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說,他偏心蘇北,置家人於不顧。

而是,蘇北不會主動生事,只有奶奶,才會無端生事,不是風,就是雨。

合同擬定好之後,路南就開始工作了。

蘇北回了辦公室,她剛開始工作,就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蘇北皺了皺眉。

自從她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把電話號變了,還會有誰給她打電話呢?

蘇北想了想,最後還是接通了電話。

"蘇北,我送你的禮物,你還滿意吧?"顧念城熟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

他輕笑著,卻讓蘇北感到前所未有的厭惡。

"顧念城,我還真得對你刮目相看,我以前是萬萬都想不到,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蘇北嘲諷的說道。

"不用了,蘇北,我不要你對我刮目相看,我只想讓你回到我身邊,你要知道,只有我,才是最愛你的,選擇路南,你遲早會後悔的,或許,未來某一天,你還會崩潰的,畢竟,他有那麼一個家庭,讓你時刻都得擔驚受怕!這樣戰戰兢兢的活著,有什麼意思,蘇北,來我身邊,好不好,我會好好照顧你和孩子的!"顧念城的聲音,似乎帶著一種濃濃的蠱惑。

蘇北猛地搖了搖頭。

"顧念城,你不要再噁心我了,你那根本不是愛,是佔有慾,而且還是讓人厭惡至極的,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副噁心的嘴臉,虧我以前還那麼相信你,原來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精神病,我就算是不能跟路南在一起,我也不會讓幫你照顧,你離我遠點!"蘇北說完,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顧念城現在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在自己心裡,原來的形象。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

不用想,她的新電話號碼,肯定是葉婷洛給顧念城的。

重生之鬼王帝妃 可是,對於葉婷洛,她也不能不給電話號碼!

蘇北伸手,揉了揉頭髮,拿著手機,直接將剛才的電話,拖入黑名單。

一直工作到中午,接到路南的電話,蘇北才下樓。

剛下樓,蘇北就看見站在車旁的路南。

他的手裡,拿著一份協議。

蘇北的眸子閃了閃,快速的走上去。

上了車,蘇北看了一遍路南的協議,覺得完全沒有問題,才開口說話。

"路南,你知道上午那些東西,是怎麼來的嗎?"蘇北問。

路南搖搖頭。

"怎麼來的?"他問。

其實,他心裡猜到了一些,但是,他不願意說。

蘇北願意告訴他,他就聽,如果蘇北不願意告訴他,那他就保持沉默。

他完全尊重蘇北。

蘇北無奈的看了路南一眼,聲音有點有氣無力。

"還能是誰啊,顧念城唄,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想幹什麼,真的讓我很無語,感覺他就像是個定時炸彈,可以隨時爆炸!"蘇北說。

"要不,我給他找點事,讓他暫時離開南希市!"路南說。

蘇北搖搖頭。

"就算這樣,也不是長久之計啊,我總覺得顧念城現在,已經有點跟正常人不一樣了!"蘇北說。

"他何止是現在不正常,我看他早就不正常了!"路南冷聲。

他對顧念城的討厭,可以說是到達了極致。

可是,抓不住他的把柄,自己也不能將他怎麼樣。

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路南和蘇北,兩個人接上路紫蘇,向著醫院而去。

夜微涼:美人千面暗香襲 而穆念影和路向遠夫婦,已經在醫院門口等著了。

看到蘇北的手裡的協議,穆念影雖然不開心。

可是,她拿過來看了一下,還是很爽快的簽了。

穆念影簽完協議,她本想抱路紫蘇的,可是,想了想,她最後還是收回了手。

路南的眸子,閃了閃,有點不快。

只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

做親子鑒定的醫生,是方平衍,因為只有他,才能讓穆念影徹底放心。

不然的話,她肯定會擔心,有人從中作梗。

路紫蘇今天特別安靜。

尤其是,她看見穆念影伸出手要抱自己,她的小爪子都揮起來了。

可是,對方卻將手縮了回去。

路紫蘇小丫頭,很不開心。

穆念影覺得,路紫蘇還小,不懂大人的世界。

她沒有想到,在未來的好幾年裡,直到她去世,路紫蘇也沒有喊過她一聲太奶奶。

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明白。

原來,小孩子什麼都懂得。

做親子鑒定之前,方平衍說,最好抽血樣鑒定,出結果比較快,也能省好多事!

