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燕,什麼玉石?你說是瑞麗玉石公盤?」萬雪終於想到什麼,瑞麗公盤是國內最大的玉石交易場所。

公盤來自古時候,任何朝代,玉石都堪比黃金。這些天寶方華的石頭,擁有強大的吸引力。翡翠瑪瑙,各種原石都會在公盤出現。全國各地的珠寶商,都匯聚在公盤當中,憑藉公司的玉石大師,在公盤當中得到玉石。

玉石隱藏在原石當中,珠寶公司為了利潤,為了能夠在一年的銷售當中,得到最好的玉石,往往在公盤中互相競爭。

玉石的專業知識,也相當的複雜和系統。周芷燕從小就耳濡目染,對於玉石有一定的了解,尤其周芷燕也喜歡翡翠,當初在古玩街,楊柏就送給周芷燕一個翡翠。

「公盤,芷燕,你要去參加公盤?」楊柏也終於明白過來,目光閃爍起來。周芷燕點了點頭,看著楊柏不舍的目光,柔聲說道。

「很快就回來,雖然暑假一個半月,不過等從瑞麗回來,我就回D市!」周芷燕好像在安撫楊柏。

「芷燕,我想你了怎麼辦?」林嬌卻故意擠開楊柏,淚眼婆娑的看著周芷燕,周芷燕頓時就笑了起來。

「你想我什麼?林嬌,你越來越厚了,難道肉不光長哪裡了嗎?」周芷燕又跟林嬌鬧了起來,台階之上,傳來三女的笑聲。

「公盤?瑞麗公盤?郎家?」楊柏摸著下巴,目光逐漸興奮起來,看著三女在台階上鬧,楊柏也加快速度。

一個多小時,三女啃著翡翠黃瓜來到山巔,在對面的山林當中,一座巨大的岩壁出現,猶如佛祖背著口袋,一路西行。

「楊柏,這就是大佛,好大!」林嬌興奮的喊了起來,周芷燕和萬雪也趕緊拿出手機,開始拍照。

山頂遊客很多,一些上來的遊客,都在議論免費的事情,楊柏的心卻一直放在周芷燕的身上。

楊柏就陪著三女,從觀佛閣而下,繼續沿著山路參觀龍首山不同的風景。一直玩了半天,下午四點多才從山中走了出來。

「楊柏,怎麼那麼多警車?」路過財神廟的時候,林嬌等人看到許多警車已經徹底把財神廟給封鎖了。

「靈兒,是石靈兒!」周芷燕也愣住了,看到人群當中,颯爽英姿的女警石靈兒。而此時的萬雪的手機也想了,縣裡居然要開緊急回憶。

「出了什麼事了?」萬雪也著急起來,而此時的石靈兒也看到楊柏,頓時臉色一變。不過楊柏卻搖了搖頭,石靈兒只能夠來到周芷燕旁邊。

「你們還真有心情,居然不約我?」石靈兒瞪了楊柏一眼,周芷燕和林嬌都哈哈笑了,卻趕緊打聽消息。

「什麼,這裡老和僧是罪犯,天哪,我們還在這裡算命呢?」林嬌聽到石靈兒的話,終於有點后怕。

「那是,你們不算命,還不能夠發現呢。」石靈兒嘟囔一嘴,楊柏趕緊瞪眼,頓時石靈兒吐了吐舌頭。

堂堂女修羅,露出如此作態,頓時惹得三女都互相看了看,都盯著楊柏。

「別看我,我們趕緊下山,萬雪還有會呢。靈兒,回頭說!」楊柏知道這件事很大,旅遊景區隱藏這個犯罪組織,肯定夠石靈兒忙一陣子。

石靈兒卻一把拉著楊柏,拽到一旁,冷笑的說道:「你給我等著,就給我找麻煩,然後陪著芷燕等人玩,過分了。」

「好靈兒,你趕緊忙,一定要把這些人都抓起來!」楊柏哈哈一笑,也知道石靈兒吃醋了,趕緊朝著山腳而跑。

林嬌送周芷燕,楊柏專門送萬雪開會,分開行動。這一路上,萬雪不時的偷看楊柏,很多時候,萬雪也不明白楊柏到底是什麼人。不過自從經歷生態園事件,萬雪的內心徹底接受了楊柏。

