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保長跌足嘆道:“我上哪裏給你們弄炸藥去啊!我若有那樣的本事,還請你們來做什麼?我們是有約定地,你要守信用……!”?

章老大一腳將他踹倒在地,“呸”的一口黃濁的濃痰吐在他臉上。惡狠狠的罵道:“去你孃的信用!老子是土匪!你讓老子跟你講信用?你怎麼不去找張宗昌大人問問信用倆字怎麼寫啊?!當初老子看他是個人物投奔了去,結果閒職倒是撈了倆個,糧餉一文都沒見!逼得老子還得帶着衆位兄弟出來砸窯綁票,這有什麼區別?!你們一個個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滾你奶奶的,老子不玩了!”?

他渾然不管孔保長在地上“唉唉”地叫喚,扭頭衝着旁邊還在據槍警戒的手下喊道:“都他孃的精神點!別管這個該死的破樓了,想要什麼的都去扛上一包。拿完了趕緊走人,再拖下去,人家大夥子隊伍來了誰也跑不了!”?

他的手下們聽的一愣,不過再一看倒在地上的孔保長,馬上明白這一筆交易又黃了,不用拼命去攻那堅固無比的堡壘,誰還不願意拿點現成的好處趕緊抽身啊!當下一疊聲地“好”喊了起來,百十號人蜂擁而上,頓時將混亂不堪的場面弄得如同炸了鍋的螞蟻窩似地,徹底的亂了套了!?

堡壘之內。疲憊不堪兼緊張過度的護衛和原來的人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一個個目瞪口呆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們回頭去看當頭的,卻發現他們也是一臉地不可思議。哭笑不得的看着這幫土匪的精彩演出,卻也不知道是不是該開槍將他們留下了。?

終歸老龐還是有點心理準備。只是短暫地錯愕之後。馬上反應過來。這幫土匪也是撐不下去了。本來聚衆搞這種大規模地襲擊就很危險。拖了這麼長時間死傷那麼多人。見來了增援還不知道見好就收地。那真枉費了他們被稱作慣匪流寇地美名了。所以他當即與邱隊長等人通氣之後。果斷放棄所有地貨物。任由這幫傢伙弄走。只要他們肯知難而退。這些損失都是在可以忍受範圍內地。至於以後怎麼收拾這幫混蛋。那自然有上面來安排了。有一點他們是比較有信心地。那就是公司一直以來秉承地精神—吃了我地早晚給我吐出來。拿了我地早晚給我還回來!?

消息傳到濟南總部地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土匪搶光了十一輛車上上地貨物後一鬨而散。反倒把糾集他們來幹這一切地孔保長和幾個官僚給丟在那裏。逃之不及地被護衛隊員給抓了俘虜。怎麼處理不得而知。?

指揮部內。幾個高層領導都皺着眉頭聽着機要祕書念着一封封電報。彙總起來地結果一點都不樂觀。這一次地衝擊令他們損失慘重。?

李俊峯領着一幫參謀在巨大地全省地圖上。用各色符號標識出各地地損失情況和進展。上面最爲顯眼地。是四個黑色地X。他畫完這個符號之後。對坐在遠端一直沉着臉一聲不吭地陳曉奇說道:“老闆。這是第四個犧牲地同志了!您看。我們是不是要行動一下?”?

陳曉奇輕嘆一聲。右手在桌子上“啪”地拍了一掌。站起身來倒揹着雙手。仰頭在地圖上下仔細觀察着。沉聲說道:“心疼啊!這都是些難得地人才。可惜了!行動還是再等一等吧。既然已經把膿瘡擠破了。那就一次讓膿水流乾淨!省地以後麻煩!”?

李俊峯道:“可是這麼一來地話。還會有更多地人傷亡。這樣地做法真地有必要麼?非得用這樣地方式來驗證他們地忠誠和組織地影響深度麼?”?

李俊峯很少跟陳曉奇提反對意見或者不同意見,大部分時候他都是個非常優秀的執行者,一方面陳曉奇決定的事情到目前爲止都沒什麼錯誤,另一方面,他受到的良好教育使得他首先忠實於自己地職責。做好參謀這個本職工作,而儘量不去左右決策者的決定。但是今天,他覺得有必要問一句了,這樣的驗證方式,太殘酷!?

