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什麼想法,我不擅長做思想工作。」

見小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傑克突然感覺有些不爽:「你怎麼能說,好歹你也算是瑪納霏的母親,你就沒有一點不捨得么?」

「不捨得又怎麼樣?」小智反問道,「它是滄海的王子,我是人類訓練家,我們註定沒法生活在一起的,只要能夠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時光就行了。」

瑪納霏肯定是要住在大海里的,而小智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兩者可謂是兩條相交的直線,在短暫的相遇后就要分離。

「你倒是看得開,不過小遙和瑪納霏可不一定會像你一樣豁達啊。」傑克有些擔心地道。

「那就是你這個小精靈護林員的問題了。」小智才不想管這些,連忙把事情把傑克身上推。

「喂喂,你能不能別把小精靈護林員當成萬能的啊!」傑克當即就不滿地抗議起來,可結果自然是被小智無視了。

然而,兩人沒有注意到的是,他們的對話恰巧被上船休息的小遙給聽見了。

「傑克先生,你們、你們之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小遙的聲音有些顫抖。

「那個,那是……」

傑克支支吾吾地不忍心明說,然而小智卻沒那麼多顧慮:「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再過幾天,你就要和瑪納霏分開了,趁現在和它多多相處吧。」

「喂喂!你這說的未免也太……」傑克本想阻止他說下去,可惜反應遲了一步,小智已經把話完全說出口了。

聞言,小遙先是愣了一會,隨即不聲不響地快步離開,一個人躲到船艙底下去了。

而瑪納霏似乎感受到了小遙的心情,連忙游到船艙底部喊了起來,可無論它在船外怎麼叫,小遙只是靜靜地坐在走廊里不肯回應。

「你說的有些過分了。」傑克忍不住責備起小智,「我知道你是為小遙好,但你說話就不能委婉一點么?」

「我說的很過分?」小智扭頭向旁邊的皮卡丘問道。

「皮卡!(很過分!)」

皮卡丘雙手抱胸點著小腦袋,臉上一副不滿的表情,顯然是十分贊同傑克的說法。

「是嗎……」

小智停頓了一會,接著再次說道:「可我說都說出口了,那現在怎麼辦?」

他承認自己有些忽略小遙還只是個十歲女孩,這個年齡的女孩子一般都比較脆弱,心理承受能力不強。

「當然是去安慰她啊!你闖出來的禍自然是你自己解決!」傑克一臉理所當然地道。

「你這傢伙,倒是很會抓住機會推卸責任啊。」

小智沒好氣地瞪了傑克一眼,但終究還是動身去尋找小遙,可當他站在小遙面前後,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那個,你還好吧?」憋了半天,小智只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你呢?」誰料小遙居然反問起來,「你也是要和瑪納霏分開了,你有沒有難過的感覺?」

「……有。」

小智嘆了一口氣,在小遙的旁邊坐下,緩緩地訴說起來:「瑪納霏是我第一隻孵化出來的小精靈,而且它還叫我媽媽,雖然聽著有些奇怪,但其中所蘊含的感情我是知道的。」

「那你幹嘛還要將它送到神殿去?不去也可以的吧!你這麼厲害,只要保護好瑪納霏的安全不就行了么!」小遙的語氣顯得有些激動。

「自然是可以,但瑪納霏有著自己的責任,我不能也不應該去干涉它,我要做的就只有盡量去幫助它。」

小智耐心地解釋起來,他並不指望小遙能聽懂,或者準確地說,這番話他是說給自己聽的。

雖然臉上沒表現出來,但小智的心裡也是捨不得瑪納霏離開的,只是他明白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

「小智,你……」

小遙的表情有些獃滯,她沒想到一向冷冰冰的小智也有著這樣的一面,之前她還覺得小智只是在敷衍瑪納霏,可在聽了小智的話后,這種想法立刻就蕩然無存了。

然而緊接著,她又突然哭了起來,叫喊道:「可是,可是我真的捨不得瑪納霏離開啊!」

小智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小遙哭泣,他並沒有說「別哭」之類的話,現在的小遙應該哭,哭完也就沒事了吧。

一直等到小遙哭完以後,兩人這才從船艙底走上來,正巧迎面碰上了海大叔。

雖然有些奇怪小遙的眼圈為什麼紅紅的,但海大叔十分聰明地沒有多問,只是有些興奮地道:「小智,就是今晚了!今晚月全食將要出現,到時候阿庫夏就會現身!」.. 聽完海大叔的話,小智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只是他心裡有些納悶。

怎麼火箭隊的那三個笨蛋到現在還沒傳回消息給他?難不成他們不想換回去了?

