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道驚雷,精準的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哎呀,這雷是怎麼回事兒?張眼睛了啊!怎麼老劈你們三個壞人啊?」

林逸怪叫一聲,再度站在了三人中間。

「咔!咻咻!」

地上原本就已經有半米深的深坑,再度被炸的泥土四濺。

「小雜種,我龍家一定不會原諒你的。」

龍十三眼神陰鷙,怒吼一聲,竟然直接昏死了過去。

至於那兩名煉骨境的強者就更加的不堪了,先一步就也昏死了過去。

林逸看著眼前的三人,嘴角浮現了一抹邪惡的冷笑,不管龍天行為什麼到現在一直沒有再度對他們一家人動手,他們之間的仇怨都不可能就這樣算了。

對於敵人,林逸從來不會心慈手軟,當即上前,直接把三人扒了個精光,隨後擺出了一些讓人害羞的姿勢,拍了幾張照片之後才急忙朝著北方衝去。

那邊都是大山,只有在哪裡他才能夠安全,現在黑霧神木還在不斷的吸收他體內的力量,在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沒有力氣了。

現如今這裡的動靜實在太大,一旦讓龍家的人,或者其他的修仙者發現他,對他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

「呼呼,活下去,老子還要報效祖國,還要報父母的養育之恩,不能死,不能死啊!」

林逸咬著槽牙,自嘲的笑道,隨後顫抖著拿起了手機,直接給韓雨菲發了一個定位。

「砰!」

定位發完之後,林逸只感覺自己的腦袋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鉛球一般,整個人再也無法承受那種虛弱疲憊的感覺,竟然一頭砸在了地上,昏死了過去。

穿著一條牛仔短褲,抱著白璧無瑕長|腿,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韓雨菲,聽到茶几上的手機響起,不禁眉頭一皺,邁開兩條讓人讓人直吞口水的長|腿,就把手機拿了起來。

當看到林逸發過來的定位,韓雨菲那白皙如玉的額頭不禁微微一皺,隨後輕輕一點,頓時一張地圖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這個混蛋,怎麼跑到哪裡去了?他給我發這定位做什麼啊?」

韓雨菲皺著眉頭不解的嘀咕道,隨後帶著疑惑,韓雨菲直接撥了過去,結果電話一直在響,可就是沒人接,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讓韓雨菲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難道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不好,一定是的。」

韓雨菲急忙起身朝著外面衝去,在經過別墅門口的時候,直接換上了一雙白色的帆布鞋,就開著自己的越野車朝著林逸發給她的坐標急速而去。

「咔咔!!!」

閃電不斷的落在林逸的背上,每一道閃電落下,林逸的身體就會猛的一顫。

不過數道雷電落下,林逸的背後就已經被打的血淋淋,隱約能夠看到背上的脊椎骨,不過此時,那一直在瘋狂吸納林逸氣血的黑霧神木,卻彷彿找到了新的力量,竟然開始在吸收雷電的力量。

神府在快速的成型,不過林逸的處境也非常的危險,這就像是一場賽跑,如果林逸贏了,可以得到神府,可如果雷電贏了,等待林逸的便只有死亡。

一路上,韓雨菲幾乎把油門踩到底了,她感覺自己慌了,這輩子似乎都沒有這麼慌過,那種感覺就好像一旦去晚了,便會失去整個世界一樣,那種惶恐不安,讓韓雨菲的眼淚都不自覺的流下。 一個半小時后,韓雨菲不得不下車了,雖然她的這輛越野車是進口的,動力十足,可他畢竟不是推土機啊!前面都是茂密的山林,根本沒有辦法在前行了。

慌張的韓雨菲根本顧不得去看腳下的路,一雙泛紅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手機上的地圖,腿上傳來的劇痛,彷彿被她下意識的忽略了。

一路跌跌撞撞,在山林中前行。

「咔!」

一道閃電直接從天上落下,狠狠的擊中在數百米開外的地上。

韓雨菲嬌|軀一顫,怕打雷這幾乎是很多女孩子的本能了,不過看了一眼手機上的坐標點,她還是咬著槽牙急忙朝著閃電落下的地方衝過去。

當看到躺在地上,宛如一攤血泥一樣的林逸,韓雨菲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了起來,隨後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順著那帶著一抹英氣的絕美臉頰嘩嘩落下。

