟兄沖了進來。

「大哥,冷夢瑤救出來了?」小刀看見方逸天後便問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

「那些兔崽子來多少我們殺多少,最後他們一個個都逃跑了,好像是遠處響起了警笛聲。警察要過來了,這邊鬧出這樣的動靜槍聲,早已經有人報案,警察聞訊后很快要趕過來。」小刀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臉色一沉,這是,樓上隱約傳來了一陣陣猛烈的槍擊聲,方逸天便是低沉說道:「小刀,你帶人衝上樓去,上面估計還有MS-13組織的人。我去將冷夢瑤還有那些人質都帶出來。」

「好!」小刀應了一聲,便是帶領著那七個幽靈組織的人朝著別墅的樓上沖了過去。

方逸天迅速返回到了別墅後面的那處暗門,對著那些人質說道:「跟我過來,快!」

說著方逸天便是一馬當先的將冷夢瑤以及後面跟著的人質一個個都帶著朝著外面衝去,最後他們穿過了這棟別墅,來到了別墅外面。而這時,別墅內的槍聲已經是逐漸的平息了下來。

「你們在這裡別動,警察很快就過來。」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方逸天對著那些人質說著,而後他擔心上面的情況便是正欲朝著別墅裡面沖了上去。

可他剛衝進別墅內,卻是看到龍嘯天、小刀與劉猛他們走了出來,後面跟著幽靈組織的人,不過其中有五六個幽靈組織的人顯然是受傷了,正被同伴背著走出了外面。

「龍大哥,小刀小猛,上面的人都解決完了?這幾個兄弟傷勢如何?」方逸天急切的說著,便是走到了那幾個受傷的幽靈組織的成員面前查看他們的傷勢。

所幸這幾個並沒有生命危險,被子彈擊中的部位並不致命。

「龍大哥……」

這時,冷夢瑤與王風張羽朝著龍嘯天走了過來,一個個臉色激動不已。

「夢瑤,小王小張,你們都沒事吧?」龍嘯天臉色也是激動不已,開口問道。

冷夢瑤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事,就是這幾天有點擔心受怕。」

「我就知道龍大哥跟方哥一定會過來救我們的。」王風笑著說道。

「是啊。龍大哥,我們都沒能保護冷姐,愧對龍大哥的期望了。」張羽語氣歉然的說道。

「你這混小子說什麼呢?什麼愧對不愧對的?再說這些回去了我罰你一個月工資。」龍嘯天笑罵了一聲,說道。

而其餘的那些人質也心知這時候他們都沒有了任何的危險,一個個臉色都極為激動亢奮,只可惜他們的手機都被MS-13組織的人沒收了,不然他們第一件事肯定是給自己的家裡人打電話。

這時候,那一聲聲警笛之聲更加的清晰了。

「夢瑤,我跟這些兄弟們得要先離開了……」方逸天聽著那越來越近的警笛聲,便是開口說著,接著說道,「龍大哥,按照計劃,你留下來。畢竟現在你還是我們國家官方的人。而我跟小刀劉猛以及這些兄弟先離開。」

「什麼?逸天,你、你現在要走?你要去哪裡?」冷夢瑤一聽便是急聲說道。

「夢瑤,我可不想面對美國警方跟無數的媒體們的攝像機。放心吧,我還留在美國的。」方逸天笑著說道。

接著,方逸天便是叫上小刀、劉猛,他們率領著幽靈組織的那幫兄弟一個個趁著夜色迅速的逃離了這片現場。

「喂,喂,這位先生,您、您要去哪裡?您可是救了我們的命,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是啊,這位先生,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他說他不是美國軍方的人,可他卻是救出了我們,這份恩情深如海。」