陳曉奇“呼”的轉身,雙眼冷冷的瞪着他。略有些激動的說:“你以爲我願意看到這樣地傷亡和損失數字麼?告訴你,我比任何人都不願意看到同志的犧牲,每一條生命都是無比珍貴的,他不應該浪費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但是,你應該明白,我們沒得選擇!我們這個組織太年輕,根基太淺。而我們要做的事業卻是那麼的大!一旦啓動起來,那就會像決堤的洪水一般,想要停止是絕對不可能地!我們將要面對的對手,不是這些烏合之衆,不是這些不爭氣的軍閥,而是日本人,俄國人,美國人英國人這些佔據了整個世界的強國!在他們龐大的政治、經濟、軍事實力面前,我們不過是螞蟻一般的脆弱!如果不能確定我們的內部絕對的安定,那麼當我們亮明旗號的時候。憑什麼阻擋他們的攻擊?憑他們在國際事務上地手腕,只需要付出一點點的代價,就可能讓我們的後院起火。輕而易舉地導致四分五裂!你願意看到這麼多年的辛苦和付出這樣付諸東流?”?

角落裏,一個非常不起眼的人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接過去話茬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任何的疏忽和僥倖都足以變成致命的根由,不可爲了一時地躊躇導致萬世基業的崩毀!這一點。陳老闆想必是明白了,李參謀長還是看不開啊!”?

李俊峯順着話音看過去,卻是極少參與決策會議的參謀顧問孫桂枝,這個積年老賊頭,山東土匪裏面資格最老的老當家。這個老傢伙平日裏不怎麼管事,時不常的在山裏面給孩子們上上課,教教書,過的很是閒適滋潤,但是這段時間。他卻被拘束到指揮部這裏。作爲陳曉奇的參謀,便於隨時問計。別看着老傢伙對於國際事務不甚精通。但是對於中**閥政客乃至土匪賊寇這等人的心理把握,那是非常精準的。?

不過他作爲正統學院派出身地軍人,向來對這些野路子地匪賊沒什麼好感,雖說孫桂芝頂着個參謀顧問的頭銜,他卻從來沒有在軍事問題上跟老傢伙打過交道,這種從骨子裏就不一樣地軍人習氣影響甚大。?

所以他也不太喜歡老頭自以爲是的說法,冷冷的頂了回去:“我不管什麼大事小事,我只知道我們的事業不應該用本不需要的犧牲來墊腳,我們現在有能力將這種反撲一網打盡,或者扼殺在搖籃裏,只要有一年的平穩時間,我們就能徹底根除他們,而不必像今天這樣用鮮血來證明他們的優秀,這樣的考驗太無情了!”?

孫桂枝呵呵笑道:“怎麼,身爲一個軍人,你居然會爲些許人命的傷損而煩惱?這可不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所應該有的心態啊!你應該對那些人這麼說,你們的犧牲是爲了全體同胞的幸福生活,是有着崇高的價值和意義的,是重於泰山的,然後鼓勵他們的下一代好好學習努力成長,將來踏着父輩的足跡繼續拋頭顱灑熱血,奉獻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對不?”?

李俊峯惱怒的喝道:“我們是軍人!不是政客!我們不是那些整天打着革命的旗號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所謂官員和公僕!軍人的生命是寶貴的,不能隨便做無謂的犧牲!”?

“爲實現理想而死,任何一個人的犧牲都是有價值的!”陳曉奇止住他們的對峙,大聲說道,“從踏上這條路開始,我們都應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這一步早晚都要走,只看我們能不能將這最後的一段山樑翻過去!過去了,我們失去的是一些優秀的同志,但得到的卻是一個純粹的、毫無瑕疵的穩固的團體,那纔是我們大展宏圖的堅實基礎,在這之前,我不敢確定我們是不是有了那樣的本錢!”?

他目光逼人的望着李俊峯,字字艱辛的說:“我們,已經沒有一年的時間了!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麼?第二次北伐遲早要打起來!一旦北伐軍北上攻入山東,日本人就會藉口保護僑民興兵進入山東。這一次,我們將不再是看客,日本人也絕不會老老實實地撤出去,到時候將是你死我活的一場大戰!我們必須要保證能夠放心徹底的集中軍力與強大的日本陸軍對抗,而不用擔心素日信任的那些人在背後捅刀子!”?

