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西藥有副作用才用中藥的!雖然苦,但是效果是真的好!」 寒冬臘月,銀雪紛飛,醫院的前方,一些人已經開始掃雪。楊柏戴著帽子,跟隨段秀雲從醫院裡「逃」了出來。

楊柏想出院,沒有安曉簽字,根本無法出去。楊柏動用某些手段,看著段秀雲一愣愣的,整個樓層的護士和醫師都彷彿無視楊柏。

直到現在,段秀雲終於明白師傅根本不是廢人,仙人的手段無聲無息。

「天冷了,唉,這次過年沒回家!」楊柏長嘆一聲,呼出的白氣,化為三分,三分歸元。

「師傅,我們現在去哪?」段秀雲穿著黑色的羽絨服,猶如模特一樣,朝著停車場走去。

「先去吃個飯,醫院的飯菜太難吃了。」楊柏完全忘記吃了幾十盤營養餐,還在說著人家飯菜不好,真當是蔡家菜。

楊柏裡面穿著銀色西裝,花了段秀雲半年獎金,襯托著楊柏特別高挑。楊柏的氣息的確普通,可是眉宇間的霸氣,已經成型。

雪花落在楊柏的肩頭,段秀雲想要給楊柏披上風衣,楊柏卻搖了搖頭,指了指醫院外面。

「卻前面找一家,等吃飽了,去炎黃組看看安曉。」楊柏本來在醫院等待安曉過來,結果一上午沒有等到,楊柏也擔心安曉,想要儘快找到安曉。

路虎車發動,楊柏回頭看了一眼醫院,淡淡一笑,然後揚長而去。楊柏的身上,只有封印的龍紋令,風雲再起。

「師傅,去海迎春吧。」段秀雲只知道快餐,冰焰石只對器械有興趣,對於口食之物,段秀雲根本不如楊柏。

「前面堵車了?這個點也堵車嗎?」楊柏目光看向前方,頓時就是一愣,這怎麼回事?

「不是堵車,是炎黃組的人封路呢!」段秀雲也反應過來,前面飯店之外,一輛蘭博基尼攔腰而斷,那根本不是尋常肇事,那上面散發的靈能,絕對是修真者動手。

「是誰?」段秀雲也趕緊停了下來,畢竟同為炎黃組,遇到任務或許要幫忙。

「是他!」楊柏卻感知到了,瞳孔一縮,已經慢慢走下車來,朝著前方而去。

前方的街路之上,十幾名炎黃組隊員,正冷漠的舉著武器,這裡一切電子設備都無法使用,遠處有炎黃組的專用車,時刻封鎖信號。

「秦少,你的事犯了,跟我們回去!」炎組隊長韓松苗冰冷的笑著,碎裂的蘭博基尼車旁,秦義浩捂著胳膊,嘴角還留著鮮血,憤怒的看著韓松苗這些人。

「韓松苗,你們炎黃組太霸道了,就因為我不同意雲家,你們就要對秦家動手?」秦義浩,曾經被楊柏救下的秦少,已經相當憤怒。

自從秦義浩恢復,秦家的一切,秦老都交給秦義浩,外面還有風飛煙幫忙,整個秦家已經穩定下來。

風飛煙為了醫術,年前去了M國進行醫學交流。 逆問 而就在秦家勢力穩定下來時候,白家投靠雲家,開始統治古醫。

秦義浩當然不同意,秦義浩也是八山六道傳人,當然也聯繫宗門。而就在這時候,炎黃組雲軍出手,不光在一次宴會當中,打傷了秦義浩,而且動用手段,夏侯、尚家都只能夠臣服在雲家面前。

雲軍給秦義浩十天的時間,只要秦義浩交出秦家煉丹術,就能夠擁有現在的一切。如果不交出來,就會讓秦義浩成為炎黃組冰獄中的犯人。

「秦義浩,你的事情犯了,京城出現連環命案,都跟你有關,跟我走吧。」韓松苗冷笑起來,雲麒麟歸來,雲軍進入炎黃組,炎黃組一些人又一次分化,韓松苗當然要聽從雲軍,現在時間到了,要把秦義浩帶回炎黃組。