瑪納霏在蛋中的時候,由於被小智傳輸過波導的能量,使得它的能力大大增強,別的不說,光是那招心靈交換,就變得不受時間和距離的限制了。

也就是說,除非瑪納霏出手,不然三人組的心靈交換是不會自動消除的。

不過這些只是小問題,小智本來就沒指望這些傢伙能帶來什麼重要情報,當初只不過是想著或許能有些意外之喜,但現在看來是沒戲了。

吃完晚飯後,期盼已久的日全食終於出現了,而瑪納霏顯得格外興奮,不時地在海面上跳來跳去的。

「瑪娜!瑪娜瑪娜!」

「小智,他在說些什麼?」傑克問道,通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也是了解到小智有著波導之力這一神秘的力量,能讀懂小精靈的語言。

「它說它突然很想去一個地方,叫我陪它一起去。」小智如實回答道。

聞言,眾人立刻就明白了過來,瑪納霏說的想去的地方,肯定就是那個海之神殿阿庫夏無疑了!

傑克當即就提議出發,經過商議,留下海大叔,水美,希普,千里以及美津子看船,洋美則駕駛潛水艇載著其餘眾人。

本來小遙和小勝是不該跟去的,但考慮到小遙和瑪納霏的關係,還是決定讓他們做最後的告別,至於小勝,則完全是因為吵著非要跟著見識一下。

小智考慮一下也是答應了,畢竟兩姐弟都是拖油瓶,既然有了一個就不會在乎多一個,反正都是被拖住了。

跟隨著瑪納霏,一行人乘坐潛水艇向深海行駛著,而在途中,他們算是大開眼界,見到了許多奇形怪狀的小精靈。

「小智,快看那個!」

小勝指著某條奇怪的魚,興奮地喊道:「你知道那是什麼小精靈嗎?長得好奇怪啊。」

「不知道。」

小智搖了搖頭,並非是他不想告訴小勝,而是真的不清楚,人類所發現的小精靈數量還只是冰山一角,更何況是在深海這種人類難以踏足的地方。

話音剛落,潛水艇突然發生劇烈的搖晃,洋美急忙查看儀器上的各項數據,有些慌亂地道:「我們好像被捲入海流中了!」

「瑪娜!瑪娜!」

就在這時,瑪納霏游過來拍了拍潛水艇的玻璃,而小智立刻會意,翻譯道:「瑪納霏說用不著擔心,跟著它走就行了。」

洋美馬上操縱起潛水艇跟隨著瑪納霏,漸漸地,海流總算是平靜下來,然而緊接著,瑪納霏竟是憑空消失了。

怎麼回事?

還沒等眾人來得及驚訝,潛水艇就好似進入到了另一個空間中,甚至連雷達信號都消失了,而呈現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座異常華麗的宮殿,這一幕頓時讓眾人看呆了。

雖然小智早已知曉,可親眼見到后還止不住內心的驚訝,明明是在海里,那些水之民究竟是如何建造出這麼一座龐大的宮殿?

潛水艇在宮殿的一個角落靠岸了,小智打開艙門伸出頭來呼吸了一下,發現有空氣,立刻就從潛水艇里爬了出來,隨後眾人也是一一走了出來,皆是感嘆這所宮殿的神奇。

一路朝著裡面走,在一條走廊上,有一道水簾擋住了去路,而就在此時,瑪納霏突然就哼唱起了歌謠!

緊接著,神殿似乎和瑪納霏的歌產生共鳴,隨即洋美的掛墜也開始發出光芒。

洋美看了一眼掛墜,立刻就明白了過來,高興地道:「是來迎接水之民了!」

話音剛落,水簾從兩側緩緩移開,露出後面的走廊,而瑪納霏見狀從小遙的懷裡跳了出來落入水中,揮著小手示意眾人跟過來。

眾人跟隨著瑪納霏一直走到水路的盡頭,而在那兒,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塊古老的石碑,眾人連忙跑上去查看。

農門醜女:養個夫君好種田 「是海之王冠的印記。」洋美認出了石碑上刻的圖案。

「那寫著什麼呢?」小勝立刻問道。

「這個。」洋美端詳了一會,隨即搖了搖頭,「如果是爺爺的話或許能夠看懂,我看大不懂。」

「讓本大爺來告訴你們吧!」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猛然間,另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眾人回頭一看,居然是凡頓,而他的身後還跟著火箭隊三人組。