一個個人質看著方逸天他們頭也不回的迅速逃離之後便是大叫了起來。

而後,其中幾個想起了方逸天跟冷夢瑤跟是認識的,於是一個個便走上前來詢問方逸天的情況。

一開始冷夢瑤什麼都不說,可這些人質的熱情極高,不管詢問,冷夢瑤心思一動,便是開口說道:「我只知道,他叫戰狼,華夏國最出色的特工!」

「戰狼?」

「最出色的特工?華國人?」

「戰狼是他的代號吧?」

「不管怎麼說,是戰狼救了我們……」

另一邊,方逸天他們已經是迅速的跑到了他們停車的地方,紛紛坐上車了之後便是從事先規劃好的一條線路飛馳而走。

他們的線路自然是避開了那些聞訊而來的警車,他們所行使的路線相當於要繞著一個大彎才能回到幽靈組織的基地中。

他們要避開警方也是有道理的,第一,方逸天包括小刀與劉猛並不像曝光在媒體面前,更不想接受美國警方的詢問等等;第二,這次參與行動的還包括了幽靈組織的人,幽靈組織本就是美國境內的一大黑幫,要是被警方詢問查起,這件事上他們沒什麼事但是這些幽靈組織的人只怕都要接受一定的制裁;第三,幽靈組織的人一旦曝光出來,被電視媒體什麼的報道了之後,那麼將會給丹尼爾的幽靈組織引來一場禍端!

所以事先的時候方逸天他們早已經商量好,將冷夢瑤他們這些人質解救出來之後他與小刀劉猛以及幽靈組織的人離開現場,龍嘯天則是留下。

至於如何應付媒體的追問龍嘯天早有應付,就算是警方的詢問,龍嘯天也可以應答。 深沉的夜色之下,呼嘯著的警笛聲由遠及近。

很快,一輛輛警車呼嘯而來,警車上一個個警察飛奔下車,朝著這棟別墅沖了過來,一路上他們自然是看到了分散著的MS-13組織成員的屍體,頓時,他們一個個臉色都變化了起來。

這些警察很快便是趕到了前面那些人質的身邊,其中一個警長上前了解情況,當得知這些人質就是那些被MS-13組織劫持著的各國武器研究專家后臉色紛紛震驚之極,很快這個警長便是跟上方取得了聯繫,第一時間通知了政府官員以及美國聯邦調查局。

現場的警察查看人質的情況,了解到沒有一個人質出現傷亡,而地面上的屍體都是MS-13組織的人,意識到這樣的情況極為不簡單,這些警察便是開始封鎖起現場起來。

不過這時候,一輛輛車子飛馳而來,接著從裡面走下來了無數的記者,一個個拿著長槍短炮的話筒,後面跟著攝影師想要跑過來採訪這邊的情況。

美國這邊的記者媒體可謂是望風而動,敏銳性非常的高。這些武器研究專家在華盛頓被劫持,當時雖說封鎖住了消息,但是還是有些媒體記者聞嗅到了風聲。

只不過政府方面一直沒有回應這個問題,因此這些記者也查探不出些什麼消息。

饒是如此,美國各大媒體報社以及新聞電視台的記者都已經是暗中關注著各個地方的動作,憑著職業敏感性,他們自然是知道這將會是一次非常轟動的新聞,那家傳媒公司都不會放過這一次的機會。

而今晚一些媒體記者聽到了洛杉磯警局觸動了大量的警車之後也是望風而動,第一時間跟著追趕而來。

只不過這些記者一個個都被警方擋在了警戒線外,並不讓他們進入裡面進行採訪,畢竟裡面可都是血淋淋的場面,無數的MS-13組織的人屍體橫著,這樣的場面要是被拍到公布出來那麼將會引起很大的轟動。

接著,這些警察便是將現場的人質護送著朝警車走去,準備將他們一個個安頓好,等待上頭的具體安排。

不過將人質護送到前面警車的過程中,經過了一個記者圍聚的區域,這些眼尖的記者看到一個個人質走出來了之後便是紛紛將話筒伸遞了過去,一個個開口問了起來:

「請問你們是被劫持的人質嗎?」

「三天前的晚上在華盛頓一家酒店發生的案件中是不是你們被劫持了?對方是什麼人?」

「你們是怎麼獲救的?有沒有人質的傷亡?」

「是警方趕到救了你們嗎?還是出動的海豹特種部隊將你們解救了?」

這些記者一個個問題拋了過來,詢問著被警察護送著的人質,而警戒線外的警察則是喝令著現場的記者都退讓離開,不給採訪。

那些人質本來也不想說什麼,可是一聽這些記者的話,覺得好像他們獲救是美國政府的努力,他們中有些人便是忍不住的開口大聲抱怨了起來:

「不是美國政府救了我們,我們能夠獲得自由與美國政府毫無關係。」

「對,是戰狼救了我們,一個英勇而又正義的男人,是他跟他的團隊救了我們!」

「戰狼才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他並非是美國人,因此我們的獲救與美國無關。這件事上,美國極為不負責。」