楊柏把萬雪送回去,並沒有返回塘子村,而是直接就開向高速。

朝鳳谷,郎家,如今的郎家已經慢慢晉陞一品世家。從朝鳳谷而來,一路都是車,最後楊柏直接把車扔在路邊,惹得眾人怒目而視。

可是暗中的紅衣衛卻一眼看到楊柏,頓時嚇了一跳,剛要說什麼時候,楊柏猶如狂風就消失了。

「那個人,到底是誰?一點素質都沒有?」無數的喇叭轟鳴,這些來拜訪郎家的人,都相當氣氛。

「都閉嘴,你們懂什麼?那是我們的小祖!」

「什麼?楊大師,那個年輕人就是楊大師?」這些人頓時震驚了,而馬上許多人都火熱起來,能夠來到郎家拜見楊大師,那是多麼好的事情。

這些人更加激動起來,朝著郎家大門就擁擠過去,紅衣衛眾人也頓時忙乎亂了。

郎家的大廳當中,郎正威壓而坐,郎嘯雲已經閉關修鍊,早日晉陞先天之境。而郎正也被賜下百年藥材,功力也慢慢的提升。

郎正現在春風得意,整個郎家都是蒸蒸日上,省城所以勢力都臣服郎家。不過此時的桌子旁邊的郎青義和郎清風卻憂愁的看著父親郎正。

「爸,這件事,怎麼辦?這麼短的時間,我們上哪請玉石大師?」郎清風輕聲說著,郎青義看著二哥,也只是點了點頭。

「要不讓小師叔祖?」郎青義的話,郎清風趕緊點頭,可是卻看到郎正相當不客氣吼道:「想什麼呢?小師叔是什麼人?怎麼能夠賠你去瑞麗公盤,我們郎家已經夠麻煩小師叔了?如今的郎家一切都依靠小師叔,區區的小事,清風你都解決不了嗎?」

郎正威壓十足的話,郎清風又一次低下頭來。如今郎青義跟郎清風關係已經提升,只能夠無奈的沖著郎清風搖了搖頭。

「看看,你們都想什麼呢?上次那個李專家呢?」郎正端起茶杯剛喝了一口,就聽到郎清風鬱悶說道:「被小師叔祖,氣跑了。」

「唉,小師叔,一代高人!」郎正長嘆一聲,可是就在這時候,郎正的旁邊突然出現一人,嚇得郎正差點把茶水扔了出去。

「小師叔?我們可沒有說你壞話?」郎正一眼看到楊柏出現在身邊,更是震驚。

如今的郎家,誰敢不仰視楊柏,看到楊柏出現,郎正趕緊恭敬起身。郎清風早就要給楊柏跪下去,郎青義卻臉色鬱悶無比。

「別廢話,那什麼,郎清風,我好像記得咱們郎家有珠寶公司,對吧?」楊柏急切的看著郎清風。

「啊?不是珠寶公司,是玉石公司,怎麼了?」郎清風有點迷茫,而此時的郎正就是一瞪眼,怒目而視。

「廢什麼話,小師叔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郎正這麼一嚇唬,郎清風更是不敢回答了,楊柏的虎威太盛了。

「瑞麗公盤,你去不去?」楊柏也相當直接,而此時的郎清風只能夠傻傻的點頭,而旁邊的郎正又一次怒吼質問。

「告訴你們,別去麻煩小師叔,你們就是不聽,小師叔一天都忙,你們居然用公盤的事情麻煩他老人家,老夫揍死你!」

郎正沖著郎清風就動手,嚇得郎清風一跳。而可就在此時,楊柏卻趕緊一揮手,相當認真的說道。

「那就好,給我買飛機票,我陪你去瑞麗公盤!」

「什麼?」郎正傻眼了,郎清風徹底震驚的看著楊柏。只有郎青義好像反應過來,沖著楊柏說道:「小師叔祖,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去公盤?你不種地了?」

「不種地了?我去幫著鑒寶玉石,難道你們不相信我?」楊柏能不著急嗎?周芷燕都要去瑞麗了,楊柏上哪能夠放心。

「鑒寶玉石?那不是種地,你真的確定?」郎青義雖然知道楊柏一些事情,可是真正的玉石鑒別,可跟古董什麼都不同。

「廢話,給我買飛機票,就這麼定了。郎正,你們剛才聊什麼?」楊柏終於定下主意,舒服的拿起茶杯喝了起來。

「我們,我們說不麻煩你了,小師叔!」郎正忐忑的看著楊柏,楊柏怎麼想去瑞麗了? 七天後,省城桃源機場,周芷燕一個人拿著行李箱,慢慢走進機場候機室。周芷燕戴著墨鏡,臉色相當不好看。