「凡頓!你果然是賊心不死!」傑克咬著牙恨聲道。

「哈哈!那是當然,本大爺可是註定要得到海之王冠的男人!」

見凡頓竟然敢這麼囂張,小智當即就掏出了精靈球,一臉古怪地看著他:「我說你,是不是把我當成死人了?」

「呵呵。」誰料凡頓只是輕鬆地笑了笑,「小子,本大爺已經清楚你的來歷了,你只是個真新鎮的普通訓練家吧!」

「是又如何?只要能幹掉你就行了。」

說著,小智有意無意地瞥了三人組一眼,頓時將他們嚇了一個激靈,很顯然,就是他們將小智的情報透露出去的。

不過,小智並不擔心凡頓會威脅到真新鎮,畢竟鎮里可是有大木博士在,研究所里的那些小精靈就是最好的守衛。

「那個,小鬼頭啊,別整天喊打喊殺的,其實凡頓大爺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武藏大著膽子開口道。

「交易?火箭隊的笨蛋們,難不成你們改行當海盜了?」小智有了些興趣,他想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會說出什麼來。

「才沒有喵!我們對火箭隊可是最忠誠的喵!」

喵喵先是抗議了一番,緊接著說起正事:「是這樣的,凡頓大爺同意將海之王冠委託給我們火箭隊拍賣,到時候所得金額你們倆對半分,你覺得怎麼樣呢喵?」

「不怎麼樣,我不會和海盜做交易。」小智毫不猶豫地一口回絕。

「先別這麼急著拒絕啊!小鬼頭,你可要想清楚了,據保守估計,這個海之王冠至少能拍出1億的天價來!」小次郎突然語出驚人,這頓時讓小智愣住了。

1億……後面有幾個0來著?.. 聽完這番話后,一時間小智的內心不由地產生了動搖,雖然明知道這樣做是錯誤的,可問題是……

這錢也太多了! 閃婚名少放手愛 1億,1億是什麼概念?

老實說,小智對這個單位根本就沒有概念,他只知道1億聯盟幣很多很多,普通人估計一輩子都用不完。

一旁的傑克見小智久久沉默不語,頓時心中一個激靈,暗道要遭,連忙提醒道:「小智!別聽他們廢話,先將他們抓起來再說吧!」

「啊?哦……」

小智有些遲疑地應了一聲,但卻遲遲沒有動手,而對面的凡頓十分敏銳地注意到了這一點。

「你叫小智是吧,就讓本大爺來幫你分析一下好了。」凡頓突然笑了起來,笑得高深莫測。

「你的確是個厲害的訓練家,可就算如此又能如何?你以後能掙到1億么?別說是1億了,就連1千萬都不可能啊。」

正如凡頓所說,訓練家其實賺錢的路子很少,絕大多數都是像千里那樣開道館收弟子,只是能開道館的要麼是實力出眾,要麼是在當地有人脈,而且還得有一大筆啟動資金。

可即使如此,開道館也不過只是能維持小康生活罷了,遠遠談不上什麼能掙大錢。

至於成為天王或者冠軍,那倒也是一種選擇,但先不提那苛刻的條件,光是培養小精靈到那種程度所需要的資源就是海量的。

也就是說,沒錢的話,一切都只是妄想。

小智並不是初入社會的菜鳥,更不會對生活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如果他沒法混出個名堂,甚至連以後的日常開銷都不能維持的話,那今後的人生也只有放棄訓練家這一條路,轉而成為普通的上班族了。

這對於小智來說,是無法接受的,真要變成那樣,那他穿越到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義?

「瑪娜?瑪娜?(媽媽,你怎麼了啊?發生什麼事了?)」就在小智遲疑不決之際,瑪納霏卻是突然撲入到他的懷中。

尚且年幼的瑪納霏並不清楚小智的糾結,它只知道自己的母親遇到煩心事了,因此它也跟著著急了起來。

「瑪納霏……」

小智靜靜地看著懷中的瑪納霏,從波導反饋傳來的那濃濃關愛,令他突然有種慚愧的感覺。

即使兩者間種族不相同,但那份親情卻是和他人無異的。

「抱歉了,瑪納霏。」小智輕輕地摸了摸它的腦袋,隨後右手朝著對面一指,「皮卡丘,十萬伏特!」

「皮卡!」

皮卡丘先是一愣,但它很快就明白了小智的想法,立刻高興地應了一聲,緊接著渾身散發出陣陣電流,凝聚成一條金色長槍向著凡頓等人射去。

「哇啊啊!」

火箭隊三人組立刻就被這強力的電擊給電麻了,而凡頓靠著強化襯衫才幸免於難,只是他的臉色十分難看。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真要放棄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嗎!要知道,你這輩子都有可能見不到這麼多錢!」凡頓陰沉著臉怒吼道。