這些記者一聽,一個個臉色都震撼不已,同時也敏銳的捕捉到這將會是一條天大的新聞,一條足以出現在明天的報紙頭條的大新聞,於是其中一些記者更是奮不顧身的擠開了身前的警察,追上去大聲的問著:

「戰狼?戰狼是什麼人?戰狼是指一個人還是一個團隊?」

「對於戰狼你們了解多少?他是一個人嗎?不是美國人那麼是哪個國家的人?」

「是戰狼跟劫持你們的人展開了戰鬥把你們救出來的嗎?你們當中有沒有人受傷?」

一個個問題瞬間拋了過來,詢問著那些人質。

而當中一些人質對方逸天也心懷感激,不少人便是紛紛開腔,說道:

「戰狼是一個男人,我們了解到的他是一個華國人。」

「對,他是華國人,而是還是華國最頂尖的特工,是他英勇的出現就出了我們全部人質。」

「沒錯,我們當中沒有人傷亡,這些都是戰狼的功勞。他就像是無所不能的超級英雄!」

「對,戰狼才是一個真正的超級英雄!你們美國的那些所謂的蜘蛛俠、蝙蝠俠、X戰警這些超級英雄都是虛擬的,都是假的,戰狼才是真正的無名英雄!」

「你們可以提供這個戰狼更多的資料嗎?他長得怎麼樣?他現在去了哪裡?」

「他是出於什麼目的來救你們呢?是不是請來的秘密行動組?」

「戰狼是他的一個代號嗎?」

這些記者一個個都張口問著,還想了解到什麼,可這時更多的警察支援了過來,將他們一個個都趕到了別的地方,不再讓他們靠近這些人質。

而這時,這些人質都已經紛紛上車,他們回答這些記者問題的時候,似乎已經忘了,他們中的冷夢瑤是跟方逸天認識的,而且當中還有一個參與行動的龍嘯天。

冷夢瑤跟著人質朝前走著,一路上她並沒有開口說什麼,聽著這些記者的發問以及人質中一些人的回答,她的嘴角邊暗暗泛起了絲絲明亮的笑意。

顯然,她此前跟這些人質透露出戰狼這個稱號是別有用心的。

「逸天,你的這個名號該見見天日了,我就是要讓你名聲轟動。不過,別人也只是知道你的代號,並不知道你的人,不是么?」

冷夢瑤心中暗暗想著,臉上的笑意更燦爛了。

隨著最後一個人質坐上了警察,這些記者心知已經採訪不到什麼,而案發戰鬥現場已經被警方嚴格守衛,他們根本無法靠近,於是只能是紛紛離開。

不過對於他們這些一條小新聞都能夠製造出大新聞的傳媒記者聞言,剛才那些人質的回答已經是足夠了。

這些記者一個個便是都感覺驅車趕回自己的公司中,那家能夠將第一手新聞素材給寫出來,那麼那家將會佔據這條轟動性新聞的主動性。

顯而易見,今晚過後,戰狼這個稱號將會名動全世界,成為各個國家所知曉的人物!