蘇北想了想,也沒有什麼意見。

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抽血的時候,小紫蘇哭的撕心裂肺。

路南當下就怒了。

"我不鑒定了,別抽血了!"路南憤怒的說道。

方平衍快速的將針頭拔出來,看著針管裡面的血。

"這些血,夠鑒定了,換你了!"方平衍面無表情的說道。

路南氣的額頭青筋暴起。

蘇北心肝寶貝的哄著路紫蘇。

"紫蘇寶貝乖,不哭不哭,媽咪給你吹吹,就不疼了!"蘇北心疼的說著。

路向遠無奈的搖搖頭。

孫靜怡看著小丫頭,也很是擔心。

穆念影硬著頭皮,看著路南。

"你快去抽血啊!"穆念影說。

路南很生氣很生氣,他都快暴走了。

在他的心裡,用不用鑒定,紫蘇都是他的小寶貝。

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是不會騙他的。

可是,奶奶非得作,弄得紫蘇哭的那麼厲害。

蘇北伸手推了推路南的胳膊。

"既然紫蘇已經抽完血了,你就去抽血吧,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無所謂什麼生氣!"蘇北平靜的說道。

方平衍讚賞的看了蘇北一眼。

蘇北真的是他見過,最聰慧的一個女人。

遇事的時候,總是能處理得當。

路南對她的喜歡,也不無道理。

路南抽完血之後,快速的抱過蘇北懷裡的路紫蘇。

小傢伙哭的,臉上到處都是淚痕。

路南親了親,轉身看著蘇北。

"拿點濕巾,給寶貝擦一擦,一會感冒了就不好了!"路南說。

蘇北點了點頭,從包里抽出一包濕巾,給路紫蘇擦臉。

兩個人個路紫蘇擦了擦臉,路南一手抱著路紫蘇,一手拉著蘇北的手,向著外面走去。

他連穆念影,一眼都沒有看。

奶奶今天的所作所為,真的是讓他太心寒了。

紫蘇只是一個小孩子,就算她不是路家的孩子,她也不能那麼冷漠啊!

路南看著懷裡的小人兒。

以後,他一定會給小傢伙加倍的疼愛。

三個人向著醫院外面走去。

蘇北沒有想到,在醫院門口,他們會遇到顧念城。

顧念城看著蘇北的目光,相當複雜。

他聽手下說,蘇北跟路南,抱著孩子來醫院了。

他當時還不相信。

可是,現在看著眼前的情況。

再看看,緊跟著路南和蘇北,走出來的穆念影和路向遠夫婦,他不信也得信。 被紀澌鈞吻得有些喘不過氣,木兮伸手抵在紀澌鈞胸口。

一下沒注意就太投入,紀澌鈞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后,語氣緊張問道:「丫頭,沒事吧?」

「嗯。」想起自己身體不好,卻因為貪戀他的溫柔,差點就喘不過氣,這事要傳出去得多丟臉,眼眸一抬起又對上男人的眼神。

男人望著木兮羞答答垂落的眼眸,想將人擁入懷中,卻又怕弄傷木兮,只能保持現在這個姿勢看著懷裡嬌羞的人。

就在木兮被紀澌鈞看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紀澌鈞放在褲袋的手機響了,木兮立刻遞了眼,「你手機響了。」

「噢。」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好好看著他的小嬌妻,做些維護兩個人關係的事情。

「……」男人噢了一聲后,鈴聲繼續響著的空氣卻莫名的安靜,安靜到讓人緊張。

「接電話啊。」為什麼一直看著她。

「兮兮老婆,我沒手了,你幫我拿。」

「你那兩隻手是用來幹嘛的?」

「左手抱你,右手握著你,實在是騰不出手做別的事情。」

怎麼才一晚,這世界就好像變了,這個男人,怎麼溫柔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呢?

葉天帝傳奇 算了!再不拿手機,一會又不知道他還能折騰出什麼幺蛾子來,木兮把手伸進紀澌鈞的褲帶,摸手機的時候,耳邊傳來男人莫名其妙暗暗倒吸一口氣的呼吸,「丫頭,不許再亂摸。」

她哪有亂摸!哪有!氣的木兮胸口隱隱作痛,拿出手機后,看到來電顯示人,直接將手機拍在紀澌鈞胸口,「費亦行找你。」

見木兮氣紅了臉,紀澌鈞忍不住笑了,低頭親吻一口后才接通電話,「喂?」

被紀澌鈞親了一口的木兮,別過臉,用手蓋著自己通紅的臉。

「紀總,雅寧夫人和尋夏小姐來探望太太,人在門外。」

「知道了,我現在出去。」說完后,紀澌鈞將電話掛斷。

董雅寧和尋夏都來了?這兩個人又想來耍什麼把戲?

紀澌鈞將手機放回口袋,看著木兮說道:「我媽說來看你,我出去看看。」

聽到董雅寧要來看她,木兮作勢要起身,被紀澌鈞摁住,「不用起來,我讓她回去,等你身體好些再過來。」

「為什麼,不讓她……」

「你現在身體還在恢復,我媽來了,你得起來陪她,我不想你太操勞了,你想見她,等你出院了,我帶你回家,想什麼時候見,都可以見,不差這一會。」說完后,紀澌鈞又親了一口木兮,隨後笑著起身離開。

「那個……」木兮話沒說完,就看到抱著小鹿轉身,一臉嫌棄看著她的木小寶。

完了,小寶該不會是都看到了吧……

就在木兮特別尷尬的時候,對面床的木小寶壓著聲音,用特別看不起她的語氣說道:「媽咪,沒想到你是那麼沒骨氣的女人,那麼快就原諒老紀,還和老紀親親,哼。」重點是親親!

