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樣的性子,需要我再重複第二遍嗎?」

東皇懶懶的睨了他一眼,自己好友的性子,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秦寒被他這麼一懟,說不出一句話。

東皇沒有再理會他,反倒是看著流光上神,「既然你們覺得白童有問題,那把他將給你們去調查他的話,你們可有意見?」

「調查白童?」

流光上神怔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好。」

東皇頓了一頓,然後吩咐道:「對了,那個叫白末的小姑娘,也可以順帶一併查查。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人物,我需要你們找到白家的真正主事。」

「是。」

流光上神、芙瓊上仙頷首應道。

他們幾人在九寒峰商議著白家的事,雲邪與迦夜則是離開了天仙峰,雲邪是想著直接去大悲島的,但覺得還是需要去見見章雄大哥,還有那個新任南樂國的皇上雲承和。

而且,她覺得這個時候,如果她不與雲承和說明自己的真實身份,只怕這貨會亂給她封王,到時就真的不好脫身了。

所以,他們去了南樂國的京城。

雲邪一見到雲承和的時候,只見他此時已經龍袍加身。

重生日本當神官 雲承和一見雲邪,立即迎了上來,「你可算平安回來了,怎麼樣平雲國的事解決了嗎?」

「放心吧,都解決妥當了。」

雲邪微微一笑,回道。

雲承和則是笑得一臉神秘,「雲邪,你回來的正好,之前你的景南郡,讓給了承旭皇弟。現在,打算讓你成為和京郡的親王,你看如何?只要你沒有意見,我就把這聖旨蓋上印,從此和京郡就歸你封地了。」

「別!這玉璽你可不能蓋啊!」

雲邪連忙攔住了雲承和,她可不敢讓這貨給自己封個親王什麼的。那她以後怎麼遁啊!

所以,當即一本正經的看著雲承和,「你坐下,我有事和你說。」

「什麼事啊?弄得這麼嚴肅。」

雲承和一臉訝然,他可從來沒有見過雲邪這樣認真的面孔呢。

知道雲邪的性子,所以雲承和也就依她,坐在了一旁的椅子。

雲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當著他的面,拿下了脖中的碧落幻千玉扣,就在雲承和的面前直接變成了一個女人。

雲承和的神情,就直接從疑惑到了最後的驚恐,嘴巴張得老大,都能塞進一顆雞蛋! 「不用驚訝,我是雲邪,也是季邀月。」

雲邪嘴角微揚,然後看著雲承和,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

雲承和瞪著她,「雲邪?季邀月!雲邪啊雲邪,你這是要嚇死我啊!」

他一臉不敢置信,滿滿的驚愕,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揉揉自己的雙眼。他感覺自己是不是玄幻了,所以才會有如此的荒唐的事發生。

雲邪可是男子啊,是南樂國最有名的景南王!逍遙王的名頭現在還不是特別響亮,百姓們所知道的就是景南王啊。

可是,眾所周知的景南王,竟是一個女兒身。

還是季太后親封的邀月縣主,雲承和表示自己的眼前玄幻了。

雲邪見雲承和難以置信的樣子,只是一臉好笑的看著他,「不用懷疑,我本就是女兒身。以前一直以男兒身出現在你們面前,我也是不得已的。因為母親當年讓這碧落幻千玉,讓我偽裝成男子,其實是為了更好的保護我。」

「保護你?什麼意思?」

雲承和聽得一頭霧水,明明是女兒身,為什麼非要變成男兒身呢?

雲邪兩手一攤,「你說,我為什麼叫季邀月呢?為什麼不是姓雲,而是姓季?」

一句話,讓雲承和當場語噎!

他又不是白痴,還有什麼聽不懂的?

當然知道雲邪現在和他說的是什麼!

雲邪是女兒身的時候,是盤古候季飛宇認下的義女,季邀月……

當時,盤古候季飛宇還刻意入宮,請求季太后給季邀月請封為縣主。

現在,雲邪把這事展露在他的面前,雲承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而且關於盤古候季飛宇,與白丞相的女兒白嵐的事,他雖然年紀與雲邪可以說是同一輩。

法術真理 但是,上一輩的事,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風言流語傳出來的。當時身為皇子的他,也曾好奇過盤古候為何不娶妻。

當時身為承夜王的二哥,與他關係最好,所以和他說了一下盤古候的八卦,所以他才會知道盤古候與白嵐的事。

現在雲邪居然是季邀月,那唯一的可能:雲邪就是盤古候的親生女兒。

而季太後向來重男輕女,若白嵐讓雲邪真實的女兒身份亮出來的話,季太后就不會在乎雲邪的生死了。

想到這裡,雲承和嘆息一聲,「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了。」

「所以啊,和京郡你不用給我,你安排個信任的人,去接管吧。和京郡對於京城而言,是最後一道門,你可得守好了。」

雲邪睨了他一眼,緩緩的把自己想說的話,告訴了對方。

雲承和深深的看著她,「那,你需要什麼,和我說,我能給你的,都會給你。」

「雲承和,你我的關係,我們不用去說這樣客氣的話。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守好南樂國,讓百姓們安居樂業。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做個明君。」

雲邪直視著他的雙眼,把自己的要求說了出口。

雲承和重重的點了點頭,「好,我都答應!」

雲邪突然輕笑一聲,一本正經的來了一句,「記得,開枝散葉也是皇室的根本啊。」 「你……」

雲承和瞪著她,這女人說話怎麼就沒把門啊。

這樣的話,也能說得如此冠免堂皇的?

