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容顏不變,看著就二十歲出頭的模樣,長的好看,氣質冷清,剛來學校的時候不少師生都追求她。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她還得了個冰山美人的稱號。

「老師,這道題我不太懂,能不能麻煩你幫我講講。」

亞澤拿著練習本走到講台,雙眼直直地看著風玫,意思沒有絲毫掩飾。

他在追求古紇。

亞澤剛進入珈藍學院時就盯上了古紇,以他的能力自然無法發展古紇吸血鬼的身份。最初他採取的是普通的追求戰術,自然失敗了。

後來試圖用吸血鬼的能力蠱惑她,被古紇教訓了一頓,知道了古紇是極為強大而神秘的東方吸血鬼,不僅沒退縮,反而變本加厲。

古紇教哪個班級,他就調到哪個班級去。

總之他也不惹事,反而會主動幫古紇管理班級,古紇拒絕幾次后也就隨著他了。

風玫抿唇一笑:「當然可以,你看這題,題目問的是……」

為亞澤講題時,風玫明顯察覺到從教室右後方射來的存在感極為強烈的視線,但是她仿若未覺,很認真地為亞澤講題。

下面,沐音澈聽著她的聲音,抓著筆的手一點點收緊。

她明明對誰都冷淡疏離的,極不喜歡別人靠近。可現在她在為亞澤講題,語氣是他從未聽過的溫柔。

他在她身邊長大,除了在課堂上,他都從來沒為他講過題!

猛地起身,帶動桌子凳子一陣刺耳的聲響。

教室里所有人都向他看過來,講台上的兩人也看向他。

沐音澈只覺的那講台上靠的極近的兩人刺眼的緊。

先鋒 他緊捏著拳頭,語氣比平時還要冰冷積分:「老師,我不太舒服,想請假回去休息。」 晚上七點鐘,九江國最大的皇家酒店,燈火輝煌,金燦碧庭。各國的人都到場為沈清雪慶生,甚至有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沈清雪是誰,就被莫名其妙地邀請來了。

酒店的總統套房裡,沈清雪一身妖嬈的紅色旗袍,盡顯女性婀娜姿態,回眸一笑百媚生,全場粉黛無顏色。

上官瑩推開門,沈泰和沈雍一齊走進來,沈清雪震驚地看著父親和叔叔都來了,她明明沒有告訴任何人啊。

沈清雪上前問道:「爸,叔叔,你們怎麼會來?」

「不是你讓我們來的嗎?邀請函寄到家裡了,你媽媽最近不舒服,我就跟你叔叔來了。九江國國王竟然出這麼大手筆幫你慶祝生日,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不來不放心!」

沈清雪眉頭緊皺,想起葉修之前說的,不由地把心裡的猜測道出來,「他們的確沒有存什麼好心思,葉修說了今晚很危險,我沒想過他們會把你們叫來了?」

「葉修?你找的葉修了?他在這裡?」沈泰激動地上前拉住女兒的手。

沈清雪點點頭,「爸,這件事以後再跟您說。麻煩您做件事,聯繫青瑤,讓她跟南風瑾商量一下,把華夏國內的黑屠集團端了,一個不留!」

「你說什麼?」沈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女兒說什麼?黑屠集團,那可是世界第一大組織,在世界的地位誰敢去撼動。

沈清雪異常堅定,「爸,也許這幾天過後,黑屠集團就變成一個歷史了,現在不趁熱打鐵一旦對方有一絲喘息機會,那麼黑屠集團捲土重來,就是我們的末日。」

沈泰聲音嚴厲,沈清雪是他最大的驕傲,女兒又如何,她不必任何男兒差,這些年來哪件事不是讓九盟集團蓬勃發展,只是這個決定,讓沈泰頓時猶豫起來,「清雪,你確定嗎?我一來,你就讓我做這件事,你不給我一個解釋嗎?」

