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國慶聽到這話后,頓時感激不已道:「謝謝,謝謝您了李校長,我明白了,那我還去開會嗎?」

李雅珊都被安國慶給逗笑了,心想人葉浪話說的這麼清楚了,你現在還跑去開毛會議啊?

「不用了,您年紀大,今天晚上早點回去休息吧。」李雅珊微微一笑說。

「那行,其實我年紀雖然大了點,但精神狀態還是很好的,身體也很健康,晚上開會這種事情,我還是能接受的。畢竟咱們都是為了學生著想,關鍵是葉校長這種態度,唉……算了,什麼也不說了,既然這所學校是人家開的,要說開除我,我也心服口服。」

「呵呵,好了,您就別擔心了,先這樣吧,我先去開會了。」

說完,李雅珊轉身離開。

學校會議室,凌晨一點半,李雅珊坐在最前面,旁邊依次坐著副校長葉浪,副校長鬍國兵,副校長安友龍,政教主任孫兵,教導主任萬喜子等。

李雅珊在眾人安靜下來后,臉上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語重心長的開始說了起來:「各位老師,今天大半夜讓大家開會,我心裡實在是過意不去。但是沒辦法,我們學校現在的形式真的很嚴峻了,我在紫禁市當校長這麼多年,還從未遇到過學生公然對抗老師的惡性事件,可是來這邊之後,這種事情居然真的發生了。我們的胡校長,在這次的衝突中負傷,實在讓人痛心疾首,我很想知道,我們三中的學生,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難道我們還要任由他們朝著罪惡的道路上發展下去嗎?」

李雅珊作為校長,說話自然比葉浪有水平的多。

將三中的形式分析完畢后,眼前這些老師,紛紛鼓掌。

他們心中無不感慨,到底是從大學校來的領導啊,看上去雖然年紀輕輕,可說氣話來,比他們湖市教育局的局長還有水準。

掌聲結束,李雅珊將目光對準了旁邊的葉浪,帶著幾分期待道:「葉校長,您現在負責學校管理方面的工作,對這件事情,你有什麼想法?」

葉浪早就想發表自己的意見了,面對李雅珊的詢問,葉浪想都沒想,一字一句道:「要說是想法,我還真有。今天這件事情做的雖然漂亮,可就像是我剛才來會議室之前說的,還沒有從根源解決問題。想要讓這些學生真正改變,必須要設法改變他們的心態。明天早晨,學生是周五,早晨學生暫停上課,各班班主任先準備下午召開家長會的事情。其他老師,九點鐘開始帶領全校學生開展衛生大掃除,一個半小時應該能夠結束,衛生大掃除結束后,休息半個小時,召開動員大會。」

葉浪話剛說到這裡,旁邊胡國兵便帶著幾分好奇問:「葉校長,動員大會誰來主持?」

葉浪當仁不讓,大包大攬的說:「當然是我。」

李雅珊聞言,急忙擺手道:「你還是算了吧,我想最好還是我來。」

在座的老師聽到這話后,紛紛點頭道:「嗯,我們也覺得李校長您比較合適。」

葉浪尷尬的笑了笑,好奇問:「我為什麼不行?」

旁邊李雅珊苦笑了聲,對葉浪低聲說:「你覺得你行嗎?張嘴閉嘴特么的,到時候你讓這些學生心裡怎麼想?」

葉浪老臉一紅,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這不是習慣了嗎?」

二十分鐘后,明天的工作基本已經部署完畢。

李雅珊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鐘,為了不至於讓學校老師真的熬通宵,正打算散會,讓大家去休息的時候,沒想到一個保安急匆匆從會議室沖了進來。

剛進門,這名保安便大聲道:「不好了,辛辰帶著一群社會上的混子衝進來了。」

聽到辛辰這兩個字,胡國兵頓時雙手抱頭,大聲喊道:「大家快點藏起來啊,這王八蛋來肯定是給他弟弟辛傑報仇的。」

學校這些老師,大部分都知道辛辰的存在。

畢竟,辛傑作為學生裡面的刺頭,有不少老師可吃過這小子的虧。

其中自然也包括前校長鬍國兵。

葉浪看到胡國兵這樣,差點沒笑出聲來。

看到眼前這群老師不知所措的模樣,葉浪不緊不慢的說:「都別緊張,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校長,你現在報警。孫主任,你帶著政教處的老師,我們一起出去看看。」