李俊峯一下子噎住了。這樣的判斷他們參謀部已經得到了情報部門地分析結果,蔣中正下野之後也沒有就此罷休。而是出發去日本謀求支持,但不管怎麼樣,他北伐統一全國的態度卻從來都沒有變過,這一點已經被多方面證實了的。而日本現任內閣田中義一所熱衷的“積極對華政策”是擺明了要武力公開佔有中國北部,促成整個中國四分五裂以便掌控,這樣的野心通過上次的出兵行動,誰都看得出來。他們自己也不加掩飾。那麼到時候北伐軍進攻山東,張宗昌肯定是頂不住的,而他們“復興軍”則已經擺上了檯面,到時候除了一場廝殺,還能怎麼着?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跟日本人狼狽爲奸,但惟獨他們不可以!?

不合作,就消滅掉!這是日本人地政策,也是毫無耐性的日本軍人的一貫作風,這一點他們也很清楚。那麼一場與日本之間的戰事不可避免,屆時沒有一個穩固的大後方,沒有完全信得過的民衆基礎和各界勢力支持。他們瞻前顧後的,這仗不打就輸了。?

從1924年招工開始,整個集團就沒停止過不斷的招人和清洗,每一次事件的發生,都是清洗意志不堅定着的機會,每一次地鬥爭都會團結一大批人。也會將一些人從內部剔除。而最近兩年迅速的加入了壟斷山東的工商業界人士之後,這樣地機會一直不曾出現,而張宗昌發動的這一場襲擊來的正是時候,所以陳曉奇爲首的那些人,毫不猶豫的就把握住、用上了!?

這一次之後,他們能知道至少三個結果—人民百姓的支持程度有多高,堅持立場不變更地團隊人員有多少,從中下層百姓到整個團隊成員再到最外圍的商會會員,所有人的承受能力和抗打擊能力有多大。這一切都將化成具體的統計數字。寫在關鍵歷史階段組織建設的里程碑上,決定未來的發展和重要行動。?

但是爲了得出他們想要的結果。付出的又是什麼呢?千萬計的財產損失,數以百計地人命?這樣地付出究竟值不值得?是不是非得要這麼做?!?

李俊峯可以肯定,等這一次衝突過後,全省各地統計過來的數字將是驚心動魄地巨大,絕對比軍閥之間一場混戰的傷亡人數要來的多,損失要來的大,這是一場幾乎遍及所有控制範圍的激烈衝突,結果肯定是他們贏,但是有多少人會無辜枉死?他不敢想,他寧可帶着這些人堂堂正正的戰死在沙場上,也不願意眼看着他們只是因爲一場“測試”而犧牲。?

陳曉奇輕嘆一聲,對李俊峯道:“你們參謀部專心制定即將到來的這場戰事的計劃吧,此次衝突匪亂的事情不必再管了,我們能不能在山東徹底站穩根基,能不能把這裏打造成我們理想中的家園,能不能把這裏變成整個國家和民族振興崛起的發動機,就看這關鍵的一仗是否能打好了。我們只能贏,不能輸,背水一戰,絕無退路!”?

李俊峯用力的敬了個軍禮,大聲道:“是!”?

陳曉奇又看了一眼牆上的那數以百計的各色標示,將拳頭捏的“嘎巴嘎巴”作響,死死的看了足有十秒鐘,便猛地扭頭走了出去。?

孫桂枝仍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有些萎縮的坐在椅子裏面,看着陳曉奇的背影消失在門外,許久之後才幽幽的說:“咱們的陳老闆終於有些長進了!如此甚好,老朽的後半輩子或者可以指望了!”?

李俊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哼一聲道:“還不都是你們這些老江湖做得好事!以前的老闆是個那麼熱情樸實的一個人,回國之後纔多久,便成了這般模樣,你還好意思說?”?

孫桂枝饒有興致的看着他,嘖嘖嘆道:“你應該說,以前的陳老闆天真幼稚更確切一些!如此能幹的年輕人世所罕見,卻難得的保有一顆赤子之心,雖權勢日重而不改初衷,殊爲難得啊!今日他已是千百萬生民福祉繫於一身的地位,若還不能變得深沉一點,你們放得下心讓他領導麼?老漢我可是不敢跟着這麼單純的人走啊!”?

李俊峯拿不出反駁的意見,其實這樣的事情他們這些最老的人誰沒有考慮過?便是年紀最輕的周雲鵬也不見得沒有此類的想法,而閱歷最豐富的黃鎮山則原本是抱着可有可無的心思在做事,這他也是很清楚的,而他本人,究竟有多少成是被陳曉奇的人格魅力吸引感動?還是更多的爲了跟在這個創造力驚人的年輕人後面看看他究竟能走多遠??

