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四個小時,所有人都集中了精神。

軍方速度也很快,周將走後只一會兒就讓基地中再次響起警報器。

警報器的穿透力強,能讓基地附近的異能者聽到。

沒過多久,一輛輛也軍車開出基地召回異能者。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近一點的地方,很快有異能者的車隊開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基地的三個門都大打開讓外面的異能者回基地。

值班人員前所未有的增多。

連曹敏跟着出去採集血液樣本來幫忙檢測有沒有感染的人羣。

外敵是一個方面,當然這個內亂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方面。

惑國邪妃:冷魅王妃要休夫 所以不能讓基地內部出現變異喪屍還是關鍵所在!

隨着警報器的重複循環,基地大院內也開始一一部署開來。

武器庫房被打開,武器被搬運出。

另一邊,軍方速度異能者挨家挨戶的派人送上所有的部署計劃。

很快到了下午兩點的時候,大部分的出門異能者都已經回到基地中。

下午兩點半的時,所有的異能者都已經在基地的城牆下面集合好。

這次的部署雖說有可能還有漏洞,但已經是目前的最完善計劃。

基地中的每個團隊都被登記在案,記錄守門的方位與時間。就算沒有什麼戰鬥力的兒童、老人,也要加入後勤部。

這次是基地中參加任務最全的一次。

一共參與人數達到十二萬。

一個團隊只要在位置上堅守一個小時,然後可以得到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所有的團隊一天都要堅持三個輪迴才能回去休息。

隨便團隊被分派到的是西門的正前方。

西門牆面較矮,相對於來說,難度更高,自然要派異能更高強的人。

兩點四十的時候,所有執行長官都會站在城牆牆上給予大家最激勵人心的演說。

這些演說稿也是基地中的能人創作。

西門這邊的執行長官是衛嵐。

同爲少尉的衛嵐在與之前的值班人員趙城時候,他就能直接進基地的大院會議室參加這種政治會議,再成爲第一班人員的執行長官,也足以證明他的能力不凡。

天涯團隊歸入隨便團隊,他們的人數超過20幾個人,在基地中來講也是個小團隊。

以團隊來安排這樣的守門戰給予積分,其實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現如今的情況也沒有更好的安排。

每人都有分配到槍支與子彈。

這次的槍支課程基地都還沒有準備好,但是臨時情況下,也只有讓士兵演練了一遍步槍的使用方法。

所有對着拿着槍支都感到很興奮,但是看到了手上的子彈時,又無語了。

所有到手的子彈加起來也才1000顆,以開槍這樣的速度,這些子彈堅持一個小時根本不夠,更別說分發這樣的子彈其實是讓衆人堅持一天的。

三點時候,所有人要上‘戰場’的人士已經在城牆上集合好。

基地的吊橋早已經升了起來。

那深深寬寬的溝壑中全是狼牙刺的陷阱。

“來了。”不知道誰說了一句。

衆人的神經一下都繃緊了起來,目光極力地向着道路的遠處望去。

那邊,漆黑涌動的河流緩緩過來,建築物阻止不了那一片黑暗,反而隨着它們流動,被摧毀掉。

喪屍潮!

末世後的第一次喪屍潮,終於來襲。

夕陽映照在這幅驚人的場景,憑白讓人感受到了一股淒涼,他們就是身處這樣的世界。

地獄與天堂一牆之隔的世界! 這次的喪屍潮數量實在太多……

在城牆上的一些異能者看着下面的密集喪屍,黑壓壓的幾乎佔滿了所有空隙,都感覺到自己有了密集恐怖症。

有些膽小的姑娘就算做好了心裏準備還是嚇的軟坐在城牆的路面上。

城牆築造的跟長城有點像。

同樣是城牆上面爲大道,道寬大約三米,每個五米都有個四方形的堡壘,供射擊和放狼煙所用。

所以現在站在城牆大道上也是密密麻麻的異能者。

風吹過,冷而幹,夕陽已經落半。

最先是難門方向迎來大批喪屍,其次是東門,再之後是西門,最後,就連普通人從沒使用過的北門,也迎來了源源不斷的喪屍……

基地方面如果不是早有判斷,恐怕會在這次突入起來的喪屍潮中造成更大的損失。

隨着軍方人員的一聲令下“開火。”

城牆上面的所有人就用槍支開始掃射起來。

嘩啦啦!