孫兵見識過葉浪的厲害,因此,他在聽到葉浪這話后,頓時像打了雞血似的竄起來,激動不已的笑著說:「哈哈,好,老張,我們幾個看來又有的忙了,快點的,跟著葉校長出去一起迎戰!」

聽到迎戰這兩個字,李雅珊不由得扶住了額頭,暗想看來那句老話說的還是挺對的,正所謂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跟著葉浪這種人,看來沒幾個能不受其影響的。 李雅珊著急報警的時候,葉浪等人已經來到了學校大門口。

十分鐘前,辛辰等人帶著棍棒,甚是囂張的來到了三中大門口。

三中的保安,和紫禁國際學校的保安是沒法比的。

紫禁國際學校的保安,就算是身手再差,最起碼遇到事情的時候都會嗷嗷的衝上去。哪怕是受傷,最起碼還對得起身上的這身衣服。

但是三中的這些保安,在看到辛辰等人過來的時候,保安隊長王濤,則忙湊過去先給辛辰發煙。

「辰哥,來了哈?今天是來這裡對付老師的還是學生哈?」

「老王,你問這個幹什麼?還不快點給老子讓路啊?」

「嘿嘿,路肯定是要讓開的,不過辰哥,有件事情兄弟可要提前給你說說。咱們三中現在是紫禁國際中學的分校了,學校新來一個副校長,巨牛啊,今天晚上突擊大檢查,不少學生可是吃了這位副校長的虧。所以……」

王濤話還沒說完,辛辰便直接一腳招呼在了王濤身上。

王濤三十來歲的年紀,而辛辰只有二十六七歲。

他在辛辰來之後先陪著笑臉,給人家發煙,緊接著又介紹學校現在的情況,沒想到換來的居然是辛辰這一腳。

平時王濤可能就忍了,但是今天,王濤也不知道是自己覺得窩囊,還是覺得學校現在成了紫禁國際學校的分校,心裡有了底氣。

所以,在被辛辰踢了一腳后,這傢伙居然前所未有的猛然起身,手指著辛辰大罵起來:「王八蛋,老子給你臉你特么不知道兜著是吧?這裡是學校,不是你們胡來的地方,如果你們今天敢從這裡走進去一步,我們就對你們不客氣!」

撂下這話,王濤居然轉身對身後總共四個保安擲地有聲道:「你去通知葉校長,你們三個抄傢伙,老子還不相信今天收拾不了這群癟犢子。」

王濤身後這四個人全都傻眼了,他們可沒想到,看到辛辰一向頭都不敢抬的王濤,幾天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和辛辰發狠了。

心裡驚訝之餘,這四個人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紛紛按照王濤說的,開始行動起來。

也就在這名保安前去通知葉浪的時候,王濤手下另外三個保安從保安室中拿出來警棍,擋住了學校大門。

辛辰懵逼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王濤等人的舉動,心想奶奶個熊的,這幫癟犢子怎麼了?今天難道是打雞血了還是吃錯藥了啊?

如果是平時,自己帶著手下過來,王濤這幫人那可是屁顛屁顛,給他們親自帶路過去解決麻煩的啊。

但是今天,這王八蛋,居然還敢帶著手下的兄弟和自己作對了。

「哈哈,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啊,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啊。」辛辰大聲笑出聲來,晃了晃手中的棍子,對眼前王濤直言道:「我說老王,你是覺得自己有幾條命啊?膽子肥了對吧?居然還敢帶著人和我們對峙,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老子們從這個大門進來,你能將我們怎麼著!」

如此說著,辛辰一步步朝著大門位置走過來。

王濤見狀,拿著手中警棍對辛辰大聲道:「告訴你,你今天別逼老子,以前老子聽你的,但是從今天開始,老子不聽你的了!」

「好啊,我也沒讓你聽我的啊,我讓你有種現在過來打我。」辛辰說著,已經來到了大門位置。

王濤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辛辰這種社會上的小混子,下手可是沒輕沒重的。

這要是真的衝進來了,人家八九個人,他們這邊暫時只有四個人,豈不是要吃大虧嗎?