他現在不敢給自己下一個確切的定義,但是陳曉奇總是能夠創造令人驚異的意外和成功,這一點使得他們覺得似乎冥冥之中有些命中註定的意味。而隨着“雛鷹訓練營”、萊蕪基地、以及後來的諸多事情上,陳曉奇日漸表現出來的深謀遠慮和深藏的心機,似乎更能令他們覺得放心吧??

啥也不說了!您的保底票還有麼?摔兩張過來吧! 二十天後,烈陽高懸灼烤著大地,沒有一點風,田野中稻穀懶洋洋地趴著,知了此刻好像熱的厲害,有氣無力的叫著。

富春城外聚集了五百餘萬大軍,軍帳連綿不絕,旗幟如雲,如林,遮天蔽日。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訓練的士卒,揮舞著鋼刀,銅盾,射箭,又或者數萬人在鼓聲中訓練著軍陣,演練著陣法。

伴隨著一陣馬嘶,天上響起九聲龍吟,一隊隊天龍衛穿過雲層,滑翔著落下,身後緊跟著九條龍拉動的攆車,飛速降落。

眨眼間大營外站滿了大乾將領,以關羽,趙雲,徐晃,張遼四人為首,一身甲胄,靜靜地等待著王鈞落地。

車攆離地三尺極速停下,卻未曾引起車廂一點晃動,王鈞走出了車廂,陽光灑在身上看起來有些神聖。

關羽等人第一時間拜下,齊聲高呼道:「臣等拜見皇上,吾皇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王鈞微微點頭,伸手扶起眾人,道:「免禮。」

頓了頓,又道:「大軍都準備好了嗎?」

一說到大軍關羽就擋不住一臉的喜色,摸著長須,笑道:「回皇上,大軍士氣高昂,都很期待著接下來的大戰。」

王鈞點點頭,道:「那就好,孤可不想在大戰前出了什麼意外。傳令第一軍,第二軍集結,準備出戰。」

關羽,趙雲轉身想自己的副帥交代了一句,不久大營中吹響號角,不少休息的士卒,一邊穿著盔甲,一邊衝出軍帳列隊集合。

望著迅速集結的大軍王鈞沒有多說,右手一翻一個純銀打造的時空錨出現,隨著系統升級時空錨地樣式也發生了改變,拎著鎖鏈轉了幾圈扔出。

時空錨好像扔進水中,掀起一片漣漪,中心多出一個黑點,緊接著迅速擴大,一個20丈高,20丈寬的銀色光門豎起,一股靈氣風暴從對面吹來,將眾人的發梢吹亂了。

眾人沒有一絲怒意,反倒打心底歡喜,既然對面能升起靈氣風暴說明是一個高級一些的世界,正好可以看看其他世界的修行法門,讓自己等人再進一步。

「嗷嗚,咯咯,嘰嘰,」一陣虎吼從對面傳來,不一會又傳來咋七亂八的獸吼叫聲。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一頭展翼十丈,魚身,豺頭的怪物從光門中沖了出來,雙目中滿是暴戾,一對形如虎掌的爪子,第一時間抓向王鈞。

「畜生爾敢!」

典韋第一個反應過來,怒吼一聲擋在王鈞身前,左戟擋住異獸的利爪,躍起右戟狠狠地插進怪物的眼眶一轉一拽,把它的腦袋打爆,藉助怪物下落的身體,一個過肩摔扔進人群中。

眼見一頭頭異獸衝出了光門,典韋擋在王鈞身前,大聲呼喊道:「護駕,護駕,」

天龍衛聽到典韋的喊話,第一時間升空在龍攆周圍建起一道防線,關羽和趙雲二人也反應過來,騎著各自坐騎,沖了過來,保護王鈞的安全,同時喊道:「第一軍結雁翔朕堵住光門,絕不能讓這些怪物給本將軍泡了。

「第二軍就地建立營寨,隨時接應第一軍後撤,堵住那些逃跑的怪物。」

「將軍有令結雁形陣,豎盾,立槍,擋住這些該死的怪物。」一個個雕刻著狴軒,印著符咒的重盾「轟」聲豎在地上,就見一柄柄冒著寒星的鋼槍從狴軒口中刺出,槍尾抵在地上,瞬間一個長滿了尖刺的盾牆形成。