這一點,只怕是方逸天怎麼也料想不到的。 「我最喜歡吃餃子。」

韓小貝捧場道。

「若樰,這個送給你。」

進入打酒樓,林浩峰順道將剛才挑選的發簪遞給韓若樰后說道:「我覺得這個挺適合你的。」

「無功不受祿。」韓若樰連忙拒絕道,她不想再給林浩峰什麼錯誤的想法。「林大哥,謝謝你的好意,我一直把你當大哥的。」

話說的如此明顯,林浩峰明白韓若樰的意思,但是他不想放棄。

「若樰,只要你一日未嫁,我便不離不棄。」

林浩峰把發簪收起后,堅定說道,他喜歡上韓若樰也不是一天兩天。

逍遙小神農 「我最喜歡吃餃子。」韓小貝捧場道。

「若樰,這個送給你。」

進入小飯館內,林浩峰順道將剛才挑選的發簪遞給韓若樰后說道:「我覺得這個挺適合你的。」

「無功不受祿。」韓若樰連忙拒絕道,她不想再給林浩峰什麼錯誤的想法。「林大哥,謝謝你的好意,我一直把你當大哥的。」

話說的如此明顯,林浩峰明白韓若樰的意思,但是他不想放棄。

「若樰,只要你一日未嫁,我便不離不棄。」

林浩峰把發簪收起后,堅定說道,他喜歡上韓若樰也不是一天兩天。也不急於這一時。便做罷,不再提及此事。

三人吃完餃子后,為了避免村裡人多口雜,林浩峰先行一步回韓家村了。

韓若樰牽著雀躍不止的韓小貝,一路走走停停的往村裡王大漢約定的地點走著。

在一個街道拐彎處,韓若樰聞到了一股奇異的香味。她忍不住邁開腳步走進了店鋪,這是一家香粉店。

猶記得原女主也是個愛美女子,哪一個女人不喜歡胭脂水粉的。

她拾了一精緻盒子,打開后把那胭脂輕塗臉上,而後用店家的銅鏡照看著,銅鏡內倒影著一個美眸生盼的女子。

「娘親,你好美。」韓小貝毫無掩飾的誇讚道。

韓若樰用食指輕點韓小貝額頭愛憐的說道:「你呀,人小鬼大的。」

韓若樰把銀兩給了店家后,就攜韓小貝回酒樓旁邊馬車集合了。

待回到韓家村,已接近傍晚了。遠遠的看見村裡零零星星的煙火在閃動著。

韓小貝一到家就鑽進房裡和那兩隻白狐玩的不亦樂乎,韓若樰只是微笑的看著。

轉而奔進廚房開始張羅著晚餐的吃食。

前幾日上山狩獵的葷味她沒有全部讓林浩峰賣完,還留了點給乖兒子嘗嘗鮮。

她取出瘦肉,用刀片成薄片再從一個袋子里取出一些麵粉,打入一個雞蛋,把肉片放到雞蛋麵粉里裹了裹。鍋里燒油加入水,水滾開后開始放入肉片,待肉片翻騰湧上上來后抓了點鹽巴放進去,起鍋,撒了點蔥花鮮味無比。

再用餘下的麵粉攤了雞蛋餅。晚飯就是滑肉湯和雞蛋餅。

「乖兒子,趕緊的洗洗手吃飯。」韓若樰把飯菜端到桌子上后說道。

韓小貝跑桌子旁邊聞了聞說道:「娘親,好香呀!」

「趕緊的洗手去哦,乖兒子。」韓若樰把碗筷擺好,拉著韓小貝的手說道:「吃飯前要洗手,講究衛生。」

「娘親,太好吃了。」韓小貝洗凈雙手抓起一塊雞蛋餅后,開始啃咬起來。

「來,慢些吃。」韓若樰加了一塊肉片放入韓小貝的碗里安撫道:「娘親以後每天都做好吃的給你吃。」

「娘親,你對貝兒真好,貝兒最喜歡你了。」韓小貝轉動著他圓碌碌的眼睛說道。

韓若樰聽后心裡一暖,前世每天都在忙碌中生活,難得今世能享受這淡然的生活,身邊還有這麼一個小小可人陪著自己,此生足矣。

韓家村有一條河流叫黑嵬河,河水清澈見底,流動性很大,一大清早村裡就有很多婦人聚集此地洗衣服。

韓若樰穿著淺藍色襦裙,臉色略施粉黛,款款走來。

下方衣服的婦人相互小聲議論著。

「這上京城來的小姐,就是不一樣。」

「確實不一樣,看那狐媚樣,還不指定勾著誰呢!」幾個年輕小媳婦嫉妒韓若樰的容顏恨恨的說道。

韓若樰自顧搓洗著衣服,懶得和她們爭論,木縋把髒水敲得往那幾個嘴碎的媳婦位置流去。

韓若樰站起來身來,把裝有乾淨衣服的木盆端起來,徑直走回家去。

還沒到家門口呢,就遠遠的聽見家裡吵吵鬧鬧的聲音。

待走近了一看,原來是隔壁狗娃的娘鄭氏。

鄭氏天生一張瘦長猴子臉,尖尖的眉毛,顯示著她的刻薄,鄰居們平日與她鮮少來往。

「你這熊孩子,咱家是沒地容你是不。」鄭氏捏了狗娃的耳朵罵道。

狗娃疼的咧嘴大叫道:「娘,疼,疼……」

韓若樰放下木盆還未開口,韓小貝就慢慢挪步到她身旁。

「你這混小子,天天和這個沒爹的掃把星在一起玩,早晚你也會沒爹。」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