這麼想著,王濤迅速衝到了大門位置,正準備大門鎖起來的時候,沒想到辛辰再次一腳,直接將王濤踹翻在了地上。

王濤手下三個兄弟看到這種情況后,紛紛對著眼前辛辰大聲罵道:「王八蛋,你給我住手!」

「住手?住你麻痹,今天老子實話撂在這裡,我來這裡,就是找你們副校長那個王八蛋的。如果他今天不出來,我就對你們這群狗日的不客氣!」

葉浪來的時候,正好聽見了辛辰說的這話。

帶著孫兵等人來到門口,葉浪先朝著地上盡職盡責的王濤望了眼,臉上帶著一抹欣慰的笑容道:「好,很好,作為學校的保安,就應該像你這樣。對了,你是咱們學校保安隊長王濤是吧?」

王濤點頭,苦著臉說:「葉校長,這群王八蛋,沒事找事啊。」

葉浪點點頭,表示已經知道,隨機微微一笑說:「你先起來吧,紫禁國際學校需要的就是你這種盡職盡責的人,不管在什麼崗位,只要對得起自己身上的衣服,那就可以了。」

說完,葉浪來到了王濤等人前面,順著站在對面的辛辰等人望了眼后,葉浪微微一笑問:「說吧,想要幹什麼?」

辛辰雙眉緊皺,朝著葉浪打量了眼,冷聲質問:「你就是葉浪?」

「對,怎麼了?」

「就是你今天晚上將我弟弟給打昏了?」

「你弟弟是那個癟犢子啊?」

「曹,打了我弟弟,你特么居然現在還敢罵他?成,今天老子不弄死你,老子以後也就沒辦法在這塊混了。」辛辰說著,轉身對旁邊幾個兄弟直言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啊?給我上,上去打死這個王八蛋。」

葉浪實在是有點無語,心想看來不管是什麼地方,不怕死的人終究是存在的。

帶著這種想法,葉浪後退了幾步,然後對眼前辛辰道:「你也別在門口位置站著了,就算是動手,你們也應該來學校裡面動手不是?這樣才顯得你們威風啊。」

孫兵聽到這話,忙對葉浪說:「葉校長,這些社會上的混子可不比那些學生,我覺得還是將大門先關起來,等警察來了再說吧。」

葉浪擺了擺手,微微一笑道:「不用,就他們這幾個人,還不夠麻煩警察叔叔的。另外今天這些人來了我們找警察,這不就是在告訴外面的人,我們紫禁國際學校,連對付幾個小混子的能力都沒有嗎?」 聽到這話,孫兵好奇問了句:「那您的意思是?」

「很簡單,打死他們一兩個,告訴外面的小混子,紫禁國際學校的大門,只允許學校老師和在校學生進來。」葉浪擲地有聲道。

辛辰手下有兄弟聽到這話后,忍不住開口笑道:「哈哈,聽見了沒有啊?這王八蛋居然說要打死我們一兩個人,哈哈,他們要打死我們,這可真夠搞笑的啊。」

辛辰眼神中滿是不屑的目光,順著葉浪打量了眼后,一字一句說:「好啊,既然你想要打死我們,來啊,我們進來,看看你今天打算將誰給打死?」

如此說著,辛辰帶著手下兄弟一個個朝著校園中走了進來。

當這些人從大門口進來后,葉浪便對旁邊王濤直言道:「王濤,還有力氣將門鎖了嗎?」

王濤看著對方八九個人,心裡多少有點兒不安。

但看到葉浪滿臉自信的表情后,他當即點頭道:「有。」

隨著學校大門被鎖起來,辛辰站在自己手下兄弟前面,掏出香煙,點燃后深深吸了口,不以為然道:「現在大門鎖了,你倒是說說看,你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我倒是想要問問你們想幹什麼?大半夜的來學校鬧事情,你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老子就鬧事情了,你打了老子的弟弟,現在居然還有理了啊?」說著,辛辰直接動手,朝著葉浪面前便撲了過去。

葉浪板著臉,沒有多說一句廢話。

在看到辛辰撲到了自己面前後,葉浪三步並作兩步,直接沖了過去。

剛到了辛辰面前,葉浪直接出腳,一腳踹在了辛辰的膝蓋位置。

咔嚓!