瞬間神射手在盾牆後面站了起來,林沖右手一舉,一揮,喊道,

「放箭。」

「嗖嗖」箭雨橫空,箭矢旋轉著落入獸群內,頓時慘叫聲連連不斷,那些中箭的野獸倒地不起的,立即被後面的異獸活生生踩死,繼續衝過來。

處在最前面的虎形,牛型異獸看到盾牆上長槍,眼中頓時多出了一絲恐懼,可是現在擇想停也停不下來,完全是被後面的異獸生生頂著走,一頭撞在了槍林上,成了一串串糖葫蘆。

「砰砰」一連串的撞擊讓盾牆都有些晃動,林沖,武松一幹將領喊道:「穩住陣腳,不要慌。聽本將軍號令,拔槍,刺。拔槍,刺。」

噗呲,噗呲,士卒死死的盯著異獸,手中的動作不停,長槍拔出,刺下,拔出,刺下,異獸的屍體開始堆積起來。

關羽手中青龍偃月刀連連揮斬,十多道刀罡組成一個刀網飛出,清空身前的異獸,喊道:「穩住,不要亂。」

這時一隻只拳頭大小的虎峰,在異獸的掩護下衝進盾牆后,冒著藍光的尾刺見人就蜇,蜂毒劇毒無比瞬間把人毒斃。

只見死者滿臉漆黑,四肢抽搐,即使大乾軍隊藝高膽大,但是對這些毒蜂還是有一些畏懼,王鈞負手而立,望著陷入危機中的大軍,道:「沮涭,此物甚毒對大軍太過危險,還需要你來解決。」

「皇上說笑了,區區一窩毒蜂,我大軍覆手可滅,只不過佔了士卒無法出手的機會,涭也不精通道法,不過是沾了法寶之力。」沮涭謙虛的說

說著,沮涭摘下腰間的紅葫蘆,一揭葫蘆口上的木塞,一聲聲翅膀拍打的聲音響起,就聽一聲鷹唳,一隻只鐵嘴飛鷹接連不斷的飛出葫蘆,沖向大軍。

數萬鐵嘴飛鷹鋪天蓋地,啄食,爪抓,翅膀拍,很快把落入士卒大軍之中的毒蜂清理一空。

隨著時間流逝,夜幕如期降臨,周圍升起一堆堆篝火,將光門周圍照的亮如白晝,門后異獸還是源源不斷的湧來,不過在數量有了一定程度的減少。

龍攆內架起一座火架,火架之上烤起了一頭類似老虎的猛獸,油脂滴落在火焰上「滋滋」作響,一股股香味撲面而來。

郭嘉看著安靜的大殿內所有人,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擦去嘴角的油脂,問道:「聖上,我們這是闖到了獸穴嗎?還是到了異獸的世界,這些野獸簡直源源不絕啊!」

王鈞聞言苦笑一聲,他也想不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時空門后迎接他的竟然是漫山遍野的異獸,搖搖頭道:「朕也不清楚,不過看到它們不知疲倦,不顧生死的衝鋒,應該是獸潮。」

「獸潮?什麼是獸潮?」趙雲有些好奇的問道。

「有一些世界因為世界規則,會引起獸類自發性的聚集衝擊人族住所,不過它們會有時間限制,什麼時間開始,什麼時間結束。

有些世界會有獸王誕生,這些獸王為了擴大自己的領地,會驅使弱小的獸類襲擊人類,只有獸王被殺,或者搶奪到足夠多的領土才會停下。

有些世界則是有人族會驅獸法門,能夠做到驅使萬獸,他們會趕著漫山遍野的獸類放牧。」王鈞想了想,稍稍講解一下自己所知道的知識。

郭嘉沉思一會,道:「以照聖上所言,這次的獸潮恐怕不是人族驅獸,也不像世界發起的獸潮,更像某一個獸王驅獸萬獸攻打人族。」

眾人聞言頓時放鬆了不少,若是遇到那種由世界規則引發的獸潮,眾人就頭疼了,不知什麼時間開啟,什麼時候才能停下。

倘若才發動的獸潮,持續個三五年,那麼在此地堆積眾多的士卒就有些不值得了,還會拖延大乾的發展。

關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轉身面向王鈞抱拳道:「聖上,臣建議大軍向對面世界推進,在對面世界建立據點營寨,阻攔獸潮進入我們大乾。

