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街離工人體育館不是很遠,鹿一凡『花』了個起步價就到了體育館附近。

這時,雖然劉菲菲的演唱會已經結束了,但是體育館大『門』處仍然是人山人海的。

鹿一凡掏出手機正準備打給自己姐姐,卻發現手機有一條未讀微信消息。

打開一看,是他姐姐鹿然發的。

「小凡,你不用來接我了,雨下的太大了,我跟一個古歌後援團的朋友一起拼車回家了。」

嬌寵六宮:乾小四的寵后 鹿一凡看著手機,無奈的笑了笑。

要是自己早看到這條消息,不就不用白跑一趟了嗎?

就在這是,外面有一位年輕的母親,抱著自己的孩子敲了敲車窗。

鹿一凡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這位母親。

那位母親很不好意思的說道:「這位小哥,你能把這輛車讓給我行嗎?我出雙倍的價錢給你。孩子實在凍的有點兒受不了了,我怕她再感冒了。」

鹿一凡看了一眼這個母親,跟白嵐年齡差不多大,她『女』兒也和白妞妞歲數差不多。

天空突然下起的瓢潑大雨溫度急轉直下,把小姑娘凍的鼻子通紅,小臉都白了。

本身就十分孝順母親,看到這種情況,鹿一凡哪有不讓之理?

「您快上來吧,我再叫一輛車就是了,趕緊帶孩子回家吧,別凍著了。」鹿一凡說著下了車,也沒要那位年輕母親執意要給的車費。

母親抱著孩子鑽入車內,搖開車窗道:「這位小哥,真是謝謝你了!長得帥的人,果然都很溫柔。」

鹿一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道:「嗨,您過獎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車走了。

鹿一凡雖已修鍊有成,不懼水火,但他的衣服可頂不住。

沒一會兒,鹿一凡就被淋成落湯『雞』了。

雨下這麼大,計程車生意那麼好,鹿一凡怎麼滴滴,都滴滴不到車。

鹿一凡只好繞著體育館的屋檐,躲著雨無聊的來回晃悠了起來。

他琢磨著再等半個多小時,等歌『迷』都散了,就好打車了。

不過經過體育館的大『門』時,看了幾眼,依然是人山人海的劉菲菲的狂熱崇拜者,拿著各種海報、cd還有什麼T恤之類的,等待著劉菲菲的出現,希望能要到簽名合影。

對於這些人,鹿一凡只能嗤之以鼻的笑了笑。

這年頭,大明星哪個不是十來個大保鏢簇擁著,你以為你能要到簽名?

人家出了『門』,把你推開,上車就走了!

但是劉菲菲的腦殘粉實在太多了,大『門』外已經擠滿了人,根本就讓人寸步難行。

要是劉菲菲真這個時候出來,說不定會被瘋狂的粉絲搞出什麼狀況來。

不過有那麼多助理和保鏢,也開過那麼多次演唱會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鹿一凡一邊想著,一邊離開了這個嘈雜的地方,沿著體育館可以躲雨的地方,小心翼翼的繞了出去。

在體育館屋檐昏暗的燈光下,鹿一凡突然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沿著工作人員專用樓梯向下走著。

等到了二樓時,這身影踩到了一片水窪,高跟鞋一崴,只聽「呀」的一聲慘叫,便從二樓樓梯上,翻著滾的向鹿一凡這邊滾過來了。

姿勢無比的難看,摔在地上跟狗吃(和諧)屎一樣。

婚情撩人:狼性總裁嬌寵妻 鹿一凡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去幸災樂禍,趕忙過去伸手把人扶起來問道:「你怎麼樣?有沒有摔傷?要我送你去醫院嗎?」

只見這人拿開已經沾滿了泥漿的鴨舌帽,一頭烏黑的秀髮如雲一般飄散了下來。

原來是個『女』的!

鹿一凡仔細一瞧,只見她一張青『春』絕倫的臉蛋,顯『露』在燈光下,臉上雖沾了點泥水,但依然擋不住她那仙『女』一般的氣質。

世上竟然有如此清純的『女』孩子!