只聽見這麼一聲脆響,緊接著,辛辰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倒在地上,抱著自己被直接踢斷的腿,痛苦哀嚎起來。

辛辰手下這幾個兄弟見狀,先是一愣。

緊接著,便有不怕死的站出來,手指著葉浪大聲罵道:「王八蛋,你這是找死!」

葉浪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將辛辰踢倒在地上后,他直接竄到了對方人群之中。

抬起腳來,毫不客氣的朝著這群小混子的腿上踢了過去。

「啊!」

「王八蛋,你……老子的腿斷了啊。」

旋即,學校門口,直接上演了一場精武門。

辛辰帶來的這些兄弟,在短短不到一分鐘時間,全都被葉浪給踢斷了腿。

趴在地上,這些兄弟眼淚橫流,他們打死都沒想到,對方敢對他們動手也就罷了,沒想到下手還這麼狠。

葉浪打完之後,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從人群中走出來,然後對辛辰冷聲質問:「麻痹的,以後還敢不敢來我們學校鬧事情了?」

辛辰到底是混過幾天的人,而且身後還有許子明撐腰,所以現在就算是斷了腿,骨氣還是有的。

面對葉浪的質問,辛辰鋼牙緊咬,對葉浪一字一句說:「牲口,你現在給老子聽好了,別以為你身手厲害老子就怕了你,告訴你,老子現在一個電話,就能讓手下兄弟過來將你這破學校給拆了!」

葉浪冷哼一聲,不屑道:「威脅我是吧?行,我讓你再死鴨子嘴硬!」

說著,葉浪乾脆走過去,有一腳踩在了辛辰的另外一條腿上。

「啊……」

這腳下去,辛辰登時額頭上冷汗直流,嘴唇微顫,面色蒼白的趴在地上,憤怒不已道:「你……你等著,你給我等著啊!」

葉浪點點頭,蹲在了辛辰面前,一字一句道:「放心吧,我等著,另外告訴你,我叫葉浪,現在三中最帥的老師。如果想要約架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辛辰聽到這話之後,狠狠盯著葉浪,他簡單思慮幾秒,然後冷聲道:「麻痹的,打架這種事情還需要預約嗎?今天老子就陪著你一直玩下去。打斷了老子的雙腿,難道還想要讓老子現在就走嗎?」

說著,辛辰咬著牙,強忍著自己身上的疼痛,將自己的手機摸了出來。

葉浪看的好奇,於是便起身對身後孫兵等人微笑著說:「你們先去幫我搬過來一把椅子,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小子今天能給我玩什麼花招。」

聽到這話后,孫兵忙笑著答應,對身後張發賢道:「老張,還愣著幹什麼啊?快點去找一把椅子過來啊。」

張發賢連忙點頭道:「得嘞,我這就去哈。」

張發賢剛離開,李雅珊帶著學校其他老師也來看。

他們報警之後,警方來這邊最起碼還需要十幾分鐘時間,為了避免不鬧出太大的動靜來,李雅珊覺得自己很有必要過來看看。

辛辰打電話準備叫來的不是別人,正好就是許氏集團的許子明。

作為許子明手下最忠實的一條狗,辛辰知道,自己遇到了這種事情,許子明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畢竟,之前許子明也曾經不少次為他出頭解決過不少的事情。

果不其然,當辛辰打通電話,將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簡單說給許子明后,許子明當即震怒。