頓時,槍聲震天!

對於剛剛摸到這些大型槍支的那些大漢很興奮,熱血好男兒誰不喜歡這些衝鋒槍。

但是才過了半小時,那些人就發現自己的子彈已經過半了,這還是大家在槍支不熟練的情況下,慢慢射擊的結果。

把槍一扔,遠攻異能者又開始釋放自己的異能。

那些速度異能者還有空間異能者,如今在高高的城牆上都派不上大用處。

只好就做後勤的支援,或者團隊中把子彈讓給他們,讓他們也拿槍參加戰鬥。

各種異能在空中飛舞,如各色的禮花一般,絢麗而奪目。

反正一個小時就輪班休息,可以遠攻的異能者們都沒有保留自己的異能,紛紛本事盡出,以自己最大的輸出爲主。

城下下面之前佈置了的一些機關排矛,釘板,檑木,巨網,此刻也鋪天蓋地地砸向了喪屍。

就算作用不大,也能阻止它們的腳步放緩一些。

白七手中的冰刀把把飛射而出,寒光都精準地刺向喪屍的頭顱。然後寒光瞬即又會射向另一隻喪屍,那裏的一片喪屍,頭顱中由於短暫快速的壓強竟然還會噴射出一道血箭,然後緩緩地撲倒在地上。

他異能控制的那片範圍,不斷有喪屍倒地,如同多米若骨牌一般疊加在一起。

可見其異能運用之巧妙,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爐火純青之境界。

唐若的水球被三級精神力包裹也已經能致喪失於死地。

她的水球衝擊到喪屍頭頂上,其中的實體精神力再次刺出,能讓喪屍一招斃命。

唐若手掌中的水球不停頓,十指躍動之間,水球如碧光閃現,碧光到達喪屍門面爆炸開來時候,卻能奇蹟般的讓喪屍倒下去。

隨便團隊各個人對於喪屍,都在區政府那邊打出經驗,就連潘曉萱拿着槍支也能一槍爆掉喪屍頭顱。

他們所守的西門正前方這邊的喪屍移動速度,明顯比其他範圍的要空出很多。

許許多多在旁邊一同打喪屍的異能者都看到了這一幕,都減慢了手中的異能速度,震驚萬分!

連一些狙擊手都驚得呆住了。

這樣的團隊實在太可怕,如果基地中所有的團隊都有這樣的能力,喪屍潮又有何畏懼?!

他們這個團隊中的人大家都認識,除了另一個人……

“是剛纔飛牆的女神!”有人叫了出來。

其實還有那個黑衣男人……他卻不想說!

這一聲之後,他旁邊的人紛紛詢問。

“就是剛纔你說的你親眼看見的飛上南門的姑娘?”

“就是她!”

“我也看見她飛牆了!”

“我也聽說她能飛的事情。”

“原來女神的異能對抗喪屍也能這麼厲害!”

“是啊,好厲害。”

短短四個小時時間,唐若在基地中‘飛牆而上’話題已經在基地中流傳了一遍又一遍。

每個在現在看見過現場直播的人都有了炫耀的資本:我可是親眼看着那女神直飛而上的!

自然也有人不相信的,但不相信的人總能被同伴拉到另一個也親眼見過的人面前再聽上一遍。

以至於,現在基地中對於那個會飛的水系異能者女神都很好奇。

如今聽一些人說這個用水球技能廝殺的二級喪屍的姑娘更加驚奇。

直到衛嵐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傳來:“基地已經到了存亡的關鍵時刻,你們如今在幹什麼,什麼話題的討論能讓基地度過這次危機?!”

他們才如夢初醒。

看看人家那個姑娘,年紀輕輕、人長的漂亮、異能強大的同時自身還努力無比的參與鬥爭,自己等人確實不應該再驚訝下去。

也應該努力打喪屍提高自己的實力,追上女神的步伐!

