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沒等來計程車,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卻停在了她面前。

看見跑車裡坐著的人,她臉色僵了僵,立刻轉身想走。

可不想車門迅速打開,駕駛座上的人追了上來。

「蘇可歆,你走什麼!」

蘇可歆迫不得已的停下腳步,轉過頭,「顧總編。」

顧以寒走到蘇可歆面前,表情點無奈,但還是打開車門,「上車,我送你回家。」

可蘇可歆卻是腳步不動,「不用了,我老公會來接我。」

她特地加重了「老公」兩個字,可顧以寒只是神色更加無奈,「蘇可歆,你不用故意氣我,我知道,小叔和我爸都去出差了。」

蘇可歆沒想到顧遲出差竟是為了顧家的事,臉色尷尬了一下,但還是不肯動,「我打車就好。」

「這麼晚了,你怎麼打車。你不用有壓力,我只是送你回去而已,就算今天站在這裡的是普通的一個員工,我也會送的。」

話落,他看見蘇可歆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由來了火氣,直接捉住蘇可歆的胳膊,將她給拖到車裡。

「顧以寒,你放手!」

蘇可歆現在真的是不想跟顧以寒有任何的牽扯,且不說他們倆現在的關係多麼的尷尬,光是她隱約感覺到顧以寒對自己若有似無的感情,她就想徹底劃清界限。

可偏偏,她的力氣怎麼可能跟顧以寒比,還是被他硬生生拽上了車。

顧以寒很快關上車門,用手裡的鑰匙鎖上,自己也上了車,用最快的速度,開動,蘇可歆想下車都已經來不及了。

蘇可歆有些惱怒的看著顧以寒,但也沒轍了,只能選擇一句話都不說。

顧以寒今天倒也算識趣,沒有跟蘇可歆說什麼,只是安靜的一路將她送到別墅門口。

車停在熟悉的別墅外,蘇可歆鬆了口氣,憋出一句「謝謝」,立刻就想下車。

可不想這時,沉默了一路的顧以寒,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腕子,將她拉回了座位上。

蘇可歆以為顧以寒這傢伙又發什麼瘋了,立刻等圓眼睛,警告道:「你要幹嘛?」

看著眼前蘇可歆防備中甚至帶著幾分害怕的神色,顧以寒眼底閃過一絲受傷。

但很快,他還是低聲開口:「蘇可歆,對不起。」

蘇可歆沒想到,顧以寒會突然來那麼一句,頓時愣住了,獃獃的看著他。

「兩年前,誤會你,在你最需要的時候離開。」顧以寒筆直的看著她,一字一頓,認真道,「我欠你一個道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顧以寒說這番話時,是真誠的。

一直以來,他忙著誤會蘇可歆,忙著報仇,知道真相后,又忙著想她和顧遲的關係,可昨晚,他才突然想到,他似乎還欠蘇可歆一句道歉。

為他所做過的那些混賬事道歉。

蘇可歆看著眼前一臉認真的顧以寒,眼神微微閃爍。

她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

說實話,她從來沒有期待過顧以寒的道歉,那些已經造成的傷害,顯然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夠彌補的。

可看著眼前此時認真的顧以寒,她原本冰冷防備的心,的確是融化了些許。

此時的顧以寒,才依稀能夠辨認出,當年那個張揚卻溫暖的少年。

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暗了暗,躲開顧以寒的視線,「都過去的事了,沒什麼可提的了。」

的確,已經造成的傷害,道歉也沒有辦法彌補。

但同樣,耿耿於懷也沒有用。

她很難故作大方的跟顧以寒說,她不在意了或者原諒他了,但她也不會去報復他什麼。

畢竟是她曾經愛過,也是第一次愛的人,他象徵著她最純粹美好的歲月,她不想毀了他,也不想毀了曾經的他們。

「可歆,我……」顧以寒只覺得心裡一陣鈍痛,開口想說點什麼,可蘇可歆已經迅速地抬眸。

「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我真的要回去了,再見。」話落,她不再給他任何言語的機會,迅速的掙脫開他,打開車門下去。

顧以寒坐在座位上,看著蘇可歆的背影,失魂落魄。

她甚至,連道歉的機會,都不願意給他么?

失神之中,顧以寒甚至都沒有開車離開,只是獃獃的坐在車裡,反應過來時,已經過去了足足兩個小時,天都黑透了。

他趕緊拍拍臉,準備開車離開,可偏偏這時,他突然聞到一股異樣的焦味。 這一邊,蘇可歆離開顧以寒的車子之後,回到別墅里,和往常一樣,吃了晚餐,很快就洗洗睡下了。

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今天特別的困,洗澡的時候整個人就暈乎乎的,幾乎一碰到枕頭她就睡著了,甚至夢都沒有做一個。

也不知道沉沉的睡了多久,她是被一股刺鼻的煙味給嗆醒的。

「咳咳……」

蘇可歆在睡夢之中咳嗽起來,掙扎的睜開沉重的眼皮子,就突然感覺到眼珠子被熏的生疼。

她立刻感覺到不對,趕緊爬起來,可起身的剎那,才發現身體酸軟的厲害,竟然一點力氣都沒有。

她這是怎麼了?