「麻痹的,打狗也要看主人,這王八蛋,不打聽打聽你是誰的人?靠,你等著,老子馬上帶人過來。」許子明一聲怒喝,掛斷電話后,從床上翻身而起。

今年三十多歲的許子明,在湖市這邊,也算是少年英雄。

許氏集團在湖市已經存在了二三十年時間,從許子明父親許熊開始,一直到現在,可謂是一步步壯大。

直等到現在,許氏集團雖然在湖市算不上第一,但也絕對不會被排出前五。

許子明的老婆,看到許子明氣沖沖的翻身起床,忍不住開口抱怨道:「你幹什麼呀?這大半夜的,你這麼著急幹什麼?」

許子明面對自己妻子的詢問,倒是沒多想,斬釘截鐵道:「辛辰出事了。」

聽到這五個字,許子明的老婆陳阿嬌當即愣住了。

獃獃的看著許子明,連忙問:「子明,你說什麼?辛辰出事了?嚴重不嚴重?我的天啊,湖市現在還有誰敢得罪辛辰呢?」 許子明皺眉,穿衣服的同時氣沖沖的說:「紫禁國際學校在湖市開了家分校,之前的三中,現在居然成了紫禁國際學校的一份子。就在今天晚上,麻痹的,紫禁國際學校有個叫葉浪的男老師,居然先打了辛辰的弟弟辛傑,辛辰跑過去找學校方面說理,沒想到現在居然被人家給打斷了雙腿。麻痹的,你說說,這不是明擺著打算剛來湖市就欺負老子嗎。」

陳阿嬌聽了,便對許子明低聲道:「子明,我覺得這件事情你暫時先別出頭了。」

許子明帶著幾分不解問:「為什麼?」

「你現在畢竟是許氏集團的總經理,這點小事情,你出頭算什麼啊?」

「額?那你的意思是?」許子明轉念一想,覺得自己老婆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於是便低聲問。

陳阿嬌翻身起床,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說:「還是我過去先看看情況吧,我想他們應該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吧?」

「老婆,都已經這個點了,你過去好像有點不合適吧?」許子明帶著幾分尷尬道。

「有什麼不合適的啊?聽我的吧,再說了,我們都老夫老妻了,難道你還會擔心別人說閑話嗎?」陳阿嬌說著,已經穿好了衣服。

許子明苦著臉,一方面是自己許氏集團的面子,一方面是自己的老婆,左思右想后,許子明索性直言道:「這樣吧,我還是讓王彪他們過去看看情況吧。」

說實話,許子明到底還是拉不下這張臉。

自己手下被打了,出面幫助解決問題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老婆,這讓外人怎麼看?

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外人,自己老婆和辛辰兩個人關係不一般嗎?

可自己要是跑過去,豈不是在告訴別人,這點小事情,還需要他這個當總經理的人跑去解決,好像也有點丟臉。

一時之間,許子明有點左右為難。

陳阿嬌聽了,狠狠瞪了眼許子明,沒好氣的說:「子明,辛辰過去都不行,還被人家給打斷了雙腿,你覺得王彪過去就可以嗎?這傢伙和辛辰相比,還沒辛辰厲害呢。再說了,我知道你現在是怎麼想的,你無非就是擔心我過去之後,有人說我和辛辰關係特殊對吧?呵呵,可我是什麼人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我這輩子,最愛的可是你一個啊。別的事情我幫不到你什麼忙,但是今天這點小事情,為了保住你在許氏集團的尊嚴,也為了能讓那些為你辦事的兄弟心裡安心,我始終覺得還是我過去最好。」

許子明聽了,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嘴唇,點燃一支香煙,深深吸了口。

猶豫了幾秒后,許子明好奇問了句:「可要是你過去之後,他們也不給你面子怎麼辦?」

陳阿嬌咯咯笑出聲來,走過去直接在許子明的額頭上親了一口,然後微笑著說:「子明,你開什麼玩笑呢?雖然我們許氏集團和他們紫禁國際學校沒什麼牽扯,可畢竟我們在湖市那也是屈指可數的,紫禁國際學校以後想要在湖市發展,沒我們的幫助你覺得行嗎?當然了,退一萬步講,我過去之後他們要是不給我面子,到時候你直接出手不就行了嗎?」

說到這裡,陳阿嬌已經穿好了衣服。

貂皮的大衣,外加白色的皮靴,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聊齋裡面狐狸變成的小妞。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