鹿一凡是個不折不扣的大『胸』控,但是看到這『女』孩子美麗的容顏時,連呼吸都有點兒困難了。

再仔細一看。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咦?

怎麼這麼眼熟呢?

卧槽!!!

鹿一凡望著眼前眉頭緊皺,牙齒輕咬著下『唇』,模樣有點兒狼狽的美『女』,一下子愣住了。

她……她……她不就是劉菲菲嘛!

劉菲菲被摔的七葷八素的,滿身的泥水,抓著自己的裙角,抿著嘴『唇』,在大雨中顯得是那般楚楚可憐。

鹿一凡伸手去扶她,劉菲菲望了鹿一凡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只是一閃而過,隨後便說了聲:「謝謝你。」

然後當她要起來時,只見她秀眉緊蹙,一副痛苦不已的樣子。

鹿一凡趕忙問道:「你怎麼了?」

然後鹿一凡看見這個超級偶像巨星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居然立刻飽含了熱淚,只是用力咬住嘴『唇』,才沒讓它掉下來。她伸手撫著右腳踝部,用痛苦的聲音道:「我的腳,痛死了!」

鹿一凡低頭一看,望到了她百褶裙下,那一雙修長的美『腿』。

蹲下身子,鹿一凡上手就要『摸』劉菲菲的『腿』,嚇得劉菲菲連連在地上向後退了幾下,驚恐道:「你要幹什麼?」

「你的腳扭傷了,『腿』上也有一大塊紅腫擦傷,我在幫你查看傷處。」鹿一凡柔聲道。

劉菲菲聞言這才將信將疑的放下警惕,坐在地上,將一雙泛著如同羊脂『玉』一般的修長美『腿』小心翼翼的伸到了鹿一凡的面前。

鹿一凡將手放在她的腳踝上,稍稍往上『摸』了『摸』,一股柔軟的舒適手感充盈著他的手心,讓他忍不住在心中暗道:「淡定,淡定,不過是一雙『腿』罷了……但是真的『摸』起來很舒服啊喂!!!!好想再往上一點啊!!!」 第182章劉菲菲的『誘』『惑』

鹿一凡輕輕在她腳踝上一按,問道:「是這裡疼嗎?」

劉菲菲亮晶晶的大眼睛立刻飽含淚水,用痛苦的聲音道:「好疼!」

「你這摔的比較嚴重可能是把腳踝處的骨頭給摔斷了。我先幫你處理一下,然後送你去醫院吧。」

說著,鹿一凡手中真元凝聚,在劉菲菲修長的美『腿』和小腳上來回撫『摸』著。

在外人看來,鹿一凡這狀態簡直就像是在猥~褻清純美少『女』!

你這又是『摸』人腳,又是『摸』人『腿』的,咸豬手不要太明顯啊!

