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聞言,起身,吐掉了口中的青草,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殘忍嗜血的獰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你開始修行的那一刻,你這輩子都是修士,都是修行中人。

那麼,不是別人殺你,就是你殺別人!

特別是這次整個遺迹內來了這麼多的強者,這一戰更是難以避免的了。

斬殺諸葛青得到的先天至寶十絕劍驟然出現在了林逸的手中。

「你跟著上一任主人,可謂是丟人丟到了姥姥家,今日,我便讓你這先天至寶的威名重現世間,今日,我便讓這天下人見識一下你這先天至寶的威力跟強大,你可不要丟面子啊!」

林逸盯著十絕劍玩味一笑,便拎著十絕劍大搖大擺的朝著雷王遺迹走去。

那彪悍的神情,簡直就像是進去屠戮的一般,看的陳太阿都忍不住頭皮一麻,急忙跟了上去。

只要這次他跟陳家的三名教主之境強者能夠活著走出來,那麼自此之後,在年輕一輩中,恐怕就沒有幾個人敢再輕易的招惹他陳太阿了。

他也算是浴火重生了。

正在排隊的眾人一看到手裡拎著十絕劍的林逸明顯都是神情一怔愣住了啊!

在這種高手雲集的地方,還敢直接拎著先天至寶晃蕩,這簡直就是在挑釁在場所有強者啊!

只是,很快眾人都發現了無比怪異的一幕,周圍不少教主之境的強者,竟然像是沒有看到林逸一般,任由他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別看他們這些人一早都在這裡排隊等候進入雷王遺迹,可外面發生的事情,他們依舊還是知道的無比清楚。

六名教主之境的蓋世強者都被林逸弄死了,現在哪裡有人願意招惹林逸呢?

畢竟,遺迹近在咫尺,得到遺迹,那可是能夠一飛衝天的,現在跟林逸這麼一個二愣子拚命那真是腦袋有問題了。

隨後。

林逸帶著一行人就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覷的強者,紛紛跟自己的同伴嘀咕了起來。

已進入雷王遺迹,林逸也瞬間明白為什麼,幽靈古寨的人要讓大家排隊一個個的走進來了,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座弔橋,非常破敗的一座弔橋。

在四周都是無盡的深淵,漆黑如墨,彷彿在那深淵之中蘊含著無盡的殺機妖獸一般,瞬間就讓人心頭的壓力恐怖到了極致。

「林少,一次最多只能通過五人,若是過去的人多了,這弔橋恐怕無法承受,一旦弔橋斷裂,那麼勢必會觸動這裡的機關,上古雷王的名頭,他的機關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那名幽靈古寨的老者,站在弔橋前面,盯著林逸目光無比凝重詫異的說道,顯然,也得到了林逸在外面大殺四方的消息。

以賢人之境的修為,做出這麼大的事情,不敢說後無來者,可也絕對稱得上是驚駭世俗了。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一皺,心裡有些不爽了,他們剛好六個人,可現在這老者竟然要讓他們五個人一起過去,豈不是故意刁難?

不過稍微遲疑了片刻之後,林逸便抬頭看著陳太阿笑道:「你帶著他們過去,我殿後,你們大可以放心,若是你們出了什麼意外,我要他整個幽靈古寨的所有人跟你陪葬!」

陳太阿聞言,點了點頭,沒有任何的廢話,便朝著弔橋上走去。

整個弔橋彷彿已經存在了幾百年一樣,給人一種破敗到了極致的感覺,陳太阿剛一走上去,整個弔橋都猛烈的晃悠了起來,嚇的陳太阿整個人都面色微微一變。

這裡不但給精神上造成了極為恐怖的壓力,便是在靈氣上也同樣如此,此時陳太阿整個人就像是扛著一座十萬斤重的大山一般,步履蹣跚,萬一掉下去,以他肩膀上扛著的恐怖壓力,恐怕只能墜入這無邊深淵之中了。

如果深淵足夠深,足夠恐怖的話,他這位道子級別的強者掉進去,恐怕也要摔成爛泥吧!

足足過了五六個呼吸之後,陳太阿才穩住身形,再度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其他人見狀,齊曉雪等人見狀,也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一路搖搖晃晃,那真是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而後面的人也在不斷的湧進來。

等陳太阿滿身大汗,好不容易走到弔橋的盡頭時,在林逸的背後卻也出現了四名修士,不過這四個傢伙顯然也都認識林逸,一進來就是面色大變。

「呵呵,諸位不要怕,我其實也不是那麼嗜殺的,當然,如果你們能夠給我一點靈晶的話,我林逸絕對能夠保證你們的安全,要是不給也沒事兒。」

林逸淡淡的笑到,隨後邁開雙腿就走到了弔橋上,以他的逍遙遊身法,以及九轉金鵬的無上造化,站在這上面簡直就像是一根羽毛一般輕盈,整個弔橋幾乎沒有絲毫的晃動。

可那四名修士,此時一個個卻都目光難看到了極致,都紛紛扭頭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幽靈古寨老者。

可此時,這老者竟然抬頭目光看向了黑漆漆的頭頂。

「那,不知道林少要多少呢?」

其中一人面色緊張,盯著林逸結結巴巴的問道。

林逸一聽,頓時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也不用給多少,你們覺得自己的命值多少,就給多少就好了啊!畢竟這弔橋可隨時都會垮掉啊!」

眾人一聽,這心情再度沉重了一分,甚至有人都準備轉身離開了。

這他嬢的狗屁傳承沒有見到,就要先上交買命錢,簡直把眾人憋屈死了。

只是這弔橋本就如此的危險,你不交錢,林逸萬一在弔橋上耍詐,使壞,誰受的了啊!