俗話說久守畢失,現在來的只是普通的野獸,可是按照對面有靈氣存在的情況來看,必定會有一些異術的野獸,說不定還會有成群結隊的妖怪。

臣怕大軍長時間廝殺會出現疏漏,要是讓一些會隱身,會遁地,會御風的異獸衝擊大乾大肆破壞,弄不好會引起百姓恐慌。」

「聖上,關將軍所說不無道理,儘管我大乾上下無一人懼死,可是沒有必要的情況,也應當避免這些事情的發生,特別是大部分平民還沒有任何戰鬥經驗。」張遼抱拳,道。

帳內眾人一聽立馬出言附和,又不是沒有實力在對面世界作戰,既然有實力幹嘛要破壞自己的疆土,反正對面世界還未攻打下來,就是徹底破壞了也不心疼。

一直注意王鈞情況的戲志才,看到王鈞眼中閃過的遲疑,頭腦稍微一轉立即明白王鈞所想,在大乾應敵,大乾佔據天時,地利,人和。

可是去到那一邊世界應戰,屆時便是什麼都不知道,有多少敵人,什麼環境,有沒有水源等等一大摞子問題。

只見郭嘉給了他一個眼神,戲志才沖著王鈞抱拳,道:「微臣也建議我大乾攻打過去,如今大乾世界正是夏季,最炎熱的季節。

我們可以不眠不休的將這些野獸殺死,但是它們的數量卻不見減少,隨著屍體越積越多來不及清理,依照這種情況來看,屍體很快會發臭腐爛,最後弄不好會發生瘟疫。」

此言一出讓王鈞內心堅定起來,雖說賈詡得到了瘟癀昊天大帝呂岳的傳承,但王鈞可不敢拿這裡數百萬將士的性命做測試能否扛過瘟疫的傷害,環視四周一眼,問道:「誰願為大軍先鋒,為大軍殺出一條通往對面世界的通道。」

「臣張飛願為先鋒。。」

「臣呂布自薦為大軍開路。」

霎時張飛,呂布二人同時出言毛遂自薦,一聽對方的話,不由互相怒瞪一眼,道:「張翼德,你為何要與本將軍搶先鋒位置?」

「該死的呂蠻子,這話是本將軍先說出口,本將軍還沒有怪你搶俺老張台詞。」

「胡說,明明是本將軍先說的,張黑炭休要胡攪蠻纏。」

「哇呀呀,呂蠻子你才是信口雌黃,是本將軍先請戰的。」

兩人頓時不顧周圍環境吵了起來,王鈞見狀大為頭疼,這兩人簡直是天生的八字不合,只要兩人在一起不出三句就要爭吵,不出五句話就要大打出手。

原先張飛憑著武藝精湛能壓呂布一頭,隨著呂布修鍊武功以後,簡直是一日千里,兩人之間的比斗基本上不分輸贏,你勝一場,我勝一場。

「啪」

王鈞狠狠一拍長桌,桌子瞬間四分五裂,惡狠狠的看著兩人,便面怒氣沖沖,心中平靜,詳怒道:「夠了,你們兩人把這裡當成什麼地方了?集市嗎?想吵,想打給朕滾出去,帥帳不是你們兩人胡作非為的地方。」

兩人互瞪一眼,沖著王鈞單膝下跪,低著頭,抱拳,異口同聲道:「臣呂布(張飛)知錯,還望聖上降罪。」

田豐乾咳一聲,趕忙勸道:「張飛,呂布兩位將軍竟然在御駕前爭吵,辱罵實在有失體統,本該以軍法處置施以軍棍,不過大戰在即,不如讓兩位將軍戴罪立功。」

郭嘉古怪的看著張飛和呂布一眼,總感覺兩人達成了什麼共識,依照兩人過去的表現,肯定不會在王鈞面前爭吵不休。

就聽二人再次異口同聲,道:「聽了田大人的話,臣二人為此深感愧疚。自願戴罪立功贖罪,我們願意成為大軍先鋒,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為大軍殺出一條通道。」

聽到兩人的這番話,郭嘉再不知道兩人什麼打算就是傻子了,這倆貨竟然耍起小心眼,不約而同排擠其他將領,不給他們爭奪先鋒的位置。

王鈞聞言深吸一口氣,這兩傢伙冷不丁耍小心眼,真把其他人給糊弄過去了,就看他們兩人爭奪先鋒官的位置,深深的看眼兩人,道:「朕同意了。

明日你二人各率一支30萬人混合騎兵,殺出一條暢通無阻的通道,同時將對面世界光門三十里內所有野獸清光,為大軍修建營地塑造良好的環境。」

兩人一聽大喜,儘管不是自己單獨成為先鋒官,不過總算有仗可打比什麼都好,一臉欣喜的道:「臣遵旨。」

「高順,黃蝶舞。」

「臣在。」

「命你二人明日攜帶各自兵馬,一人護送民夫前往對面世界,一者在此期間驅趕天上的鳥獸,讓民夫有時間建造營寨,不會讓來自天上的威脅打斷。」

「臣遵旨。」

「關羽。」

「末將在。」

「命你第一路大軍緊跟在先鋒後面殺入對面世界,清理周圍漏網之魚,為大軍修建營寨爭取時間。」

「末將遵旨。」

「其他人按照原定計劃進行,絕不能放任何一個異獸衝進富春城內搞破壞。」

「遵旨。」眾人齊聲大吼道。 PS:字數多更!速度加快!