這一刻,韓雨菲什麼都沒有想,整個人幾乎是本能的沖了上去,死死的抱住了全身都沾滿鮮血的林逸。

「嗚嗚……大壞蛋,大壞蛋不要死啊!求求你不要死啊!」

韓雨菲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整個世界拋棄了一般,死死的抱著林逸的痛苦的哀嚎,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韓雨菲的悲傷,天空上不斷落下的雷電竟然憑空消失了。

天青地明,雲淡風輕。

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只有韓雨菲那撕心裂肺的哭聲,不斷的在山林中響起,有如厲鬼一般驚悚。

「咳咳,我說韓小妞,沒想到你的本錢還挺渾厚的啊!被你抱在懷裡,感覺不錯。」

突然,一震微弱的聲音驟然響起。

這聲音就像是一道劃開黑暗的曙光,頓時讓韓雨菲從無盡的悲傷中回過神兒,急忙低頭看向了懷裡的林逸,激動的眼淚嘩嘩的叫道:「林逸,你沒死,你沒死啊?」

「不,我感覺自己可能快要死了,幸福的快要了。」林逸一臉陶醉之色啊!韓雨菲那模樣,身材根本都不用多說,否則如何能夠成為大學的校花呢,絕對是完美到了極點。

而且因為她修習武術的原因,她的身體還多了一絲健美的感覺,這大燈的彈性,柔|軟,那也不是一般女人能夠相比的。

此時林逸靠在上面,簡直就像是在雲端之上一般,那種感覺,讓他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

可下一秒。

他卻從雲端上重重的摔在了石頭上。

「哎吆我曹,韓雨菲你丫的想要謀殺親夫啊?」

林逸躺在地上痛苦的餐叫道,他現在背上那幾乎是一塊兒好肉都沒有了,雷電就對準了他的脊椎骨一直在轟擊,如果不是後來神府成了,及時幫他修復了一下傷勢,現在說不定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韓雨菲一看林逸那痛苦的樣子,頓時心裡一慌,急忙又沖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林逸,不過卻撅著小嘴恢復了往日的刁蠻任性,十指尖尖的小手,輕輕的拍了拍林逸的臉頰冷冷的笑道:「我的大兒子,現在呢,你的生死可是在老娘一念之間,所以呢,你還是老實一點,否則,別怪媽媽不客氣了哦?」

「咳咳,媳婦兒,咱們能不能好好的。」

林逸就像是一隻受傷的小花貓,再度靠在了韓雨菲的大燈上。

剛剛還一臉壞笑的韓雨菲,頓時面若桃花一般嬌|羞,低眉垂眼,竟然不敢吭聲,任由林逸靜靜的躺在她的大燈上。

半晌后,韓雨菲像是鼓足了勇氣,猛的抬頭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林逸,帶著一抹少女應有的羞|澀,小聲問道:「你,你剛剛叫我什麼?」

「哈哈,韓雨菲,你知道嗎?你現在這個樣子,就像是掛在枝頭上熟|透了的桃子,真的好誘|人啊!以後別像個男人婆一樣了,就做我的小公主好了。」

林逸看著韓雨菲咧嘴大笑了起來,一個坐標,對方便像是不要命一般衝過來,而且,韓雨菲腿上那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勢,看的林逸心裡有些發酸。

這樣一個女人,他林逸有什麼理由要辜負別人呢?

「你妹的,你個王八蛋是不是嫌我之前不夠女人?」

剛剛還一臉害羞的韓雨菲,頓時就像是被點燃的鞭炮,直接炸了,杏眼怒瞪,殺氣騰騰的盯著林逸吼道。

「咳咳,那個,那個媳婦兒啊!我這還有傷呢,你聲音能不能稍微小一點,你這一吼,我感覺我的頭好暈啊!」

林逸大手扶著自己的額頭,一副我好難受,隨時都能夠昏過去的模樣,虛弱的說道。

韓雨菲一聽,頓時心情再度緊張起來,急忙看著林逸說道:「我背著你出去吧!車子就在山下,我們必須要馬上去醫院。」

「不不,不用著急,扶著我坐下,我先緩口氣再說。」

林逸嘟著嘴巴,弱弱的說道。

韓雨菲見狀也不在遲疑,林逸的手段她也清楚,當即攙扶著林逸慢慢的坐在了地上。

「呼呼,你自己小心一點。」

林逸看了一眼宛如仙子一樣漂亮的韓雨菲,淡淡一笑,便閉上了眼睛開始檢查自己體內的情況,神府果然已經修成,此時,正在緩緩釋放力量來修復體內的傷勢。

不過因為沒有靈氣的催動,效果微乎其微,不過這已經讓林逸相當滿意了,只要神府成了,他的實力絕對會提升十倍以上。

神府的存在,簡直就像是開了外掛,他不但能夠自動治療林逸體內的傷勢,還能夠壓縮林逸的靈氣,同樣的境界,擁有神府的人,他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會是別人的十倍,甚至是百倍。

確定神府已經修成之後,林逸便緩緩催動六道輪迴訣開始吸納靈氣,只是這剛一動,整個人就嘴巴一咧,倒吸了一口冷氣。

痛!