「爸,如果這是『龍影』的計劃,你覺得你能讓華夏國多少人出手,我要在明天12點之前,讓華夏國所有的黑屠集團徹底消失。」

沈雍猛然站起來,看著侄女,眼裡生出熠熠光芒,他聲音微顫,「清雪,你確定?」

「我確定!」

「好,叔叔,答應你這件事!事成之後,我要見『龍影』!」沈雍拉住沈泰的胳膊往外走。

沈清雪跟上官瑩相視一望,上官瑩有些猶豫地看著她,「清雪,這件事你並沒有跟老大說,會不會打亂他的計劃?」

「小瑩,我是沈清雪!」沈清雪看了她一眼,那股女王般的氣場,竟然跟『龍影』相得益彰。

沈清雪走到門口,仰頭挺胸,「我們走吧,他說讓我享受這場豪華的生日晚會,我們不要浪費了!」

同一時刻,整個九江國的力量都在騷動,遊走於黑暗中的人,悄悄穿梭在大街小巷裡。

大批的人馬,在街上代替了九江城的護衛隊,到處都被人接手,卻是警惕,越是可疑。

龍曉東跟葉修站在瞭望台,地上躺著三個黑屠集團的高手,龍曉晨手裡拿著望遠鏡,問道:「『龍影』我們還不行動,就被黑土集團把整個皇城控制了,到時候就麻煩了!」

葉修挑眉看他,「這些小嘍羅,龍少主會擔心?」

「倒不是擔心,為什麼我們不現在出手,你在等什麼?你為什麼不讓狼忍留在這裡,你要知道有他在,我們就有絕對贏的把握,他手上的如今可是又上百名特級雇傭兵,再加上你給的那些讓人毛骨悚然的武器,滅掉黑屠,不是問題!」

葉修活動活動腰身,回頭解釋道:「他去了卡羅城,那裡是黑屠集團的中樞地區,不管哪裡出了問題,都是從那裡發出的命令,安東尼現在出來了,剛好少了坐鎮的人,那裡才是最好打入的地方。龍少主,你們三家準備好了嗎?」

「一切就緒,他們來對付華夏國的黑屠集團不是最合適嗎?為什麼讓他們去別的國家?」

葉修邪佞一笑,看向天空的月亮,越來越亮了,「華夏有人會幫我收拾,不用擔心。全面開戰,才會讓黑屠集團猝不及防!走吧,我們去參加生日晚會,這種彙集各國重要人物的宴會可不常見!」

「你在故意等他們得罪各國的重要人物?他們可不會這麼笨!」

葉修但笑不語,如果黑屠集團沒有那個打算,就不會在這個時候控制整個九江城。

兩抹身影嗖一聲消失在夜空中。

三個人站在信號塔站,看著遠處巨大的信號塔,卡爾一仰頭,不屑地笑道:「就這麼簡單的東西,還需要我們三個人來嗎?」

站在他身邊的大塊頭,看了一眼附近,然後不甚在意地走向信號卡,伸手抓住塔底的鐵架子,「把它扳倒了,就這麼簡單。我們早點回去!」

大塊頭剛要用力,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怒斥,「你做什麼?你知不知道你擋了我看電視的信號?」