「放屁,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韓松苗,你只是雲麒麟的一條狗,還有雲軍,真的以為雲家一手遮天?」

「秦義浩,你們秦家完了,就因為你這話,你就該死。以前你是廢人吧?那麼就在冰獄當中,依舊是廢人。」

「或許,未來,你會跟那個廢人在一起,哈哈哈。」韓松苗瘋狂的笑了起來,而此時的秦義浩卻用力的握緊拳頭。

「我的宗門會來人救我,而我也會聯繫楊柏。」秦義浩並不知道楊柏的事情,畢竟一直都在秦家,沒有進入修真界。

總裁老公麼麼噠 「哈哈哈,原來你不知道?怪不得你還在堅持。你們秦家,就是毀滅在楊柏的手中。」韓松苗放肆的大笑起來。

四周的隊員已經開始封路,驅散眾人,外面的人根本無法看到裡面的情景,而此時的韓松苗卻不屑的指著秦義浩。

「那個人已經成為廢人了,你被他救了,可現在誰能夠就他?如果不是風飛煙出國,現在她可能成為雲隊長的侍女。」

「你胡說什麼?」秦義浩震驚的聽著,楊柏成為廢人,這還到底怎麼回事?

「動手!」韓松苗已經急不可耐了,抓了秦義浩,毀掉秦家,等炎黃組也會暗中去D市動手,甚至京城郎家的勢力,早就被雲家給驅除,郎正都被廢了。

「韓松苗,你們敢?」秦義浩畢竟才剛剛恢復,以前憑藉強大的神魂,如今卻被雲軍所傷,這讓秦義浩太過虛弱。

「轟!」只是連續的碰撞,韓松苗所帶領的炎黃之人,當場就要把秦義浩給封印起來。

「住手!」段秀雲已經來到現場,一眼看到秦義浩被抓,頓時柳眉倒豎。

「冰焰石?你居然出現了?你不是在醫院,陪著那個廢人嗎?」韓松苗一眼看到段秀雲,頓時獰笑起來。

「你說誰是廢人?」楊柏的身影從段秀雲的後面而出,淡淡的話語,就讓韓松苗本能的一個激靈。

「你蘇醒了?」韓松苗嚇了一跳,要知道韓松苗差點就死在楊柏的手中,好不容易恢復過來。

「楊柏!」秦義浩已經被戴上封靈手銬,一眼就看到楊柏。此時的楊柏踩在冰雪當中,冷漠的看向韓松苗。

「我,你,你為什麼出現?對了,你已經是廢人了,我有什麼可怕的。」韓松苗的臉部在扭曲,馬上就放鬆下來。

「秀雲,出手!」楊柏冷冷的說著,看都不看韓松苗,其他那些炎黃組隊員也都發愣,不過大部分都是新人,還不知道楊柏的厲害。

「哈哈,段秀雲,你們敢嗎?跟我動手,我連你們一起抓,現在你可不是副組長。」韓松苗相當不屑,就憑段秀雲,韓松苗完全能夠擋下。

「啪!」可就在韓松苗說完這句話,段秀雲化為一道匹練而來。韓松苗剛想運轉靈氣,可是身上好像有魔咒一樣,靈氣突然無法運轉。

「怎麼回事?」韓松苗慘叫一聲,整個臉都腫了,根本擋不下段秀雲的攻擊。

「我師傅讓你們住手,你們沒聽見嗎?」段秀雲殺氣騰騰,指著每一個人。這些隊員還想動手,楊柏冷哼一聲。

段秀雲頓時消失在原地,就聽到噼里啪啦,冰焰石也相當果斷,反正揍這些隊員,段秀雲相當容易。

「我的靈氣,怎麼不好使了?」韓松苗連連後退,都差點撞在秦義浩的身後,而此時秦義浩手上的手銬,已經被段秀雲的匕首斬斷。

「秀雲,快點,我餓了。」楊柏淡淡的說著,目光所及的地方,韓松苗失去一切,那是法則之力,楊柏所掌控的。

「秦少,好久不見!」楊柏看都不看韓松苗的狼狽,而是已經來到秦義浩的旁邊,秦義浩激動無比。

「楊柏,救我們秦家,郎家主被廢了。」秦義浩這句話,讓楊柏頓時一愣,好久沒有聯繫郎家,沒有想到郎正出事了。

「雲軍把郎家趕出去了?郎正的雙腿?」楊柏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的主,連魔都敢算計,何況區區雲家。