「比起錢,我覺得還是我兒子更重要一些。」小智十分自然地回答道,而這話頓時讓凡頓傻眼了。

「你兒子?」凡頓看了看小智懷中的瑪納霏,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你的腦子是有病嗎!居然將小精靈當成自己兒子!」

其實有不少人都將小精靈當成自己的親人,但凡頓認為小智不會是這種人,畢竟小智做事是那麼心狠手辣,根本就不符合那種形象。

然而,結果卻是大大出乎意料,凡頓只覺得這世界上的白痴實在是太多了。

「關你屁事,你還是關心一下自己的小命吧。」小智沒好氣地罵了一句。

「活該你窮一輩子!還有別忘了,本大爺可是刀槍不入的!」凡頓拍了拍胸膛,一副絲毫無懼的樣子。

「是么,我希望你的腦袋也能這麼硬就好了。」

被小智這麼一說,凡頓頓時就愣住了,緊接著額頭上冷汗直流,強化襯衫能保護他的身體,但卻不包括頭部,他之前一直都忽略了這一點。

要是腦袋被破壞死光打中……

凡頓回想起之前的那件事,要是那道破壞死光稍微往上偏一點,恐怕他早就死到不能再死了吧。

「哼,別以為你這樣說本大爺就會害怕!」凡頓死撐著不肯退讓,「本大爺肯定能至少拉一個人陪葬!所以識相的話就快點讓開!」

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凡頓還真有可能做到,畢竟在強化襯衫的力量下,凡頓可以一下子就將人給掐死。

「隨便你,大家都是自願跟來的,死了也只能算倒霉。」可惜小智完全不吃他的這一套。

這番話頓時讓場面陷入了僵局,眾人都是一臉汗顏地看著小智,同時神經緊緊地綳著,生怕凡頓突然發動襲擊,而凡頓則更是左右為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媽的!你們給本大爺記住!」凡頓突然吼了一句,隨即竟是直接拔腿就跑。

「呃,要去追么?」傑克有些發愣地問了一句,他沒想到對方居然說跑就跑。

「要追你去追。」

小智對於凡頓的死活並不感興趣,他只想著快點完成任務,因此對洋美說道:「試著將你脖子上的掛墜放在石碑前面吧,既然是水之民的信物,說不定會有用的。」

「啊,好,我試試看。」

洋美將脖子上的掛墜取下放到石碑前面,很快那串掛墜就開始發光了,與此同時,石碑上的王冠圖案也是發出綠光。

還沒等眾人來得及驚訝,石碑突然緩緩地降入地底,然後一道綠光從地板上發射出來沿著地面映射在牆面上,形成了一個古怪的圖案。

小智走上前,將圖案對準旁邊的線條扭動了幾下,讓其正好吻合,隨後整個牆壁就出現了一條條的綠線,將牆面分割成一個個小方塊,最終整面牆竟是消失不見了。

而在牆壁的後面,則是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走廊。

眼前的這一幕立刻就讓眾人看呆了,如此科幻的大門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以至於都忘記疑惑小智為什麼會知道開啟方法了。

「走吧。」

小智招呼了一聲后,帶著瑪納霏率先走了進去,眾人連忙跟上,一行人走到走廊的盡頭后,來到了一個宏偉的大廳。

在大廳的中央部位,一座美輪美奐的巨大王冠豎立在那兒,上面插滿了一圈又一圈藍色的水晶,而這正是海之神殿的至寶——海之王冠。.. 「瑪娜!」

一見到海之王冠,瑪納霏立刻就從小智的懷中跳了出來,在包圍著海之王冠的那一圈水中自由自在地游著,看樣子似乎十分快活。

「這就是海之王冠啊。」傑克走上前細細地打量著,「怎麼說呢,和我想象中的有些差距啊。」

不僅是他這樣想,在場的人除了小智外都是這樣想法,在他們想來,既然是王冠,那自然就應該是戴在頭上的。

可眼前的這頂海之王冠,別說是戴頭上了,恐怕連舉都舉不起來。

「轟!」

就在眾人討論著的時候,突然從遠方似乎傳來一陣轟鳴聲,緊接著整個神殿都開始震蕩起來。

「怎麼回事?」小勝驚呼道。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