痛徹心扉!

全身都彷彿要被撕裂了一般!

不過林逸卻沒有放棄,還是咬著槽牙,強忍著那種能夠隨時讓他昏厥過去的痛苦,開始吸納遊離在天地間的靈氣。

多年的廝殺生涯,林逸比任何人都清楚實力的重要性。 這裡深山老林的,他若是不能儘快恢復實力,一旦在遇到點什麼麻煩,那樂子可就大發了。

只是當靈氣進入體內之後,林逸傻眼了,神府竟然自動把所有的靈氣都吞噬了。

「瑪德,不應該啊!」

林逸皺著眉頭嘀咕了一句,不過當感受到神府在修復他的軀體時,林逸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上一世他也修成了神府,不過卻沒有用到黑霧神木這麼恐怖的東西。

如今這種情況不僅讓他有些蛋疼了,如果吸納的靈氣不能夠用來恢復實力的話,那他們留在這裡也不合適。

「怎麼了?」

見林逸似乎有些擔憂的樣子,韓雨菲急忙上前,嫻熟的挽住了林逸的胳膊,小聲問道。

「呵呵,沒事兒,我們回家。」

林逸沾染有鮮血的大手,輕輕的拍打了一下韓雨菲柔滑的小手,淡淡的笑道。

「嗯!我扶你。」

韓雨菲嘴角含笑,美的簡直就像是這山谷的花兒,這淺淺一笑,竟然讓這諾大的山峰都有種黯然失色的感覺。

「菲菲,你真的好美!」

林逸下意識的笑道。

「哼!油嘴滑舌,你這張嘴肯定沒有少騙妹子吧?」韓雨菲嘟著小嘴,傲慢的冷哼了一聲,不過心裡卻開心的像是有山泉劃過心頭一般愜意,彷彿整個人隨時都能乘風飛去。

「哈哈,那你這話還真的說對了,老子長得這麼帥,喜歡我的女人的確很多,你可要小心一點了啊!」

林逸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自己的性格自己清楚,只要是美女他都愛,這輩子怕是不可能只有韓雨菲一個女人了。

「呵呵……我哪裡需要小心呢,我覺得應該小心的是你,畢竟我韓雨菲的性格你也知道,誰要是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就把他犯罪的東西剪掉,老公,以後保重身體啊!」

韓雨菲盯著林逸意味深長的獰笑道。

那冷漠,充滿殺機的笑容,看的林逸脖子一縮,心裡有些後悔了,暗嘆自己為什麼嘴巴賤呢,完全應該再等等嘛!先多收幾個女人,再回頭來找這個韓雨菲多好啊!

到時候這小妞也沒有什麼話說了,可現在,他竟然先收了韓雨菲,這以後想要找幾個妞樂呵樂呵,那怕是難度不小啊!

「怎麼?心裡後悔了?」韓雨菲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那神情大有你丫的敢說後悔,老娘今天就把你從山上推下去的意思。

「呵呵,那不能,韓大校花,那可是咱們學校最杏干火辣的一朵玫瑰,現如今被我采了,我這心裡偷著樂都來不及呢,咱們走吧!先回去。」

林逸哭喪著一張臉說道。

「回去?你的傷勢?」韓雨菲皺著眉頭問道。

「無妨,我在受傷之前吞了不少的靈藥,傷口會自動癒合,咱們走吧!」

林逸淡淡笑道。

韓雨菲見狀也沒有在廢話,攙扶著林逸就朝著山下走去,不過原本白璧無瑕的長腿上,此時卻多了很多的傷口,以至於走起來,也是火辣辣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到辣椒上一樣。

不過堅強的她硬是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兩人的身體都有些問題,所以下山的路非常緩慢,到越野車前都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后的事情了。

「呼呼,謝謝啊!」

林逸靠在越野車的車門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笑道。

「哼!不需要謝,不過我希望你對我好一點,要不然,等你哪天老了,我推著你的時候,就不會像今天這樣了,到時候我直接把你從樓梯上推下去,然後跟別的老頭兒去跳廣場舞,氣死你。」