約瑟夫身上穿著奇怪的衣服,還帶著一個看著像安全帽的東西,一雙眼睛憤怒地盯著三人。

卡爾眯起眼,冷聲開口,「這人是葉修身邊的人,我來對付他!」

約瑟夫看了大塊頭一樣,「我提醒你,不要碰了,不然你一會死在那裡,我可不負責任!」

卡爾一躍跳到了卡爾面前,露出禮貌的笑,雙手禮貌地放在身前,「老先生,您和葉修是什麼關係啊?」

「我是他債主,他欠我很多錢,很多很多錢!」約瑟夫一想到這個,就恨得牙痒痒。

戰神王爺,縱寵妖妃 卡爾愣了一下,他想不到那個人還欠錢。

「啊!」大塊頭突然嘶吼一聲,倒在地上渾身抽搐,口吐白沫。

卡爾臉色頓時鐵青,後退一步,警惕地問,「你對他做了什麼?」

「我不是提醒你們了,不要碰那個東西,可是會死的,我的毒,這世上還沒有人能解,你要不要試試?」

卡爾手裡的匕首突然刺向約瑟夫,速度快如閃電,連葉修都沒有那個速度,約瑟夫連連躲避,還是別划傷了一道。

「卡爾,快躲開!」第三個同伴突然大喊一聲。

卡爾迅速逃離,約瑟夫手裡的藥粉沒有撒到卡爾身上,卡爾心裡大驚,就差幾厘米,他就被這個男人算計到了。

第三個男人摘掉身上的披風,一個俊秀的男人,看向約瑟夫,緩緩問道:「既然閣下跟葉修不是朋友,不如這個債我們還,您不要跟葉修再為伍了。」

約瑟夫眼裡閃過一絲精光,高聲問道:「你說真的?」

男人耐心地問他,「請問先生,是多少錢?」

「一個千億!」

「咳咳!」卡爾嚇得咳嗽起來,一頭黑線,手裡匕首閃過精光,「不要跟他廢話!」

手裡的匕首飛出去,約瑟夫很淡定,他不躲不閃開,一抹身影擋在他面前,手裡的武士刀兩三下打掉匕首,低著頭,手裡的武士刀卻閃著冰冷的光芒。

「卡爾,這裡我來負責。你去找安東尼,告訴他情況!」

卡爾點頭,飛速地離開。男人脫下披風,腰上兩把武士刀,緩緩抽出一把,寒光閃過眼眸,「武士,京九男。閣下報上名來!」

「岡本野!」

約瑟夫無聊地轉身回到中樞台坐鎮,只要他守住這裡,葉修就跟他結拜為兄弟,這是葉修說的。

一旦結拜,葉修就不可能撇開他,兩年之後……他已經等不及了。

星光耀目,會場的大門緩緩打開,九江國王和沈清雪相攜走進會場,立刻令全場男女為之嘩然。

一身簡單的旗袍,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甚至一點都不暴露,卻一瞬間掩蓋了在場所有女性的美。女人的凹凸有致是渾然天成的誘惑,加上紅色的旗袍和凝脂玉肌形成巨大反差,更有一種禁慾的美感,讓人無法挪開視線。

九江國站在台上,笑得合不攏嘴,身邊站在全場矚目的沈清雪冷血女神,縱然他對沈清雪沒有過大的邪念,此刻都忍不住男性尊嚴爆冷,只有他能這麼接近女神,這些人都只能遠觀而已。

「各位,今日適逢沈小姐生辰,剛才在本酒店舉行。祝福沈總裁,生辰快樂!」

「祝沈總裁,生辰快樂!」全場同時舉杯。

沈清雪笑著端起紅酒杯,恬靜一笑,宛若天成,「謝謝各位!」

掃過全場,葉修沒有來,沈清雪把酒杯遞給小瑩,交換了一個眼神,上官瑩點頭離開。

九江國王拉著沈清雪跳開場舞,沈清雪全場都保持淡淡的禮貌微笑。

「國王真是大方,願意幫我舉辦生日晚會,真是讓清雪感覺到壓力很大,如果不能好好回報國王,真是清雪的過錯。」

過完笑得老謀神算,沈清雪突然感覺自己頭腦有些暈眩,她只喝了一口酒,按理說不該有事,這是怎麼回事?

「沈總裁似乎不舒服,我扶你去休息一下!」沈清雪感覺到有個人扶著她轉進了角落的小門,想要拒絕,卻發現渾身無力,連話都說不出來。 安東尼抱起沈清雪,從後門離開,回頭向貝尼使了個眼色,轉身離開。