「楊柏,你沒事吧?他們說你廢掉了,到底怎麼回事?」秦義浩也感覺到不對,微弱的神魂,眼前的楊柏真的是凡人一樣。

「我很好,秦少,你們秦家沒有事。秀雲,打斷他的腿。」楊柏一句話,段秀雲的長嘯一聲,詭異的來到韓松苗的面前,一腳就踹了下去。

「不!」韓松苗悲哀的發現,每次遇到楊柏那是相當倒霉,就算楊柏是廢人,韓松苗好像被詛咒一樣。

韓松苗凄慘躺在地上,而此時的楊柏已經冷酷的走了上來,冰冷的俯視韓松苗。

「雲軍,廢了郎正?你們逼迫秦家、夏侯家和尚家?」楊柏眼睛太幽冥了,韓松苗彷彿無法呼吸。

「你,你要幹什麼?」韓松苗從本能是最畏懼楊柏的,此時的楊柏,已經讓韓松苗渾身顫抖。

「韓松苗,記吃不記打嗎?最後一次,跟我們去總部,我要讓你們明白。」楊柏太過冰冷了,誰也沒有想到,楊柏要去總部。

「師傅,不吃飯了?」段秀雲就是一愣,剛才楊柏還說餓了呢。

「廢了雲軍,再說!」楊柏背著手,點了點地上的韓松苗,段秀雲一把抓住韓松苗的衣領,朝著悍馬車拖去。

「秦少,跟我去總部,你的仇,我給你報了。」

佳期如夢 「楊柏,別去了,現在你的,別意氣用事。」秦義浩已經拒絕,楊柏失去修為,已經無法對抗雲家。 京城原先禮王府,如今的炎黃組總部。自從滅掉異武道,炎黃組已經煥然一新,煌整合一部分資源,炎黃組監控華國各地。

在這裡,有無數的機密之事。總部守衛更加嚴密,而此時在總部廣場當中,釋永信一臉陰沉的站著。

原先的十二隊長,有的返回宗門,留在總部也就剩下釋永信、韓松苗等人。

廣場的前方,雲軍冷漠的掃視四周,旁邊兩名侍女正端著茶水,恭敬的跪在地上。雲軍的身後,一名矮胖老者好像手裡正拿著徽章。

「謝老,多謝了,我會好好監督炎黃組,不讓煌還有安曉他們胡為的。」雲軍終於露出笑容,從謝老手中拿走監督徽章。

「哈哈,崑崙弟子,沒得說!」謝老展眉而笑,笑的那麼慈祥,跟笑面虎一樣。煌消失在炎黃組,雲家的歸來,讓一些人重新佔據高位。

「長老,為什麼?雲軍只是隊長。」釋永信出身少林,自從雲軍過來,惹了一肚子氣,如今雲軍居然被賜下監督徽章,要知道這個暗金色的徽章當初可是在副組長楊柏身上。

「就是,憑什麼?他可是雲家人。」這些隊員大部分都經歷過異武道一戰,當初能夠活下來,都是承受楊柏恩情。

何況遠處站立的黃組隊員,那統統都認可楊柏,楊柏的監督徽章卻出現在雲軍手中。

「噤聲,想什麼話,釋永信,這是我們長老團投票決定的。」謝老冷哼一聲,眼神也發生某種變化,畢竟釋永信等人可都是修真者,謝老的權勢針對凡俗還行,要針對這些人,意義不大。