「哼,給我的歡送會,你居然跑去郎家,楊柏,你給我等著。」昨天明明在生態園給周芷燕歡送會,可是楊柏卻不參加,周芷燕的好心情全沒了。

「大師怎麼了?大師就整天忙?」周芷燕猶如小女人一樣,輕輕提了提行李箱,只能夠把怒火這麼發泄。

「等著我回來的,我不給你帶禮物!」周芷燕從來沒有這麼想過一個男人,看了一眼手機,早上給楊柏發的信息也沒有回。

「太過分了,死楊柏!」周芷燕推了推墨鏡,感覺到四周人都在看著,也覺得有點不好,趕緊卻排隊換取登機牌。

上午的飛機都很多,經過安檢進站,都需要半個多小時。前方左右都是人,而周芷燕這樣的女人,當然又一次吸引眾人的注意力。

周芷燕穿著白色的短袖,淡藍色的襯衫在腰間紮起,緊身七分褲,露出白皙而粉嫩的腳踝,就連給周芷燕安檢的人員,都忍不住看了周芷燕好幾眼,還以為周芷燕是明星呢。

周芷燕心情不好,一直都低著頭,看著手機。周芷燕的飛機票可是商務艙,貴賓座位,周芷燕看了一眼登機牌,朝著東航的VIP貴賓室而去。

貴賓室都是常年出差的有錢人,基本都是腆著肚子,看到如此佳人而進,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其中一名穿著白色西服的中年人,卻長著文質彬彬,戴著一個茶色眼睛,阿瑪尼公文包,渾身都是貴氣十足。

「小姐,我能夠請你喝一杯咖啡嗎?」這名中年人,是一名影視公司老總,一眼就相中周芷燕,當然要搭訕。

周芷燕眼皮都沒有抬,只是輕聲說道:「對不起,我不需要咖啡!」能夠在這裡遇到搭訕的,周芷燕才沒有心情。

「鄙人,曙光影視公司,喬天龍!」這名白衣男子依舊不放棄,露出紳士的微笑,從兜里掏出金色的名片。

「喬先生,我真的沒空,如果你在纏著我,我就叫機場保安了!」周芷燕冷色的看著喬天龍,冷艷之下的周芷燕,更是艷麗無雙。

喬天龍更是痴迷一笑,不過卻退後一步,收起名片,輕聲說道:「打擾這位女士了,不過我只是覺得我們有緣!」

喬天龍慢慢退回過去,不過卻坐在周芷燕的對面,顯然喬天龍並沒有放棄。不過看到喬天龍失敗了,周圍的一些老闆卻淡淡一笑。

「這位女士,我是華夏投資公司,劉山!」另一名老闆走了過來,也想搭訕周芷燕。周芷燕現在是真的煩了,頭都不抬,直接朝著另一邊坐了過去。

「哈哈,這樣的女人,不是你這個土財主,能夠勾搭的?」喬天龍淡然一笑,就看不去這些什麼投資商,其實就是投機的。

「喬天龍,你不也是,你以為你是什麼好貨色?」劉山卻相當不客氣,就是有錢,頓時露出狂笑。

「我起碼還跟美人說了幾句話,而你呢?」喬天龍冷笑的看著劉山,而劉山卻猛的一拍口袋,淡淡說道。

「那又如何,你信不信,老子就有辦法,能夠拿下她?」就在這時候,VIP的大門又一次打開,楊柏一步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背對而坐的周芷燕。