韓雨菲嘟著杏乾的小嘴,宛如被激怒的小母老虎,盯著林逸兇巴巴的笑道。

「哈哈,我好像真的喜歡你了,好可愛的傻媳婦兒。」

林逸說完,掙扎著就把韓雨菲推在了車門上,只是這一動,背後還沒有長好的傷口,頓時再度咧開,溢出了一絲血跡,痛的林逸忍不住皺著眉頭倒吸了一口冷氣。

「好了,我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這輩子都是你的了,先回去吧!」韓雨菲看著林逸那痛苦的樣子,沒好氣的白了林逸一眼,急忙扶林逸進入了車內。

「瑪德,丟人了,下次,老子一定要九次!」

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道,說的韓雨菲一張小臉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一般,她雖然是大學的校花,可是因為脾氣太過火爆,這些年還沒有什麼人敢追求她,所以現在的她簡直經不起林逸任何的言語跳都。

「轟!」

越野車直接晃動了一下,緩緩朝著後方倒退,等有足夠方向調頭的時候,韓雨菲才調轉車頭,急忙朝著中江市開去。

「那個,直接去我家嗎?」韓雨菲目不斜視盯著前方,嘟著小嘴,小聲的問道。

「不,去東海酒店。」林逸趴在車廂里淡淡的笑道。

「啊!」

這個混蛋,難道上輩子沒有見過女人嘛?這都傷成這個樣子了,怎麼就一直在想那種事兒呢?

難道是因為本小姐我太漂亮了?

不知不覺間,韓雨菲一直白嫩的小手已經捏住了自己的下巴,一臉得意的壞笑了起來。

「砰,砰!」

一震劇烈的顛簸,把韓雨菲從胡思亂想中拉了回來。

「哎吆我去,你丫的想要弄死我啊!」

林逸雙手緊緊的抓住真皮座椅,一震蛋疼的吼道,這他妹的,要不然他反應快,這下怕是要被扔到座位底下了。

「哎呀,老公你沒事兒吧,你沒事兒吧?」

韓雨菲一臉焦急,急忙打開車門,衝到後排座位,看著林逸焦急的問道。

「死不了,瑪德,女司機果然恐怖啊!」林逸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隨後在韓雨菲的幫助下,兩人從車裡出來了,看著車頭已經鑽進路邊水溝的越野車,林逸有些蛋疼了。

「老公……現在怎麼辦啊?」

韓雨菲一臉尷尬的笑道。

「哎,多好的車,敗家娘們兒,叫外賣吧!叫十份。」林逸無奈的說道。

「哦哦,你想吃什麼,我馬上給你點。」

韓雨菲有些慌張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眼巴巴的看著林逸問道。 「點貴的,能送到這裡最貴的!」

林逸沒好氣的說道。

「哦哦,好好,老公你放心,你媳婦兒我有錢,保證讓你吃好!」

韓雨菲抿嘴笑的像是一隻可愛的小狐狸一般,隨後十指尖尖的小手,快速的在手機上面劃過,根本都不看是什麼東西,反正能夠送到這裡的來的,最貴的就行了。

「嘿嘿,老公點完了,你坐下等著,一會兒就有好吃的了。」

做好之後,韓雨菲就像是一個在跟大人邀功的孩子,可愛兮兮的笑道,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霸道呢?

看的林逸苦笑不已,一條手臂直接粗|暴的摟住了韓雨菲的肩膀,指著遠處的千頃良田,無垠大山冷冷的笑道:「將來,朕把這些都打下來給你如何?」

「咯咯,你啊!是不是最近看段子看多了?其實女人如果真的遇到喜歡的男人,她們是可以不要一切的,就像是那飛蛾撲火,就算是明知道前面是火,她們也會義無反顧的撲上去,因為愛就是她們的生命,你會一直愛我嘛?」

韓雨菲小臉紅如桃花,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充滿了迷|蒙的水霧,痴痴的盯著林逸問道。

「叮!……」

「您的外賣到了。」

「什麼?怎麼這麼快?我要差評。」韓雨菲怒了,這是多麼溫馨的一幅畫面啊!可現在外賣竟然到了,這簡直讓她恨欲狂,如果不是在林逸的面前,她還需要保持淑女形象,怕是早就忍不住衝上去暴打對方一頓了。

「啊!為什麼啊?我送的這麼快。」

外賣小哥有些委屈了,以前投訴,那都是因為送的慢,可今天他這送的可是超級快啊!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