「謝老,你看看雲軍,如今的炎黃組,還是炎黃組嗎?」釋永信怒吼一聲,還想說什麼,結果卻聽到雲軍淡淡笑道。

「釋永信,半年前,你可曾吞了炎黃組一筆資金?」雲軍的手中多出一個平板,同時從遠處的大門當中,走進一個個身穿機械戰甲的炎黃組隊員。

在炎黃組當中,一部分科技戰士都是依託長老團,這就是權勢的爭奪。

「那筆資金是給陣亡兄弟們的!」釋永信怒吼一聲,雲軍剛剛得到監督徽章,就要如此,這明顯就是排除異己。

「誰能證明?」雲軍不屑的笑道,同時揮了揮手,那些得到長老授意的炎黃組戰士,猛的圍攏過去。

「雲軍,你想做什麼?等組長回來,還有安秘書回來,一定會反對你們。而且…」釋永信露出煩悶的表情,自從知道楊柏成為廢人,宋端武就砸斷真武劍,一個人離開炎黃組,進入武當山閉了死關。

向勝男也退出炎黃組,都是因為楊柏,他們都憋了一口氣,想要找到重傷楊柏的兇手,被目標卻對上崑崙。

宋端武等人不知道具體情況,煌回來也沒有說。可是當雲麒麟返回京城,所有人都認為是崑崙出手,廢掉楊柏。

「釋永信,交出隊長身份,接受處罰吧。」雲軍不屑的笑了起來,煌未必能夠回來了,雲家老祖已經出手,在修真大會之前,要徹底得到炎黃組。

「放屁,憑什麼?」釋永信還沒有說完,突然看到機械戰甲扔出一個個封靈盤,這些戰士直接出手。

「誰敢反抗,就地格殺!「雲軍相當狠辣,憑藉戰兵,以及雲軍釋放的恐怖威能,釋永信狂吼一聲,想要衝出封靈盤,可是為了保護身後的手下,只能夠硬抗。

「轟!」釋永信沒有想到,在腳下出現無形絲線,當場就纏繞在釋永信戰靴之上,只要雲軍輕輕一抖,金蠶絲就能夠徹底撕裂是釋永信的雙腿。

「隊長!」釋永信的手心怒吼起來,其他的黃組也都震驚的看著。雲軍說動手就動手,而且還有長老支持。

「誰敢動?我擁有監督徽章,你們都給我挺好了,從今天開始,炎黃組的規矩,由我來定。哪怕是煌回來了,也要被我監控,任何威脅炎黃組的存在,都要被滅。」

「給你們選擇的機會,誰敢救釋永信,就是叛逆炎黃組,就地格殺。」雲軍指向黃組隊員,無論是狼牙傭兵,還是周百兵的手下,都敢怒不敢言。

雲軍身後的兩名女子冷酷的朝著黃組走去,只要有異動,直接斬盡殺絕。

「雲軍,你把我放開。」釋永信怒吼一聲,可雲軍卻一揮手,金蠶絲纏繞之下,釋永信無法動用靈氣,直接就跪在雲軍面前。

「我要殺了你!」釋永信化為金剛,想要掙脫出來,而一名侍女的腳直接踩在釋永信的臉上,當場就把釋永信轟進地面當中。

「什麼?」所有人都看著,要知道當場的十二隊長,釋永信戰力也相當狂暴,金剛佛法,那是厚重如山。

釋永信這麼剛強之人,居然被雲軍的侍女給踩了下去。而此時,雲軍慢慢的朝著前方走去,一個個機甲戰士都冷酷的舉著武器,掃視四周。

「轟!」廣場的探照燈轟然降臨下來,化為一個巨大的光束,就照耀在釋永信的身上。

「隊長,我們跟你拼了!」這些隊員實在忍受不住了,這是對釋永信的侮辱,探照燈的光芒完全能夠毀掉釋永信的雙目。

「找死!」雲軍兇殘的點了點頭,隨著雲軍的收拾,那些剛要衝出的隊員,猛的被無數激光掃中。

就算擁有修真修為,在科技武器面前,也無法抗衡。四周統統都是封靈盤,一個個隊員慘叫一聲,肉身碎裂。

其中有一個修鍊體術的,憑藉恐怖的體魄之力,擋下激光,想要擊殺雲軍。結果雲軍只是一勾手,無形的匹練,當場就把這名隊員給分裂了。

「不!」釋永信雙眸都要被烤瞎了,光頭之上都是汗水,雙目欲裂,可是釋永信卻死死的看著這些兄弟,這些一起奮戰的兄弟,都要被雲軍屠殺,神魂俱滅。

「雲軍,你們不得好死。殺了我,不殺了我,早晚有一天,我會弄死你們。」釋永信在瘋狂的撞擊,頭都破了,可是旁邊的侍女依舊死死的踩住,手中的魂兵,想要挑斷釋永信的經脈。

「哈哈,咎由自取,還有誰?」雲軍張狂的笑了起來,釋永信這些手下被屠戮,就算安曉回來了,也沒有用,以後就要聽從雲軍。

「太慘了!」黃組隊員沉默了,地上的血泊,釋永信絕望的吼聲,都讓眾人沉默起來,都畏懼的看著雲軍。

惡魔CEO,別追我 「好了,他畢竟出身少林,你不擔心嗎?」謝老也沒有想到,雲軍這麼狠,這事情有點鬧大了,真的動手殺人了。

「謝老,有什麼可擔心的,無妨。」雲軍是無所謂,這次就是來立威的,雲麒麟特意交代,要瘋狂報復。

「算了,還是…」就在謝老剛收完這句話,整個總部大樓轟然爆發警笛聲,這讓所有人都一愣。

那個猶如昊日探照燈,轟然就碎裂開來,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上空,釋永信也發出虎嘯,還想掙脫出去替兄弟們報仇。