楊柏朝著周芷燕的旁邊的座位就要走去,而此時劉山當場就看到楊柏要坐過去,頓時就不幹了。

「這位先生,先來後到,這個座位馬上就是我的了,你可以靠一邊了。」楊柏也真的沒有想到,在這裡還有搶座的。

「你是?」楊柏穿著普普通通,只背著破包,上面還有塵土。

「我是誰?你沒有資格知道,看到沒有?這位女士,人人都想搭訕!」劉山不客氣的說著,而此時對面的喬天龍卻掃了一眼楊柏,淡淡說道。

「小夥子,別以為你長得白,人家就能夠看上你,這裡任何人,都要比你有資格,老實上其他的地方坐著,這地方你沒有資格。」

「什麼?」楊柏淡淡一笑,周芷燕旁邊的位置,居然都能夠讓這些人搶起來。

「不好意思,這個座位就是我的,讓一讓!」楊柏就想推開劉山,而此時的喬天龍卻輕蔑的笑了起來。

「就憑你?小夥子,打一個賭怎麼樣?」喬天龍的手中突然多出一張支票,上面居然寫著十萬。

「才十萬,喬天龍,你太讓我小看你了。」劉山說完,居然一抬手,當著所有人的面直接就寫下一百萬。

VIP房間的內的眾人發出驚呼聲,而此時周芷燕戴著耳機,一直聽著歌曲,根本就沒有注意發生什麼。

「一百萬,看到沒有,小子,你敢打賭嗎?你要能夠讓美人對你投懷送抱,這一百萬就是你的。」劉山得意的笑著,有錢人就是狂。

「劉山,人家有一百萬嗎?你也不看看他穿什麼?怎麼跟我們比,你居然拿出一百萬?燒包了?」

喬天龍卻詭異一笑,用手中的十萬支票扇了扇風,淡淡的說著。

「哈哈哈,老子忘記了!」劉山也愣住了,不過卻狂笑起來,周圍的人也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誰也不會相信眼前的年輕人有一百萬。

「一百萬?你們確定?」楊柏也笑了起來,看和劉山拿著一百萬。

「什麼確定?小子,你有一百萬嗎?別到時候輸給我,你賴賬?」劉飛得意的笑著,而喬天龍更加輕蔑,更加看不起楊柏。

「一百萬的支票我沒有?」楊柏淡淡的說著,居然朝著背包里套著什麼。而喬天龍都要笑死了,這個傢伙果然沒有。

「但是我有這個,這個人參,夠一百萬嗎?」楊柏從包里掏出一個塑料袋,裡頭拿出一個老山參。

「人蔘?天哪,百年的?」其中有一名老者,戴著花鏡本來是看熱鬧的,拿著一本古書正在翻看,本來沒想參合這個事情。

可是當楊柏拿出人蔘,一股葯香飄來,整個VIP房間都能夠聞到,而這名老者卻雙眸綻放神光。

「溫老,你說這是老人蔘?百年的?」這些人都相當的驚奇,而楊柏只是拿出展示一下,然後立馬就收了回去。

「年輕人,給老夫看看!」這個溫老想要站起來,而是楊柏根本就不答應。而劉山和喬天龍卻愣住了,不過卻依舊笑道。

「你真要打賭?」劉山和喬天龍都互相望了望,而此時的楊柏卻淡淡說道:「是你們要跟我打賭,記住了,一人一百萬。」

「年輕人,夠狂,你比我們狂,不過你真的以為,憑著一個人蔘就能夠結識這樣的女人?我喬天龍閱人無數,這個女人,根本不是你能夠招惹的。」

喬天龍已經放下支票,又一次拿出筆來,寫下一百萬。而此時的劉山卻發狠,也冷冷看著楊柏。

「臭小子,賭了!」劉山還要說什麼,結果楊柏卻一步朝著周芷燕的旁邊走去,一下就坐在周芷燕的旁邊。

周芷燕正聽著歌,就感覺旁邊有人坐下,頓時就相當不滿,而且旁邊這個男子還逐漸湊近。

「看到沒有,這個女人要發威了,這個小子為了錢,馬上就要被這個女人打了,哈哈哈!」喬天龍輕蔑而笑,抱著雙臂,看著熱鬧。

「唉,現在年輕人,怎麼都這樣。」那個溫老也搖了搖頭,就算楊柏擁有百年人蔘,可這人品,溫老不喜歡。

「為了錢,勾搭女人打賭,這算什麼?」這些人都暗中議論,而此時所有人都看到周芷燕依舊憤怒的站了起來。

「你幹什麼?」周芷燕相當生氣,都躲在旁邊了,怎麼還有男人找茬。耳機已經掉了下來,周芷燕的聲音也更加憤怒。

「咦?」周芷燕的手都揚了起來,所有人都看著笑話一樣,看著周芷燕。結果卻看到周芷燕又一次坐了下去,手也放了下來。

「怎麼回事?」喬天龍就是一愣,而劉山居然看到周芷燕的手,居然被楊柏給拉住了。

「不可能?怎麼還牽手了,就是一眼就牽手了,他們說什麼?」劉山能不震驚嗎,明明都要打耳光了,居然放棄了。

「你,你怎麼來了,來送我?」周芷燕也沒有想到,來到身邊的居然是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卻哈哈一笑。