大家一下子就彷彿有了主心骨,整了整心神,再次開打。

那邊,黑壓壓的人頭涌動過來。

這邊,更加絢麗的異能釋放出去。

這最開始的一個小時,所有人忘記了個人的恩怨,個人的榮辱得失,全心全意投入在這場戰役之中。

僅僅才過了一個小時,前面寬兩米的溝壑直接就填滿了喪屍的屍體。

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歡喜 這樣下去直接可以讓後面的喪屍踩着前面的屍體過來。

任其發展,茫茫喪屍海能嘶吼着衝撞城牆。

這個在之前的會議上也討論過,已經做出部署。

讓風系異能者控制風向,讓火系異能者加上滾落的油桶直接焚燒掉屍體。

這樣的舉動必須要控制好風向使活的喪屍不受焚燒。

不然病毒就會隨風傳播開來。

意外好孕 火星四射,硝煙四起,滾滾煙霧全然沒有吹上基地中來。

一個小時到,衛嵐指揮着西門城牆上的士兵開始換班。

換班的不僅只有異能者,還有基地士兵。

隨便團隊是這次的第一批參戰人員,一聲令下之後,就開始交接位置,等待下城牆。

白七收了手轉頭看向唐若,對她伸出手說:“把位置讓給下面的異能者,我們下去休息吧。”對於沒有使用大型冰系異能的他,這一個小時也只是剛剛熱身而已,絲毫沒有一絲的疲憊之色。

唐若點頭,把手交到他手上,露出個笑容來:“嗯。” 這麼一個小時的喪屍潮大家還是全完能對付,各個都遊刃有餘。

城牆上第一次的交接有些混亂,主要是後面的人員能上城牆拿槍都很興奮,前面的人員異能還有空餘,倒也沒有非常疲憊緣故。

剛纔後期都在打喪屍,如今可以近距離接觸女神了,因此,隨着人的來回走動,上前偷看唐若的有之,走到一旁光明正大要簽名的也有之,更加還有要求合影的……

唐若被弄的非常囧,下城牆時候,越發往白七那邊靠去。

就這樣……成了網紅?

白七拉的手變成直接攬住,另一隻手中出了冰刀,揚起臉,有點倨傲的朝旁邊的道:“冰刀無眼,保持好距離,不想再大冷天還要涼快的請退開一點。”

一邊說,一邊施施然的帶着唐若下城牆去。

衆人看到他剛纔如王者降臨般的打喪屍,頓時心中一抖都停下了追逐的腳步。

雖然羨慕嫉妒恨,雖然心裏十分不爽,雖然很想圍着那個男人揍他一頓……

但也不得不承認,以女神的實力與外貌,也只有這樣的頂峯男人能夠與她匹配啊。

下了城牆,大家都在活動筋骨。

這麼一小時放異能的倒沒什麼,開槍的活兒倒確實挺累人。

基地把隔離區開放出來,當成臨時休息室。

在這裏,有一桶又一桶的水與一鍋又一鍋的白麪饅頭可提供。

每個人參加完之後領取了一張小卡就可兌換這些食物。

現在已經四點多,天色黑下來。

外頭喪屍的嚎叫聲不絕於耳,唐若被白七拉着隨着隨便衆人一起到了西門休息室。

很多前一班人員也都紛紛過來。

西門隔離室平時不大使用的緣故,地上倒是乾淨整潔無比。

由於每個小時都要換班,所以這裏有各種團隊都在這裏候命,導致人員很多很嘈雜。

胡浩天選了一個位置帶頭坐下來,招呼衆人說:“來這裏休息吧。”

地方本來很大,但是人員也多,這個位置相對比較起來已經不小,對隨便團隊這個二十個人來說卻不怎麼夠用。

大家全都擠在一起。

“這個地方有點窄啊。”劉兵站着活動着右臂,尋找自己該坐在哪裏。

“有的坐就不錯了,不行就坐大街上吧,大街上還能空氣流通。”潘大偉倒是不以爲意,用藤蔓稍稍隔了幾個靠背一樣的東西出來,既能讓大家和人羣隔離開來,也能讓大家靠着舒服一些。

藤蔓快速的將20個人包圍起來。

白七帶着唐若坐下之後,看了看錶:“再過一小時人就會更多了。”

今天他們只要執行兩班就可以回去休息。

這麼算起來,八點過後才能回別墅。

大家自然紛紛問爲什麼。

白七說:“到時候天黑,喪屍多,人也多。”

人來人往下,他們又看見了蘇雨薇。

倒不是大家一起看見的,而是潘曉萱先看見的她。

她大概由於衛嵐是在這裏值班的緣故,也來了這裏戰鬥。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