但是劉菲菲卻感覺,鹿一凡的手所『摸』過的地方,立刻有一股清涼的感覺將她灼熱的痛感壓制住了。

真元在她美『腿』上流轉,舒服的她差點當場呻~『吟』出來。

低頭一看,劉菲菲驚訝的發現,大『腿』上紅腫的部分已然褪去,恢復了原本潔白的模樣。

鹿一凡心中暗嘆:「可惜我修為還未達到金丹期,否則連著骨頭我也能現場給接上。」

「你試試你能不能動?」鹿一凡說道。

劉菲菲點點頭,嘗試著站了一下,突然她全身一顫,像是被電到了一下,疼的嘴裡「啊」了一聲,一屁股又蹲在了地上。

接著眼眶中含著的淚水終於止不住的大顆大顆的掉了下來。

她不想讓鹿一凡看到自己這幅柔弱的樣子,忙把頭轉過去,雙手急速的擦拭著淚水。

「你再幫我治治吧,太疼了!」劉菲菲擦完淚,扭過頭對鹿一凡道。

她指了指自己那三寸金蓮和修長的美『腿』,示意讓鹿一凡再用真元給她治療一下。

望著劉菲菲那光潔如『玉』,長的饞人的美『腿』,鹿一凡真的很想假裝治療,再在上面『摸』一『摸』。

但是最終,鹿一凡無奈道:「要是只是扭傷,擦傷或者腳崴了,我還能幫你一下。不過你這是骨頭斷了,我這祖傳的手法可治不了。」

頓了頓,鹿一凡再次問道:「你的經紀人和保鏢呢?怎麼扔你一個人在這裡?」

聞言,劉菲菲眼中閃過一絲警惕之『色』。

她聽出來鹿一凡已經認出來她是誰。

盯著鹿一凡的臉看了一眼,然後劉菲菲低下眼帘道:「他們已經和我的替身出去拖住那群瘋狂的歌『迷』和影『迷』了。讓我一個人悄悄溜出來,要是我本人現身,現場不知道得引起多大的『混』『亂』呢!」

鹿一凡調侃的說道:「你那群腦殘粉還真能惹事哈!」

劉菲菲瞪了鹿一凡一眼道:「他們是我的粉絲,可不是什麼腦殘粉!」

鹿一凡聳了聳肩膀,沒有反駁。

看見她坐在地上,裙子都被雨水打濕了,短短的百褶裙已經變成了透明的顏『色』,隱約可以看到裡面穿著的粉『色』內『褲』。

鹿一凡臉一紅,便道:「咳咳,那什麼,我幫你找輛車,送你去醫院吧。」

劉菲菲點了點頭,雙手撐地,艱難的想從地面上爬起來,單腳行走。

然而她沒走兩步路,又是疼痛難忍的蹲在了地上。

鹿一凡馬上走到她身邊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話剛落,劉菲菲馬上抓住了鹿一凡的胳膊,穩住了她搖晃的身體,然後沖鹿一凡感『激』的一笑道:「謝謝你。」

劉菲菲清純的臉上仍留有淚痕,一笑之下,頓時明『艷』動人,風華萬千。

再加上此刻雨水已經將她的渾身濕透,有一種濕身(和諧)『誘』『惑』的感覺。

絕色丹藥師:邪王,你好壞 饒是鹿一凡定力超群,仍然不敢多看她幾眼,心中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然而劉菲菲的一隻腳受傷,金『雞』獨立的姿態根本就站不穩,生怕自己摔倒了,所以兩隻手都緊緊抓著鹿一凡,整個嬌軀都貼在了他的身上。

鹿一凡一低頭就看到劉菲菲濕透的T恤下,那帶有雷絲邊的『胸』(和諧)罩,展『露』無遺。

『胸』前不是特別豐滿,但是嬌小可愛的小『乳』鴿,緊緊貼著鹿一凡的胳膊,讓鹿一凡的小心肝一陣狂跳。

大明星哎!

讓老子『摸』了大『腿』哎!

現在還給老子表演濕身(和諧)『誘』『惑』哎!!!

這要是說出去,老子能吹一年!

「你經紀人電話多少,我打過來讓他來接你吧。」鹿一凡實在吃不消這等香『艷』的場景,深吸一口氣道。

「不行,如果他們過來了,那群粉絲和狗仔也肯定會跟過來。

到時候,他們看到我們這個樣子,明天的頭版頭條不知道要寫的有多齷齪。」劉菲菲無奈的說道。

那群無良記者有多可怕,她自己切身感受過。

說她有乾爹,說她被人**過,反正各種烏七八糟,能博人眼球的新聞都寫過。

「那怎麼辦?計程車可沒法到體育館內場來。」鹿一凡頗感無奈道。

劉菲菲想了想,距離這兒的醫院最近的好像也就不到一公里,坐車也就個把分鐘就到了。

想到這裡,劉菲菲漆黑的眼珠骨碌一轉,然後突然向著鹿一凡看來,甜甜的張口叫道:「哥哥……」

剛說了兩個字,便有點兒害羞的說不下去了。

只見她霞飛雙頰,表情羞澀,那張清純無比的臉蛋上,『露』出的楚楚可憐的表情,讓任何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想要去呵護她,保護她的感覺。

鹿一凡看著濕身的劉菲菲,差點定力不足,把她按在地上摩擦。

太可怕了!

為什麼這麼清純的『女』孩子,對自己的殺傷力會有這麼大?