「這是我二分之一的財產,不知可否能夠讓我平安過去?」

其中一名荒古之境的強者一臉憋屈的遞上了一枚儲物戒指,盯著林逸一臉憋屈的質問道。

「呵呵,當然可以,你放心,有老子保護你,安全的很。」

林逸自信滿滿的笑著接過了對方的儲物戒指,隨後微微側身讓開了一條路。

那名荒古之境的強者見狀,急忙朝著對岸走去。

其他三名修士見狀,也只能一臉憋屈的留下了自己的買命財。

林逸收下四枚儲物戒指后,便美滋滋的跟在眾人的背後朝著對岸走去。

「林少!」

陳太阿等人慌忙迎了上來。

「哈哈,好了,直接把這弔橋給我斬了!瑪德,這多人過來,豈不是要跟我們一起搶奪雷王的傳承啊!」

林逸咧嘴陰險的冷笑道。

可他這話音一落,天地間卻驟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特別是已經走過弔橋,正在繼續前行的人,每個人都轉過身,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那在深淵上空飄蕩的弔橋。

是啊!

與其等會兒跟眾人拚命搶奪傳承,為何現在不斬斷這弔橋減少敵人呢?

一時間,每個人都有種活在了狗身上一樣的感覺啊!

這放任對方過來,豈不是在給自己添堵啊!

如果他們早點能夠有這樣的想法,哪裡還會有林逸這麼彪悍兇狠的傢伙衝過來呢?

便是那幽靈古寨的老者此時一聽,也愣住了啊!

隨後,面色大變,急忙盯著林逸以及對岸的眾人焦急的喊道:「你們不要亂來,這弔橋如果斷了一定會引起這裡的機關,到時候,大家都活不成。」

「林逸,你少在這裡造謠,你可知道,如果剛剛有人真的聽你的,會造成多大的麻煩?」

「就是,不知道就別瞎比比。」

「你這是想要害死我們所有人的節奏?」

一名名氣息彪悍的強者,都紛紛盯著林逸一臉不爽的臭罵了起來。 「瑪德,怎麼著?諸位對老子的怨氣大的很啊?不服氣就給老子出來一戰!」

林逸一聽,頓時不樂意了,手中的十絕劍用力在弔橋上一拍,頓時眼睛一瞪,就一臉不爽的臭罵了起來。

「轟隆隆!!!!」

一陣陣劇烈的搖晃感驟然傳來,在場所有人都是面色大變。

「這,是怎麼回事兒?」

有人瞪著眼睛一臉惶恐不安的尖叫道,此時,這裡的壓力已經對他們的實力造成了一絲壓制,如果真的觸怒了機關的話,對他們來說絕對是無比致命的啊!

林逸見狀,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低頭看向了那弔橋,隨後手中的十絕劍再度用力的朝著弔橋上面敲打了一下。

頓時。

大地震顫,虛空激蕩。

彷彿整個遺迹瞬間都要崩塌一般。

「林逸,不可,一旦那弔橋斷了,咱們都要死在這裡!」

幽靈古寨的老者盯著林逸,那真是又急又怒,扯著嗓子咆哮道。

「林逸,你趕緊給我住手,否則,我不介意弄死你!」

「不錯,這裡有這麼多人,你若是把他們都害死了,上窮碧落下黃泉,必殺你!」

一道道怒吼也不斷的響起。

所有人都是又驚又怒啊!

這剛剛進入遺迹,還什麼都沒有看到呢,這要是被林逸這個愣頭青給弄死了,那豈不是死的冤枉?

「瑪德,還威脅我?」

林逸見狀,眼睛一瞪,咬著槽牙,雙手掄起手中的十絕劍就狠狠的朝著弔橋上砸了故去。

「砰!!!」

一聲脆響,火花四濺。

整個遺迹內動靜也越來越大了,不但如此,四周漆黑不見五指的深淵裡此時竟然有亮起了一雙雙眼睛,那眼睛猩紅如火,散發著一股邪惡到了極致的恐怖氣息。

「該死,林逸你不要敲了,否則,一旦驚醒這些猛獸,這天斷山脈內沒有一個人能活下去,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啊?」

幽靈古寨的老者急的簡直要哭出來了。

他們一族的確有一個天大的計劃,所以,對於這裡的一切都無比的清楚了解,只是他卻忘記了自己一點都不了解進來的這些人啊!