「怎麼回事?」雲軍也是一愣,這可是炎黃組總部,這個警笛可是有強敵入侵。所有人都看著廣場大門,這裡戒備森嚴,怎麼可能讓外敵搶入。

「去看看!」謝老趕緊發話,那些黃組隊員都憤怒,低著頭,一言不發。只有機械戰兵,朝著門口而去。

「轟!」合金大門四分五裂,門外傳來一聲聲悶哼聲,門外猶如潮水一樣,轟然進入一些炎黃組工作人員,都震驚的看著大門。

「是誰?」雲軍怒吼一聲,怎麼這麼亂,什麼人敢來炎黃組總部。

「是,是段秀雲…」這些人磕巴起來,那是因為最後一個人名徹底震驚住所有人。而此時在眾人的前方,段秀雲拽著韓松苗的衣領,地面上摩擦出鮮血,顯然段秀雲一直拖著韓松苗。

「段秀雲?你這個叛徒,秦義浩,還有你。」雲軍一眼就看到兩人,所有人都發出驚呼聲。

「段秀雲,你要做什麼,放開韓松苗。」謝老也憤怒吼道,合金大門都被斬斷,這個段秀雲太沒有規矩。

「轟!」這些人剛說完,段秀雲一腳就把韓松苗給踹了過去,韓松苗直接一個倒栽蔥,慘叫一聲,頭破血流。

「釋隊長,你們怎麼了?」段秀雲也震驚,前往是血泊,血泊當中的釋永信凄慘無比,四周卻是殘肢。

「走,離開這裡,他得到的監督徽章,去找安隊長,找到組長,給我們主持公道。」釋永信哀嚎一聲,雙眸已經模糊起來。

「冰焰石,走!」黃組一些傭兵也跑了回來,這些人都希望段秀雲趕緊走,段秀雲跟秦義浩只能夠毀在這裡。

「韓松苗,你個廢物,你居然能夠敗在這兩個人手中。來人,段秀雲聯合秦義浩暗害韓隊長,炎黃組對待叛逆,直接斃掉。」

雲軍已經起了殺心,正好利用這個機會,把段秀雲和秦義浩都給弄死。

「殺了他!」一個個戰兵走了出去,黃組隊員震驚的看著,而此時的段秀雲已經從旁邊的嘴裡知道釋永信的事情,頓時怒指雲軍。

「你該死!」

「雲軍,你太過分了!」秦義浩也渾身顫抖,憤怒的看著雲軍。此時兩人的前方,那些機械戰兵剛要舉起槍械,卻聽到兩人的身後傳來冰冷聲音。

「炎黃組,聽令!」 莆雲古夏雖然是玄清大學醫學部的學生,本科研究生之類的念得都是西醫,可他本身還是出身中醫世家的。

從小就養在莆雲老爺子的身邊,耳濡目染的其實中醫學的也很不錯,時不時也會用中醫的方子給人治病,完全具有行醫資格。

許醉凝現在的情況其實已經很明顯了,身體上沒什麼問題,也不是有什麼急症炎症要治,只不過是因為受了刺激才會昏迷不醒,所以喝些安神醒腦的中藥是最有幫助的。

歐陽楚自然是放心莆雲古夏的醫術的,聽到他也算是認真的解釋過了,就微微點頭表示肯定,退開一步遞給護士一個眼神,示意她可以去喂葯了。