安東尼前腳離開,一伙人帶著黑屠集團標誌的人就衝進酒店裡,見人就砍,卻不致死,滿場人混亂尖叫。

安東尼手下的貝尼,和守衛的人震驚地看著衝進來的人,這不是他們的計劃,只要用藥無聲無息地滅了這些人,根本不會扯到黑屠集團身上。

貝尼衝上去,一把拉住一個人,厲聲道:「你們是誰手下!一個不留,不能留下活口!你們負責人是誰?」

韓武嘲笑他一眼,鬼來的負責人,一越逃出貝尼的掌控。

九江國國王,目眥崩裂,一掌拍開一個人,怒聲吼道:「黑屠集團,你們這群沒人性的!來人吶!給我殺了他們!」

全場人的憤怒全部被激發起來,貝尼不得不下令,「圍住酒店,一個人都不能活著出去,計劃右邊,立刻實施!」

貝尼話音一落,剛開始衝進來的一伙人在韓武的一個眼神下,迅速撤離,速度之快人,讓人以為就沒有出現過這些人。

離開酒店,十幾個人趕到安東尼身後,安東尼看了一眼天空的信號槍,皺起眉頭,「按照計劃進行,立刻走!」

一個匆匆跑過來的人,安東尼身後的人立刻警惕準備好隨時進入戰鬥,人影靠近,氣喘吁吁地開口,:「葉修有準備,沒有破壞信號塔,對方有高手,我回來報告!木石死了。」

安東尼臉色陰沉,厲聲道:「讓所有隱藏起來的人,九江國今天就讓它走到盡頭,毀掉這裡的一切,炸彈啟動!」

「是!」

安東尼帶著沈清雪在一眾高手的護送下,往他的住處趕過去。

韓武拿出信號槍朝天空射響。

所有隱藏起來的人全部一躍出動。

這一夜註定會讓所有人參與人永遠銘記!

港口站滿了龍隱武館的人,站在前面的是龍星環和紀遜。龍星環慢慢起式,大家風帆,雖緩卻綿延無限。

「守住這裡,能夠堅持下來的人,今後,你們就是本家的弟子!」本家的弟子,除了血液繼承之外,就只有在龍家有重功才行,他們幾十年都碰不到一次,如今這一次,將是他們改變命運的一刻。

「是!」震蕩人心的齊聲應答,這是龍家人的血骨,龍家前年來繼承的優秀遺產。

何進和龍曉晨拿著一個箱子,這個箱子里是他們萬不得已的最後保命武器,是龍曉晨的超級偶像親手交給她的。

『龍影』為了讓你收我為徒,我一定會守住,這一場戰爭,勝利得必定是我們!

從各處衝出來的黑屠集團的人,黑壓壓的一片,龍星環氣勢磅礴地怒吼一聲,:「沖啊!」

「吼!」

九江島地下,幾個正在打麻將的老頭子,突然笑著拍下一張牌,:「自摸,我贏了!」

「該走了!」龐展,站起來,看了一眼上面,目光中神情似乎一點都不輕鬆,「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自信,你們覺得能行嗎?」

鍾師放下牌,嘲笑一聲,「總比我們強,葉修那小子還敢去拼一拼,我們能做什麼,就在這裡打麻將。媽的,我都鬱悶死了!你們不怕那群老頭子攙和?一旦他們攙和,再來兩個葉修也鬥不過,你們就看著華夏國好不容易出一個小子,被對方打壞了?」

曲英臉色一沉,目光掃過鍾師,沉聲一擲,「他們敢?」

龐展背起自己的電腦,往外走,「走了,對方真為了一己私慾要毀掉九江國的話,我們也該跟其他人好好商量一下。黑屠集團太把自己當回事了,這件事葉小子不提我們還能當作不知道。既然現在都捅開了,再不管管,倒像是我們無能了。」

……

葉修看道空中的信號,拿出手機給狼忍發了一個簡訊。

戰鬥開始!

狼忍收起手機,整個房間里三十多個雇傭兵團團長,他看著這些人,沒有一個人不是經歷過死亡的考驗才能今天站在這裡的。

「最後說一句,滅了黑屠集團,以後讓雇傭兵有自己尊嚴。這個世界早該給我們足夠的發言權了!生死由命,自求富貴,出發!」

每人背著一個箱子離開,這些箱子里,約瑟夫的絕命武器,對於他們來說,是萬不得已時候,用來做最後一搏的必殺技!

轟隆隆!