特別是如林逸這樣不按套路出牌的傢伙。

林逸聞言,抬頭盯著幽靈古寨的老者一臉委屈的說道:「不是我想要怎麼樣啊!是他們威脅我,要弄死我,那我只能斬斷這弔橋,大家一起死了,我這事兒做的沒錯吧!」

眾人一聽,都恨不得直接給自己一耳巴子啊!嘴怎麼就那麼欠呢?

「咳咳,那個,都是誤會,都是誤會,你不要敲了,大家和平相處怎麼樣?吞天雷王的遺迹真的很強大,不要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兒就要死要活的好嗎?」

幽靈古寨的老者,彎著腰,一臉緊張的盯著林逸哀求道,那神情,哪裡還有一點前輩高人的風範,簡直就像是見到了自己的祖宗一樣啊!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隨後吧唧著嘴巴,說道:「讓我不斬了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要讓他們給我道歉,否則,魚死網破。」

說著,林逸再度舉起了手中的十絕劍。

「什麼?道歉?」

周圍所有人一聽,都是神情一怔愣在了原地。

這個要求在所有人的眼中簡直扯淡到了極致啊!

「瑪德,你們果然還是不老實!」

林逸一咬槽牙,手中的十絕劍便以雷霆之勢狠狠的朝著弔橋上落了下去。

「鏘!!!!」

一道讓人耳膜都要炸裂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火花四濺。

同時一道道赤紅的光芒也驟然從無盡的深淵之中飛了出來。

「不好,是妖獸,這氣息,瑪德,最少都是教主之境初期的妖獸啊!」

眾人一感受到那飛出來的十幾隻妖獸,就個個面色大變,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這些妖獸通體赤紅如火,看起來就像是強壯的獵豹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危險到了極致的感覺。

幾乎是瞬間,弔橋兩側的人都瘋狂的揮動自己手中的靈寶,朝著那十幾隻妖獸斬了過去。

霎時間。

無盡的深淵都被各種寶光照亮,十幾隻強大的妖獸也在瞬間被撕裂成了無數的碎片,緩緩跌落在了無盡的深淵之中。

光芒消散。

天地間一片寂靜。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像是變成了水泥人一樣,愣在了原地。

全身沉重的都無法動彈分毫,不但如此,大量的汗珠子也止不住的順著眾人的額頭上緩緩落下。

無比壓抑的遺迹內,似乎連呼吸都變得艱難急催起來,能夠聽到很多壓抑而急促的呼吸聲不斷的在響起。

便是林逸都愣住了,剛剛寶光衝天的時間非常的短暫,可是他卻看的一清二楚啊!

在四周的深淵內,竟然密密麻麻出現了無數那火紅色的妖獸,每一隻都似乎在冬眠一般,可是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卻同樣恐怖,竟然沒有一隻是低於教主之境的。

一旦這弔橋斷裂,驚動了這些妖獸,那麼,今天,恐怕真的要如幽靈古寨這老者所言了,絕對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走出天斷山脈。

「道歉!」

萬籟俱靜中,林逸再度掄起了說中的十絕劍。

眾人一看,那真是個個眼睛一瞪,都恨不得把林逸給五馬分屍了啊!

這個時候,還能開玩笑嘛?

「既然你們不願意,那就一起死吧!」

林逸目光一寒,掄起手中的十絕劍就朝著弔橋上斬了過去。

「砰……」

一連串的悶響不斷的響起。

「爺爺,別,別瘋了啊!」

不少怕死的修士,直接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開玩笑,沒人想死啊!

之前那一劍已經驚動了那麼多十幾隻的妖獸,如果林逸這一擊再度落下,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驚動更多的妖獸啊!

一旦周圍的妖獸真的蘇醒,今天所有人恐怕都要死在這裡。

「你們呢?怎麼不道歉?」

林逸劍指那些站在原地的教主之境強者,目光冷漠而高傲的呵斥道。

「我……對不起!」

有教主之境咬著槽牙,雙手握成拳頭一臉憤怒猙獰的低聲吼道。

「對不起!」

「林少,大人大量原諒我等吧!」

一道道不甘心的聲音不斷的在寂靜壓抑的遺迹內響起。 林逸見狀,嘴角抑制不住的揚起了一抹得意洋洋的笑容,能夠讓這麼多強者在自己面前道歉求饒,這還真是一件無比讓人激動的事情啊!

「罷了,既然諸位如此誠心誠意的道歉,我倒是不好太過分了,今日便原諒爾等一次,可若是來日再敢廢話,可就不是道歉那麼簡單了!」

林逸傲慢的冷笑道。

陳太阿等人完全是被林逸的行為搞的懵了,他們陳家可是號稱超越一品宗門的存在,在整個九重天內都堪稱是威名赫赫,可也沒有過這麼囂張,這麼跋扈的時候啊!

在場可足足有好幾萬人啊!

教主之境的強者也多不勝數,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現如今整個遺迹內的強者數量跟實力,比九重天內任何一個宗門都要強大。

幾萬人同時道歉,那畫面,那場景,簡直把人看的目瞪口呆啊!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