她不臉紅,他都燥得慌啊。

反倒是迦夜,他站在一旁,一把將雲邪拉入了自己的懷裡,認真的對著雲承和說道:「她說的一點都沒錯,你還是要多生子嗣才對,要不然,這皇室大統以後豈不是交給別人了?」

「我……我沒說不納妃。」

雲承和低首,弱弱的回了一句。

而另外一旁,雲邪則是將碧落幻千玉放進自己的小千鐲子里,「從此以後,我就可以恢復女兒身了。雲承和,你就讓雲邪這個逍遙王繼續逍遙吧。別再召他回來了,我可沒辦法應付這身份了。」

「等等,雲邪我可以不再理。但是你是邀月縣主,你在我眼裡,以前像個弟弟,所以我決定了,直接賜你為公主。」

雲承和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的提議,讓她沒好氣的睨了他一眼,「什麼公主?我不希罕,你若真想報答我,那便挑選季家男丁,選拔有才的,成為你的左膀右臂吧。我相信,他們很樂意為南樂國奉獻他們的一腔忠心。」

「可以。」

雲承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接受。

就這樣,她和他算是談妥了。

離開皇宮的時候,雲邪當然沒有忘記給他送兩瓶救命的丹藥,讓他多加小心,這段時間,還是讓章雄在京城,替他掌管皇城禁軍,以免會有什麼意外,也可以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他們要離開這裡,直往大悲島而去。

一方面是要送他們回京城,讓父親襄助雲承和這個新帝穩固局面,而且雲承和也需要許多新鮮的血脈,可以值得他信任的人去替擔任那些重要的職位。

這麼一來,國家穩定的事,也成了迫在睫毛的事了。

所以,雲邪與迦夜展開了法器飛羽,二人騰雲飛行。

在空中的時候,迦夜俊臉上帶著暖暖的笑意,「夫人,以後我可不喚你雲邪了,我該喚你小月兒了。」

「呃……」

小月兒?

好肉麻啊。

她表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可是,這樣喚她的,是她的男人啊。

所以,縱然她覺得肉麻,也只能回以淺笑,然後朝他點了點,「好。」

迦夜笑了,二人朝大悲島的方向飛去。

因為實力不弱,而且她身上還有著進出大悲島的令牌,所以自由進出,完全不是問題呢。

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一身輕。

在飛翔高空的時候,她有種想要大聲吶喊的衝動。

她有的時候,想到什麼就直接做什麼了,於是吶喊道,「從今天起,我叫邀月!」

整個海面,竟將她的聲音回蕩出去老遠了。

這一吶喊,讓身邊的迦夜對著她笑得格外溫柔,他知道,她從今天起,不用再扮作女裝了。

而在大悲島,她還是三個孩子的母親。

於是,這一次到了大悲島,雲邪最惦記的莫過於是那兩個孩子,剛剛出生沒多久,她就得離開他們身邊。

一切,都是不得已而為之。 大悲島,鎮國公府。

整個鎮國公府,此時歡笑聲不斷。

而珀西長公主正在抱著一個女娃,好不開心。

「星遙,來,笑一個給義祖母看看。」

珀西長公主哄道,臉上帶著笑意。

而在她懷裡的小孩,長相精緻可愛,聽到珀西長公主的話后,小小的臉蛋,竟展開了笑顏。

那張童真無邪的天使面孔,讓珀西長公主喜出望外,她是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驚喜。

「華哥,你快看。星遙笑了!」

珀西長公主連忙喚著一旁的鎮國公,讓他過來看看。

鎮國公萬天華手裡正在侍候著星矅,這個小子剛剛拉了一把屎,然後讓下人給他洗乾淨了,現在要給他換上乾淨的衣衫,小傢伙也不哭鬧,任由鎮國公給他換褲子。

鎮國公剛替這小子換好呢,就聽到珀西長公主喚自己,一轉首就看到了星遙那小可愛的笑容,不由笑開了,「星遙這孩子長的水靈靈的,可愛啊。」

「是吧。我也覺得她好可愛啊,好乖!」

珀西長公主一邊說著,眼裡全是滿滿的疼愛。

夫妻二人正在照顧這兩個孩子,而屋外,萬千帆則是帶著星耀走了進來。

萬千帆其實還是很喜歡炎星耀這個人小鬼大的孩子,年紀雖然不大,但是卻給人一種很沉穩、冷靜的錯覺。尤其是與他談話的時候,明明一開始是以對孩子的語氣,到了最後,卻能與大人語氣去交談。