現在的陳曉奇做得很多事情他們都還不敢確定真正的用意,但是作爲整個集團來說,未來的目標和努力的方向,已經是清晰的無以復加,甚至可以說從上到下的集團中每一個人,甚至深入到鄉村之間的農民百姓,都能在這未來的理想目標上面說出一套東西來,這纔是將整個集團所有人拴在一起的核心理念,這也是迄今爲止陳曉奇的成功之處他創造出了那志向遠大內容豐富的理念,並且身體力行,帶着所有跟隨他的人一步步實現了那些看似荒誕不經的目標,成果是每個人親身感受到的。

真的是很複雜的一個人了啊!李俊峯只能如此嘆息,一時之間也分不清究竟是那個單純熱情的少年更令人喜歡,還是這個心機深重越見老辣的集團首領更讓人放心。

陳曉奇這段時間都沒有回他們在西面別墅區的家,而是住在工業區內的生活區內的房子內,有極其嚴密的保護措施遮住他的行蹤,外人很難查知,便是用飛機轟炸也找不到目標。

雖然在下屬面前他表現的越來越沉穩大氣,但是回到了家裏,他那尚未變質的本色便佔了上風。因此回到房中之後,他根本無心坐在書桌前一本正經的批閱文件,而是一頭躺在牀上,緊閉雙眼眉頭緊鎖,腦子裏面翻來覆去地不知道有多少畫面在翻滾。便是他兩段人生加起來十幾年的心性修行功夫也壓制不住。心中的大事越來越多,越來越緊迫,他承受的壓力之大不是他人所能理解的,特別是他對於將要面臨的未來數十年地整個國家民族的沉重災難心知肚明,卻苦於不能隻手擎天。

身子旁邊牀墊子往下一沉,一股淡淡的馨香飄入鼻息之中。他不用猜都知道,是自己的老婆周雲卿過來了,所以他眼睛都沒睜開,繼續保持着仰躺的姿勢。

周雲卿的肚子已是懷胎四五月的模樣,故而非必要地時候他不會在其他人眼前亂晃,只是在這個時候她擔了那麼關鍵的一個職位,陳曉奇很擔心她因爲耗費心力太過而傷了身子。要是影響下一代的智商就大大不妙了。

靜謐之中,一雙柔軟的手撫上陳曉奇的連。他擡起手來抓住,握在掌心,然後在自己的臉上輕輕的搓着,耳中聽到一聲喟嘆:“你有何必把自己弄得這麼累呢?什麼事情不能慢慢的來?”

周雲卿任由陳曉奇握着自己的手貼在他的臉上,淡淡地說。陳曉奇翻了個身,將自己的頭頂在她的腿上,夢囈一般地說道:“有的時候,我真的想把什麼事情都撒開手不管了,咱們兩個人去個沒有戰爭的地方。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多好!憑我的家產,便是揮霍十輩子都夠了!”

周雲卿輕笑道:“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世上也沒有誰非得給你套上這籠頭。拉着這輛破牛車拼命地翻山越嶺,你自己撇下海外的大好基業回國來,還忽悠着那麼多人熱火朝天的幹,到如今已是烈火烹油一般的成色,你卻要打退堂鼓了,你以爲還跑得掉麼?”

陳曉奇嘆道:“我也知道自己這輩子是卸不下這繮繩了。就是因爲不想看着這輛破車朝懸崖下面越沉越深,我纔要螳臂當車的橫下里插一槓子,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過,這一輩子也就無憾了!”

周雲卿嘆道:“這世上若多一些你這樣地人。國家何至於此!又哪裏用得到你來勞心勞肺夙夜不昧地憂心個沒完。”

陳曉奇道:“天下英雄何其多!原本也輪不到我來興風作浪。但是一想到那些讓我鬱憤地無以復加地事情。我就忍不住要自己動手改一改章程。所以……。”

“好啦!知道你宅心仁厚慈悲爲懷。以大誓願普度衆生。修萬千功德。”周雲卿打斷他地念叨。嬉笑道。“回到家裏還想這些事情。日子還要不要過。得放手時需放手。公司上下人才濟濟。你且穩坐釣魚臺靜觀風雲變幻便是。何必如此心憂?”