可此時此刻,她卻顧不得那麼多了,只是趕緊打開床頭櫃的燈。

瞬間,她就看見房間里黑煙瀰漫。

這……這是著火了?

蘇可歆著實嚇到了,刺鼻的煙味嗆得她咳得更厲害。可她還是讓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冷靜下來,迅速的拖著疲軟的身子下床,隨手抓過外套,就衝出門去。

可一開門,她才更加嚇到!

好大的火!

之前房門堵著,外滿的火勢才沒有蔓延進來,可此時門一開,她才看見整個走廊都已經著火了,火舌貪婪的四躥。

「王媽!張叔!」此時此刻,蘇可歆還擔心著房間里兩位老人,可叫了幾聲也沒人答應,只是她自己嗆了一嗓子的煙。

她頓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只能先顧好自己了。

可看著眼前的這麼大的火勢,根本不可能直接衝出去啊!

她努力冷靜下來,跑回房間,將房門關好,然後拿著毯子衝到浴室里,浸滿了水,然後披在身上,才重新衝出來。

有了這一層毯子的保護,她稍微膽子大了一點,立刻從今火勢洶湧的走廊里,盡量的壓低身子,避免吸入太多的煙霧。

好不容易走到了走廊口,正想下樓,她卻看見樓梯那裡燒的更厲害,好幾階都已經燒爛了,她根本都過不去!

她正慌張之際,就突然看見前方一陣劇烈的白霧,嘩啦啦的噴過來!

她看著那些白霧,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是滅火器!

下一秒,白霧之中,一道熟悉的修長身形衝過來。

「可歆!可歆你在哪裡!」

聽見這個聲音的剎那,蘇可歆心裡有震驚,也有欣喜,宛若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尖叫:「顧以寒!咳咳!顧以寒我在這裡!」

滅火器的白霧讓樓梯上的火勢緩解了些許,蘇可歆馬上看見顧以寒朝自己跑過來,但這時,旁邊走廊的欄杆突然被火燒的砸落下來,一下子又隔在他們倆人中間,火勢又洶湧起來。

「該死!」蘇可歆聽見顧以寒捂著嘴怒罵,吼道,「可歆,你待在那裡,我馬上來我找你!」

蘇可歆想點點頭,可突然,她想到了什麼。

等一下,顧遲的那條項鏈,是不是還在房間里?

應該是的。

顧以寒很寶貝那條項鏈,一般都不會帶離開家,平時上班或者出差,都是放在抽屜里。

這火勢那麼大,桌子燒爛之後,那水晶項鏈項鏈肯定會毀了吧。

那顧遲……豈不會是傷心死?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顧遲每每拿著那條項鏈憂傷的表情,突然覺得心裡頭很不是滋味。

該死的,自己毫髮無傷的獲救了,卻不努力拿回顧遲最寶貝的東西,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雖然她也知道,項鏈不過是死物,可畢竟那是顧遲唯一的念想了,她實在不忍心,剝奪他最後一點留戀!

想到這,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毛毯,還挺濕的,估計還能頂一會,而且火勢暫時也沒變很大,顧以寒這邊也還需要一點時間。

於是,她咬了咬牙,捏著鼻子尖叫:「顧以寒!我回去拿個東西!」

顧以寒正在奮力滅火,聽到蘇可歆這話,腦子裡轟的一聲,大罵:「蘇可歆,你他媽的是不是瘋了!什麼東西能比你的命還重要!」

蘇可歆么有會顧以寒的話,只是爭鋒多秒的朝著房間跑回去。

她的身體不知為何還是有些奇怪的疲軟,但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只是咬著牙,一口氣沖回了房間。

她跑的太急,吸入太多煙,咳嗽的厲害,可她腳步不停,衝到桌子前。

她之前走的時候沒有關門,因此火勢已經蔓延到了房間里,桌子也著火了,蘇可歆隔著毛毯去打開抽屜。

可不想,此時毛毯很多地方,水已經被烤乾了,她的手立刻就被燙了一下。

「啊。」她疼的尖叫,可也顧不得那麼多,只是忍著疼拉開車體。

很快,她就看見那個水晶項鏈。

她用最快的速度拿出項鏈,本來也想拿出照片的,可照片太易燃,一下子就被燒掉了。

她只好作罷,只是捏著項鏈,但也不敢太用力,立刻又想房間外衝出去。

可就在她衝到門口的時候,門旁邊的書櫃,突然轟的一聲,倒塌下來!