自己明明是個大『胸』控啊!

以前鹿一凡在電視上看到劉菲菲,只是單純覺得她漂亮而已,但也沒什麼心動的感覺。

不過當這個大明星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又是這幅樣子,還嘴裡甜甜的叫著哥哥時,她所表現的『誘』『惑』力幾乎呈現出指數爆炸式的增長!

鹿一凡根本抗拒不了!

「二哥,喂!二哥!你別在這個時候抬頭啊!讓人發現了會讓人當成變態的!」鹿一凡低頭盯著自己的襠部,心中暗道。

公事攻辦 幸好劉菲菲沒有發現鹿一凡的失態,她嬌羞的扭捏了一陣子,終於開口道:「哥哥,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能不能……能不能……」 第183章我一眼就看出來你是誰了

劉菲菲俏臉越來越紅,她的話說的也越來越輕,到最後幾乎聽不到聲音了,害羞的低下了頭。。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鹿一凡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聽不出她想自己幹什麼。

無奈的聳了聳肩,鹿一凡微微蹲在地上,背朝劉菲菲道:「得了,碰到你這麼個大麻煩,算我倒霉吧。」

劉菲菲聞言,輕哼一聲道:「算了吧,多少帥哥想背我,我還不願意讓他背呢!」

「這麼說,哥累的跟狗一樣去背你去醫院,然後一『毛』錢好處還撈不著還是我佔便宜咯?」鹿一凡無奈的笑道。

「本來就是!」劉菲菲臉上『露』出一絲頑皮的笑容,雙手摟住鹿一凡的肩膀道:「我不客氣的上來了,你可要小心點。哎呀,我的腳!好疼,你是不是故意的?」

鹿一凡臉『色』也『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沒有回答。

劉菲菲的身材在『女』『性』中算是很高挑的,大約有一米七五左右。

但是跳到鹿一凡身上,讓鹿一凡感覺好像輕飄飄的,體重非常輕,也就一百斤多一點。

當然身為築基後期修士,莫說是背一個一百斤的少『女』了,就是背一個千斤的巨石,鹿一凡也不會感到有多吃力。

「把我外套披你頭上吧,這樣你就淋不到了,而且也不會被認出來了。」鹿一凡貼心的說道。

劉菲菲也沒客氣,將鹿一凡的外套披在了自己頭上。

脫掉了外套的鹿一凡,裡面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色』背心,『露』出了讓人無比心動的堅實肌『肉』。

「好『棒』的身材!」劉菲菲不禁心中怦然一動。

鹿一凡的身上的肌『肉』比她見過的什麼健美教練之類的都要結實,關鍵的關鍵是,他的肌『肉』塊頭雖不大,但線條看上去非常非常的美觀。

「坐穩了,我可要走啦!」說這,鹿一凡在雨中輕鬆的漫步開來。

因我怕劉菲菲滑下去,鹿一凡的手就往上託了托劉菲菲的屁屁。

這一托,鹿一凡心中又是一顫。

好軟,好彈!

沒想到這小妞看上去身上瘦的跟排骨一樣,小屁屁居然這麼豐腴!

心猿意馬之下,鹿一凡可恥的硬了,走路也只能彎著腰,不敢直著身板了。

鹿一凡心中暗自感嘆:「二哥呀,你這麼搞,會出事情的喂!」

劉菲菲見鹿一凡一直彎著腰走路,還以為他是怕自己不舒服,便問道:「幹嘛彎著腰走路?」

幹嘛彎著腰?

難道要告訴你,我『摸』你的屁屁,有反應了?

鹿一凡隨口甩了個理由:「哦,你太重了,我直著腰背不動你。」

這下可把劉菲菲給氣著了。

說一個『女』明星,尤其是偶像明星太重了,這簡直就是對她的致命一擊啊!

「不可能!我最近每天只吃一頓飯,就是為了要出演的新角『色』!」劉菲菲不服的說道。

「怪不得瘦的都沒人樣了,一米七五的個頭才一百斤,明星果然不是普通人能當的。」鹿一凡心中暗道。

Views:
1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