“我不是憂心。我是心中有愧啊!”陳曉奇嘆道。“你知道這一次張宗昌胡鬧。會死傷多少人嗎?我原本是可以阻止地呀!但是。我竟是爲了那樣地理由。任由他們自己去拼死抗爭。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周雲卿忽然用力將他地腦袋扳過來面朝上。垂頭對着他睜開地眼睛。鳳目之中神光炯炯地盯着他。正色道:“你有什麼可猶豫地?!他們能在沒有你地情況下自己誓死抵抗。用武力保護自己地財產和生命自由。用鮮血捍衛自己地尊嚴。這不是你一直以來所夢想得到地結果麼?你一直在說。沒有尚武之風地民族註定會被滅亡。而沒有反抗精神地人民則註定被人奴役。現在好了。他們敢於抵抗了。你卻不忍心看他們地死傷?一萬個人地死亡喚醒千萬人地血性。孰輕孰重?”

陳曉奇被她連看帶問地弄得呼吸爲之一滯。但接着便釋然地笑了起來。道:“在你面前。好像我變笨了許多啊!這樣地事情卻要你提點一下我才能下定決

周雲卿豎起一根春蔥般的食指在他的額頭狠狠戳了一下,嗔道:“你原本也不怎麼聰明。”

夫妻正細聲交流之時,外面有人敲門說道:“先生,夫人,周老爺來了。”

這是他們家的女僕在通知。來到這個時代,陳曉奇也不免要入鄉隨俗,除了生活習慣之外,這最基本的家庭安置也要順着大環境來辦。所以像他們這種大富之家裏,管家、僕人那是絕對少不了地,對於這一點陳曉奇是早有準備,畢竟這不再是他一個人單打獨鬥的時候了,他老哥一個怎麼糊弄都行,可是人家周氏出來的人不能這麼湊合。家裏該有多大的房子用多少人,那是有一定之規的。

而在這個時代,就跟宋亡之後的近千年間一樣,作爲大戶之中地下人、僕人是沒什麼地位的,很多就是簽了賣身契進來爲奴爲婢,任由主家打罵虐待甚至意外慘死也是尋常之事,比起宋時的開明社會風氣。那是大大的倒退了。

民國時期,大略也是如此,這種大戶人家的管家僕人制度一直保持了許久,但跟英國的那些職業化的服務人員絕對不是一個層次地。

陳曉奇剛開始是很不習慣的,畢竟後世的生活環境動不動就“平等”,即便是有了家政服務,那也不可能找個人整天聽你的吆喝,洗臉刷牙端洗腳水的伺候,這個顯然是太難了,因爲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都矯枉過正到一定程度。做這樣的工作,通常會被認爲是對他人尊嚴的踐踏、人格上的虐待矮化,還不如去做雞做鴨好。

不過被人伺候的感覺一旦習慣了。那是會上癮地,這種根於人性的劣根性不管什麼時代都消化不掉,所以陳曉奇也沒認爲自己就能當聖人一般長年累月也會堅持住不會成爲那些頤指氣使的人,環境是會影響人地,這個他是很清楚的。

因此他回來之後引進的英國管家和女僕培訓制度,通過人家數百年來的成功成熟專業經驗。對有志於從事這些服務行業的人員進行系統的培訓,使得他們(她們)成爲這時代中國最專業地家政服務人士,而區別於那些賣身爲奴的下人們。

在這樣的做法,加上這時代國人根子裏的那種“吃誰家飯爲誰家效命”的思想,便能夠培養出非常忠心和專業的家僕,而不是家奴。這麼做的理由還有一個,便是他最害怕的“秋後算賬”。

這時代的大家庭裏面哪裏都有狗屁倒竈地事情發生,人多了必然麻煩多,而很多家庭中地下人都成了出氣筒。大罵虐待的皆有。時下整個社會地大環境使得這些人不敢反抗。多半是忍受着罷了。但是現如今革命風潮滾滾而來,天知道那一天這些人翻身鬧革命的時候。會不會先將自己身邊這些老爺太太們賣了當投名狀?看了那麼多的民初電視劇,陳曉奇可是極端的害怕自己也攤上這樣的爛事。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