書柜上的書早就燒的面目全非,書櫃壁紙的橫在門口,火花四濺,蘇可歆嚇得倒退好幾步。

怎麼辦……

門一下子就被堵住了,這下子她該怎麼出去。

她想裹著毛毯直接滾出去,可毛毯也已經開始著火。

她一下子進退維谷,有些懊惱自己的自負和衝動——

該死的,這樣一來,項鏈沒救下來,她自己也搭進去了么!

只是不知道,如果她真的翹辮子了,顧遲到底是會傷心自己的死,還是更難過項鏈沒了呢?

估計是後者吧……

畢竟跟他曾經深愛過的程若兒比起來,自己不過是剛認識幾個月的陌生人罷了吧?

蘇可歆現在自己都佩服自己,都這個時候了,她的大腦反而跟打了雞血一樣的胡思亂想。

四周的火勢越來越大,她幾乎都看不清走廊,煙霧也越來越厲害,她咳得淚眼模糊!

難道……

真的要送命在這了么?

崩潰之際,她小心翼翼的把項鏈帶到脖子上,死死護住。

如果她屍體和項鏈一起被發現,希望顧遲明白她的心意,看在她死前還想著項鏈的份上,能善待照顧她的母親。

她一邊掉眼淚,一邊胡思亂想時,突然聽見一聲大吼——

「蘇可歆!」 蘇可歆整個人都呆住了,抬起頭,就看見一個身形在火焰外跑。

「顧以寒!」她趕緊叫,可嗓子早就被熏的啞的厲害,「我在這!咳咳這裡!」

顧以寒還是聽見了蘇可歆的聲音,立刻,他就衝過來。

可門口的火勢太大了,他根本進不來,他那種噴火器想噴,可噴火器偏偏這時候噴光了。

蘇可歆心裡絕望一片。

看來,真的是天要滅她么?

可不想這時,她突然看見,火光外面的顧以寒,直接把手裡的滅火器一丟,整個人直接衝進火焰里!

蘇可歆腦袋裡,轟的一聲,扯著破掉的嗓子尖叫,「顧以寒,不要!」

蘇可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門口那麼大的火,顧以寒就跟瘋了一樣,直接留衝進來!

他是不要命了么!

還是……他只是為了救自己?

想到這,她死死咬住唇,眼淚一顆顆掉下來,才流到臉頰上,就被高溫烤乾。

傻瓜……

真的是傻瓜……

她現在早就不是他的女朋友了,他幹嘛為了救她,做到這種地步!

根本不值得啊!

此時,顧以寒已經衝進了火里,一下子衝到蘇可歆面前。

蘇可歆看見他身上的襯衫好幾處都燒破了,露出裡面被燒傷的皮膚。

她嚇壞了,趕緊用自己身上的毯子拍他身上,給他滅火。

可顧以寒只是緊繃著臉,一秒都不耽擱,迅速也躲到毯子里,然後將蘇可歆整個人護在懷裡,然後迅速的再次衝出門去!

顧以寒比蘇可歆高大不少,因此將她護在懷裡,她一點都不會暴露在火焰下。

可顧以寒就不同了,雖然有毯子,但火勢還是燒到了他,蘇可歆聽見他在自己的頭頂,發出的陣陣悶哼聲。

蘇可歆渾身上下都止不住的戰慄,可她知道,此時此刻,不是感慨或者情緒化的時候。

顧以寒做著一切都是為了她,因為她的愚蠢和自以為是,他們兩個才會深陷這樣的危險!

所以她一定要咬緊牙關,衝出去!

想到這,她盡最大的努力,配合顧以寒的奔跑,兩個人一路衝出走廊上額火勢,可到了走廊口時,大部分樓梯都已經燒壞了。

顧以寒幾乎是沒有猶豫的,抱住蘇可歆,身子一轉,直接就跳了下去!

顧以寒特地轉了身,所以落地時,是他的背部落地,完全護住了懷裡的蘇可歆。

雖然樓梯不高,但他背上早就已經全部都是燒傷的傷口。落地的剎那,蘇可歆聽見他痛苦的聲音,雖然已經拚命忍住了,但她還是可以想象有多疼!

她死咬著嘴唇,眼淚不斷落下。

可顧以寒,好像這幅身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樣,落地之後,又踉蹌的起來,拉著蘇可歆往外跑。

可跑了幾步,他就差點摔倒。

「夠了,阿寒,夠了。」蘇可歆趕緊扶住他,沙啞著嗓子道,「我拉你出去!」

蘇可歆發現,相對比起二樓,一樓的火勢反而小很多,她嬌小的個子雖然拖著顧以寒很吃力,但好歹沒有什麼火,她死咬的嘴唇都被咬破了,終於拖著顧以寒出門。

一出門,她才發現,火勢已經引起了四周別的別墅的住戶的注意,有人叫了消防車和救護車,蘇可歆和顧以寒一出去,圍在四周的人就發出陣陣驚呼。

消防隊員這時候剛準備進來,看到他們倆也是傻了,趕緊過來想要直接抱起他們上救護車。

Views:
8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