卡羅城,夜幕被爆炸亮了半邊天,幾百名雇傭兵像科幻小說一樣,穿梭在街道巷尾,這是一次普通人參與立刻會變成炮灰的戰鬥。

一個渾身是血,胳膊被砍掉一半的雇傭兵,手裡拿著一把特製鋼刀,警惕地觀察四周,會於黑暗融為一體的殺手在黑夜裡會猶如天助。

「死吧!」

一抹黑影衝過來,手裡的彎刀剌開雇傭兵的脖頸,雇傭兵瞪大雙眼,手指飛快地打開錫箔紙,一朵火花迅速燒起來。

殺手驚恐地踢開已經燒起來的男人。

胳膊上染了一朵火化,他下意識用手拍滅,卻發現拍到哪裡,引到哪裡,竟然滅不了!

「啊!救命,救我!」

混戰中跑過來的人,各個眼裡升起恐懼之意。從口袋裡掏出團長給他們的最後保命的必殺武器,突然覺得心裡的信息加深了。

九江國的一個海島上,本來在安然沉睡的黑屠集團大本營,突然急促的鈴聲從各處響起來。

「什麼?卡羅城遭遇數百名雇傭兵攻擊?你在開玩笑!轟—砰!」話還沒有說完,屋外已經被轟炸聲覆蓋,手裡的電話斷了,男人一臉驚恐衝到玻璃窗前,外面已經陷入一片火海里。

沈泰坐在大型軍用戰機裡面,看著下面被轟炸成火海的海盜,點點頭,「瑾,你這樣大規模動作,不怕唐突刁難你?」

南風瑾像一個捉不到尾巴的狐狸一般,笑得好不得意,一張堪比女人的臉,讓人根本摸不著這個男人到底弱還是強。

南圖集團的老大唐突,突然宣告外界從小養在外面的義子將會接替南風集團,可是這一年時間,唐突越來越少出現,反而是南風瑾徹底取代了他的一切活動。

南風瑾端起一杯咖啡,看向沈泰,「看來我很快就能見到我的『龍影』姐夫了?」

「姐夫?龍影?瑾,你在說什麼?清雪還沒有結婚呢!」

南風瑾放下咖啡,看著沈泰卻沒有解釋太過,而是走到控制室,「全面轟炸,不留一個活口。不是說滅團嗎?不做到滅絕,任何一個活口,都會成為之後的隱患!」

「是!」

南風瑾看著外界即將破曉的雲端,眼裡閃過一絲算計,他南風瑾可不會做虧本的買賣,『龍影』,黑屠集團倒了之後,你手上的魔方晶石,還能有誰跟我搶?

凌晨三點不到,安東尼在房間里已經接到三出電話,世界各國黑屠集團的據點都遭遇不同程度的攻擊,尤其以華夏國最為嚴重,整整一個海島,被轟炸得寸草不生,真是狠絕啊!

碎!

手裡的杯子狠狠砸向桌面,安東尼眼裡充滿紅血絲,像個受傷的豹子,「出動所有人不惜一切代價,把給我吧所有出現的人滅掉。跟葉修發信,我在機場等他,過時不候!」

凌晨四點,葉修坐在秀女王宮殿的樓頂,看著遠處的微微發出一絲光亮的夕陽。

南子衝過來,一臉驚喜,「大哥,華夏國的黑屠集團據點被團滅,轟炸機直接起,寸草不生,一個島,沒有一個人逃出來。十分鐘時間,搞定。太他媽酷了,咱們什麼時候也能有個轟炸機,我要開!」

葉修挑眉看向他,「誰主導?不會是沈泰,他沒有那種狠絕勁兒!」也不可能是一個老鬼,這些人年紀一大,滿口都是各種顧及,絕對做不了這麼乾脆的事!

「南風瑾,南圖集團現在的負責人!」

青瑤的丈夫,葉修摸摸下巴,他還有些吃醋呢,可愛的青瑤竟然被人娶走了,不過……看那個南風瑾能做出這種事,倒是讓他有幾分欣賞。

「還有呢?」

男子皺著眉回答,「卡羅城比較慘,損失過半,還在僵持中。要不要請那個南風瑾去幫忙?」

Views:
9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