「誰說來送你了?」楊柏還沒有說完,周芷燕就把手給抽了回來,生氣的說道。

「不送我,你來幹什麼?趕緊回去!」

「我當時不是來送你的,我是來陪你去瑞麗的。」楊柏更是笑了起來,周芷燕就是一愣,美眸忽閃。

「你陪我去瑞麗,怎麼可能?你怎麼進來的?你有飛機票?」周芷燕頓時想到什麼,激動的看著楊柏。

「哈哈,當然,我當然有飛機票,我真是去瑞麗的。不過,芷燕,我們掙錢了,兩百萬!」楊柏淡淡的說著,慢慢抬起頭來,沖著劉山和喬天龍招了招手。

「兩百萬?什麼意思?」周芷燕的手又一次被楊柏牽著,而劉山和喬天龍下巴都要掉了,震驚的看著楊柏。 「你……你這個女人!」

湯倩手指指著楊寧的鼻尖,氣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她完全不能理解十幾天之前還籍籍無名的楊寧,現在竟然當著她的面給別人簽名了!

她不就是演了一個惡毒的女配而已嗎!

「我怎麼了?」楊寧推開了湯倩指著她的手,心中十分的愜意,上一次湯倩陷害她的氣終於消停了點。

「我覺得我很好啊,看樣子是湯倩姐姐有點過氣了噢。」

瞧著湯倩波濤洶湧的胸口,楊寧知道這次是徹底氣的她說不出話了,她轉頭對著小東抬了抬下巴,沒一會兒,便在湯倩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隨著《風華絕代》的重新熱播,楊寧的人氣也愈發水漲船高了,片約和廣告紛至沓來,讓她頗為受寵若驚。

這一次紅了,她一定要好好挑出下一個好片子,娛樂圈更新速度太快,唯一能讓人紮根的,還是好的作品。

「好了,別挑這個了,應該挑這個。」

此刻,兩人坐在禮服店中,正在挑選禮服,因為《風華絕代》的大火,導演臨時決定開一場慶功宴,而楊寧並沒有幾件拿得出手的衣服,於是便從上次拍廣告的報酬中剋扣出一點,打算置辦幾身行頭。

「哎,還是挑片子比較重要吧!」楊寧被小東硬是拉到了換衣間里,強行脫了她的衣服,把禮服塞了上去。

「你覺得怎麼樣?」

兩人來到鏡子面前,正打量著衣服是否合身時,門口突然進來了一個眼熟的人。

「楊清風?」

楊寧從鏡子中看見了來人,明顯有些驚訝,因為這可是一家女裝店。

「很驚訝?」楊清風單手插著口袋走了過來,灰色的西裝慰貼在他健美的身材上,俊逸的笑容讓人忍不住沉迷。

「那肯定啊,你別告訴我,是來找我的。」楊寧拽著裙擺,挑了挑眉,神情狐疑的打量著眼前的人。

楊清風倒也不避諱,對著小東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眼中露出一絲狡黠:「當然是來找你的,畢竟我可是有軍師的。」

這個舉動一下子就把小東出賣了,楊寧眯了眯眼睛,不明白他究竟想要幹什麼:「究竟有什麼事情,你直說。」

「也沒什麼大事。」楊清風笑了笑,盯著楊寧的眼睛:「這次《風華絕代》大火了,慶功宴上為了熱鬧還準備了一個舞池,所以,我是想先來預訂一個舞伴。」

聞言,楊寧愣了愣,舞池?

她這種鄉下來的小丫頭,哪裡會跳舞這種高級的社交活動。

楊寧擺擺手,連忙拒絕道:「我不會跳舞,我就打算過去吃個飯……」

楊清風聽見她拒絕的那麼快,忍不住抓住她不停晃動的手,眼底暗藏著不滿:「你覺得,你這個火了半邊天的人能拒絕別人跳舞嗎?反正你也是要和別人跳的,不如讓我帶著你跳。」

「帶著我跳舞?」楊寧揚了一下眉頭,抽回了自己的手。

隱婚秘戀:陸少嬌妻太囂張 她站在鏡子前,狐疑的目光盯准了楊清風黝黑的眼睛,心中漸漸冒出來一種可能……

娛樂圈那麼多女人,怎麼楊清風就非要找上她了?

況且,兩人之前本來就有緋聞,這樣做無論無何都不合適。

「我不會跳舞的,也不會和你跳。」楊寧語氣堅決,神情漠然地拉開更衣室的帘子,進去把禮服換了下來。

見她如此固執,楊清風的臉色瞬間黯然了起來,不知為何,他總能感受到她的一種疏遠。

這種令他不快的感覺,一直都在他的心頭環繞不去。

「好了,就這件吧,走了。」

楊寧換好衣服,從更衣室里出來,把手上的一件裙子遞給了小東,讓她去結賬。

Views:
7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