護士現在根本就心神不寧了,她哪裡想到今天能見到歐陽楚的真人啊,而且自家的大少爺也在,這兩人簡直閃耀的她快看不到別的東西了啊。

她面色緋紅,雖然自家大少爺是歐陽楚的發小沒錯,但是自己居然能真的有生之年見到真人,這是什麼樣的運氣啊…

而且護士現在光顧著花痴,也是緊張,端著葯的手一直在微微顫抖,宋旭的眉毛微不可聞的皺了皺眉。

醫院怎麼會派這麼沒有專業素養的護士來,連楚少剛剛丟過去的那個眼神都沒注意到,光在原地低著頭緊張了。

宋旭又小心翼翼的抬頭瞄向了自家的主子,歐陽楚這時候目光只定定的落在許醉凝的臉上,絲毫沒注意到護士這邊的異樣。

斜靠在一旁懶懶散散的莆雲古夏這時候也注意到了護士的緊張,不過這種事也算是常見,莆雲古夏不以為意。

但是歐陽楚畢竟已經在暴走邊緣了,還是不要讓他發現的好,所以莆雲古夏輕輕的咳嗽了兩聲以做掩飾。

「咳…護士,喂葯吧。」

護士這才從剛剛的害羞緊張中回過神來,渾身一哆嗦,連忙穩住心神,這才端著碗穩步走向病床上躺著的許醉凝。

護士舀起一小勺藥,試探性的遞到了許醉凝的嘴邊,黑褐色的藥液順著許醉凝的貝齒流下。

可是還沒有讓人松下那口氣,第二秒許醉凝就嗆咳著把葯如數都吐了出來。

她下意識的搖著頭呢喃,聽不清在說些什麼,但是表情明顯十分戒備和抗拒。

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許醉凝才漸漸呼吸平穩了下來,但是依然眉頭緊蹙,臉上是說不出的抗拒和戒備。

護士不放棄的又試了幾次,許醉凝乾脆從一開始反應激烈的給吐了出來,這麼一會兒吐了有三分之一了。

藍白條的病號服和雪白的被子床單無一倖免的都沾染了黑褐色,反而映襯的許醉凝臉色更加蒼白了。

護士雖然還是個年輕護士,但是她學歷高能力強,早就是特護好幾年了,也算是經驗豐富。

吐葯的病人其實還是很多的,但一般都是生理的,像許醉凝這樣明顯是精神上戒備的類型還是很少見,護士有些頭疼的嘆了口氣。

沒辦法的話也只能硬灌下去了,正打算使用蠻力,突然被一個冷清的男聲厲聲呵住了——

「別碰她!」

病房裡這麼久了第一次出現了除許醉凝咳嗽外的聲音,護士嚇得一哆嗦,滿臉驚恐的抬起頭看向說話的男人。

那張能讓所有少女懷春的英俊帥臉就這麼和自己對上了,護士呼吸一滯,感覺自己快昏過去了。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