「我沒……」她什麼時候原諒紀澌鈞了?

「不用解釋,我都看到了,哼!」太過份了,媽咪自己一個人搶了老紀,也不分給他,哼。

「小寶,你聽媽咪解釋……」

「不要跟我說話,我要跟你冷戰三分鐘。」真是讓人羨慕嫉妒,媽咪居然和老紀親了那麼多下,而且老紀還用那麼溫柔的語氣哄媽咪。

望著抱緊紀澌鈞送給她的那隻小鹿的木小寶,木兮像是知道木小寶是為了什麼生氣。

此時的空氣,不知道為什麼,那麼美好,就像是回到了以前。

帶著吳玲和尋夏一塊過來探望木兮的董雅寧,被人攔在廊道口。

以為這些保鏢都是紀澌鈞的手下,居然把自己和董雅寧都攔下了,尋夏心裡特別不痛快,「媽,澌鈞哥也太寵愛嫂子了吧,怕別人打擾所以派了那麼多人看著說得過去,可是為什麼連咱們都要攔著,這就說不過去了吧。」

董雅寧笑了笑,「這就間接說明了,你澌鈞哥心裡很在乎她,這可是好事。」

「嗯。」如果不是董雅寧給她打電話,她還真不想來,想起昨晚高博文在床上的雄風,尋夏就滿足不已。

董雅寧瞥了眼尋夏的臉色,似乎發現到哪兒不對,以往對木兮私下有敵意的尋夏,怎麼聽到她說紀澌鈞對木兮好,半分生氣都沒有,反而是一臉如沐春風,光彩照人的樣子?

身後的吳玲,看到費亦行遲遲沒有過來,忍不住抱怨一句:「夫人,我看紀總肯定是中了那個女人的道,否則怎麼會讓人攔著你,以前這個女人沒出現之前,哪回紀總聽到你來了,不是快馬加鞭過來。」

她又對偏執大佬撒嬌了 她帶吳玲出來,就是想讓吳玲的抱怨增加尋夏心裡對木兮的不滿,從而激發尋夏的狠心,可是這一回貌似不太管用,因為這個尋夏已經表現出心不在焉的樣子,不解的董雅寧餘光掠過走來的身影,不想讓吳玲得罪紀澌鈞被開除,便用自己的聲音打斷吳玲的抱怨,「澌鈞。」

聽到紀澌鈞來了,吳玲不敢再議論木兮,換上笑容看著走來的人。「紀總。」

董雅寧的聲音也將尋夏拉回了現實之中,一臉少女懷春的尋夏眼眸輕抬就對上紀澌鈞,趕忙收斂臉上的羞紅,「澌鈞哥。」

「媽,尋夏,你們怎麼來了?」紀澌鈞說話的時候,示意費亦行去接東西。

「媽帶尋夏過來看看木兮母子,希望,沒能造成不便……」瞧見紀澌鈞雙頰緋紅,臉上有壓制不住的笑意,就猜到紀澌鈞和木兮兩個人肯定是和好了,抓住紀澌鈞心情好的機會,董雅寧在話音落下后又趕忙接了一句:「媽不會打擾木兮母子休息的,我把東西送過來就走。」

見董雅寧態度如此謙卑,紀澌鈞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媽,那件事你別放在心上,那天我心情不太好,對你說話語氣有點重。」

「說來都怪媽,如果不是媽的過錯,就不會釀成差點就無法彌補的後果。」董雅寧上前拉住紀澌鈞的手,見紀澌鈞襯衫領口有褶皺,伸手撫平,「一晚沒睡吧,這黑眼圈那麼重,別光顧著照顧人,你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一旁的尋夏,感覺自己有點像外人接不上話,主動加入談話,「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因為什麼事情生氣,但是和好就好啦,最重要的是家和萬事興。」

或許是和木兮的距離拉近了不少,心情愉悅的紀澌鈞,也開始注意到其她事情,看了眼尋夏臉上的笑容,「你也是,不小了,別光顧著工作,也該找個喜歡的對象,要是有喜歡的,就跟哥說,哥給你做主。」

有多久,紀澌鈞沒有這樣關心過她,當紀澌鈞,自稱「哥」的時候,尋夏想起了上學那會,紀澌鈞為了保護她,進監獄的事情,或許是勾起年幼的事情,讓尋夏有一絲久違的感動,「哪有,我才沒有喜歡的人,別自己要結婚了,就到處給我說對象。」

紀澌鈞笑了笑沒說話,畢竟那麼多年沒見,哪怕小時候關係再好,終究二三句話以後,不知道該聊什麼話題。

Views:
10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