萬千帆一進來,就對著鎮國公與珀西長公主稟道:「父親,母親,我今天打算帶星耀去一趟月神叢林,帶他去歷練一下。特意來這裡向你們說一聲,然後我們再出去的。」

星耀則是朝二人抱拳頷首道:「義祖父、義祖母,千帆叔叔要帶我去月神叢林,我是想去的。請您們准允。」

「月神叢林,那裡危險可不小啊。你們打算去多長時間呢?」

鎮國公皺了皺眉頭,沒有一口應承下來,反倒是詢問道。

萬千帆略思了一下,「來回怎麼著也要一個月吧。」

「那行,你們自己一切小心。可以的話,帶多點護衛,給你們做些雜事也是可以的。」

珀西長公主在旁直接應允了,再看著兒子萬千帆,叮囑道:「你照顧好星耀,別讓他受到半點傷害,否則讓我知曉了,我饒不了你!」

聽到母親那惡狠狠的語氣,萬千帆額頭不由拉下幾根黑黑的粗線條。

我的親娘啊,我才是你兒子啊!

你現在把我當成了別人的保鏢!

萬千帆只覺得這義妹季邀月的三個孩子來鎮國公府後,他這個大少爺的地位,直線下降,在父母的眼裡,都快沒他的位置了。

看看,這就是他親娘對他說的話啊。

鎮國公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知道兒子那僵住的俊臉,伸手摸了摸鼻子,輕咳兩聲,「千帆啊,一切安排好。你與雷素素的親事,打算什麼時候完婚呢?」

「……再緩些時日吧。」

萬千帆半斂著眼帘,他帶星耀去月神叢林,一方面是讓星耀歷練,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想要好好的理清自己對雷素素的感情。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著辦吧。」

鎮國公像是看出了兒子的為難,但他沒有多說什麼,反倒是把這事全權的交給兒子去處理。

不管怎麼樣,在他的眼裡,兒子一切都是好的。

不管兒子最後做出什麼樣的選擇,一定是他深思熟慮后的決擇。

「多謝父親,那我就與星耀出發了。」

萬千帆感激的看了一眼父親,還是父親心裡有他的地位啊。

他看了一旁的珀西長公主,此時的珀西長公主眼神早就長在了星遙的身上,哪還有這個閑功夫看著他啊。

萬千帆表示一臉無可奈何,帶著一旁的星耀,離開了鎮國公府。

他們離開鎮國公府不過一個時辰,迦夜與季邀月就到了。

當鎮國公府的下人來報的時候,珀西長公主與鎮國公皆是喜出望外。

珀西長公主更是與鎮國公,一人一手抱著個小娃兒出門,去迎季邀月了。

當看到了季邀月的時候,珀西長公主竟喜而泣極,「月兒,你回來了。真是太好了,你怎麼回來也不讓人報個信呢?」

「因為事情解決了,所以才想著早點過來。義母,這段時日,您身子可還好?」

季邀月朝珀西長公主問著好,看見她懷裡的小娃娃時,她的心瞬間柔軟了。

「我好,我一切都好。來,這是星遙小姑娘,現在都會笑了呢!」

珀西長公主介紹道。

而站在季邀月身邊的迦夜,則是認真的對著珀西長公主與鎮國公認真的說道:「謝謝義父、義母。」

「不用謝,這都是舉手之勞。而且有這兩孩子在我們身邊,我們的日子也不至於太無聊啊。」

鎮國公感慨道,鎮國公府已經很多年不似這樣熱鬧了。

看來,等萬千帆從月神叢林回來的時候,有必要讓他早點成親了。要不然再這麼下去的話,只怕他想要抱孫子,還得等上許久呢。

季邀月則是微微一笑,「義父,義母,星耀呢?」

珀西長公主驚呼出聲,「哎呀!」

「怎麼了?」

季邀月被她嚇了一跳,一臉不知所措的看著她。

珀西長公主連忙解釋道:「是這樣的,你要找星耀,他一個時辰前剛剛與千帆去了月神叢林那裡歷練,他們打算一個月後再回來的。你看,要不要派人去追他們回來?」

「不用了,就讓他去歷練吧。」

迦夜在一旁插了一句,直接蓋棺決定了。

季邀月見狀,她還真不好多說什麼。

鎮國公則是笑盈盈的看著他們二人,「你們難得回來了,走走,進府坐坐,咱們好好聚聚。我現在派人去請白老爺子,還有請飛宇兄過來。」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